0

    梦镇天四大至尊,四大军团的成千上万强者全部都身上生长出了一条条的根须,这一条条的根须瞬间扎根于大地之中。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此时所有的根须在抽离着梦镇天他们的血气、寿血、生命之力、大道之力……等等,这是要把梦镇天他们的所有精血都抽干。

    这一条条根须抽离着梦镇天他们的精血,通过了大势之后,所有的精血被瞬间炼化,然后再传输到了轮回九叶草之中。

    “长生仙药不是那株古树吗?”看到所有的精血都被传送到了生长在老根之上的轮回九叶草上,很多人看得都不由呆了一下,从开始到现在,很多人都还以为大家所说的长生仙药指的就是这株生长在轮回谷的古树,然而,没有想到竟然是生长在老树根之上的这株小草而己,这完全是出于所有人的意料。

    事实上,从始至终,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所谓的长生仙药是什么,这个消息只不过是梦镇天他们放出去的而己。

    “李七夜,你如此恶事做绝,就不怕天谴吗?”被如此抽离着精血,那怕暗黑古王子他们这样的大人物都为之恐惧,毕竟面对死亡的时候没有几个人不会害怕的,特别是这样被人当作药引子榨干全身的精血,这更是让人感到恐怖了。

    对于暗黑古王子这样的大吼,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天谴,什么叫天谴?杀死这一些人,叫什么天谴,在此之前我还屠亿万呢!这算什么天谴!要说天谴,你们古灵渊也别在我面前装圣人……”

    “你们古灵渊做的恶心之事还少吗?先不说你们在神止洲拦路打劫、夺宝杀人。就是你们古灵渊把刚出生的婴儿埋在地下,若是熬不过来的就让他们死去,这种做法就已经是让人发指。我这只是抽干敌人的精血而己,你们是埋葬自己的子孙,你说谁更恶心!”说到这里,李七夜晒笑了一下。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本是想咆哮的暗黑古王子这一次是沉默起来。

    “天谴,我从来没怕过贼老天。”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再说了,这事就算要天谴,也轮不到我的头上,承受你们精血的,乃是这株仙草而己,而且,吸干你们血气的,那也是这个大势,我只不过是稍稍的改变了一下规则而己。”

    此时,没有人敢说话,远处很多旁观的修士强者看到梦镇天他们这样的至尊要被榨干全身的精血,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成王败寇,本来是没有什么好说。”此时龙竹亚祖大声地说道:“但,李七夜,你用阴谋诡计胜了我们,这也没有什么好光彩的。如果你是凭自己的真实本事打败了我们,这没有什么好去辩论。不过,你用阴谋诡计杀害我们,我祖陆必将为我报仇,天灵界的树族、魅灵、海妖必为我们报仇……”

    “好了,不要拿这话来吓我。”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什么你们陆祖,什么天下树族、魅灵、海妖。我什么时候怕过你们了?他们够种就尽管来吧,来一百万,我屠一百万,来一亿万,我照样屠一亿万,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被这样榨干所有的精血,这样死去,就算是龙竹亚祖这样的存在心里面都有所恐惧,忍不住声厉内荏说出这样的话来恐吓李七夜,可惜,李七夜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许多修士强者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豪言,都不由毛骨悚然,都觉得脖子是冷嗖嗖的,李七夜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刀架在大家的脖子上一样,谁人敢与他为敌,下一刻就会被砍下头颅。

    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嘛,说到阴谋诡计,我觉得都好笑。梦镇天败的时候,你们一直躲在暗中,一直不愿意出手,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把我引入你们的陷阱之中吗?当时我就想,既然你们想玩阴的……”

    “……那好吧,那我就陪你们玩一把,想一下,你们四个这么强大的人,有这么深的道行,这样的药菜上哪里去寻?再说,有成千上万的强者,这么多的药菜也不好找,你们说是吧。特别像梦镇天、暗黑古王子这种,道行高深,又是年纪轻轻,想一想……”

    “……你们这样的年纪,拥有着多么磅礴的血气、拥有着多么蓬勃的朝气,这样的年轻人,生命力多么的旺盛,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大补之物,至少比海螺帝王、龙竹亚祖这样的老菜干更有嚼头。所以你们挖了陷阱,我也乐意跳进去,俗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有意贬低你们,我只想说,你们这样的小手段,你们这样的所谓计谋,实在是太上不了台面了。只要我稍稍使一点力气,就让你们万劫不复。”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远处所有旁观的修士都不由为之骇然,一时之间都不由面面相觑,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从一开始李七夜就已经是在算计梦镇天他们了,比起梦镇天他们所谓的陷阱来,这才是真正的算计。

    至于梦镇天他们更是沉默起来,久久不语,暗黑古王子他们亲自策划下了这一次的围攻,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若是摘月仙子、真武神女来了,都是要把她们两个人一同拿下的,没有想到,单是李七夜一个人就反而把他们所有人算计了。

    “说真心话,如果说,让我拉上十万八万个强者来当药菜,那的确是有点残忍。”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嘛,你们自己要送上门来,那就不能怪我残忍了,这是你们自寻死路,难怪谁呢?”

    “李兄,俗话说得好,冤家易结不易解。”此时海螺帝王陪着笑脸说道:“这一次李兄你棋高一着,我们败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李兄你要什么?只要你开口,一切都好商量。”

    此时,那怕是当着天下人的面,海螺帝王都服软了,对于他来说,比起性命来,面子算得了什么,若是能逃过一死,他当然愿意拉下所谓的尊威了。

    “海螺帝王,哈,你一直以来都没变。年轻时仗着父亲的威风,那是扬威耀武,遇到了骄横仙帝了,就一下子怂了,变成了草包,龟缩了无数岁月,总算是苟活过来了。在当年,见没有什么强人出世了,你就爬出来想装装威风,现在踢到铁板了,又装怂了。这还真亏你是海神的儿子,你简直就是把你父亲的颜脸丢尽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毫不客气地揭了海螺帝王的老底。

    被李七夜如此揭老底,海螺帝王一时间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想发怒,又没办法发怒,现在他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而己。

    “李兄,谁都有走错的时候。”最终,海螺帝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缓缓地说道:“难道李兄就一定认为自己每一步就走对了?此时就算李兄你杀了我们了,你不觉得未来会有更强者为我们报仇吗?我们能立足到今天,不止就只有这么一点实力……”

    此时的海螺帝王完全是服软,跟李七夜称号道弟。

    对于海螺帝王这样的行为有些人觉得不齿,不过,死到临头,也是可以想象的,不是谁都会无惧于死亡的,只怕是换作是自己,也不见得能坦然面对死亡,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歹活。

    “我知道。”李七夜笑着打断了海螺帝王的话,说道:“我知道你们海螺号还能请得了一个人,不过,我不放在心上,对于我来说,谁来了都一样,都是杀无赦!现在你想求饶,迟了,你们还是好好做药菜吧。”

    海螺帝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面对死亡的时候,就算他这种强大的老祖也一样会有恐惧的时候,不然他就不会向李七夜服软。

    “李七夜,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有本事你就给我们一个痛快!”比起求饶的海螺帝王来,梦镇天倒还是有几分骨气,他厉叫一声说道。

    “会的,我会成全你们的,那我就再助你们一臂之力。”李七夜笑着说道。

    “嗡”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话一落下之后,大势之中的所有法则一下子显得光芒夺目,一条条法则散发出了更加夺目的光芒,好像这些法则一下子活了过来一样。

    “啊——”此时,惨叫起伏不止,全身生长出一条条根须的强者都十分痛苦,忍不住惨叫一声。

    此时,一条条根须加速了吸收抽离精血,它们吸收抽离的速离一下子不知道是抽升了多少倍。

    “滋、滋、滋”的抽离之声响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梦镇天他们都发生了可怕的变化,他们的头发开始变得苍白,他们的皮肤变得松驰。

    那怕梦镇天、黑暗古王子他们这样的年轻强者,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变得苍老。

第1500章风云尽在谈笑中 十更大爆发,求月票    一时之间,无数修士强者都张开了天眼,都欲寻找李七夜的行踪,但是,在天眼之下,所有人都依然看不到李七夜,似乎李七夜就这样消失了一样。

    “你知道这个大势最终的玄妙是什么吗?这的真正作用是什么吗?”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悠然的声音响起。

    倏然间,伟岸的身影一下子转过身来,立即盯住了李七夜。

    “在那里!”有人循着声音望去,不由一指,尖叫一声说道。

    所有人都往这个方向望去,此时只见李七夜站在了古树之下,他已经是站在了大势之中,他站在古树之下,背向众生,目光落于生长在老根之上的轮回九叶草之上。

    一看到李七夜,伟岸的身影双目瞬间璀璨,它的目光似乎是想跨越亘古,欲把在大势之中的李七夜斩杀了。

    可惜,李七夜站在大势之内,单凭伟岸身影的目光是无法把李七夜斩杀的。

    “这,这,这怎么可能——”老神王看着站在古树之下的李七夜,感到不可思议,抽了一口冷气说道:“这样的大势,传说连仙帝都不一定能攻得下来,他,他,他是怎么样进去的?”

    所有人都看着大势之中的李七夜,没有人知道李七夜是怎么样进去的,要知道,暗黑古王子他们都进不去,他们都措手无策,否则他们早就把传言中的长生仙药挖走了。

    当然,有不少修士强者看到李七夜安然无恙,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看来,他们当然不希望李七夜死去,他们更希望李七夜再创造一个奇迹。

    “这又是一个奇迹!”有修士强者看着李七夜竟然能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地进入大势之中,都不由为之感慨叹息地说道。

    连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都忍不住说道:“他连十三命宫都能修练出来,还有什么奇迹不能创造。”

    “轰——”的一声,此时,伟岸的身影一步跨向大势,它也欲闯入大势之中,它一脚踏下,宛如是一个大千世界砸下一样,极重的力量砸得神止洲好像是要沉陷一样。

    “砰——”的一声响起,然而,不管伟岸身影是有多么的强大,他一脚踏下之后,并未能跨入大势之中,大势瞬间反弹,把伟岸的身影弹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伟岸身影的强大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它的强大是让人难于想象的,但是,此时此刻,它都瞬间被弹出去,弹得连退好几步,这可想而知大势的反弹是多么的强大了。

    “轰——”在这刹那之间,伟岸的身影出手了,它一出手就是双臂一抡,重重地砸下,这双臂重重地砸下,就好像这双臂之中聚集了千万星河的重量一样,这样的双臂一砸而下,可以把整个大地砸得粉碎。

    “轰——”巨声响起,一砸而下,大地都摇晃起来,大地摇晃的强烈程度都让人不由怀疑是不是大地被砸沉了。

    当然,大地并没有被砸沉,大地依然完好,而伟岸的身影反而是被弹得飞了出去,它被弹飞了很远这才稳住了身形。

    “这样的大势,太强大了吧。”有人看到伟岸身影这样无敌的存在都一下子被弹飞,它都承受不了这样的力量,这可以想象大势的力量是多么的可怕了。

    “能不强大吗?”老神王不由喃喃地说道:“这是人人传说的长生仙药,如果守护着它的大势不强大的话,只怕这里面的长生仙药早就被人带走,还轮得到当代人吗?”

    “那李七夜又是怎么样进去的?”有人就忍不住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老神王也没有办法回答,事实上,这个问题谁都给不了答案。

    “轰、轰、轰……”一时之间,伟岸的身影对大势发动了强势无比的攻击,一时之间,伟岸身影的攻击就像是狂风暴雨一样落下。

    伟岸身影的强大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当它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一样之时,当伟岸的身影宛如是暴增的怒龙之时,所有人都不由战战兢兢,在如此可怕的威力轰杀之下,宛如是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在伟岸身影的一轮又一轮攻伐之下,整个天地都摇晃不止,在如此狂暴的力量之下,那怕是偌大的神止洲此时此刻都像是大海之中狂风暴雨之下的一叶小舟,在如此狂暴的力量之下,这样的一叶小舟似乎随时都会覆灭一样。

    而在场的修士强者则是像在这小舟之中的蚁蝼尘埃一样,如果这一叶小舟覆灭了,他们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在如此狂暴的力量之下,无数修士强者伏倒在地上,被镇压得全身簌簌发抖,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是被吓得屁滚尿流。

    唯有在大势之中的李七夜是老神在在,一副闲定自在的模样,他背向众生,仔细地欣赏着生长在老根之上的轮回九叶草,似乎在他眼中轮回九叶草是世间最美丽的事物一样。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从始至终都未转身去看一眼伟岸无比的身影。

    在一轮轮的攻伐之下,伟岸的身影依然是无法攻破大势,甚至是连大势都不能撼动,最终,它也只好放弃,站在大势之外,冷冷地看着大势之中的李七夜。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大家都认为伟岸的身影是在等待着,一旦李七夜敢从大势之中走出来,只怕它会立即把李七夜斩杀,不再给李七夜丝毫的机会。

    一时之间,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在猜测着,都想知道李七夜将会有怎么样的手段去对付眼前这样的危机呢。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转过身来,看了伟岸的身影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放弃是明智之举,不要说是就这样一个绝世大阵,就算是仙帝亲自出手强攻的话,不付出代价也一样是攻不进来。”

    事实上,这样的大势若想靠强攻是十分困难的,因为这个大势与神止洲、神树岭都有着莫大的关系,这样的大势如果想强攻,那就是撼动了整个神止洲,就是撼动了神树岭,甚至可以说是把神树岭拔地而起。

    这样的事情谈何容易,就算是仙帝不付出代价的话,也是难于做到。

    事实上,在很久很久以前李七夜就对轮回九叶草有想法了,所以,他对于神止洲、神树岭乃至是眼前这个大势都曾是研究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他甚至带其他的仙帝来研究过这里。

    后来,在一世世的琢磨之下,最终让他琢磨出了这里面的玄机,这也是李七夜能无声无息进入大势之内的原因。

    此时,伟岸的身影乃是目光笼罩住了李七夜,在这一刻,它的目光一下子锁住了李七夜,在它的目光锁定之下,似乎李七夜无处遁逃,再也不可能从它的手中逃走一样。

    对于伟岸身影的目光锁定自己,李七夜一点都不在乎,笑了笑,转过身去看了看轮回九叶草,悠闲地笑着说道:“对于这株你们口中所说的长生仙药,有仙帝来看过,也有海神来琢磨过,更是有树祖研究过,但是,最终,他们都没有把这株所谓的长生仙药带走,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李七夜的话让许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事实上,李七夜这样一说,许多修士强者都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虽然说,仙帝强攻都不一定能攻得下,但是,很多修士强者也明白,只要仙帝愿意付出代价,只怕仙帝也依然能攻下这里的,只不过这个代价是不是值得而己。

    而伟岸的身影只是冷冷地盯着李七夜,一句话都没有说,或者它只不过是一个绝世大阵演化而成的而己,它不一定会说话。

    “除了这个大势不容易攻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株你们所说的长生仙药还未成熟,这样的一株未成熟的长生仙药想强行带走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一株所谓的长生仙药强行带走的话,这必定是立即枯死,成为一根毫无用处的枯草而与。”李七夜悠闲地说道。

    “不过——”在此时,李七夜转过身来,看着伟岸的身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现在它快成熟了,那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成熟了,一旦它成熟之后,就会脱根,就像是瓜熟蒂落一样。”

    “长生仙药成熟了,要瓜熟蒂落了。”只到这样的话,就算许多趴在地上的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

    说不心动的,那都是骗人的,这可是长生仙药,不论是谁都会渴望拥有一株长生仙药,特别是寿元干涸将死的老一辈强者,更是渴望拥有。

    “还要多久成熟呢?”在这一刻,甚至有人忍不住开口,大声问李七夜说道。

    “还差不那么一点点。”李七夜神秘地一笑,笑着说道:“不过,我可以小小地助它一臂之力的,加速它的成熟,让它在下一刻就是瓜熟蒂落。”

    新年快乐,恭喜发财,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也是下全渠道第一天,十更大爆发,请大家投月票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