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明知道有陷阱,李七夜依然敢应战,这样的姿态,不管是谁都是佩服三分,那怕在此之间对李七夜有恶感的人,此时都是由衷的敬佩。

    “男儿,当是如此,无畏无惧,勇往直前。”有一位魅灵修士强者不由说道。在此之前,这位出身于魅灵一族的强者他是梦镇天的拥趸,对于李七夜有着强烈的恶感,但是,在这个时候,作为梦镇天拥趸的他,都不由敬佩李七夜。

    “这一世,李七夜若未死,仙帝非他莫属。”那位出身于魅灵一族的老神王不由感慨地说道:“他拥有着绝世的境界,他更拥有着一颗稳石一样的道心,他拥有着无畏的勇气,这是一位仙帝所必备的品质。”

    仙帝,是好是坏,这是不论是谁都难于断论,但是,很多人在评论仙帝的品质的时候,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道心,一颗不可撼动的道心,这是仙帝必备的品质,至于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这是每一个人的观点不一样,每一个人标准是不一样,唯有不可撼动的道心,这一条标准是万古以来让所有人认同的品质。

    眨眼之间,李七夜已经走了过去,他看着梦镇天,然后看了看四周,淡淡地笑着说道:“出来吧,遁隐的手段的确不错,但,瞒不过我的双眼。”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瞬间,出现了千军万马,这突然出现的千军万马他们出现的位置就是李七夜的后路,所以,这千军万马出现的瞬间,就断绝的李七夜的退路,把李七夜团团包围住了。

    此时,陆祖、暗黑古王子、海螺帝王这三大至尊都同时出现,他们身后都是统领着一个强大无比的军团。

    一时之间,梦镇天四个人,共统领着四个军团,踞守四方,瞬间封天绝地,断绝了李七夜所有退路。

    四个军团血气冲天,威武无比,肃杀的气息一下子弥漫着整个天地,在如此可怕的杀气之下,让远处所有观望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心里面发寒。

    “这都是古灵渊、祖陆、海螺号的最强大军团呀,这只怕古灵渊他们的精锐都聚集在这里了。”看着眼前的一幕,很多修士强者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这一个级别的对决,只怕军团没有用吧。”看着梦镇天他们四个人统领着四大军团,不由怀疑地说道。

    “这不一定。”那位老神王见识极为广博,看着梦镇天他们所站的位置,说道:“如果是群驱散战的放在,在这种级别的决战中,军团用处很小,但是,如果发挥好了,那就不一定了。一支大军团,这就意味着有着磅礴无比的血气,这就意味着生命力之强让人无法想象。”

    李七夜张目环视了一下,看了看暗黑古王子、海螺帝王他们,然后目光落于梦镇天的身上,淡淡地笑着说道:“说真的,我真的为你的徒弟感到可惜,他们几个老东西一直都在,但,他们却隐而不出,一直没有出手,他们无非是怕打草惊蛇而己。然而,这却让你的徒弟丧命了。或者,你也早就料到这一点了,你的徒弟的牲牺,对于你来说,这也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吧。”

    梦镇天脸色大变,在这刹那之间,他不由眼瞳收缩。事实上,暗黑古王子他们一直都在,但却没有出手,原因他也是十分清楚。

    对于梦镇天来说,把李七夜引到这里,是他们最后的一步,甚至他们这个陷阱不止是为李七夜准备的,是为李七夜和摘月仙子、真武神女准备的。

    不到万不得己,他们不会走到这一步,对于梦镇天他们来说,梦镇天能了手斩杀李七夜那就更好,如果李七夜胜出了,或者有摘月仙子出手相助李七夜,那么,他们就把李七夜引到这里来,引入这陷阱之中,给李七夜乃至是摘月仙子致命一击!

    暗黑古王子他们一直都在暗处,除非梦镇天真的逃不掉了,否则,他们不会出手的,他们会一直隐而不发,直到把李七夜、摘月仙子他们引入陷阱中为止。

    梦镇天被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击中了痛处,他们此举是牲牺了白袍战将,白袍战将不止是他的首徒那么简单,一直以来,白袍战将对他是忠心耿耿,为他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也是一直以来器重和宠爱白袍战将,可以说,他把自己的一身绝学都传授给了白袍战将,他甚至把白袍战将视为自己的儿子。

    但是,今天白袍战将为了他却战死在了沙场,站在理性角度,这样的牲牺是应该的,但是,这终究是他的首徒!

    梦镇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急忙是稳住了心神。他双目冰冷,冷冷地说道:“我会为我死去的徒儿报仇的!”

    曹国剑死的时候,他没有说这样的话,白袍战将死了,他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也的确是有为白袍战将报仇的决心!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还真看不出来你们有什么实力为他报仇。”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梦镇天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在以前,有谁敢如此的邈视他,多少人在他面前是恭恭敬敬的,就算是比他更强大的人,都是尊他三分,然而,今天李七夜完全是邈视他,让他尝到了被邈视的滋味。

    “小辈,休得逞口舌之利!”此时陆皇冷冷地喝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此处便是你的葬身之地。今天就算你有三头六臂,就算你有绝世实力,都必死!”

    说出这样的话,陆皇是底气十足,他目光冰冷,冷冷地盯着李七夜。

    “是吗?”李七夜轻描淡写地看了陆皇一眼,说道:“你这样的一个傀儡,没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真身爬出来吧,否则,凭你这点傀儡的实力,你信不信在你们还没有把大阵摆好的时候,我就把你的头颅摘下来!”

    前不久,摘月仙子如此轻视他,现在李七夜又是如此轻视他,这让陆皇怒到了抓狂,他怒极而笑,说道:“好,好,好,小辈,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身!”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此时陆皇的身体开始木化,身上竟然生出了丫丫叉叉,一时之间,他身上生长了不少的树枝绿叶,而且他的面貌也一下子变得苍老起来。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一股磅礴无尽的生机弥漫着整个天地,宛如是一尊巨大的生灵一下子苏醒过来一样。

    “小辈,今日不斩你,誓不回!”此时陆皇冷冷地说道,他不止是变了模样,而且声音也一下子变得苍老了,此时的陆皇已经不再是陆皇了。

    “龙竹亚祖,他的真身亲临了。”有一位树族老祖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敬畏地说道。

    很多人看到变成了龙竹亚祖的陆皇都不由为之心里面跳动了一下,龙竹亚祖本来是扎根于大地,他是无法离开祖陆的。

    但是,龙竹亚祖创造出了一种方法,他寄身于血统与他极近的弟子身上,这让他的真身可以离开祖陆。

    虽然说,一直以来陆皇是有自己的独立灵魂,他有自己的意识,也有自己的思想,不过,他终究还是傀儡,他三魂中的一魂寄在了龙竹亚祖的身上,所以,龙竹亚祖想控制他的身体的话,那是轻而易举的,他完全不能拒绝,也没有拒绝的力量。

    “就凭你,差远了。”李七夜看了龙竹亚祖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

    “你——”龙竹亚祖狂怒,不过,此时暗黑古王子拦住了他,缓缓地说道:“亚祖,小不忍乱大谋。”

    龙竹亚祖冷冷地盯着李七夜,冷哼一声,双目露出了杀机。

    在他们之中,最能保持心态平和的是暗黑古王子,暗黑古王子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李七夜,不能否认,你的确是很强大,你也有实力值得骄傲,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无敌。”

    “是吗?”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我一直都认为九界之中唯我无敌!”

    如此霸道的话此时从李七夜口中说出来,在场没有任何人会觉得突兀,甚至很多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这不能否认,一旦你成为仙帝,那的确是九界无敌。”暗黑古王子缓缓地说道:“但,你要明白,在场的还不是天灵界最强大的存在,我们实力虽然不俗,在天灵界还有比我们更强大的存在。就算你今天能逃脱了,但,你并不一定能逃掉真正无敌之辈的狙击!”

    此时暗黑古王子这一席话是说得不温不火,但是,很多人听到这话在心里面都不由跳动了一下。

    “天灵界还有更强大的存在吗?”有见识浅的人认为梦镇天他们这批人已经是当今天灵界最强大的存在了。

    “有——”提到此事,连老神王神态都不由为之凝重,缓缓地说道:“传言说,天灵界还有横击仙帝的存在,真正的横击!”

    有大神之光的同学,请把大神之光投给萧生,谢谢。

第1493章白袍战将战死    此时梦镇天用手肘支撑着身子,一步步往后挪,在这个时候,梦镇天心里的恐惧一直弥漫,一直信心十足的他在这一刻信心崩溃,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时心里面感到了害怕。

    在这一刻,梦镇天甚至是绝望了,十三命宫,这让梦镇天一下子的彻底绝望了,这样的成就他一辈子都无法超越,不管他未来是多么的强大,十三个命宫的李七夜就会像是一尊梦魔一般压在他的心头,让他永远喘不过气来。

    这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这一败,就算不死,只怕他都永远活着李七夜的阴影之中,他都会永远活在恐惧之中。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在心里面都颤抖了下,此时所有人都感到喘息,不管是谁,心里面都有着一股恐慌在弥漫着,所有人都知道,梦镇天已经是陷入了绝境了。

    “师尊,快走。”就在这一刻,白袍战将瞬间冲了上来,一下子接在了李七夜面前。

    “白儿——”看到白袍战将挡在最前面,梦镇天心里面不由颤抖了一下,大叫道。

    “走——”白袍战将大叫一声,血气狂喷,所有的血气外放,丝毫不保留,他大叫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命在,就能从头再来!”他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巨响,寿血在燃烧。

    此时,白袍战将的所有血气和寿血都在这瞬间燃烧了,连他自己的大道都一下子燃烧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这一刻燃烧掉了,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下,白袍战将身前浮现了一把长枪,一把赤红如血的长枪。

    梦镇天心里面颤了一下,知道自己徒弟在干什么,他一咬牙,踏入了雪谷,转身就逃,瞬间跳跃,逃入下一个领域。

    这正如白袍战将所说那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命在,就能从头再来。

    “轰——”的一声巨响,一条枪道跨越了亘古,这一条枪道凝聚集了赤红如血的长枪之上,这一把长枪承载了白袍战将的一切,这里面有着白袍战将的所有血气、所有寿血、所有的生命力、所有的大道之力。

    毫无疑问,白袍战将榨干了自己的一切,把自己的一切都凝聚在了这一枪之上,这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枪,也是他一生中最无敌的一枪!

    此时本来是中年汉子模样的白袍战将一下子变得白发苍苍,他转眼之间变成了八十岁的老人模样,甚至连身子都一下子佝偻了,弯下了腰。

    看到白袍战将一下子变得白发苍苍,所有人都心里面一颤,大家都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这是自杀!

    白袍战将燃烧了自己的一切,血气、寿血、生命力甚至是自己的大道,就算他真的能赢了这一战,他都必死,因为他的一切都被榨干了。

    “李七夜,先问过我手中的枪!”白发苍苍的白袍战将手执着赤红如血的长枪,那怕他是身体佝偻,但是,依然是战意冲天,依然是勇往直前,没有畏惧,没有害怕。

    “勇气可嘉,可惜,以卵击石。”依然是真我苍天状态下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就是以卵击石!”白袍战将长啸一声,“嗡”的一声响起,长枪破空,这一枪,有去无回,勇往直前。

    这一枪,只有攻,没有守,白袍战将空门大露,他身随枪走,这枪挟着最无敌的一击轰杀向李七夜。

    这一枪,承载了白袍战将的一切,对于他来说,胜也好,败也罢,这都不重要了,他只为他师尊争取逃走的机会。

    一枪破空,这一枪是那么的悲壮,是那么的坚定,是那么的战意高昂。白袍战将他身走枪走,他双手是紧紧地握着长枪,手背暴起了青筋,不论如何,这一枪他都要挡住李七夜,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坚定,他是那么的无喜无悲!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出拳了,一拳重击在了枪尖之上,在李七夜这一拳的碾压之下,白袍战将的长枪开始弯曲。

    “杀——”白袍战将狂吼一声,丝毫无惧,鲜血染红了衣裳,但是,他依然是疯狂地撑着这一枪,那怕是长枪弯到要对折了,他都依然疯狂地用力,用尽了自己的吃奶力气。

    他明知不敌,但是,他都依然不放手,他都依然没有丝毫退缩,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坚定,他是那么的坦然面对死亡,这一刻,死亡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好恐惧的,他心里面只有一个坚定执着的信念——挡住李七夜!

    “砰——”的一声响起,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那只不过是以卵击石而己,就算是白袍战将的最终极一击,那怕是这一枪榨干了他的一切,但是,面对真我苍天的李七夜之时,白袍战将也无法挡得住李七夜。

    在这一拳之下,长枪终于崩碎,一拳击在了白袍战将的胸膛中,骨碎声响起,李七夜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点到即击,并没有一拳击穿白袍战将的胸膛。

    事实上,不论有没有击穿白袍战将的胸膛,结果都是一样的,那怕是李七夜不杀死白袍战将,白袍战将他自己也难逃一死,这最后一枪已经是榨干了他的一切,他已经是活不成了,他能站着,那是因为他执着的信念在支撑着他。

    白袍战将的身体从高空中坠落,在坠落的时候,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虽然挡不住李七夜,但是,却为他师尊争取到了逃走的机会,这对于他而言,他也算是死而瞑目了。

    看着白袍战将的身体从高空中坠落,很多人在心里面都不由戚戚焉,此时此刻,对于很多人来说,胜败已经不重要了,生死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白袍战将勇往直前的勇气,这让所有人都为之敬佩。

    “砰”的一声,白袍战将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双目紧闭,此时,他死得那么安宁,没有丝毫的怨恨,没有丝毫的不甘。

    “是个汉子。”看着白袍战将的尸体,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能有这样的徒弟,值得任何一个师父为之骄傲!”

    此时所有人都不由看着白袍战将的尸体,此时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颤了一下,特别老一辈的修士强者,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感慨,都不由为之吁嘘。

    对于许多老一辈的修士强者来说,如果自己一辈子能教出一个这样的徒弟,那么这一辈子也算是无憾了,任何人能教出这样的一个徒弟,那么都值得自己一生为之骄傲的事情!

    “把他埋了吧。”李七夜看了白袍战将的尸体一眼,带着苏雍皇进入了雪谷,跳跃入了另一个领域。

    见李七夜跳入了另外一个领域之后,许多修士都纷纷地跟着进入了雪谷,都纷纷地跟着追了下去。

    也有几个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留了下来,就地把白袍战将埋了,为他刻下了石碑。

    没有人知道,梦镇天有没有回来为自己徒弟收尸的那么一天,也没有人知道,未来神梦天有没有弟子来为白袍战将收尸的那么一天。

    跳入了下一个领域,所有人都发现这个领域乃是一个大草原,在这里乃是绿油油的一片,放眼望去,处处皆为绿草,整个大草原充满了花草的芬芳,站在这样的大草原上,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会让人精神百倍,会让人心旷神怡。

    进入了这个大草原之后,梦镇天一路狂逃,他疯狂地往前逃走,虽然他拖着重伤之躯,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以最终极的速度疯狂地往前逃走,因为前面是他的最后一个机会。

    李七夜踏空追了下去,他的速度也是十分快,但是,没有发挥到极限,他并不急着一下子追上梦镇天。

    “看来有人还忍住没出手呀,就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手段。”李七夜一边追杀着梦镇天,一边笑着说道。

    李七夜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很多人都能听得到,在前面逃走的梦镇天更是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梦镇天一句话都不说,一声不吭,拼命地往前逃走,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跟着追进来的许多修士强者看着这样的一幕,都是十分的震撼,在此之前,又有谁想过,梦镇天会被人追杀得如丧家之犬一样逃走的。

    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人敢去想象,在此之前,只怕很多人都会认为,只有梦镇天把别人追杀得如丧家之犬的份,还轮不到别人把他追杀得如丧家之犬。

    但是,今天梦镇天却被李七夜追杀得如丧家之犬,这让许多人心里面不胜吁嘘,这也让不少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心里面戚戚焉。

    曾几何时,他们是最看好梦镇天的,他们甚至认为梦镇天能斩杀李七夜,然而,没有想到,梦镇天今天却惨败了,被李七夜追杀得如丧家之犬。

    但是,在这一逃一追的过程之中,这也让有一些在心里面不由暗暗好奇,暗黑古王子他们去了哪里呢,怎么梦镇天被李七夜追杀得如丧家之犬了,暗黑古王子他们依然没有现身相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