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梦镇天用手肘支撑着身子,一步步往后挪,在这个时候,梦镇天心里的恐惧一直弥漫,一直信心十足的他在这一刻信心崩溃,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时心里面感到了害怕。

    在这一刻,梦镇天甚至是绝望了,十三命宫,这让梦镇天一下子的彻底绝望了,这样的成就他一辈子都无法超越,不管他未来是多么的强大,十三个命宫的李七夜就会像是一尊梦魔一般压在他的心头,让他永远喘不过气来。

    这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这一败,就算不死,只怕他都永远活着李七夜的阴影之中,他都会永远活在恐惧之中。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在心里面都颤抖了下,此时所有人都感到喘息,不管是谁,心里面都有着一股恐慌在弥漫着,所有人都知道,梦镇天已经是陷入了绝境了。

    “师尊,快走。”就在这一刻,白袍战将瞬间冲了上来,一下子接在了李七夜面前。

    “白儿——”看到白袍战将挡在最前面,梦镇天心里面不由颤抖了一下,大叫道。

    “走——”白袍战将大叫一声,血气狂喷,所有的血气外放,丝毫不保留,他大叫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命在,就能从头再来!”他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巨响,寿血在燃烧。

    此时,白袍战将的所有血气和寿血都在这瞬间燃烧了,连他自己的大道都一下子燃烧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这一刻燃烧掉了,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下,白袍战将身前浮现了一把长枪,一把赤红如血的长枪。

    梦镇天心里面颤了一下,知道自己徒弟在干什么,他一咬牙,踏入了雪谷,转身就逃,瞬间跳跃,逃入下一个领域。

    这正如白袍战将所说那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命在,就能从头再来。

    “轰——”的一声巨响,一条枪道跨越了亘古,这一条枪道凝聚集了赤红如血的长枪之上,这一把长枪承载了白袍战将的一切,这里面有着白袍战将的所有血气、所有寿血、所有的生命力、所有的大道之力。

    毫无疑问,白袍战将榨干了自己的一切,把自己的一切都凝聚在了这一枪之上,这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枪,也是他一生中最无敌的一枪!

    此时本来是中年汉子模样的白袍战将一下子变得白发苍苍,他转眼之间变成了八十岁的老人模样,甚至连身子都一下子佝偻了,弯下了腰。

    看到白袍战将一下子变得白发苍苍,所有人都心里面一颤,大家都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这是自杀!

    白袍战将燃烧了自己的一切,血气、寿血、生命力甚至是自己的大道,就算他真的能赢了这一战,他都必死,因为他的一切都被榨干了。

    “李七夜,先问过我手中的枪!”白发苍苍的白袍战将手执着赤红如血的长枪,那怕他是身体佝偻,但是,依然是战意冲天,依然是勇往直前,没有畏惧,没有害怕。

    “勇气可嘉,可惜,以卵击石。”依然是真我苍天状态下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就是以卵击石!”白袍战将长啸一声,“嗡”的一声响起,长枪破空,这一枪,有去无回,勇往直前。

    这一枪,只有攻,没有守,白袍战将空门大露,他身随枪走,这枪挟着最无敌的一击轰杀向李七夜。

    这一枪,承载了白袍战将的一切,对于他来说,胜也好,败也罢,这都不重要了,他只为他师尊争取逃走的机会。

    一枪破空,这一枪是那么的悲壮,是那么的坚定,是那么的战意高昂。白袍战将他身走枪走,他双手是紧紧地握着长枪,手背暴起了青筋,不论如何,这一枪他都要挡住李七夜,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坚定,他是那么的无喜无悲!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出拳了,一拳重击在了枪尖之上,在李七夜这一拳的碾压之下,白袍战将的长枪开始弯曲。

    “杀——”白袍战将狂吼一声,丝毫无惧,鲜血染红了衣裳,但是,他依然是疯狂地撑着这一枪,那怕是长枪弯到要对折了,他都依然疯狂地用力,用尽了自己的吃奶力气。

    他明知不敌,但是,他都依然不放手,他都依然没有丝毫退缩,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坚定,他是那么的坦然面对死亡,这一刻,死亡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好恐惧的,他心里面只有一个坚定执着的信念——挡住李七夜!

    “砰——”的一声响起,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那只不过是以卵击石而己,就算是白袍战将的最终极一击,那怕是这一枪榨干了他的一切,但是,面对真我苍天的李七夜之时,白袍战将也无法挡得住李七夜。

    在这一拳之下,长枪终于崩碎,一拳击在了白袍战将的胸膛中,骨碎声响起,李七夜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点到即击,并没有一拳击穿白袍战将的胸膛。

    事实上,不论有没有击穿白袍战将的胸膛,结果都是一样的,那怕是李七夜不杀死白袍战将,白袍战将他自己也难逃一死,这最后一枪已经是榨干了他的一切,他已经是活不成了,他能站着,那是因为他执着的信念在支撑着他。

    白袍战将的身体从高空中坠落,在坠落的时候,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虽然挡不住李七夜,但是,却为他师尊争取到了逃走的机会,这对于他而言,他也算是死而瞑目了。

    看着白袍战将的身体从高空中坠落,很多人在心里面都不由戚戚焉,此时此刻,对于很多人来说,胜败已经不重要了,生死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白袍战将勇往直前的勇气,这让所有人都为之敬佩。

    “砰”的一声,白袍战将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双目紧闭,此时,他死得那么安宁,没有丝毫的怨恨,没有丝毫的不甘。

    “是个汉子。”看着白袍战将的尸体,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能有这样的徒弟,值得任何一个师父为之骄傲!”

    此时所有人都不由看着白袍战将的尸体,此时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颤了一下,特别老一辈的修士强者,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感慨,都不由为之吁嘘。

    对于许多老一辈的修士强者来说,如果自己一辈子能教出一个这样的徒弟,那么这一辈子也算是无憾了,任何人能教出这样的一个徒弟,那么都值得自己一生为之骄傲的事情!

    “把他埋了吧。”李七夜看了白袍战将的尸体一眼,带着苏雍皇进入了雪谷,跳跃入了另一个领域。

    见李七夜跳入了另外一个领域之后,许多修士都纷纷地跟着进入了雪谷,都纷纷地跟着追了下去。

    也有几个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留了下来,就地把白袍战将埋了,为他刻下了石碑。

    没有人知道,梦镇天有没有回来为自己徒弟收尸的那么一天,也没有人知道,未来神梦天有没有弟子来为白袍战将收尸的那么一天。

    跳入了下一个领域,所有人都发现这个领域乃是一个大草原,在这里乃是绿油油的一片,放眼望去,处处皆为绿草,整个大草原充满了花草的芬芳,站在这样的大草原上,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会让人精神百倍,会让人心旷神怡。

    进入了这个大草原之后,梦镇天一路狂逃,他疯狂地往前逃走,虽然他拖着重伤之躯,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以最终极的速度疯狂地往前逃走,因为前面是他的最后一个机会。

    李七夜踏空追了下去,他的速度也是十分快,但是,没有发挥到极限,他并不急着一下子追上梦镇天。

    “看来有人还忍住没出手呀,就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手段。”李七夜一边追杀着梦镇天,一边笑着说道。

    李七夜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很多人都能听得到,在前面逃走的梦镇天更是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梦镇天一句话都不说,一声不吭,拼命地往前逃走,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跟着追进来的许多修士强者看着这样的一幕,都是十分的震撼,在此之前,又有谁想过,梦镇天会被人追杀得如丧家之犬一样逃走的。

    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人敢去想象,在此之前,只怕很多人都会认为,只有梦镇天把别人追杀得如丧家之犬的份,还轮不到别人把他追杀得如丧家之犬。

    但是,今天梦镇天却被李七夜追杀得如丧家之犬,这让许多人心里面不胜吁嘘,这也让不少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心里面戚戚焉。

    曾几何时,他们是最看好梦镇天的,他们甚至认为梦镇天能斩杀李七夜,然而,没有想到,梦镇天今天却惨败了,被李七夜追杀得如丧家之犬。

    但是,在这一逃一追的过程之中,这也让有一些在心里面不由暗暗好奇,暗黑古王子他们去了哪里呢,怎么梦镇天被李七夜追杀得如丧家之犬了,暗黑古王子他们依然没有现身相救!

第1494章梦镇天逃窜    梦镇天一路狂逃,李七夜紧追不放,在这一片广袤的草原之上,双双展开了一场持久的追逐战。

    梦镇天逃得虽快,不过,李七夜的速度更快,虽然李七夜没有把速度发挥到极限,但是,梦镇天拖着重伤之躯,不论他怎么样提升速度都无法把李七夜甩掉。

    事实上,随着梦镇天一路狂逃,他的伤势是越来越严重,速度是越来越大不如前,这使得他与李七夜之间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近。

    而李七夜十分的随意,并没有立即追杀上去的意思,似乎享受着这场追杀的过程。

    不过,逃了许久之后,最终,梦镇天站住了,他不再逃走了,他冷冷地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追过来的李七夜。

    “他是要干什么?”远远看到梦镇天站在那里不动,苏雍皇不由说道。

    “等我过去。”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过去,看一下他还有什么杀手锏。”

    “只怕有陷阱等着你。”苏雍皇不由担忧地说道。虽然说梦镇天此时如同丧家之犬,但是,百足虫死而不僵,更何况梦镇天作为当今最强大的天才之一,那怕他是重伤之躯依然有反击的机会。

    “我就是喜欢陷阱。”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在绝对的力量之下,一切的阴谋,一切的算计都只不过是浮云而己。再说了,这种陷阱,这种算计,那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己。”说到这里,他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看到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苏雍皇心里面不由跳动了一下,她再看着梦镇天,看到他身后远处有一株古树屹立着,她不由吃惊,说道:“那是——”

    “没错,这里就是最后一域,轮回九叶草就在梦镇天的身后。”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他,他怎么没去摘下来。”苏雍皇不由吃惊地说道。

    “大势。”李七夜笑着说道:“他们破不了大势,不过,他们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你就在这里看着吧,有好戏上场了。”

    梦镇天此时索性坐了下来,治疗伤势,而梦镇天身后有着一支军团了阵列在那里。

    然而,更让苏雍皇留意的不是梦镇天身后的那支军团,而是梦镇天身后远处的那株古树,这株古树的老根上生长的正是轮回九叶草。

    这一株古树在梦镇天身后的远处,一看的时候,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仔细看的时候,却又觉得不一样了,那株古树虽然是在梦镇天身后的远处,但是,仔细看这株古树似乎只不过是一个倒影而己。

    恍然间,这株古树好像是生长在另外一个空间,它在另外一个独立空间,而且,它的独立空间不是次元,而是一个主空间,一个可以与九界相持平的独立空间。

    苏雍皇知道,这不是独立空间,而是大势,一个绝世大主势盘踞在了轮回九叶草的周围,这让轮回九叶草看起来就像是独立在另外一个空间一样。

    虽然说对于强者来说距离不是问题,此时梦镇天离古树虽远,作为他这一个级别的强者,这样的距离只不过是三五步而己。

    但是,此时梦镇天却无法靠近这三五步,因为轮回九叶草的大势断绝了一切,任何人想进去,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梦镇天坐在那里疗伤,而他身后一支军团阵列,在这个时候,梦镇天是那么的镇定,完全没有刚才的慌张,完全没有刚才像丧家之犬的模样。

    在这个时候,后面的许多修士强者陆陆续续的赶过来了,很多人看到梦镇天坐在那里,都不由十分的奇怪。

    “那是干什么?”看到梦镇天此时十分镇定地坐在那里疗伤,完全没有了刚才丧家之犬的像样,这让很多修士都不由为之奇怪。

    “这是最后一域了,再往前那株古树,就是长生仙药了。”那位魅灵一族的老神王也赶来上了,看着梦镇天身后的那株古树说道。

    “长生仙药!”听到这话,让赶来的所有修士都不由双眼一亮,一时之间都不由紧紧地盯着梦镇天身后的那株古树。

    不过,此时没有人敢冲上去抢古树,有李七夜在,有梦镇天在,更是有镇天军团在,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梦镇天这是想要守住长生仙药吗?”看到梦镇天和他的镇天军团站在古树之前,挡住李七夜的去路。

    “不,长生仙药根本就不用守护,这个地方有大势,这个大势就是守护着长生仙药,在这样的大势之下,只怕梦镇天都难于进去。”那位老神王比一般的修士强者更识货,他看出了这里面的玄机。

    “好梦镇天要干什么,难道他想亲率他的镇天军团与李七夜决一死战?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有强者不由说道:“到了这级别的对决,镇天军团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老神王不由沉默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缓缓地说道:“暗黑古王子、龙竹亚祖他们都没有现身,这不让人觉得奇怪吗?”

    这话一出,让很多人心里面跳动了一下,暗黑古王子、龙竹亚祖、海螺帝王他们是梦镇天最强大的盟友,也是最坚定的支持者,按道理来说,梦镇天有难,他们不可能不露脸。

    “有陷阱!”有修士强者心里面跳动了一下,想到了一个可能,不由失声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不由心里面跳动了一下,此时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不是有可能了,只怕是真的了。

    此时梦镇天乃是军团阵列于此,这已经是很明显了,他就是要等着李七夜跳入这个陷阱。

    此时,梦镇天站了起来,他伤势好了不少,他盯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李七夜,敢过来一战吗?”

    梦镇天此话一出,许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在此之前,梦镇天被李七夜追杀得如丧家之犬,现在却如此的底气十足,开口便是挑战李七夜,这就意味着梦镇天有着绝对强大的底牌,否则,他不会在被李七夜杀得如丧家之犬之后依然敢挑战李七夜了。

    一时之间,无数人都不由看着李七夜,在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梦镇天已经是挖好了陷阱等着李七夜进去了。

    暗黑古王子、龙竹亚祖、海螺帝王他们都没有露脸,这就意味着梦镇天拥有怎么样的底牌大家都不知道!

    在这样的局势之下,梦镇天依然敢如此硬气挑战李七夜,这完全可以想象梦镇天他们所挖下的陷阱是多么的凶险,是多么的可怕。

    想到暗黑古王子、龙竹亚祖还有海螺帝王等一众这样的至尊还躲在暗中,这让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背脊发寒,都不由觉得是冷嗖嗖的。

    “不要过去呀。”有修士强者都忍不住说道。事实上,在这一刻,那怕是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都觉李七夜不应该过去。

    现在李七夜已经打败了梦镇天,拥有十三命宫的他,已经是足够证明他争夺天命的资格了,就算李七夜此时以无敌的姿态离开,这对于他来说都不会有丝毫的影响,反而,梦镇天惨败在李七夜手中,李七夜此时不应战的话,他只怕是永远无法摆脱心里面的阴影。

    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只要有一点点理智的人,都不会往这样的陷阱跳进去,此时以无敌的姿态离开,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李七夜已经赢了,战与不战都无所谓了。”此时,一位出身于魅灵一族的强者都不由这样说道。

    看着梦镇天挑战的姿态,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伸了伸懒腰,悠闲地说道:“你认为这样就能摆脱你心里面的阴影了吗?你永远摆脱不了对我的恐惧,一直到你死为止。”

    这话一出,梦镇天眼瞳不由为之收缩,他的心脏就好像被人重重砸了一下,他的确是想借着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把李七夜斩杀了,这不止是要斩杀他最强大的敌人,除去仙帝道路上的障碍,同时也是抹去李七夜在他心里面留下的阴影,摆脱李七夜在他心里面留下的恐惧。

    尽管梦镇天自己是这样想,但是,隐隐之间,他心里面有着另外一种声音,他知道这样的做法有点自欺欺人,他心里面的另外一个声音告诉他,就算他的天罗地网能把李七夜斩杀了,但是,他依然无法摆脱李七夜在他心中留下的阴影。

    除非他能单打独斗战胜李七夜了,否则,李七夜无敌的姿态,十三命宫的姿态,永远都会浮现在他的心头,阴影永远都会笼罩在他的心头之上。

    “十三命宫呀。”听到这样的话,不管是谁,在心里面都不由被拽了一下,那位老神王都不由感叹地说道:“有了这样的敌人,那是一辈子的阴影,换作是我,一辈子也无法摆脱这样的阴影。”

    “敢不敢来一战!”梦镇天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稳住了自己的道心,冷冷地说道。今天他的道心动摇得太厉害了,再这样下去,不需要李七夜斩杀他,他自己都会崩溃,真的到了那一步,就算没有李七夜这样的强敌,他这样动摇的道心,休想再成为仙帝了。

    “道心倒是蛮稳的。”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可惜,今天你动摇了,你再也难守得住道心了,就算我今天不杀你,就算我不夺天命,你也永远不能成为仙帝,你已经怕了,你已经没有信心了!”

    李七夜这话一出,梦镇天的心脏被狠狠地拽一下,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这样的话从李七夜口中说出来,更加致命,如果他此时不是坚守着道心的话,他甚至有可能会道心崩溃。

    “过来一战!”梦镇天不敢再去多想,厉声大叫道。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会作出怎么样的选择,事实上,此时李七夜以无敌的姿态离开,没有任何人敢说半句的闲言碎语。

    “战是吧。”李七夜笑着说道:“我倒要看一看你们还有什么样的手段,不要太让我失望了,否则,那就太没意思了。”说着,缓缓地走了进去。

    新年一天比一天近了,萧生求月票,为爆发热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