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梦镇天血气肆虐大地,李七夜笑了一下,“轰”的一声巨响,血气冲天而起,冲天而起的血气化作了一条真龙,盘踞在天地之间,龙吟之声不绝于耳。

    李七夜的血气虽然不像是梦镇天的血气肆虐天地,淹没万域,但是,他的血气凝成了一条真龙之时,宛如这条盘踞在天地之间的真龙可以一爪就可以拍碎天地万物。

    在双方血气镇压着这方天地之间,无数修士强者喘不过气来,在双方磅礴无尽的血气之中不论是如何的强者,似乎都是那么的渺小,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梦镇天不愧是错代呀,血气之盛,世间难于匹敌者,虽然世间有比他更强大的古老存在,但是,论血气之盛,论生命之力之旺,放眼天灵界只怕是难有人能与之匹敌吧。”有老一辈大贤看到梦镇天的血气淹没了天地,在他那浩瀚无比的血气之中这一方天地竟然渺小到如同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小舟,这又怎么能不让人为之震撼呢。

    “李七夜也不弱,他不是错代,但是,血气却是磅礴有力,每一缕血气都重如山岳,他的每一缕血气都似乎经历了千锤百炼一样。”也有大人物看着李七夜那如真龙盘踞的血气说道。

    李七夜和梦镇天的血气镇压了这一片天地,似乎在他们双方的血气之下,能把这片天地碾压得粉碎一样,在双方的血气之下,甚至有人隐隐听到这片天地吱吱吱作响,似乎这片天地已经是承受不下了他们血气的力量,随时都会碎裂。

    “出手吧。”李七夜随意地一笑,说道:“号称是与踏空仙帝称号道弟,那我倒是想看一看你在大道中走了多远。”

    梦镇天二话不说,随手一指,便是凤鸣天地,随意一声凤鸣之声响起,金光洒落。一只金凤追击而下,凤爪锐利无比,宛如可以撕裂天地一样。

    “无垢宗的追凤指”看到梦镇天随手一指,有一位见识广博的大人物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随意一笑。一步跳空,宛如鲤鱼跃水一般,谁都没有看清楚他这一招是如何变化的,他就瞬间站在了金凤身后。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随意一击。就瞬间击穿了金凤的要害,随着金凤一声惨叫,瞬间坠落。

    但是,金凤还未落地,梦镇天结印镇压而至,这一印镇压而下,挟着天地之势,浮现日月,有浩瀚相随,有百鱼飞翔。随着如此的一印镇压而下,梦镇天就像是一尊海神一样,挥斥之间,可以号令天下海族。

    “帝王谷的日月万鱼印”见梦镇天出手便是如此神印镇压而下,那位见识广博的大人物不由十分意外地说道。

    面对如此的神印镇压而下,李七夜闲庭信步,出手无招,避日月,退百鱼,瞬间穿越了神印。在神印之中指点山河,听到“砰”的一声响起,神印崩碎。

    但是,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梦镇天手起阴阳,横断万世,他的五指如同根须一样扎根于天地之间,瞬间锁住了空间,在空间之中结下了树祖神符,神符瞬间轰出。宛如整个世界被轰碎一样。

    “祖陆的横世手符”看到如此一招,那位见识广博的大人物一口道出这一招的名字。

    “砰、砰、砰……”在短短的弹指之间,李七夜与梦镇天你来我往的交手了几十招,而且双方出手,都是威力极大,举止之间,可挥斥天地。

    “太阳宗的太阳神禅唱”那位见识十分广博的大人物在梦镇天每出一招一式的时候,他都能叫出名字。

    “速道圣地的八重楼圣拳”

    “海螺号的一戟迎盛世”这位见识广博的大人物一一地念着梦镇天所施出的招式。

    …………………………

    李七夜和梦镇天激战,两个人血气横扫九天十地,一招一式之间,直见大道奥妙,每一招一式都直指大道精髓。

    梦镇天出手,极为博学,万教百族的绝世之术都他都是随手拈来,在他信手指来的招式之间,奥妙无比,威力极大,就算是该教该族的老祖施出来,只怕都没有如此的威力。

    梦镇天出手每一招每一式都不一样,一个门派的招式一个种族的绝学,他从不施展第二次,似乎他胸有千万功法一样。

    如此的博学,如此的精通,让任何人见了都不由为之惊叹,似乎世间没有梦镇天不懂的功法招式一样。

    一时之间,天下绝学滔滔不绝地从梦镇天手中施了出来,不论是大道至简的招式,还是繁杂无比的变化,在他手中施出来,都不会逊色于该门派老祖,甚至威力更大。

    与梦镇天出手就是滔滔不绝的天下绝学不一样,李七夜出手十分的简单,他出手便是一拳一脚一指,而且,不论是一拳一脚还是一指,都没有太多的变化,在这一拳一脚一指之间,乃是直击破绽,没有什么花拳绣腿可言,每一招一式都是直击要害!没有多余的力量,没有浪费的招式。

    双方在激战之中,梦镇天时而日月星辰随行,时而是汪洋大海庇护,时而是化作神灵镇守……而李七夜出手随意,出手之间,如龙跃,如凤击,如鹰飞……

    一时之间,双双成了最大的反差,他们之间的每一招每一式比作建筑的话,那么梦镇天的招式功法就像是一座磅礴巨大的城池,在这里有高楼大厦,有皇宫神殿,金碧辉煌,甚至是一砖一瓦都尽显奢侈,震撼着世人的心弦。

    而李七夜的一招一式则是简陋的茅屋,它是那么的简陋,它是那么的随意,但是,却是那么的实用,它能遮风挡雨。

    看着双双在古战场中鹰击兔搏,龙飞凤翔,一时之间让无数修士强者看得眼花缭乱,让无数修士强者看得极为震撼。

    见梦镇天出手便是天下绝学,让人不由震撼,喃喃地说道:“梦镇天不愧是能与仙帝称兄道弟的人,胸罗天下绝学,世间还有他不懂的功法吗?”

    “不,李七夜才是真正强大的人。”有看得出其中真正玄妙的人说道:“梦镇天胸罗天下绝学,这的确是了不起,但是,李七夜却是掌执了大道的奥义,他是直指本心。梦镇天不论是施出了怎么样的绝学,李七夜却在一指一掌之间破之,这才是真正的精通无上大道的奥义。”

    看着双方激战,过了许久之后,有人回过神来,不由吃惊地说道:“梦镇天这也太逆天了吧,他竟然修练了天下绝学,难道说,他曾经是见过天下各族各派的功法秘笈不成?”

    “这并非是梦镇天见过天下各族各派的功法秘笈。”有一位本是出身于魅灵的老神王说道:“那是因为神梦天的弟子拥有绝世无双的天照。”

    “此话该怎么说?”有晚辈听到这样的话,不由虚心请教地说道。

    这位老神王看着梦镇天出手便是演化天下千族万教的绝学,说道:“在天灵界,有很多人都说,神梦天门下弟子的天照是魅灵一族中最好的,至于梦镇天就不用说了,他天生就是绝世天才……”

    “……传言说,在梦镇天年轻之时他的天照极为了不得,只要他见过别人施展过的功法,他的天照就能映照下来,能化其招式的奥妙,这导致梦镇天能看过别人施展的功法就能一下子学会。”说到这里,这位神王都不无羡慕地叹息一声。

    同样为魅灵一族,谁不想拥有如此的天照呢,拥有了如此天照之后,那就是意味着有了天下绝学。

    “这么说来,梦镇天只要看过别人的招式功法之后,他就能一下子偷学到了?”听到这样的话,让很多人为之震撼。

    对于很多大教宗门来说,本教的功法招式乃是不传之秘,若是被人一下子偷学到了,那岂还了得。

    “这是有区别的。”这位老神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每一个门派的不传之术都有自己的核心秘诀,这种核心秘诀是无法偷学到的。梦镇天所施展出来的功法,只不过是该功法的七分奥秘而己,离完整的功法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奈何他实力极为强大,境界极高,所以,那怕只有七分奥秘的功法在他手中施出了就变得威力极大,甚至远超该门派的老祖!”

    听到这位老神王这样的解释,这才让人松了一口气,如果说梦镇天看了一遍就能偷学到世间的所有招式功法,那么世间天下各门各派还有什么秘密可言,那岂不是让自己本门派的功法流传出去。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与梦镇天硬撼了一式,双双都没有占到便宜。

    梦镇天看着李七夜,目光跳动,什么话都没有说。

    “热身该结束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该拿出你自己真正的绝学来了,偷学到别人的一点皮毛,不足为道。”

    所有人都不由屏着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大家都知道,暴风雨才刚刚开始。

    8-9号这两天大爆发,所以提前求月票,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帝霸》

    同时,李七夜与梦镇天一战开始通向高潮,大家猜测梦镇天能不能活到过年呢^_^(~^~)

第1484章对决白袍战将    “铛——”的一声响起,白袍战将一步踏入了雪谷,一枪破空,直取李七夜。

    长枪直驱而入,枪芒璀璨,一枪之霸,宛如果慧星横空,枪芒的璀璨,就像是夜空中慧星长长拖起的慧尾。

    一枪破空而至,枪劲之凶,可穿百域,可穿千江,一枪之下,神明都为之颤抖。极道神皇一出手,便是惊动八方,让无数强者为之颤抖。

    白袍战将一枪破空,雪谷之外的人明知道这一枪不是刺向自己,这一枪明明是刺向李七夜,但是,雪谷之外的许多修士强者都顿时感到喉咙一寒,宛如是这一枪刺穿了自己喉咙一样,让人想张口大呼,但是,又是呼叫不出来,这种感觉十分的难受。

    在这样一枪之威,雪谷之外道行浅的修士甚至是仰首栽倒在地上,因为这一枪已经笼罩了这一片天地,道行浅的修士完全是承受不了如此的枪劲,产生了喉咙被刺穿的错觉。

    “铛——”的一声,星火溅射,白袍战将一枪之威的确是十分的恐怖,但是,却被李七夜挡了下来,此时李七夜左手持刀,明仁刀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整把长刀在跳跃着,宛如是复活过来一样。

    此时,明仁刀在李七夜手中乃是仙光弥漫,整把长刀雪亮无比,整把长刀宛如是挂在天空上的一轮弯月,它竟然是照亮了这一片天地。

    在这弥漫的仙光之中,宛如站着一个伟岸无比的身影,这个身影站在那里,似乎是开劈了一个纪元,他站在那里,似乎是斩断了过往,开往未来,在他那伟岸的身影之下,天地间的黑暗似乎都是无处遁形。

    “明仁仙帝——”看着这个伟岸的影子,有见识极广的老一辈大贤不由喃喃地说道,认出了李七夜手中这把长刀的来历。

    看到仙帝真器宛如在李七夜手中复活了一样,识货的强者都不由抽了一口气。虽然说,仙帝真器谁都能拿,但打出仙帝之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实力不够强大的修士强者,莫说是要打出多强的仙帝之威,只怕随便打出一二击的仙帝之威就已经被仙帝真器榨干了血气。

    只有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的修士强者才能掌执仙帝真器。

    然而,此时明仁刀在李七夜手中就宛如复活了一样,仙帝之威瞬间弥漫整个天地,如果的状态,毫无疑问,李七夜一刀在手,随随便随都能打出无敌的仙帝一击!

    要知道,就算是神皇掌执仙帝真器,都不一定能让仙帝真器苏醒过来,因为仙帝真器苏醒过来那就是意味着是得到了仙帝真器的深层次认同。

    一旦仙帝真器苏醒过来,那么整把仙帝真器就是处于最巅峰的状态,在仙帝真器的巅峰状态之下打出了仙帝一击,与平常状态下打出的仙帝一击,威力就完全不一样了。

    “轰、轰、轰……“此时白袍战将血气冲天而起,在这一刻他再也没有丝毫的保留,他的血气喷涌而起,宛如是江河洪水一样,瞬间虐肆着天地,在他血气疯狂爆发的瞬间,他长枪的威力更大,枪芒冲天,无比的雪亮,借着血气之威,白袍战将的长枪以亿万钧的力量压制着李七夜手中的明仁刀。

    毫无疑问,白袍战将并非是浪得虚名,作为极道神皇的他依然能以自己的强横实力来压制一把仙帝真器。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白袍战将欲压掉李七夜手中的明仁刀瞬间,明仁刀爆发了,无穷无尽的仙光冲天而起,在刹那之间,仙帝之威疯狂地爆发,宛如一尊仙帝苏醒过来,宛如是一位仙帝临世一样。

    “砰——”的一声响起,在明仁刀爆发瞬间,不止是把白袍战将那欲压制的长枪震飞,整是瞬间把所有锁在李七作身上的玄冰铁链震碎。

    与此同时,“砰”的一声响起,苏雍皇四周的玄冰也一下子崩碎,苏雍皇瞬间脱困,瞬间脱离险地。

    “杀——”在被震飞瞬间,白袍战将逆飞而起,长枪瞬间如暴雨梨花,一枪枪刺杀而至,“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白袍战将轰杀而来的长枪就像是百万颗的殒星坠落一样,每一枪轰杀而来,可以击毁一座山峰。

    “铮——”刀鸣万域,瞬间,明仁刀横空,长刀雪亮,在这雪亮的刀芒之下,万物黯然失色,日月无光,一刀之下,唯剩下雪亮。

    在这雪亮的一刀之下,世间的一切都无处遁形,世间的黑暗都瞬间烟消云散。

    明仁三刀之第一刀,明则天下无察,一刀照亮九天十地,世间的一切唯有这一刀足矣。

    明仁三刀,本就是威力无双,在巅峰状态之下施出了明仁三刀,那简直就宛如是明仁仙帝亲自出手一般,一刀落下,神皇也要为之授首。

    “砰——”的一声响起,一刀落下,那怕是白袍战将这样的极道神皇也被一刀劈飞。

    “再吃我一刀——”李七夜踏空而起,一步追了上去,明仁刀再一次出手,一刀坦然,直取白袍战将。

    这一刀出手,没有招式变化,没有玄妙奥义,所剩的唯有一种意志,明仁仙帝的意志,仁照九界!在这样的意志之下,不论是怎么样的存在,都无法与之争锋。

    仁则世道无智!明仁三刀之第二刀,这一刀继承了明仁仙帝的意志,让这一切变得那么的超然,那么的绝世。

    一刀化作了无上大道,在此时没有了一切,一切都在刀道之中消失了,在这刀道之中唯有所有的也是明仁仙帝的意志而己。

    明仁仙帝的意志乃是绝世无上,可以号令世间的一切,所以,在这一刀之下,雪谷之外的许多修士强者站都站不稳,訇伏于地,无法与明仁仙帝的意志抗衡。

    “杀——”面对明仁仙帝的意志,白袍战将也是无路可退,他狂吼一声,瞬间,神皇之环打开,一道道的神皇之环撑开了九天十地,每一道神皇之环都承载着一条极道,似乎在这一刻白袍战将是站在万道的巅峰,虽是迈过了万道的巅峰,就是突破了大道的极限。

    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白袍战将的长枪一盘,宛如一条真龙盘在了天地之间,龙息喷涌,龙域浮现,一个个巨大如山岳的龙文沉浮在龙域之中。

    此时,白袍战将的长枪打开了龙域,借着真龙的守护镇压八方,借此来抵挡明仁仙帝的意志。

    白袍战将施出了这一招,已经是他一生中最强大一招之一了,不到万不得己,他不会施出如此的一招。

    “有点意思,再吃一刀。”李七夜长笑一声,“轰”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李七夜的血气疯狂地爆发,“铮——”的一声,明仁刀长鸣,在这一刻,明仁刀宛如是在蜕变一样,似乎,它不再是一把兵器那么简单,它似乎是一把有生命的长刀!

    “铮——”明仁刀长鸣不止,一刀落下,天地大白,九界清空,一切都变得那么的真灼,一切又是变得那么的迷茫。

    明仁求索无罔,明仁三刀之第三刀。

    在这一刀之下,似乎九界之中没有什么不解的,似乎万域之中没有什么奥义可言,再玄妙的大道也好,再深沉的秘密也罢,再古老的轶闻也好……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刀之下都变得那么浅显,都显得那么的易懂。

    这一刀,不再是一刀,而是化解了天地万道,化解世间的一切,在这一刀之下,那怕是白袍战将最强大的守护式,此时都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这一刻,似乎明仁刀不再是在李七夜的手中,似乎握着这一把的左手是明仁仙帝的左手。

    试想一下,明仁仙帝手握着明仁刀,一刀斩落,天地求索,这是怎么样的威力,这是怎么样的恐怖,就算是极道神皇,在这一刀之下也唯有授首!

    “退——”这一刀之威,梦镇天也脸色一变,瞬间身如飞魄,以绝无伦比的速度踏入了雪谷,梦镇天瞬间出手,掌握乾坤,御执大道,“轰”的一声巨响,大道亘横,一条漫长无比的大道挡在了李七夜与白袍战将之间,这一条大道似乎是跨越了领域,似乎是跨越了时光,在这样的一条大道之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渺小。

    同时,“滋”的一声响起,冰封天地,天空瞬间垂落了一条条玄冰铁链,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一条条玄冰铁链以绝无伦比的速度锁住了李七夜。

    “砰——”的一声响起,尽管是梦镇天出手相救,但是,明仁仙帝的这一刀依然是斩断了大道,白袍战将依然是被一刀斩飞。

    此时,白袍战将手中的长枪被斩成了两段,刀锋只是掠过而己,就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极深的刀痕,鲜血染红了衣裳。

    如果在这刹那之间,梦镇天出手再慢上那么一点点,只怕被斩断的可不止是白袍战将的长枪,只怕白袍战将整个人都会被一斩两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