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铛——”的一声响起,白袍战将一步踏入了雪谷,一枪破空,直取李七夜。

    长枪直驱而入,枪芒璀璨,一枪之霸,宛如果慧星横空,枪芒的璀璨,就像是夜空中慧星长长拖起的慧尾。

    一枪破空而至,枪劲之凶,可穿百域,可穿千江,一枪之下,神明都为之颤抖。极道神皇一出手,便是惊动八方,让无数强者为之颤抖。

    白袍战将一枪破空,雪谷之外的人明知道这一枪不是刺向自己,这一枪明明是刺向李七夜,但是,雪谷之外的许多修士强者都顿时感到喉咙一寒,宛如是这一枪刺穿了自己喉咙一样,让人想张口大呼,但是,又是呼叫不出来,这种感觉十分的难受。

    在这样一枪之威,雪谷之外道行浅的修士甚至是仰首栽倒在地上,因为这一枪已经笼罩了这一片天地,道行浅的修士完全是承受不了如此的枪劲,产生了喉咙被刺穿的错觉。

    “铛——”的一声,星火溅射,白袍战将一枪之威的确是十分的恐怖,但是,却被李七夜挡了下来,此时李七夜左手持刀,明仁刀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整把长刀在跳跃着,宛如是复活过来一样。

    此时,明仁刀在李七夜手中乃是仙光弥漫,整把长刀雪亮无比,整把长刀宛如是挂在天空上的一轮弯月,它竟然是照亮了这一片天地。

    在这弥漫的仙光之中,宛如站着一个伟岸无比的身影,这个身影站在那里,似乎是开劈了一个纪元,他站在那里,似乎是斩断了过往,开往未来,在他那伟岸的身影之下,天地间的黑暗似乎都是无处遁形。

    “明仁仙帝——”看着这个伟岸的影子,有见识极广的老一辈大贤不由喃喃地说道,认出了李七夜手中这把长刀的来历。

    看到仙帝真器宛如在李七夜手中复活了一样,识货的强者都不由抽了一口气。虽然说,仙帝真器谁都能拿,但打出仙帝之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实力不够强大的修士强者,莫说是要打出多强的仙帝之威,只怕随便打出一二击的仙帝之威就已经被仙帝真器榨干了血气。

    只有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的修士强者才能掌执仙帝真器。

    然而,此时明仁刀在李七夜手中就宛如复活了一样,仙帝之威瞬间弥漫整个天地,如果的状态,毫无疑问,李七夜一刀在手,随随便随都能打出无敌的仙帝一击!

    要知道,就算是神皇掌执仙帝真器,都不一定能让仙帝真器苏醒过来,因为仙帝真器苏醒过来那就是意味着是得到了仙帝真器的深层次认同。

    一旦仙帝真器苏醒过来,那么整把仙帝真器就是处于最巅峰的状态,在仙帝真器的巅峰状态之下打出了仙帝一击,与平常状态下打出的仙帝一击,威力就完全不一样了。

    “轰、轰、轰……“此时白袍战将血气冲天而起,在这一刻他再也没有丝毫的保留,他的血气喷涌而起,宛如是江河洪水一样,瞬间虐肆着天地,在他血气疯狂爆发的瞬间,他长枪的威力更大,枪芒冲天,无比的雪亮,借着血气之威,白袍战将的长枪以亿万钧的力量压制着李七夜手中的明仁刀。

    毫无疑问,白袍战将并非是浪得虚名,作为极道神皇的他依然能以自己的强横实力来压制一把仙帝真器。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白袍战将欲压掉李七夜手中的明仁刀瞬间,明仁刀爆发了,无穷无尽的仙光冲天而起,在刹那之间,仙帝之威疯狂地爆发,宛如一尊仙帝苏醒过来,宛如是一位仙帝临世一样。

    “砰——”的一声响起,在明仁刀爆发瞬间,不止是把白袍战将那欲压制的长枪震飞,整是瞬间把所有锁在李七作身上的玄冰铁链震碎。

    与此同时,“砰”的一声响起,苏雍皇四周的玄冰也一下子崩碎,苏雍皇瞬间脱困,瞬间脱离险地。

    “杀——”在被震飞瞬间,白袍战将逆飞而起,长枪瞬间如暴雨梨花,一枪枪刺杀而至,“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白袍战将轰杀而来的长枪就像是百万颗的殒星坠落一样,每一枪轰杀而来,可以击毁一座山峰。

    “铮——”刀鸣万域,瞬间,明仁刀横空,长刀雪亮,在这雪亮的刀芒之下,万物黯然失色,日月无光,一刀之下,唯剩下雪亮。

    在这雪亮的一刀之下,世间的一切都无处遁形,世间的黑暗都瞬间烟消云散。

    明仁三刀之第一刀,明则天下无察,一刀照亮九天十地,世间的一切唯有这一刀足矣。

    明仁三刀,本就是威力无双,在巅峰状态之下施出了明仁三刀,那简直就宛如是明仁仙帝亲自出手一般,一刀落下,神皇也要为之授首。

    “砰——”的一声响起,一刀落下,那怕是白袍战将这样的极道神皇也被一刀劈飞。

    “再吃我一刀——”李七夜踏空而起,一步追了上去,明仁刀再一次出手,一刀坦然,直取白袍战将。

    这一刀出手,没有招式变化,没有玄妙奥义,所剩的唯有一种意志,明仁仙帝的意志,仁照九界!在这样的意志之下,不论是怎么样的存在,都无法与之争锋。

    仁则世道无智!明仁三刀之第二刀,这一刀继承了明仁仙帝的意志,让这一切变得那么的超然,那么的绝世。

    一刀化作了无上大道,在此时没有了一切,一切都在刀道之中消失了,在这刀道之中唯有所有的也是明仁仙帝的意志而己。

    明仁仙帝的意志乃是绝世无上,可以号令世间的一切,所以,在这一刀之下,雪谷之外的许多修士强者站都站不稳,訇伏于地,无法与明仁仙帝的意志抗衡。

    “杀——”面对明仁仙帝的意志,白袍战将也是无路可退,他狂吼一声,瞬间,神皇之环打开,一道道的神皇之环撑开了九天十地,每一道神皇之环都承载着一条极道,似乎在这一刻白袍战将是站在万道的巅峰,虽是迈过了万道的巅峰,就是突破了大道的极限。

    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白袍战将的长枪一盘,宛如一条真龙盘在了天地之间,龙息喷涌,龙域浮现,一个个巨大如山岳的龙文沉浮在龙域之中。

    此时,白袍战将的长枪打开了龙域,借着真龙的守护镇压八方,借此来抵挡明仁仙帝的意志。

    白袍战将施出了这一招,已经是他一生中最强大一招之一了,不到万不得己,他不会施出如此的一招。

    “有点意思,再吃一刀。”李七夜长笑一声,“轰”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李七夜的血气疯狂地爆发,“铮——”的一声,明仁刀长鸣,在这一刻,明仁刀宛如是在蜕变一样,似乎,它不再是一把兵器那么简单,它似乎是一把有生命的长刀!

    “铮——”明仁刀长鸣不止,一刀落下,天地大白,九界清空,一切都变得那么的真灼,一切又是变得那么的迷茫。

    明仁求索无罔,明仁三刀之第三刀。

    在这一刀之下,似乎九界之中没有什么不解的,似乎万域之中没有什么奥义可言,再玄妙的大道也好,再深沉的秘密也罢,再古老的轶闻也好……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刀之下都变得那么浅显,都显得那么的易懂。

    这一刀,不再是一刀,而是化解了天地万道,化解世间的一切,在这一刀之下,那怕是白袍战将最强大的守护式,此时都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这一刻,似乎明仁刀不再是在李七夜的手中,似乎握着这一把的左手是明仁仙帝的左手。

    试想一下,明仁仙帝手握着明仁刀,一刀斩落,天地求索,这是怎么样的威力,这是怎么样的恐怖,就算是极道神皇,在这一刀之下也唯有授首!

    “退——”这一刀之威,梦镇天也脸色一变,瞬间身如飞魄,以绝无伦比的速度踏入了雪谷,梦镇天瞬间出手,掌握乾坤,御执大道,“轰”的一声巨响,大道亘横,一条漫长无比的大道挡在了李七夜与白袍战将之间,这一条大道似乎是跨越了领域,似乎是跨越了时光,在这样的一条大道之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渺小。

    同时,“滋”的一声响起,冰封天地,天空瞬间垂落了一条条玄冰铁链,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一条条玄冰铁链以绝无伦比的速度锁住了李七夜。

    “砰——”的一声响起,尽管是梦镇天出手相救,但是,明仁仙帝的这一刀依然是斩断了大道,白袍战将依然是被一刀斩飞。

    此时,白袍战将手中的长枪被斩成了两段,刀锋只是掠过而己,就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极深的刀痕,鲜血染红了衣裳。

    如果在这刹那之间,梦镇天出手再慢上那么一点点,只怕被斩断的可不止是白袍战将的长枪,只怕白袍战将整个人都会被一斩两半。

第1485章梦镇天出战    看着手中被斩成两段的长枪,白袍战将也是脸色发白,他的长枪乃是真器,极为珍贵,但是,在明仁刀之下,依然是被斩成了两段!

    白袍战将一时之间不由为之沉默,手中没有仙帝真器,他是别想与李七夜争锋了,那怕他是一尊极道神皇。

    看到这样的一幕,许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更多人脸色雪白,在此之前没见过李七夜出手的人,在这一刻才真正明白李七夜是多么的强大,三刀就打败了一位极道神皇,若不是梦镇天出手,白袍战将只怕是会惨死在李七夜手中。

    虽然说,李七夜此次出手是占有仙帝真器优势的因素,但是,这不可否认,李七夜的实力的确是十分可怕,他的确是够资格与梦镇天争天命。

    此时,白袍战将二话不说,默默地退到了一边,此时该是他师尊出手的时候了。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锁在李七夜身上的玄冰铁链冰封,宛如欲把李七夜整个人冰封成冰雕一样。

    “你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李七夜笑着对梦镇天说道。

    同站在雪谷之中,李七夜受冰封影响,而梦镇天师徒却不受冰封的力量所影响,再没见识的人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梦镇天此时沉着脸说道。

    “也罢,你我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只是可惜的是,暗黑古王子他们都没有露脸,这点小阵没有什么看头,破了这个小阵,再战一场吧。”

    “铛——”的一声响起,明仁刀出手,一刀斩落,天地昼白,听到“砰”的一声,一刀斩开了雪谷,整个人雪谷被一斩为了两半,藏在雪谷之下的玄冰大阵也瞬间被斩成了两半。

    “现在没有什么可以拘羁了,那就你我来一场大战吧,索性一点。”李七夜笑着说道:“灭了你,也好扫一扫我仙帝道路的枯骨!”

    “太过于自信,就是狂妄!”梦镇天也没有生气,只是缓缓地说道。

    “对,我就是狂妄。”李七夜笑着说道:“而且我还要狂妄给你看。也罢,我就收起明仁刀,够得到时候把你打败了,你心里面不服气,认为我是凭借着仙帝真器把你打败的。”

    见李七夜收起了明仁刀,梦镇天不由双目一凝,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太过于自信,就是狂妄,但是,在这一刻,他却看不出李七夜哪里狂妄了,如果不是狂妄,那就是自信了!

    面对他这样的对手,李七夜竟然还收起了明仁刀,这是从哪里来的自信!这让梦镇天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

    看着李七夜和梦镇天的对峙,一时之间,无数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看着眼前这一幕。

    似乎在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觉得吸呼沉重起来,大家都明白,这一战将会意味着仙帝之争拉开了帷幄,大家都明白,这一战结束之后,这将会确定天灵界的仙帝人选!

    这一战不论是结果如何,不论是谁胜谁负,最终将会有一个人代表着天灵界去争夺天命!

    在这个时候,有人渴望梦镇天胜出,毕竟他是魅灵一族出身,他将代表魅灵争夺天命,这将会是魅灵的荣耀。

    在这一刻,也有人希望是李七夜胜出,这将会成为一个奇迹,一个能斩杀错代的仙帝人选,这是多么骄傲的事情,这是多么霸气的战绩。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十分的凝重,雪谷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由一颗心脏高高悬了起来,当然,也有不少人为之兴奋,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机会看到仙帝之争!

    “我已经很久没有真正的出手了。”梦镇天双目一寒,光芒璀璨,有日月在其中沉浮,他整个人都一下子变得高大无比。

    “算了,我也不想再笑话你。”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如果在大战之将我揭你老底,就显得有点小人作为,让你道心有了破绽。”

    这话一出,让梦镇天双目一寒,瞬间绽放了无尽的杀机,在这杀机之中,让天地为之一寒,很多人感受到这可怕的杀机,都有着一阵刺骨的痛。

    没有参加万族大会的人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参加了万族大会的人则是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在雪谷之外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都很想知道这事是真是假。

    在天灵界,一直都有着这样的说法,说是梦镇天是兄弟情深,为了踏空仙帝,他才退隐的,把争夺仙帝的机会让给了踏空仙帝,也正是因为如此,踏空仙帝成就仙帝之后依然尊梦镇天为一声兄长。

    所以,一直以来天灵界的修士强者都相信这一种说法,甚至有不少魅灵以梦镇天为傲,毕竟,对于任何人来说,仙帝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充满了诱惑,梦镇天为了兄弟情谊而让出了仙帝之位,这是何等伟大的事情,这是何等了不起的情操。

    但是,在万族大会的时候,李七夜却揭了梦镇天的老底,说梦镇天当年退隐,并不是因为兄弟情谊,而是因为他的军团取名为镇天军团,因此而被黑龙王斥喝了,这吓得他隐世不出,不再争夺天命。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说法,有人觉得可信,毕竟,谁愿意让出仙帝之位,但是,也有不少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认为这是李七夜诬蔑梦镇天。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李七夜再说出这样的话来之时,很多人都想知道,当年的真相究竟是如何,梦镇天究竟是为了兄弟情谊而让出仙帝之位,还是因为害怕黑龙王而隐世不出!

    “来吧,你我大战一场。”李七夜此时踏空而起,瞬间踏上了九天。

    梦镇天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也跟着踏空而起,瞬间踏上了天穹,与李七夜在天空上对峙着。

    “轰——”的一声巨响,只见李七夜随手一招,天降一座巨大无比的古老战台,这古老战台本是沉浮在天宇中,此时被李七夜招了过来,李七夜一步踏入了古老战台之中。

    这个战台十分的古老,斑驳无比,战台布满了古老的神纹,这神纹十分的强大,似乎是远古时代强横无比的先贤炼祭成的战台。

    这战台有着许多的坑坑洼洼,甚至有的地方出现了裂疑,这样级别的战台都被轰裂,毫无疑问,这战台之上曾经发生过惊天动地的决斗。

    “进来一战!”李七夜站在战台之中,缓缓地对梦镇天说道。

    看了战台一眼,梦镇天也毫不犹豫,一步踏入了战台之中,与李七夜对峙着。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少修士强者纷纷飞上天空,都想亲眼看一看这一场惊世之战。

    大家也知道,这一级别的决斗不在战台之中举行,一不小心就必将导致天崩地裂,那怕是在高空中决斗,这样级别的战斗,也一样能把虚空打碎,留下可怕的黑洞。

    “若是你败了,就立即给我退出。”梦镇天盯着李七夜,最终冷冷地说道。

    “信心不小。”李七夜随意地看了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一个人独自出手呢,还是暗黑古王子他们一同上呢?”

    李七夜这话一出,梦镇天脸色一变,但,他没有发怒。

    不过,听到这话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暗暗地相视了一眼,甚至有人打开天眼,往四周扫荡了一下,但是,没有人发现暗黑古王子他们。

    “李七夜,你太自以为是了!”梦镇天冷冷地说道:“难道你真的以为能胜出吗?”

    “算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也不想打击你,不过,我是赢定了。既然你想跟我斗是吧,那就赌大一点吧,我也不是什么信男善女,你我就一决生死,你输了,就把你的性命留在这里吧,我倒想亲眼看着你砍下自己头颅的那一刻!”

    李七夜的话让梦镇天双目一寒,他冷视着李七夜,他也一样不是什么信男善女,他冷冷地说道:“也罢,若是你输了,你就自己砍下自己的头颅,我也想亲眼看到这一幕。”

    “行。”李七夜也是爽快,一口答应下来,笑着说道:“不过,你没有这个机会,与我为敌,你是死定了。我等着你把头颅砍下来的那一刻!”

    “哼——”梦镇天冷冷一哼,虽然他没有发怒,但是,他的神态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了。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梦镇天没有说话,而是放出了自己的血气,刹那之间,梦镇天的血气弥漫于天地之间,似乎梦镇天的血气要把整个领域撑爆一样,当他的血气淹没了整个天地之后,整个天地都一下子变得那么渺小。

    在这一刻,梦镇天的血气就像是无穷无尽的瀚海一样,在这瀚海之中,这个天地似乎只不过是一叶小舟而己,只要一场暴风雨来临,就会瞬间把这一叶小舟覆灭。

    在这样无穷无尽的血气之中,所有修士强者都感觉自己渺小,似乎梦镇天一怒,他的血气就完全可以把所有人覆灭,似乎是一怒便可屠百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