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手中被斩成两段的长枪,白袍战将也是脸色发白,他的长枪乃是真器,极为珍贵,但是,在明仁刀之下,依然是被斩成了两段!

    白袍战将一时之间不由为之沉默,手中没有仙帝真器,他是别想与李七夜争锋了,那怕他是一尊极道神皇。

    看到这样的一幕,许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更多人脸色雪白,在此之前没见过李七夜出手的人,在这一刻才真正明白李七夜是多么的强大,三刀就打败了一位极道神皇,若不是梦镇天出手,白袍战将只怕是会惨死在李七夜手中。

    虽然说,李七夜此次出手是占有仙帝真器优势的因素,但是,这不可否认,李七夜的实力的确是十分可怕,他的确是够资格与梦镇天争天命。

    此时,白袍战将二话不说,默默地退到了一边,此时该是他师尊出手的时候了。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锁在李七夜身上的玄冰铁链冰封,宛如欲把李七夜整个人冰封成冰雕一样。

    “你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李七夜笑着对梦镇天说道。

    同站在雪谷之中,李七夜受冰封影响,而梦镇天师徒却不受冰封的力量所影响,再没见识的人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梦镇天此时沉着脸说道。

    “也罢,你我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只是可惜的是,暗黑古王子他们都没有露脸,这点小阵没有什么看头,破了这个小阵,再战一场吧。”

    “铛——”的一声响起,明仁刀出手,一刀斩落,天地昼白,听到“砰”的一声,一刀斩开了雪谷,整个人雪谷被一斩为了两半,藏在雪谷之下的玄冰大阵也瞬间被斩成了两半。

    “现在没有什么可以拘羁了,那就你我来一场大战吧,索性一点。”李七夜笑着说道:“灭了你,也好扫一扫我仙帝道路的枯骨!”

    “太过于自信,就是狂妄!”梦镇天也没有生气,只是缓缓地说道。

    “对,我就是狂妄。”李七夜笑着说道:“而且我还要狂妄给你看。也罢,我就收起明仁刀,够得到时候把你打败了,你心里面不服气,认为我是凭借着仙帝真器把你打败的。”

    见李七夜收起了明仁刀,梦镇天不由双目一凝,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太过于自信,就是狂妄,但是,在这一刻,他却看不出李七夜哪里狂妄了,如果不是狂妄,那就是自信了!

    面对他这样的对手,李七夜竟然还收起了明仁刀,这是从哪里来的自信!这让梦镇天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

    看着李七夜和梦镇天的对峙,一时之间,无数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看着眼前这一幕。

    似乎在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觉得吸呼沉重起来,大家都明白,这一战将会意味着仙帝之争拉开了帷幄,大家都明白,这一战结束之后,这将会确定天灵界的仙帝人选!

    这一战不论是结果如何,不论是谁胜谁负,最终将会有一个人代表着天灵界去争夺天命!

    在这个时候,有人渴望梦镇天胜出,毕竟他是魅灵一族出身,他将代表魅灵争夺天命,这将会是魅灵的荣耀。

    在这一刻,也有人希望是李七夜胜出,这将会成为一个奇迹,一个能斩杀错代的仙帝人选,这是多么骄傲的事情,这是多么霸气的战绩。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十分的凝重,雪谷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由一颗心脏高高悬了起来,当然,也有不少人为之兴奋,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机会看到仙帝之争!

    “我已经很久没有真正的出手了。”梦镇天双目一寒,光芒璀璨,有日月在其中沉浮,他整个人都一下子变得高大无比。

    “算了,我也不想再笑话你。”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如果在大战之将我揭你老底,就显得有点小人作为,让你道心有了破绽。”

    这话一出,让梦镇天双目一寒,瞬间绽放了无尽的杀机,在这杀机之中,让天地为之一寒,很多人感受到这可怕的杀机,都有着一阵刺骨的痛。

    没有参加万族大会的人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参加了万族大会的人则是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在雪谷之外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都很想知道这事是真是假。

    在天灵界,一直都有着这样的说法,说是梦镇天是兄弟情深,为了踏空仙帝,他才退隐的,把争夺仙帝的机会让给了踏空仙帝,也正是因为如此,踏空仙帝成就仙帝之后依然尊梦镇天为一声兄长。

    所以,一直以来天灵界的修士强者都相信这一种说法,甚至有不少魅灵以梦镇天为傲,毕竟,对于任何人来说,仙帝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充满了诱惑,梦镇天为了兄弟情谊而让出了仙帝之位,这是何等伟大的事情,这是何等了不起的情操。

    但是,在万族大会的时候,李七夜却揭了梦镇天的老底,说梦镇天当年退隐,并不是因为兄弟情谊,而是因为他的军团取名为镇天军团,因此而被黑龙王斥喝了,这吓得他隐世不出,不再争夺天命。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说法,有人觉得可信,毕竟,谁愿意让出仙帝之位,但是,也有不少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认为这是李七夜诬蔑梦镇天。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李七夜再说出这样的话来之时,很多人都想知道,当年的真相究竟是如何,梦镇天究竟是为了兄弟情谊而让出仙帝之位,还是因为害怕黑龙王而隐世不出!

    “来吧,你我大战一场。”李七夜此时踏空而起,瞬间踏上了九天。

    梦镇天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也跟着踏空而起,瞬间踏上了天穹,与李七夜在天空上对峙着。

    “轰——”的一声巨响,只见李七夜随手一招,天降一座巨大无比的古老战台,这古老战台本是沉浮在天宇中,此时被李七夜招了过来,李七夜一步踏入了古老战台之中。

    这个战台十分的古老,斑驳无比,战台布满了古老的神纹,这神纹十分的强大,似乎是远古时代强横无比的先贤炼祭成的战台。

    这战台有着许多的坑坑洼洼,甚至有的地方出现了裂疑,这样级别的战台都被轰裂,毫无疑问,这战台之上曾经发生过惊天动地的决斗。

    “进来一战!”李七夜站在战台之中,缓缓地对梦镇天说道。

    看了战台一眼,梦镇天也毫不犹豫,一步踏入了战台之中,与李七夜对峙着。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少修士强者纷纷飞上天空,都想亲眼看一看这一场惊世之战。

    大家也知道,这一级别的决斗不在战台之中举行,一不小心就必将导致天崩地裂,那怕是在高空中决斗,这样级别的战斗,也一样能把虚空打碎,留下可怕的黑洞。

    “若是你败了,就立即给我退出。”梦镇天盯着李七夜,最终冷冷地说道。

    “信心不小。”李七夜随意地看了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一个人独自出手呢,还是暗黑古王子他们一同上呢?”

    李七夜这话一出,梦镇天脸色一变,但,他没有发怒。

    不过,听到这话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暗暗地相视了一眼,甚至有人打开天眼,往四周扫荡了一下,但是,没有人发现暗黑古王子他们。

    “李七夜,你太自以为是了!”梦镇天冷冷地说道:“难道你真的以为能胜出吗?”

    “算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也不想打击你,不过,我是赢定了。既然你想跟我斗是吧,那就赌大一点吧,我也不是什么信男善女,你我就一决生死,你输了,就把你的性命留在这里吧,我倒想亲眼看着你砍下自己头颅的那一刻!”

    李七夜的话让梦镇天双目一寒,他冷视着李七夜,他也一样不是什么信男善女,他冷冷地说道:“也罢,若是你输了,你就自己砍下自己的头颅,我也想亲眼看到这一幕。”

    “行。”李七夜也是爽快,一口答应下来,笑着说道:“不过,你没有这个机会,与我为敌,你是死定了。我等着你把头颅砍下来的那一刻!”

    “哼——”梦镇天冷冷一哼,虽然他没有发怒,但是,他的神态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了。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梦镇天没有说话,而是放出了自己的血气,刹那之间,梦镇天的血气弥漫于天地之间,似乎梦镇天的血气要把整个领域撑爆一样,当他的血气淹没了整个天地之后,整个天地都一下子变得那么渺小。

    在这一刻,梦镇天的血气就像是无穷无尽的瀚海一样,在这瀚海之中,这个天地似乎只不过是一叶小舟而己,只要一场暴风雨来临,就会瞬间把这一叶小舟覆灭。

    在这样无穷无尽的血气之中,所有修士强者都感觉自己渺小,似乎梦镇天一怒,他的血气就完全可以把所有人覆灭,似乎是一怒便可屠百万。

第1483章冰雪陷阱    “吱——吱——吱——”的声音响起,李七夜带着苏雍皇一步一步地走入雪谷,当他们一步一步地踏在白雪上的时候,响起了一声声踩雪之声。

    行走在雪谷之中,李七夜神态自然,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对身边的苏雍皇说道:“你要有心理面准备了,这里的冰封能瞬间可以把你杀死,太阳体守护着吧。水火相克,这里的冰封就算再强大,也要不了你的命。”

    “这里的冰源真的那么利害?”苏雍皇都不由秀目一凝,此时她已经暗暗地提起了血气,体魄随时待发,随时都可以爆发。

    “是有冰源没错,不过没有那么利害。”李七夜随意地一笑,淡淡地说道:“只不过,被人动了手脚而己,让它的威力疯狂飙升而己。”

    “既然知道有危险,还要闯进来。”苏雍皇不由轻轻地白了李七夜一眼,当然,她并没有责怪李七夜的意思,在轻轻地白了一眼间,有着三分的娇媚,让人看得心里面痒痒的。

    “小凶而己,何足为道,你等着看热闹就行了。”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既然他想坑我一把,我也成全他,等着我取他的狗命吧。”

    苏雍皇只是笑了一下,笑容有着雍容,也有着三分的妩媚,让人看得怦然心动。不论什么时候,她对李七夜都是那么的有信心,李七夜说得到就做得到,这对于他来说,天下无难事!

    在李七夜和苏雍皇继续行走在雪谷之中的时候,谷外许多人都不由为之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紧紧地盯着李七夜和苏雍皇的每一步,看着李七夜和苏雍皇越走越进去,很多人都一颗心脏不由高高悬起来了。

    “滋——”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和苏雍皇走到雪谷深处的时候,突然爆发了冰封,这冰封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不可思议,瞬间把李七夜和苏雍皇给冰封了。

    因为这冰封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瞬间把李七夜和苏雍皇冰封成了冰雕。

    但是,苏雍皇在此之前就有了准备,在冰封瞬间太阳体以绝无伦比的威力爆发,太阳精火成倍飙升。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就在苏雍皇被冰封成冰雕的时候,随着她的太阳体瞬间爆发,以绝无伦比的速度融化着她身上的冰雪,太阳精火以强横的姿态向外扩张,欲把所有玄冰融化掉。

    但是,这冰封的力量极为强大,就如梦镇天所说的那样,能在瞬间把一位神王冰封杀死,如果苏雍皇没有准备的话,在这瞬间被冰封掉,只怕她也有可能一命呜呼。

    虽然苏雍皇的太阳体瞬间爆发,以绝无伦比的威力去融化冰封的玄冰,但是,玄冰威力也疯狂飙升,也在疯狂地冰封着苏雍皇,不让苏雍皇从冰雪中融化出来。

    这股冰封的力量极为绝大,至少是神皇级别的力量,所以,一时之间苏雍皇也无法把所有的冰雪融化,只能把自己身上的冰雪融化掉。

    一时之间,苏雍皇的太阳精火和玄冰相互僵峙着,苏雍皇一时之间无法把这种神皇级别的冰封融化掉,而冰雪也伤害不了苏雍皇丝毫。

    至于李七夜,则是在这瞬间被冰封成了冰雕,他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已经被冰封杀死一样。

    “果然有凶险,这冰封力量太可怕了吧。”看到这瞬间的冰封,把雪谷之外的所有修士都吓了一大跳,看到李七夜这样的强者都在瞬间被冰封成了冰雕,这让许多修士冷汗涔涔,也幸好是有白袍战将在这里守着,否则自己的下场就跟李七夜一样,瞬间成为了冰雕,再也回不来了。

    在此之前心里面有所动摇的修士强者此时都不由为之嘘了一口气,也觉得在此之前是误会了白袍战将了,现在看来,梦镇天只怕是一番好意。

    只有真正的强者,老一辈强者不由盯着被冰封的苏雍皇,因为这些老一辈强者看出了一些端倪,当苏雍皇与玄冰相抗衡的时候,雪谷的地下都会发生变化,每当苏雍皇的太阳精火疯狂爆发的时候,地下都会瞬间浮现符文,这符文只是一闪而逝,速度十分的快,不留意根本就看不清楚。

    就是在这符文一闪而逝的瞬间,冰封的力量瞬间加强,瞬间成倍飙升,也正是有着这样的力量支撑,使得玄冰与太阳精火不相上下,这使得苏雍皇的太阳精火与玄冰彼此间谁都奈何不了谁。

    看到这符文一闪而逝,见识广的老一辈强者都一下子明白,这雪谷中的冰封力量不是天然生成的,也就是说,这雪谷中的凶险并非是本身就具有的,而是有人在雪谷中动了手脚,这雪谷本来就是一个陷阱。

    看到这样的一幕,有老一辈强者在心里面暗暗地估算了一下,这一级别的冰封力量,只怕不一个神皇所能完成的,只怕是二三个这级别的神皇联手所布下的陷阱,就算这样的陷阱没有人来主持,它的威力也极大,就像梦镇天所说的那样,如果没有防备,可以瞬间把神王冰封杀死。

    所以有老一辈强者不由暗暗地看了站在谷口的梦镇天一眼,他们心里面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不过,没有人敢说出来而己,有一些人心里面不由觉得可惜,李七夜虽然强大,可惜,与梦镇天比起来,心计差得太远了。

    “可惜了,不听善言,我都说了,此谷极为凶险。”此时,梦镇天摇了摇头,十分惋惜的模样,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不少人为李七夜可惜的瞬间,突然玄冰崩碎,本是化作冰雕的李七夜瞬间击碎了所有玄冰,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根本就没有人看清楚李七夜是怎么样出手的,是如何击碎玄冰的。

    事实上,玄冰虽然厉害,但还无法杀死李七夜,在李七夜飞仙体和镇狱神体瞬间爆发的时候,一下子就击碎了玄冰。

    李七夜瞬间击碎了玄冰,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在短时间内,太阳精火都无法把所有玄冰融化掉,现在李七夜却是瞬间击碎了玄冰,这实力也太强大了吧。

    在李七夜击碎玄冰瞬间,让梦镇天脸色一变,在雪谷中他们是花了不少的心血,就是等待着李七夜跳入这样的一个陷阱,在梦镇天看来,雪谷玄冰就算是杀不死李七夜,但是,李七夜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击碎玄冰,李七夜的实力实在是出于他们的意料了。

    李七夜击碎了玄冰,他并没有出手去救苏雍皇,因为苏雍皇暂时没有危险,她完全能撑得住。

    李七夜击碎了玄冰,一步踏空而上,就在他一步踏空而上的时候,顿时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天空八方瞬间射出了一条条粗大无比的玄冰铁链,这一条条粗大的玄冰铁链乃是有极为强大的玄冰所化,它经历了加持,每一条玄冰铁链上有着一条条道纹,这密布的道纹捏成了一股股,与玄冰融为了一体。

    “铛”的一声响起,这玄冰铁链速度极快,瞬间锁住了李七夜的身体,把李七夜整个人锁困在空中。

    这玄冰铁链本来就是十分的紧硬,再加上与一股股的道纹融为一体,想撕断这样的玄冰铁链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玄冰铁链锁住李七夜瞬间,冰封力量爆发,欲再一次把李七夜冰封成冰雕。

    但是,李七夜身体震动了一下,冰屑纷纷坠落,冰封力量一时之间无法把李七夜冰封神冰雕。

    “梦镇天,这种小阴谋小手段太上不了台面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与暗黑古王子他们亲自来主持这个冰封大阵,还有点看头,单凭冰封大阵它自己,对于我来说,小菜一碟,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

    李七夜这样一说,雪谷之外的不少修士强者暗暗地看了梦镇天一眼,事实上,当看到一条条玄冰铁链与一股股的道纹融在一起的时候,再没见识的人都知道这不可能是天然的冰封,这是被强者炼化过的冰封。

    雪谷被人炼化过,大家不用多去想,都能想到是谁了,所以,不少人暗暗地看向梦镇天,只不过没有人敢说破而己。

    被李七夜一口道破,梦镇天并不生气,也不动怒,更没有脸红,他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李道友,这只怕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李道友也应该明白,轮回谷本身就是一个大势,眼前这雪谷的冰封,只不过是大势的一部分而己,这将非是我等动了手脚。”

    梦镇天这样一说,也有一些修士觉得有道理,或者,这雪谷中的冰封大阵本来就是有的,这并不见得是梦镇天他们动了手脚。

    “是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这么说来,是我错怪你了。”

    “好心当作驴肝肺!”此时白袍战将冷冷地说道:“我师尊念你是一个人物,所以才一片好心提醒你,没有想到你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小人也好,君子也罢。”李七夜随意地说道:“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趁我还有点闲情陪你们玩一玩。你师徒两个,是独自上呢,还是联手上?不管如何,我都奉陪。想出手,就快点出手吧,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李道友如此血口喷人,实在是让人不齿。”此时梦镇天不由脸色一冷,冷冷地说道:“我乃是一片好心……”

    “好了,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李七夜笑着说道:“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何必摆一副伪善的脸孔呢,天命之争,不需要善人,谁强大,谁就胜出。来吧,我如你的愿,就在这里你我击杀一场,看鹿死谁手。”

    “姓李的,你太自以为是了!”梦镇天没有说话,而白袍战将则是厉喝道:“我师尊把你当作一个人物,你却血口喷人,好,那我就替我师尊领教领教你的绝世之术。”说着一步踏入了雪谷。

    对于白袍战将欲战李七夜,梦镇天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也没有喝止。

    至于谷外的其他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都明白,天命之争要提前来临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