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吱——吱——吱——”的声音响起,李七夜带着苏雍皇一步一步地走入雪谷,当他们一步一步地踏在白雪上的时候,响起了一声声踩雪之声。

    行走在雪谷之中,李七夜神态自然,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对身边的苏雍皇说道:“你要有心理面准备了,这里的冰封能瞬间可以把你杀死,太阳体守护着吧。水火相克,这里的冰封就算再强大,也要不了你的命。”

    “这里的冰源真的那么利害?”苏雍皇都不由秀目一凝,此时她已经暗暗地提起了血气,体魄随时待发,随时都可以爆发。

    “是有冰源没错,不过没有那么利害。”李七夜随意地一笑,淡淡地说道:“只不过,被人动了手脚而己,让它的威力疯狂飙升而己。”

    “既然知道有危险,还要闯进来。”苏雍皇不由轻轻地白了李七夜一眼,当然,她并没有责怪李七夜的意思,在轻轻地白了一眼间,有着三分的娇媚,让人看得心里面痒痒的。

    “小凶而己,何足为道,你等着看热闹就行了。”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既然他想坑我一把,我也成全他,等着我取他的狗命吧。”

    苏雍皇只是笑了一下,笑容有着雍容,也有着三分的妩媚,让人看得怦然心动。不论什么时候,她对李七夜都是那么的有信心,李七夜说得到就做得到,这对于他来说,天下无难事!

    在李七夜和苏雍皇继续行走在雪谷之中的时候,谷外许多人都不由为之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紧紧地盯着李七夜和苏雍皇的每一步,看着李七夜和苏雍皇越走越进去,很多人都一颗心脏不由高高悬起来了。

    “滋——”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和苏雍皇走到雪谷深处的时候,突然爆发了冰封,这冰封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不可思议,瞬间把李七夜和苏雍皇给冰封了。

    因为这冰封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瞬间把李七夜和苏雍皇冰封成了冰雕。

    但是,苏雍皇在此之前就有了准备,在冰封瞬间太阳体以绝无伦比的威力爆发,太阳精火成倍飙升。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就在苏雍皇被冰封成冰雕的时候,随着她的太阳体瞬间爆发,以绝无伦比的速度融化着她身上的冰雪,太阳精火以强横的姿态向外扩张,欲把所有玄冰融化掉。

    但是,这冰封的力量极为强大,就如梦镇天所说的那样,能在瞬间把一位神王冰封杀死,如果苏雍皇没有准备的话,在这瞬间被冰封掉,只怕她也有可能一命呜呼。

    虽然苏雍皇的太阳体瞬间爆发,以绝无伦比的威力去融化冰封的玄冰,但是,玄冰威力也疯狂飙升,也在疯狂地冰封着苏雍皇,不让苏雍皇从冰雪中融化出来。

    这股冰封的力量极为绝大,至少是神皇级别的力量,所以,一时之间苏雍皇也无法把所有的冰雪融化,只能把自己身上的冰雪融化掉。

    一时之间,苏雍皇的太阳精火和玄冰相互僵峙着,苏雍皇一时之间无法把这种神皇级别的冰封融化掉,而冰雪也伤害不了苏雍皇丝毫。

    至于李七夜,则是在这瞬间被冰封成了冰雕,他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已经被冰封杀死一样。

    “果然有凶险,这冰封力量太可怕了吧。”看到这瞬间的冰封,把雪谷之外的所有修士都吓了一大跳,看到李七夜这样的强者都在瞬间被冰封成了冰雕,这让许多修士冷汗涔涔,也幸好是有白袍战将在这里守着,否则自己的下场就跟李七夜一样,瞬间成为了冰雕,再也回不来了。

    在此之前心里面有所动摇的修士强者此时都不由为之嘘了一口气,也觉得在此之前是误会了白袍战将了,现在看来,梦镇天只怕是一番好意。

    只有真正的强者,老一辈强者不由盯着被冰封的苏雍皇,因为这些老一辈强者看出了一些端倪,当苏雍皇与玄冰相抗衡的时候,雪谷的地下都会发生变化,每当苏雍皇的太阳精火疯狂爆发的时候,地下都会瞬间浮现符文,这符文只是一闪而逝,速度十分的快,不留意根本就看不清楚。

    就是在这符文一闪而逝的瞬间,冰封的力量瞬间加强,瞬间成倍飙升,也正是有着这样的力量支撑,使得玄冰与太阳精火不相上下,这使得苏雍皇的太阳精火与玄冰彼此间谁都奈何不了谁。

    看到这符文一闪而逝,见识广的老一辈强者都一下子明白,这雪谷中的冰封力量不是天然生成的,也就是说,这雪谷中的凶险并非是本身就具有的,而是有人在雪谷中动了手脚,这雪谷本来就是一个陷阱。

    看到这样的一幕,有老一辈强者在心里面暗暗地估算了一下,这一级别的冰封力量,只怕不一个神皇所能完成的,只怕是二三个这级别的神皇联手所布下的陷阱,就算这样的陷阱没有人来主持,它的威力也极大,就像梦镇天所说的那样,如果没有防备,可以瞬间把神王冰封杀死。

    所以有老一辈强者不由暗暗地看了站在谷口的梦镇天一眼,他们心里面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不过,没有人敢说出来而己,有一些人心里面不由觉得可惜,李七夜虽然强大,可惜,与梦镇天比起来,心计差得太远了。

    “可惜了,不听善言,我都说了,此谷极为凶险。”此时,梦镇天摇了摇头,十分惋惜的模样,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不少人为李七夜可惜的瞬间,突然玄冰崩碎,本是化作冰雕的李七夜瞬间击碎了所有玄冰,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根本就没有人看清楚李七夜是怎么样出手的,是如何击碎玄冰的。

    事实上,玄冰虽然厉害,但还无法杀死李七夜,在李七夜飞仙体和镇狱神体瞬间爆发的时候,一下子就击碎了玄冰。

    李七夜瞬间击碎了玄冰,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在短时间内,太阳精火都无法把所有玄冰融化掉,现在李七夜却是瞬间击碎了玄冰,这实力也太强大了吧。

    在李七夜击碎玄冰瞬间,让梦镇天脸色一变,在雪谷中他们是花了不少的心血,就是等待着李七夜跳入这样的一个陷阱,在梦镇天看来,雪谷玄冰就算是杀不死李七夜,但是,李七夜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击碎玄冰,李七夜的实力实在是出于他们的意料了。

    李七夜击碎了玄冰,他并没有出手去救苏雍皇,因为苏雍皇暂时没有危险,她完全能撑得住。

    李七夜击碎了玄冰,一步踏空而上,就在他一步踏空而上的时候,顿时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天空八方瞬间射出了一条条粗大无比的玄冰铁链,这一条条粗大的玄冰铁链乃是有极为强大的玄冰所化,它经历了加持,每一条玄冰铁链上有着一条条道纹,这密布的道纹捏成了一股股,与玄冰融为了一体。

    “铛”的一声响起,这玄冰铁链速度极快,瞬间锁住了李七夜的身体,把李七夜整个人锁困在空中。

    这玄冰铁链本来就是十分的紧硬,再加上与一股股的道纹融为一体,想撕断这样的玄冰铁链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玄冰铁链锁住李七夜瞬间,冰封力量爆发,欲再一次把李七夜冰封成冰雕。

    但是,李七夜身体震动了一下,冰屑纷纷坠落,冰封力量一时之间无法把李七夜冰封神冰雕。

    “梦镇天,这种小阴谋小手段太上不了台面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与暗黑古王子他们亲自来主持这个冰封大阵,还有点看头,单凭冰封大阵它自己,对于我来说,小菜一碟,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

    李七夜这样一说,雪谷之外的不少修士强者暗暗地看了梦镇天一眼,事实上,当看到一条条玄冰铁链与一股股的道纹融在一起的时候,再没见识的人都知道这不可能是天然的冰封,这是被强者炼化过的冰封。

    雪谷被人炼化过,大家不用多去想,都能想到是谁了,所以,不少人暗暗地看向梦镇天,只不过没有人敢说破而己。

    被李七夜一口道破,梦镇天并不生气,也不动怒,更没有脸红,他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李道友,这只怕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李道友也应该明白,轮回谷本身就是一个大势,眼前这雪谷的冰封,只不过是大势的一部分而己,这将非是我等动了手脚。”

    梦镇天这样一说,也有一些修士觉得有道理,或者,这雪谷中的冰封大阵本来就是有的,这并不见得是梦镇天他们动了手脚。

    “是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这么说来,是我错怪你了。”

    “好心当作驴肝肺!”此时白袍战将冷冷地说道:“我师尊念你是一个人物,所以才一片好心提醒你,没有想到你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小人也好,君子也罢。”李七夜随意地说道:“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趁我还有点闲情陪你们玩一玩。你师徒两个,是独自上呢,还是联手上?不管如何,我都奉陪。想出手,就快点出手吧,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李道友如此血口喷人,实在是让人不齿。”此时梦镇天不由脸色一冷,冷冷地说道:“我乃是一片好心……”

    “好了,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李七夜笑着说道:“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何必摆一副伪善的脸孔呢,天命之争,不需要善人,谁强大,谁就胜出。来吧,我如你的愿,就在这里你我击杀一场,看鹿死谁手。”

    “姓李的,你太自以为是了!”梦镇天没有说话,而白袍战将则是厉喝道:“我师尊把你当作一个人物,你却血口喷人,好,那我就替我师尊领教领教你的绝世之术。”说着一步踏入了雪谷。

    对于白袍战将欲战李七夜,梦镇天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也没有喝止。

    至于谷外的其他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都明白,天命之争要提前来临了。

第1482章梦镇天的激将    一时之间,一双双眼睛看着李七夜和白袍战将,白袍战将一枪在手,战意高昂,有着一战天下之势,而李七夜则是风轻云淡,随意自在,似乎面对任何强者任何敌人都是随手便能击败。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很多人都觉得,李七夜出手,敢能把白袍战将斩于马下,但是,很多人还是想亲眼看一看李七夜与白袍战将之间的一战,毕竟,白袍战将是梦镇天的首席弟子,实力虽然不如梦镇天,但是,相差也不是太远,若是李七夜斩了白袍战将,那就将是直接撼动了梦镇天。

    “李道友,误会了。”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时,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响起之时,天地鸣和,充满了大地的节奏,一字一句都是充满了大道的韵律。

    此时,一个青年踏步而来,日月流转,星辰拱护,他一步步走来之时,给人一种天地被踏在脚下一样,每一步都是重如泰山。

    “梦镇天——”看到青年一步步走来,有人不由惊呼一声,看到眼前这一步步走来的青年,不论在场的修士对于他是抱有着怎么样的想法,但是,此时都不由为之敬畏,都不由纷纷后退,与之拉开距离。

    梦镇天亲自驾临,这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心脏跳动了一下,一下子感觉心脏跳动快了一拍,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觉得风雨欲来。

    “误会?”看到梦镇天到来,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随意自在。在他如此随意自在的神态看来,似乎威慑天下的梦镇天在他面前也跟路人甲路人乙没有什么区别。

    单是凭着这一份的随意自在,就让在场的很多人为之佩服,面对梦镇天这样的人物,不管是谁,都会受其影响,若是与之为敌,必是神态凝重,就算不与之为敌,也是会有几分的敬畏。

    但是,李七夜却是十分的随意,根本就没有把梦镇天当作是强敌,在他面前梦镇天就如路人甲路人乙一样,如此的自信,足可让人佩服。

    梦镇天露出和熙的笑容,当笑容从他脸上露出来的时候,就像太阳洒在许多人的心上一样,让人觉得舒服,让人觉得信任,他笑着说道:“我让小徒守于此,那是为所有人的安危着想,以免同道中人在此赔上性命?”

    梦镇天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为之面面相觑,白袍战将守在这里不让人过去,现在梦镇天说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危着想,这样的话并不能让他们信服。

    只不过梦镇天威名在外,大家都不好去质疑他的话而己,也没有人敢站出来去质疑梦镇天的话。

    毕竟在现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与梦镇天过不去,那是十分不明智之举,再说了,当今世上有资格与梦镇天为敌的人,也就是那么寥寥几个人而己,在场的人都自认为不是梦镇天的对手,又谁敢去质疑梦镇天的话呢。

    一时之间,在场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在场的许多人看来,敢去质疑梦镇天话的人也唯有眼前的凶人了,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都希望李七夜去质疑梦镇天的话。

    “这么说来,是我把好心当作驴肝肺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梦镇天缓缓一笑,笑容十分有感染力,当他露出和熙的笑容之时让人都觉得他的话是十分有说服力,让人为之信任,他笑着说道:“这也只是一个误会而己,李道友也多虑了。”

    此时梦镇天说起话来是那么的平易近人,似乎他与李七夜是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看到此时梦镇天的姿态,任谁都难于想象在前不久他还李七夜翻了脸呢,两个人是誓不两立的。

    现在梦镇天有说有笑的,这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敌人,更像是朋友,梦镇天如此友好的姿态,这真有点让人难于相信他和李七夜是一对生死仇敌。

    在万族大会之上,梦镇天大怒之下是直呼李七夜,现在却是有说有笑,满脸友善,直呼李道友。

    “这么说来,你让你徒弟守在这里,定是有你的道理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

    梦镇天认真地说道:“我让小徒守于此,的确是为了大家的安危着想,以免大家踏入这片危险之地,以丧失性命。大家都是跟着我们来到了轮回谷的,一路走来,也算是平安无事,若是跟随到这里让大家丢失了性命,我是心里面过意不去。”

    梦镇天说得如此真诚,这让在场的许多修士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一时之间都难于断定是真是假。

    此时的梦镇天如此的诚意拳拳,真的让人有些难于去怀疑他,甚至有人心里面是不由动摇了一下,有人在心里面不由为之自忖,难道说,梦镇天让白袍战将守在这里,真的是为了大家好,不让大家去涉险?

    当然,也有一些老油条并不相信梦镇天的话,他们也不敢当面拆穿,只是在心里面冷冷笑了一下。

    “这么说来,我倒想听一听这里面有怎么样的凶险。”李七夜也没有反对,只是很随意地笑着说道。

    梦镇天说道:“这个雪谷乃是一个冰源,而且冰源十分不稳定,一不小心就会瞬间被冰封,威力之大,让人难于想象,若是一时之间没有防备,说不定连神王都会被瞬间冰封所杀,瞬间丧失性命。”

    梦镇天这样一说,而且他神态严竣,这让在场的许多修士心里面不由跳动了一下,难道这个雪谷真的是如此的危险,而且,看梦镇天的模样,并不像是骗人。

    “原来是这样呀。”李七夜笑着说道:“区区冰源而己,何足为道,让走吧,我正要急着进去把长生仙药拿到手,拿了长生仙药之后,也正好回家舒舒服服睡上一觉。”

    梦镇天忙是说道:“李道友,这可要三思,此处的确是凶险无比,一不小心,则会是丧命于此,李道友不妨静待此时日,待冰源消散而去之后再入谷也不迟。”

    梦镇天说得十分有诚意,完全是一副为李七夜着想的模样,他如此一番模样,实在让以难于相信他与李七夜乃是生死仇敌。

    按道理来说,李七夜乃是梦镇天的敌仇,也是争夺天命的强敌,不论是从哪一方面来看,若是李七夜遇险,那是对梦镇天百利而无一弊。现在梦镇天却劝李七夜不要去冒险,不论是从哪一方面来看,都像是一片善心。

    所以,梦镇天如此诚意拳拳,这让在场的一些修士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难道真的说梦镇天此举是为了大家好。

    “看来此谷真的是凶险。”有经历过无数风浪的老一辈此时在心里面也不由喃喃地说道,同时,这样的老一辈修士强者在心里面也看出了一些玄机。

    在老一辈看来,这是一种手段,比激将法更高明的手段,像李七夜这种与梦镇天为敌的人,梦镇天越是如此说,他就会越要去冒险,越要进去闯一闯。

    “如此好意,那我就谢过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小小凶险,何足为道,让路吧。”

    “中计了。”看到李七夜如此说,在场的一些老一辈修士强者在心里面不由暗暗地说道:“姜还是老的辣,凶人虽然是强大,但是论心计,还是不如梦镇天。”

    “这——”梦镇天犹豫了一下,只好说道:“李道友执意要进去,那我也没办法,不过,李道友,以安全为上策,若是过于凶险,李道友速速退出,我为李道友接应。”

    此时梦镇天说得十分真诚,他此时的姿态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李七夜的生死仇敌,更像是有着生死之交的好友。

    “免了,小小凶险,何足为道。”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

    至于一直跟在李七夜身边的苏雍皇,她只是笑了笑而己,以她对于李七夜的了解而言,别人越是认为自己胜券在握,越是认为自己是掌握了大局,而李七夜则是越喜欢跳入他的算计之中,一脚踏踩敌人的算计,他就是喜欢看到敌人绝望的神态。

    “既是如此,那我也不敢勉强李道友。”梦镇天只好无奈地说道。

    此时,梦镇天和白袍战将让出一条路来,让李七夜进去。

    看到梦镇天如此的诚意,让在场的一些修士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难道真的说梦镇天是一番好意?

    一些老一辈强者不由暗暗地摇了摇头,李七夜虽然了得,最终还是中了梦镇天的激将法,论手段,比起梦镇天来,李七夜还是嫩了一点。

    不论在场的修士强者是如何的想法,他们都不由屏着呼吸看着雪谷,大家都想看一看雪谷是不是真的如梦镇天所说的那么凶险,大家都想亲眼看一看李七夜能不能走过雪谷,能不能挡得住梦镇天所说的凶险。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修士都屏住了呼吸,看着李七夜一步一步地往雪谷走去,大家都等待着凶险降临。

    春运开始了,祝回乡的游子一路顺风,平平安安回家过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