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一双双眼睛看着李七夜和白袍战将,白袍战将一枪在手,战意高昂,有着一战天下之势,而李七夜则是风轻云淡,随意自在,似乎面对任何强者任何敌人都是随手便能击败。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很多人都觉得,李七夜出手,敢能把白袍战将斩于马下,但是,很多人还是想亲眼看一看李七夜与白袍战将之间的一战,毕竟,白袍战将是梦镇天的首席弟子,实力虽然不如梦镇天,但是,相差也不是太远,若是李七夜斩了白袍战将,那就将是直接撼动了梦镇天。

    “李道友,误会了。”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时,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响起之时,天地鸣和,充满了大地的节奏,一字一句都是充满了大道的韵律。

    此时,一个青年踏步而来,日月流转,星辰拱护,他一步步走来之时,给人一种天地被踏在脚下一样,每一步都是重如泰山。

    “梦镇天——”看到青年一步步走来,有人不由惊呼一声,看到眼前这一步步走来的青年,不论在场的修士对于他是抱有着怎么样的想法,但是,此时都不由为之敬畏,都不由纷纷后退,与之拉开距离。

    梦镇天亲自驾临,这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心脏跳动了一下,一下子感觉心脏跳动快了一拍,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觉得风雨欲来。

    “误会?”看到梦镇天到来,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随意自在。在他如此随意自在的神态看来,似乎威慑天下的梦镇天在他面前也跟路人甲路人乙没有什么区别。

    单是凭着这一份的随意自在,就让在场的很多人为之佩服,面对梦镇天这样的人物,不管是谁,都会受其影响,若是与之为敌,必是神态凝重,就算不与之为敌,也是会有几分的敬畏。

    但是,李七夜却是十分的随意,根本就没有把梦镇天当作是强敌,在他面前梦镇天就如路人甲路人乙一样,如此的自信,足可让人佩服。

    梦镇天露出和熙的笑容,当笑容从他脸上露出来的时候,就像太阳洒在许多人的心上一样,让人觉得舒服,让人觉得信任,他笑着说道:“我让小徒守于此,那是为所有人的安危着想,以免同道中人在此赔上性命?”

    梦镇天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为之面面相觑,白袍战将守在这里不让人过去,现在梦镇天说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危着想,这样的话并不能让他们信服。

    只不过梦镇天威名在外,大家都不好去质疑他的话而己,也没有人敢站出来去质疑梦镇天的话。

    毕竟在现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与梦镇天过不去,那是十分不明智之举,再说了,当今世上有资格与梦镇天为敌的人,也就是那么寥寥几个人而己,在场的人都自认为不是梦镇天的对手,又谁敢去质疑梦镇天的话呢。

    一时之间,在场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在场的许多人看来,敢去质疑梦镇天话的人也唯有眼前的凶人了,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都希望李七夜去质疑梦镇天的话。

    “这么说来,是我把好心当作驴肝肺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梦镇天缓缓一笑,笑容十分有感染力,当他露出和熙的笑容之时让人都觉得他的话是十分有说服力,让人为之信任,他笑着说道:“这也只是一个误会而己,李道友也多虑了。”

    此时梦镇天说起话来是那么的平易近人,似乎他与李七夜是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看到此时梦镇天的姿态,任谁都难于想象在前不久他还李七夜翻了脸呢,两个人是誓不两立的。

    现在梦镇天有说有笑的,这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敌人,更像是朋友,梦镇天如此友好的姿态,这真有点让人难于相信他和李七夜是一对生死仇敌。

    在万族大会之上,梦镇天大怒之下是直呼李七夜,现在却是有说有笑,满脸友善,直呼李道友。

    “这么说来,你让你徒弟守在这里,定是有你的道理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

    梦镇天认真地说道:“我让小徒守于此,的确是为了大家的安危着想,以免大家踏入这片危险之地,以丧失性命。大家都是跟着我们来到了轮回谷的,一路走来,也算是平安无事,若是跟随到这里让大家丢失了性命,我是心里面过意不去。”

    梦镇天说得如此真诚,这让在场的许多修士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一时之间都难于断定是真是假。

    此时的梦镇天如此的诚意拳拳,真的让人有些难于去怀疑他,甚至有人心里面是不由动摇了一下,有人在心里面不由为之自忖,难道说,梦镇天让白袍战将守在这里,真的是为了大家好,不让大家去涉险?

    当然,也有一些老油条并不相信梦镇天的话,他们也不敢当面拆穿,只是在心里面冷冷笑了一下。

    “这么说来,我倒想听一听这里面有怎么样的凶险。”李七夜也没有反对,只是很随意地笑着说道。

    梦镇天说道:“这个雪谷乃是一个冰源,而且冰源十分不稳定,一不小心就会瞬间被冰封,威力之大,让人难于想象,若是一时之间没有防备,说不定连神王都会被瞬间冰封所杀,瞬间丧失性命。”

    梦镇天这样一说,而且他神态严竣,这让在场的许多修士心里面不由跳动了一下,难道这个雪谷真的是如此的危险,而且,看梦镇天的模样,并不像是骗人。

    “原来是这样呀。”李七夜笑着说道:“区区冰源而己,何足为道,让走吧,我正要急着进去把长生仙药拿到手,拿了长生仙药之后,也正好回家舒舒服服睡上一觉。”

    梦镇天忙是说道:“李道友,这可要三思,此处的确是凶险无比,一不小心,则会是丧命于此,李道友不妨静待此时日,待冰源消散而去之后再入谷也不迟。”

    梦镇天说得十分有诚意,完全是一副为李七夜着想的模样,他如此一番模样,实在让以难于相信他与李七夜乃是生死仇敌。

    按道理来说,李七夜乃是梦镇天的敌仇,也是争夺天命的强敌,不论是从哪一方面来看,若是李七夜遇险,那是对梦镇天百利而无一弊。现在梦镇天却劝李七夜不要去冒险,不论是从哪一方面来看,都像是一片善心。

    所以,梦镇天如此诚意拳拳,这让在场的一些修士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难道真的说梦镇天此举是为了大家好。

    “看来此谷真的是凶险。”有经历过无数风浪的老一辈此时在心里面也不由喃喃地说道,同时,这样的老一辈修士强者在心里面也看出了一些玄机。

    在老一辈看来,这是一种手段,比激将法更高明的手段,像李七夜这种与梦镇天为敌的人,梦镇天越是如此说,他就会越要去冒险,越要进去闯一闯。

    “如此好意,那我就谢过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小小凶险,何足为道,让路吧。”

    “中计了。”看到李七夜如此说,在场的一些老一辈修士强者在心里面不由暗暗地说道:“姜还是老的辣,凶人虽然是强大,但是论心计,还是不如梦镇天。”

    “这——”梦镇天犹豫了一下,只好说道:“李道友执意要进去,那我也没办法,不过,李道友,以安全为上策,若是过于凶险,李道友速速退出,我为李道友接应。”

    此时梦镇天说得十分真诚,他此时的姿态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李七夜的生死仇敌,更像是有着生死之交的好友。

    “免了,小小凶险,何足为道。”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

    至于一直跟在李七夜身边的苏雍皇,她只是笑了笑而己,以她对于李七夜的了解而言,别人越是认为自己胜券在握,越是认为自己是掌握了大局,而李七夜则是越喜欢跳入他的算计之中,一脚踏踩敌人的算计,他就是喜欢看到敌人绝望的神态。

    “既是如此,那我也不敢勉强李道友。”梦镇天只好无奈地说道。

    此时,梦镇天和白袍战将让出一条路来,让李七夜进去。

    看到梦镇天如此的诚意,让在场的一些修士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难道真的说梦镇天是一番好意?

    一些老一辈强者不由暗暗地摇了摇头,李七夜虽然了得,最终还是中了梦镇天的激将法,论手段,比起梦镇天来,李七夜还是嫩了一点。

    不论在场的修士强者是如何的想法,他们都不由屏着呼吸看着雪谷,大家都想看一看雪谷是不是真的如梦镇天所说的那么凶险,大家都想亲眼看一看李七夜能不能走过雪谷,能不能挡得住梦镇天所说的凶险。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修士都屏住了呼吸,看着李七夜一步一步地往雪谷走去,大家都等待着凶险降临。

    春运开始了,祝回乡的游子一路顺风,平平安安回家过年。

第1481章白袍战将    挡在雪谷入口处的是一个中年汉子,这个中年汉子乃是一身白袍,他坐于雪谷入口。

    这个中年汉子身上没有散发出惊天动地的气息,他身上的一身白袍十分的简洁,就是这样简洁的白袍穿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似乎,穿在他身上的不是白袍,而是战衣。

    此时,不是白袍衬托了他的气质,而是他的气质渲染了白袍,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个身穿战衣的战将!

    这个身穿白袍的中年汉子坐于入口,他膝间横着一把长枪,就是这样的一把长枪一横,就像是一条山脉亘横于雪谷入口一样,让谁都不敢跨越半步。

    这个白袍中年汉子,那可是威名赫赫之辈,他是梦镇天的徒弟,也是梦镇天的首徒,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追随着梦镇天了,跟随着梦镇天经历了无数风雨,也是见证了梦镇天一生的荣耀!所以,他十分受梦镇天的器重,他统领着梦镇天的军团,出任镇天军团的军团长!

    中年汉子人称白袍战将,他不止是因为自小就跟随着梦镇天从而受梦镇天的器重,事实上,他的天赋极高,在梦镇天威慑天下之时,他也跟随着名扬天下了。

    有传言说,现在的白袍战将已经是一位极道神皇了,这已经是一般神皇的巅峰了,到了这一境界,想再进一步,那就必须打破大道的枷锁,走到这个境界的话,那就将成为横世神皇。

    一旦成为横世神皇,那就是意味着跨越了神皇这一道坎,虽然同样为神皇,但是,事实上极道神皇和横世神皇有着很大的差距。

    而且,一旦成为极道神皇,那就将意味着有机会追赶仙帝的脚步!

    在天灵界,曾经有人说过,若是白袍战将走苍天道的话,说不定未来他有一天能追赶上他师父梦镇天,甚至有机会有一天与他师父梦镇天争夺天命。

    不过,有传言说白袍战将对他师父梦镇天是忠心耿耿,他师父未成为仙帝,他就走大世道,他是他师父梦镇天身后最强大有力的支援,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梦镇天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会及时出现!

    一直以来,白袍战将坐镇神梦天,不论是梦镇天在世间的时候,还是尘封错代的时候,他一直以来都是神梦天的中流砥柱,而且,在平日里白袍战将很少离开过神梦天,但是,这一次他却出现在了这里,这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今天白袍战将坐在雪谷入口,不允许任何人进去,虽然所有人都想跟着进去,想跳跃到下一个大域,但是,白袍战将挡在这里,任何人都无可奈何。

    不论是谁,想硬闯的话,那都必须掂量掂量一下自己,早就有人传言说白袍战将是一位极道神皇,试想一下,与一位极道神皇为敌,不论是谁,那都必须掂量掂量一下自己是不是够资格。

    更何况,白袍战将可不是代表着他自己一个人,现在他独自挡在了这里,那就将意味着,他是得到了梦镇天的许可,甚至可以说这是梦镇天的命令。

    这就意味着,白袍战将身后有着梦镇天、暗黑古王子、海螺帝王这样的至尊强者,谁人敢与这样的庞然大物为敌?

    正是因为白袍战争挡在了这雪谷入口,这让所有人都猜得到,跳跃过了这一个大域,只怕就是轮回谷的尽头了,那将能抵达长生仙药生长之处。

    大家都明白能抵达长生仙药这将是意味着什么,这是无价之宝,不论是谁都会垂涎三尺,对于无数修士强者来说,就算是得不到长生仙药,那怕是得到一片长生仙药的叶子或者是一抷长生仙药所生长的泥土,这都说不定是终生受益。

    现在白袍战将挡住了入口,这就意味着梦镇天他们想独吞长生仙药,不想让任何人染指,虽然大家对于梦镇天他们这样的做法不满意,但是,也无可奈何。

    不过,现在李七夜的到来,顿时让被挡在入口处的修士强者都一下子看到了希望,都觉得机会来了。

    所有人都知道,第一凶人与梦镇天是死对头,白袍战将敢挡入住口,第一凶人肯定是不会干的,以第一凶人的嚣张与凶猛,他绝对会斩了白袍战将,一口气杀了进去。

    所以,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让出一条来路,让李七夜过去,所有停留在这里的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跃跃欲试,大家都等着第一凶人斩了白袍战将之后,好跟着冲进去。

    对于在场的修士强者来说,就算他们不能得到长生仙药,但是,至少也渴望能看上一眼,这一辈子若是能看上一眼长生仙药,那也足够成为谈资了。

    “第一凶人一出手,谁人能挡。”看着李七夜走了上来,有人不由低声地说道,甚至是有几分兴奋,连魅灵都不例外。

    若是在以前,天灵界又有谁愿意去看好一个人族呢,更别说是与已经是极道神皇的白袍战将为敌了。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虽然李七夜是一个人族,但是,现在他的凶焰之盛,可谓是无可匹敌,一时之间,让天灵界有着不少修士看好李七夜这个人族,而且这里面有着不少是魅灵一族的修士。

    甚至连一直仇视李七夜的海妖,到了现在,都有一些海妖开始转变了态度,开始看好李七夜,成为李七夜的拥趸,认为李七夜会有机会成为仙帝。

    这也不怪天灵界的修士态度在改变,连摘月仙子、真武神女都看好李七夜,这又怎么不让很多修士开始看好李七夜,甚至认为他绝对是能打败梦镇天的。

    这就是修士界的残酷,只要你强大到了可以镇压九天十地,就算在以前有多少人唾骂你,但是,当你站在巅峰之上的时候,将会有很多人崇拜你,甚至这些人有可能曾经是唾骂过你的人!

    此时,一双双睛眼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大家都渴望着李七夜与白袍战将大战一场,都等着李七夜把白袍战将斩下马的那一刻。

    李七夜走上前去,看了一眼挡在雪谷入口的白袍战将一眼,淡淡地说道:“好狗不挡路,让开吧。”

    “霸气——”李七夜这样一说,立即有修士暗暗地赞了一口。现在不一样了,换作以前,绝对有人暗骂李七夜狂妄无敌,现在不论李七夜如何做,在不少修士强者看来都是理所当然的了,都是霸气十足的了。

    李七夜这话一出,白袍战将双目瞬间是光芒一聚,十分的夺目,宛如是夜空中的晨星一样。

    白袍战将也没有发怒,他只是冷冷地说道:“我有令在身,任何人都不得跨越这里半步,否则,后果自负!”

    说出这样的话来,白袍战将也是自信十足,姿态高冷,不过,作为极道神皇的他,绝对有着资格去高冷,一尊极道神皇,不论是放在哪一个时代,不论是在什么地方,都是一尊让人敬畏的存在。

    举世之间,能打败极道神皇的存在并不多,也就是那么寥寥无几的几个人而己。

    “我没有那个闲情跟你闲扯。”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要么现在给我滚到一边去,要么我把你的头颅挂在谷口上。”

    “不愧是未来仙帝。”李七夜如此的嚣张霸道,有人不由暗暗地竖起了大拇指。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让白袍战将脸色大变,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李七夜,你大名我已经久闻,也好,今日我就领教领教你的高招,看是否名副其实!”

    白袍战将一站起来,他笔直的身体就像是标杆一样,腰板挺得笔直,整个人强劲有力,宛如是一张满弦待发的长弓。

    就在这刹那之间,白袍战将乃是长枪在手,当他长枪在手这一瞬间,他整个人宛如是变了一样,瞬间是战意激昂,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身上的战意就像是一股旋风一样在他的周身旋转,似乎他的战意可以撕碎眼前的一切。

    那怕是此时此刻,白袍战将依然是没有冲天的血气,也没有耀眼璀璨的神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有战意,一股勇往直前的战意,一股无所畏惧的战意,一股一战到底的战意!

    当白袍战将身上散发出了这一股战意之时,在场的修士强者都纷纷后退,因为白袍战将的战意让所有人都感到发怵,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有意思,比起你师父来更有意思。”看了一眼全身战意高昂的白袍战将,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也罢,既然你自寻死路,那我就成全你!”

    白袍战将手中的长枪缓缓地抬了起来,直指李七夜,冷声地说道:“出手吧,若是你打败了我,便可以从我尸体踏过去,否则,休想跨越这里半步!”

    “有志气,有魄力。”李七夜笑了起来,抚掌笑着说道:“我倒要看一下你比起你师父来能强几分,可别太让我失望了。”

    见到双方剑张弩拔,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屏着呼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