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黄沙满天,李七夜带着苏雍皇继续前行,他走得不是很快,每走一段路程都要对大地进行了一次勘探。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呢?”苏雍皇见每走一段路程李七夜都要进行一次勘探,就不由问道。

    “下一个域。”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这并不是只有一个地方,在这大势之中有着一个又一个广袤的领域,而且,在一个又一个广袤的领域,只不过是这个大势的一小部分而己。”

    “如此一个又一个广袤的领域还只是大势的一个小部分?那一个大势岂不是跟天灵界那么大。”苏雍皇听到这样的话,不由为之吃惊地说道。

    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只是说承载这一个又一个广袤领域只是大势的一小部分力量,整个大势拥有着让人难于想象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连仙帝都不容易攻下来的原因。”

    在这黄沙满天大沙漠之中,李七夜他们走了甚久,终于抵达了一个沙丘,站在这沙丘之上,李七夜张望了一下,笑着说道:“就是这里了,准备好了,我们要跳跃了。”

    苏雍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跟着李七夜站在同一个位置之上。

    “走”就在苏雍皇准备好了之后,李七夜拉着苏雍皇跳跃而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和苏雍皇两个人原地消失了。

    此时,李七夜和苏雍皇的眼前景色一变,就在这刹那之间,他们都处身于轮回谷中。苏雍皇张目一望,处处皆是水泽的轮回谷就在眼前,他们离谷中的那株老树也是不远了。

    “第一凶人也找到地方了。”轮回谷的入口处,有着不少的修士观望,一见到李七夜和苏雍皇同时出现在谷内,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虽然说,李七夜和苏雍皇都站在谷中。看起来轮回谷入口和他们所站的位置并不是十分的远,但事实上两者之间是跨越了一个大域。

    在下一刻李七夜和苏雍皇两个人都同时从谷中消失了,此时,苏雍皇和李七夜眼前的景象一变。不再是满天的黄沙。

    此时,他们处身于一个广袤的大地之上,在这里山河壮丽,山峦起伏,古木参天。

    当李七夜带着苏雍皇在这片广袤的大地继续行走的时候。竟然也遇到了不少修士强者,这些修士强者到处寻找灵药丹草。

    虽然说这一片山河乃是十分的壮丽,但却是残缺不全,行走在这山河之中,时不时能看到崩断的山脉,时不时能看到被撕裂的江河,虽然时间遥远,不论是崩断还是撕裂,都已经快要认不出痕迹来,但仔细观望。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来的。

    看到这崩断的山脉,撕裂的江河,苏雍皇看着都不由为之吃惊,说道:“这究竟是后世进来的仙帝、海神所崩断的山河,还是更古老时期发生过的战争?”

    “这只是一个古老世界的一角而己。”李七夜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如此说道。

    而进入这个广袤天地的修士强者也是十分好奇,他们是跟着暗黑古王子、梦镇天他们进入这个天地的,后来他们发现在这片广袤的天地中有着不少的灵药丹草,他们就留下来寻找灵药丹草。

    李七夜他们继续前行,最终。他们来到了一个深谷,在李七夜带着跃身一跳之下,他们又再一次进入了轮回谷,接着又消失了。进入了下一个领域。

    李七夜和苏雍皇他们两个人眼前的景象再一次变,这一次他们进入了一个冰雪的世界,放眼望去,处处是冰雪,大地被冰雪所覆盖,天空下着鹅毛大雪。在这里的所有一切都被冰雪所封盖,不论是擎天的山峰,又或者是宽阔的江河,都全部被冰封。

    天空上的鹅毛大雪似乎是下个不停,似乎这鹅毛大雪从古老的年代就一直在下,一直下到今天,都依然在下着。

    随着行走在这冰雪世界之中,苏雍皇发现这里竟然有古老的神殿,有悬浮的天阁,更是有如同一个巨大宗门祖地的建筑群。

    在这里,有着许多的建筑,楼阁殿堂,桥梁古墙,这些斑驳古老的建筑都被冰封在了冰雪之中。

    “这,这是什么样的地方?”看到如此多的楼阁殿堂被冰封在冰雪之下,似乎在古老的时代这里曾经有人居住过,但是,似乎后来这些楼阁殿堂全部被遗弃了,似乎连整个冰雪的世界都被遗弃一样。

    “就像是你想象的那样,这是一个被遗弃的世界,或者更可以说是一个逃亡之后的世界。”李七夜笑了一下,看着天空上一直下个不停的鹅毛大雪,说道:“这可不是贼老天在下雪。”

    这话让苏雍皇心里面剧震,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她心里面有了一个可怕无比的猜想,她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地说道:“难道,难道说,这是人为的?”

    “差不多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在毁天灭地之时,终极的一击,破斧沉釜,冰封了世界,虽然驱逐崩溃了敌人,也是搭上了自己的世界。”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苏雍皇不由通体彻寒,一个世界被冰封了,千百万年之后,天空依然是下着鹅毛大雪,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如果说,这是毁天灭地之时的终极一击,这是多么恐怖的一击。遥想当年,这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在出手,而他们又面对着如何恐怖的敌人。

    “这是没有什么好吃惊的。”在苏雍皇发呆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或者有那么一天,天灵界也有可能会面对着这样的命运。”

    “天灵界也有可能面对这样的命运?”听到这样的话,苏雍皇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骇。

    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会有那么一天的,大灾难来临这一天,就看天灵界能不能熬得住了,如果是能熬过了这一个大灾难,天灵界就将会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苏雍皇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她是久久难于回过神来,这是可以想象当这样的一个大灾难来临之时会是怎么样恐怖的景象,或者在那一刻用世界末日来形容也是差不了多少吧。

    在这个冰雪世界之中,苏雍皇看到有不少的修士强者,这些修士强者都在凿开冰雪之中的神宫大殿,想寻找一下里面有没有惊世宝物。

    毫无疑问,这些修士强者都是跟在暗黑古王子、梦镇天他们屁股后面进来的,只不过,他们看到这个地方有这么多的神宫大殿被冰雪所封,所以他们停留在了这里,想发一笔横财。

    “梦镇天他们是找对了道路呀。”看到如此多的修士强者跟着进来,苏雍皇也不由说了一句话。

    “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古灵渊是地头蛇,他们对神树岭是很了解,对于这个问题,他们也没少研究。”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带着苏雍皇连跳跃了好几个大域,而且这几个大域形形色色,怎么样的都有,有的大域是遍地赤焰,似乎整个世界都燃烧着一样;有的大域乃是崩分离析,似乎这样的一个大域经历了十分可怕的战争,整个大域都被打碎;有的大域乃是处处荒芜,似乎所有的生灵都逃离了这个大域,任何生命都难于在这样的一个大域生存一样……

    跳跃了一个又一个大域,虽然这些大域也有一些凶险,但是,还不算是天无绝人之路,而且,有许多修士强者跟着进来,留在这样的一个个大域探险寻宝呢。

    “不是说大势极为凶险吗?”跳跃了这样的个个大域之后,苏雍皇不由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现在时间不一样了,轮回九叶草要成熟了,大势收敛,此时的大势更多是在保护着轮回九叶草,让轮回九叶草能真正的成熟,所以,在这些大域之中,没有太多的凶险这是不足不奇的。”

    苏雍皇跟随着李七夜跳跃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域,但是,走到最后一个大域的时候,被人挡住了去路。

    这个大域的跳跃点是在一个雪谷之中,这个雪谷乃是处处冰雪,整个雪谷看起来像是一个又深又长的狭谷,似乎穿过这里,就能穿过这个世界一样。

    不过,这个雪谷的入口却被人挡住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入雪谷。

    当李七夜和苏雍皇来到之时,这个入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修士强者,这些修士强者都是想穿过这个雪谷的,可惜,挡在前面的人不让他们进去,这让被挡在谷外的修士是敢怒不敢言。

    “第一凶人来了。”看到李七夜和苏雍皇的到来,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

    看到了李七夜,不少人双眼一亮,就是平日里看李七夜不顺眼的人,此时看到李七夜的时候,都觉得李七夜特别的顺眼。

    “第一凶人来了,只怕没有人敢挡他的路吧。”看到李七夜,有人不由暗喜。

    一时之间,在场的其他修士都纷纷让出一条路了,让李七夜走在最前面。

    这些修士强者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是要让李七夜在前面开路。(~^~)

第1479章入轮回谷    李七夜和苏雍皇站在入口处,看着眼前的轮回谷。

    轮回谷十分的秀气,只见这里乃是树木翠绿、草长藤蔓,而且整个轮回谷都弥漫着久久不会为之消散的灵气。

    这样的一个地方,不论怎么样看都是一个修心养性的好地方,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只怕都愿意隐居于这样的一个地方修练。

    在轮回谷中乃是水洼众多,一条条小溪交错,这样盘根错节的小溪竟然是独自成为了一条水脉,而且,这样一条条盘根错节的小溪竟然是溪水互不干涉,静静地流淌着。

    就是这样一条条水溪交错的山谷之中好像是把这样的一个地方化作了水泽国度一样,在这里有着不少坑坑洼洼的浅池水洼。

    就在这样的一个山谷中,山谷中央生长着一株老树,这株老树乃是盘根错节,十分的苍老,这株老树虽然不是十分的高大,但是,却生长的十分茂盛,树叶乃是婆婆娑娑,从它那又老又粗的树皮就可以看得出来,它已经是生长了漫长无比的岁月了。

    就这样的一株老树生长在这山谷之中,显得特别的引人注目,似乎是它吸收了整个轮回谷的灵气一样,似乎轮回谷用无数的灵气才蕴养出了这样的一株老树一样。

    看到这株老树的时候,苏雍皇都一下子被它吸引住了目光,看着这株老树,不由说道:“这就是轮回九叶草吗?”

    “不,那不是轮回九叶草,虽然这株老树也是十分了不得,但是,比起轮回九叶草来那就相差得太远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生长在老树之下的那株小草,那才是轮回九叶草,它是附生在这老树之上。”说着,李七夜指给苏雍皇看。

    苏雍皇顺着李七夜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老树盘根错节的老根之上生长着一株有一尺有余的绿草。这株绿草身上生长着九片叶子,这九片叶子乃是圆叶,看起来像是一个个小圆轮,叶子边沿有着细细的齿边。正是因为有着这细细的齿边,让这九片叶子看起来好像是会转动一样。

    虽然说这株绿草也是散着淡淡的光芒,而且九片叶子也是偶尔间会闪动着光芒,这一掠而过的光芒像是宝石的光芒一样。

    但是,更多时候。很多人都会被谷中的老树所吸引,因为谷中生长着的这株老树太过于灵气逼人了,而且它身上的岁月痕迹也让很多人一看就知道它是寿轮极大极大,这样的一株老树,就算不识货的人都知道是一株神树。

    所以,就算老树的树根上所长生的这株绿草看起来也不平凡,但,只怕在很多人眼中都比不过这株老树!

    苏雍皇也是如此,她第一眼看的时候,也一样是被这株老树所吸引。这株老树不止是经历了岁月沧桑,而且它拥有着充沛无比的灵气,就算她不是药师,也一样能明白,如果能把这样的老树移植到自己的宗门之内,这必会是让门下弟子受益不浅。

    正是因为第一眼被老树吸引住,这让苏雍皇都没有注意到生长在老树根上的轮回九叶草。

    “怎么能看得出轮回九叶草已经成熟了呢?”被李七夜提醒之后,苏雍皇也不由仔细地看轮回九叶草,当仔细观看这轮回九叶草的时候,看得越久。就越觉得它不平凡,特别是它叶子时不时闪动的光芒,就好像是宝石之光一样,这样的宝石之光似乎是来自于一个个星辰。这样的光芒是带着生命力的。

    “仔细看它的根,你看它的根须是不是有脱离的趋势了。”李七夜点醒苏雍皇说道。

    得到了李七夜的指点,苏雍皇仔细观看轮回九叶草的根须,轮回九叶草的根须虽然是细小,但是,它也与老树的老根一样。漫长的岁月留下了痕迹,这样细小的根须一看之时没有觉得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当仔细看的时候,就会发现,轮回九叶草的根须竟然像是真龙之爪一样,正是这样如同真龙之爪的根须,它牢牢地抓在了古树的老根之上,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让它生长在老根之上。

    不过,此时经过李七夜指点之后,苏雍皇这也觉得这像真龙之爪牢牢地抓在老根之上的根须真的是有脱落之势,这就好像是龙爪抓着树根快要抓不住一样。

    “你别看它只是生长在老根之上,事实上,它的根须是扎根于整个大地之下,当它将要成熟之时,它的根须就会收缩,整个过程就像是漫长的岁月最后是汇聚成一点时光一样。当它真正成熟之时,它就会从老树上脱落……”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想带走它,没有那么容易,把它连根拔起,那是差不多把整个神树岭掀翻,只有等它成熟之后,才能把它带走,不然,就算你有这个本事,带走的那也只不过是一株枯草而己。”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话刚落下的时候,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站在一个水洼之中,他站在那里乃是黑暗的光芒萦绕,但是,紧接着,“嗡”的一声,他又消失了。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就是古灵渊的暗黑古王子,他突然出现在谷中,又突然消失,苏雍皇都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是暗黑古王子,这是他第五次出现了。”看到暗黑古王子,有修士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黑暗古王子他们是离长生仙药是越来越近了呀。”也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看来他们是很有机会得到这长生仙药了。”

    “这是怎么回事?”苏雍皇看到暗黑古王子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都不由为之奇怪。

    “能出现,说明他走对地方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永远不会出现,那就危险了,只怕是永远都走不出来。”

    李七夜说完,拉着苏雍皇走入了山谷,他们一踏入山谷,两个人“嗡”的一声,瞬间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第一凶人也进去了,我们是不是跟着进去?”看到李七夜进去了,有些守在谷口中的强者不由跃跃欲试。

    “为什么要进去,守在入口不好吗?”有人阴阴一笑,居心叵测。

    这样的话让一些守在谷口的人都不由会心一笑,与其冲在最前面夺宝物,不如躲在后面,到时候说不得能从虎口夺食。

    苏雍皇被李七夜拉入了山谷,眼前突然景象一变,灵气十足的山谷一下子不见了,出现在他们眼前的竟然是满天黄沙的大沙漠。

    在这里,不止是黄沙狂飞,而且炙热无比,烫脚的黄沙似乎随时都会把人烤干一样。

    “这不会是幻象吧。”看到眼前满天黄沙,处身于这样的一个炙热无比的大沙漠之中,让苏雍皇都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不敢相信这就是刚才灵气十足、水泽充沛的轮回谷。

    “你觉得是幻象吗?不可否认,有很多幻象是十分真实,真实到让人分辨不出真假。”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但是,这绝对不是幻象。”

    看着眼前的大沙漠,苏雍皇都分不出是真实还是幻象,因为太真实了,她不由说道:“这不是幻象,那是什么?”

    “你可以把它当作是轮回的领域,你可以把它想象为废弃之地。”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的确是有这样的地方,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它们被废弃了,就这样,这些废弃之地在这里轮回着。”

    “能出去吗?”苏雍皇看着眼前的黄沙,不由说道。

    “出去并不难。”李七夜说道:“当然了,你走得越远,想回去,困难度就越大了。但是,你想真正抵达山谷中央,你必须跨过这里的轮回,否则,你永远进不去,别想得到轮回九叶草!”

    “走吧。”就在苏雍皇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大沙漠的时候,李七夜拉着她继续前行。

    “第一凶人也来了。”当李七夜和苏雍皇行走在这大沙漠的时候,竟然遇到了不少修士,大沙漠之中的不少修士看到李七夜和苏雍皇之后,都纷纷避让。

    在这个时候,苏雍皇才发现在这大沙漠之中不止只有满天的黄沙,有这黄沙之下,竟然有不少修士挖出了巨大的骸骨,这些骸骨看起来像是某些猛兽的骸骨,除了一些巨大的骸骨之外,也有一些修士从黄沙之下挖出了不少的阴木……

    很多修士都是跟风冲进轮回谷的,他们进入了这样黄沙之地后,并不能想暗黑古王子他们找到正确的路线,所以,他们停留在了这里,在地下挖了起来,想从这些骸骨阴木之中找到宝物。

    看到被挖出来的巨大骸骨和阴木,苏雍皇都不由说道:“难道以前这里并非是这样的?”

    “只怕被你猜对了,说不定以前这里是远古森林,在这里乃是古树参天,飞禽走兽处处皆是。”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说,苏雍皇很难想象,这样的地方究竟是什么原因变成了废弃之地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