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轮回谷,它在神树岭深处的某一个地方,在这里,乃是青山拥翠,山峦叠嶂,一座座山峰拱护,把一座山谷拥纳于群山之中。

    这样的一座山谷并不是十分的宽广,也不算是十分的深幽,但是,这样不大不小的山谷却是灵气逼人,钟灵毓秀,似乎这样的一个地方能孕养一个神灵一样。

    “在此之前,我来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还没有进入山谷的时候,远远看到这个地方乃是青山拥翠、山峦叠嶂,一座座山峰把山谷拥入其中,苏雍皇不由吃惊地说道。

    “这并不足为奇,在此之前,你看到的那只不过是被大势所遮蔽而己,现在你看到的是这个地方真正的入口。”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那大势呢?”苏雍皇也觉得奇怪,她是按照手中的地图进入了这个地方的,因为在此之前有李七夜的叮嘱,她不敢深入,找到了苏氏祖先的骸骨之后就立即退出了。

    尽管是如此,当进入这个地方的时候,她依然能感受到这个地方大势磅礴,一旦进入这个大势之中,顿时让人感觉自己如同处于一个无穷无尽的大千世界之中一样,在这样的大势之中,一切都变得那么渺小!

    “现在大势已经内敛,整个大势是镇守了轮回九叶草,因为轮回九叶草快成熟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如果不是大势内敛的话,想找到这个地方是谈何容易,不然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空手而归了,曾经有海神亲自来寻找过,但是,都未能寻找到这个地方。”

    “如果你手中不是有不死仙帝留下的那张图纸,你也不可有找到这个地方。”李七夜说到这里看了苏雍皇一眼。

    听到这样的话,苏雍皇这才明白自己手中的图纸是何等的珍贵,在此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图纸是珍贵到如此的程度。她手中的这张图纸一半是由他们祖先留下来的,另一半是小禅宗那里换来的,而小禅宗这一半图纸,可是不死门的一个女弟子嫁过来时带来的。

    “当年不死仙帝留下这张图纸,是想留个后手的,可惜,不死门没落了,一直未能用上。”李七夜都不由看着眼前这一片山河说道。

    “当年不死仙帝既然知道这个地方,说明他也是来过,既然如此,那么他为什么不带走轮回九叶草呢?”苏雍皇不由奇怪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轻轻摇头说道:“不死仙帝他来这里,并不是说为了轮回九叶草而来,至少,他并不是说想服下轮回九叶草而进行轮回,再重活一世,走到他这样的程度,他是不会去赌那五分之一的机率……”

    “……不死仙帝当年他来这里,除了想参考一下轮回九叶草之外,他还是有其他的图谋,并非是为了带走轮回九叶草。”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顿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又说道:“再说了,大势在此,轮回九叶草不是说想带走就走带的,若是强行带走,没有神树岭这样的大势让它生长,它会干枯而死。同时,就算仙帝想带走它,也不一定能带得走,这个地方的大势可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仙帝就算想强攻了,也不一定愿意去付出这个代价!”

    “仙帝都不一定能攻得下?”听到这样的话,苏雍皇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仙帝可是强大无匹的存在,在仙帝时代,仙帝可是无敌的。

    李七夜说道:“如果仙帝非要强攻的话,不惜一切代价,还是能攻得下来的,不过,代价之昂贵,是不可想象的。”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难道仙药都是有着这样的大势吗?都有着如此强大的东西守护着吗?”苏雍皇不由吃惊地说道。

    “不可否认,到了轮回九叶草这样级别的仙药,的确是有着得天造化的守护。”李七夜看着前面的山谷,说道:“不过,这里不一样,轮回九叶草也是不一样。这里的大势在某一种程度上来说,它除了一小部分是人为所成之外,更多的是它生长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本就是得天独厚,这里面的大势也谈得上是浑然天成!”

    “你的意思是说,轮回九叶草是有主之物,或者曾经是有主之物?”苏雍皇心里面不由跳动了一下,从李七夜这话中听出了一些东西。

    苏雍皇这样一问,李七夜就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你还是蛮用心的嘛,的确是一块做徒弟的料。”

    “你少在这里自卖自夸!”被李七夜这样一调侃,苏雍皇都被气得牙痒痒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是乖乖地叫一声师父吧!”

    说出这样的话,苏雍皇都有些没有底气,因为她这个师父的确不像师父,而李七夜这个徒弟也不像徒弟。她这个师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他的,反而很多的东西,都是李七夜教她,他们之间的师徒之实完全是颠倒过来。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说道:“你这样的说法也算是对,在某种意上来讲轮回九叶草也的确是称得上有主之物,不过,在我眼中看来,它就是无主之物。”

    “轮回九叶草的主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这让苏雍皇都为之好奇,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生长着轮回九叶草,而镇守轮回九叶草的大势连仙帝都难于攻下来,那么能成为轮回九叶草的人究竟是何等的强大,究竟是何等的可怕。

    “死人——”李七夜笑着说道:“你想一下,怎么样的人才需要轮回九叶草?当然了,对于死人来说,轮回九叶草也只是后备而己,不到万不得己,不会用这样的东西,能走到这地步的人,都不会轻易去赌那五分之一的机率。”

    “既然它是有主之物,你去取它,不怕……”苏雍皇不免担心地说道。

    她的担心也不无道理,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像轮回九叶草的主人,那绝对是十分恐怖的存在。

    “有主之物又如何?”李七夜打断了苏雍皇的话,不由笑着说道:“只要我需要的东西,没有有主之物、无主之物这样的说法,就算真的是有主之物,也会变成无主之物!”

    苏雍皇不由无语,如此霸道的话就是如此随意地说出来,这简直就是不讲理嘛,不过,她也从来没有觉得李七夜讲过道理,他一直以来都是靠拳头说话。

    在李七夜和苏雍皇说话之间已经来到了轮回谷的入口处了,在这入口处停留着许多的修士强者,停留在这里的修士形形色色皆有。

    有的修士是血气外放,毫不犹豫地展示出了自己的实力,向他人宣示自己的强大,也有不少人是收敛气息,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一些更为强大的人更是不露脸,而是躲在暗处冷观。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轮回谷入口处,没有人知道谁才是真正最强大的人,甚至有人说,已经有横击仙帝的已经来到这里了,只不过,这样的存在并没有直接露脸而己,处身于幕后。

    “凶人来了。”看到李七夜与苏雍皇的到来,轮回谷入口处的很多人都纷纷给他们两个人让出一条道路来,没有人敢去挡他们的道。

    不过,看到李七夜只是和苏雍皇到来,让一些人不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第一凶人已经很恐怖了,他的实力之强就已经让无数的强者为之发怵了,如果支持他的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都到来的话,只怕没有人能跟他抢长生仙药了!

    年轻一辈还好一点,对于一些将死之人来说,他们对长生仙药是志在必得,那怕他们将要面对李七夜或者梦镇天这样的存在,他们都想搏一下,毕竟,对于将死之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更珍贵了。

    对于这些有放心一搏的人来说,不管是李七夜又或者是梦镇天,他们都会去放手一搏,都会去抢长生仙药。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摘月仙子没来,真武神女也没有来,这就让一些人暗暗松了一口气了,这至少在跟李七夜抢长生仙药的时候他们还是有点机会的,若是摘月仙子、真武神女都来的话,他们就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他这样年轻,要什么长生仙药。”见李七夜和苏雍皇到来,有人忍不住嘀咕一声,心里面有些不满。

    当然,不满的是属于这些将要垂死的老头子居多,毕竟,李七夜这样年轻的修士,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跑出跟他们抢长生仙药,他们心里面当然是多多少少不爽了。

    “他虽然是用不上长生仙药,但是,其他的人用得上呀,如果你用中有一株长生仙药,绝对能请得动横击仙帝的存在!再说了,哪个修士敢说自己没有老死的一天。”也有老头子笑了笑,也不介意李七夜这样的年轻人来抢长生仙药。

    一时之间,不少人看着李七夜,还没有开始抢长生仙药,就已经有一些人把他当作敌人了。

第1477章相依随风    轮回,这就将意味着能重生,能再活一世,对于长生,对于重生,这个问题不知道有多少的无敌存在去探索过,不知道有多少仙帝去琢磨过。

    但是,论长生,论轮回,这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在正常手段的生存情况之下,就算是仙帝也难于长生,更别说是轮回了。

    也正是因为有着轮回九叶草这样的仙药,这曾让许多仙帝为之寻找,欲得到这样的仙草以作探索,也正是因为这样,曾经有着不少的仙帝、海神、树祖来过神树岭,他们都是想寻找到这株传说中的轮回九叶草。

    不过,就算曾经有仙帝或海神寻找到了轮回九叶草,最终都空手而归,因为轮回九叶草乃是不成熟,就算真的能得到这样的东西,也是毫无用处,那只不过是枯草而己。

    经历了漫长岁月的等待,终于在这一世等来了轮回九叶草的成熟。

    “天灵界还有几个老到走不动的老不死。”澹台若南缓缓地说道:“这样的老不死,是不会轻言出世的,想请出这样的老不死,只怕是需要轮回九叶草不可,梦镇天他们也只怕是一开始就冲着这东西来的。”

    “人多才热闹。”李七夜笑着说道:“我还怕人少了点,如果梦镇天他们不来,我还真有点麻烦。不过,来了就好了,梦镇天、暗黑古王子他们都还很年轻,血气充沛,生命力旺盛!”

    李七夜这样一说,澹台若南就不由露出了笑容,当她少爷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她就明白她少爷这是要干什么了。

    “如此的盛事,那我就不参加了。”澹台若南笑着说道:“若是我去了,说不定梦镇天他们是举棋不定,这是坏了你的好事。索性趁着这样的时机,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吧,说不定他们是觉得胜券在握,掌控大局。”

    “我也是希望他们是这样想的。”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澹台若南不由笑了笑,她追随李七夜这么久,他当然明白李七夜这是要算计什么了,不过,这种可怜人也不只是只有梦镇天他们,曾几何时,有多少不可一世的存在是自认为自己是胜券在握,自认为自己是能掌控全局,但是,最终都被躲在幕后的阴鸦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如果真正知道阴鸦这样存在的人,真正知道阴鸦可怕的人,明智之举都会退避三舍,遁世不出,不与之争锋。

    自从古冥被灭之后,世间已经难有人能挡得了他的道路了,不管是谁敢挡他的道路,都是杀无赦!

    “如果你需要,我给你留一片轮回九叶草的叶子。”他们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看着澹台若南,然后缓缓地说道,此时的李七夜神态很认真。

    “不,我并不希望手中留这样的东西。”澹台若南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李七夜说道:“我知道你不需要,但,这也可以为你留一个后手,真的有必要之时,你还是有一定的机率重头再来。”

    澹台若南不由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看着李七夜,说道:“不,我不需要赌重头再来的机率,我觉得,成功也好,失败也罢,我都会去面对,否则的话,这样的一个使命会变得漫长,漫长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结束……”

    说到这里,澹台若南不由轻叹了一声,有些伤感,说道:“这一生,我也是精采过了,也曾有过了不起的成就,我唯一需要面对的就是最后的使命了,该结束的时候,也该结束了,胜也好,败也罢,这都是我曾经努力过,胜负就由天定吧……”

    李七夜握着她的玉手,与她五指紧扣,他能理解她这样的心情。

    “我不如少爷。”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澹台若南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或者,我天赋很高,或者,我很聪慧,但,最终大智大慧的人,还是少爷。在这漫长的岁月中,一次又一次的迎战,一次又一次的探索,失败了,不气馁,成功了,也不骄傲……”

    “……在漫长的岁月中,少爷的身影总是在时光中徘徊着,在这一条漫长的道路上,少爷总是在坚持着。一次又一次,从九界,到九界之上,再从九界之下,又回到了九界,一次又一次重设,一次又一次的积累,一次又一次地筹划,不管是成功失败,都依然坚持着。”

    说到这里,澹台若南不由长长叹息一声,有些苦涩,笑了笑,说道:“我没有少爷你这样的道心,在这漫长的时光之中,我不一定能坚持下去,送走了一个又一个亲人,身边一个又一个的亲人离开,只有自己依然独行的时候,只有自己依然踌躇之时,说不定,那个时候我还没坚持住就已经疯掉了。”

    李七夜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漫长的岁月,太遥远了,太遥远了。

    “一直以来,我都以少爷为傲。”澹台若南也是紧扣着李七夜的五指,露出笑容,说道:“轮回九叶草这样的东西,少爷没有必要浪费在我的身上,用在有用的地方。”

    “轮回。”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说道:“这一世,只怕我也没有想过轮回。时间太漫长了,岁月太遥远了,或者,我也活得有点腻了,最后放手一搏吧,成也好,败也罢,在这一世或者我也没去想失败之后重头再来吧,最多偶尔间留一个后手了。”

    “我相信少爷。”澹台若南笑着说道:“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我相信少爷都会是笑到最后的人,就算失败了,我相信,少爷也能坚持下来,也一样有后手能重头再来。我认识的少爷是从不言败的,那怕是失败了,依然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依然有横推一切强敌的后手!”

    “就算真的有后手,我也不会去赌轮回九叶草的那个五分之一的机会。”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澹台若南也不由露出笑容,虽然少爷一直在笑,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很少很少笑过,很少很少真正的开怀笑过。

    最后,李七夜带着苏雍皇离开了真武岛,前往轮回谷。

    在李七夜他们前往轮回谷的时候,天灵界五湖四海的修士是源源不断地冲入了神止洲,直通往神树岭,在这源源不断冲入神止洲的修士强者之中,有七成以上的修士强者是白发苍苍的老者,甚至许多是奄奄一息的老祖。

    他们都是冲着长生仙药而来的,他们都已经是垂死之人了,没有谁比他们更需要长生仙药来续命了。

    “既然不是长生仙药,为什么会传出长生仙药这样的消息呢,难道这是有人去误导?”看着许多垂死的老祖都冲入了神树岭,全部都是为长生仙药而来,苏雍皇也嗅出了这里面不一样的气息,说道:“难道说,这是一场阴谋?”?“这也不算是什么大阴谋。”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这的确是误导。梦镇天一开始他也只怕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暗黑古王子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他毕竟是这里的地头蛇。”

    “这个消息只怕是古灵渊最先传出去的吧,在神止洲也只有古灵渊才能把消息传得如此快了。”李七夜说道:“梦镇天也好,暗黑古王子也罢,他们只怕也的确是想误导他人。”

    “他们此举是何目的呢?”苏雍皇问道。

    “梦镇天这个应该好猜,他是有雄心问鼎天命,他在天灵界是有着很强的优势,若是摘月仙子不争天命,天灵界他基本上是可以横着走,没有人能与他相争。但,想在九界与其他天才争天命嘛,单靠他一个人是不行的,毕竟每一个天才背后都有一大群人支持,有着强大无比的传承为之撑腰……”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毕竟,天命之争关系重大,成功与否,可谓是关系到一世的荣耀兴衰,所以,在天命之争的战争中,往往不止只有天才亲自上场,还会有众多的资源和护道人来压制敌人。梦镇天他自己一个人就算再强大,也无法顾全整个九界,他需要有横击仙帝的存在为他护道,为他来镇守大局……”

    “梦镇天是想借长生仙药来吸引横击仙帝的存在为他护道。”苏雍皇也明白这里面的玄机。

    “也可以这样说吧。”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就算横击仙帝的存在不会为他上战场,但,他也希望有这样的存在为他镇守大本营,否则的话,大战还没开始,后方的大本营被人端了就陷入被动了。当然,像横击仙帝这样的存在不是那么好请的,宝物之类的东西,他们是看不上眼,像他们这样的老东西,唯一怕的就是死亡,如果说,有长生仙药,还有什么比它更能吸引这样的老东西呢?”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幕话,苏雍皇也是明白了,同时也明白仙帝之争的残酷,就算梦镇天这样的存在,真的想争天命了,那怕他本身实力再强大,也有有求于人的时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