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万族大会之后,神树岭依然十分的热闹,很多修士都没有离开,原因很简单,因为梦镇天他们都没有离开,他们依然是留在了神树岭。

    而且,梦镇天他们不止是留在了神树岭,甚至是往神树岭的更深处而去,没有人知道梦镇天他们往神树岭更深处而去是为了什么,不过,有很多人在猜测,梦镇天他们往神树岭更深处而去乃是为了传说中的长生仙药。

    虽然没有人见过长生仙药,而且很多人对于传说中的长生仙药也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然而,梦镇天、暗黑古王子、海螺帝王乃至是陆皇他们都没有离开,都在勘探着神树岭,甚至由对神树岭最为熟悉的暗黑古王子领路,所以,大家都在猜测梦镇天他们的确是为传说中的长生仙药而来。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猜测,众多修士都留在神树岭,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发现传说中的长生仙药,但是,大家都对于这长生仙药并不死心。

    一时之间,有着更多的修士对神树岭进行了勘探,也有不少修士强者是远远跟在梦镇天他们的身后。

    如果说,神树岭有着传说中的长生仙药,那么联手的暗黑古王子他们比任何人都有机会得到这种传说中的长生仙药,这不止是因为他们本身十分强大,更重要的是,只怕世间没有人能比暗黑古王子熟悉神树岭了。

    如果说,在这神树岭有着长生仙药,要找到它,那只怕是对神树岭极为熟悉的暗黑古王子莫属了。

    所以,这些远远跟着的修士强者他们是想跟着梦镇天一行人的屁股后面,就算是得不到长生仙药,那捡点冷炙残羹也是不错的选择。

    暗黑古王子与梦镇天他们联手对神树岭进行了勘探,这更是坚信了许多修士对于神树岭生长着长生仙药,如此一来,无数的修士强者对神树岭进行了勘探和搜索,甚至是挖地三尺,整个神树岭变得热火朝天。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所有人都把神树岭翻得热火朝天的这一晚,突然之间一缕缕仙光冲天而起,这一缕缕的仙光冲上天穹之后,它们全部都悬浮在了天穹之上,随着冲上天穹的仙光越来越多,悬浮于天穹处的仙光也是越来越多,无数的仙光在天穹上挤得密密麻麻,照亮了神树岭的夜空。

    突然如此多的仙光冲上了天穹,这无数的仙光竟然像是受到什么引力一样全部都悬浮在空中,一时之间,让神树岭的许多修士都看呆了,很多修士都不知道这些仙光是从何处浮现出来的。

    最终,这些悬浮于天空上的仙光全部交织在了一起,眨眼之间,所有仙光都交织成了一个个的光轮,一共九个光轮浮现在天空上,这九个光轮交替转动,颜色变换,十分的神奇。

    当这些光轮转动交替的时候,给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是在时光流转,像是生死轮回,在这样的流转之中一切都随之所动,不论是因果,还是阴阳,又或者是五行六域,都皆在这流转之中。

    这样的轮回交转玄妙无比,让神树岭中的许多人都看得头晕目眩,定力不浅的人看了一会儿之后,承受不住这样的轮转交替,一下子昏倒在了地上。

    最终,这九只光轮的所有光芒都聚集成了一股,接着“轰”的一声巨响,所有的光芒都汇成一股之后冲击而下,冲入了神树岭深处的某一个地方。

    “那里肯定是有宝物。”看到这股仙光冲入了神树岭深处的某一个地方,所有回过神来的修士都顿时沸腾起来,一时之间,无数修士都往这股仙光消失的地方冲去。

    就在当夜,神树岭的无数修士争先恐怖地往这个地方冲去,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地方有宝物出世,谁都不甘心落于他人之后。

    果然,第二天,神树岭立即传出了一个惊天的消息:“传说中的长生仙药已经被找到,就在轮回谷!”

    当然,这个轮回谷在此之前只不过是无名小谷,现在涌入的修士取名为轮回谷。

    接着神树岭也以最快的速度传出消息,说梦镇天、暗黑古王子、海螺帝王、陆皇他们全部都进入了轮回谷。

    听到这样的消息,所有修士都像发疯了一样,不管这个叫轮回谷的地方是有多么的危险,都疯狂地冲了进去,特别是老一辈的强大修士,乃至是神王、神皇这样高高在上的存在,都疯狂地冲了进去。

    因为对于寿元已经干涸的神王乃至是神皇来说,没有什么比长生仙药更能吸引他们了,他们都是将死之人了,没有什么不可以舍去的,那怕是面对死亡,他们都要冲入这样的一个地方,把长生仙药抢到手!

    关于有长生仙药出世的消息瞬间传出了神止洲,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传遍了天灵界。

    “世间真的有长生仙药吗?”听到这样震撼的消息,就算是不愿意出世的老不死都纷纷从封印中爬了出来。

    一时之间,整个天灵界为之沸腾了,整个天灵界都为之动荡起来,无数大人物都涌向了神止洲,通往神树岭。

    在短短的一天之间,无数的道门被打开,冲天的光芒照亮了天灵界的天空,至于神树岭,更是有着数之不清的强大气势荡扫着这片天地,一个个古老的强者进入了神树岭。

    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甚至有传言说此次有横击仙帝的存在出世,欲夺这个传说中的长生仙药。

    在仙光冲天而起的这一天夜晚,留在真武岛的李七夜也被惊动了,他抬头看着天空上那九只转动的光轮,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千百万年的等待,终于等来了成熟的时机。”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多少仙帝等待过,可惜,都未能等到这一天。”

    被惊动的不止是李七夜,还有苏雍皇,苏雍皇立即来找李七夜,她吃惊地说道:“这,这种气息就好像我在那个地方感受到的大势。”

    苏雍皇所说的那个地方就是他们苏家祖先惨死在那里的那个地方,她曾经按图进去过,只不过,她只是进入很浅的范围就找到了他们祖先的骸骨了。

    “就是那个地方,已经被梦镇天他们找到了,有暗黑古王子在,找到这个地方也不足为奇,毕竟他是一条地头蛇,对于神树岭很熟悉。”

    “他们都是为这株传说中的长生仙药来的呀。”苏雍皇也不由说道。事实上,她来到神树岭不久,就听到不少人谈论过神树岭生长有长生仙药的事情。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梦镇天来神树岭,不仅仅只是商讨联手合作的事情,连海螺缩头乌龟都爬出来,这当然是有图谋而来了。”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不过,世间并没有什么长生仙药,至少在神树岭是绝对没有。”李七夜顿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不是长生仙药是什么?”听到李七夜这样说,苏雍皇也不由为之一怔,大家都在说神树岭生长有长生仙药。

    “轮回九叶草。”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轮回九叶草?”苏雍皇从来没听过这种东西,她不由说道:“这是什么样的仙草。”

    李七夜没有回答,只是笑了一下,转身就离开了。

    在月光下,澹台若南也看着天空上那一轮轮转动的光轮,她缓缓地说道:“轮回九叶草,它终于成熟了。”

    “是呀,等了漫长的岁月之后,它的确是成熟了。”李七夜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

    看着天空上的光轮,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澹台若南收回了目光,她看着李七夜说道:“我曾记得我父亲曾经来神树岭寻找过这东西,他不止来过一次,曾是来过好几次,前面几次他都是空手而归,最后一次他却找到这个地方了,他应该是向你请教过吧。”

    “可惜,就算他是找到了,也是空手而归。”李七夜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澹台若南的问题,缓缓地说道:“轮回九叶草,一直都是一个传说,不止是海神寻找过它,就算是仙帝也寻找过它,也的确是有仙帝寻找到了它,可惜,它未成熟,就得能得到也是无用处!”

    “轮回九叶草,真的能让人轮回转世吗?它真的能让人重生吗?”澹台若南不由问道。

    “不知道。”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从记载上来说,是可以,不过,我也没得到过真正成熟的轮回九叶草,否则,我不需要等待如此漫长了。从残古的记载上来说,一株轮回九叶草它的一片叶子能让人轮回一次,不过成功的机率只有二成,也就是说只有五分之一的机率能成功,若是失败了,那就是灰飞烟灭。”

    “一个人能多服几片吗?”澹台若南都不由为之好奇地问道。

    “能。”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以记载而言,你服用的越多,机率就越小,如果说,第一片叶子是有二成的机率,那么第二片的机率就会减一倍,后面如此类推。当然,也可以撞撞大运,把九片叶子同时服下去,说不定能让你一下子撞到大运,一次成功。”

第1475章真武岛    “这一世,李七夜必成仙帝吗?”在这个时候,连魅灵都不由为之动摇,不由如此自问地说道。

    在此之前,多少人看好梦镇天,在很多人看来,那怕是九界相通了,梦镇天都一样有很大的机会成为仙帝,毕竟,他有争夺天命的经验,而且,他本身的实力也没有什么好去挑剔的。

    更何况,真的到了天命之争的最后一战,只怕天灵界的魅灵都会支持梦镇天,甚至是海妖、树祖都会站在梦镇天这个阵营。

    毕竟,经过上一个时代的积累,在天灵界梦镇天拥有着雄厚无比的资源和人脉,若是他登高一呼,问鼎天命,只怕天灵界会有很多老一辈强者愿意追随他,这其中不乏神王乃至是神皇之辈!

    在梦镇天出世要争天命的时候,不知道是有多少人看好他,甚至有一些人笃定这一世仙帝非梦镇天莫属了。

    然而,途中杀出了一个李七夜,李七夜一路高歌猛进,遇神杀神,遇魔屠魔,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风头完全是盖过了梦镇天,特别是经历了这一次万族大会之后,有了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支持,这更让李七夜光芒万丈。

    在如此的万丈光芒之下,这使得梦镇天黯然失色,连一些一直都看好梦镇天的魅灵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

    “看来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都是看好李七夜了。”有魅灵一族的族长说道:“有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为李七夜护道,这并意味着以后想撼动李七夜,那就更加难了。”

    大家都知道,在仙帝诞生之前,很多帝统仙门都在押宝,如果押对了,那么就是换来一世的荣华,如果押错了,说不定是一世衰落,甚至是有可能被灭门。

    作为一个大门派,如果说在仙帝诞生之前,都会考虑是否去支撑否一位有机会成为仙帝的人选,毕竟,只有他还没有成为仙帝之前,他才需要别人的支持。

    如果说,当他都成为了仙帝了,在这个时候才去巴结人家,才去攀高枝,只怕到了那个时候,你想攀都攀不起了。

    所以,万族大会之后,天灵界有很多帝统仙门、树祖传承都不由犹豫起来,都不由为之动摇起来,在李七夜和梦镇天之间很多门派都不知道该把宝押在谁的身上好。

    如果在以前,绝大多数的传承门派都会押宝在梦镇天的身上,不论是魅灵还是海妖又或者是树族!

    毕竟,在天灵界人族积弱,就算是李七夜天赋再高,大家都觉得李七夜机率很小。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李七夜头角峥嵘,来势汹汹,风头甚至是盖过了梦镇天,现在又得到了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的护道,这一下子改变了整个局势。

    所以,在这一刻,甚至有一些在以前都支持梦镇天的门派传承都在考虑着是不是把宝押在李七夜身上。

    “这也未必!”有一些梦镇天的坚实支持者依然相信梦镇天有着很大的翻盘机会,有魅灵一族的皇主依然坚定不移地支持梦镇天,甚至去游说一些举棋不动的门派和传承。

    “李七夜虽然有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护道,但是,天灵界是何等之大,三族是何等之强,在天灵界并非是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是最强大的,还有横击仙帝的存在未出世。我已得到了可靠的消息,已经有横击仙帝的存在愿意出去为梦镇天护道……”

    坚定不移支持梦镇天的门派传承是如此游说那些举棋不定的大教圣宗的。

    听到有横击仙帝的存在出世为梦镇天护道,这让一些举棋不定的大教宗门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毕竟,若是梦镇天真的有横击仙帝的存在护道,这毫无疑问是提升了他问鼎天命的机会。

    不过,在同一天内,大家都听到了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离开神止洲的消息,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很多人都为之松了一口气。

    特别是一些对于李七夜有所图谋的人来说,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都离开了神止洲,这可以说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

    真武岛,神秘无比的岛屿,来去无踪,有很多人说,真武岛会在天灵界的任何地方出现,它能游走于天灵界的任何地方。

    至于真武岛为什么会在天灵界任何地方游走,没有人知道,有人说真武岛下有一只巨大无比的神龟把整座岛屿驮了起来。

    也有的猜测认为,真武岛它能游走于天灵界的任何地方,那是因为真武海神把整个真武岛炼化成了一座可以漂移的祖地……

    不管外人对真武岛如何的猜测,但是,没有几个人能一见真武岛的全貌,在天灵界来说,能被邀上真武岛的人都是十分了不起的大人物。

    在真武岛,风景十分的迷人,奇峰叠翠,有飞泉天瀑,有灵鸟瑞兽,在这里不止是宁静,而且还是安祥。

    李七夜和澹台若南坐于悬崖边上,吹着徐徐的凉风,他们两个人轻轻地荡着脚丫。

    澹台若南依靠着李七夜的肩膀,看着鸟瞰真武岛的全貌,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

    “千万载悠悠,山河依旧,人事皆非。”鸟瞰着真武岛,李七夜也不无感慨地说道。

    “是呀,如果父亲还在世就好了。”过了好一会儿,澹台若南都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他走了,我却未能送他一程。”

    “他是希望你离开,走得远远的。”李七夜说道:“他并不希望你回来,虽然你未送他一程,但是,知道你可以走很远很远,他已经是十分欣慰了。”

    作为曾经的阴鸦,李七夜当然知道当年的真武海神是怎么样想的,他这位号称可以与天始海神比肩的存在,他有着卓远的见识。

    虽然说,作为海妖一族的子弟,真武海神也知道海妖一族的使命,但是,可惜天下父母心,那怕是真武海神也不例外。

    作为父亲,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去面对这样的一种使命,他是海神,他明白一旦自己的女儿成为了海神之后,这将会是面对怎么样的使命!

    正是因为如此,真武海神这才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的女儿斩了血统,他甚至愿意用天价请来了作为帝师的阴鸦为他女儿斩血统。

    作为父亲,真武神女希望自己的女儿走得远远的,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而不是被拘羁于天灵界。

    作为海神之女,澹台若南也知道自己父亲用心良苦,她也知道自己父亲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但是,转了一圈之后,澹台若南还是回到了天灵界,这是她父亲最不愿意看到的。

    澹台若南回到了天灵界,并非是为了去面对自己的使命,而是为了这一片土地,就像她所说的那样,她热爱着这片土地!

    “我知道——”过了许久许久,澹台若南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在这有生之年,我还是想再看他一眼。”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虽然说,世人都言海神已经死了,已经不在世间了,但是,有些东西它一直都没有死去,它一直都还存在着。这就像血统一样,源远流长,就算是一代代人死了,但是,它依然是传承下去。”

    对于这样的话,澹台若南也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她也知道李七夜这话指的是什么。

    过了许久之后,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等天命成之日,少爷便杀上去吗?”?“不,我不是只要天命那么简单。”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一世,对于我来说是无法回头的一世,一直走下去,要么是我死,要么是一个新的纪元来临!在最后一战,想胜出,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少爷等的是什么?”澹台若南也知道最后一战是何等的残酷,甚至她知道一直不死的李七夜在这一世很有可能会战死,但是,她并不去劝李七夜。

    对于她来说,她从不阻止李七夜的脚步,她并不希望李七夜停下步伐,就像他千百万年以来的坚持一样,他是一直勇往直前的,不后悔,不退缩,不停留!

    “等大成!”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我需要一个大成的时机,需要一个大成的天命,更需要一个大成的积累。否则的话,不管是多么的强大,只怕都是死路一条!”

    “我相信少爷能等得到的。”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少爷已经是谋划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不差那么一点时间。”

    “会的,会得到的。”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这一条道路葬送了太多人了,陈铺了太多的枯骨了,众帝诸神,又有多少无敌最终只成了一具具白骨呢。”

    “说不定我能等到少爷凯旋。”澹台若南不由紧紧地握着李七夜的手掌,与李七夜五指相扣。

    “若不是我凯旋,这个时代就像是烟花一样灿烂!”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他们轻言细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说的是绵绵情话,又有谁会想到说的是惊天绝世的大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