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世,李七夜必成仙帝吗?”在这个时候,连魅灵都不由为之动摇,不由如此自问地说道。

    在此之前,多少人看好梦镇天,在很多人看来,那怕是九界相通了,梦镇天都一样有很大的机会成为仙帝,毕竟,他有争夺天命的经验,而且,他本身的实力也没有什么好去挑剔的。

    更何况,真的到了天命之争的最后一战,只怕天灵界的魅灵都会支持梦镇天,甚至是海妖、树祖都会站在梦镇天这个阵营。

    毕竟,经过上一个时代的积累,在天灵界梦镇天拥有着雄厚无比的资源和人脉,若是他登高一呼,问鼎天命,只怕天灵界会有很多老一辈强者愿意追随他,这其中不乏神王乃至是神皇之辈!

    在梦镇天出世要争天命的时候,不知道是有多少人看好他,甚至有一些人笃定这一世仙帝非梦镇天莫属了。

    然而,途中杀出了一个李七夜,李七夜一路高歌猛进,遇神杀神,遇魔屠魔,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风头完全是盖过了梦镇天,特别是经历了这一次万族大会之后,有了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支持,这更让李七夜光芒万丈。

    在如此的万丈光芒之下,这使得梦镇天黯然失色,连一些一直都看好梦镇天的魅灵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

    “看来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都是看好李七夜了。”有魅灵一族的族长说道:“有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为李七夜护道,这并意味着以后想撼动李七夜,那就更加难了。”

    大家都知道,在仙帝诞生之前,很多帝统仙门都在押宝,如果押对了,那么就是换来一世的荣华,如果押错了,说不定是一世衰落,甚至是有可能被灭门。

    作为一个大门派,如果说在仙帝诞生之前,都会考虑是否去支撑否一位有机会成为仙帝的人选,毕竟,只有他还没有成为仙帝之前,他才需要别人的支持。

    如果说,当他都成为了仙帝了,在这个时候才去巴结人家,才去攀高枝,只怕到了那个时候,你想攀都攀不起了。

    所以,万族大会之后,天灵界有很多帝统仙门、树祖传承都不由犹豫起来,都不由为之动摇起来,在李七夜和梦镇天之间很多门派都不知道该把宝押在谁的身上好。

    如果在以前,绝大多数的传承门派都会押宝在梦镇天的身上,不论是魅灵还是海妖又或者是树族!

    毕竟,在天灵界人族积弱,就算是李七夜天赋再高,大家都觉得李七夜机率很小。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李七夜头角峥嵘,来势汹汹,风头甚至是盖过了梦镇天,现在又得到了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的护道,这一下子改变了整个局势。

    所以,在这一刻,甚至有一些在以前都支持梦镇天的门派传承都在考虑着是不是把宝押在李七夜身上。

    “这也未必!”有一些梦镇天的坚实支持者依然相信梦镇天有着很大的翻盘机会,有魅灵一族的皇主依然坚定不移地支持梦镇天,甚至去游说一些举棋不动的门派和传承。

    “李七夜虽然有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护道,但是,天灵界是何等之大,三族是何等之强,在天灵界并非是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是最强大的,还有横击仙帝的存在未出世。我已得到了可靠的消息,已经有横击仙帝的存在愿意出去为梦镇天护道……”

    坚定不移支持梦镇天的门派传承是如此游说那些举棋不定的大教圣宗的。

    听到有横击仙帝的存在出世为梦镇天护道,这让一些举棋不定的大教宗门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毕竟,若是梦镇天真的有横击仙帝的存在护道,这毫无疑问是提升了他问鼎天命的机会。

    不过,在同一天内,大家都听到了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离开神止洲的消息,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很多人都为之松了一口气。

    特别是一些对于李七夜有所图谋的人来说,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都离开了神止洲,这可以说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

    真武岛,神秘无比的岛屿,来去无踪,有很多人说,真武岛会在天灵界的任何地方出现,它能游走于天灵界的任何地方。

    至于真武岛为什么会在天灵界任何地方游走,没有人知道,有人说真武岛下有一只巨大无比的神龟把整座岛屿驮了起来。

    也有的猜测认为,真武岛它能游走于天灵界的任何地方,那是因为真武海神把整个真武岛炼化成了一座可以漂移的祖地……

    不管外人对真武岛如何的猜测,但是,没有几个人能一见真武岛的全貌,在天灵界来说,能被邀上真武岛的人都是十分了不起的大人物。

    在真武岛,风景十分的迷人,奇峰叠翠,有飞泉天瀑,有灵鸟瑞兽,在这里不止是宁静,而且还是安祥。

    李七夜和澹台若南坐于悬崖边上,吹着徐徐的凉风,他们两个人轻轻地荡着脚丫。

    澹台若南依靠着李七夜的肩膀,看着鸟瞰真武岛的全貌,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

    “千万载悠悠,山河依旧,人事皆非。”鸟瞰着真武岛,李七夜也不无感慨地说道。

    “是呀,如果父亲还在世就好了。”过了好一会儿,澹台若南都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他走了,我却未能送他一程。”

    “他是希望你离开,走得远远的。”李七夜说道:“他并不希望你回来,虽然你未送他一程,但是,知道你可以走很远很远,他已经是十分欣慰了。”

    作为曾经的阴鸦,李七夜当然知道当年的真武海神是怎么样想的,他这位号称可以与天始海神比肩的存在,他有着卓远的见识。

    虽然说,作为海妖一族的子弟,真武海神也知道海妖一族的使命,但是,可惜天下父母心,那怕是真武海神也不例外。

    作为父亲,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去面对这样的一种使命,他是海神,他明白一旦自己的女儿成为了海神之后,这将会是面对怎么样的使命!

    正是因为如此,真武海神这才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的女儿斩了血统,他甚至愿意用天价请来了作为帝师的阴鸦为他女儿斩血统。

    作为父亲,真武神女希望自己的女儿走得远远的,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而不是被拘羁于天灵界。

    作为海神之女,澹台若南也知道自己父亲用心良苦,她也知道自己父亲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但是,转了一圈之后,澹台若南还是回到了天灵界,这是她父亲最不愿意看到的。

    澹台若南回到了天灵界,并非是为了去面对自己的使命,而是为了这一片土地,就像她所说的那样,她热爱着这片土地!

    “我知道——”过了许久许久,澹台若南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在这有生之年,我还是想再看他一眼。”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虽然说,世人都言海神已经死了,已经不在世间了,但是,有些东西它一直都没有死去,它一直都还存在着。这就像血统一样,源远流长,就算是一代代人死了,但是,它依然是传承下去。”

    对于这样的话,澹台若南也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她也知道李七夜这话指的是什么。

    过了许久之后,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等天命成之日,少爷便杀上去吗?”?“不,我不是只要天命那么简单。”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一世,对于我来说是无法回头的一世,一直走下去,要么是我死,要么是一个新的纪元来临!在最后一战,想胜出,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少爷等的是什么?”澹台若南也知道最后一战是何等的残酷,甚至她知道一直不死的李七夜在这一世很有可能会战死,但是,她并不去劝李七夜。

    对于她来说,她从不阻止李七夜的脚步,她并不希望李七夜停下步伐,就像他千百万年以来的坚持一样,他是一直勇往直前的,不后悔,不退缩,不停留!

    “等大成!”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我需要一个大成的时机,需要一个大成的天命,更需要一个大成的积累。否则的话,不管是多么的强大,只怕都是死路一条!”

    “我相信少爷能等得到的。”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少爷已经是谋划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不差那么一点时间。”

    “会的,会得到的。”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这一条道路葬送了太多人了,陈铺了太多的枯骨了,众帝诸神,又有多少无敌最终只成了一具具白骨呢。”

    “说不定我能等到少爷凯旋。”澹台若南不由紧紧地握着李七夜的手掌,与李七夜五指相扣。

    “若不是我凯旋,这个时代就像是烟花一样灿烂!”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他们轻言细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说的是绵绵情话,又有谁会想到说的是惊天绝世的大事!

第1474章送别    澹台若南他们走了之后,李七夜叫来了司马玉剑她们,苏雍皇也在场。

    看着司马玉剑她们,李七夜修书一封,然后对司马玉剑说道:“该学的,你也学了,在杀神道这一方面,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所欠缺的只是火候和经验了,这些东西,最后只有靠你自己的积累。”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有些叹息,说道:“未来能走多远,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这一条道路并不是说不能证道,这不是说不能成为仙帝。杀手,并非就意味着见不得光,并不意味着是旁门左道……”?“……你所修练的杀神道,它依然是磅礴大道,它一样能通往仙帝之路,它依然能打开大道的玄奥大门。在未来,能否打开这一扇大门,能否通往仙帝的康庄大道,这还是需要靠你自己,这一点,谁都帮不了你。”

    冷漠的司马玉剑默默地点了点头,牢记李七夜的每一句话,牢记李七夜的每一个字。

    “成就仙帝,不是你天赋有多高,也不是你大道有多么的堂皇,能否成为仙帝,最终还要看这里。”说着,李七夜指了指心脏,说道:“不改初心,一切皆有可能。”

    李七夜的话让司马玉剑细细地体味,自从败在了她师弟速道天神之后,她已经断了成就仙帝的念头,更何况,对于她来说,成为了一个杀手之后更加不可能成为仙帝,毕竟,杀手成为仙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在李七夜的话让她不由仔细地回味起来,恍然间给她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样。

    “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李七夜把已经写好的书信交给了司马玉剑,说道:“把这一封信交给你们的老祖,就说我向他问好。”

    司马玉剑默默地收下了李七夜的书信,她也不知道李七夜与他们杀神夜团是什么关系,按道理来说,李七夜精通他们杀神夜团的杀神道,他应该是他们杀神夜团的人才对,但是,不论从哪一方面看,李七夜都不像是杀神夜团的人。

    “去吧。”最后,李七夜向司马玉剑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司马玉剑沉默了一下,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与李七夜的关系实在是太特别了,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与李七夜是什么关系。

    李七夜本来是她刺杀的目标,现在变成了她的解惑授道之人,但是,他既不是她的长辈,也不是她的同门,这里面的关系十分的模糊。

    对于司马玉剑而言,李七夜不止是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曾是她的刺杀目标,但是,就这样的关系,李七夜却悉心教导,倾囊传授,而且对她是无所图谋。

    这样的关系,这样的事情,若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说出来都让人无法相信。

    “珍重。”千言万语,最终司马玉剑只能汇成如此的一句话,除了“珍重”这两个字之外,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唯能说出口的也就只有“珍重”这两个字!

    最后,司马玉剑向叶小小点了点头,以作致意,最后影子一闪,眨眼间消失了。

    司马玉剑离开之后,李七夜笑了笑,对叶小小说道:“丫头,该疯的也疯完了,你应该得到的,也得到了,你也该回黄金屿的时候了。”

    “谁说我本姑娘要回黄金屿了。”叶小小虎了一下秀目,说道:“我还没有玩够呢,等我玩腻了,再回黄金屿也不迟!”

    这丫头已经是玩得流连忘返了,心儿野了起来,根本就不想回去。

    对于这丫头的心态,李七夜还能不明白吗,他不由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丫头,你的血统乃是世间最珍贵的血统,你应该是好好珍惜,趁着这血统苏醒了,应该好好去领悟,应该是好好去参透,不要荒废了大好时光。”

    “切,本姑娘乃是天才,随便参悟都能参悟透奥义。”叶小小一叉小蛮腰,有些凶巴巴地盯着李七夜说道:“哟,自大王,这么急赶着我离开,你是不是想干些什么?”

    说到这里,叶小小不由打量了一下李七夜身边的苏雍皇,笑着说道:“哟,我明白了,我留在这里,是碍着你们两个吧,我知道了,嘿,你们一定是有那种关系。”说着,她不由暧昧地笑了起来。

    被叶小小这样一说,苏雍皇都不由粉脸一红,但,她立即板着粉脸,说道:“你净胡说些什么,我乃是他的师尊。”

    “切——”叶小小不屑地说道:“拉倒吧,你们一看就不像师徒,再说了,自大王是什么人,本姑娘还不了解他吗?哼,他就是一个目中无人的自恋狂,以本姑娘看,如果自大王想要把你吃了,那绝对是吃干抹净。嘿,对于自大王这样的人来说,师尊又如何,他根本就不是世俗之人,他敢想就敢做……”

    被叶小小说得如此不堪,李七夜有些哭笑不得,他不由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好了,小丫头,不要在那里抹黑我。”

    “哼,谁说本姑娘抹黑你了。”叶小小有三分得意,但是,她秀目一转,又是有鬼主意冒上心头了。

    叶小小这神态,李七夜立即知道这小丫头要干什么了。

    叶小小此时立即挽着李七夜的手臂,十分得意地对苏雍皇说道:“就算你是自大王的师父也没用。嘿,本姑娘乃是自大王的妻子,正牌的妻子,乃是正室,乃是大房,嘿,以后你们眉来眼去,你们想私底下搞一腿,那还得让本姑娘同意,嘿,趁着这机会,快快来巴结本姑娘吧。”

    说到这里,这个疯丫头不止是十分的得意,甚至是向苏雍皇扬威耀武。

    被叶小小这样的小姑娘如此调侃,苏雍皇都不由又气又恼,她又有些拿这个疯丫头无可奈何,这个疯丫头真的是疯起来,那真的是人来疯。

    气恼之下,苏雍皇都不由狠狠地白了李七夜一眼,这是有责怪李七夜的意思,到处拈花惹草,招惹来这个丫头,以后就真的是有好戏看了。

    “哟,哟,哟,你们别当着我的面偷偷的眉来眼去,别把我当作不存在,就在这里眉目传情。”叶小小一下子抓住苏雍皇的把柄,笑嘻嘻地说道。

    被叶小小如此的调侃,苏雍皇又是羞又气,又有些无可奈何。

    “好了,小丫头,别人来疯。”李七夜没好气地弹了一下叶小小的小瑶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乖乖回黄金屿去,这是你趁机闭关参悟的好时机,而且,你的血统苏醒之后,你在黄金屿闭关修练,你们黄金屿的两株祖树能助你一辈之力,这样天赐机缘,别人想都想不到的。”

    “我知道。”尽管叶小小也明白这里面的玄机,但是,依然是有些兴趣缺缺,说道:“整天修练来去,忒没意思的。”

    “忒没意思你也得给我好好修练。”李七夜笑着说道:“否则,你这就是辜负了你一身的血统,不好好趁着这时机努力一把,奋斗一把,那么未来你将会是黯淡无光。那怕你的血统再了不起,都会随之而沦落为平凡。天道酬勤,它从来不眷顾懒赖之辈。”

    “我知道了,别像我老妈一样唠叨。”叶小小没好气地说道。出身于树祖传承的她,又何尝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呢,只不过她年轻还小,玩性依然未脱。

    “努力修练吧。”李七夜笑着说道:“等你血统大成之时,说不定我能带你去一个更精采的地方,带你去一个更神奇的地方。若是你太弱小了,我可不带一个拖油瓶,那么,你就错失了一个能拓开眼界的好时机。”

    “去什么地方?”果然,当李七夜这样说的时候,叶小小顿时被吸引住了,立即感兴趣地说道。

    “等你有成就了,我自然会告诉你。”李七夜神秘地笑着说道。

    “哼,不说就拉到,谁稀罕了。”叶小小不屑地说道。虽然她嘴上这样说,心里面依然是跃跃欲试的。

    尽管叶小小心不甘情不愿,最终还是被李七夜送走了,毕竟,对于李七夜而言,他还是很看重叶小小的,以她的血统而言,在未来可是大有作为,他也不希望叶小小白白浪费了她如果绝世无双的血统。

    “你就是用这些的小把戏拐骗那些无知少女的。”在叶小小离开之后,苏雍皇没好气地白了李七夜一眼说道。

    “怎么这话我听到有几分的醋味儿呢?”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然地说道。

    苏雍皇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粉脸不由一红,又气又恼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少在那里自作多情!”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说道:“走吧,我们去真武岛走走,那里的确是好地方,奇观无数。”

    苏雍皇也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心里面总是有着小小的失落,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心里面萦绕,久久无法散去。

    万族大会无疾而终,这让整个神树城都掀起了波澜,在万族大会开启之前,任谁都没有想到一场万族大会竟然会如此的落幕。

    本来是万族大会主角的梦镇天、海螺帝王、暗黑古王子他们却是灰溜溜的离开了会场,整个过程,让参加了万族大会的人都为之震撼。

    一时之间,神树城是议论纷纷,成为议论主角的无非是李七夜了。

    让所有人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都竟然是支撑李七夜这个人族,这是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若不是很多人亲自参加了万族大会,还以为这个消息是假的。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竟然会支持李七夜,李七夜可是人族呀。”不管是海妖还是魅灵,都有些想不透。

    真武神女乃是海妖,更是海神之女,摘月仙子不用多说,她是出身于魅灵一族。可以说,不论是多哪一方面来讲,她们两个人支持一个人族的机率实在是太小了,毕竟,在天灵界,人族的地位是可有可无。

    但,真武神女不支持遮海天子,而摘月仙子也不支持魅灵出身的梦镇天,她们都反而去支持人族出身的李七夜!

    在召开万族大会之前,很多人都做过预测,作为同是魅灵出身的摘月仙子,就算是不支持梦镇天,只怕也不会去支持李七夜这样的一个人族,毕竟,摘月仙子是出身于魅灵。

    但是,结果却出于所有人的意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