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澹台若南他们走了之后,李七夜叫来了司马玉剑她们,苏雍皇也在场。

    看着司马玉剑她们,李七夜修书一封,然后对司马玉剑说道:“该学的,你也学了,在杀神道这一方面,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所欠缺的只是火候和经验了,这些东西,最后只有靠你自己的积累。”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有些叹息,说道:“未来能走多远,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这一条道路并不是说不能证道,这不是说不能成为仙帝。杀手,并非就意味着见不得光,并不意味着是旁门左道……”?“……你所修练的杀神道,它依然是磅礴大道,它一样能通往仙帝之路,它依然能打开大道的玄奥大门。在未来,能否打开这一扇大门,能否通往仙帝的康庄大道,这还是需要靠你自己,这一点,谁都帮不了你。”

    冷漠的司马玉剑默默地点了点头,牢记李七夜的每一句话,牢记李七夜的每一个字。

    “成就仙帝,不是你天赋有多高,也不是你大道有多么的堂皇,能否成为仙帝,最终还要看这里。”说着,李七夜指了指心脏,说道:“不改初心,一切皆有可能。”

    李七夜的话让司马玉剑细细地体味,自从败在了她师弟速道天神之后,她已经断了成就仙帝的念头,更何况,对于她来说,成为了一个杀手之后更加不可能成为仙帝,毕竟,杀手成为仙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在李七夜的话让她不由仔细地回味起来,恍然间给她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样。

    “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李七夜把已经写好的书信交给了司马玉剑,说道:“把这一封信交给你们的老祖,就说我向他问好。”

    司马玉剑默默地收下了李七夜的书信,她也不知道李七夜与他们杀神夜团是什么关系,按道理来说,李七夜精通他们杀神夜团的杀神道,他应该是他们杀神夜团的人才对,但是,不论从哪一方面看,李七夜都不像是杀神夜团的人。

    “去吧。”最后,李七夜向司马玉剑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司马玉剑沉默了一下,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与李七夜的关系实在是太特别了,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与李七夜是什么关系。

    李七夜本来是她刺杀的目标,现在变成了她的解惑授道之人,但是,他既不是她的长辈,也不是她的同门,这里面的关系十分的模糊。

    对于司马玉剑而言,李七夜不止是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曾是她的刺杀目标,但是,就这样的关系,李七夜却悉心教导,倾囊传授,而且对她是无所图谋。

    这样的关系,这样的事情,若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说出来都让人无法相信。

    “珍重。”千言万语,最终司马玉剑只能汇成如此的一句话,除了“珍重”这两个字之外,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唯能说出口的也就只有“珍重”这两个字!

    最后,司马玉剑向叶小小点了点头,以作致意,最后影子一闪,眨眼间消失了。

    司马玉剑离开之后,李七夜笑了笑,对叶小小说道:“丫头,该疯的也疯完了,你应该得到的,也得到了,你也该回黄金屿的时候了。”

    “谁说我本姑娘要回黄金屿了。”叶小小虎了一下秀目,说道:“我还没有玩够呢,等我玩腻了,再回黄金屿也不迟!”

    这丫头已经是玩得流连忘返了,心儿野了起来,根本就不想回去。

    对于这丫头的心态,李七夜还能不明白吗,他不由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丫头,你的血统乃是世间最珍贵的血统,你应该是好好珍惜,趁着这血统苏醒了,应该好好去领悟,应该是好好去参透,不要荒废了大好时光。”

    “切,本姑娘乃是天才,随便参悟都能参悟透奥义。”叶小小一叉小蛮腰,有些凶巴巴地盯着李七夜说道:“哟,自大王,这么急赶着我离开,你是不是想干些什么?”

    说到这里,叶小小不由打量了一下李七夜身边的苏雍皇,笑着说道:“哟,我明白了,我留在这里,是碍着你们两个吧,我知道了,嘿,你们一定是有那种关系。”说着,她不由暧昧地笑了起来。

    被叶小小这样一说,苏雍皇都不由粉脸一红,但,她立即板着粉脸,说道:“你净胡说些什么,我乃是他的师尊。”

    “切——”叶小小不屑地说道:“拉倒吧,你们一看就不像师徒,再说了,自大王是什么人,本姑娘还不了解他吗?哼,他就是一个目中无人的自恋狂,以本姑娘看,如果自大王想要把你吃了,那绝对是吃干抹净。嘿,对于自大王这样的人来说,师尊又如何,他根本就不是世俗之人,他敢想就敢做……”

    被叶小小说得如此不堪,李七夜有些哭笑不得,他不由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好了,小丫头,不要在那里抹黑我。”

    “哼,谁说本姑娘抹黑你了。”叶小小有三分得意,但是,她秀目一转,又是有鬼主意冒上心头了。

    叶小小这神态,李七夜立即知道这小丫头要干什么了。

    叶小小此时立即挽着李七夜的手臂,十分得意地对苏雍皇说道:“就算你是自大王的师父也没用。嘿,本姑娘乃是自大王的妻子,正牌的妻子,乃是正室,乃是大房,嘿,以后你们眉来眼去,你们想私底下搞一腿,那还得让本姑娘同意,嘿,趁着这机会,快快来巴结本姑娘吧。”

    说到这里,这个疯丫头不止是十分的得意,甚至是向苏雍皇扬威耀武。

    被叶小小这样的小姑娘如此调侃,苏雍皇都不由又气又恼,她又有些拿这个疯丫头无可奈何,这个疯丫头真的是疯起来,那真的是人来疯。

    气恼之下,苏雍皇都不由狠狠地白了李七夜一眼,这是有责怪李七夜的意思,到处拈花惹草,招惹来这个丫头,以后就真的是有好戏看了。

    “哟,哟,哟,你们别当着我的面偷偷的眉来眼去,别把我当作不存在,就在这里眉目传情。”叶小小一下子抓住苏雍皇的把柄,笑嘻嘻地说道。

    被叶小小如此的调侃,苏雍皇又是羞又气,又有些无可奈何。

    “好了,小丫头,别人来疯。”李七夜没好气地弹了一下叶小小的小瑶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乖乖回黄金屿去,这是你趁机闭关参悟的好时机,而且,你的血统苏醒之后,你在黄金屿闭关修练,你们黄金屿的两株祖树能助你一辈之力,这样天赐机缘,别人想都想不到的。”

    “我知道。”尽管叶小小也明白这里面的玄机,但是,依然是有些兴趣缺缺,说道:“整天修练来去,忒没意思的。”

    “忒没意思你也得给我好好修练。”李七夜笑着说道:“否则,你这就是辜负了你一身的血统,不好好趁着这时机努力一把,奋斗一把,那么未来你将会是黯淡无光。那怕你的血统再了不起,都会随之而沦落为平凡。天道酬勤,它从来不眷顾懒赖之辈。”

    “我知道了,别像我老妈一样唠叨。”叶小小没好气地说道。出身于树祖传承的她,又何尝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呢,只不过她年轻还小,玩性依然未脱。

    “努力修练吧。”李七夜笑着说道:“等你血统大成之时,说不定我能带你去一个更精采的地方,带你去一个更神奇的地方。若是你太弱小了,我可不带一个拖油瓶,那么,你就错失了一个能拓开眼界的好时机。”

    “去什么地方?”果然,当李七夜这样说的时候,叶小小顿时被吸引住了,立即感兴趣地说道。

    “等你有成就了,我自然会告诉你。”李七夜神秘地笑着说道。

    “哼,不说就拉到,谁稀罕了。”叶小小不屑地说道。虽然她嘴上这样说,心里面依然是跃跃欲试的。

    尽管叶小小心不甘情不愿,最终还是被李七夜送走了,毕竟,对于李七夜而言,他还是很看重叶小小的,以她的血统而言,在未来可是大有作为,他也不希望叶小小白白浪费了她如果绝世无双的血统。

    “你就是用这些的小把戏拐骗那些无知少女的。”在叶小小离开之后,苏雍皇没好气地白了李七夜一眼说道。

    “怎么这话我听到有几分的醋味儿呢?”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然地说道。

    苏雍皇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粉脸不由一红,又气又恼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少在那里自作多情!”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说道:“走吧,我们去真武岛走走,那里的确是好地方,奇观无数。”

    苏雍皇也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心里面总是有着小小的失落,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心里面萦绕,久久无法散去。

    万族大会无疾而终,这让整个神树城都掀起了波澜,在万族大会开启之前,任谁都没有想到一场万族大会竟然会如此的落幕。

    本来是万族大会主角的梦镇天、海螺帝王、暗黑古王子他们却是灰溜溜的离开了会场,整个过程,让参加了万族大会的人都为之震撼。

    一时之间,神树城是议论纷纷,成为议论主角的无非是李七夜了。

    让所有人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都竟然是支撑李七夜这个人族,这是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若不是很多人亲自参加了万族大会,还以为这个消息是假的。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竟然会支持李七夜,李七夜可是人族呀。”不管是海妖还是魅灵,都有些想不透。

    真武神女乃是海妖,更是海神之女,摘月仙子不用多说,她是出身于魅灵一族。可以说,不论是多哪一方面来讲,她们两个人支持一个人族的机率实在是太小了,毕竟,在天灵界,人族的地位是可有可无。

    但,真武神女不支持遮海天子,而摘月仙子也不支持魅灵出身的梦镇天,她们都反而去支持人族出身的李七夜!

    在召开万族大会之前,很多人都做过预测,作为同是魅灵出身的摘月仙子,就算是不支持梦镇天,只怕也不会去支持李七夜这样的一个人族,毕竟,摘月仙子是出身于魅灵。

    但是,结果却出于所有人的意料!

第1473章共赏夕阳    李七夜和澹台若南坐于窗前,相依看着外面的西下夕阳,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很宁静。

    “少爷,天灵界真的没有转机了吗?”过了甚久之后,澹台若南打破了宁静,轻轻地说道。

    “有。”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不,我不也是跟七武阁谈条件吗?或者在那么一天需要你来主持大局。”

    “若这是我的命运,我愿意去面对。”澹台若南说得很温柔,但是,她的话却是铿锵有力,一点都不输于男儿。

    “但,你要知道,当年你父亲请我为你斩断血统,他并不希望你走这样的一条路,作为父亲,他希望你能远走高飞,飞得远远的,或者飞出九界,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温柔地说道。

    “我知道,只能说,我是辜负了父亲的厚爱,绕了一大圈,最后我还是留在了天灵界。”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最后李七夜轻轻地说道:“你心里面要有准备呀,这一条路不好走,就算是我也不敢说这将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局,一旦是来临了,你身死道消的机率会很大很大。”

    “既然是少爷作局,我相信少爷。”澹台若南笑着说道:“少爷是何许人也,可是狩猎过众帝诸神的人,在那九天之上,少爷可是屠杀过众帝诸神,天灵界大局,必是在少爷手掌之中。”

    “你呀,就是这么的对我有信心。”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不由认真地说道:“若南呀,这件事我也没底呀,毕竟,这里是天灵界,可不是九天之上,在这样的天灵界,局限太多了,没有九界之上的那种条件……”

    “……如果像九界之上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只需要你说一句话,我就会把这天灵界犁平,还这天空一片晴朗,可惜,这里不是九天之上。”说到这里,他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是呀,这里终究是受到种种的局限。”澹台若南也能理解,轻轻地点头说道。

    “一直以来,天灵界的仙帝也作过努力,也不能说是一无所成。”李七夜说道:“只能说,依靠一位仙帝,是无法成功的。更何况,就算真有仙帝成功了,打破了平衡,谁都不敢说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努力过的仙帝也只能是让天灵界保持着这份平衡!”

    “这一次变动,天灵界的平衡是保持不了多久了。”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

    “会来的。”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后轻轻地说道:“但,我等不到那一天到来,我无法等到那一天助你一臂之力。”

    “少爷有少爷的追求,我有我的使命。”澹台若南洒脱地笑着说道:“千百万年以来,少爷都从来没有停留过,都从来没有为谁驻足过。我也不想成为少爷的拘羁,我也不希望因为我,这就让少爷停下了脚步,这不是我心中的少爷,不是我心目中勇往直前的少爷!”

    此时的澹台若南笑起来是那么的美丽,是那么的迷人,让人看了都不由为之倾倒,为之迷醉。

    “若是你不是心中有着那一份拘羁,我一定带你离开。”李七夜不由叹息一声,不由有着说不出的怅然。

    虽然说,李七夜是渴望澹台若南留在他身边,不过,她心中有拘羁,他也不会去勉强她,这就像澹台若南从来不请求李七夜为她停留下来一样,因为澹台若南也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李七夜放弃千百万年以来的坚持。

    “我若不是心中有着这一份拘羁,我也愿意追随少爷到天涯海角!”澹台若南不由握着李七认的手掌说道。

    李七夜也不由握着她的玉手,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好了,少爷,我们不说这些伤感的事情。”过了许久之后,澹台若南笑着说道:“少爷不如来我真武岛坐坐如何,自从上次离开之后,少爷就再也没有踏入过真武岛了。”

    “也好。”李七夜一口答应,笑着说道:“神树岭的事情也折腾得差不多了,只差一件事而己。不过,我也不着急,就先上真武岛坐坐吧。你们暂且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澹台若南也不显小儿女的姿态,随后她带着百武战将和真武岛的弟子离开了神树城了。

    “殿下,属下有一事想说。”离开神树城之后,百武战将忍不住说道。

    “百武,我父亲视你为家人,我也视你为亲人,有什么事,无需拘束,直说无妨。”真武神女缓缓地说道。

    百武战将沉吟了一下,思索了一下择辞,最后,他说道:“恕属下冒昧,殿下此举只怕有所不妥,力挺一位人族,这只怕是得罪不少同族呀。”

    “那又如何。”澹台若南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人在于世,哪有不得罪人的。海妖蠢货太多了,不知道自己面临着怎么样的困境。”

    “这——”百武战将怔了一下,他沉吟一下,不失谨慎,说道:“殿下,得罪海妖是无所谓,但,殿下认为,立帝座于三大皇座之上,这终是有所不妥,陛下也是一尊海神……”

    “百武,我明白你的意思。”澹台若南打断了百武战将的话,淡淡地笑着说道:“你的意思是有辱海神威名,事实上,百武,就算是我父亲在世,他也不会反对李公子凌驾于海神座位之上。”

    “这个……”百武战将不由呆了一下,说道:“这,这……”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百武,你不明白。”澹台若南轻轻地摇头说道:“我此举乃是救下那群蠢货,你真以为凭海螺号那些存在能撼动李公子吗?那群蠢货,不知进退,一旦真的让李公子震怒,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他一出手便是血洗海妖,让整个龙妖海漂血好几年……”

    “……到那个时候,整个龙妖海就是哀鸿遍野!我出面,李公子还是念了旧情的,否则,天灵界必将是一次大屠杀。海螺号、祖陆那群人自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在李公子眼中,连土鸡瓦狗都算不上!”

    “这,这是真的吗?”听到澹台若南这样的话,百武战将不由呆了一下,说道:“这,这有可能吗?”

    举手屠海妖,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别说是屠整个天灵界了,除非是仙帝,只怕是没有几个人做到了。

    “百武,你还不知道李公子的来历,这事对于他来说,又有何难呢。”澹台若南淡淡地说道。

    “恕属下无知,殿下,李公子究竟是何来历?”百武战将不由说道:“属下浅陋,为何在此世之前未能听过李公子大名?”

    “百武,李公子名讳,不是谁都能谈的。”澹台若南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达到那种层次,不知道李公子,那也是属于正常之事,更何况,就算知道李公子的存在,也不愿意去谈李公子这样的禁忌存在……”

    “……李公子的影响那是贯穿了九界的一个又一个时代,从荒蛮时代到拓荒时代,再到古冥时代,最后到诸帝时代。李公子的那一双大手,就像是九界暗中的主宰,一直左右着九界的大势。”说到少爷的丰功伟绩,她也不由秀目中泛起了异彩。

    “黑暗中的大手!”百武战将在这一刻意识到了什么,他想到了一个传说,他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传说中黑暗中的那一双手吗?这,这,这个陛下在世之时曾与我提到过。”

    “没错,就是他。”澹台若南点了点头,说道:“你记住便是了,就算真的有一天我不在世间了,真武岛也是应该恭敬以待!”

    此时百武战将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何方神圣,他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因为真武神海在世间的时候也曾经跟他提过幕后黑手这件事情,就算真武神海这样的存在,提到幕后黑手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不愿意深谈,只是浅浅地提了一下。

    试想一下,真武神海是何许人物,乃是海妖一族的至尊,号称是能与天始海神比肩的人物,当年,他手持三叉戟,曾经与明仁仙帝战得平手,明仁仙帝可是开创诸帝时代的存在,从这一点就可以想象真武海神是何等的强大了!

    但是,连真武海神这样的存在,对于一直传说中的幕后黑手都是讳莫如深,忌惮甚至,这完全是可以想象这个传说中的幕后黑手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恐怖了。

    百武战将对于一直传说中的幕后黑手了解甚少,就如澹台若南所说的那样,没有达到那种层次,是不会知道这样的存在。

    真武海神在世的时候,也曾经是浅浅掉到过这样的存在,正是因为从真武海神口中,百武战将才知道,在世间仙帝可以说是最无敌的存在,但是,仙帝不一定是最可怕的存在。在世间,还存在着一个让连海神都忌惮无比的亘古存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