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开口便是屠万族,这已经是彻底的让人无语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李七夜来参加万族大会,根本就是冲着闹事而来。而且,那怕是有暗黑古皇子、梦镇天、海螺帝王他们在场,李七夜也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此时,李七夜站在虚空之上,缓缓地伸出手,淡淡地笑着说道:“若南,且随我登帝座吧。”

    真武神女淡淡一笑,风姿绝世,轻扶着李七夜的手臂,缓缓往帝座而去。

    看到李七夜如此模样,让所有人都为之沉默,由海神之女亲自扶座,这是何等霸气的事情,举世之间,除了海神在世之外,还有谁能值得海神扶座?

    所有人都不明白,李七夜究竟有何魅力竟然让真武神女对他言听计从,甚至是恭恭敬敬,这样的事情,不论是谁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七夜登上了帝座,凌驾于三座皇座之上,当他坐在那里的时候,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随意,似乎亘古以来,这个位置一直都该由他来坐一样。

    看着李七夜高坐于帝座之上,让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在场的无数修士都彻底服气了。

    在暗黑古王子、梦镇天、海螺帝王这样的至强者镇坐之下,李七夜依然是目中无人,以极为嚣张霸道的姿态登上了帝座,这简直就是邈视九天十地的一切,放眼整个天灵界,又有谁人能做得到。

    李七夜坐在帝座之上,是那么的随意,那么的理所当然,他懒洋洋地坐着,随意地看了一眼梦镇天他们。

    梦镇天他们脸色难看到极点了,李七夜这样的举止不止是打压他们的气焰,更是有意羞辱他们。他们四个至强者在此,竟然被李七夜视之为无物,就算梦镇天他们修养再好,此时也是一腔的怒火。

    如果不是有真武神女、摘月仙子撑腰,他们就此镇杀李七夜,再他们看来,李七夜就算是再强大,也一样逃不过他们四人的手掌心,可惜,偏偏是有真武神女、摘月仙子为他撑腰!

    梦镇天他们心里面十分的不是滋味,他们千算万算,最终还是不如天算。因为他们四大至强者都已经达成了协议,在他们看来,这一次召开万族大会,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就算不会完全赞同他们的决策,只怕也不见得会反对,更不可能站在李七夜这边。

    毕竟,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出身于海妖和魅灵,而李七夜只不过是区区人族而己。

    所以,梦镇天他们有着十分的信心,在万族大会之时,就算李七夜来捣乱他们也丝毫不惧,甚至可以说,他们联手绝对有把握当场把李七夜击杀。

    在他们的计划之中,他们甚至是希望李七夜来万族大会中捣乱,如果在万族大会中把李七夜镇杀了,这让他们更是能威慑有异心者。

    但,现在却偏偏超出了他们的意料,超出了他们的算计,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站在了李七夜这一边,力挺李七夜,他们的一切算计都成了泡影。

    看着李七夜高坐在帝座之上,陆皇都忍不住冷哼一声,这一次万族大会是由他发起的,他就是要斩杀李七夜,为自己死去的弟子报仇,然而,没有想到却发展到这样的局势。

    “龙竹,就凭你这么一株小小的破竹也用不着给我拿捏姿态。”陆皇的冷冷一哼,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看了一眼他,笑着说道:“你不要以为从九终老头那里学了两手归虚的小术,就真的以为自己是树祖了!不要说你这样的一株小破竹,就算你是树祖,我都还没有把你放在眼中。”

    “龙竹,龙竹亚祖吗?”听到李七夜如此称呼,很多人大吃一惊,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为什么这个默默无名的陆皇竟然如此的强大,如此的嚣张了。

    龙竹亚祖,祖陆的亚祖,传说他是只逊于树祖的存在,他能像树祖一样归虚于大地。

    “你我之间的帐,终要算一算的。”陆皇冷冷地说道,他的双目中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你还是真身亲自爬出来吧。”李七夜随意地一笑,说道:“你附身于晚辈的身上,就算你发挥二三成的威力,那也没有什么嚼头,你亲自来吧,我正好有一株神药要补一补,一根能扎根于大地的老树也的确是大补药!”

    被李七夜贬得如此一文不值,陆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双目的杀机更盛!

    原来,龙竹亚祖他借鉴了九终神祖的方法,九终神祖也曾经指点过他一二,所以学会了归虚之法后,龙竹亚祖可以扎根于大地。

    不过,他扎根于祖地之后,就不可以轻易移动,也不可以轻易离开祖陆,后来,他想到了一种方法,附身于一个适合自己的晚辈身上。

    而陆皇就是适合他附身的晚辈,如此一来,陆皇的三魂被龙竹亚祖留下了一魂,留于龙竹亚祖身上,如此一来,就算陆皇被人身死了,只要他一魂还在,他都依然能复活。

    这也是为什么陆皇明明被李七夜烧得灰飞烟灭了,他依然还能复活过来的原因。

    同时,龙竹亚祖借着可以附身于陆皇身上,这使得他可以行走天下,不像祖树那样只能永远留在祖地之中。

    “李道友,亚祖乃是举世无双之人。”此时,梦镇天缓缓地说道:“李道友说此话,未免太过于托大了吧。”

    “托大?”李七夜看着梦镇天,笑着说道:“我一直都是如此托大,怎么,对我有意见吗?”

    梦镇天摇头,缓缓地说道:“我一直把李道友当作是一个可敬的对手,然而,未想到,李道友也只不过是一个肤浅狂妄之辈而己。仙帝,乃是九界的主宰,焉能会是……”

    “好了,不要跟我酸了。”李七夜打断了梦镇天的话,说道:“什么肤浅狂妄,我要成为仙帝,苍天那个贱人还能奈得了我何?别跟我扯那些堂皇冠冕的鬼话……”

    “……梦镇天,想争天命,就放手去干,别藏着掖着的模样,又想当**又要立牌坊。这一点,与你同一辈的踏空比你强大了。他至少不会像你那样,因为黑龙王一句’一个打打闹闹的小兵团也敢称镇天,不自量力’而躲了起来,不敢再出世……”

    “……虽然踏空仙帝一生失败不少,但,他依然勇往直前,不改初心。这才是仙帝必具的品质。肤浅也好,狂妄也罢,这都不重要,只要你有一颗不改的初心,你才有资格去争天命。像你这种举棋不定,既当**又要立牌坊的人,就算你天赋再好,也一辈子当不了仙帝。”

    说到最后,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你——”梦镇天被李七夜一席话揭了老底,顿时脸色涨红,无法保持那种克制的姿态,一下子站了起来,怒视李七夜。

    李七夜这一席话让很多人都傻了眼,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着这样的辛秘轶闻。

    原来梦镇天当年不争天命,那不是因为他要让踏空仙帝,而是因为黑龙王的一句话。

    在那个时候,梦镇天也是年轻气盛,有志去争天命,他把自己的军团取名为镇天。但是,黑龙王所建的海城就叫镇天海城!

    在一次遇到黑龙王的时候,黑龙王只是对梦镇天说了一句这样的评价:“一个打打闹闹的小兵团也敢称镇天,不自量力!”

    正是因为他的军团因为“镇天”两字与镇天海城相冲突,再加上黑龙王的态度,这使得年少的梦镇天决定退出,因为他得罪了黑龙王,不愿意正面冲突,想待到黑龙王的时代过去之后,他再出世问鼎天命。

    在天灵界一直传言说,梦镇天因为念及兄弟情深,所以才放弃争天命,让踏空仙帝成为了仙帝。

    让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这里面的真相竟然不是如此。

    事实上,这个真相也不是没有人知道,像暗黑古王子这样的存在也是知道的,只不过能知道这个真相的人是不会说的,更何况,在黑龙王三世共尊的时代,忌惮黑龙王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在这样三世共尊的时候,连仙帝都尊敬黑龙王,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说这个真相,梦镇天也是威名远播,甚至有很多人赞他是仁义之人,兄弟情深。

    现在被李七夜一下子揭穿,这又怎么不让梦镇天怒视李七夜呢,此时,他恨不得与李七夜誓死不休。

    “小辈,休狂!”在这个时候,海螺帝王站了起来,斥喝李七夜,为梦镇天撑腰,冷声地说道:“满口雌黄,血口喷人,区区一个小人,也有资格问鼎天命!”

    “小人也好,恶人也罢,只要初心不变,就能成为仙帝。”对于海螺帝王的斥喝,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嘛,如果说,我是小人,那你是什么?一个扶不上墙的废物而己。仗着自己父亲之势,就以为自己是可以为所欲为了。可惜,有眼无珠,冲撞了骄横仙帝,骄横仙帝一句话,就让你永远成不了仙帝,成了一个缩头乌龟!”

第1465章摘月仙子    真武神女到来,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看着真武神女,李七夜心里面十分的高兴。

    “殿下——”看到真武神女,海臣都伏了伏身子,不管他们是哪一位海神座下效过力,而真武神女可是海神之女,论血统,论地位,都在他们之上。

    “去,安排一张帝座!”真武神女缓缓地吩咐海臣,她不怒而威,神圣不可犯。

    真武神女此话一出,顿时让海臣都不由脸色一变,他们都没有想到真武神女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真武神女一说出此话,让会场中的所有人都傻眼了,特别是海妖,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一时之间,是你看我,我看你的,甚至有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于海妖来说,真武神女的到来,乃是壮大他们海妖一族的声威,对于海妖一族来说,有了海螺帝王,再加上一个真武神女的话,那就让海妖拥有着更强的底气了。

    不少海妖还因为真武神女的到来而激动,现在倒好,真武神女竟然是为李七夜说话,这明显是站在了李七夜这一边!

    面对这突然的结果,这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特别是海妖,一时之间是傻了,久久反应不过来。

    “殿下,请三思。”在场的海臣都不由伏了伏身子,缓缓地说道。

    “你们若不愿意,我也不勉强。”真武神女神态平淡,吩咐身边的老者,说道:“百武,你去把帝座摆在三张皇座之上。”

    “百武——”听到真武神女的话,有一位海妖大贤回味了一下,失声地说道:“他,他,他是百武战将,真武海神座上的第一战将!他,他,他竟然还在世间!”

    听到这样的话,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就算是梦镇天之流,都顿时目光一凝,目光落在了真武神女身旁的老者身上。

    “百武战将呀,曾经是魅灵一族不可一世的天才,败在了真武海神手中之后,就为真武海神效力,他曾是战绩赫赫,曾有人言,他与真武海神只不过是差一点点而己。”有魅灵强者都十分为之吃惊。

    百武战将,真武海神座上的第一战将,曾经了解过他战绩的人都会为之敬畏,这可是只比海神差一点的无敌之辈。

    现在他跟随着真武神女而来,这将是意味着什么?

    听到真武神女如此说,百武战将都不由犹豫了一下,说道:“殿下,只怕不妥吧。”

    百武战将毕竟是海神座下的第一战将,现在突然之间要把一张帝座排在三张皇座之上,这是凌驾在海神之上呀。

    “妥。”真武神女平静地说道:“李公子就是应该坐在那里,就是应该凌驾于九天之上!”

    真武神女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傻了,真武神女这不止是为李七夜撑腰,而且还是毫无条件地支持。

    “真武殿下,大家也敬你是海神之女,但是,此间之事,也并非你一个人说了算。”此时,暗黑古王子也缓缓地说道。

    “不要忘记了你身份,此举可是有渎海神无上神威,你可不要辱没你父亲的一生英明。”此时海螺帝王也冷声地说道。

    “海螺,今日我不是以海神之女的身份而来,我今天的身份,乃是李公子身边的一个不足为道的追随者而己。”真武神女缓缓地说道:“再说了,李公子想坐在九天之上,还不需要你们来同意!”

    “你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李公子他就是坐在九天之上,他就是掌执着乾坤!”真武神女说得平缓,但是,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

    “真武殿下,请三思,不可意气用事。”此时梦镇天也开口说道:“今日召开万族大会,乃是共商天下大事,真武殿下,乃是能成为海神之人。”

    “成为海神?”真武神女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海神,海神而己,有何值得人去眷恋的!”

    真武神女这话一出,顿时让人为之窒息,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海神,这是海妖最高的成就,海妖心目中无上的至尊。

    然而,作为海神之女的真武神女,竟然对海神之位不屑一顾,这样的事情在任何人看来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百武,把帝座放上去。”真武神女吩咐地说道。此时,真武神女的不怒而威,有着号令千军万马之姿。

    这一次百武战将没有犹豫往前面走去,百武战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殿下要这样做,但是,他相信殿下这样做是有着她的道理的。

    对于百武战将而言,他一生中最佩服有两个人,一个是真武海神,一个是真武神女。

    真武海神不用说,他乃是至高的存在,可以比肩于天始海神的无上至尊。

    至于真武神女,自从她失踪回来之后,那就更是深不可测,宛如她曾经是掌执乾坤一样,她的一举一止都有着无上神威。

    所以,真武神女自封不出世之后,百武战将是一直守护着真武岛。

    “太放肆了!”此时海螺帝王站了起来,他身后的海神虚影瞬间爆发了恐怖的海神之威,让许多强者都为之颤抖。

    “海螺,你要战吗?”真武神女秀目含威,一步凌天,冷声地说道:“你要战就站出来,我看一看你把你父亲的本事学了几成!”

    此话一出,霸气冲天,这样的霸气让很多人都不由望向李七夜,真武神女的霸气与李七夜的霸气那是同出一辙!

    论辈份而言,作为海螺海神之子的海螺帝王,他要比真武神女高出很多很多,但是,今天,真武神女却不把他放在眼中。

    “真武殿下,你能横扫天下吗?”此时,陆皇也站了起来,生机盎然,宛如一株参天巨树站在那里一样。

    “那就我来横扫!”此时,一个天籁之声响起,一个人从天而降,一个女子,宛如天仙,绝世无双,让人为之倾倒。

    这个女子一袭白衣,姿如天仙,容颜的美丽,让人难于用笔墨来形容,她似乎是从仙界中落于红尘的仙子,让任何人看了都为之仰视。

    看到这个女子,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惊叹一声,很多人都为之倾倒,看到她,很多人才明白天仙不是形容一个女子,而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天姿如仙,看到这个女子,很多人心里面会浮现这样的一个词语——天姿如仙!

    眼前这位天姿如仙的女子,除了一双眼睛冰冷之外,其他的地方让人无法去挑剔。

    看到从天而降的女子,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他的笑容就像是冰雪融化一样,这个笑容是发自于内心。

    “摘月仙子!”看到这位如天仙一般的女子,连暗黑古王子都不由为之脸色一变。

    “摘月仙子——”听到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不由骇然尖叫一声,这个名字充满了魔力,让人听了都不由为之久久失神。

    在天灵界,曾经有人说过这样的一句话,问当世,谁能无敌!唯有摘月!

    在天灵界,只怕也只有摘月仙子才敢说出“那就我来横扫”这样的一句话,这一句话一出已经是让在场的很多人都喘不过气来了。

    “摘月仙子,今日你的到来,乃是让万族大会蓬荜生辉。”梦镇天也站了起来,缓缓地说道:“摘月仙子的到来,若是能为天灵界主持大局,那是再好不过……”

    “他今天,就坐在九天之上。”摘月仙子打断了梦镇天的话,冷冷地说道。

    摘月仙子此话一出,让所有人都傻了,不管是谁,都久久回不过神来,甚至有人以为自己是做梦。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楼阁之上的海螺神王他们是脸色十分难看。

    “这位公子,帝座已摆好。”此时百武战将已经把帝座放于三张皇座之上,对李七夜鞠了鞠身,事实上,百武战将也不知道李七夜是何来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殿下会支持李七夜。

    “区区一个帝座而己,折腾这么久。”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嚼头,似乎让人有点索然无味。”说着,一步踏空而起。

    “李七夜,除非你是仙帝,不然你没资格坐这个位置……”见李七夜往帝座走去,陆皇不由沉声地说道。

    李七夜连看都没多看陆皇一眼,只是笑了一下而己。

    “你想挡道的话,站出来,我扫平你!”摘月仙子玉指一指陆皇,冷冷地说道。

    陆皇一下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冷冷地说道:“摘月仙子,除非你已经是仙帝了,否则……”?“让你真身来吧,就凭你这傀儡之躯,三招之内必镇杀!你真身来,百招之内,必杀你!”摘月仙子冷冷地说道。

    摘月仙子这话一出,无数修士都不由冷汗涔涔,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无敌,大家都明白,摘月仙子此话一出,必是说得到做得到。

    “不要这样吓着人家。”李七夜站在虚空上,温柔地说道:“你把他一吓,那不敢来了,那岂不是可惜。唉,你们两个今天一吓,都坏了我好事了。本来嘛,今天我是打算血洗万族的,看来,现在是洗不成了。也罢,现在我心情很好,也就不去计较这件事情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