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子不说话,只是冷冰冷冰地看着李七夜,过了许久之后,她才冷冷地说道:“你认为我活着就是好吗?活着,还不如战死!”

    这样的话让李七夜久久沉默,最后,他苦涩地一笑,说道:“我知道,所以这一切都是我欠你的,我站在你的面前,就是想补偿你。在古冥时代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女孩,我亲手把你封印,让你远离世俗,只希望在盛世的时候你能快快乐乐地活着……”

    “……在那个时候,我曾经答应过你父亲,只要我还在九界,没有人能夺走你的生命!但,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你提早出世了,最终却造成了这样的结局,是我伤害了你!”说到这里,他不由无奈地叹息一声。

    说完了之后,李七夜看着她的双眸,最终,认真地说道:“在以前,我不喜欢来天灵界,这一世,我来了,我是以李七夜的身份来的。见到了你,我只想跟你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补偿你!”

    “那怕是让出天命?”女子冷冰地看着李七夜。

    李七认看着她双眸深处,深深地看着她,郑重地点头说道:“没错,那怕是让出天命,如果你想成为仙帝,那么,这一世仙帝就是你!”

    女子看着李七夜,最终冷冷地说道:“我要成为仙帝,不需要任何人来让,我要成为仙帝,我会荡扫一切障碍,我会自己登上仙帝之位!我的帝位,不需要你来让,也不需要你来扶持!”

    “我知道。”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淡淡地笑着说道:“一直以来,你都是那么的高傲,一直以来都不愿意低头!”

    女子冷冷地看着李七夜,过了许久许久之后,最终她说道:“我不要天命,我也不要仙帝。如果你想补偿我,那很简单。停下你的脚步,留下来。这一切就足够了!”

    女子的话让李七夜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但是,最后,他抬起头来,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做不到,不论是什么时候。不论是什么时代,我都不会停下脚步,我会一直走下去。我不会为谁留下来,不管如何,我都会走到世界的尽头,一直战到最后!”

    李七夜这样的话,女子也没有激动,也没有生气,她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似乎她早就已经料到李七夜会如此说一样。

    “你从不例外吗?”最后,女子冷冷地说道。

    “其他的事,我可以例外。就像天命一样。我这一世,明知道要战到最后。我依然可以给你,没有天命,我也依然要战到最后。”李七夜看着她的双眸,坦然地让她的目光照进自己的心扉,说道:“但是,这件事不行,我不会留下,不会停止,过去是如此。现在是如此,未来也是如此!我的道心。此心不会动摇!除非,世间无我!”

    “在你生命中,我从不是一个例外!”女子冷声说道。

    李七夜不由沉默起来,过了很久,他认真地说道:“不止是你,在这一件事上,我从为例外,不是我爱的不深,只能说,这是我一生中最终极的追求,没有了它,不管我是李七夜,还是阴鸦,一切都显得没有意义!”

    “我知道,我知道你会这样说的。”女子冷漠地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这都是我的错,对于我而言,你也好,素儿也罢,文心也是如此,我不会为你,也不会为她们停留,我不会为任何人去停留。我就是我,我就是那只扑火的飞蛾,不到最后,不死不休!”

    “在我生命中,有你们,我很感激,是你们让我的生命更加精采。”说到这里,李七夜苦涩地笑了一下,说道:“我只能说,是我太自私了。”

    “你走吧。”最后女子缓缓开口,说道:“我并不是一个怨妇,我不需要你的补偿!不管你有没有欠我。”

    李七夜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那美丽无比的脸庞,轻轻地摩挲着,在这个时候,昔日的一幕幕不由浮现在心头。

    在那段时光里,他是一个狷狂的青年,一个叫李七夜的青年,恃才傲物,目无余子,而她则是坠入爱河的女子,一向高傲无比的她,却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可人……

    昔日的一幕幕,不由在他心头浮现,想到昔日两个人的浓情蜜意,他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很久很久不知道痛为何物的他,不由隐隐一痛。

    “别了,我的小月儿,或者,如果我凯旋归来,你还能再见到我,如果我死了,说不定有一天能为我收尸。”最终,李七夜喃喃地说道。

    女子不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不觉间眼角有了泪水,眼角间的泪水就像一颗明珠挂在了那里。

    最终,李七夜一狠心,转身就走,不再停留,他不想让她看到他眼角间的湿润,他曾经是九界的主宰,万古以来,不论是血流成海,还是尸骨如山,他都是心坚如铁,冰冷无情!从不伤心,从不哭泣。

    闭着秀目的她,最终忍不住张开了双目,看着他远去的背景,看着他一直远去。

    李七夜心里面踏空而行,远远而行,心里面回荡着太多的声音,脑海中浮现太多的过往。

    曾经,简文心跟他这样说过: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

    再一次想起简文心这句话,李七夜不由笑了,他笑得很苦涩。

    “就算我是一只蚁蝼,我也不会伏于天地之间,我会冲上九天,杀上天宇,我永不蜇伏,因为我是李七夜!”最后,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

    神树城,热闹非凡,早就已经在神树城的许多修士都不由翘首以盼,而在神树城之外的众多修士,都纷纷赶来神树城。

    因为一场万族大会要举行了,这样的一场万族大会,绝对会成为这个时代的一大盛举,所以,不论是任何修士、任何传承都不愿意错过这一场万族大会。

    万族大会,虽然说是万族皆可以参加,但是,真正主持这场会议的还是魅灵、海妖、树族,这三族乃是天灵界最强大的种族,甚至可以说,他们三族主宰着整个天灵界。

    至于其他种族的门派宗门,比如说人族、石人、血族等等,那只不过是万族会议的陪衬而己,只有旁听的资格,根本就没有资格去左右这样的一场会议。

    “万族大会,如此盛大的会议,究竟是谁号召,由谁主持。”对于要召开的万族大会,有人不免为之怀疑地说道。

    “放心吧,这一次万族大会,绝对是有资格召开。这一次的万族大会由树族亚祖、梦镇天、暗黑古王子、海螺帝王四大至尊同时签署了神令,凭着他们的实力与地位,的确是有资格召开这一场会议!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个修士的同伴说道:“更何况,有传言说,这一次万族大会,连摘月仙子和真武神女都出席,所以说,不论是凭哪一点,这一次万族大会都达到了召开的规格。”

    事实上,很多修士强者接到了神令之后,对于即将召开的这一场万族大会都充满了猜测,因为这一场万族大会召开得太急了,没有丝毫的征兆,就这样突然召开了,让很多人都没有丝毫的准备。

    “如此着急,而且还在神树城这样的一个地方召开万族大会,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这也太急了吧,听说,以有召开万族大会,不是在帝统仙门就是在海神传承或树祖门派中举行的,现在突然间在神树岭举行,这太奇怪了。”有人不免对这样突然召开的万族大会感到不安。

    “说不定是对付凶人的。”有海妖不由说道:“这一次大会,是由梦镇天、黑暗古王子、树族亚祖、海螺帝王同时签署了神令,传言连真武神女和摘月仙子都出席这大会,我觉得是对付李七夜这个凶人的。”

    “只怕不止这么简单,对付第一凶人这么一个人,用不着召开万族大会吧。”对万族大会有一定了解的人说道:“以我看,这一次召开万族大会,除了天灵界的海妖、魅灵、树族团结一致对付李七夜之外,以我看,有可能还确定仙帝和海神的人选。”

    “仙帝和海神的人选都可以通过万族大会来确定?”没参加过万族大会的强者不由为之好奇地说道。

    “传说是可以的。”曾经了解过万族大会的人说道:“如果我们天灵界的天才僵持不下的时候,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确定,大家通过协议来制定利益关系和分配。就像现在,以我个人看来,仙帝人选肯定会是梦镇天……”

    “……而至于海神人选嘛,就能说了,有可能是七海女武神,也有可能是遮海天子,更有可能的是真武神女。仙帝人选还好解决,毕竟,天灵界的魅灵更加希望梦镇天成为仙帝。海神人选就更加剧烈了,海妖只怕也不希望因为争夺海神之位内耗太惨重。”(未完待续。)

第1461章情债    就在陆皇来到了神树城第二天,神树城突然传出了一个个神令,在神树城中许多修士强者都接受到了这样的神灵。

    “神树城将召开万族大会!”惊天无比的消息瞬间如同风暴一样席卷了整个神树城。

    “万族大会?”一接到了这样的神令,很多大人物都不由为之震惊,吃惊地说道:“万族大会,很久都没有召开过了吧。传言说,吟天仙帝还未成为仙帝之前曾经召开过一次,后来好像就再也没有召开过了吧。”

    “万族大会!”连老祖级别的人物都不由大吃一惊,说道:“万族大会不是谁都能召开的吧,现在突然召开了万族大会,这究竟是怎么了?谁有资格主持这样的万族大会?”

    “海神之子,树族亚祖,这样的身份足够资格主持万族大会吧。”前来传出神令的人道出了里面的玄机。

    听明白了这里面的玄机,大人物都不由大吃一惊,喃喃地说道:“暴风雨要来临了吗?”

    “没错,暴风雨要来了,一切与我们魅灵、海妖、树族为敌的人都应该被铲除,这一世,仙帝之位必须掌握在天灵界的手中。”前来传神令的人底气十足。

    “万族大会,什么万族大会?”年轻一辈很少听过万族大会这样的事情,不由惊奇地说道。

    “万族大会,有两种意思,一,是天灵界万族都可以参加的大会;二,就是解决天灵界万族问题的大会。这种大会是十分的宏大,而且举足轻重。一般情况之上,不到足够份量的人,只能在外围入席观望,没有决议权……”

    “……在万族大会上,有关于天灵界重大无比的事情都会提上日程,当然,最终的断决,由那些巨无霸的传承在闭门会议中作出断决。断决之后,结果会通报出席大会上的所有人。”有长辈为自己晚辈指点迷津。

    “那像我们这样的传承,那只不过就是出席而己,纯粹是作听众。”晚辈不由说道。

    长辈点头说道:“没错。万族大会,能作决策的人,也就是那么几个,其他出席万族大会的人,只不过是传达大会的决议。以免得在未来执行大会决议之时有门派种族或修士强者引发冲突,万族大会一旦作出决定,往往是能影响着天灵界的一个时代……”

    “……就好像帝蟹霸主,他当年在战崖一战之后,奠定了他的无上帝位。后来,天灵界召开了万族大会,海妖、树族、魅灵都共同承认帝蟹霸主的地位,以后任何海妖传承都不再冲击帝蟹霸主的地位,不再去试图剥夺三叉戟对帝蟹霸主的确定。正是因为如此,这使得帝蟹霸主扫平了一切障碍。登上了海神之位。”

    “这一次召开万族大会,究竟为的是什么?”有晚辈不免为之好奇地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长辈不由为之沉默,回答不上来。

    “自大王,要召开万族大会了,你要不要去呀。”叶小小一听到消息之后,立即给李七夜带回来消息,笑嘻嘻地说道:“听说这一次海神之子、树族亚祖主持,看来,很有可能是对付你。”

    “万族大会。这是屠杀大会吧。”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对付我最好,一口气把他们端了,免得一个个去解决。太麻烦了。”

    “只怕敌人就是这样想的,他们说不定挖了坑等着你跳进去,让你与天灵界万族为敌。”苏雍皇开口提醒李七夜说道。

    经过这几天的养伤,她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挖坑让我跳进去?让我与万族为敌?那有什么不好,敌人而己。你屠他十万,他们或者还觉得可能再战一场,你屠他一百万,他们还觉得可以反抗,当你屠他亿万的时候,整个天灵界就会给你闭嘴,到时候,整个天灵界就会一片寂静……”

    “……万族而己,等我大开杀戒的时候,总会有人明白站在那一边才是明智之举。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挡我大道,杀无赦!就算是让鲜血浸透整个天灵界,那又何妨。”说到这里,他温柔地一笑。

    如此鲜血淋漓的话,李七夜却以最温柔的口吻说出来,这顿时让人毛骨悚然。

    本是有意捉弄李七夜的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她都不由心里面一寒,她相信李七夜并不是口上说说而己,只怕他早就已经有这样的打算了。

    至于苏雍皇,她只好是苦笑了一下,她都已经习惯了李七夜一怒屠万族的狠劲了。

    就在这瞬间,李七夜目光跳动了一下,一扬眉头,立即站了起来,对苏雍皇说道:“你是想斩杀遮海天子是吧,他一定会去万族大会,到时候你去便可了。”

    “去万族大会杀遮海天子,这只怕海螺帝王会为他护道吧。”叶小小不由说道。

    李七夜随手把一物递给了苏雍皇,对苏雍皇说道:“去找真武神女,海螺缩头乌龟敢找你麻烦,她会为你护道。你就在万族大会上斩了遮海天子,让天下人见识见识敢动我身边的人,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说完,李七夜转身就走。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苏雍皇、叶小小她们都不由为之呆了一下。

    “你要去哪里?”回过神来之后,苏雍皇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我去见一个人,你们不用等我了,如果我没有回来,就算自散了吧,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李七夜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消失在天空上了。

    在神树城的天空上,突然有一个影子掠过,这个影子太快了,甚至快到没有任何人发现。

    不过,这个影子刚掠过,李七认就追出去了,李七认跨越疆域,飞仙体发挥到了极限,以无法计量的速度追了出去。

    终于,李七夜追上了那个影子,就是那个女子,她掠空而过,看起来徐徐而行,但速度却是极快,她横掠于天空,宛如天仙漫步,姿态之妙,倾国倾城,她就是天仙临世。

    当李七夜追了上来之时,这如天仙之姿的女子落在了山峰上,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李七夜。

    追上了女子,李七夜也停了下来,看着如天仙一般的她。

    “我在等着你。”看着女子,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女子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宛如看着陌生人一样,没有说话,目光充满了冷意。

    看着女子充满冷意的目光,李七夜不由苦涩一笑,说道:“我知道这一切后果都是我造成的,这的确是我的错。不管如何,我希望了结这一桩心事,我也希望在离开之时能解开你的心结。”

    “铮”的一声,长剑出鞘,剑尖瞬间抵住了李七夜的喉咙,只要李七夜稍微动一下,长剑就会刺穿李七夜的喉咙。

    被剑尖抵住喉咙,李七夜也不惊慌,他缓缓地闭上眼睛,叹息一声,说道:“如果杀了我,能解除你心里面的仇恨,那就杀了我吧。就算你把我剁成肉酱,我也不怪你。”

    “你修练了《死书》!”最终,女子开口了,她的声音如仙音,虽然带着冷意,但是,实在是太悦耳了,宛如仙子一般。

    “是的,我修练了《死书》。”李七夜也没有隐瞒,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一直都了解我,知我心。”

    “了解你,知你心?”女子声音带着冷意,说道:“如果我了解你,知你心,就不会被你骗了!”

    对于这句话,李七夜沉默着,他张口欲说。

    但是,女子打断了他的话,冷冷地说道:“你可不要说是为了我好,我知道你就会这样说,你一直都有借口!仙帝的导师,你做什么事情没有完美的借口的?”

    “首先,我承认,是我欺骗了你;第二,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希望你活下来,我曾经答应过你父亲,只要我在世,谁都不能杀死你!”李七夜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但,这都无所谓了。”

    “你认定我就会死了?你觉得我会输吗?”女子冷冷地说道。

    “我了解你。”李七夜说道:“但,我更了解她,你觉得你们之间,两个人都能活下来吗?”说到这里,他不由苦笑了一下。

    “所以,你选择了她!”女子冷冷地说道。

    “不是我选择了她。”李七夜认真地说道:“当她无敌大道圆满之时,我就知道,她能镇压万古,不论是谁,都挡不住她的步伐,你也是如此。不管她的大道如何,不管她是否无敌,那个时候的你,你会退让吗?”

    女子冷冷地看着李七夜,不说话。

    “你知道你是不会退让的,你从不退缩,我也知道!”李七夜看着她的双眸,迎上她的目光,是那么的坦诚,说道:“一战到底,只有一个结局,你必死!”

    “所以,我应该多谢你救了我,这一切的后果,都是我的错。”女子冷冰地看着李七夜。

    “不,我的错。”李七夜苦涩一笑,说道:“大家都说我能掌执一切,能逆改乾坤。但,我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