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地下恋,陈楚河女友,第1461章情债

已有 26 阅读此文人 - - 高h肉辣文 -

    就在陆皇来到了神树城第二天,神树城突然传出了一个个神令,在神树城中许多修士强者都接受到了这样的神灵。

    “神树城将召开万族大会!”惊天无比的消息瞬间如同风暴一样席卷了整个神树城。

    “万族大会?”一接到了这样的神令,很多大人物都不由为之震惊,吃惊地说道:“万族大会,很久都没有召开过了吧。传言说,吟天仙帝还未成为仙帝之前曾经召开过一次,后来好像就再也没有召开过了吧。”

    “万族大会!”连老祖级别的人物都不由大吃一惊,说道:“万族大会不是谁都能召开的吧,现在突然召开了万族大会,这究竟是怎么了?谁有资格主持这样的万族大会?”

    “海神之子,树族亚祖,这样的身份足够资格主持万族大会吧。”前来传出神令的人道出了里面的玄机。

    听明白了这里面的玄机,大人物都不由大吃一惊,喃喃地说道:“暴风雨要来临了吗?”

    “没错,暴风雨要来了,一切与我们魅灵、海妖、树族为敌的人都应该被铲除,这一世,仙帝之位必须掌握在天灵界的手中。”前来传神令的人底气十足。

    “万族大会,什么万族大会?”年轻一辈很少听过万族大会这样的事情,不由惊奇地说道。

    “万族大会,有两种意思,一,是天灵界万族都可以参加的大会;二,就是解决天灵界万族问题的大会。这种大会是十分的宏大,而且举足轻重。一般情况之上,不到足够份量的人,只能在外围入席观望,没有决议权……”

    “……在万族大会上,有关于天灵界重大无比的事情都会提上日程,当然,最终的断决,由那些巨无霸的传承在闭门会议中作出断决。断决之后,结果会通报出席大会上的所有人。”有长辈为自己晚辈指点迷津。

    “那像我们这样的传承,那只不过就是出席而己,纯粹是作听众。”晚辈不由说道。

    长辈点头说道:“没错。万族大会,能作决策的人,也就是那么几个,其他出席万族大会的人,只不过是传达大会的决议。以免得在未来执行大会决议之时有门派种族或修士强者引发冲突,万族大会一旦作出决定,往往是能影响着天灵界的一个时代……”

    “……就好像帝蟹霸主,他当年在战崖一战之后,奠定了他的无上帝位。后来,天灵界召开了万族大会,海妖、树族、魅灵都共同承认帝蟹霸主的地位,以后任何海妖传承都不再冲击帝蟹霸主的地位,不再去试图剥夺三叉戟对帝蟹霸主的确定。正是因为如此,这使得帝蟹霸主扫平了一切障碍。登上了海神之位。”

    “这一次召开万族大会,究竟为的是什么?”有晚辈不免为之好奇地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长辈不由为之沉默,回答不上来。

    “自大王,要召开万族大会了,你要不要去呀。”叶小小一听到消息之后,立即给李七夜带回来消息,笑嘻嘻地说道:“听说这一次海神之子、树族亚祖主持,看来,很有可能是对付你。”

    “万族大会。这是屠杀大会吧。”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对付我最好,一口气把他们端了,免得一个个去解决。太麻烦了。”

    “只怕敌人就是这样想的,他们说不定挖了坑等着你跳进去,让你与天灵界万族为敌。”苏雍皇开口提醒李七夜说道。

    经过这几天的养伤,她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挖坑让我跳进去?让我与万族为敌?那有什么不好,敌人而己。你屠他十万,他们或者还觉得可能再战一场,你屠他一百万,他们还觉得可以反抗,当你屠他亿万的时候,整个天灵界就会给你闭嘴,到时候,整个天灵界就会一片寂静……”

    “……万族而己,等我大开杀戒的时候,总会有人明白站在那一边才是明智之举。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挡我大道,杀无赦!就算是让鲜血浸透整个天灵界,那又何妨。”说到这里,他温柔地一笑。

    如此鲜血淋漓的话,李七夜却以最温柔的口吻说出来,这顿时让人毛骨悚然。

    本是有意捉弄李七夜的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她都不由心里面一寒,她相信李七夜并不是口上说说而己,只怕他早就已经有这样的打算了。

    至于苏雍皇,她只好是苦笑了一下,她都已经习惯了李七夜一怒屠万族的狠劲了。

    就在这瞬间,李七夜目光跳动了一下,一扬眉头,立即站了起来,对苏雍皇说道:“你是想斩杀遮海天子是吧,他一定会去万族大会,到时候你去便可了。”

    “去万族大会杀遮海天子,这只怕海螺帝王会为他护道吧。”叶小小不由说道。

    李七夜随手把一物递给了苏雍皇,对苏雍皇说道:“去找真武神女,海螺缩头乌龟敢找你麻烦,她会为你护道。你就在万族大会上斩了遮海天子,让天下人见识见识敢动我身边的人,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说完,李七夜转身就走。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苏雍皇、叶小小她们都不由为之呆了一下。

    “你要去哪里?”回过神来之后,苏雍皇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我去见一个人,你们不用等我了,如果我没有回来,就算自散了吧,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李七夜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消失在天空上了。

    在神树城的天空上,突然有一个影子掠过,这个影子太快了,甚至快到没有任何人发现。

    不过,这个影子刚掠过,李七认就追出去了,李七认跨越疆域,飞仙体发挥到了极限,以无法计量的速度追了出去。

    终于,李七夜追上了那个影子,就是那个女子,她掠空而过,看起来徐徐而行,但速度却是极快,她横掠于天空,宛如天仙漫步,姿态之妙,倾国倾城,她就是天仙临世。

    当李七夜追了上来之时,这如天仙之姿的女子落在了山峰上,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李七夜。

    追上了女子,李七夜也停了下来,看着如天仙一般的她。

    “我在等着你。”看着女子,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女子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宛如看着陌生人一样,没有说话,目光充满了冷意。

    看着女子充满冷意的目光,李七夜不由苦涩一笑,说道:“我知道这一切后果都是我造成的,这的确是我的错。不管如何,我希望了结这一桩心事,我也希望在离开之时能解开你的心结。”

    “铮”的一声,长剑出鞘,剑尖瞬间抵住了李七夜的喉咙,只要李七夜稍微动一下,长剑就会刺穿李七夜的喉咙。

    被剑尖抵住喉咙,李七夜也不惊慌,他缓缓地闭上眼睛,叹息一声,说道:“如果杀了我,能解除你心里面的仇恨,那就杀了我吧。就算你把我剁成肉酱,我也不怪你。”

    “你修练了《死书》!”最终,女子开口了,她的声音如仙音,虽然带着冷意,但是,实在是太悦耳了,宛如仙子一般。

    “是的,我修练了《死书》。”李七夜也没有隐瞒,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一直都了解我,知我心。”

    “了解你,知你心?”女子声音带着冷意,说道:“如果我了解你,知你心,就不会被你骗了!”

    对于这句话,李七夜沉默着,他张口欲说。

    但是,女子打断了他的话,冷冷地说道:“你可不要说是为了我好,我知道你就会这样说,你一直都有借口!仙帝的导师,你做什么事情没有完美的借口的?”

    “首先,我承认,是我欺骗了你;第二,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希望你活下来,我曾经答应过你父亲,只要我在世,谁都不能杀死你!”李七夜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但,这都无所谓了。”

    “你认定我就会死了?你觉得我会输吗?”女子冷冷地说道。

    “我了解你。”李七夜说道:“但,我更了解她,你觉得你们之间,两个人都能活下来吗?”说到这里,他不由苦笑了一下。

    “所以,你选择了她!”女子冷冷地说道。

    “不是我选择了她。”李七夜认真地说道:“当她无敌大道圆满之时,我就知道,她能镇压万古,不论是谁,都挡不住她的步伐,你也是如此。不管她的大道如何,不管她是否无敌,那个时候的你,你会退让吗?”

    女子冷冷地看着李七夜,不说话。

    “你知道你是不会退让的,你从不退缩,我也知道!”李七夜看着她的双眸,迎上她的目光,是那么的坦诚,说道:“一战到底,只有一个结局,你必死!”

    “所以,我应该多谢你救了我,这一切的后果,都是我的错。”女子冷冰地看着李七夜。

    “不,我的错。”李七夜苦涩一笑,说道:“大家都说我能掌执一切,能逆改乾坤。但,我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第1460章神秘的陆皇    苏雍皇养伤,李七夜他们三个人留在了神树城,等着苏雍皇伤势好了之后再去斩杀遮海天子。

    而就在这一天,神树城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远远走来神树城的时候,就有着极大的动静。

    这是一个中年汉子,当这个中年汉子远远走来之时,就已经有着皇者风范。

    这个人走得并不快,他一步一步走来,当他一步一步走来的时候,大地竟然响起了“咚——咚——咚——”这样的声音。

    这样的咚咚咚声音十分有节奏,它是不紧不慢,这样的响声不是十分的洪亮,但是,听起来让人感觉大地在震动一样,似乎神树岭就像是一颗巨大的心脏在跳动一样。

    这个人走来之时,神树城竟然浮现了异象,天空显得深蓝无比,整个神树城瞬间变得绿气盎然,磅礴无比的生机弥漫着整座神树城,似乎一下子整座神树城被无尽的生机所笼罩一样。

    在这个时候,神树城天空上竟然飘落了一片片的绿叶,每一片绿叶都是十分的娇嫩,这一片片的绿叶飘落于神树城之时,似乎给神树城带来了全新的生命一样。

    而且,当这个中年汉子一步步走来之时,他的脚下铺阵了一条大道,这一条大道长满了绿草,在这绿草大道之中,带生长有灵芝、黄精等等珍贵的灵药,似乎,他不论是走到哪里,都是万物生长,灵药丹草成丛。

    这样的一个中年汉子一步步走来,竟然浮现了如此的异象,这让很多人都震惊,似乎这个中年汉子就是森林之主一样,他可以掌握着一切树木草花的长生一样。

    当这个中年汉子来到了神树城外之时,他的目光一扫,整个神树城竟然为之一亮,似乎这是他的目光照亮了神树城一样。

    在这个中年汉子目光一扫的时候,无数人心里面冰冷,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完全被这目光所笼罩着,他随意一扫的目光可以笼罩整个神树城,在这样的目光之下,似乎神树城的所有人都无处遁形。

    这个中年汉子到来之后,他完全没有遮掩自己的神威,他是让自己的神威笼罩着整个神树城,感受到这个中年汉子的神威无处不在,这让很多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这是谁呀?”看到这个中年汉子,无数人都敬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再不识货的人都知道他是可怕到一塌糊涂,但是,却没有人认识这个中年汉子。

    对于神树岭的很多修士强者来说,眼前这突然出来的中年汉子实在是太陌生了,只怕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来历。

    “陆皇,他,他不是死了吧。”终于有强者认出了这个中年汉子了,不由吃惊地说道:“在骨海的时候,我明明看到凶人李七夜把他烧死了,他怎么还活着,而且更加强大更加可怕了。”

    “陆皇,这是什么人呀?”就算有强者认出了这个中年汉子的来历,但是,依然很多人不认识他,很多人甚至连“陆皇”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祖陆的一个弟子,只知道他是出身于祖陆,听说是祖陆的一位皇者,但是,具体是怎么样的情况,没有人知道。”识出陆皇的强者也觉得十分诡异。

    当日在骨海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看到陆皇被李七夜的太阳精火烧得灰飞烟灭了,现在竟然还活着,而且比上一次骨海所见到的时候不知道是强大了多少。

    “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甚至有一位老一辈的大贤都不敢相信,缓缓地说道:“这个人的确是树族出身,那怕无法看出他的深浅,但,以老朽个人猜测,这个人的实力只怕不亚于梦镇天吧。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是一个叫陆皇的默默无闻之辈。”

    认出陆皇的强者再仔细看了一遍这位中年汉子,郑重地说道:“绝对就是在骨海中的那个陆皇,那怕他烧成了灰我也认得。真奇怪,我明明是看到他被李七夜烧得灰飞烟灭了,怎么还活着呢,而且比上一次强大了不知道几千倍几万倍!”

    这个强者也百思不得其解,当日陆皇明明被烧死了,怎么又活着呢。

    在很多人对于陆皇的来历都还在猜测的时候,陆皇登上了生长在神树城的神树,站在离九终神祖那张老脸不远处的树杈之上。

    “九终前辈,我想聆听一下你的高见。”陆皇站在那里,他缓缓地说道。

    他明知九终神祖的来历,依然是有着底气,看得出来,陆皇的确是十分的强大。

    然而,九终神祖闭目养神,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九终前辈,我弟子惨死于神树岭,我希望九终前辈能给我指点迷津。”陆皇缓缓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九终神祖睁开了眼睛,只是看了一眼陆皇,缓缓地说道:“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世间风云,就让它消散而去吧。”

    “我祖陆的弟子是不会白死的。”陆皇双目神光吞吐,他的一双眼睛宛如夺天地造化一样,让人看上一眼都感觉是魂飞魄散。

    “那是你的事。”九终神祖缓缓地说道:“好话我已经说到这里了,下去吧,不要等我动怒,否则莫怪我不念旧情,把你斩杀在此!”说完他不再理会陆皇,缓缓地闭上眼睛。

    “九终前辈,我祖陆乃是要血债血债,李七夜杀害我子弟,此仇我必报,希望九终前辈莫庇护区区一个人族。”陆皇神态郑重。

    然而,九终神祖已经不再去理他,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看到这个陆皇竟然敢如此对神树城的守护神说话,这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神树城守护神的强大,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现在这个叫陆皇的人,本是默默无闻,竟然敢对神树城的守护神如此说话,这实在是大让人吃惊。

    见九终神祖不理会自己,陆皇也无可奈何,但,他还是有底气地说道:“我祖陆必会铲除人族小辈,若是在神树岭有得罪的地方,那还请九终前辈见谅。”

    九终神祖已经懒得去理会他了,有人自寻死路,有人自寻灭亡,那是别人的事情,他可不想被拖入这一场战争之中。在九终神祖看来,陆皇已经是一个死人,用不了多久,祖陆也必将会被灭掉,当祖陆灰飞烟灭之时,天灵界才会颤抖,天灵界那些自认为无敌的老不死才会明白自己是惹到了何等可怕的存在。

    到了那一刻,天灵界必将是狼哭鬼嚎,在那个时候,那些老不死想后悔都已经是来不及了。

    见九终祖神不理会自己,陆皇也只好退下了,进入了神树城。

    “我将见见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这个陆皇进入了神树城之后,就立即吩咐逗留在神树城的祖陆弟子说道。

    这个消息也立即传了出去,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之后,震撼着不少强者的心神。

    “这个陆皇究竟是谁,竟然够资格直接见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呢。”一时之间,无数人对祖陆的身份纷纷猜测。

    “自大王,你死定了,有一个十分强大十分神秘的大人物来神树城了,他扬言要为祖陆死去的弟子报仇呢。”早早的时候,叶小小就从外面带回来了消息,她笑嘻嘻地说道。

    叶小小完全是幸灾乐祸的模样,她就是乐意看到有强大无比的敌人找李七夜的麻烦。

    “是那个叫陆皇的是吧。”李七夜一点都不意外,当神树城出现异象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谁来了。

    “就是,听说他还会见了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嘿,看来,你的强敌都要联手了,他们是要把你镇杀。”叶小小笑嘻嘻地说道。

    李七夜淡淡一笑,摸了摸下巴,说道:“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好消息,我还真怕祖陆的人不来报仇,小人物杀了,没什么意思,只要杀了他们大人物,那才算是捅了马蜂窝。”

    “自大王,你这是想干什么?”叶小小一看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就立即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李七夜温柔一笑,说道:“我一直有一个梦想,想种一棵参天巨树,觉得祖陆这块地方不错。不过嘛,我突然用千万枯骨来种一棵参天巨树,这显得有点残忍。现在不就好了嘛,既然祖陆要杀我,我灭掉祖陆,那也是理所当然吧。”

    “你要灭了祖陆?”叶小小都有些无语,说道:“你可要知道,祖陆可是号称连仙帝都攻不下的地方。”

    “这要看用什么手段。”李七夜笑了一下,平淡地说道:“世间没有什么攻不下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你有那个心,总会灭掉的。”

    叶小小都说不上话来了,若是谁开口说要灭掉祖陆,她一定会觉得好笑。但,这话从李七夜口中说出来,她一点都觉得不好笑,甚至有点毛骨悚然。

    此时,司马玉剑都有点同情祖陆了,在这一刻,她才意识到李七夜早就盯上了祖陆了。似乎,从这一刻起,李七夜就像是一头大饿狼一样,他露出可怕的獠牙,至于祖陆,刚是不设防的肥羊而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