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苏雍皇养伤,李七夜他们三个人留在了神树城,等着苏雍皇伤势好了之后再去斩杀遮海天子。

    而就在这一天,神树城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远远走来神树城的时候,就有着极大的动静。

    这是一个中年汉子,当这个中年汉子远远走来之时,就已经有着皇者风范。

    这个人走得并不快,他一步一步走来,当他一步一步走来的时候,大地竟然响起了“咚——咚——咚——”这样的声音。

    这样的咚咚咚声音十分有节奏,它是不紧不慢,这样的响声不是十分的洪亮,但是,听起来让人感觉大地在震动一样,似乎神树岭就像是一颗巨大的心脏在跳动一样。

    这个人走来之时,神树城竟然浮现了异象,天空显得深蓝无比,整个神树城瞬间变得绿气盎然,磅礴无比的生机弥漫着整座神树城,似乎一下子整座神树城被无尽的生机所笼罩一样。

    在这个时候,神树城天空上竟然飘落了一片片的绿叶,每一片绿叶都是十分的娇嫩,这一片片的绿叶飘落于神树城之时,似乎给神树城带来了全新的生命一样。

    而且,当这个中年汉子一步步走来之时,他的脚下铺阵了一条大道,这一条大道长满了绿草,在这绿草大道之中,带生长有灵芝、黄精等等珍贵的灵药,似乎,他不论是走到哪里,都是万物生长,灵药丹草成丛。

    这样的一个中年汉子一步步走来,竟然浮现了如此的异象,这让很多人都震惊,似乎这个中年汉子就是森林之主一样,他可以掌握着一切树木草花的长生一样。

    当这个中年汉子来到了神树城外之时,他的目光一扫,整个神树城竟然为之一亮,似乎这是他的目光照亮了神树城一样。

    在这个中年汉子目光一扫的时候,无数人心里面冰冷,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完全被这目光所笼罩着,他随意一扫的目光可以笼罩整个神树城,在这样的目光之下,似乎神树城的所有人都无处遁形。

    这个中年汉子到来之后,他完全没有遮掩自己的神威,他是让自己的神威笼罩着整个神树城,感受到这个中年汉子的神威无处不在,这让很多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这是谁呀?”看到这个中年汉子,无数人都敬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再不识货的人都知道他是可怕到一塌糊涂,但是,却没有人认识这个中年汉子。

    对于神树岭的很多修士强者来说,眼前这突然出来的中年汉子实在是太陌生了,只怕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来历。

    “陆皇,他,他不是死了吧。”终于有强者认出了这个中年汉子了,不由吃惊地说道:“在骨海的时候,我明明看到凶人李七夜把他烧死了,他怎么还活着,而且更加强大更加可怕了。”

    “陆皇,这是什么人呀?”就算有强者认出了这个中年汉子的来历,但是,依然很多人不认识他,很多人甚至连“陆皇”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祖陆的一个弟子,只知道他是出身于祖陆,听说是祖陆的一位皇者,但是,具体是怎么样的情况,没有人知道。”识出陆皇的强者也觉得十分诡异。

    当日在骨海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看到陆皇被李七夜的太阳精火烧得灰飞烟灭了,现在竟然还活着,而且比上一次骨海所见到的时候不知道是强大了多少。

    “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甚至有一位老一辈的大贤都不敢相信,缓缓地说道:“这个人的确是树族出身,那怕无法看出他的深浅,但,以老朽个人猜测,这个人的实力只怕不亚于梦镇天吧。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是一个叫陆皇的默默无闻之辈。”

    认出陆皇的强者再仔细看了一遍这位中年汉子,郑重地说道:“绝对就是在骨海中的那个陆皇,那怕他烧成了灰我也认得。真奇怪,我明明是看到他被李七夜烧得灰飞烟灭了,怎么还活着呢,而且比上一次强大了不知道几千倍几万倍!”

    这个强者也百思不得其解,当日陆皇明明被烧死了,怎么又活着呢。

    在很多人对于陆皇的来历都还在猜测的时候,陆皇登上了生长在神树城的神树,站在离九终神祖那张老脸不远处的树杈之上。

    “九终前辈,我想聆听一下你的高见。”陆皇站在那里,他缓缓地说道。

    他明知九终神祖的来历,依然是有着底气,看得出来,陆皇的确是十分的强大。

    然而,九终神祖闭目养神,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九终前辈,我弟子惨死于神树岭,我希望九终前辈能给我指点迷津。”陆皇缓缓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九终神祖睁开了眼睛,只是看了一眼陆皇,缓缓地说道:“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世间风云,就让它消散而去吧。”

    “我祖陆的弟子是不会白死的。”陆皇双目神光吞吐,他的一双眼睛宛如夺天地造化一样,让人看上一眼都感觉是魂飞魄散。

    “那是你的事。”九终神祖缓缓地说道:“好话我已经说到这里了,下去吧,不要等我动怒,否则莫怪我不念旧情,把你斩杀在此!”说完他不再理会陆皇,缓缓地闭上眼睛。

    “九终前辈,我祖陆乃是要血债血债,李七夜杀害我子弟,此仇我必报,希望九终前辈莫庇护区区一个人族。”陆皇神态郑重。

    然而,九终神祖已经不再去理他,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看到这个陆皇竟然敢如此对神树城的守护神说话,这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神树城守护神的强大,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现在这个叫陆皇的人,本是默默无闻,竟然敢对神树城的守护神如此说话,这实在是大让人吃惊。

    见九终神祖不理会自己,陆皇也无可奈何,但,他还是有底气地说道:“我祖陆必会铲除人族小辈,若是在神树岭有得罪的地方,那还请九终前辈见谅。”

    九终神祖已经懒得去理会他了,有人自寻死路,有人自寻灭亡,那是别人的事情,他可不想被拖入这一场战争之中。在九终神祖看来,陆皇已经是一个死人,用不了多久,祖陆也必将会被灭掉,当祖陆灰飞烟灭之时,天灵界才会颤抖,天灵界那些自认为无敌的老不死才会明白自己是惹到了何等可怕的存在。

    到了那一刻,天灵界必将是狼哭鬼嚎,在那个时候,那些老不死想后悔都已经是来不及了。

    见九终祖神不理会自己,陆皇也只好退下了,进入了神树城。

    “我将见见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这个陆皇进入了神树城之后,就立即吩咐逗留在神树城的祖陆弟子说道。

    这个消息也立即传了出去,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之后,震撼着不少强者的心神。

    “这个陆皇究竟是谁,竟然够资格直接见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呢。”一时之间,无数人对祖陆的身份纷纷猜测。

    “自大王,你死定了,有一个十分强大十分神秘的大人物来神树城了,他扬言要为祖陆死去的弟子报仇呢。”早早的时候,叶小小就从外面带回来了消息,她笑嘻嘻地说道。

    叶小小完全是幸灾乐祸的模样,她就是乐意看到有强大无比的敌人找李七夜的麻烦。

    “是那个叫陆皇的是吧。”李七夜一点都不意外,当神树城出现异象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谁来了。

    “就是,听说他还会见了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嘿,看来,你的强敌都要联手了,他们是要把你镇杀。”叶小小笑嘻嘻地说道。

    李七夜淡淡一笑,摸了摸下巴,说道:“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好消息,我还真怕祖陆的人不来报仇,小人物杀了,没什么意思,只要杀了他们大人物,那才算是捅了马蜂窝。”

    “自大王,你这是想干什么?”叶小小一看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就立即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李七夜温柔一笑,说道:“我一直有一个梦想,想种一棵参天巨树,觉得祖陆这块地方不错。不过嘛,我突然用千万枯骨来种一棵参天巨树,这显得有点残忍。现在不就好了嘛,既然祖陆要杀我,我灭掉祖陆,那也是理所当然吧。”

    “你要灭了祖陆?”叶小小都有些无语,说道:“你可要知道,祖陆可是号称连仙帝都攻不下的地方。”

    “这要看用什么手段。”李七夜笑了一下,平淡地说道:“世间没有什么攻不下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你有那个心,总会灭掉的。”

    叶小小都说不上话来了,若是谁开口说要灭掉祖陆,她一定会觉得好笑。但,这话从李七夜口中说出来,她一点都觉得不好笑,甚至有点毛骨悚然。

    此时,司马玉剑都有点同情祖陆了,在这一刻,她才意识到李七夜早就盯上了祖陆了。似乎,从这一刻起,李七夜就像是一头大饿狼一样,他露出可怕的獠牙,至于祖陆,刚是不设防的肥羊而己。

第1459章苏雍皇归来    回到了客栈之中后,李七夜看了看苏雍皇,说道:“那个小子怎么突然袭击你了?”

    “什么你你我我的。”苏雍皇没好气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秀目狠狠地剜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我是你师父,你应该给我老老实实叫一声师父,别没大没小的。”

    苏雍皇这个美人儿乃是雍容贵胄,作为仙帝之后的她,有着一股端庄高贵的气息,当她带着三分娇意瞪了李七夜一眼之间,有着不一样的风采,值得人细细地品味。

    “好了,我知道你是一个便宜的师父。”李七夜笑着说道:“虽然买菜都能送一个的师父,但,也别老是占我便宜。”

    “你——”苏雍皇被李七夜气得牙痒痒的,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又是无可奈何。在李七夜面前,她这个师父一点威严都没有。

    与其说她是李七夜的师父,更不如说李七夜是她的师父。虽然她这个作为名份上的师父已经是当了很久了,但是,她从来没有指点过李七夜的修行,相反,是李七夜指点她的修行。

    很多时候,李七夜更像是她的师父,在照顾着她,指点着她,这也难怪李七夜会笑她这个师父是个便宜的师父。

    看着被气得牙痒痒的苏雍皇,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看着她,说道:“你是找到那个地方了吧。”

    “找到了,也找回了我苏家的宝物。”苏雍皇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老祖宗是死在了那里。”

    “为的是想娶他的心上人是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应该是答应了女方长辈去取一物。”

    “你怎么知道的?”苏雍皇也不由大吃一惊,她也是找到了那个地方之后,从老祖宗的临死留言之中才得知的。

    “掐指一算而己。”李七夜随意地说道:“能去那个地方,还能为了什么东西。”

    “不止是老祖宗,那个姑娘也与他一同前往,两个人都死在了那里。”苏雍皇不由叹息一声说道。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也算是死得其所吧,那种地方,凭他还不够资格。”

    苏雍皇不由沉默了一下,回过神来,精神一振,对李七夜说道:“那个地方有一株神药,一株极为了不起的神药。”

    “我知道。”李七夜一点都不意外,笑了笑说道:“一株让人垂涎三尺的神药,连仙帝都等待过,可惜,未能等到,时机还未成熟。”

    “现在呢?我远远就感受到了一种大势,宛如是登仙一般的大势,虽然我不知道药性,我觉得这大势已经是大圆满了,那药该成熟了吧。”苏雍皇不由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你应该庆幸自己守住了道心,并没有被这样的大势所诱惑,否则,你的下场会更惨。”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还用得着你说吗?我又不笨!”雍容贵胄的苏雍皇没好气地白了李七夜一眼,眉目之间有着三分的妩媚,这样的妩媚让人看得怦然心动。

    苏雍皇也是因为手中有着两块拼凑成的图纸才进入那个地方,找到苏家祖先的骸骨。从她苏家祖先的临死留言中她也知道了这个地方有着一株举世无双的神药,在这样地方,她也感受到了这神药要成仙的大势。

    不过,在来此之时,李七夜就叮嘱过她,所以她是守住了道心,未被诱惑,并不敢深入,取回了苏家至宝之后就退出来了。

    而这一次遮海天子袭击她,也正是因为这两张拼凑成的图纸。遮海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知道这个地方的,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她拥有图纸的消息,所以,她还没有离开神树岭,遮海天子就袭击了她,想把图纸抢到手。

    看着苏雍皇那眉间的三分妩媚,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

    苏雍皇轻轻地叹息一声,取出了一个古老的宝盒,递给李七夜,说道:“这便是我苏家的至宝。”

    在李七夜面前,苏雍皇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也没有什么不能让李七夜知道的,她对于李七夜,乃是推心置腹,她可以把一切告诉李七夜,可以把一切给了李七夜。

    李七夜打开了宝盒,宝盒中吞吐着仙光,看着放在盒中的宝物,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昔日的往往,不由浮现在心头。

    一直以来,他觉得是亏欠了苏家的祖先,是他把她拉入了大世之中,是他给了她无上的许诺。在漫漫的大道之中,她付出了很多很多,她为明仁仙帝运筹帷幄,她为明仁仙帝征战九界,她为明仁仙帝守护八方……

    在漫漫的大道走来,明仁仙帝失败时,她陪在他的身边,明仁仙帝道成时,她也默默地陪在身边。

    一直以来,她陪着明仁仙帝笑,陪着明仁仙帝哭,陪着明仁仙帝开心,陪着明仁仙帝失落……

    为了明仁仙帝,她甚至不惜叛出家族,甚至不惜背井离乡。

    可惜,作为阴鸦的他,最终却无法成就他的承诺,未能把她扶上帝位!在那个时候,明仁仙帝就像鬼迷心窍一样,一直放不下那个小白痴一样的女人。

    最终导致他与明仁仙帝闹翻了天,一路走过来,明仁仙帝从来就没有跟他红过脸,这一次,两个人最终却不欢而散,他也不得不提早进入了沉睡。

    虽然说,苏家的祖先从来没有怪过他,她认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这是她的命数。但,李七夜心里面明白,这是他亏欠了苏家的祖先,如果不是他把拉入这样的一场大世变革之中,她或者会成为一个快快乐乐的千金小姐,她或者会成为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有着一个平凡幸福的生活,有着快乐融洽的家庭……

    想到过往种种,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过去的一切,都不知道谁对谁错,明仁仙帝不一定错,他也不一定对,而受到伤害的却是一个付出太多太多的女人!

    李七夜心里面黯然,叹息了一声,把宝盒递给了苏雍皇,缓缓地说道:“你苏家的至宝,有着了不得的玄机,你好好参悟吧,当你掌握了这里面的奥妙之后,这将会让你一辈子受益无穷。”

    “我会的。”苏雍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了点头。

    “喂,你们说的神药在哪里呢?我们去看看吧。”一直站在一旁没说话的叶小小此时终于有机会说话了,她立即高兴地对李七夜和苏雍皇说道。

    李七夜看着跃跃欲试的叶小小,不由笑着说道:“会带你去看看的,不过,不是现在,等她伤势好了,斩了遮海天子再去也不迟。”

    李七夜可不是什么信男善女,他可是主张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人,遮海天子会袭击苏雍皇,那么,他就会给苏雍皇斩杀遮海天子的机会。

    “那好吧。”虽然很多时候叶小小是火辣辣的,甚至是刁蛮不讲理,但是,她也是一个识大体、知进退的女孩子。

    “你到处拈花惹草就算了,竟然还拐骗未成年小少女。”苏雍皇看了看叶小小,没好气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

    “谁说我小了——”苏雍皇这话就踩到了叶小小的尾巴了,她立即跳了起来,一叉小蛮腰,挺着已见沟壑的酥胸,凶巴巴地说道:“本小姐行走八方,威慑万域,谁说本小姐小了!”

    看到叶小小那凶巴巴的模样,苏雍皇都有些哭笑不得,不由摇了摇头。

    李七夜未理会凶巴巴的叶小小,对苏雍皇说道:“想斩遮海天子,我先帮你解开神止洲的压制。”说着,大手压在了苏雍皇的双峰之间。

    大手压在酥胸之上,感受着李七夜那粗糙有力的大手,苏雍皇粉脸一红,一阵火辣辣的,就是她这样雍容的女子都不由缓缓地低下了螓首,有着说不出来的温柔。

    “铮、铮、铮……”大道法则转动,一阵阵声音响好,最后,宛如一只巨锁解除一样,听到一声锁音响起,压制的法则瞬间被解开了。

    “就是这样——”被解开压制之后,苏雍皇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样,虽然说神止洲的压制是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但是,在神止洲时间久了,在这样的压制之下,这不止是让人有着戴着枷锁的感觉,这样的压制时间长了,甚至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

    现在被李七夜解开了压制,苏雍皇整个人轻松无比,血气翻滚,在这一刻,她强横的血气又归来了,她又回复了平时的状态。

    当解开压制之后,苏雍皇更是皇气滔滔,在这不怒而威的气势之下有着一股强烈无比的战意。

    “好好休养吧,当伤势修养好了,你会有一场战争的,用不着心急。”感受到苏雍皇身上的战意,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遮海天子是逃不掉的,他有靠山在神树城,他也不会逃得太远,他会回来报仇的。”

    “我等着他来,我会亲手砍下他的头颅!”苏雍皇双目一寒,战意盎然。被遮海天子袭击,这已经让她大怒了,若不是被神止洲压制,她一定会斩杀遮海天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