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到了客栈之中后,李七夜看了看苏雍皇,说道:“那个小子怎么突然袭击你了?”

    “什么你你我我的。”苏雍皇没好气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秀目狠狠地剜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我是你师父,你应该给我老老实实叫一声师父,别没大没小的。”

    苏雍皇这个美人儿乃是雍容贵胄,作为仙帝之后的她,有着一股端庄高贵的气息,当她带着三分娇意瞪了李七夜一眼之间,有着不一样的风采,值得人细细地品味。

    “好了,我知道你是一个便宜的师父。”李七夜笑着说道:“虽然买菜都能送一个的师父,但,也别老是占我便宜。”

    “你——”苏雍皇被李七夜气得牙痒痒的,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又是无可奈何。在李七夜面前,她这个师父一点威严都没有。

    与其说她是李七夜的师父,更不如说李七夜是她的师父。虽然她这个作为名份上的师父已经是当了很久了,但是,她从来没有指点过李七夜的修行,相反,是李七夜指点她的修行。

    很多时候,李七夜更像是她的师父,在照顾着她,指点着她,这也难怪李七夜会笑她这个师父是个便宜的师父。

    看着被气得牙痒痒的苏雍皇,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看着她,说道:“你是找到那个地方了吧。”

    “找到了,也找回了我苏家的宝物。”苏雍皇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老祖宗是死在了那里。”

    “为的是想娶他的心上人是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应该是答应了女方长辈去取一物。”

    “你怎么知道的?”苏雍皇也不由大吃一惊,她也是找到了那个地方之后,从老祖宗的临死留言之中才得知的。

    “掐指一算而己。”李七夜随意地说道:“能去那个地方,还能为了什么东西。”

    “不止是老祖宗,那个姑娘也与他一同前往,两个人都死在了那里。”苏雍皇不由叹息一声说道。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也算是死得其所吧,那种地方,凭他还不够资格。”

    苏雍皇不由沉默了一下,回过神来,精神一振,对李七夜说道:“那个地方有一株神药,一株极为了不起的神药。”

    “我知道。”李七夜一点都不意外,笑了笑说道:“一株让人垂涎三尺的神药,连仙帝都等待过,可惜,未能等到,时机还未成熟。”

    “现在呢?我远远就感受到了一种大势,宛如是登仙一般的大势,虽然我不知道药性,我觉得这大势已经是大圆满了,那药该成熟了吧。”苏雍皇不由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你应该庆幸自己守住了道心,并没有被这样的大势所诱惑,否则,你的下场会更惨。”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还用得着你说吗?我又不笨!”雍容贵胄的苏雍皇没好气地白了李七夜一眼,眉目之间有着三分的妩媚,这样的妩媚让人看得怦然心动。

    苏雍皇也是因为手中有着两块拼凑成的图纸才进入那个地方,找到苏家祖先的骸骨。从她苏家祖先的临死留言中她也知道了这个地方有着一株举世无双的神药,在这样地方,她也感受到了这神药要成仙的大势。

    不过,在来此之时,李七夜就叮嘱过她,所以她是守住了道心,未被诱惑,并不敢深入,取回了苏家至宝之后就退出来了。

    而这一次遮海天子袭击她,也正是因为这两张拼凑成的图纸。遮海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知道这个地方的,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她拥有图纸的消息,所以,她还没有离开神树岭,遮海天子就袭击了她,想把图纸抢到手。

    看着苏雍皇那眉间的三分妩媚,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

    苏雍皇轻轻地叹息一声,取出了一个古老的宝盒,递给李七夜,说道:“这便是我苏家的至宝。”

    在李七夜面前,苏雍皇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也没有什么不能让李七夜知道的,她对于李七夜,乃是推心置腹,她可以把一切告诉李七夜,可以把一切给了李七夜。

    李七夜打开了宝盒,宝盒中吞吐着仙光,看着放在盒中的宝物,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昔日的往往,不由浮现在心头。

    一直以来,他觉得是亏欠了苏家的祖先,是他把她拉入了大世之中,是他给了她无上的许诺。在漫漫的大道之中,她付出了很多很多,她为明仁仙帝运筹帷幄,她为明仁仙帝征战九界,她为明仁仙帝守护八方……

    在漫漫的大道走来,明仁仙帝失败时,她陪在他的身边,明仁仙帝道成时,她也默默地陪在身边。

    一直以来,她陪着明仁仙帝笑,陪着明仁仙帝哭,陪着明仁仙帝开心,陪着明仁仙帝失落……

    为了明仁仙帝,她甚至不惜叛出家族,甚至不惜背井离乡。

    可惜,作为阴鸦的他,最终却无法成就他的承诺,未能把她扶上帝位!在那个时候,明仁仙帝就像鬼迷心窍一样,一直放不下那个小白痴一样的女人。

    最终导致他与明仁仙帝闹翻了天,一路走过来,明仁仙帝从来就没有跟他红过脸,这一次,两个人最终却不欢而散,他也不得不提早进入了沉睡。

    虽然说,苏家的祖先从来没有怪过他,她认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这是她的命数。但,李七夜心里面明白,这是他亏欠了苏家的祖先,如果不是他把拉入这样的一场大世变革之中,她或者会成为一个快快乐乐的千金小姐,她或者会成为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有着一个平凡幸福的生活,有着快乐融洽的家庭……

    想到过往种种,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过去的一切,都不知道谁对谁错,明仁仙帝不一定错,他也不一定对,而受到伤害的却是一个付出太多太多的女人!

    李七夜心里面黯然,叹息了一声,把宝盒递给了苏雍皇,缓缓地说道:“你苏家的至宝,有着了不得的玄机,你好好参悟吧,当你掌握了这里面的奥妙之后,这将会让你一辈子受益无穷。”

    “我会的。”苏雍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了点头。

    “喂,你们说的神药在哪里呢?我们去看看吧。”一直站在一旁没说话的叶小小此时终于有机会说话了,她立即高兴地对李七夜和苏雍皇说道。

    李七夜看着跃跃欲试的叶小小,不由笑着说道:“会带你去看看的,不过,不是现在,等她伤势好了,斩了遮海天子再去也不迟。”

    李七夜可不是什么信男善女,他可是主张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人,遮海天子会袭击苏雍皇,那么,他就会给苏雍皇斩杀遮海天子的机会。

    “那好吧。”虽然很多时候叶小小是火辣辣的,甚至是刁蛮不讲理,但是,她也是一个识大体、知进退的女孩子。

    “你到处拈花惹草就算了,竟然还拐骗未成年小少女。”苏雍皇看了看叶小小,没好气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

    “谁说我小了——”苏雍皇这话就踩到了叶小小的尾巴了,她立即跳了起来,一叉小蛮腰,挺着已见沟壑的酥胸,凶巴巴地说道:“本小姐行走八方,威慑万域,谁说本小姐小了!”

    看到叶小小那凶巴巴的模样,苏雍皇都有些哭笑不得,不由摇了摇头。

    李七夜未理会凶巴巴的叶小小,对苏雍皇说道:“想斩遮海天子,我先帮你解开神止洲的压制。”说着,大手压在了苏雍皇的双峰之间。

    大手压在酥胸之上,感受着李七夜那粗糙有力的大手,苏雍皇粉脸一红,一阵火辣辣的,就是她这样雍容的女子都不由缓缓地低下了螓首,有着说不出来的温柔。

    “铮、铮、铮……”大道法则转动,一阵阵声音响好,最后,宛如一只巨锁解除一样,听到一声锁音响起,压制的法则瞬间被解开了。

    “就是这样——”被解开压制之后,苏雍皇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样,虽然说神止洲的压制是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但是,在神止洲时间久了,在这样的压制之下,这不止是让人有着戴着枷锁的感觉,这样的压制时间长了,甚至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

    现在被李七夜解开了压制,苏雍皇整个人轻松无比,血气翻滚,在这一刻,她强横的血气又归来了,她又回复了平时的状态。

    当解开压制之后,苏雍皇更是皇气滔滔,在这不怒而威的气势之下有着一股强烈无比的战意。

    “好好休养吧,当伤势修养好了,你会有一场战争的,用不着心急。”感受到苏雍皇身上的战意,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遮海天子是逃不掉的,他有靠山在神树城,他也不会逃得太远,他会回来报仇的。”

    “我等着他来,我会亲手砍下他的头颅!”苏雍皇双目一寒,战意盎然。被遮海天子袭击,这已经让她大怒了,若不是被神止洲压制,她一定会斩杀遮海天子!

第1458章九象体式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海妖也好,魅灵也罢,都不由噤若寒蝉,心里面发毛。举止之间就击败了遮海天子,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打击,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敬畏。

    “啊”就在这个时候,遮海天子一声厉叫,神态厉然,十分的凶猛,甚至可以说得上是面目狰狞,在这瞬间,遮海天子是陷入了暴走状态。

    这对于他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一直以来他都是心高气傲,自命不凡,而他也的确是不凡,年轻一辈罕有敌手。

    以他这样的实力,除了错代之外,他完全可以横扫年轻一辈的所有天才,没有想到,就在这样的举止之间,被李七夜击败了,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奇耻大辱。

    “砰、砰、砰……”就在这瞬间,遮海天子全身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在一阵阵砰砰声音中,遮海天子就好像是分裂一样,一个又一个遮海天子从他的真身中分裂出来。

    眨眼之间,九个一模一样的遮海天子出现在了李七夜面前,这九个一模一样的遮海天子刹那之间血气冲天,“轰、轰、轰”在这样的一阵阵轰鸣声中,天地都为之摇晃。

    九个遮海天子,在血气的轰鸣之中,他们所展示出来的实力是一模一样的,无法分高下,眼前这九个遮海天子都拥有了遮海天子真身一模一样的道行和实力。

    “这是道身吗?”看到九个一模一样的遮海天子,大家都分不出哪一个是真身,哪一个是假身,而且,这九个遮海天子的实力是一模一样的,如果是道身的话,道身的实力是弱于真身的。

    正是因为这九个一模一样的遮海天子难分轩轾,这让所有人都分不出真身还是道身。

    “不是道身。”有一位海妖大贤喃喃地说道:“这是九象体式,乃是海螺号的海神以仙体术为蓝本所创出来的式术。”

    “纳命来”九个遮海天子狂吼一声,他们的狂吼之声可以吼碎天穹。九位遮海天子同时跃空而起,瞬间出手,他们一拳崩天,在轰鸣声中。他们身后浮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汪洋大海。

    在这一刻,每一个遮海天子就像是一尊海神,九尊海神同时出手,他们夹着一个个汪洋大海的力量镇杀向李七夜。

    遮海天子的每一拳力量都聚集了无尽汪洋大海的实力,似乎这样的一拳镇杀而下。就是整个龙妖海的力量镇压而至,九个遮海天子,就是九个龙妖海,这样九拳的威力是不可匹敌,每一拳都可以镇杀神王。

    “这的确是杀手锏呀,威力绝伦。”看到这样的逆天一式,很多人都不由脸色一变,虽然大家都知道遮海天子不如李七夜,但是,如此逆天的一式又不由让大家看到了希望。特别是海妖,他们都渴望着一个奇迹,希望遮海天子能逆转乾坤,就算不能打败李七夜,至少也给李七夜一点创伤。

    面对如此逆天的一击,李七夜只是浅浅一消而己,在这瞬间,李七夜消失了,“轰”的一声巨响,在李七夜所站的地方。九个遮海天子同时跃起,他们都同时轰出了一模一样逆天的一击。

    “轰、轰、轰……”双双硬撼硬,在硬撼之下,撼动了星宇。天空上的星辰都为之簌簌,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一般。

    十八个遮海天子,一时之间战在了一场。如果说,刚开始的九个遮海天子乃是由因为遮海天子施展了“九象体术”而诞生,那么,另外九个遮海天子是李七夜刚才所站的地方突然冒了出来的。

    “杀”看到另外九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冒了出来。遮海天子也有些傻了眼,他狂吼一声,双手一合,虚空化作了圆斩直斩杀向敌人。

    而另外九个遮海天子也是狂吼一声,也同样是双手一剑,虚空化作了圆斩直斩向了九个遮海天子。

    “砰、砰、砰……”一阵阵崩碎之声响起,一时之间,十八个一模一样的遮海天子打得热火朝天。

    十八个一模一样的遮海天子,双双都使出了一模一样的招式,彼比威力都是一模一样,双双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谁都奈何不了谁,这就好像遮海天子是自己与自己打架了样。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十八个遮海天子,你来我往,招招相同,这看得所有人都眼花缭乱,这让大家都傻了,大家都不知道另外九个遮海天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是李七夜的妖术吗?”李七夜突然消失,变出了九个一模一样的遮海天子,让所有人都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样的状况。

    这样的手段,大家都没有见过,如果说,李七夜可以变出九个遮海天子,但是,他总不能把遮海天子的一招一式都模仿到吧,更何况,这九个遮海天子的招式不止是与真正的遮海天子一模一样,而且威力也是一模一样。

    对称次元,这是一种极为奥妙的空间之术。《空书》有四大术,其中一大术便是平行对称,而“对称次元”更是“平行对称”中的空间之术。

    对称次元,一旦施出了此术,就会出现另外一个平行空间,在这样的平行空间之中会出现一模一样的敌人,这出现的敌人不论是招式还是功法又或者是威力,都是与真正的敌人一模一样的。

    在“对称次元”之下,敌人变成了自己与自己战斗,在这样的“对称次元”之下,除非是死亡或者是逃亡了,否则没有其他方法可解。

    遮海天子狂飙到了最强大的状态了,但是,另外九个遮海天子也一样狂飙到最强状态,双方一直间打得天崩,打得吐血,遮海天子这是自己把自己打到吐血。

    看到遮海天子是自己打自己,顿时让所有人说不出话来,这样的妖术,根本就无法破解嘛。

    “一点意思都没有。”在十八个遮海天子打得彼此都吐血之时,李七夜突然出现了,他摇了摇头说道。

    “砰、砰、砰……”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的飞仙体和镇狱神体瞬间爆发,没有任何招式,没有任何兵器,李七夜的身体直撞过去。

    十八个遮海天子本来就是打得难分难解,不分上下,现在李七夜突然出手,遮海天子哪里是对手,八个遮海天子瞬间崩灭,而“对称次元”的八个遮海天子也是同时崩灭。

    而遮海天子的真身瞬间被撞得飞了出去,鲜血狂喷,一下子受了重伤。

    在这瞬间,李七夜已经收回了“对称次元”,只手就把撞飞的遮海天子抓住。

    “砰、砰、砰……”一时之间大地摇晃起来,遮海天子被李七夜抓在手中,一次又一次地狠狠砸在地上,在一阵狂风暴雨的狠砸之下,遮海天子全身鲜血淋漓,整个人奄奄一息。

    “太弱了。”李七夜随手就把奄奄一息的遮海天子扔在地上,拍了拍手,淡淡地说道。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许多人都为之窒息,曾经何时,作为不可一世的遮海天子,作为天之骄子的遮海天子,在今天却宛如死狗一样被李七夜随手扔在地上,这样的一幕,比直接镇杀遮海天子还要震撼人心。

    李七夜看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遮海天子,淡淡地说道:“这也敢称天子,那我岂不是苍天之父!”

    这话虽然不好的,十分的霸道,但是,此时谁人敢说什么,李七夜完全是有资格说这样嚣张霸道的话。

    “啊”就在李七夜走近的时候,遮海天子狂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遮海天子的肉身完全炸开,这爆炸的威力极为强大,血雾就像是几十个太阳爆炸一样,挟着摧朽拉朽的威力向李七夜冲击而去。

    面对这样的爆炸,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双手一合,“砰”的一声,爆炸冲击而来的血雾瞬间内缩,刹那之间压缩成了一点,在“砰”的一声中血雾一下子坍塌,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借着肉身的自爆,遮海天子的真命趁着这机会逃之夭夭,眨眼之间消失在天边。

    看到遮海天子借着自爆肉身让真命逃之夭夭,这让大家都不由心里面一凛,遮海天子也的确是一个狠人,在生死之间,果断取舍,以肉身的爆炸换来真命逃走的机会。

    “不追吗?”看着遮海天子的真命逃遁而去,李七夜完全没有追击的意思,司马玉剑都不由问道。

    “就留着他一条命吧。”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的一条小命,就留给你来取吧。”说着他的目光落在苏雍皇身上。

    “下一次,我会亲手取他狗命。”苏雍皇也不由冷声地说道。

    这一次如果不是被神止洲压制,她根本就无惧于遮海天子,遮海天子想打败她,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正是受到神止洲强大无比的压制,给了遮海天子袭击的机会。

    “你伤得不轻,我们暂且回去吧。”李七夜看了看苏雍皇的情况,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带着苏雍皇她们离开的时候,其他的人都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来,没有任何人敢挡道。

    请大家把月票、推荐票投给《帝霸》,谢谢大家^_^(~^~)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