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的凶名,大家都有所耳闻,屠亿万广海鱼,灭帝王谷、螭国,更是镇杀了梦镇天的道身,威名赫赫,年轻一辈无人能及。

    今天一出手,便是把海妖中最顶尖最强大的年轻天才遮海天子一脚踹下天空,一脚就把他踢得重伤,如此霸道无敌的姿态,让任何人都见之变色,为之骇然。

    此时,叶小小和司马玉剑已经扶着苏雍皇走了过来了,李七夜把一颗丹药递给了苏雍皇,苏雍皇二话不说,就把丹药服了下去。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心里面一寒,甚至有人冷汗涔涔。

    “这个女子是李七夜的人呀,遮海天子这一次真的是捅了马蜂窝了。”有人不由毛骨悚然地说道。

    大家都知道,谁敢动李七夜身边的人,李七夜都会灭他全家屠他全族,螭国、血鲨庄就是鲜血淋淋的教训!

    “李七夜,你——”遮海天子爬了起来之后,又惊又怒,忍不住厉喝一声。

    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看了遮海天子一眼,缓缓地说道:“我什么我,我师父是你能动的吗?”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无数人面面相觑,大家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子竟然是李七夜的师父,这不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他们师徒两人都相差得太远了,眼前的女子根本就没有李七夜那么强大、那么嚣张嘛。

    看着这样的师徒关系,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人觉得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说苏雍皇是李七夜的徒弟,很多人都会相信,但是,说李七夜是苏雍皇的师父,这是很多人无法相信的事情。

    但是,这种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却由李七夜亲口说出来。

    “你自己过来受死,向我师父认罪,我就可以揭过此事,否则,以后你们海螺号的弟子我见一个杀一个,把你们海螺号踏平为止!”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着遮海天子。

    李七夜如此霸道的话一出,很多人都噤若寒蝉,大家都明白,李七夜这个凶人说得到做得到,他一路杀来,见神杀神,没有人能阻挡得了他。

    遮海天子被气得哆嗦,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脸色是红涨成了猪肝色,他是愤怒到无法形容。

    遮海天子一直都是威名在外,在没有李七夜之前,他的威名之隆,那是少有人能及,在天灵界,也就只有七海女武神这样的存在才有资格与他并肩。

    可以说,一直以来,他都是心高气傲的人,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有高傲的资本,他凭着强大的道行,中成的虚无体,这已经足够让他站在年轻一辈顶尖的层次。

    一直以来,他遮海天子不论走到哪里,都倍受人尊敬,都倍受人众星捧月,现在在李七夜口中他就成了蚁蝼一样,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奇耻大辱。

    “李七夜,你真以为你能狂一辈子吗?”遮海天子厉声地说道:“我们海螺号可不是泥巴做的,不是任何揉捏!我海螺号强者无数,你与我海螺号为敌,是自寻死路……”

    “在我眼中,你们海螺号就是泥巴捏的。”李七夜打断了遮海天子的话,冷淡地说道:“什么强者无数,那都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己。你身后是有海螺帝王那个缩头乌龟为你护道是吧……”

    “……很好,如果你能活着回去,就告诉他,识相的,就爬回他的乌龟窝继续躲着,否则,他与我为敌,我就砍了他的头颅,把他做成王八汤!”李七夜冷冷地看着遮海天子。

    李七夜这样的话说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李七夜邈视遮海天子,大家都能想象的,毕竟,李七夜实力摆在那里,他能与梦镇天争天命,只能说他比遮海天子是只强不弱。

    但是,现在李七夜连海螺帝王都邈视,这实在是让人心里面发寒。要知道,海螺帝王可是一位神子,海神的亲生儿子,他也是海螺号最古老最强大的老祖,他这样的存在,放眼天灵界谁不敬他三分?只怕梦镇天这样的至尊在他面前都不敢托大,都要尊称一声前辈。

    然而,现在李七夜嚣张到叫板海螺帝王,根本不反海螺帝王放在眼中,这样的霸道,这样的凶猛,已经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了。

    “你——”遮海天子怒指李七夜,气得哆嗦的他,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他被气得胸膛起伏,差点就被气得鲜血狂喷。

    最终,遮海天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道:“好,李七夜,我知道你强大,但,今天我一定要领教领教!”话一落下,他瞬间消失了。

    虚无体,此乃是十二仙体之术,此仙体练成,来无影,去无踪,无所不在,无处不在,它能炼化虚空,能掌御天地。

    在遮海天子消失之后,很多人都打开天眼,欲寻找他的所在之处,但是,不论是何等强者,不论天眼是如何的审视,都没有发现遮海天子,似乎,他就这样凭家消失一样。

    就在这瞬间,一拳镇杀而下,这一拳无声无息,这一拳虽然是无声无息,但是它镇杀而下,拥有着极为强大的威力,这一拳可以击穿大地,可以打沉汪洋。

    “砰——”的一声响起,这一拳未能轰到李七夜的头颅,李七夜只是随意的一掌就把它拍飞,遮海天子瞬间暴露,在李七夜一掌之下,他整个人震飞。

    举止之间,十分的随意,李七夜就这样把遮海天子击败了,这不是遮海天子不够强大,而是李七夜太过于强大了。

    他踏上苍天道之后,开辟了前所未有的大道,这让他在一招一式之间都拥有了毁天灭地的力量,大道如初,一切的奥义都掌握在了他的手中,在这一刻,除非要去承载天命了,否则,境界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看到李七夜在这样随间的举止之间就轻而易举地击败了遮海天子,这顿时让很多人冷汗涔涔,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至于海妖,那就更是为之绝望了,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他们两个人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海妖一族的骄傲,现在倒好,遮海天子在李七夜面前却不堪一击,这简直就是把他们海妖一族的自尊踏碎在地上。

    “轰——”后声巨响,就在这瞬间,遮海天子消失了,而李七夜所在的虚空瞬间化作了一个可怕的洪炉,整个虚空瞬间融化,就像液体一样,一下子把李七夜淹没。

    可怕的力量在炼化着李七夜,似乎这也是要把李七夜像虚空一样炼成液体。

    “虚空的炼化。”看到这一幕,了解虚无体的强者不由吃惊地说道:“这是虚无体最可怕的地方之一,一旦虚空开始炼化,它就能把虚空中的敌人完全炼化。不管你逃到哪里,只要有空间所在的地方,结果都是一样,都是无法逃脱被炼化的命运。”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少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很多人都想看一看李七夜是怎么样逃脱这种空间炼化的。李七夜的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只不过,大家想看一看李七夜是用怎么样的手段去逃脱规避而己。

    “玩空间?”看到这样的一幕,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除非你是虚无体大成,达到了可以镇守空间的地步,否则,这点玩空间的小手段,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话一落下,李七夜一只手只是轻轻地按在虚空中。

    “嗡、嗡、嗡”的一阵阵轻微的颤抖声音响起,本是融化的空间此时在一阵阵轻微的颤抖之下竟然慢慢地被重塑,在这眨眼之间,空间重塑,一切都安然无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来样。

    “砰——”的一声,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躲在虚空中无法发现的遮海天子被李七夜一只巴掌拍到在地上,他就像是一只苍蝇一样,不论是躲在哪里,都是被轻而易举的拍落在地上。

    看到这样的战况,在场的所有人都彻底无语了,遮海天子根本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在李七夜面前,遮海天子只有挨打的份,双方道行太过于悬殊了。

    “也只有梦镇天、暗黑古王子、真武神女这样的存在亲自出手才能撼动李七夜了,否则,其他人跟李七夜相比,只怕是不堪一击。”此时,连绝望的海妖都只好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大家都明白,李七夜太过于强大了,遮海天子跟李七夜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看到这样的一幕,一直默默站在李七夜身边的司马玉剑也都是久久沉默,她也说不出话来,她也真正的明白,在以前,李七夜是手下留情了,若李七夜真的是要杀她的话,只怕是二三招之内就轻易地把她斩杀。

    以李七夜现在的实力来看,她的杀神道在李七夜眼中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如同蚁蝼一般。

    司马玉剑在心里面都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有李七夜这样的人在当世,其他的人注定是黯然失色,不管你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最终只怕都会成为他通往仙帝道路上的一具枯骨而己。

第1456章遮海天子    李七夜与七海女武神相谈了很久,最后,七海女武神离开之时神态完全不一样。

    “自大王,你与七海女武神都谈些什么?”七海女武神离开之后,叶小小都不由为之好奇,他们两个一谈就是好几天,这不是一般的谈话。

    看着叶小小那好奇的神态,李七夜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孤男寡女的,你觉得能谈些什么呢?”

    “呸,呸,呸……”叶小小立即粉脸儿一红,狠狠地踩了李七夜一脚,说道:“死色狼,死变态,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

    “小丫头,你想到哪里去了。”见到叶小小要发飙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我们所谈的可是正经事,只有心有龌龊的人才会想一些不正经的事情。”

    “你再说一遍试试,你再说一遍。”被李七夜如此的调侃,叶小小立即发飙,双手叉着小蛮腰,凶巴巴地说道。

    看到叶小小这小辣椒的模样,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他不由看着外面的天空,虽然说神树城十分的热闹,但是,在他看来,此时的天空是那么的寂静,是那么的落寂。

    “你们都收拾收拾,我们也该启程的时候了。”李七夜最后轻轻地叹息一声,打算离开神树城,去与苏雍皇汇合。

    “不等人了吗?”叶小小见到李七夜那落寞的神态,不由说道:“要不,我们再等等。”

    叶小小也不知道李七夜等的是谁,但是,像李七夜这种风云不惊的人竟然会露出这样的神态,这就意味着他要等的人对于他来说是有着非凡的意义。

    “算了。”李七夜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世间有些事情是无法强求的,人生总会带着一些遗憾离开,月有阴晴圆缺,此乃是人之常情。”

    叶小小默默地点了点头,不再追问,她与司马玉剑收拾了一番,打算跟随李七夜离开。

    就在李七夜打算离开的瞬间,突然间,他心里面一动,眼皮跳了一下,一股血气涌动,这瞬间,让李七夜目光一寒。

    “我们走——”李七夜双目一寒,立即动身,说道:“我们去救人——”

    “救人,救谁?”叶小小为之一愕,不由问道。

    李七夜没说,转身就走,叶小小和司马玉剑不敢怠慢,立即跟着李七夜而去。

    李七夜走得很快,他怕叶小小和司马玉剑跟不上来,索性左右各一个,拉着她们两个人瞬间跨越虚空而去。

    在神树岭的深处,有不少强大的修士在此冒险,大家都是寻找传言中的长生仙药而来,当然,对于前来神树岭深处冒险的强者来说,就算是没有找到长生仙药了,但是,顺手能挖一些珍贵的灵药丹草,那也是不枉来一趟神树岭。

    越是往神树岭深处而去,危险就越大,但是,在神树岭的深处,诱惑太大了,大家不止被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长生仙药所吸引,同时,神树岭深处生长着许多百万年药龄的灵药丹草,所以,就算是没有长生仙药,这些珍贵无比的灵药丹草也一样吸引着强者前来冒险。

    神树岭乃是十二葬地之一,它的凶险并非是浪得虚名,在这里不止是有种子这样的危险,还有许多让人畏惧的凶险,比如说神出鬼没的凶兽,比如说会吃人、会想人中毒的凶树恶藤……等等。

    来到神树岭冒险的强者,除了有一些是死无葬身之地、尸骨不存之外,更多的修士惨死在神树岭之后,都会被种子占据身体,蜕变成了树人。

    事实上,对于这样的蜕变,对于很多修士来说是难于接受的,毕竟身体被人占据,从此变成了另一个种族,许多人都会觉得毛骨悚然,所以,有一些强者在来冒险的时候,见到自己同伴被占据了身体,蜕变树人,他们是直接把自己同伴毁灭。

    “砰、砰、砰……”就在这个时候,在神树岭深处的某一个地方,发生了一场剧战。

    在那里,有一个女子苦苦支撑着,这个女子全身是太阳精火冲天而起,一轮轮的太阳在她的周身沉浮,她整个人在太阳精火的笼罩之下,变得光芒夺目,宛如是太阳女神一样。

    这个女子雍容华贵,气势逼人,她全身沉浮着一轮轮的太阳,这让她更显得威严高贵,有着威不可侵的气势。

    不过,此时此刻,该女子受到了重伤,尽管她伤势不轻,她依然是边退边战,那怕是敌人十分的强势,她依然是无所惧。

    “给我滚出来——”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女子长啸一声,太阳精火咆哮,化作了一条巨大的火龙,在火龙的咆哮之中,她直轰向虚空的某一个位置。

    “轰——”的一声巨响,太阳精火所化的巨龙,瞬间把这个方位的虚空轰碎,出现了一个可怕的黑洞。

    “砰——”的一声,但是,就在这一击结束瞬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人,出手镇杀,一击直取这个女子。

    这个女子反应极快,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反手一招便是一轮轮太阳轰去,但是,依然是慢一半拍,听到“砰”的一声,整个人被击得飞了出去,吐了一口鲜血。

    这个突然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的男子又在瞬间消失,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高空之上。

    这个男子乃是一个青年,他站在高空之上的时候,宛如是与虚空融为一体,他站在那里,好像是被云雾遮住了真面目,让人无法看出他的真容。当他往高空一站之时,宛如他就是空间之主,他掌执了这一片空间,在这样的一片空间之中,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遮海天子的虚无体的确是可怕呀,他不止是可以遮蔽一切,而且他是无所不在。”看到站在天空上的青年,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样的一场战斗已经是续持了有一段时间了,这样的一场战斗吸引了不少在神树岭寻找灵药丹草修士的目光。

    “其实那个姑娘的太阳体也是一样强大,只可惜,她受到了神止洲的可怕压制,否则,孰强孰弱还说不准呢。”有老一辈强者目光毒辣,看出里面的玄机,说道。

    “这个女子是何人呀?”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个女子,十分意外,十分吃惊,说道:“在神止洲的压制之下,她都依然能撑得住遮海天子的追杀,若是她不受神止洲的压制,那只怕是能与遮海天子一争高下。如此强大的女子,为何会一直默默无闻呢?”

    “姑娘,你是逃不掉的了,神止洲浩大,你想逃出去,只怕是痴人做梦。”遮海天子站在高空之上,他冷视着女子,冷冷地说道:“姑娘识相的话,交出那张图,我也不为难姑娘你。”

    大家不认识眼前这位女子,更不知道遮海天子所说的那张图是什么,不过,能让遮海天子一路追杀下来,这就说明这张图是十分的珍贵,十分的了不得。

    “做你的春秋大梦。”女子虽然受伤,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就算在如此的劣势之下,她依然是气势如虹,依然是贵胄无双。

    “既然姑娘如此执迷不悟,那就莫怪本座下辣手了。”遮海天子双目一寒,露出了杀机,冷冷地说道:“与我海螺号为敌,那是自讨苦吃!”

    “海螺号算什么东西。”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缓缓的声音响起,一个男子带着两个女子踏空而至。

    “第一凶人来了。”看到踏空而来的男子,不知道谁人尖叫一声,骇然失色。

    “凶人又来了。”看到李七夜的到来,许多强者纷纷退避三舍,不敢靠近,事实上,很多人看到第一凶人来了,心里面就打了一个哆嗦,知道不好的事情又发生了。

    李七夜到来之后,顿时让站在虚空上的遮海天子目光一寒,他冷冷地盯着李七夜。

    看到李七夜的到来,受伤的女子松了一口气,她不是别人,正是先李七夜一步来到神止洲的苏雍皇。

    “李七夜——”看着李七夜,遮海天子的目光寒冷,他冷冷地说道:“你与我海螺号的恩怨,我海螺号迟早有一天会与你清算,但是,今天此事,你最好莫插手,否则……”

    “否则你妹——”话一落下,“砰”的一声,一脚踏下,镇压诸天十地,遮海天子反击都来不及,被一脚踹落,“轰”的一声巨响,他的身体撞击在地上,撞出了一个沉坑,撞得他鲜血狂喷。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瞬间了出现在了遮海天子的身后,以最绝无伦比的速度瞬间把遮海天子踹下了天空,一脚就把他踹得吐血。

    站在天空之上,李七夜俯视着遮海天子,缓缓地说道:“海螺号,算什么东西,一群土鸡瓦狗而己,也敢在我面前扬威耀武!”

    如此霸道的姿态,如此无敌的姿态,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抽了一口冷气。

    “第一凶人,凶焰之盛,无人能及,难怪会成为梦镇天的强敌。”看到李七夜如此霸道,如此无敌,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打了个哆嗦。

    至于海妖,更是脸色煞白,遮海天子是他们海妖中最有机会成为海神的人,今天却被李七夜如此的吊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