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留在了神树城,他在神树城的客栈中一住就是好几天,而且整天足不出户。

    李七夜突然安静下来,留在客栈之中足不出户,这让叶小小都觉得奇怪,她们都并不觉得李七夜是一位安静的人。

    “自大王,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要做个大家闺秀,学做女红不成?”叶小小见李七夜足不出户,就不由好奇地说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等一个人。”

    “等谁呀?要等多久?”自从李七夜离开几天回来之后,神态就有些怪怪的,叶小小觉得李七夜肯定有心事,但是,却不知道他有什么心事。

    叶小小这样问,让李七夜不由为之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望着窗外,最后缓缓地说道:“再等几天吧,如果没有到来,我们就离开神树城吧,去一个地方。”

    说到这里,他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这一次他来天灵界,除了为纪元之页这样的东西而来之外,他还想了却当年的一桩恩怨,了却了这一桩恩怨之后,在未来也算是坦然地战到世界的尽头了。

    但是,如果她不愿意去面对的话,不愿意与他一同解决的话,他也无可奈何,或者,最终他也只能是带着憾遗离开天灵界。

    看到李七夜的神态,叶小小也就不再问了,虽然她年纪还小,未黯世情,但,一看李七夜的神态,她也明白李七夜心有困惑。

    在李七夜留守神树岭等待的时候,神树城热闹得一塌糊涂,甚至可以说,人山人海,有无数修士来到了神树城。

    一开始,有关于长生仙药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许多人涌蜂而至,在这开始之时,很多人都还将信将疑,虽然是有很多修士来到了神树岭,但是,都抱着观望的态度。

    不过,最近几天有几个惊人的消息传出去了,梦镇天和古灵渊的暗黑古王子亲临神树城。

    这消息一出,所有人很吃惊,梦镇天来到神止洲,这消息已经有好一些日子了,大家都还以为梦镇天已经离开了神止洲了。

    现在梦镇天与暗黑古王子突然亲临神树城,这顿时让所有人都觉得不一样了,甚至有一些大人物因为梦镇天与暗黑古王子的到来,很多人都嗅到了一股火药味。

    “难道梦镇天这是要与暗黑古王子联手对付李七夜不成?”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两个人突然联袂来到神树城,这让人不免是浮想联篇。

    “这也不足为怪,李七夜是梦镇天争夺天命的强敌,而李七夜又与古灵渊结下了生死之仇。神梦天和古灵渊本就是一家人,现在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联手,那也是情理之中。”对于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两个人来到神树城,有掌门皇主并不意外。

    “第一凶人呀,他真是来势汹汹,崛起之势,锐不可挡,这一世,还有谁比他更有机会成为仙帝呢?”就算对李七作不服气的海神,也不免是感慨地说道。

    在以前,没有任何人会把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刚出道晚辈把梦镇天这样的错代相提并论,但是,在短短时间之内,李七夜势不可挡,神挡杀神,魔阻屠魔,气焰之凶,实在是不可一势,连梦镇天的道身都被他碾灭,实力之凶悍,那是一塌糊涂。

    现在以李七夜的声势,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是梦镇天成为仙帝的强敌了!

    在今天,如果说是梦镇天与黑暗古王子联手对付李七夜的话,这已经是不让人惊讶的事情,否则,放在以前,那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和想象的事情。

    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来到神树城,这或者为了对付李七夜而来,这还说得过去,但是,梦镇天和暗黑古王子来神树城之后,神树城紧接着传出一个消息,真武岛的真武神女也来到了神树城。

    这消息一传出去,这让很多人都意外,真武神女来到了神树城,可以说让整个神村岭变得热闹起来。

    “海螺号的最古老最强大的老祖出世,亲临神树城!”不知道是谁突然传出了这样的一个消息。

    “最古老最强大的老祖?这是何许人物?”有人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不由好奇地问道。

    “海螺帝王!”当到这样的消息,那怕是古老的神王都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脸色凝重无比。

    “海螺帝王是何方神圣呀?”年轻一辈根本就没有听过“海螺帝王”这号人物,海螺号最古老最强大的老祖,应该是威名赫赫之辈才对。

    “就是海螺神子,海螺号始祖的亲生儿子。”这位神王缓缓地对晚辈说道。

    “海螺号始祖海螺海神的儿子。”听到这样的来历,作为晚辈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事实上,知道海螺帝王来历的人,都不由毛骨悚然,不由喃喃地说道:“这一世怎么了,先是真武神女出世,现在又是海螺帝王出世,海神的神子神女都出来了。难道,这是要争一个大世吗?”

    “海螺帝王出世,这是要为遮海天子护道吗?”也有人不由为之猜测地说道。

    事实上,这种猜测不无道理,因为传言海螺帝王要亲临神树城没多久,接着另一个消息也传来,七武阁的七海女武神也亲临神树城!

    一听到七海女武神来了,这让大家都意识到了什么,有老海妖不由说道:“这一世海神之位的争夺真的是残酷呀,神子神女都来了,七海女武神的地位将会受到威胁呀。”

    随着海螺帝王这样的人物到来,一时之间,整个神树岭都是风雨满城,无数的小道消息在满天飞扬。

    “自大王,你要倒大霉了。”在李七夜留在客栈中等待的时候,叶小小这丫头坐不住,就时不时溜出去逛逛。

    这一天,叶小小一回来就幸灾乐祸地说道:“只听海螺号的最古老最强大的老祖要出世了,他叫海螺帝王。嘿,你杀了海螺号的弟子那么多,只怕他是冲着你来的,要找你麻烦了。”

    “海螺帝王?”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你说的就是那个海螺号躲了千百万年都不敢出来的缩头乌龟吗?”

    “什么缩头乌龟?”叶小小不由好奇地说道:“他可是海螺海神的儿子,货真价实的神子。”

    “神子又如何。”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因为骄横仙帝的一句话,他就缩龟了千百万年,再也不敢出来,这样的孬种,我还没放在眼中。”

    “骄横仙帝的一句话?”叶小小听到这话,不由秀目睁得大大的,十分感兴趣地说道:“这是真事吗?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故事?”

    事实上,不止是叶小小感兴趣,就是冰冷的司马玉剑此时都是倾耳而听,她也对这样的轶闻感兴趣。

    “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李七夜看叶小小十分感兴趣,此时正好也是左右无事,就笑着说道:“在那遥远的岁月,那个所谓的海螺帝王还是一个神子的时候,因为他父亲是一位海神,他就觉得自己可以横着走了……”

    “……这小子在天灵界横惯了,无法无天,有一天在人皇界遇到了骄横仙帝,高傲的他出言冒犯了骄横仙帝。”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露出浓浓的笑容,继续说道:“当年的骄横仙帝只是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一句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是什么意思?”叶小小不由问道。

    “意思就是他永远躲了起来,不敢再出现。”李七夜笑着说道。

    “永远躲了起来?”叶小小不由为之一怔,不免好奇地说道:“骄横仙帝究竟说了什么话?”?“永不准成为海神!”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永不准成为海神?”叶小小不由呆了一下,说道:“就一句话,海螺帝王就躲了起来?这,这是真的吗?”

    “这还有说吗?肯定是真的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不要小瞧骄横仙帝的一句话,要知道,他是万古以来唯一一位十二命宫的仙帝,是万古以来所有仙帝之中一生不败的仙帝。”

    “但,这终究是一句话呀,更何况,海螺帝王的父亲还是海神呢。”叶小小不由说道。

    “你是低估了骄横仙帝的无上地位了。”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海神,那算什么东西!骄横仙帝要出手杀他父亲的话,他父亲也难逃一死!”

    “更何况,当年骄横仙帝可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他一句话,就是无上的帝令,这是无上法则,就像烙印一样烙在了海螺帝王的身上。”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但,我听别人说,当年海螺帝王可是得到过三叉戟的承认的呀。”叶小小不由说道。

    “这个倒没错,他父亲还是海神的时候,他也去掌执过三叉戟,三叉戟对他不排斥,甚至可以说,三叉戟在他的手中能发挥很强大的威力。在他父亲的余荫庇护之下,他成为海神的机会的确是很大很大……”?“……可惜,他得罪了骄横仙帝,一句话,就足可葬送他的一生,那怕他父亲是海神,也是无力回天。”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

    有

第1451章绝世女子    李七夜把叶小小和司马玉剑带到城中的一个客栈中,让她们住了下来,吩咐地说道:“你们暂且就住在这里,等我回来。”

    “自大王,你要去哪里?”叶小小为之奇怪,这一次她觉得李七夜的神态是有些怪怪的,至于是怎么怪怪的,她也说不出来。

    “去见一个人。”李七夜笑了一下,说着转身就走。

    但是,没走到门口,他又停止了脚步,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们自己回去吧,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为什么?”叶小小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说道:“我等你回来就是。”

    “说不定我已经死了。”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李七夜这话让叶小小和司马玉剑都不由呆了一下,她们一时之间想不透李七夜这是要干什么,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不论是叶小小,还是司马玉剑,她们都相信李七夜绝对是没有那么容易死掉的,就算是到了争夺天命那一天,他都没有那么容易死掉。

    而且,在她们印象之中,李七夜绝对不是那种动不动就言死的人,他是一个自信无比的人,在他看来,没有人能杀得死他。

    但是,今天李七作突然说死,这对于叶小小和司马玉剑来说,这是一种不祥之兆,她们都想不明白李七夜为什么突然言死。

    李七夜离开了神树岭,长驱而入,他是进入了神树岭的深处,当然,他进入神树岭不是要找寻什么东西,也不是去摘取什么仙药,他进入神树岭的更深处之后,登上了一座高峰。

    这座高峰直插云霄,高入天宇,这座山峰就算不是神树岭第一高峰,那么在整个神树岭也是屈指可数。

    李七夜站在这座山峰上,远眺天地,久久沉默着。一时之间,心里面不由是甸甸的。

    虽然说,他李七夜从来没怕过谁,但是,有些事情,让他有些难于去面对,现在他将面对的是一个人,一个是他亏欠的人。

    李七夜静静地站在山峰上,看着日起月落,看着天地风云变幻,他站在那里,就像是石化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成了一尊雕像。

    日起月落,眨眼之间,李七夜就在那里站了好几天,这几天他都一直站在那里,动都没动,似乎他已经是成了一尊雕像。

    终于,这一天,太阳冉冉升起之时,突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当这个影子从天而降之时,宛如飞仙临世,姿态绝世。

    这是一个女子,她从天而降,凌空而立。她站在那里,轻风吹拂,日月伴绕,似乎她是天降仙子,绝世之姿,不论是谁看了都会为之倾倒。

    当这个女子降临之时,宛如化作雕像的李七夜瞬间睁开了双目,在这瞬间,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这个女子的身上。

    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李七夜一颗心不由跳动了一下,他忍不住仔细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多少岁月过去,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此时,这位女子凌空而立,她站在那里,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她的目光很冷,没有愤怒,也没有仇视,只是很冷很冷,一种属于冷漠的冷。

    看着到这目光,李七夜一颗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当年,这一双秀目是多么的迷人,璀璨如星辰,让人看着着迷,但是,今天这一双秀目却变得冰冷,一切都缘起于他!

    “我知道你会来的。”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或者,这一天你等了很久了。”

    站在那里的女子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她的目光只是冷漠,冷漠到似乎就像是看着李七夜一样,恍然间,在这个女子眼中,李七夜似乎是路人甲、路人乙。

    “我知道,你是恨我。”李七夜只好是淡淡一笑,说道:“所以,今天我来还债了。这也是我该做一个了断的时候了,一直以来,我都回避着这件事情,因为在以前我觉得我还有机会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但,这一世不一样了,我要走了……”

    “或者,我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神态黯然,缓缓地说道:“所以,我想跟你来一个了结,这是给你一个答案,也是了却我一桩心愿。”

    站在那里的女子没有回答李七夜的话,也没有开口,她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目光依然冷漠,似乎她不认识李七夜一样。

    尽管是如此,她依然是听着李七夜说话,似乎,她就只是需要静静地听着李七夜说话而己。

    李七夜十分的坦然,迎上她的目光,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岁月,真的不容易,或者,你永远不会谅原我,我也知道在这一件事上我是不可被原谅。但,不管怎么说,这一世,我都想向你作一个道别……”?“……你不能原谅我也好,恨我也好,我都已经不在乎了。”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我只有这一世了,不管是怎么样的结局,我都只想再见你一面,或者,这一面之后,你我从此永别。不管如何,能见到你,我已经很高兴了,我已经很开心了……”?女子凌空而站,依然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她一句话都不说,似乎,她就是这样一直冷冷地看着李七夜,似乎对于她来说,就这样一直冷冷地看着李七夜就足够了。

    见女子冷冷地看着自己,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缓缓地走过去,走到了女子面前,看着她,他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

    过了许久,李七夜伸出手去,缓缓地抚摸着她的脸儿,她的脸儿带着冷意,就像她的目光一样。

    女子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目光冷漠,她也中任由李七夜摸着自己的脸庞。

    “如果有来生,我只希望我能做一个能驻足于世的人,在这样的一世中,我可以驻足,我可以等待。”李七夜轻轻地说道:“但是,这一世我只能一直走下去,我一直走下去,誓不退缩,誓不驻足,誓不回首。这就是我,这也是我的命,也是我的追求!”

    女子只是冷漠地看着李七夜,忽然,她转身离去,以飞仙一般掠过天宇。

    “你可以再想一想,如果你愿意,你我的恩怨可以作一个了结。”李七夜看着她远去,说道:“这一世,这只怕是我一生最后一次来天灵界!或者,此一别,我再也没有机会回来。”

    如飞仙之姿离开的女子身体不由滞顿了一下,但是,依然是飘然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在了天宇之中。

    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心里面怅然若失,因为他明白她还是不愿意原谅自己,他也明白当年的事情,是他的错,是不可愿谅。

    “月有阴晴圆缺,世间,谁又能圆满呢?”李七夜不由怅然地叹息,喃喃地说道:“不管你是仙帝也好,掌握九界的幕后黑手也罢,人生种种,总是充满着无奈,总有着不如意之事。九天十地无敌,但,有些事情总是敌不过!”

    “九天十地,又有多少人羡慕无敌呢,又有多少人羡慕仙帝呢。”李七夜不由昂首望着天宇,望着高远的天空,苦笑了一下,说道:“但,无敌也好,仙帝也罢,或者有那么一天,不由在想,或者,人生做一个凡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人生虽然短暂,但,在这短暂的人生中,总是有一个归宿!”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苦涩一笑,他也好,仙帝也罢,有太多的抱负,肩负着太多的东西,那怕再无敌,有些事情也是那么的无奈,有些事情,就算是无敌的力量,也不能为你改变。

    天地寂静,最终,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

    在客栈之中,叶小小和司马玉剑都不由翘首以盼,特别是叶小小,她一点都不安心,一步一步的踱来踱去,心神不宁,神态焦急。

    几天过去,李七夜都没有回来,叶小小甚至想出去寻找李七夜,若不是司马玉剑拉着,她早就冲出去了。

    当看到李七夜走了进来的时候,叶小小狂喜,一下子冲了过去,扑入了李七夜的怀里面,不知觉间,叶小小的眼角都湿了,虽然她没有哭,但是,她的泪水却湿了眼角,湿了睫毛。

    李七夜捧起叶小小的脸庞,看着她眼角的泪水,淡淡地笑着说道:“小丫头,有什么好哭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哼,哼,哼,我就知道你这个害人精不会死的。”叶小小破涕而笑,哼了一声说道:“俗话说得好,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你这样的恶人,只怕是能活千万年。”

    看着叶小小破涕而笑的神态,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为她擦干了眼角的泪水。

    看到李七夜平安归来,连司马玉剑都不由露出了笑容,已经成为杀手的她,芳心早就冰冷,她是冰冷如剑,但是,李七夜离开之时,特别是李七夜临走时所说的话,让她一颗芳心也不由高悬起来。

    当李七夜归来之时,她也不由如释重负,一颗高悬的芳心放了下来,心里面有着说不出的高兴,有着说不出的开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