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呃——”古灵兽主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张大嘴巴欲说话,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这样被杀死了,甚至到死的时候,他都还没有看到刺杀他的人。

    就在这瞬间,司马玉剑的影子出现了,她一剑挥下,就斩下了古灵兽主的头颅。

    毫无疑问,司马玉剑刺杀的目标正是古灵兽主。上一次她进入古灵渊刺杀古灵兽主,以失败而告终,但是,这一次古灵兽主却逃不掉司马玉剑的暗杀。

    “小辈,找死!”化作参天巨竹的蛟神竹大喝一声,在他的面前,古灵兽主被人刺杀,这对于他而言是一种羞辱。

    蛟神竹大喝之下,蛟龙巨爪向司马玉剑抓去,这龙爪十分的巨大,五指如同五座又尖又利的山峰,这样的龙爪抓下来,大地就会一张纸一样被撕破。

    “砰——”的一声响起,这龙爪还没有抓到司马玉剑,就被一拳砰飞,这一拳来的很快,一拳之下,就轻而易举地把它击退。

    “你的对手是我。”李七夜一拳击退了蛟神竹之后,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人人都说你强大,本座今天倒要看看你有多强大!”蛟神竹大叫一声,“轰”的瞬间巨响,在这个时候,盘在巨竹之上的蛟龙消失了。

    “轰、轰、轰……”在这一刻,巨竹竟然是越长越大,越来越巨大,甚至它巨大到遮住了神树岭。

    看到这样的巨竹遮住了天空,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因为此时巨竹散发出了滚滚的龙息,这样的龙息遮蔽了整个天地,似乎这是一条巨龙要复活一样。

    此时,天空上的巨竹就宛如是一条巨龙一样,蛟神竹把自己的血统与本相融合之后,爆发了强大无匹的力量。

    “小辈,纳命来。”一只巨大无比的龙爪从天而降,这样的龙爪竟然是从巨竹之上生长出来的,而且这只龙爪直抓而来的时候,大地都为之颤抖,整个神树城都为之一暗,在这样龙爪之下,神树城都变得渺小,似乎,这样的一只龙爪拍下来就会瞬间粉碎,一下子灰飞烟灭。

    “我的妈呀,这是要毁掉神树城吗?”这把很多人吓得魂都飞了起来,胆子小的修士是连滚带爬,急忙逃出神树城。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龙爪镇杀而来之时,李七夜的右拳震动了一下,瞬间烈焰滔天,一拳瞬间击出。

    “轰、轰、轰……”在这一拳之下,天摇地晃,整个神止洲瞬间黯淡下来,李七夜一拳轰出之时就有万颗太阳冉冉升起,万颗太阳的光芒照得神止洲上空的太阳是黯然失色。

    太阳拳、圣泉拳,两拳瞬间合一,太阳拳本就是霸道,在李七夜的一拳之下,有几十颗太阳甚至上百颗。

    但是,圣泉拳却给了太阳拳无穷的力量、血气,在瞬间,让太阳拳无限地演化出了更多的太阳,在眨眼之间,万颗太阳随着这一拳轰出。

    万颗太阳聚成了一拳,威力可想而知了,“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巨大无比的龙爪瞬间毁灭,灰飞烟灭,接着,“蓬”的一声响起,巨大无比的巨竹瞬间燃烧起来,在太阳拳之下,巨竹已经无法灭掉这样的焰火。

    “噼啪、噼啪、噼啪……”试想一下,巨竹如此巨大的身躯在万颗太阳之下的燃烧是何等的壮观,蛟神竹瞬间全身被烧是火势冲天。

    在眨眼之间蛟神竹就像是一座爆发的火山一样,全身被烧得烈焰冲天,烈焰高高地抛起,直冲向九天十地,火光照亮了整个神树岭,十分的震撼人心。

    “啊——”在烈火燃烧之下,蛟神竹不由惨叫一声,此时他虽然喷出了滔滔大水,但是却无法熄灭自己身上的烈火。

    看到蛟神竹整个人如同一座火山一样,随时都会被烧死,这让很多人看得毛骨悚然。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瞬间,再也忍受不住的蛟神竹张口吐出了一只神符,这只神符一吐出来,就喷洒下了神水。

    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瞬眼之间,蛟神竹全身的烈火熄灭,而蛟神竹变回了原来的模样,不过,此时他全身漆黑,就像是一截黑炭一样。

    在这个时候,蛟神竹头顶上沉浮着一只神符,这只神符玄奥万分,一时之间让人无法看清它的玄奥。

    “小畜生,是你逼我的!”此时,蛟神竹厉叫一声,血气喷涌,瞬间所有的血气滚滚,注入了那只神符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一株参天巨树浮现在了蛟神竹的身后,这一株参天巨树浮现之后,散发出了神圣无上的气息,这样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天灵界,在这一刻,似乎是一尊无上至尊苏醒过来一样,它拥有了可以镇压九天十地的力量,在它那神圣无上的气息之下,似乎切存在都显得无比的渺小。

    “树祖——”看到这样的参天巨树浮现,在场很多树族修士缓缓地跪倒在地上,臣伏地大叫一声。

    “这是什么东西?”有海妖没有见过这样的神符,不由吃惊地说道。

    “祖符,这是树祖的祖符,祖陆的确是够逆天。”有一位魅灵的大贤缓缓地说道:“竟然能在他们树祖坐化之前把祖符留下来,这样的手段逆天得一塌糊涂。”

    海神有三叉戟,树祖有祖兵,树祖的祖兵也是十分强大,传说祖兵可以借御神族无上仙祖的力量。

    与三叉戟不同的是,树祖的祖兵乃是树祖自己炼造。炼祖符,成祖根,化祖兵,这是树祖从一名树族弟子通往树祖道路所必须经历的过程。

    当祖兵成之时,便是成就树祖之日,也是能借御无上仙祖力量之时,也正是凭借着祖兵能驭驾无上仙祖的力量,这使得树祖可以与持有三叉戟的海神抗衡。

    不过,与海神不一样的是,当树祖坐化归虚之时,他们的祖兵会兵解消散,不再会遗留于世间。

    不过,祖陆十分的逆天,他们虽然没有办法留下祖兵,但是,他们竟然用逆天的手段在祖兵完全兵解之时留下了祖符,这是祖兵的根基。

    “祖符而己,有什么了不起的。”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铮”的一声响起,一刀在手,长刀雪亮,烛照天地。

    “仙帝真器——”看到李七夜手中的明仁刀,再不识货的人都知道是什么,当仙帝之威肆虐天地的时候,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哆嗦。

    树祖强大,但,仙帝更无敌,更何况,蛟神竹手中的可不是完整的祖兵,那只不过是祖符而己,跟李七夜手中的明仁刀相比起来,那就差得太远了。

    蛟神竹脸色十分难看,打又打不过李七夜,比兵器,他的祖符也比不上李七夜的明仁刀。

    当李七夜明仁刀在手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蛟神竹这是玩完了,大家都知道李七夜这个凶人强大,但是,又有谁想得到,就算是蛟神竹这样的人物在李七夜面前,那都是不堪一击。

    在惊怒之下,蛟神竹目光一转,立即有了主意,他瞬冲天而起,一下子冲上天空,站在了神树城天空上的巨树之上。

    神树城天空上这棵巨大无比的巨树乃是由九终神祖所化。

    “老祖宗,请你出手助晚辈一臂之力,晚辈师尊乃是龙竹亚祖,与老祖宗乃是忘年之交。”在这个时候,蛟神竹向九终神祖求救地说道。

    来神树城的修士,不一定知道九终神祖的来历,但是,大家都知道,神树城的这棵巨树是神树城的守护神,传说极为强大,连仙帝都杀不死他。

    “龙竹亚祖?”在巨树的树躯之上,一直闭着眼睛沉睡的那张老脸此时终于打开了双目,看着蛟神竹。

    蛟神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是召醒了传说中的神树城守护神,他不由大喜,急忙说道:“正是,正是,晚辈的师尊正是龙竹亚祖。他老人家曾向晚辈提起过老祖宗的无上神威,他老人家曾吩咐晚辈,若是有困难,可以向老祖宗请求。”

    “嗯,我的确是认识他,他向我请教过归虚之法。”九终神祖缓缓地说道。

    “老祖宗乃是通天彻地的神人。”蛟神竹忙是说道:“我师尊也曾言,老祖宗曾一直庇护我们树族,晚辈敬仰如滔滔江水。老祖宗,眼前这个李七夜,为非作歹,邈视我们树族列祖列宗,残害树族子弟,还请老祖宗作主,为我们树族死去的弟子报仇。”

    此时,蛟神竹心里面大喜,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真的有机会请动了这位传说中的守护神,这也正是因为他师尊龙竹亚祖的情面,才让他有机会请动了传说中的守护神。

    看到蛟神竹竟然请动了传说中的守护神,神树城的许多修士都很吃惊,很多人都听说过神树城的守护神,也听说过它的强大,曾经有人说连仙帝都杀不死它。

    但是,一直以来,没有人见过它出手,但是,有它在,也没有人敢在神树城放肆,整没有人敢对神树岭的树人动歪脑筋,现在,大家都没有想到,蛟神竹竟然有这么大的情面,竟然能请动了这样的守护神。

第1448章一剑致命    “嗡——”的一声响起,当所有的天照笼焯在李七夜的身上之时,所有的天照都宛如是一下子融合了,只留上了一个天照。

    当这样的一个天照出现之时,一个黑洞浮现了,这样的一个黑洞一出现之时,里面突然伸出了一只巨手,这只巨手通体墨黑,甚至它黑到可以吸收周围的一切光芒,似乎,任何光芒都逃不过这只黑手。

    “砰”的一声响起,黑手镇压而下,直接碾压向李七夜。它就是如此的霸道,如此的直接,碾压而下之时,没有任何功法,没有任何招式,没有任何变化,这是最直接的镇压。

    当这样的黑手镇压而下的时候,处身于神树城的所有修士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这样的一只黑手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这只黑手是来自于神树岭的最深处,这样的力量不属于修士的力量,也不属于大道的力量,更不属于古灵渊的力量。

    似乎,这样的力量只属于神树岭,似乎,在这神树岭最深处有着一股让人无法揣摩的力量,这股力量可以镇压九天十地,可以镇压诸神。

    这样的一只黑手镇压而来的时候,很多人都毛骨悚然,古灵渊的强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古灵渊这是掌握了很多人所不知道的奥妙,或者也正是因为如此,古灵渊能一直在神止洲屹立不倒。

    “把好好的婴儿埋在深处,培养出来的,那也只不过是怪物而己。”面对这样的镇压,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毫不在意。

    面对这样的黑手镇压而止,李七夜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一只手按于虚空之中,一阵阵铛铛铛的声时响起,就像是有什么道章被解开了一样,十分的自然,在这刹那之间,似乎李七夜这只手掌瞬间撑执了整个天地的力量一样,似乎神树岭的大脉被他掌握在了手掌之中。

    “砰”的一声响起,本是镇压在李七夜身上的黑手随着李七夜的这样一个动作瞬间崩碎,瞬间瓦解,镇压的力量瞬间烟消云散。

    “嗡、嗡、嗡”的声音响起,本是暗执队的天照所笼罩在李七夜身上的黑色光芒此时全部冲了出来,瞬间反冲向了天照之中。

    “啊——”的一声响起,一阵阵惨叫声响起,听到“砰、砰、砰”的崩碎声音响起,暗执队所有弟子的天照瞬间崩碎,他们全身“滋、滋、滋”声音响起,眨眼之间,暗执队的所有弟子都成了干尸,似乎有什么东西抽光了他们全身力量、精血、生命……在这样的瞬间,他们被抽光了身体内的一切,化作了干尸。

    看到这一具具如同干尸一样的暗执队弟子纷纷倒在地上,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毛骨悚然,都不由打了一个颤抖,没有人知道李七夜用了什么手段。

    “懂这样的一点点玄妙也想借神树岭的力量来镇压我?”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在神止洲,你们古灵渊所掌握的玄妙,只不过是皮毛而己。这样的水平也想镇压我,实在是让人笑掉大牙了。这力量既然是属于神树岭,那就归还于神树岭……”?“……把婴儿埋在地下,用神树岭地下的力量来蕴养,这种小儿把戏的水平,就真以为自己掌握了神树岭的力量,真是让人殆笑大方。如果这样都能掌握神树岭的力量,神树岭就不会成为十二葬地之一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随意地看了一眼古灵兽主,而古灵兽主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古灵渊的暗执队,一直都让人忌惮,甚至可以说,古灵渊的暗执队是神止洲之上所有外来修士的克星,谁敢与他们古灵渊为敌,他们的暗执队就可以镇压对方,把对方的道行压制到最低的水平。如此一来,一旦被压制的人就是他们古灵渊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们古灵渊宰割。

    然而,现在他们堪称百战百胜的暗执队在李七认面前是不堪一击。

    “李七夜掌握了神树岭的一些玄妙。”有知道古灵渊暗执队来历的大人物心里面一寒,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地说道。

    古灵渊的暗执队,每个弟子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埋在了古灵渊最深处,听说那个地方可通神树岭的地脉,古灵渊正是借这样的地脉来蕴养暗执队的弟子,让他们体内充满了神树岭的力量。

    正是因为如此,暗执队的弟子拥有可以压制任何外来修士的能耐,他们这是借用了神树岭的力量来镇压外来修士的。

    可惜,他们却偏偏遇到了李七夜,李七夜所掌握的神树岭玄妙远远多于古灵渊,在刚才一出手,李七夜就是遣散了所有力量,力量一旦被遣散,暗执队弟子全身的力量、精血、生命全部瞬间被抽离,回归神树岭的大地,这也是他们成为干尸的原因。

    “李七夜——”古灵兽主不由咬牙切齿,厉叫道:“我古灵渊与你誓不两立!你休得想活着离开神止洲!”

    古灵兽主心里面都不由为之滴血,他们古灵渊培养出一个暗执队的弟子十分不容易,一个暗执队的弟子需要几十年乃至是几百年来培养,现在在眨眼之间全部被李七夜杀死,他们古灵渊损失足够惨重的。

    “好了,这话我知道了。”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吧。”

    “就算是我们古灵渊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一定会取你的首级!”古灵兽主厉叫地说道。

    对于古灵兽主的愤怒,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凭你这样的话,我就应该斩下你的头颅,不过,你的头颅已经有人定下了。”

    “阁下未够口气太大了吧,今日有老朽在此,就容不得你为非作歹。”在这个时候,坐在古灵兽主旁边的蛟神竹也看不下去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

    这一次蛟神竹来神止洲,就是要与古灵渊合作,而且,他们祖陆也有向李七夜报仇之意,现在蛟神竹在此,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一个好机会呢。

    “来,来,来,既然你要送死,那我也就成全你。”李七夜笑了一下,向蛟神竹招了招手,笑着说道:“这也好,打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面,我正想把那个什么龙竹吸干呢。”

    “放肆——”李七夜如此羞辱自己师尊,蛟神竹再也忍不住了,觉喝一声,一步踏出,“砰”的一声响起,在瞬间,蛟神竹一下子扎根于大地,露出了自己的本相。

    在这个时候,一株巨大无比的绿竹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这样的巨竹高耸云雾,竹叶巨大得可以遮住天空。

    这样的一株巨大大绿竹,竟然有一条蛟龙盘踞在那里,整条蛟龙身体无比的粗大,有千里之长,就像是一条山脉盘在巨竹之样一样。

    这样的蛟龙吞吐之间,龙息滚滚,它全身散发出了可怕的气息,宛如是一场可怕的风暴,特别是龙息之中带着震慑的力量,这让很多修士都被这样的力量迫得节节后退,远离战场。

    这就是蛟神竹的本相,蛟龙与巨竹为一体,事实上,巨竹才是它真正的本相,而蛟龙,那是因为他血统之中流淌着龙族的血统,那怕这血统很稀薄,依然是十分强大,可以化作一条蛟龙。

    “这点水平,比起梦镇天来,差得远了,我是二三拳就能把你灭了。”那怕蛟神竹显得强大,但是,李七夜都没放在眼中,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

    被李七夜贬得如此一文不值,这让蛟神竹气得哆嗦,他在天灵界好歹也是威慑一方的大人物,在李七夜口中却是如同蚁蝼一样,这怎么不把他气得怒气冲天呢。

    “前辈,我助你一臂之力,你我联手斩了此獠。”古灵兽主大叫一声,欲与蛟神竹并肩作战,在瞬间,古灵兽主的天照打开了。

    “轰”的一声响起,古灵兽主的天照中浮现了一只凤凰,在天照之中,凤凰神威肆虐九天十地,这样的一只凤凰好像是随时都会飞出来一样,试想一下,一只凤凰飞出来之后,它的强大是多么的让人为之忌惮。

    就在古灵兽主的天照打开好一瞬间,寒芒一闪,一道寒芒的速度跨越时光,瞬间刺向了古灵兽主的喉咙,这一道寒芒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看不清楚。

    “啾——”的一声响起,在这生死瞬间,古灵兽主天照中的凤凰瞬间长鸣一声,凤爪瞬间抓出,凤爪的速度也是在这瞬间快到不可思议,竟然在生死这一瞬间抓住了刺向古灵兽主喉咙的寒芒。

    这是一把长剑,剑芒充满了杀意,剑世可以刺穿任何人的身体。

    “铛——”的一声,然而,在凤凰抓住长剑瞬间,剑鸣天地,杀意大盛,可怕的杀意像决堤的洪水迸射而出。

    “铮、铮、铮……”的声音响起,被抓住的长剑在这瞬间以强大无匹的姿态长驱而入,凤爪再也抓不住它,长剑在凤爪之中摩擦得星火溅射。

    这一剑以强大无匹的姿态刺来,古灵兽主躲都躲不掉,听到“噗”的一声响起,长剑瞬间刺穿了他的喉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