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嗡——”的一声响起,当所有的天照笼焯在李七夜的身上之时,所有的天照都宛如是一下子融合了,只留上了一个天照。

    当这样的一个天照出现之时,一个黑洞浮现了,这样的一个黑洞一出现之时,里面突然伸出了一只巨手,这只巨手通体墨黑,甚至它黑到可以吸收周围的一切光芒,似乎,任何光芒都逃不过这只黑手。

    “砰”的一声响起,黑手镇压而下,直接碾压向李七夜。它就是如此的霸道,如此的直接,碾压而下之时,没有任何功法,没有任何招式,没有任何变化,这是最直接的镇压。

    当这样的黑手镇压而下的时候,处身于神树城的所有修士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这样的一只黑手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这只黑手是来自于神树岭的最深处,这样的力量不属于修士的力量,也不属于大道的力量,更不属于古灵渊的力量。

    似乎,这样的力量只属于神树岭,似乎,在这神树岭最深处有着一股让人无法揣摩的力量,这股力量可以镇压九天十地,可以镇压诸神。

    这样的一只黑手镇压而来的时候,很多人都毛骨悚然,古灵渊的强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古灵渊这是掌握了很多人所不知道的奥妙,或者也正是因为如此,古灵渊能一直在神止洲屹立不倒。

    “把好好的婴儿埋在深处,培养出来的,那也只不过是怪物而己。”面对这样的镇压,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毫不在意。

    面对这样的黑手镇压而止,李七夜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一只手按于虚空之中,一阵阵铛铛铛的声时响起,就像是有什么道章被解开了一样,十分的自然,在这刹那之间,似乎李七夜这只手掌瞬间撑执了整个天地的力量一样,似乎神树岭的大脉被他掌握在了手掌之中。

    “砰”的一声响起,本是镇压在李七夜身上的黑手随着李七夜的这样一个动作瞬间崩碎,瞬间瓦解,镇压的力量瞬间烟消云散。

    “嗡、嗡、嗡”的声音响起,本是暗执队的天照所笼罩在李七夜身上的黑色光芒此时全部冲了出来,瞬间反冲向了天照之中。

    “啊——”的一声响起,一阵阵惨叫声响起,听到“砰、砰、砰”的崩碎声音响起,暗执队所有弟子的天照瞬间崩碎,他们全身“滋、滋、滋”声音响起,眨眼之间,暗执队的所有弟子都成了干尸,似乎有什么东西抽光了他们全身力量、精血、生命……在这样的瞬间,他们被抽光了身体内的一切,化作了干尸。

    看到这一具具如同干尸一样的暗执队弟子纷纷倒在地上,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毛骨悚然,都不由打了一个颤抖,没有人知道李七夜用了什么手段。

    “懂这样的一点点玄妙也想借神树岭的力量来镇压我?”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在神止洲,你们古灵渊所掌握的玄妙,只不过是皮毛而己。这样的水平也想镇压我,实在是让人笑掉大牙了。这力量既然是属于神树岭,那就归还于神树岭……”?“……把婴儿埋在地下,用神树岭地下的力量来蕴养,这种小儿把戏的水平,就真以为自己掌握了神树岭的力量,真是让人殆笑大方。如果这样都能掌握神树岭的力量,神树岭就不会成为十二葬地之一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随意地看了一眼古灵兽主,而古灵兽主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古灵渊的暗执队,一直都让人忌惮,甚至可以说,古灵渊的暗执队是神止洲之上所有外来修士的克星,谁敢与他们古灵渊为敌,他们的暗执队就可以镇压对方,把对方的道行压制到最低的水平。如此一来,一旦被压制的人就是他们古灵渊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们古灵渊宰割。

    然而,现在他们堪称百战百胜的暗执队在李七认面前是不堪一击。

    “李七夜掌握了神树岭的一些玄妙。”有知道古灵渊暗执队来历的大人物心里面一寒,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地说道。

    古灵渊的暗执队,每个弟子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埋在了古灵渊最深处,听说那个地方可通神树岭的地脉,古灵渊正是借这样的地脉来蕴养暗执队的弟子,让他们体内充满了神树岭的力量。

    正是因为如此,暗执队的弟子拥有可以压制任何外来修士的能耐,他们这是借用了神树岭的力量来镇压外来修士的。

    可惜,他们却偏偏遇到了李七夜,李七夜所掌握的神树岭玄妙远远多于古灵渊,在刚才一出手,李七夜就是遣散了所有力量,力量一旦被遣散,暗执队弟子全身的力量、精血、生命全部瞬间被抽离,回归神树岭的大地,这也是他们成为干尸的原因。

    “李七夜——”古灵兽主不由咬牙切齿,厉叫道:“我古灵渊与你誓不两立!你休得想活着离开神止洲!”

    古灵兽主心里面都不由为之滴血,他们古灵渊培养出一个暗执队的弟子十分不容易,一个暗执队的弟子需要几十年乃至是几百年来培养,现在在眨眼之间全部被李七夜杀死,他们古灵渊损失足够惨重的。

    “好了,这话我知道了。”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吧。”

    “就算是我们古灵渊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一定会取你的首级!”古灵兽主厉叫地说道。

    对于古灵兽主的愤怒,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凭你这样的话,我就应该斩下你的头颅,不过,你的头颅已经有人定下了。”

    “阁下未够口气太大了吧,今日有老朽在此,就容不得你为非作歹。”在这个时候,坐在古灵兽主旁边的蛟神竹也看不下去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

    这一次蛟神竹来神止洲,就是要与古灵渊合作,而且,他们祖陆也有向李七夜报仇之意,现在蛟神竹在此,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一个好机会呢。

    “来,来,来,既然你要送死,那我也就成全你。”李七夜笑了一下,向蛟神竹招了招手,笑着说道:“这也好,打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面,我正想把那个什么龙竹吸干呢。”

    “放肆——”李七夜如此羞辱自己师尊,蛟神竹再也忍不住了,觉喝一声,一步踏出,“砰”的一声响起,在瞬间,蛟神竹一下子扎根于大地,露出了自己的本相。

    在这个时候,一株巨大无比的绿竹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这样的巨竹高耸云雾,竹叶巨大得可以遮住天空。

    这样的一株巨大大绿竹,竟然有一条蛟龙盘踞在那里,整条蛟龙身体无比的粗大,有千里之长,就像是一条山脉盘在巨竹之样一样。

    这样的蛟龙吞吐之间,龙息滚滚,它全身散发出了可怕的气息,宛如是一场可怕的风暴,特别是龙息之中带着震慑的力量,这让很多修士都被这样的力量迫得节节后退,远离战场。

    这就是蛟神竹的本相,蛟龙与巨竹为一体,事实上,巨竹才是它真正的本相,而蛟龙,那是因为他血统之中流淌着龙族的血统,那怕这血统很稀薄,依然是十分强大,可以化作一条蛟龙。

    “这点水平,比起梦镇天来,差得远了,我是二三拳就能把你灭了。”那怕蛟神竹显得强大,但是,李七夜都没放在眼中,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

    被李七夜贬得如此一文不值,这让蛟神竹气得哆嗦,他在天灵界好歹也是威慑一方的大人物,在李七夜口中却是如同蚁蝼一样,这怎么不把他气得怒气冲天呢。

    “前辈,我助你一臂之力,你我联手斩了此獠。”古灵兽主大叫一声,欲与蛟神竹并肩作战,在瞬间,古灵兽主的天照打开了。

    “轰”的一声响起,古灵兽主的天照中浮现了一只凤凰,在天照之中,凤凰神威肆虐九天十地,这样的一只凤凰好像是随时都会飞出来一样,试想一下,一只凤凰飞出来之后,它的强大是多么的让人为之忌惮。

    就在古灵兽主的天照打开好一瞬间,寒芒一闪,一道寒芒的速度跨越时光,瞬间刺向了古灵兽主的喉咙,这一道寒芒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看不清楚。

    “啾——”的一声响起,在这生死瞬间,古灵兽主天照中的凤凰瞬间长鸣一声,凤爪瞬间抓出,凤爪的速度也是在这瞬间快到不可思议,竟然在生死这一瞬间抓住了刺向古灵兽主喉咙的寒芒。

    这是一把长剑,剑芒充满了杀意,剑世可以刺穿任何人的身体。

    “铛——”的一声,然而,在凤凰抓住长剑瞬间,剑鸣天地,杀意大盛,可怕的杀意像决堤的洪水迸射而出。

    “铮、铮、铮……”的声音响起,被抓住的长剑在这瞬间以强大无匹的姿态长驱而入,凤爪再也抓不住它,长剑在凤爪之中摩擦得星火溅射。

    这一剑以强大无匹的姿态刺来,古灵兽主躲都躲不掉,听到“噗”的一声响起,长剑瞬间刺穿了他的喉咙。

第1447章嚣张    古灵兽主不由打气得哆嗦,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李七夜指着鼻子骂古灵渊算什么东西,发生这样的事情,古灵兽主想咽下这一口气都无法咽下去。

    “李七夜,你真的以为在神止洲可以为所欲为吗?”古灵兽主不由站了起来,厉声叫道。

    “不,不是在神止洲可以为所欲为。”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九天十地,我都可以为所欲为!”

    “你——”古灵兽主被李七夜如此嚣张霸道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李七夜的手指都不由为之发抖。

    李七夜都懒得去看古灵兽主,淡淡地说道:“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很仁慈,也不怎么喜欢杀生。今天我再一次给你们古灵渊一句话。要么滚,要么灭门!现在你们古灵渊立即就滚,还来得及,以后只要我出现的地方,你们古灵渊给我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我也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否则呢!”古灵兽主被气得喘不过气来,厉叫一声说道。

    “否则嘛。”李七夜只是淡淡地摊了摊手,说道:“我灭了你们古灵渊!虽然我是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但是,不论是谁与我为敌,谁挡我的大道,杀无赦!”

    杀无赦,这三个字一出的时候,很多人都闻到了一股浓郁无比的血腥味。这样的话让很多人都苦笑了一下。动不动就灭人整个宗门的人,动不动就屠亿万广海鱼的人,现在竟然说不喜欢杀人,这话说出去谁都不相信。

    “姓李的,就凭你杀了我弟子,我们古灵渊就绝对咽不下这口气……”古灵兽主被气得吐血,厉叫道。

    李七夜打断了古灵兽主的话,淡淡地说道:“咽不下去,都给我往肚子里咽,否则,等我有空,就去你们古灵渊一趟,亲自踏灭你们古灵渊!”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顿时让大家面面相觑,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李七夜这并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口出狂言,而是认真的。

    想到这一点,让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发毛,大家都知道,像凶人这样的人,说得到做得到。

    在神止洲,说要灭掉古灵渊,这是何等霸气的话。要知道,古灵渊的强大,不止只是因为神止洲的压掉,传言说,古灵渊最深处沉睡着古灵渊最古老的老祖。

    虽然说古灵渊从来没有出过仙帝,大家也不知道古灵渊有着怎么样的老祖,但,有传言说,古灵渊最深处沉睡着魅灵一族最恐怖的存在!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古灵渊都倍受他人忌惮。

    在世间,没有几个人敢言灭掉古灵渊,除非是仙帝了。

    “小友,好大的口气。”就在古灵兽主被气得哆嗦的时候,陪着古灵兽主喝茶的老祖开口说道。

    “你谁呀?”李七夜很随意地看了一口这位老祖,毫不在意,说道。

    “老夫名字已经记不得了。”这位老祖缓缓地说道:“不过,我年少之时,人人都称我为蛟神竹!”

    “蛟神竹!”听到这个名字,天灵界有点见识的修士都不由心里面一凛。

    “祖陆中最强大的老祖之一,龙竹亚祖的亲传弟子,也是龙竹亚祖的亲侄儿,他拥有龙竹亚祖的血统!”有一位大贤暗暗吃惊地说道。

    祖陆最强大的老祖之一来到了神止洲,竟然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刻,很多人都意识到了什么。

    祖陆,号称是树族最强大的树祖传承,他们曾经出过三位树祖,而且,广阔无比的祖陆有三株祖树庇护着,所以,祖陆号称是连仙帝都攻不下的地方。

    除了祖陆有三株祖树庇护之外,祖陆还有一位可怕的人物,那就是龙竹亚祖,传说,龙竹亚祖只差树祖半步。更何怕的是,龙竹亚祖参悟了树族归源大地的玄妙,它可以像树祖一样扎根于大地。

    正是因为如此,在天灵界有着这样的一种说法,龙竹亚祖扎根于大地,连仙帝都杀不死他!他就像祖树一样。

    也正是因为祖陆有着龙竹亚祖,这使得祖龙不止是只可守,他们祖陆可以攻伐天灵界的任何一个传承。

    毕竟,对于树族来说,他们的树祖化作祖树之后,只会守在祖地庇护后代,不会出征,不会主动攻击别人。

    但,祖陆有了龙竹亚祖这样的存在,这就变得不一样了,这不止是意味着没有人能攻得下他们的祖陆,没有人敢攻打他们的祖陆,也意味着他们祖陆可以向天下任何门派开战,他们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不认识。”李七夜十分干脆,淡淡地说道。

    “老夫这样的一个小人物,你不认识也是正常的。”蛟龙竹缓缓地说道:“只不过,我想告诉小友,天灵界乃是藏龙卧虎之地,小友还没有成为仙帝之时,最好收敛收敛,天下比你强大的人多去了。”

    蛟龙竹这话听得很多人面面相觑,蛟龙竹说出这样的话,似乎是出自于一番好意,就好像是一位长辈在叮嘱自己的晚辈一样。

    “摆高姿吗?”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高姿我也会摆,你们祖陆这样的小门小派,还是低调一点做人比较好,不要到处管别人的闲事。像大爷我这样的人,不是你们祖陆惹得起的……”

    “……还有,不要拿古灵渊来探试我,上次我没有把你们陆祖的那个什么龙竹小辈吸干,那是他的幸运。如果你们陆祖还敢来惹我,到时候,我就不止是吸干龙竹这个小辈,到时候,我是要吸干你们整个陆祖!我手头上正好有一条苗子,需要陆祖这样的地方当作肥田!”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李七夜这话一出,大家都没话可说了,最后,有一个人只好喃喃地说道:“凶人就是凶人,这是第一凶人呀,对谁都敢放肆,无所顾忌。”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蛟龙竹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刚才说出这样的话,当然不是出自于一片好心,他只不过是拿捏一下姿态。

    此时他来神止洲,那可是肩负着他师尊龙竹亚祖给他的使命,对于他来说,李七夜与古灵渊冲突起来,那只好不过,刚才他所那番话,只不过是假惺惺而己。

    “古灵掌门,这种无可救药的狂人唯有杀之。”此时蛟龙竹也缓缓地说道。

    古灵兽主双目森然,盯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李七夜,我古灵渊与你誓不两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凭你们?”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没嚼头,听说你们暗黑古王子出世了,让他滚过来受死吧,我斩下他的头颅之后,你们才会明白我不是开玩笑了。”

    “杀了此獠!”古灵兽主厉吼道。此时,不是他死,便是李七夜亡。

    现在对于古灵兽主来说,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他们都没有退路,不论李七夜有多强大,他们都会一战到底!不杀死李七夜,他们古灵渊绝不罢休。

    对于古灵渊来说,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必须斩杀李七夜!

    事实上,外人所不知道的,古灵渊要找李七夜报仇,那已经不止是古灵渊与李七夜之间的恩怨那么简单了。

    这一次梦镇天拜访他们古灵渊,他们的暗黑古王子出世,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对付李七夜,让梦镇天能顺利成为仙帝。

    “铮、铮、铮——”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一阵阵刀鸣之声,客栈之中突然冒出了几百个黑衣人,这些黑衣人全部都手持长刀,神态冷厉,整个人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当这几百位黑衣人一冒出来的时候,他们瞬间把李七夜围住,而且,他们一脚踏大地,脚下竟然浮现了黑色的斑纹,这些斑纹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大阵。

    “暗执队!”看到这几百位黑衣人,有强者心里面寒意直冒,说道:“这是克星,专门压制外来之客的。”

    在神止洲,古灵渊强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古灵渊不止是可以帮外来修士驱逐神止洲的压制,同时,古灵渊还有手段可以压制在神止洲没有受到压制的外来客,这就是古灵渊的暗执队。

    传说,古灵渊的暗执队是经过种特的培养,他们一出自就被挑选中,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埋到了古灵渊最深处,承受着神止洲这片大地的力量蕴养。

    也正是因为如此,暗执队的弟子,他们的天照拥有了压制的力量,一旦被天照的光芒笼罩,就会立即受到神止洲的力量压制。

    “嗡”的一声响起,暗执队瞬间成阵,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天照浮现,他们天照之中浮现了黑色的光芒,在这一刻,好像是黑夜降临一样,黑色的光芒瞬间锁住了李七夜。

    “铛”的一声,当黑色光芒锁住李七夜的时候,好像有一把巨锁落在李七夜身上一样,李七夜的身上立即泛起了黑色的光芒。

    “被压制了吗?”看到李七夜的身上立即浮现了黑色的光芒,很多人都心里面一颤。

    正是因为暗执队拥有这种压制的力量,让很多人忌惮无比,一旦被这种神止洲的力量压制了,在暗执队面前,只有被宰杀的命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