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灵兽主不由打气得哆嗦,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李七夜指着鼻子骂古灵渊算什么东西,发生这样的事情,古灵兽主想咽下这一口气都无法咽下去。

    “李七夜,你真的以为在神止洲可以为所欲为吗?”古灵兽主不由站了起来,厉声叫道。

    “不,不是在神止洲可以为所欲为。”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九天十地,我都可以为所欲为!”

    “你——”古灵兽主被李七夜如此嚣张霸道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李七夜的手指都不由为之发抖。

    李七夜都懒得去看古灵兽主,淡淡地说道:“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很仁慈,也不怎么喜欢杀生。今天我再一次给你们古灵渊一句话。要么滚,要么灭门!现在你们古灵渊立即就滚,还来得及,以后只要我出现的地方,你们古灵渊给我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我也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否则呢!”古灵兽主被气得喘不过气来,厉叫一声说道。

    “否则嘛。”李七夜只是淡淡地摊了摊手,说道:“我灭了你们古灵渊!虽然我是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但是,不论是谁与我为敌,谁挡我的大道,杀无赦!”

    杀无赦,这三个字一出的时候,很多人都闻到了一股浓郁无比的血腥味。这样的话让很多人都苦笑了一下。动不动就灭人整个宗门的人,动不动就屠亿万广海鱼的人,现在竟然说不喜欢杀人,这话说出去谁都不相信。

    “姓李的,就凭你杀了我弟子,我们古灵渊就绝对咽不下这口气……”古灵兽主被气得吐血,厉叫道。

    李七夜打断了古灵兽主的话,淡淡地说道:“咽不下去,都给我往肚子里咽,否则,等我有空,就去你们古灵渊一趟,亲自踏灭你们古灵渊!”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顿时让大家面面相觑,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李七夜这并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口出狂言,而是认真的。

    想到这一点,让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发毛,大家都知道,像凶人这样的人,说得到做得到。

    在神止洲,说要灭掉古灵渊,这是何等霸气的话。要知道,古灵渊的强大,不止只是因为神止洲的压掉,传言说,古灵渊最深处沉睡着古灵渊最古老的老祖。

    虽然说古灵渊从来没有出过仙帝,大家也不知道古灵渊有着怎么样的老祖,但,有传言说,古灵渊最深处沉睡着魅灵一族最恐怖的存在!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古灵渊都倍受他人忌惮。

    在世间,没有几个人敢言灭掉古灵渊,除非是仙帝了。

    “小友,好大的口气。”就在古灵兽主被气得哆嗦的时候,陪着古灵兽主喝茶的老祖开口说道。

    “你谁呀?”李七夜很随意地看了一口这位老祖,毫不在意,说道。

    “老夫名字已经记不得了。”这位老祖缓缓地说道:“不过,我年少之时,人人都称我为蛟神竹!”

    “蛟神竹!”听到这个名字,天灵界有点见识的修士都不由心里面一凛。

    “祖陆中最强大的老祖之一,龙竹亚祖的亲传弟子,也是龙竹亚祖的亲侄儿,他拥有龙竹亚祖的血统!”有一位大贤暗暗吃惊地说道。

    祖陆最强大的老祖之一来到了神止洲,竟然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刻,很多人都意识到了什么。

    祖陆,号称是树族最强大的树祖传承,他们曾经出过三位树祖,而且,广阔无比的祖陆有三株祖树庇护着,所以,祖陆号称是连仙帝都攻不下的地方。

    除了祖陆有三株祖树庇护之外,祖陆还有一位可怕的人物,那就是龙竹亚祖,传说,龙竹亚祖只差树祖半步。更何怕的是,龙竹亚祖参悟了树族归源大地的玄妙,它可以像树祖一样扎根于大地。

    正是因为如此,在天灵界有着这样的一种说法,龙竹亚祖扎根于大地,连仙帝都杀不死他!他就像祖树一样。

    也正是因为祖陆有着龙竹亚祖,这使得祖龙不止是只可守,他们祖陆可以攻伐天灵界的任何一个传承。

    毕竟,对于树族来说,他们的树祖化作祖树之后,只会守在祖地庇护后代,不会出征,不会主动攻击别人。

    但,祖陆有了龙竹亚祖这样的存在,这就变得不一样了,这不止是意味着没有人能攻得下他们的祖陆,没有人敢攻打他们的祖陆,也意味着他们祖陆可以向天下任何门派开战,他们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不认识。”李七夜十分干脆,淡淡地说道。

    “老夫这样的一个小人物,你不认识也是正常的。”蛟龙竹缓缓地说道:“只不过,我想告诉小友,天灵界乃是藏龙卧虎之地,小友还没有成为仙帝之时,最好收敛收敛,天下比你强大的人多去了。”

    蛟龙竹这话听得很多人面面相觑,蛟龙竹说出这样的话,似乎是出自于一番好意,就好像是一位长辈在叮嘱自己的晚辈一样。

    “摆高姿吗?”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高姿我也会摆,你们祖陆这样的小门小派,还是低调一点做人比较好,不要到处管别人的闲事。像大爷我这样的人,不是你们祖陆惹得起的……”

    “……还有,不要拿古灵渊来探试我,上次我没有把你们陆祖的那个什么龙竹小辈吸干,那是他的幸运。如果你们陆祖还敢来惹我,到时候,我就不止是吸干龙竹这个小辈,到时候,我是要吸干你们整个陆祖!我手头上正好有一条苗子,需要陆祖这样的地方当作肥田!”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李七夜这话一出,大家都没话可说了,最后,有一个人只好喃喃地说道:“凶人就是凶人,这是第一凶人呀,对谁都敢放肆,无所顾忌。”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蛟龙竹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刚才说出这样的话,当然不是出自于一片好心,他只不过是拿捏一下姿态。

    此时他来神止洲,那可是肩负着他师尊龙竹亚祖给他的使命,对于他来说,李七夜与古灵渊冲突起来,那只好不过,刚才他所那番话,只不过是假惺惺而己。

    “古灵掌门,这种无可救药的狂人唯有杀之。”此时蛟龙竹也缓缓地说道。

    古灵兽主双目森然,盯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李七夜,我古灵渊与你誓不两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凭你们?”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没嚼头,听说你们暗黑古王子出世了,让他滚过来受死吧,我斩下他的头颅之后,你们才会明白我不是开玩笑了。”

    “杀了此獠!”古灵兽主厉吼道。此时,不是他死,便是李七夜亡。

    现在对于古灵兽主来说,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他们都没有退路,不论李七夜有多强大,他们都会一战到底!不杀死李七夜,他们古灵渊绝不罢休。

    对于古灵渊来说,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必须斩杀李七夜!

    事实上,外人所不知道的,古灵渊要找李七夜报仇,那已经不止是古灵渊与李七夜之间的恩怨那么简单了。

    这一次梦镇天拜访他们古灵渊,他们的暗黑古王子出世,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对付李七夜,让梦镇天能顺利成为仙帝。

    “铮、铮、铮——”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一阵阵刀鸣之声,客栈之中突然冒出了几百个黑衣人,这些黑衣人全部都手持长刀,神态冷厉,整个人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当这几百位黑衣人一冒出来的时候,他们瞬间把李七夜围住,而且,他们一脚踏大地,脚下竟然浮现了黑色的斑纹,这些斑纹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大阵。

    “暗执队!”看到这几百位黑衣人,有强者心里面寒意直冒,说道:“这是克星,专门压制外来之客的。”

    在神止洲,古灵渊强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古灵渊不止是可以帮外来修士驱逐神止洲的压制,同时,古灵渊还有手段可以压制在神止洲没有受到压制的外来客,这就是古灵渊的暗执队。

    传说,古灵渊的暗执队是经过种特的培养,他们一出自就被挑选中,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埋到了古灵渊最深处,承受着神止洲这片大地的力量蕴养。

    也正是因为如此,暗执队的弟子,他们的天照拥有了压制的力量,一旦被天照的光芒笼罩,就会立即受到神止洲的力量压制。

    “嗡”的一声响起,暗执队瞬间成阵,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天照浮现,他们天照之中浮现了黑色的光芒,在这一刻,好像是黑夜降临一样,黑色的光芒瞬间锁住了李七夜。

    “铛”的一声,当黑色光芒锁住李七夜的时候,好像有一把巨锁落在李七夜身上一样,李七夜的身上立即泛起了黑色的光芒。

    “被压制了吗?”看到李七夜的身上立即浮现了黑色的光芒,很多人都心里面一颤。

    正是因为暗执队拥有这种压制的力量,让很多人忌惮无比,一旦被这种神止洲的力量压制了,在暗执队面前,只有被宰杀的命运。

第1446章古灵兽主    太阳拳,这一次李七夜施出了太阳拳之时没有任何招式,没有任何攻击,纯粹的太阳体本源,太阳精火的纯粹爆发。

    仅仅凭着这一点就完全足够了,瞬间把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灭掉,而且连飞灰都没有留下,直接从世间蒸发了,好像他们的痕迹一下子被李七夜从世上抹去一样,似乎,他们从来没有出现在过世间一样。

    现在李七夜已经把他的“万道拳”修练得炉火纯青了,甚至可以说,在李七夜的手中,万道拳中的体拳,比如说太阳拳、镇狱神拳、飞仙拳……等等这些体拳,这些体拳已经被李七夜修练得直返本源,已经有了仙体之势。

    虽然说,万道拳中的体拳与真正的仙体相比起来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但是,当这样的体拳一旦是拥有了仙体之势的时候,威力之大,这是无法想象的。

    就以太阳体来说,若是李七夜修练了太阳体,他这出自于《体书》的太阳体,那么,比起太阳宗的太阳体来,那就更强大了。

    比如说,李七夜修练了太阳体,太阳王也修练了太阳体,同样的境界,同样的手段之下,李七夜的太阳体绝对会碾杀太阳王的太阳体。

    也正是因为李七夜“万道拳”中的体拳参悟于《体书》,这使得李七夜的体拳的威力可以直追太阳宗的太阳体。

    这就是李七夜“万道拳”中体拳的可怕之处,特别是修练到这极限之后,李七夜可以随心所欲地让体拳合一,这使得体拳的威力是无穷飙升。

    当看到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灰飞烟灭之时,甚至是连骨灰都没有遗留下之时,看到这样一幕的修士顿时是一片寂静,顿时是鸦雀无声。

    在动手之时,大家都已经意料得到,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必败无疑,如果结果好一点,说不定有逃生的机会。

    但是,没有人想到黄羽轩他们会败得如此的彻底,连李七夜的一招都没能接下来,瞬间灰飞烟灭,直接从世间蒸发,彻底地被抹除!

    这可是曾经围困过太阳王的貔貅战阵呀,此时此刻,在李七夜的一拳之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想一想都让人为之胆颤。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强大十分直观地逞现在了所有人面前。当李七夜与梦镇天道身一战之时,大家还是难于衡量李七夜的强大,毕竟,梦镇天太强大了,无法拿来作比较。

    而黄羽轩他们几百位弟子瞬间被毁灭,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最直接的参照了。如果想衡量李七夜的强大,那就衡量一下自己与黄羽轩的距离就行了。

    就这样衡量一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冷汗涔涔,包括了老一辈的大贤,他们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一时之间,他们心里面有底了。他们都明白,在李七夜面前,自己连一招都挡不住,这样的衡量,这样的距离,够直接了,够彻底了。

    想到了与李七夜之间的差距,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手掌心直冒冷汗,此时不知道多少人默默地后退,离李七夜远远的,根本就不敢去招惹眼前这样的凶人。

    “太弱了。”一拳灭了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之后,李七夜只是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七夜这句话是那么的随意,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对于他而言,瞬间灭掉了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跟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一时之间,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沉默起来,甚至所有人都不敢大声喘一口气,此时很多人都怕惹到这个凶人,一旦惹到了这个凶人,说不定被灭全家。

    过了好一会儿,有修士意识到了什么,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喃喃地说道:“李七夜没有受到压制,他不受神止洲的影响。”

    听到这样的话,很多人心里面都发毛,李七夜这样的凶人已经足够强大了,在神止洲竟然没有受到压制,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要我负荆请罪是吧,也好,那我就去请请罪吧。”李七夜目光一扫,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带着叶小小和司马玉剑往来仪客栈而去。

    看到李七夜往来仪客栈而去,不知道有多少修士一时之间面面相觑,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为之傻眼了。

    李七夜这不止是把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灭掉,现在还要去来仪客栈找古灵渊的麻烦,这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

    “这一次古灵渊真的是踢到铁板了,惹到这样的凶人,这简直就是给自己宗门招来杀身之祸呀。”就算是强大的大贤都不得不如此说道。

    “古灵渊也是横惯了,也该是有人杀杀他们的霸气了。”看到李七夜要去找古灵渊的茬儿,有人暗暗一喜,甚至是幸灾乐祸地说道。

    来到神止洲,没有几个人不受古灵渊的气,没有几个人不看古灵渊的脸色行事,只有真正强大的存在才不需要看古灵渊的脸色。绝大多数的传承或修士来到神止洲,都要向古灵渊拜码头,向古灵渊献上一份厚礼。

    这样的事情,让很多人心里面都不满,只不过,在神止洲大家都要有求于古灵渊,只好吞声忍气而己。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凶人去找古灵渊的麻烦,这当然让不少人心里面暗喜了,就算不敢当面说出来,但是,心里面也感觉特别的爽,古灵渊这样横行霸道的传承,早就应该让人教训教训他们了。

    来仪客栈,在神树岭也是够大的客栈,是由一位树人所开的客栈,这客栈是建在一棵参天大树之上。

    此时,来仪客栈被古灵渊的掌门古灵兽主包下了,他在此用来接待客人,当然,值得古灵渊如此宴待的客人,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比如说是某个帝统仙门的老祖。

    此时,在客栈中古灵兽主正陪着一位老祖级别的人物喝茶,这位老祖级别的人物那可就大有来头了,他出身于祖陆,来历极为惊天,威名赫赫。

    若是在其他的地方,像一门之主,只怕没有资格与祖陆的老祖平起平坐,但是,这里是神止洲,就算祖陆庞然大物的传承也要给古灵渊几分情面。

    毕竟祖陆的弟子到神止洲来,想不受到神止洲的压制,他们都必须有求于古灵渊,需要古灵渊帮他们解除神止洲的压制。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很多门派很多修士来神止洲需要古灵渊来驱逐神止洲的压制,这使得很多门派很多修士来到神止洲之后,都必须向古灵渊拜码头,给古灵渊送一份厚礼。

    如果来到神止洲,不去拜见古灵渊,不给古灵渊送厚礼的话,只怕不止是古灵渊不会帮你驱逐神止洲的压制,还会受到古灵渊的刁难,甚至有可能会被古灵渊抢劫,被古灵渊的弟子一洗而空之后,然后杀人灭口。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很多修士在神止洲失踪,很多失踪的修士除了有可能是因为神树岭的凶险而死之外,也有不少外来的修士是被古灵渊抢劫灭口的。

    这样的事情,事实上很多修士都知道,只是不敢明说而己,毕竟,大家都是有救于古灵渊,除非你或者你的宗门永世不来神止洲了,否则,终有一天你还是要求古灵渊。

    此时,古灵兽主正陪着这位老祖喝着茶,商谈着天下之事。

    古灵兽主乃是古灵渊的掌门,传言说他的天照能召唤出各种神兽,能御神兽之威,正是因为如此,他被人尊称为古灵兽主。

    在这个时候,古灵兽主突然放下了茶杯,他往外面一看,目光顿时为之一冷。

    此时客栈外面走进两个人来,这正是李七夜和叶小小。看到他们两个人走了进来,古灵兽主顿时目光冷了下来。

    虽然说,古灵兽主从来没有见过李七夜,但,他见过李七夜的画像,当李七夜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就是那个古灵兽主吧。”李七夜站在那里,看了一下,目光落在古灵兽主的身上,淡淡一笑说道。

    此时,在客格远处有很多修士观望,大家都是跟着李七夜来的,很多人在心里面也暗暗希望李七夜给古灵渊一个教训。

    “李七夜!”古灵兽主目光冰冷,顿时露出了杀机,李七夜来到这里,他明白自己的徒弟已经完了。

    这让古灵兽主不由咬牙切齿,在神止洲,谁人敢捋他们古灵渊的虎须。现在李七夜不止是杀了他们古灵渊的弟子,更是杀死了他亲传弟子,古灵渊下一任掌门!

    “唔,正是我。”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听说你们古灵渊要我来负荆请罪。”

    “现在就算你想负荆请罪,那都已经迟了!”古灵兽主冰冷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呀。”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我也没打算来负荆请罪,古灵渊而己,算什么东西。”

    对于李七夜的嚣张,远处旁观的修士都已经习惯了,听到李七夜骂古灵渊算什么东西的时候,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了,如果李七夜不嚣张,大家都还不习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