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太阳拳,这一次李七夜施出了太阳拳之时没有任何招式,没有任何攻击,纯粹的太阳体本源,太阳精火的纯粹爆发。

    仅仅凭着这一点就完全足够了,瞬间把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灭掉,而且连飞灰都没有留下,直接从世间蒸发了,好像他们的痕迹一下子被李七夜从世上抹去一样,似乎,他们从来没有出现在过世间一样。

    现在李七夜已经把他的“万道拳”修练得炉火纯青了,甚至可以说,在李七夜的手中,万道拳中的体拳,比如说太阳拳、镇狱神拳、飞仙拳……等等这些体拳,这些体拳已经被李七夜修练得直返本源,已经有了仙体之势。

    虽然说,万道拳中的体拳与真正的仙体相比起来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但是,当这样的体拳一旦是拥有了仙体之势的时候,威力之大,这是无法想象的。

    就以太阳体来说,若是李七夜修练了太阳体,他这出自于《体书》的太阳体,那么,比起太阳宗的太阳体来,那就更强大了。

    比如说,李七夜修练了太阳体,太阳王也修练了太阳体,同样的境界,同样的手段之下,李七夜的太阳体绝对会碾杀太阳王的太阳体。

    也正是因为李七夜“万道拳”中的体拳参悟于《体书》,这使得李七夜的体拳的威力可以直追太阳宗的太阳体。

    这就是李七夜“万道拳”中体拳的可怕之处,特别是修练到这极限之后,李七夜可以随心所欲地让体拳合一,这使得体拳的威力是无穷飙升。

    当看到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灰飞烟灭之时,甚至是连骨灰都没有遗留下之时,看到这样一幕的修士顿时是一片寂静,顿时是鸦雀无声。

    在动手之时,大家都已经意料得到,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必败无疑,如果结果好一点,说不定有逃生的机会。

    但是,没有人想到黄羽轩他们会败得如此的彻底,连李七夜的一招都没能接下来,瞬间灰飞烟灭,直接从世间蒸发,彻底地被抹除!

    这可是曾经围困过太阳王的貔貅战阵呀,此时此刻,在李七夜的一拳之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想一想都让人为之胆颤。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强大十分直观地逞现在了所有人面前。当李七夜与梦镇天道身一战之时,大家还是难于衡量李七夜的强大,毕竟,梦镇天太强大了,无法拿来作比较。

    而黄羽轩他们几百位弟子瞬间被毁灭,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最直接的参照了。如果想衡量李七夜的强大,那就衡量一下自己与黄羽轩的距离就行了。

    就这样衡量一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冷汗涔涔,包括了老一辈的大贤,他们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一时之间,他们心里面有底了。他们都明白,在李七夜面前,自己连一招都挡不住,这样的衡量,这样的距离,够直接了,够彻底了。

    想到了与李七夜之间的差距,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手掌心直冒冷汗,此时不知道多少人默默地后退,离李七夜远远的,根本就不敢去招惹眼前这样的凶人。

    “太弱了。”一拳灭了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之后,李七夜只是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七夜这句话是那么的随意,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对于他而言,瞬间灭掉了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跟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一时之间,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沉默起来,甚至所有人都不敢大声喘一口气,此时很多人都怕惹到这个凶人,一旦惹到了这个凶人,说不定被灭全家。

    过了好一会儿,有修士意识到了什么,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喃喃地说道:“李七夜没有受到压制,他不受神止洲的影响。”

    听到这样的话,很多人心里面都发毛,李七夜这样的凶人已经足够强大了,在神止洲竟然没有受到压制,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要我负荆请罪是吧,也好,那我就去请请罪吧。”李七夜目光一扫,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带着叶小小和司马玉剑往来仪客栈而去。

    看到李七夜往来仪客栈而去,不知道有多少修士一时之间面面相觑,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为之傻眼了。

    李七夜这不止是把黄羽轩和几百位古灵渊的弟子灭掉,现在还要去来仪客栈找古灵渊的麻烦,这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

    “这一次古灵渊真的是踢到铁板了,惹到这样的凶人,这简直就是给自己宗门招来杀身之祸呀。”就算是强大的大贤都不得不如此说道。

    “古灵渊也是横惯了,也该是有人杀杀他们的霸气了。”看到李七夜要去找古灵渊的茬儿,有人暗暗一喜,甚至是幸灾乐祸地说道。

    来到神止洲,没有几个人不受古灵渊的气,没有几个人不看古灵渊的脸色行事,只有真正强大的存在才不需要看古灵渊的脸色。绝大多数的传承或修士来到神止洲,都要向古灵渊拜码头,向古灵渊献上一份厚礼。

    这样的事情,让很多人心里面都不满,只不过,在神止洲大家都要有求于古灵渊,只好吞声忍气而己。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凶人去找古灵渊的麻烦,这当然让不少人心里面暗喜了,就算不敢当面说出来,但是,心里面也感觉特别的爽,古灵渊这样横行霸道的传承,早就应该让人教训教训他们了。

    来仪客栈,在神树岭也是够大的客栈,是由一位树人所开的客栈,这客栈是建在一棵参天大树之上。

    此时,来仪客栈被古灵渊的掌门古灵兽主包下了,他在此用来接待客人,当然,值得古灵渊如此宴待的客人,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比如说是某个帝统仙门的老祖。

    此时,在客栈中古灵兽主正陪着一位老祖级别的人物喝茶,这位老祖级别的人物那可就大有来头了,他出身于祖陆,来历极为惊天,威名赫赫。

    若是在其他的地方,像一门之主,只怕没有资格与祖陆的老祖平起平坐,但是,这里是神止洲,就算祖陆庞然大物的传承也要给古灵渊几分情面。

    毕竟祖陆的弟子到神止洲来,想不受到神止洲的压制,他们都必须有求于古灵渊,需要古灵渊帮他们解除神止洲的压制。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很多门派很多修士来神止洲需要古灵渊来驱逐神止洲的压制,这使得很多门派很多修士来到神止洲之后,都必须向古灵渊拜码头,给古灵渊送一份厚礼。

    如果来到神止洲,不去拜见古灵渊,不给古灵渊送厚礼的话,只怕不止是古灵渊不会帮你驱逐神止洲的压制,还会受到古灵渊的刁难,甚至有可能会被古灵渊抢劫,被古灵渊的弟子一洗而空之后,然后杀人灭口。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很多修士在神止洲失踪,很多失踪的修士除了有可能是因为神树岭的凶险而死之外,也有不少外来的修士是被古灵渊抢劫灭口的。

    这样的事情,事实上很多修士都知道,只是不敢明说而己,毕竟,大家都是有救于古灵渊,除非你或者你的宗门永世不来神止洲了,否则,终有一天你还是要求古灵渊。

    此时,古灵兽主正陪着这位老祖喝着茶,商谈着天下之事。

    古灵兽主乃是古灵渊的掌门,传言说他的天照能召唤出各种神兽,能御神兽之威,正是因为如此,他被人尊称为古灵兽主。

    在这个时候,古灵兽主突然放下了茶杯,他往外面一看,目光顿时为之一冷。

    此时客栈外面走进两个人来,这正是李七夜和叶小小。看到他们两个人走了进来,古灵兽主顿时目光冷了下来。

    虽然说,古灵兽主从来没有见过李七夜,但,他见过李七夜的画像,当李七夜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就是那个古灵兽主吧。”李七夜站在那里,看了一下,目光落在古灵兽主的身上,淡淡一笑说道。

    此时,在客格远处有很多修士观望,大家都是跟着李七夜来的,很多人在心里面也暗暗希望李七夜给古灵渊一个教训。

    “李七夜!”古灵兽主目光冰冷,顿时露出了杀机,李七夜来到这里,他明白自己的徒弟已经完了。

    这让古灵兽主不由咬牙切齿,在神止洲,谁人敢捋他们古灵渊的虎须。现在李七夜不止是杀了他们古灵渊的弟子,更是杀死了他亲传弟子,古灵渊下一任掌门!

    “唔,正是我。”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听说你们古灵渊要我来负荆请罪。”

    “现在就算你想负荆请罪,那都已经迟了!”古灵兽主冰冷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呀。”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我也没打算来负荆请罪,古灵渊而己,算什么东西。”

    对于李七夜的嚣张,远处旁观的修士都已经习惯了,听到李七夜骂古灵渊算什么东西的时候,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了,如果李七夜不嚣张,大家都还不习惯。

第1445章貔貅战阵    黄羽轩这话一出,让很多人心里面都一凛,与古灵渊誓不两立,这可不是说说的,古灵渊往往是说得到做得到,一旦古灵渊说了这话,只怕休想活着离开神止洲了。

    “这样呀。”李七夜随意地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如果没有什么话说,就滚吧。如果想动手,那也快点吧,我杀了你们之后,赶着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很多人都苦笑了,但,也是深深的无奈。

    此时此刻,黄羽轩他们这些古灵渊的弟子在李七夜眼中已经跟阿猫阿狗差不了多少,似乎是想杀就杀。

    但是,今天没有人敢去质疑李七夜,大家都知道,李七夜的强横那不是吹出来的,他的确是有那个实力。

    李七夜这话一出,不止是黄羽轩,在场的所有古灵渊弟子都怒视李七夜,他们双目都不由喷出怒火来,李七夜这是在羞辱他们古灵渊。

    “大师兄,不杀此獠,我们古灵渊不死不休!”有古灵渊弟子忍不住怒吼地说道,李七夜如此羞辱他们古灵渊,他们古灵渊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对,大师兄,我们古灵渊与之誓不两立,不死不休!”不少古灵渊弟子附和,厉声大叫地说道。

    平时只有他们古灵渊横行霸道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在他们古灵渊头上拉屎拉尿了。

    黄羽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双目一厉,冷冷地说道:“李七夜,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是,今天,如果你不道歉,我们古灵渊绝不罢休!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就你吗?”李七夜随意地乜了黄羽轩一眼,说道:“全部上吧,不是你是我亡,而是你们死定了,想送死就快点吧。”

    被李七夜如此邈视,黄羽轩和在场的弟子都不由气得吐血。

    “大师兄,杀了他!”有不少古灵渊的弟子厉声大叫地说道。不管如何说,他们古灵渊今天都咽不下这口气,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古灵渊如此被羞辱,他们古灵渊如果把这口气往肚子里面吞的话,以后他们古灵渊不用混了,在这神止洲只怕以后没有人会把他们古灵渊放在眼中了。

    “好,姓李的,今天我们古灵渊就领教一下你的高招!”黄羽轩厉叫一声,铮的一声响起,他长枪在手。

    被李七夜如此的羞辱,他们古灵渊绝对是咽不下这口气。

    “不,我没有什么高招好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是一个仁慈的人,现在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要么就立即滚,要么我把你们全部屠杀干净!”

    当李七夜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不少人背脊都冷嗖嗖的,很多人都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当李七夜一说屠杀的时候,不论是谁都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凶人的战绩太过于血腥了,先是屠了亿万广海鱼,接着是屠了螭国、血鲨庄,然后又屠掉了帝王谷。

    只要凶人一开口说要屠杀,大家都明白,他是玩真的了,他绝对会屠杀掉所有人。

    黄羽轩被气得哆嗦,一直以来,他们古灵渊把别人视作蚁蝼,今天,李七夜却把他们视为蚁蝼,这何止是羞辱。

    “好,李七夜,你是强大!今天就算是我们古灵渊的弟子战死在这里,都绝不罢休。”黄羽轩厉叫道:“当世,有你,就无古灵渊,有古灵渊,就没有你!”

    “没错,不死不休!”古灵渊的弟子也不由厉吼一声说道:“让我们的鲜血来维护古灵渊的无上神威!”

    此时,不论是对于黄羽轩来说,还是在场的古灵渊弟子来说,不得不战,如果现在他们认怂了,以后他们古灵渊永远别想在李七夜面前抬起头来。

    “勇气可嘉。”李七夜笑了笑,说道:“热血感人。可惜,与我为敌就是不智之举。好吧,既然你们一心寻死,我也成全你们,你们一同上吧,我给你们一个出手的机会,免得你们死不瞑目。”

    “成阵——”黄羽轩厉叫一声,此时他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他们古灵渊已经与李七夜撕破了脸皮,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瞬间,以黄羽轩为首,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战阵,刹那之间,杀意冲天,一股冰冷杀伐的气息弥漫在天地间,当这样的一个战阵形成之时,让人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此时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黄羽轩他们有机会吗?”有人不由低声地问道,说出这样的话,连他自己都没有底气。

    “只怕没有,凶人太恐怖了,遇到这样的凶人,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退避三舍,不要与他为敌,否则,他是屠神杀魔。”有亲眼看过李七夜出手的强者摇头说道:“可惜,古灵渊咽不下这口气,黄羽轩他们注定是难逃一死了。这也不怪他们,以古灵渊在神止洲的霸主地位,他们的确是咽不下这口气,他们不能认怂,否则,他们永远在李七夜面前抬不起头来!”

    “若是李七夜被压制了,黄羽轩还有一点逃生的机会,不然的话,就没有悬念了。”看过李七夜屠杀神王的手段,有一位大贤不由感慨地说道。

    “嗡、嗡、嗡……”的一声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黄羽轩他们的天照都一一浮现,他们的天照一下子光芒璀璨,似乎一下子照亮了整个神树城一样。

    “吼——吼——吼——”随着一阵阵大吼声响起,此时在黄羽轩他们的天照之中冲出了一头头巨大的神兽,这样的一头头巨大神兽冲出来的时候,凶猛的兽息瞬间弥漫于天地之间,宛如一群神兽临世一样。

    “貔貅——”看到这一头头从天照之中走出来的神兽,有人失色大叫一声。

    “魅灵一族的天照呀,古灵渊、神梦天可以说是魅灵一族天照发挥到最为极限的种族,能从天照之中衍化出神兽,这样的成就,的确是了不起呀。”有海妖看到这样的一幕,不无羡慕地说道。

    天照,这也魅灵才能拥有的天赋,正是因为魅灵拥有这样的天赋,这让魅灵比其他种族拥有着不小的优势。魅灵一族拥有那么的仙体术,曾经出过那么多的大成仙体,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他们拥有着天照。

    在天灵界,古灵渊和神梦天是被号称为魅灵之中最擅长使用天照的传承,甚至有人说,他们把天照的威力发挥到了极限了。

    “砰——”的一声,这一头头貔貅一步踏出的时候,瞬间成阵,黄羽轩和古灵渊的所有弟子一下子消失了,出现在李七夜面前的是一头头巨大的貔貅。

    这是黄羽轩的貔貅战阵,它是用天照的力量演化了貔貅的法则,以传说中的神兽力量来斩杀强敌。

    一头头巨大的貔貅散发出了可怕的气息,特别是黄羽轩的那一头貔貅,更是强大,它巨大身体就像是一座巨岳一样,它一足踏上,似乎可以一下子把敌人踩成肉酱!

    “貔貅战阵呀,威名赫赫。”有一位强者不由感慨地说道:“当年听说黄羽轩领着这战阵把太阳王困在这里,太阳王突围三天没能突围出来。可惜,黄羽轩他们是遇错人了,遇到李七夜,只怕这种战阵也无法困住他!”

    “呜——”此时战阵中的所有貔貅吼哮一声,兽吼之声响彻天地,单是这样的兽吼都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

    “轰——轰——轰——”刚接着,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大地摇晃,一头头貔貅冲杀而来,在这样的貔貅战阵之中,如此多的貔貅冲杀而来,似乎一切生灵都变得那么渺小,似乎再强大的修士都会被撕得粉碎。

    事实上,面对这样的战阵,普通大贤也会被吓得脸色发白,这样的战阵的确是强大,它甚至有可能对决神王。

    看着无数的貔貅冲杀而来,可以撕毁一切。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缓缓地伸出的右手。

    “砰——”的一声,此时李七夜的右拳瞬间燃烧起来,疯狂地燃烧,一阵阵轰鸣声音响起,李七夜的右拳都颤抖起来,似乎李七夜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一样。

    “轰——”的一声,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的右拳燃烧到了极限,瞬间炸开了,似乎李七夜的整个拳头都爆炸了一样,这样的爆炸威力太大了,似乎是一颗太阳瞬间燃烧掉了自己的所有太阳精火,瞬间毁灭,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太阳精火都在这瞬间燃烧之间。

    这样的燃烧,这样的爆炸,威力到到无法想象,可怕无匹的太阳精火冲击而出,像是亿亿万丈的巨浪一样冲击向整个貔貅战阵,可怕有太阳精火风暴一下子把整个貔貅战阵淹没,瞬间消失。

    “呼、呼、呼……”一阵阵大声响起,在太阳风暴横扫瞬间,所有的太阳风暴又是卷了回来,眨眼之间所有爆炸的太阳精火又重归到了李七夜的右手中。

    此时,一切都灰飞烟灭,甚至连飞灰都没有留下,黄羽轩与几百位古灵渊弟子就这样消失了,连灰都没有留下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