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黄羽轩这话一出,让很多人心里面都一凛,与古灵渊誓不两立,这可不是说说的,古灵渊往往是说得到做得到,一旦古灵渊说了这话,只怕休想活着离开神止洲了。

    “这样呀。”李七夜随意地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如果没有什么话说,就滚吧。如果想动手,那也快点吧,我杀了你们之后,赶着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很多人都苦笑了,但,也是深深的无奈。

    此时此刻,黄羽轩他们这些古灵渊的弟子在李七夜眼中已经跟阿猫阿狗差不了多少,似乎是想杀就杀。

    但是,今天没有人敢去质疑李七夜,大家都知道,李七夜的强横那不是吹出来的,他的确是有那个实力。

    李七夜这话一出,不止是黄羽轩,在场的所有古灵渊弟子都怒视李七夜,他们双目都不由喷出怒火来,李七夜这是在羞辱他们古灵渊。

    “大师兄,不杀此獠,我们古灵渊不死不休!”有古灵渊弟子忍不住怒吼地说道,李七夜如此羞辱他们古灵渊,他们古灵渊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对,大师兄,我们古灵渊与之誓不两立,不死不休!”不少古灵渊弟子附和,厉声大叫地说道。

    平时只有他们古灵渊横行霸道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在他们古灵渊头上拉屎拉尿了。

    黄羽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双目一厉,冷冷地说道:“李七夜,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是,今天,如果你不道歉,我们古灵渊绝不罢休!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就你吗?”李七夜随意地乜了黄羽轩一眼,说道:“全部上吧,不是你是我亡,而是你们死定了,想送死就快点吧。”

    被李七夜如此邈视,黄羽轩和在场的弟子都不由气得吐血。

    “大师兄,杀了他!”有不少古灵渊的弟子厉声大叫地说道。不管如何说,他们古灵渊今天都咽不下这口气,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古灵渊如此被羞辱,他们古灵渊如果把这口气往肚子里面吞的话,以后他们古灵渊不用混了,在这神止洲只怕以后没有人会把他们古灵渊放在眼中了。

    “好,姓李的,今天我们古灵渊就领教一下你的高招!”黄羽轩厉叫一声,铮的一声响起,他长枪在手。

    被李七夜如此的羞辱,他们古灵渊绝对是咽不下这口气。

    “不,我没有什么高招好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是一个仁慈的人,现在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要么就立即滚,要么我把你们全部屠杀干净!”

    当李七夜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不少人背脊都冷嗖嗖的,很多人都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当李七夜一说屠杀的时候,不论是谁都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凶人的战绩太过于血腥了,先是屠了亿万广海鱼,接着是屠了螭国、血鲨庄,然后又屠掉了帝王谷。

    只要凶人一开口说要屠杀,大家都明白,他是玩真的了,他绝对会屠杀掉所有人。

    黄羽轩被气得哆嗦,一直以来,他们古灵渊把别人视作蚁蝼,今天,李七夜却把他们视为蚁蝼,这何止是羞辱。

    “好,李七夜,你是强大!今天就算是我们古灵渊的弟子战死在这里,都绝不罢休。”黄羽轩厉叫道:“当世,有你,就无古灵渊,有古灵渊,就没有你!”

    “没错,不死不休!”古灵渊的弟子也不由厉吼一声说道:“让我们的鲜血来维护古灵渊的无上神威!”

    此时,不论是对于黄羽轩来说,还是在场的古灵渊弟子来说,不得不战,如果现在他们认怂了,以后他们古灵渊永远别想在李七夜面前抬起头来。

    “勇气可嘉。”李七夜笑了笑,说道:“热血感人。可惜,与我为敌就是不智之举。好吧,既然你们一心寻死,我也成全你们,你们一同上吧,我给你们一个出手的机会,免得你们死不瞑目。”

    “成阵——”黄羽轩厉叫一声,此时他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他们古灵渊已经与李七夜撕破了脸皮,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瞬间,以黄羽轩为首,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战阵,刹那之间,杀意冲天,一股冰冷杀伐的气息弥漫在天地间,当这样的一个战阵形成之时,让人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此时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黄羽轩他们有机会吗?”有人不由低声地问道,说出这样的话,连他自己都没有底气。

    “只怕没有,凶人太恐怖了,遇到这样的凶人,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退避三舍,不要与他为敌,否则,他是屠神杀魔。”有亲眼看过李七夜出手的强者摇头说道:“可惜,古灵渊咽不下这口气,黄羽轩他们注定是难逃一死了。这也不怪他们,以古灵渊在神止洲的霸主地位,他们的确是咽不下这口气,他们不能认怂,否则,他们永远在李七夜面前抬不起头来!”

    “若是李七夜被压制了,黄羽轩还有一点逃生的机会,不然的话,就没有悬念了。”看过李七夜屠杀神王的手段,有一位大贤不由感慨地说道。

    “嗡、嗡、嗡……”的一声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黄羽轩他们的天照都一一浮现,他们的天照一下子光芒璀璨,似乎一下子照亮了整个神树城一样。

    “吼——吼——吼——”随着一阵阵大吼声响起,此时在黄羽轩他们的天照之中冲出了一头头巨大的神兽,这样的一头头巨大神兽冲出来的时候,凶猛的兽息瞬间弥漫于天地之间,宛如一群神兽临世一样。

    “貔貅——”看到这一头头从天照之中走出来的神兽,有人失色大叫一声。

    “魅灵一族的天照呀,古灵渊、神梦天可以说是魅灵一族天照发挥到最为极限的种族,能从天照之中衍化出神兽,这样的成就,的确是了不起呀。”有海妖看到这样的一幕,不无羡慕地说道。

    天照,这也魅灵才能拥有的天赋,正是因为魅灵拥有这样的天赋,这让魅灵比其他种族拥有着不小的优势。魅灵一族拥有那么的仙体术,曾经出过那么多的大成仙体,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他们拥有着天照。

    在天灵界,古灵渊和神梦天是被号称为魅灵之中最擅长使用天照的传承,甚至有人说,他们把天照的威力发挥到了极限了。

    “砰——”的一声,这一头头貔貅一步踏出的时候,瞬间成阵,黄羽轩和古灵渊的所有弟子一下子消失了,出现在李七夜面前的是一头头巨大的貔貅。

    这是黄羽轩的貔貅战阵,它是用天照的力量演化了貔貅的法则,以传说中的神兽力量来斩杀强敌。

    一头头巨大的貔貅散发出了可怕的气息,特别是黄羽轩的那一头貔貅,更是强大,它巨大身体就像是一座巨岳一样,它一足踏上,似乎可以一下子把敌人踩成肉酱!

    “貔貅战阵呀,威名赫赫。”有一位强者不由感慨地说道:“当年听说黄羽轩领着这战阵把太阳王困在这里,太阳王突围三天没能突围出来。可惜,黄羽轩他们是遇错人了,遇到李七夜,只怕这种战阵也无法困住他!”

    “呜——”此时战阵中的所有貔貅吼哮一声,兽吼之声响彻天地,单是这样的兽吼都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

    “轰——轰——轰——”刚接着,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大地摇晃,一头头貔貅冲杀而来,在这样的貔貅战阵之中,如此多的貔貅冲杀而来,似乎一切生灵都变得那么渺小,似乎再强大的修士都会被撕得粉碎。

    事实上,面对这样的战阵,普通大贤也会被吓得脸色发白,这样的战阵的确是强大,它甚至有可能对决神王。

    看着无数的貔貅冲杀而来,可以撕毁一切。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缓缓地伸出的右手。

    “砰——”的一声,此时李七夜的右拳瞬间燃烧起来,疯狂地燃烧,一阵阵轰鸣声音响起,李七夜的右拳都颤抖起来,似乎李七夜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一样。

    “轰——”的一声,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的右拳燃烧到了极限,瞬间炸开了,似乎李七夜的整个拳头都爆炸了一样,这样的爆炸威力太大了,似乎是一颗太阳瞬间燃烧掉了自己的所有太阳精火,瞬间毁灭,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太阳精火都在这瞬间燃烧之间。

    这样的燃烧,这样的爆炸,威力到到无法想象,可怕无匹的太阳精火冲击而出,像是亿亿万丈的巨浪一样冲击向整个貔貅战阵,可怕有太阳精火风暴一下子把整个貔貅战阵淹没,瞬间消失。

    “呼、呼、呼……”一阵阵大声响起,在太阳风暴横扫瞬间,所有的太阳风暴又是卷了回来,眨眼之间所有爆炸的太阳精火又重归到了李七夜的右手中。

    此时,一切都灰飞烟灭,甚至连飞灰都没有留下,黄羽轩与几百位古灵渊弟子就这样消失了,连灰都没有留下来。

第1444章古灵渊的报仇    一时之间,十字路口被围得水泄不通,几百位强者瞬间把李七夜他们包围了。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顿时引起了神树城中的其他修士,一时之间,无数修士都不由为之引颈观望。

    在这十字路口围困李七夜他们的乃是古灵渊的弟子,他们来势凶凶,来意不善。

    看着团团围住的古灵渊弟子,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一点都不惊讶,一点都不在乎。

    此时,围困住李七夜的古灵渊弟子中走出了一个青年,这个青年神俊如玉,风采飞扬,一看就知道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

    “是黄羽轩,古灵渊掌门古灵兽主的大弟子,古灵渊的大师兄。”看到这个青年走了出来,在天灵界稍微有份量的修士都认识眼前这位青年。

    因为来神止洲的修士都有求于古灵渊,而眼前这位青年叫黄羽轩,他作为古灵渊的大师兄,接待过天下八方的人物,所以很多人都见过他,很多人都认识他,甚至很多人多多少少都与他有点交情。

    “你就是大名赫赫的李七夜是吧。”黄羽轩走了过来,盯着李七夜,目光冰冷,他不止是目光冰冷,他的目光之中跳动着可怕的杀意。

    “有事吗?”李七夜笑了一下,连多看他一眼都懒得。

    李七夜如此的踞傲,如此的托大,这顿时让黄羽轩双目中杀意跳跃,杀意更加浓烈。在神止洲,谁人敢忤逆他们古灵渊,不管是何方神圣,在神止洲的时候,都有求于他们古灵渊的时候!

    现在李七夜一个外人,如此的踞傲,如此的嚣张,这让黄羽轩心里面的杀意更浓,对于他来说,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敢忤逆他们古灵渊,就是挑衅他们古灵渊的神威。

    “李七夜,你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可称当世人杰。”黄羽轩冷冷地说道:“我古灵渊也是敬天下英雄,也爱天才俊才!但是,无规则不成方圆!在神止洲,有着神止洲的规纪!”

    “李七夜,你来神止洲,我古灵渊敬你是客人,欢迎你来到神止洲。”黄羽轩说话是十分的得体,他缓缓地说道:“但是,你在这神止渊,庇护暗杀我们古灵渊弟子的杀手,还杀害我们古灵渊的几十位弟子,此事,你必给我们古灵渊一个交待,给死去的弟子一个交待。”

    不管是不是认识黄羽轩的人,听到黄羽轩这样进退得体的话,都不由暗暗地赞了一声,黄羽轩这话不论是什么样场面都是得体,而且也不辱他们古灵渊的神威。

    同时,也有不少人面面相觑,不少人在心里面都不由感慨一声,这个李七夜也的确是一个凶人,走到哪里杀到哪里,他杀起人来还真是无所顾忌,不管你是帝统仙门的弟子也好,是海神传承的人也罢,都是照杀不误。

    现在来到了神止洲,竟然连古灵渊的弟子都杀了起来。

    多少修士来神止洲,都会敬古灵渊三分,不管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在神止洲都不愿意去与古灵渊为敌,毕竟强龙难压地头蛇,更何况,在这神止洲,往往很多时候有求于古灵渊的时候。

    “然后呢?”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去争论什么的,只是平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人是我杀的,那又怎么样!”

    李七夜这样随意平淡的话,让很多修士听了都不由无语,什么叫做嚣张,什么叫做霸道,这就是嚣张,这就是霸道。

    似乎,对于眼前这个凶人来说,杀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杀了就是杀了,那怕被杀之人的宗门来兴师问罪,他都根本无所谓。

    李七夜懒得去辩说的态度,完全无所谓的态度,让很多人为之苦笑,凶人就是不一样,根本不在乎有没有道理!

    李七夜这无所谓的态度顿时让黄羽轩怒火直冒,李七夜这样的态度何止是邈视他们古灵渊,这简直就是不把他们古灵渊当在眼中!

    黄羽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压住了心中的怒火,他冷冷地说道:“李七夜,我们古灵渊也是讲道理的地方,如果说,是我们古灵渊的弟子错了,那好,这口气是我们咽下了。但是,如果是你滥杀无辜,庇护杀手,残害同道……”

    大家都知道,古灵渊在神止洲一向来都是横行霸道,但是,黄羽轩这话却是说得十分的得体,十分的有水平,难怪黄羽轩会成为古灵渊的传人,他的确是能担大任。

    “没有什么理不理的。”李七夜打断了黄羽轩的话,完全是懒得跟他争论,淡淡地说道:“人是我杀的,没有那么多理由。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就算你要为你们的子弟报仇,那也快点,我很忙。”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话,已经是彻底让人无语了。在神止洲,大家都知道,古灵渊一向都是横行霸道,一向都是刁钻蛮横。

    但是,在今天似乎是变了,一向横行霸道、刁钻蛮横的古灵渊却成了讲道理的乖宝宝了,反而李七夜一个外来人,却是那样的横行霸道,那样的随心所欲。

    “好,好,好。”黄羽轩也是被李七夜这嚣张的态度气得全身哆嗦,在平时,只有他高傲的时候,只有他霸道的时候,今天李七夜一个人外人竟然敢在他们古灵渊的头上撒野,不论什么时候,他们古灵渊都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好,李七夜,你承认就好。”黄羽轩冷冷地说道:“我们古灵渊也是个讲道理的地方!你杀了我们古灵渊的弟子,保庇杀手,我们古灵渊给你一条道路走。一,交出杀手;二,向我古灵渊负荆请罪,我师门长辈就在城中的来仪客栈,现在就去负荆请罪。只要你能做到这两点,我古灵渊也念你是一位绝世天才,过往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黄羽轩这话让很多人面面相觑,甚至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神止洲横行霸道的古灵渊竟然一下子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古灵渊这是变了性子了吗?”听到黄羽轩这样的要求,甚至有修士不敢相信,说道:“古灵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讲道理了?”?试想一下,换作任何门派,门下弟子被杀了几十人,谁都无法咽得下这口气,更别说是古灵渊这样的存在了。在神止洲,一直以来也只有古灵渊横行霸道的时候,还轮不到别人在他们头上撒野。

    若是有人敢杀古灵渊几十位弟子,只怕会遭受到古灵渊最凶猛的报复,杀了古灵渊弟子的人只怕是不可能活着离开神止洲了。

    现在古灵渊只需要李七夜负荆请罪,这可以说,古灵渊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这也要看谁。”有老一辈强者淡淡地说道:“换作你去试一试,不要说杀古灵渊弟子,只怕你得罪了古灵渊,古灵渊都会灭你全家!现在凶人已经是势不可挡,他是遇神杀神,遇魔屠魔,古灵渊作出让步也可以想象的。”

    只要有见识的人都能够明白,今天的李七夜威名可以比肩于梦镇天,古灵渊作出这样的让步,如此的宽宏大量,这也的确是可以理解的。

    对于黄羽轩的要求,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己,随意地说道:“杀了就杀了,还搞什么负荆请罪的。我这已经很仁慈了,没灭了你们古灵渊,你们睡觉的时候都应该去偷笑了,还想让我负荆请罪,你们是不是脑袋被烧坏了。”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人吐血,不管是谁,都说不出话来了。大家都觉得,这一次古灵渊够仁慈了,够宽宏大量了,杀了人家几十个弟子,道个歉就完结,这是多么威风的事情,多么有面子的事情,换作其他人,早就去道歉了。

    现在李七夜倒好,他此话一出,不是古灵渊仁慈,而是他仁慈,古灵渊能幸存到现在,那是因为他饶了古灵渊一命,没有把他们全部灭掉。

    这样的话,换作是任何人都受不了,被杀了几十个弟子,还说是仁慈!

    “姓李的!”黄轩羽被气得吐血,对于他来说,今天是奇耻大辱,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李七夜杀了他们这么多人,还废了他们的长老,他们古灵渊只需要李七夜交出杀手,负荆请罪,这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已经是奇耻大辱了。

    只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古灵渊不希望是小不忍而乱大谋,所以才会作出如此的让步!毕竟,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让李七夜付出一些付价,他们古灵渊的无上神威将会被撼动。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李七夜根本就不卖他们古灵渊的帐,根本就不把他们古灵渊放在眼中。

    “李七夜——”黄轩羽在这个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这对于他来说,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那是奇耻大辱,他厉叫地说道:“今天,不论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向我们古灵渊死去的弟子道歉!否则,我们古灵渊与你誓不两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