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十字路口被围得水泄不通,几百位强者瞬间把李七夜他们包围了。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顿时引起了神树城中的其他修士,一时之间,无数修士都不由为之引颈观望。

    在这十字路口围困李七夜他们的乃是古灵渊的弟子,他们来势凶凶,来意不善。

    看着团团围住的古灵渊弟子,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一点都不惊讶,一点都不在乎。

    此时,围困住李七夜的古灵渊弟子中走出了一个青年,这个青年神俊如玉,风采飞扬,一看就知道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

    “是黄羽轩,古灵渊掌门古灵兽主的大弟子,古灵渊的大师兄。”看到这个青年走了出来,在天灵界稍微有份量的修士都认识眼前这位青年。

    因为来神止洲的修士都有求于古灵渊,而眼前这位青年叫黄羽轩,他作为古灵渊的大师兄,接待过天下八方的人物,所以很多人都见过他,很多人都认识他,甚至很多人多多少少都与他有点交情。

    “你就是大名赫赫的李七夜是吧。”黄羽轩走了过来,盯着李七夜,目光冰冷,他不止是目光冰冷,他的目光之中跳动着可怕的杀意。

    “有事吗?”李七夜笑了一下,连多看他一眼都懒得。

    李七夜如此的踞傲,如此的托大,这顿时让黄羽轩双目中杀意跳跃,杀意更加浓烈。在神止洲,谁人敢忤逆他们古灵渊,不管是何方神圣,在神止洲的时候,都有求于他们古灵渊的时候!

    现在李七夜一个外人,如此的踞傲,如此的嚣张,这让黄羽轩心里面的杀意更浓,对于他来说,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敢忤逆他们古灵渊,就是挑衅他们古灵渊的神威。

    “李七夜,你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可称当世人杰。”黄羽轩冷冷地说道:“我古灵渊也是敬天下英雄,也爱天才俊才!但是,无规则不成方圆!在神止洲,有着神止洲的规纪!”

    “李七夜,你来神止洲,我古灵渊敬你是客人,欢迎你来到神止洲。”黄羽轩说话是十分的得体,他缓缓地说道:“但是,你在这神止渊,庇护暗杀我们古灵渊弟子的杀手,还杀害我们古灵渊的几十位弟子,此事,你必给我们古灵渊一个交待,给死去的弟子一个交待。”

    不管是不是认识黄羽轩的人,听到黄羽轩这样进退得体的话,都不由暗暗地赞了一声,黄羽轩这话不论是什么样场面都是得体,而且也不辱他们古灵渊的神威。

    同时,也有不少人面面相觑,不少人在心里面都不由感慨一声,这个李七夜也的确是一个凶人,走到哪里杀到哪里,他杀起人来还真是无所顾忌,不管你是帝统仙门的弟子也好,是海神传承的人也罢,都是照杀不误。

    现在来到了神止洲,竟然连古灵渊的弟子都杀了起来。

    多少修士来神止洲,都会敬古灵渊三分,不管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在神止洲都不愿意去与古灵渊为敌,毕竟强龙难压地头蛇,更何况,在这神止洲,往往很多时候有求于古灵渊的时候。

    “然后呢?”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去争论什么的,只是平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人是我杀的,那又怎么样!”

    李七夜这样随意平淡的话,让很多修士听了都不由无语,什么叫做嚣张,什么叫做霸道,这就是嚣张,这就是霸道。

    似乎,对于眼前这个凶人来说,杀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杀了就是杀了,那怕被杀之人的宗门来兴师问罪,他都根本无所谓。

    李七夜懒得去辩说的态度,完全无所谓的态度,让很多人为之苦笑,凶人就是不一样,根本不在乎有没有道理!

    李七夜这无所谓的态度顿时让黄羽轩怒火直冒,李七夜这样的态度何止是邈视他们古灵渊,这简直就是不把他们古灵渊当在眼中!

    黄羽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压住了心中的怒火,他冷冷地说道:“李七夜,我们古灵渊也是讲道理的地方,如果说,是我们古灵渊的弟子错了,那好,这口气是我们咽下了。但是,如果是你滥杀无辜,庇护杀手,残害同道……”

    大家都知道,古灵渊在神止洲一向来都是横行霸道,但是,黄羽轩这话却是说得十分的得体,十分的有水平,难怪黄羽轩会成为古灵渊的传人,他的确是能担大任。

    “没有什么理不理的。”李七夜打断了黄羽轩的话,完全是懒得跟他争论,淡淡地说道:“人是我杀的,没有那么多理由。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就算你要为你们的子弟报仇,那也快点,我很忙。”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话,已经是彻底让人无语了。在神止洲,大家都知道,古灵渊一向都是横行霸道,一向都是刁钻蛮横。

    但是,在今天似乎是变了,一向横行霸道、刁钻蛮横的古灵渊却成了讲道理的乖宝宝了,反而李七夜一个外来人,却是那样的横行霸道,那样的随心所欲。

    “好,好,好。”黄羽轩也是被李七夜这嚣张的态度气得全身哆嗦,在平时,只有他高傲的时候,只有他霸道的时候,今天李七夜一个人外人竟然敢在他们古灵渊的头上撒野,不论什么时候,他们古灵渊都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好,李七夜,你承认就好。”黄羽轩冷冷地说道:“我们古灵渊也是个讲道理的地方!你杀了我们古灵渊的弟子,保庇杀手,我们古灵渊给你一条道路走。一,交出杀手;二,向我古灵渊负荆请罪,我师门长辈就在城中的来仪客栈,现在就去负荆请罪。只要你能做到这两点,我古灵渊也念你是一位绝世天才,过往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黄羽轩这话让很多人面面相觑,甚至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神止洲横行霸道的古灵渊竟然一下子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古灵渊这是变了性子了吗?”听到黄羽轩这样的要求,甚至有修士不敢相信,说道:“古灵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讲道理了?”?试想一下,换作任何门派,门下弟子被杀了几十人,谁都无法咽得下这口气,更别说是古灵渊这样的存在了。在神止洲,一直以来也只有古灵渊横行霸道的时候,还轮不到别人在他们头上撒野。

    若是有人敢杀古灵渊几十位弟子,只怕会遭受到古灵渊最凶猛的报复,杀了古灵渊弟子的人只怕是不可能活着离开神止洲了。

    现在古灵渊只需要李七夜负荆请罪,这可以说,古灵渊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这也要看谁。”有老一辈强者淡淡地说道:“换作你去试一试,不要说杀古灵渊弟子,只怕你得罪了古灵渊,古灵渊都会灭你全家!现在凶人已经是势不可挡,他是遇神杀神,遇魔屠魔,古灵渊作出让步也可以想象的。”

    只要有见识的人都能够明白,今天的李七夜威名可以比肩于梦镇天,古灵渊作出这样的让步,如此的宽宏大量,这也的确是可以理解的。

    对于黄羽轩的要求,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己,随意地说道:“杀了就杀了,还搞什么负荆请罪的。我这已经很仁慈了,没灭了你们古灵渊,你们睡觉的时候都应该去偷笑了,还想让我负荆请罪,你们是不是脑袋被烧坏了。”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人吐血,不管是谁,都说不出话来了。大家都觉得,这一次古灵渊够仁慈了,够宽宏大量了,杀了人家几十个弟子,道个歉就完结,这是多么威风的事情,多么有面子的事情,换作其他人,早就去道歉了。

    现在李七夜倒好,他此话一出,不是古灵渊仁慈,而是他仁慈,古灵渊能幸存到现在,那是因为他饶了古灵渊一命,没有把他们全部灭掉。

    这样的话,换作是任何人都受不了,被杀了几十个弟子,还说是仁慈!

    “姓李的!”黄轩羽被气得吐血,对于他来说,今天是奇耻大辱,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李七夜杀了他们这么多人,还废了他们的长老,他们古灵渊只需要李七夜交出杀手,负荆请罪,这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已经是奇耻大辱了。

    只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古灵渊不希望是小不忍而乱大谋,所以才会作出如此的让步!毕竟,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让李七夜付出一些付价,他们古灵渊的无上神威将会被撼动。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李七夜根本就不卖他们古灵渊的帐,根本就不把他们古灵渊放在眼中。

    “李七夜——”黄轩羽在这个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这对于他来说,对于他们古灵渊来说,那是奇耻大辱,他厉叫地说道:“今天,不论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向我们古灵渊死去的弟子道歉!否则,我们古灵渊与你誓不两立!”

第1443章为难九终神祖    对于叶小小的话,李七夜不由哭笑不得,不过,最后他还是十分认真地说道:“摘月仙子,她,她的确是很美丽,美如天仙!”

    说到这里,李七夜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沐玥璃,这是一个让人难于忘怀的名字,当年经历得太多了,走到今天,有些事情他必须去面对。

    在未来,他将会直往世界的尽头,此一行,或者从此有去无回,过去的恩怨,过去的种种,也该作一个了结的时候了。

    “你真的见过摘月仙子?”叶小小都不由十分相信,说道:“传言说,摘月仙子隐世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她。”

    对于叶小小将信将疑的态度,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和司马玉剑直奔神树岭,直奔神树城。现在的神树岭和神树城是热闹万分,特别是神树岭的许多深谷峻峰之中,更是处处能见到修士的身影。

    这都是长生仙药所惹的祸,当神止洲有长生仙药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大家都来寻找仙药,而且很多有经验的修士和药师都是直奔神树岭,因为神树岭是最有机会生长长生仙药的地方。

    所以,神树岭那些危险的深谷峻峰平时是看不到一个人,现在是处处都能看到身影。那怕很多人都知道神树岭十分危险,特别是神树岭深处更是会受到种子强行钻入眉心之中,但是,依然有很多人冒着成为树人的危险去寻找长生仙药。

    若真的是寻找到了长生仙药,那将会是意味着发大财,那怕自己不用,卖给别人,那也是一辈子受用无穷。

    当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和司马玉剑出现在了神树岭的时候,立即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凶人来了,凶人来了。”有人远远见到李七夜,都忍不住大叫一声。

    在今天,李七夜的凶名已经是显赫无双了,他的凶焰更是炽照天地,任何人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在心里面打了一个哆嗦。

    看到李七夜到来,很多人都纷纷让出一条路来,李七夜走过的地方,是鸦雀无声,没有任何人敢轻言蜚语李七夜。

    当李七夜碾灭了梦镇天的道身之时,很多人都已经把李七夜提升到了梦镇天这样的层次了,很多人都把李七夜列为梦镇天这个级别,年轻一辈,不论是遮海天子还是七海女武神,在声威之上都要弱李七夜一个级别。

    “哟,自大王,还看不出来嘛,你现在还真的是威风凛凛。”走过之处,都一片寂静,叶小小都不由瞅了李七夜一眼,娇笑起来说道。

    现在也就只要叶小小敢这样跟李七夜说话了,也就只有叶小小在李七夜面前能如此的轻松自在,不受影响了。

    “像我这样天下无敌的人,威风凛凛也是应该的。”李七夜笑了笑,随意地说道。

    “切,又吹牛皮了,又自大起来了,给你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来!”叶小小不屑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你现在就得瑟吧,等本姑娘成为了无敌树祖之后,第一个就是镇压你,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说着,这丫头凶巴巴地双手叉腰,摆出一副要镇压李七夜的姿态。

    对于叶小小这凶巴巴的模样,李七夜莞尔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你成为了无敌树祖了,不,那怕你成为了仙帝,在我面前,你永远也只有被镇压的份!”

    “呸,呸,呸,死不要脸的,死流氓!”叶小小立即凶了起来,剜向李七夜的目光就好像要把李七夜杀了一样。

    “小丫头,你想到哪里去了?”李七夜哭笑不得,笑着调侃地说道:“小小年纪,什么都不去想,净去想一些羞羞脸的事情。”

    “自大狂,我要杀了你。”叶小小立即发飙,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立即追杀李七夜。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快速前行。

    很快,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司马玉剑来到了神树城,他们刚到来,还没有进城,化作参天巨树的九终神祖一下子张开了双眼。

    “小姑娘,恭喜,恭喜。”九终神祖目光落在叶小小的身上,说道:“平坦的大道就在你面前,树族未来必因为你而大放异彩。”

    “多谢了。”叶小小也知道九终神祖说的是什么,她也是十分高兴。

    “以后在这神树城,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九终神祖也是笑呵呵地说道。九终神祖本来就是逆天之辈,他扎根在这里之后,那就是真正的无敌了。

    像他这样的存在,平日里就算是神皇亲临,那怕是梦镇天这样的存在到来,只怕他都懒得多看一二眼,但是,他却对叶小小青眼有加,若不是有李七夜在,只怕他早就抢徒弟了。

    “什么事都可以找你吗?”叶小小听到九终神祖这样说,她侧着螓首,想了想,说道。

    “是的。”九终神祖笑呵呵地说道:“只要我所能及的,不论是什么事都可以。”

    “那好,我也有一件事想麻烦你。”叶小小那可爱的秀目眨了眨,露出了俏皮的神态。

    “不妨说来听听。”九终神祖笑呵呵地说道。对于别人九终神祖懒得多看一眼,对于叶小小,他是十分的青睐。

    如果叶小小已经被人定下来了,他恨不得亲自为叶小小护道,看着她成为一代无敌的树祖。

    “我的事情很简单。”叶小小娇笑起来,往李七夜身上一指,说道:“你帮我把这个自大王给镇压了,让他永不得翻身,哼,看他还敢嚣张嘛!”

    “呃——”九终神祖一下子无语,他也没有想到叶小小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事,这事只怕是我是爱莫能助。”最后九终神祖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摇头说道。他当然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存在了,就算他真的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能力。

    “哼,刚才还说得好好的呢,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你,现在又反悔了。”叶小小不由嘟了一下嘴,不满意地说道。

    “除了这件事。”九终神祖干笑了一声,神态有些尴尬,说道:“除了这件事之外,其他事在神树岭我都可以为你作主。”

    “就除了这件事,我也没有其他事。”叶小小嘟囔囔地说道:“本姑娘就是要看着这自大王被镇压的样子。”

    看着叶小小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轻轻地敲了一下她的螓首,笑着说道:“怎么会没有其他的事情呀,你可以去问一下他,问一问长生仙药在哪里,让他助你一臂之力,把长生仙药摘到手。”

    “也对喔。”被李七夜这样一提醒,叶小小秀目不由一亮,亮晶晶的目光不由跳跃着。

    李七夜一开口,九终神祖立即苦着脸,他苦笑地说道:“公子乃是通天之人,神树岭有没有长生仙药,公子比任何人都清楚。九界乃是凡俗之地,哪来长生仙药呢,这也只是一些蠢物以讹传讹而己。”

    “真的没有吗?”叶小小也不由好奇,来神止洲之后,她也听到有些人在谈长生仙药,这让她也不由对长生仙药感兴趣了。

    “真的没有。”九终神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九界又怎么可能有长生之药呢,若是真有此药,仙帝们早就动手了,还能轮到那些蠢物。”

    叶小小听到这话,也觉得九终神祖没有必要骗自己。

    “长生仙药,这只怕是没有。”李七夜淡淡一笑,缓缓地说道:“不过,我所知道,在这神树岭,有一株极为极为了不得的神药。如果我记忆还不是很模糊的话,好像,好像是在什么什么谷了。”

    “这个,呵,呵,呵。”九终神祖不由干笑地说道:“这个,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毕竟神树岭那么大。”

    “是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你扎根于神树岭也很久了吧,这样的事情能瞒得过你?”?“公子说笑了,说笑了。”九终神祖忙是打哈哈地说道:“小老只是一株小树而己,能耐有限,所能管辖之地,也就在这一亩三分地而己。神树岭乃是十二葬地之一,这里的玄妙无穷,小老愚钝,未能窥得其中百万分之一。”

    此时,九终神祖说得很谦虚,像他这样的存在,就算是神皇在他面前也是矮下身子,不过,此时九终神祖可不敢有丝毫的自负。

    看了看九终神祖,李七夜只是莞尔一笑,也没有再继续为难九终神祖,毕竟,有些事情也不是九终神祖所能为的。

    “再见了。”叶小小跟着李七夜走入了神树城,向九终神祖挥了挥手。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和司马玉剑进入了神树城,他打算把叶小小和司马玉剑安顿下来之后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

    但是,李七夜还没有找到地方把叶小小和司马玉剑安顿下来的时候,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神树城的街道很大,很宽敝,当李七夜他们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立好被人拦住了去路。十字路口的前后左右都有大量的强者堵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