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真武岛的出现,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同时,也引起了很大的猜测,一时之间,众说纷芸。

    大家都知道,传说真武岛是可以移动的,它可以出现在天灵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但是,尽管真武岛它是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它却很少出现在世人的眼前,一直以来世人都很少难见到真武岛。

    在平时,真武岛来去无踪,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它在何地何方,也正是因为如此,低调的真武岛一直是充满了谜。

    今天,真武岛突然出现在了神止洲,这让很多人都不由好奇,至于老一辈的大人物,心里面更是为之震撼,因为老一辈的大人物都知道,真武岛不会轻易出现的。

    如果说,真武岛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必就是将有天大的事情发生。

    在这样个时候,真武岛出现在了神止洲,这不由让很多人把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小道消息与之联系起来。

    “难道说,神止洲真的是有长生仙药?”有老祖级别的人物喃喃地说道。

    真武岛出现之后,引起了不少猜测,然而,第二天神止洲却传出了一个更为震撼的消息。

    “真武神女亲临神止洲!”一个份量十足的消息在神止洲引爆,震撼着整个神止洲,让很多不可一世的大人物都被震撼得摇晃起来。

    “真武神女是何方神圣呀?”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一辈从没有听过这个人物,就好奇询问被震撼得摇晃的长辈。

    “真武海神的女儿,曾经最有可能成为海神的不世天才。”被震撼得摇晃的长辈回过神来之后,都不由脸色发白,缓缓地说道。

    真武神女亲临神止洲,这一时之间,让无法人喘不过气来,对于知道真武神女这个名字的人,他们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现在真武神女亲自神止洲,这更是让天下人浮想联翩。

    真武神女,乃是真武海神的女儿,也是真武海神最宠爱的女儿,传言说,真武神女在很年幼之时就表现出了绝世无双的天赋,她的天赋之高,甚至是超越了她父亲年少之时。

    在真武神女年少之时,她就已经道行高绝,名亨九界,曾经被无数人看好,被无数人认为最有机会成为海神的人。

    事实上,传言说,真武神女将成为海神已经是没有悬念了。因为在那个时代,年少的真武神女曾经是掌执过她父亲手中的三叉戟,得到了三叉戟的承认。

    毕竟,对于三叉戟来说,它并不会因为你是海神的儿女,它就会去承认你,能得到三叉戟的承认,这必是有三叉戟认可的地方,有成为海神的潜力。

    在真武海神的时代,有父亲在世,又有父亲军团的庇护,再加上得到了三戟叉的承认,真武神女成为下一代的海神,那差不多是事实。

    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威慑天下的真武神女突然之间消失了,再也没有人见过真武神女,从此之后,也没有人谈过真武神女!

    直到后来,大家都渐渐地淡忘了真武神女,大家也不明白为什么真武神女会突然消失,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真武神女不去成为海神。

    在今天,消失了无数岁月的真武神女归来了,她亲自登临神止洲。

    这样的一个存在亲自驾临,这又怎么不让很多人为之震撼呢,特别是海妖,更是为之兴奋,更是为之欢呼。

    真武神女的归来,这似乎对于他们海妖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难道说,真武神女归来,这是要成为海神吗?这是要与七海女武神、遮海天子争海神之位呀。”听到真武神女归来,有海妖兴奋,也有海妖忧愁。

    就在很多人为真武神女归来而议论之时,在这一天,有一个人驾临神止洲,她从天而降,宛如九天仙女,仙姿卓然,绝世无双,不论是何人,见到她无双仙姿,都为之倾倒。

    “摘月仙子——”有一位驾临神止洲的神王看到这个绝世无双的身影之时,如痴如醉,为之倾倒。

    摘月仙子驾临神止洲,在一天之内,消息席卷整个神止洲,整个神止洲宛如被炸开了一样。

    “摘月仙子——”听过摘月仙子传说的人,一听到摘月仙子亲自来临,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有人甚至是彻体寒冷。

    “梦镇天的最大危机来临了。”有神王立即意识到了什么,缓缓地说道:“在这一世,对梦镇天构成最大威胁的不是李七夜,而是摘月仙子!梦镇天要成为仙帝,必须超越摘月仙子这样的无敌之辈,否则,梦镇天成不了仙帝!”

    梦镇天的确是威名赫赫,甚至曾与踏空仙帝称兄道弟,但是,当摘月仙子出世之时,就算是梦镇天这样的至尊也一样被压得黯淡无光。

    在天灵界,摘月仙子就是传奇,甚至天灵界有人不无自豪地说,在鸿天女帝成为仙帝之前,摘月仙子是九界真正的至高无上,除了鸿天女帝,没有人够资格与她争天命了!

    鸿天女帝的一生传奇已经不用多说,她一生败尽无数惊才绝艳的天才,而摘月仙子能成为鸿天女帝一生中最强大的劲敌,这可想而知摘月仙子是何等的强大。

    “这一世怎么了?”听到这样的消息,再了不起的人物,再了不起的天才都不由失神,都忍不住喃喃地说道:“先是梦镇天,然后是暗黑古王子,接着是真武神女、摘月仙子,难道这一世所有错代都要出世了吗?”

    当摘月仙子出现在神止洲之后,让很多人失色,有着更多的天才为之绝望。

    在这一世,又有多少天才有着惊天的抱负呢,有人想成为了承载天命的仙帝,有人想成为无敌的海神。

    但是,随着梦镇天、摘月仙子、真武神女的出现,让这些充满抱负的天才都不由为之绝望,都不由为之疯狂。

    有他们这样绝代之辈存在,他们这些天才根本就没有希望了,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成为仙帝,根本就没机会成为海神!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离开了内世界,回到了鹤嘴峰。见到他们两个平安归来,守在鹤嘴峰的司马玉剑松了一口气。

    李七夜此行已经结束,就带着叶小小和司马玉剑离开不死门。在他们离开之时,不死门主亲自相送,甚至是相送五百里。

    “回去吧。”见不死门主一路相送,李七夜挥了挥手,淡淡地说道。

    不死门主再次的恭敬拜了拜,真诚地说道:“他日公子若来我不死门,小的必万里亲迎。”在内心里面,不死门主十分感激李七夜。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以后只怕是难于相见了,你也好自为之吧,若是你造化好,就能中兴不死门,若是造化不好,只怕你们不死门也日趋衰落。”

    “小的明白。”不死门主说道:“公子的一言一语小的都牢牢铭记于心,小的必定会竭尽全力去中兴不死门!”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不死门主能力是有的,壮志也是有的,可惜,生在神止洲,如果没有大造化,没得到贵人相助,想力挽狂澜,想中兴不死门,这是谈何容易,就算是巧妇也难做无米之炊。

    “小的就不远送了。”不死门主再拜,说道:“今天有公子这样的人物在神止洲,神止洲必将会是大放异彩,相信用不着多少时日,就能看到公子与摘月仙子之辈并驾齐驱。”

    “你的意思是说摘月仙子来神止洲了?”听到不死门主这话,李七夜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缓缓地说道。

    不死门主立即恭敬地说道:“是的,梦镇天,摘月仙子、真武神女都来了神止洲,传言说,神止洲有长生仙药出世。最近古灵渊也是坐不住了,派出无数弟子去搜索,甚至连暗黑古王子也出世了,神止洲的确是有可能有长生仙药,公子不妨去寻找寻找……”

    然而,当不死门主把自己消息说完,抬头一看,李七夜他们早就不见了,他一时之间呆在了那里,过了甚久之后,他才轻轻地叹息一声,转身回去。

    在没听完不死门主的话之时,李七夜就带着叶小小、司马玉剑离开了,他是直奔神树岭。

    “自大王,你为什么走得那么急?”见到李七夜立即走得如此之快,叶小小不由问道。

    “我想见一个人。”李七夜沉默了一下之后,最终他缓缓地说道。

    “摘月仙子吗?”叶小小年纪虽然,但却也细心,她看得出来,当不死门主一提到摘月仙子在神止洲的时候,她就看到李七夜神态一变了,情绪波动很大。

    “是。”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后缓缓地点头说道:“我有一桩未了的心事,也该了结了结了。”

    “哇——”听到李七夜的话,叶小小不由大叫一声,说道:“你不会是暗恋摘月仙子吗?虽然我没见过摘月仙子,但是,我也听说过她美丽得不得了,宛如天仙一样。你不会是听说摘月仙子美如天仙,就从此犯了单相思了?”

第1440章血统苏醒    跨越星空,李七夜带着叶小小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星空,在这样的一个浩瀚世界之中,星宇无垠,不论是多快的速度,都是无法跨越所有的星空。

    最终,李七夜带着叶小小来到了一个地方,在这里,李七夜停了下来。

    天宇冰冷,至少在这里是一个冰冷的世界,是一个死寂的世界,在这里,让人感受到了死亡之后的气息。

    这是一个冰冷的星宇,在这样的一个星宇之中,空茫茫一片,一片的死寂,除了眼前这个银河之外,在这个星宇之中除了空洞还是空洞。

    茫茫的星宇之下,在这里只有一个银河,除此之外再无他物,在这样的一个星宇之下,让人感受到了孤寂,站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好像你是被全世界遗忘一样。

    那怕就是眼前的这条银河也是一片死寂,整条银河没有丝毫的生机。

    眼前这一条银河极为广阔,无数的星辰在这里汇聚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银河,如此巨大无比的银河汇成了一个漩涡。

    但是,这样的一条银河却没有闪烁的光芒,没有星辉熠熠,整条银河是一片灰白色,一看就让人感觉这一条银河已经是死亡了。

    这样一条已经死亡的银河汇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正是因为它已经死亡,所以这个巨大的漩涡的旋转速度极慢,似乎千百万年它才会旋转一圈一样。

    死亡的银河,充满了死寂,这里的死亡气息不是那种可以腐蚀人的死亡气息,而是一种冷寂,一种千百万年都不变的沉默。

    似乎,在这样的地方呆着,那怕你多呆一刻时钟,都会让你发疯,这样死寂的地方,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就是这个地方?”叶小小看着眼前这一条死亡的银河,不由意外地说道。她以为李七夜会带她去一个十分壮观或者是十分神秘的地方。

    没有想到,竟然是来到了这个充满了死寂的地方,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死寂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是的,就是这个地方。”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个死寂的地方,淡淡地说道:“在这里,它可以让你追溯本源,它能让你明白你血统的奥妙,这也能让你知道自己血统的传承。”

    “怎么去明白?”叶小小不由说道:“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死地,一切都死亡了,生命,大道,法则,力量……所有的一切在这里都死亡了!”

    站在这个的地方,叶小小都有些窒息,让人喘不过气来,这里的死亡太过于压抑了,它能让人疯掉。

    “没有死亡,哪里来重生?”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死亡和重生是相对的,对于一个生命来说,只要你死去了,才有来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才能让你寻找到自己血统的根源。”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血统是在死亡中重生吗?”叶小小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李七夜这样一说,她也瞬间能明悟过来。

    “你也可以这样认为。”李七夜笑了笑,对叶小小说道:“去吧,不要害怕,不要拒绝,跟着自己的心走,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不管你在内心里面看到什么,不管你梦想到了什么,都不需要惊慌。一切都有我,有我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你平安。”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叶小小的一颗芳心稳定下来,没有什么话比李七夜的保证更加强劲有力了。

    当李七夜这样安慰的时候,叶小小的一颗芳心完全放下来了,李七夜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来让她依靠,就算是天塌下来了,她都能有所依靠,只要李七夜还在,不论是发生什么事情,她都能安然无恙!

    最终,叶小小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跨入银河,走入了银河的漩涡中央。

    当站在银河的漩涡中央的时候,叶小小不由张望了一番,看不出这里能给她什么,她就大声对李七夜说道:“我该怎么办?”

    “很简单,你只需要血气外放就行了,很自然的那种,不需要爆发,不需要发飙,这不是战斗,这只是追溯自己的本源而己。你只需要让你的血气在流淌,就像春雨润无声那样。”李七夜笑着对叶小小说道。

    听到李七夜话之后,叶小小在银河的漩涡中央盘坐下来,按照李七夜的话去做,她坐在那里,真命浮现,血气流淌着。

    叶小小的血气很强大,虽然她也只是让血气自然外放,不过,流淌出来的血气像江河之水一样,不过,这江河之水十分的平缓,一点都不湍急,它是徐徐地流淌着,不急不躁,一切都显得十分自然,十分安宁。

    叶小小流淌着的血气慢慢地融入了银河之中,但是,银河极为广阔,似乎所有的血气融入银河之中是需要漫长无比的岁月。

    不过,叶小小有了李七夜的保证之后,她也一点都不心急,她跌坐在那里,随着血气的外放,慢慢地她好像是睡着了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竟然是神游太虚,她感觉是跨越了时光,来到了一个亘古无比的时代。

    看着叶小小定神,李七夜不由笑了笑,索性在高远的天空上坐了下来,他气定神闲地看着叶小小的变化。

    李七夜对叶小小十分有信心,虽然说叶小小年纪还小,不论是经历还是道心都是比较稚嫩,暂时是无法与柳如烟、卓剑诗这样的人相比,但是,李七夜很看好叶小小,她是一块璞玉,只要稍加雕琢就必将会大放异彩。

    在不知觉间,叶小小的血气竟然融入了大半银河,一开始,叶小小的血气缓缓流动,这让人以为想融入整个银河,只怕是需要漫长无比的岁月。

    然而,就在这缓缓流淌之间,不知觉间,竟然是融入了大半个银河,整个过程完全是无声无息,而且是那样的自然,这就像李七夜刚才所说的那样,叶小小的血气就像是春雨润无声一样,无声无息间就融入了大半银河。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叶小小的血气融入了整人银河,在这个时候,本是死去的银河看起来不再是灰白色,整个银河被叶小小的血气融入之后,整个银河变得通红无比。

    这种通红,不是鲜血的那种通红,而是像宝石那般的通红,此时此刻,银河中的星辰看起来像是一颗颗宝石一样,通红而璀璨,散发出来的光芒十分的绚丽,十分的动人心魄。

    在这一刻,本是死寂的银河突然之间像苏醒了一样,像是复活了一样,似乎它一下子充满了生机,一下子充满了力量。

    在经历了漫长无比的岁月之后,死亡的银河终于等来了生机,等来了一次涅槃重生的机会。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刻,本是死寂的银河突然间爆发了,瞬间掀起了亿万丈的巨浪,这样的血浪冲天而起,横扫整个天宇,在这一刻宛如一个亘古无比的存在复活了一样。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叶小小突然一双眼睛睁开,当她这一双眼睛睁开之时,不再是一个稚嫩的小女孩,似乎她是经历了亿万年的沧海桑田!

    “轰——轰——轰——”一时之间,天地摇晃,在如此剧烈的摇晃之下,就算是挂在天宇之上的星辰都簌簌,好像随时都会掉落一样。

    通红的银河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风暴,可怕的风暴肆虐着整个世界,九十天地都为之摇晃着,在这样的风暴力量之下,似乎一切存在都要为之颤抖。

    在这样的银河风暴在爆发之时,在这个世界的外面,神树岭也是在一阵阵轰鸣声中摇晃起来,好像是大地震要来临一样。

    整个神树岭突然摇晃起来,这不止是把神树岭的无数树人吓得脸色灰白,就是来到神树岭的修士,发生了突然的震动,他们都被吓得脸色大变。

    就在神树岭摇晃之时,整个神树岭突然有着一股磅礴无比的气息冲天而起,一股强大到无法想象的生命力冲上了云霄,拍散了天空上的云朵,如此高高抛起的磅礴生机,它似乎是要把天宇上的星辰拍下来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如此突然的变异,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吓得脸色发白,那怕是神王感受到这样的变化,都一样为之骇然。

    “古老的血统呀,树族的起源。”在神树城中,化作巨树的九终神祖突然睁开了双眼,他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不为人知的世界,在茫茫的天宇之中,李七夜依然是盘坐在高空之上,他十分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变化。

    此时,银河消失了,狂暴的风暴也消失了,一切都平静下来,在那个地方,连叶小小都消失了。

    在那里,有着一株巨大无比的古树,这株巨大无比的古树大到无法形容,似乎它是天地第一树一样。

    在这株古树之中,星河萦绕,万界沉浮,亿万生灵都生存在这样的一棵古树之下。这样一棵巨大到无法丈量的古树,一片叶子就能托起一颗星辰,一根树枝就能穿越亘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