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跨越星空,李七夜带着叶小小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星空,在这样的一个浩瀚世界之中,星宇无垠,不论是多快的速度,都是无法跨越所有的星空。

    最终,李七夜带着叶小小来到了一个地方,在这里,李七夜停了下来。

    天宇冰冷,至少在这里是一个冰冷的世界,是一个死寂的世界,在这里,让人感受到了死亡之后的气息。

    这是一个冰冷的星宇,在这样的一个星宇之中,空茫茫一片,一片的死寂,除了眼前这个银河之外,在这个星宇之中除了空洞还是空洞。

    茫茫的星宇之下,在这里只有一个银河,除此之外再无他物,在这样的一个星宇之下,让人感受到了孤寂,站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好像你是被全世界遗忘一样。

    那怕就是眼前的这条银河也是一片死寂,整条银河没有丝毫的生机。

    眼前这一条银河极为广阔,无数的星辰在这里汇聚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银河,如此巨大无比的银河汇成了一个漩涡。

    但是,这样的一条银河却没有闪烁的光芒,没有星辉熠熠,整条银河是一片灰白色,一看就让人感觉这一条银河已经是死亡了。

    这样一条已经死亡的银河汇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正是因为它已经死亡,所以这个巨大的漩涡的旋转速度极慢,似乎千百万年它才会旋转一圈一样。

    死亡的银河,充满了死寂,这里的死亡气息不是那种可以腐蚀人的死亡气息,而是一种冷寂,一种千百万年都不变的沉默。

    似乎,在这样的地方呆着,那怕你多呆一刻时钟,都会让你发疯,这样死寂的地方,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就是这个地方?”叶小小看着眼前这一条死亡的银河,不由意外地说道。她以为李七夜会带她去一个十分壮观或者是十分神秘的地方。

    没有想到,竟然是来到了这个充满了死寂的地方,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死寂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是的,就是这个地方。”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个死寂的地方,淡淡地说道:“在这里,它可以让你追溯本源,它能让你明白你血统的奥妙,这也能让你知道自己血统的传承。”

    “怎么去明白?”叶小小不由说道:“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死地,一切都死亡了,生命,大道,法则,力量……所有的一切在这里都死亡了!”

    站在这个的地方,叶小小都有些窒息,让人喘不过气来,这里的死亡太过于压抑了,它能让人疯掉。

    “没有死亡,哪里来重生?”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死亡和重生是相对的,对于一个生命来说,只要你死去了,才有来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才能让你寻找到自己血统的根源。”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血统是在死亡中重生吗?”叶小小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李七夜这样一说,她也瞬间能明悟过来。

    “你也可以这样认为。”李七夜笑了笑,对叶小小说道:“去吧,不要害怕,不要拒绝,跟着自己的心走,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不管你在内心里面看到什么,不管你梦想到了什么,都不需要惊慌。一切都有我,有我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你平安。”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叶小小的一颗芳心稳定下来,没有什么话比李七夜的保证更加强劲有力了。

    当李七夜这样安慰的时候,叶小小的一颗芳心完全放下来了,李七夜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来让她依靠,就算是天塌下来了,她都能有所依靠,只要李七夜还在,不论是发生什么事情,她都能安然无恙!

    最终,叶小小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跨入银河,走入了银河的漩涡中央。

    当站在银河的漩涡中央的时候,叶小小不由张望了一番,看不出这里能给她什么,她就大声对李七夜说道:“我该怎么办?”

    “很简单,你只需要血气外放就行了,很自然的那种,不需要爆发,不需要发飙,这不是战斗,这只是追溯自己的本源而己。你只需要让你的血气在流淌,就像春雨润无声那样。”李七夜笑着对叶小小说道。

    听到李七夜话之后,叶小小在银河的漩涡中央盘坐下来,按照李七夜的话去做,她坐在那里,真命浮现,血气流淌着。

    叶小小的血气很强大,虽然她也只是让血气自然外放,不过,流淌出来的血气像江河之水一样,不过,这江河之水十分的平缓,一点都不湍急,它是徐徐地流淌着,不急不躁,一切都显得十分自然,十分安宁。

    叶小小流淌着的血气慢慢地融入了银河之中,但是,银河极为广阔,似乎所有的血气融入银河之中是需要漫长无比的岁月。

    不过,叶小小有了李七夜的保证之后,她也一点都不心急,她跌坐在那里,随着血气的外放,慢慢地她好像是睡着了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竟然是神游太虚,她感觉是跨越了时光,来到了一个亘古无比的时代。

    看着叶小小定神,李七夜不由笑了笑,索性在高远的天空上坐了下来,他气定神闲地看着叶小小的变化。

    李七夜对叶小小十分有信心,虽然说叶小小年纪还小,不论是经历还是道心都是比较稚嫩,暂时是无法与柳如烟、卓剑诗这样的人相比,但是,李七夜很看好叶小小,她是一块璞玉,只要稍加雕琢就必将会大放异彩。

    在不知觉间,叶小小的血气竟然融入了大半银河,一开始,叶小小的血气缓缓流动,这让人以为想融入整个银河,只怕是需要漫长无比的岁月。

    然而,就在这缓缓流淌之间,不知觉间,竟然是融入了大半个银河,整个过程完全是无声无息,而且是那样的自然,这就像李七夜刚才所说的那样,叶小小的血气就像是春雨润无声一样,无声无息间就融入了大半银河。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叶小小的血气融入了整人银河,在这个时候,本是死去的银河看起来不再是灰白色,整个银河被叶小小的血气融入之后,整个银河变得通红无比。

    这种通红,不是鲜血的那种通红,而是像宝石那般的通红,此时此刻,银河中的星辰看起来像是一颗颗宝石一样,通红而璀璨,散发出来的光芒十分的绚丽,十分的动人心魄。

    在这一刻,本是死寂的银河突然之间像苏醒了一样,像是复活了一样,似乎它一下子充满了生机,一下子充满了力量。

    在经历了漫长无比的岁月之后,死亡的银河终于等来了生机,等来了一次涅槃重生的机会。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刻,本是死寂的银河突然间爆发了,瞬间掀起了亿万丈的巨浪,这样的血浪冲天而起,横扫整个天宇,在这一刻宛如一个亘古无比的存在复活了一样。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叶小小突然一双眼睛睁开,当她这一双眼睛睁开之时,不再是一个稚嫩的小女孩,似乎她是经历了亿万年的沧海桑田!

    “轰——轰——轰——”一时之间,天地摇晃,在如此剧烈的摇晃之下,就算是挂在天宇之上的星辰都簌簌,好像随时都会掉落一样。

    通红的银河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风暴,可怕的风暴肆虐着整个世界,九十天地都为之摇晃着,在这样的风暴力量之下,似乎一切存在都要为之颤抖。

    在这样的银河风暴在爆发之时,在这个世界的外面,神树岭也是在一阵阵轰鸣声中摇晃起来,好像是大地震要来临一样。

    整个神树岭突然摇晃起来,这不止是把神树岭的无数树人吓得脸色灰白,就是来到神树岭的修士,发生了突然的震动,他们都被吓得脸色大变。

    就在神树岭摇晃之时,整个神树岭突然有着一股磅礴无比的气息冲天而起,一股强大到无法想象的生命力冲上了云霄,拍散了天空上的云朵,如此高高抛起的磅礴生机,它似乎是要把天宇上的星辰拍下来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如此突然的变异,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吓得脸色发白,那怕是神王感受到这样的变化,都一样为之骇然。

    “古老的血统呀,树族的起源。”在神树城中,化作巨树的九终神祖突然睁开了双眼,他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不为人知的世界,在茫茫的天宇之中,李七夜依然是盘坐在高空之上,他十分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变化。

    此时,银河消失了,狂暴的风暴也消失了,一切都平静下来,在那个地方,连叶小小都消失了。

    在那里,有着一株巨大无比的古树,这株巨大无比的古树大到无法形容,似乎它是天地第一树一样。

    在这株古树之中,星河萦绕,万界沉浮,亿万生灵都生存在这样的一棵古树之下。这样一棵巨大到无法丈量的古树,一片叶子就能托起一颗星辰,一根树枝就能穿越亘古。

第1439章纪元之页    “嗡——”的一声,此时扎根于枯树旁边的生命之树垂落了一条条树枝,此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生命之树的一条条树枝竟然是钻入了小小的枯树树躯之内。

    要知道,生命之树的树枝都差不多跟这小枯树大小,但是,小小的枯树却像无底洞一样,那怕是再多的树枝钻入了它的体内,它都是可以容纳一样,深不可测。

    “轰——”的一声响起,生命洪炉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炉火,在这一刻,无穷无尽的生命之火倾泻而下,全部笼罩在了枯树之上。

    眼前这小小的枯树干枯无比,这都让人怀疑,只要有一点火星溅在枯枝之上,只怕都能把这样的小小枯树烧成灰。

    但是,生命之火倾泻于这样的一株枯树之上,这一株枯树竟然没有点燃,而且生命之火没有烧到这枯树丝毫。

    “铮、铮、铮”的声音响起,当生命之火笼罩着枯树之时,生命洪炉之中的天道始序化作了一条条的法则,这样的一条条法则落于枯树之上,随着一阵阵金属之声响起,这一条条法则烙印在了枯树之上,化作了一个个玄妙无比的符文。

    “噼里啪啦——”在这个时候,生命之柱闪起了一条条的电弧,这样的一条条电弧之中纠缠着一条条粗大的符文,这符文以最奥妙的法则所交织而成。

    这电弧中的符文正是古虚真文,此时,这些古虚真文随着闪电瞬间冲入了池水之中,听到一阵阵电流溅射的声音响起,电弧和符文瞬间钻入了地下,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滋、滋、滋……”一阵阵声音响起,这一阵阵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着池水一样,事实上也是如此,随着这样的一阵阵滋滋声响起,池水开始下降,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所有的池水被吸得一干二净。

    叶小小看着眼前如此神奇的一幕,她都不知道李七夜要干什么。

    “啪啦、啪啦、啪啦……”就在这个时候,枯树竟然跳动着电光,看来是它把所有的池水吸光,连生命之柱的闪电都被它吸进去了。

    “给我出来吧。”李七夜长啸一声,血气轰鸣,在这一刻,李七夜爆发了极为强大的神威,如同神魔在世一样。

    “嗡”的一声,在这瞬间,池边的枯树好像是一下子恢复了生命力一样,它明明还是一株小小的枯树,但是,在这个时候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错觉,小小的枯树让人看起来它已经是充满了生命力,似乎是绿叶挂满了梢枝,生意盎然。

    而与此同时,古虚真文、天道始序、生命启源这三样东西同时出现在了枯树之上。

    “剥”的一声响起,好像有什么被打开一样,就在这个时候,枯树最上面的枝梢之上竟然挂着一片小小的绿叶。

    这片小小的绿叶从形状外貌看来,与普通的树叶没有太多的区别,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片小小的绿叶出现之后,瞬间整个世界充满了生机。

    似乎,在这一刻大地钻出了一条条的嫩芽,开始茁长,开花结果,让整个世界充满了绿意,让整个世界活了起来。

    区区一片绿叶,就有着如此充沛无比的生机,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叶小小整个人沐浴在这样生机之中,感觉自己整个人如同是沉醉在生机勃勃的海洋之中一样。此时,她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那怕她不知道眼前这一片小小的绿叶是什么东西,但是,她也明白,眼前这样一片小小的绿叶,绝对是举世无双的宝物。

    此时,本是钻入枯树中的生命之树的树枝一下子从枯树中钻了出来,生命之树的树枝轻轻地托住了这一片绿叶,动作十分的自然,十分的温柔。

    眨眼之间,这一片绿叶被生命之树的绿枝移植到了生命之树上,这一片绿叶挂在生命之树上的时候,好像是那么自然一样,似乎,它天生就应该挂在生命之树上一样。

    “哗啦、哗啦……”此时,一阵阵水声响起,一阵阵闪电的噼啪声响起,生命之水回归到了生命之泉中,闪电雷火也回到了生命之柱中,生命之火也回到了生命洪炉之中。

    与此同时,古虚真文、天道始序、命秘启源都纷纷回到了生命之柱、生命洪炉、生命之泉。

    看着挂在生命之树上的那一片绿叶,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在漫长的岁月之中,他在此琢磨了很久很久,虽然在很长很长的岁月之中他都没能得到这片绿叶,但是,他以前所用的心血都没有白费,漫长的岁月之后,他终于得到了这件东西。

    “纪元之页,终于让我得到了。”看着挂在生命之树上的这一片绿叶,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付出,才有回报!

    古虚真文、天道始序、命秘启源、纪元之页,这四样东西,一直很神秘很神秘,关于它们的记载那是寥寥无几,在帙繁卷浩之中想找到有着于这四样东西的记载,那是宛如大海捞针。

    事实上,经历了万古,李七夜也只是在一些遗失的古璧画中看过关于这东西的记载而己。

    而且,关于它们的记载,都是只言片语,残缺不全,甚至可以说,它们四个名字,从来没有同一个地方出现过。

    事实上,只怕亘古以来从来是没有人同时得到这四件东西的,李七夜很有可能是万古以来第一个同时得到这四件东西的。

    在遥远的时代,血族的始祖曾经得到过天道始序,但是,那怕是血族的始祖,也一样不知道天道始序之外还有其他三样东西。

    “命宫四象,当我一尽四象玄奥之时,再配上此四秘,世间还有谁能比我更能掌执最终极的奥义呢。”看着纪元之页挂在了生命之树上,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不由抬起头来,看着天穹,直视九天之上,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最终,他淡淡地说道:“世界的尽头,总有一天,我会归来的,那怕是有终极之力,我也一样会斩杀!这一世,没有什么能阻挡我的步伐!”

    此时,叶小小呆呆地看着李七夜,恍然之间,李七夜完全是变了一样人,虽然他身上没有霸气,没有神威,但是,他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亘古不变,似乎,他成了万世的主宰,他掌执了亘古以来的命运!

    最终,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心情特别舒畅,对叶小小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叶小小回过神来,立即跟在了李七夜身边。

    就是将要离开这片星空的时候,叶小小依然忍不住多看几眼罗布在这里的十二座黄金宫殿。

    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多看一眼这十二座黄金宫殿,似乎这十二座黄金宫殿对于他来说是没有什么好留意的一样。

    “这十二座宫殿究竟是什么?”叶小小忍不住问李七夜。

    “你说是什么?”李七夜见叶小小如此好奇,也停下了脚步,笑着对她说道。

    “我看看。”叶小小有些不死心,立即冲了过去,站在黄金宫殿之前,她忍不住琢磨一番,她看了又看,甚至用手去敲了敲黄金宫殿的墙壁。

    过了好一会儿,叶小小琢磨了一番之后,她回到了李七夜身边。

    “这十二座黄金宫殿,怎么我觉得它们像是十二个命宫。”叶小小站在李七夜身边,不由吃惊地说道:“不论是从模样来看,还是从罗布之势来看,我觉得它们都像是一个个命宫!”

    这实在是让叶小小大吃一惊,如果这真的是命宫的话,那就太让人吃惊了,十二个命宫,那是意味着怎么样的存在?

    “你很有天赋。”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叶小小的问题。

    “不用你夸我,就算你不夸我,我也知道我很有天赋!”叶小小对李七夜这样的答案十分不满意,哼了一声,恨恨地瞪了李七夜一眼。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是你一直想去的地方。”对于叶小小的不满意,李七夜好像是没有看见一样。

    “什么地方?”一开口,叶小小不由想到了一件事,大吃一惊,说道:“不会是你以前说的地方吧,那地方真的在这里吗?”

    在神树岭的时候,九终神祖曾经说过一个地方,但是,九终神祖还没有说清楚,就被李七夜打断了。

    叶小小还以为李七夜会很久很久之后才会带她去那个地方,没有想到,他竟然那么快就要带她去那个地方,这让叶小小一时之间都有些没有准备好。

    “我的血统是怎么样的血统呢?”叶小小突然之间都有些心慌慌的,一直以来她都想知道自己的血统,但是,现在突然之间,李七认要带她去那个地方,来得如此突然,这让她心里面没有准备好。

    看到叶小小心慌慌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安慰地说道:“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你只要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叶小小好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这让她有些慌慌的情绪这才稳定下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