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嗡——”的一声,此时扎根于枯树旁边的生命之树垂落了一条条树枝,此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生命之树的一条条树枝竟然是钻入了小小的枯树树躯之内。

    要知道,生命之树的树枝都差不多跟这小枯树大小,但是,小小的枯树却像无底洞一样,那怕是再多的树枝钻入了它的体内,它都是可以容纳一样,深不可测。

    “轰——”的一声响起,生命洪炉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炉火,在这一刻,无穷无尽的生命之火倾泻而下,全部笼罩在了枯树之上。

    眼前这小小的枯树干枯无比,这都让人怀疑,只要有一点火星溅在枯枝之上,只怕都能把这样的小小枯树烧成灰。

    但是,生命之火倾泻于这样的一株枯树之上,这一株枯树竟然没有点燃,而且生命之火没有烧到这枯树丝毫。

    “铮、铮、铮”的声音响起,当生命之火笼罩着枯树之时,生命洪炉之中的天道始序化作了一条条的法则,这样的一条条法则落于枯树之上,随着一阵阵金属之声响起,这一条条法则烙印在了枯树之上,化作了一个个玄妙无比的符文。

    “噼里啪啦——”在这个时候,生命之柱闪起了一条条的电弧,这样的一条条电弧之中纠缠着一条条粗大的符文,这符文以最奥妙的法则所交织而成。

    这电弧中的符文正是古虚真文,此时,这些古虚真文随着闪电瞬间冲入了池水之中,听到一阵阵电流溅射的声音响起,电弧和符文瞬间钻入了地下,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滋、滋、滋……”一阵阵声音响起,这一阵阵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着池水一样,事实上也是如此,随着这样的一阵阵滋滋声响起,池水开始下降,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所有的池水被吸得一干二净。

    叶小小看着眼前如此神奇的一幕,她都不知道李七夜要干什么。

    “啪啦、啪啦、啪啦……”就在这个时候,枯树竟然跳动着电光,看来是它把所有的池水吸光,连生命之柱的闪电都被它吸进去了。

    “给我出来吧。”李七夜长啸一声,血气轰鸣,在这一刻,李七夜爆发了极为强大的神威,如同神魔在世一样。

    “嗡”的一声,在这瞬间,池边的枯树好像是一下子恢复了生命力一样,它明明还是一株小小的枯树,但是,在这个时候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错觉,小小的枯树让人看起来它已经是充满了生命力,似乎是绿叶挂满了梢枝,生意盎然。

    而与此同时,古虚真文、天道始序、生命启源这三样东西同时出现在了枯树之上。

    “剥”的一声响起,好像有什么被打开一样,就在这个时候,枯树最上面的枝梢之上竟然挂着一片小小的绿叶。

    这片小小的绿叶从形状外貌看来,与普通的树叶没有太多的区别,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片小小的绿叶出现之后,瞬间整个世界充满了生机。

    似乎,在这一刻大地钻出了一条条的嫩芽,开始茁长,开花结果,让整个世界充满了绿意,让整个世界活了起来。

    区区一片绿叶,就有着如此充沛无比的生机,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叶小小整个人沐浴在这样生机之中,感觉自己整个人如同是沉醉在生机勃勃的海洋之中一样。此时,她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那怕她不知道眼前这一片小小的绿叶是什么东西,但是,她也明白,眼前这样一片小小的绿叶,绝对是举世无双的宝物。

    此时,本是钻入枯树中的生命之树的树枝一下子从枯树中钻了出来,生命之树的树枝轻轻地托住了这一片绿叶,动作十分的自然,十分的温柔。

    眨眼之间,这一片绿叶被生命之树的绿枝移植到了生命之树上,这一片绿叶挂在生命之树上的时候,好像是那么自然一样,似乎,它天生就应该挂在生命之树上一样。

    “哗啦、哗啦……”此时,一阵阵水声响起,一阵阵闪电的噼啪声响起,生命之水回归到了生命之泉中,闪电雷火也回到了生命之柱中,生命之火也回到了生命洪炉之中。

    与此同时,古虚真文、天道始序、命秘启源都纷纷回到了生命之柱、生命洪炉、生命之泉。

    看着挂在生命之树上的那一片绿叶,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在漫长的岁月之中,他在此琢磨了很久很久,虽然在很长很长的岁月之中他都没能得到这片绿叶,但是,他以前所用的心血都没有白费,漫长的岁月之后,他终于得到了这件东西。

    “纪元之页,终于让我得到了。”看着挂在生命之树上的这一片绿叶,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付出,才有回报!

    古虚真文、天道始序、命秘启源、纪元之页,这四样东西,一直很神秘很神秘,关于它们的记载那是寥寥无几,在帙繁卷浩之中想找到有着于这四样东西的记载,那是宛如大海捞针。

    事实上,经历了万古,李七夜也只是在一些遗失的古璧画中看过关于这东西的记载而己。

    而且,关于它们的记载,都是只言片语,残缺不全,甚至可以说,它们四个名字,从来没有同一个地方出现过。

    事实上,只怕亘古以来从来是没有人同时得到这四件东西的,李七夜很有可能是万古以来第一个同时得到这四件东西的。

    在遥远的时代,血族的始祖曾经得到过天道始序,但是,那怕是血族的始祖,也一样不知道天道始序之外还有其他三样东西。

    “命宫四象,当我一尽四象玄奥之时,再配上此四秘,世间还有谁能比我更能掌执最终极的奥义呢。”看着纪元之页挂在了生命之树上,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不由抬起头来,看着天穹,直视九天之上,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最终,他淡淡地说道:“世界的尽头,总有一天,我会归来的,那怕是有终极之力,我也一样会斩杀!这一世,没有什么能阻挡我的步伐!”

    此时,叶小小呆呆地看着李七夜,恍然之间,李七夜完全是变了一样人,虽然他身上没有霸气,没有神威,但是,他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亘古不变,似乎,他成了万世的主宰,他掌执了亘古以来的命运!

    最终,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心情特别舒畅,对叶小小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叶小小回过神来,立即跟在了李七夜身边。

    就是将要离开这片星空的时候,叶小小依然忍不住多看几眼罗布在这里的十二座黄金宫殿。

    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多看一眼这十二座黄金宫殿,似乎这十二座黄金宫殿对于他来说是没有什么好留意的一样。

    “这十二座宫殿究竟是什么?”叶小小忍不住问李七夜。

    “你说是什么?”李七夜见叶小小如此好奇,也停下了脚步,笑着对她说道。

    “我看看。”叶小小有些不死心,立即冲了过去,站在黄金宫殿之前,她忍不住琢磨一番,她看了又看,甚至用手去敲了敲黄金宫殿的墙壁。

    过了好一会儿,叶小小琢磨了一番之后,她回到了李七夜身边。

    “这十二座黄金宫殿,怎么我觉得它们像是十二个命宫。”叶小小站在李七夜身边,不由吃惊地说道:“不论是从模样来看,还是从罗布之势来看,我觉得它们都像是一个个命宫!”

    这实在是让叶小小大吃一惊,如果这真的是命宫的话,那就太让人吃惊了,十二个命宫,那是意味着怎么样的存在?

    “你很有天赋。”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叶小小的问题。

    “不用你夸我,就算你不夸我,我也知道我很有天赋!”叶小小对李七夜这样的答案十分不满意,哼了一声,恨恨地瞪了李七夜一眼。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是你一直想去的地方。”对于叶小小的不满意,李七夜好像是没有看见一样。

    “什么地方?”一开口,叶小小不由想到了一件事,大吃一惊,说道:“不会是你以前说的地方吧,那地方真的在这里吗?”

    在神树岭的时候,九终神祖曾经说过一个地方,但是,九终神祖还没有说清楚,就被李七夜打断了。

    叶小小还以为李七夜会很久很久之后才会带她去那个地方,没有想到,他竟然那么快就要带她去那个地方,这让叶小小一时之间都有些没有准备好。

    “我的血统是怎么样的血统呢?”叶小小突然之间都有些心慌慌的,一直以来她都想知道自己的血统,但是,现在突然之间,李七认要带她去那个地方,来得如此突然,这让她心里面没有准备好。

    看到叶小小心慌慌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安慰地说道:“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你只要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叶小小好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这让她有些慌慌的情绪这才稳定下来。

第1438章枯树浅水    在这样的一个内世界,是一个十分神奇的世界,在这里,不止有着壮观无比的山河,更是有着许多诡异无法想象的景象。

    在这里,能看到大地有着一个又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当一个个深坑在大地排开之时,不止是看起来十分的壮观,而且如此多的深坑排开,交生了可怕的吸引力,把四周的一切都撕得粉碎。

    在其他的地方,火焰是往上窜的,而在这里,有火焰竟然往下闪动,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有的地山天空上竟然下起了火雨。

    这从天空上落下的火雨如岩浆一样,当它滴在地上的时候,能把大地烧穿,天空上下起来倾盘一样的火雨,那种景象是可想而知了,大地被烧得满目疮痍。

    在这个世界,有的地方甚至是天空上垂落下一条条银色的瀑布,这样一条条的银色瀑布倾泻而下,这样银色的瀑布奔驰在大地之上,宛如是一地的白银,细小无比的银色光屑就像是跳跃飞舞的精灵,十分的壮观。

    不过,还有更加恐怖的地方。叶小小随着李七夜路过一个地方之时,听到了一阵阵沙沙的响声。

    叶小小随眼一看,看见一条流沙河在奔驰,河里大量的流沙奔流而去,速度极快,看起来是十分的欢愉。

    一开始,叶小小还没有在意,但,当她仔细看第二眼的时候,她不由毛骨悚然。

    那不是流沙,那是一颗颗细小的种子,这颗颗细小的种子如芝麻大小!在神树岭,正是这种种子钻入死尸的体内蜕变为树人的。

    眼前这一条种子河流,就像一条江河大小,滔滔不绝,数之不尽的种子在这样的河流奔腾而去,十分的欢快,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想到如此多的种子能奔流到神树岭,叶小小都不由毛骨悚然。

    “这,这,这太恐怖了吧。”叶小小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全身泛起了鸡皮疙瘩,说道:“若是所有的种子都奔了出去,只怕九界的所有生灵死光了,都不够被它们来附生!”

    想到九界的生灵都有可能变成了树人这样的半死人,叶小小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有着一股呕吐的冲动,这种恐怖,让人无法去想象。

    “世间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李七夜笑着说道:“能活下去的种子那是寥寥无几,可以说,最终能成为树人的种子,那是亿万分之几的机率。”

    “天地自有天地的规律,如果有什么事情打破了天地的规律,还有贼老天在看着呢。”李七夜笑着指了指天空,说道:“就算某种事情、某种存在打破了天地的规律,成为终极的逆天,那么,贼老天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物存在于世上。”

    “世间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吗?真的是苍天有眼?”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顿时为之好奇,忍不住说道。

    “是不是苍天有眼,我不知道。”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而且,我也不会相信苍天有眼,我只相信天地良心。”

    “这有区别吗?”叶小小不由说道:“天地也好,苍天也好,都是世间的一切,它们或者都是法则一样的存在。”

    “不,天地与苍天,那是两回事。”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苍天有眼,这话说得有点好笑,贼老天从不在乎万物生死。唯有天地良心,才能真正的传继下去,不论世界怎么变,唯有天地良心不变。”

    “那什么才是天地良心?”叶小小不由好奇,天地良心,在很多人印象中,那只不过是一种泛指而己。

    对于叶小小的问题,李七夜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望得很远,很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继续前行,最终,李七夜带着叶小小来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十分神奇的地方。

    似乎,这里是这个世界最高远的地方,似乎,它就像是在九天十地之上一样,这样一个高远无比的地方就像是伸手都可以摘到天空上的星辰一样。

    在这里,星空璀璨,星辰罗布,着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看起来十分的美丽,看起来十分的壮观,站在这样的星空之下,让人看得如痴如醉。

    就是在这样高远的天空之上,就在这伸手可摘星辰的地方,在这里,有着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

    十二座的宫殿巨大到让人无法想象,这样的十二座宫殿与其说是宫殿,不如说是巨城更准确。

    如果这样巨大无比的宫殿能打开的话,只怕一座宫殿能容纳几十万人,或者一个宫殿能容纳一个世界。

    如此巨大的十二个宫殿罗列在这星空世界,看起来十分的震撼,看起来十分的壮观,似乎,这样的宫殿乃是传说中的仙人所居住的地方。

    而且,这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纯金色,整座宫殿就像是黄金打造一样,看起来充满了诱惑,让人为之怦然心动。

    这样的十二座宫殿不止是殿门紧紧地关闭着,而且,这十二座宫殿是浑然一体,让人一看是根本无法进入这样的宫殿。

    这十二座宫殿以某一种阵势罗列,气势极为恢宏,不过,叶小小无法看出这种阵势的玄机。

    “这是仙人居住的地方吗?”看到这样宏大无比的十二座宫殿罗列在星空中,叶小小都为之震撼,她不由好奇地问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世界有没有仙人,我倒不清楚,不过,这里绝对不是仙人居住的地方。”

    李七夜说着,带着叶小小穿过了这罗布在星空中的十二座宫殿。

    这十二座宫殿以某一种让人看不透的阵势罗布着,李七夜事着叶小小穿过十二座宫殿之后,在这十二座宫殿之间,有着一个小小的空地。

    这样一个小小的空地,似乎没有什么起眼的,至少比起四周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来,眼前这样的一个小小空地,的确是让人忽略它的存在。

    在这样小小的空地上,有个浅浅的水池,这个水池将要干涸了,因为水池中的水勉强能淹过脚背而己,这样干涸的水池,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小的水洼。

    就在这小小的水洼旁边,有一株很小的枯树,这小小的枯树只能齐到李七夜的膝间,枯树也只有手指大小。

    这小小的枯树早就已经枯死,虽然枯枝上依然挂着树叶,但是,这株小小的树树绝对是死透了。

    看到眼前这小小的水洼,小小的枯树,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喃喃地说道:“无上之地,不愧是让我花费了无数的心血。”

    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叶小小立即明白,李七夜是冲着眼前这个地方来的。

    但是,叶小小不论是怎么样看,眼前这个地方都不值得一提,不论是浅浅的水洼,还是枯死的小小树苗,都是太普通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宝地。

    “这里有宝物吗?”不是叶小小不相信李七夜,而是眼前这个地方,实在是太不出奇了,太过于普通了,任何人来到这里,只怕都不会留意眼前这样的一个地方。

    “何止是宝物呀。”李七夜露出笑容,悠闲自在地说道。他此时的模样,就像是胜券在握一样,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宝物在哪里呀?”叶小小仔细观望了一番,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珍贵的东西,眼前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有些东西,不是凡胎肉眼能看得到的。这里面的玄妙,那怕是绝世天才,也是需要一个又一个时代才能琢磨透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事实上,这个地方他也曾经琢磨了很久很久,在漫长的岁月之中,他一直没有想明白,直到后来,他得到了古虚真文、天道始序之后,他才真正明悟了这里面的玄机。

    虽然,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李七夜知道,这样一个看起来平凡以不能再平凡的地方藏有着惊天之秘,这里面有着世间最为了不得的东西。

    但是,因为无从入手,李七夜搞不明白这里面真正的玄机,他只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极为珍贵而己。

    后来,他明悟之后,才让他知道其中的珍贵!眼前这样一个平凡的地方,也就是李七夜来天灵界的原因之一。

    当然,不论叶小小怎么样看都是无法看明白这里面的玄机,这并不是叶小小不够聪明,因为这里面的珍贵,就算是仙帝亲自驾临,也不可能看上几眼就能看得懂的。

    “你站到一边去看着。”李七夜吩咐叶小小说道。

    叶小小二话不说,站到一边,离眼前这个小水洼远远的。

    此时,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站在了水洼之中,水洼中的池水也刚好漫过李七夜的脚背而己。

    “嗡”的一声响起,在此时,李七夜打开了命宫,在这个时候,命宫四象都飞了出来,生命之树、生命洪炉、生命之柱、生命之泉,这命宫四象飞了出来之后,瞬间列布于这小小的水洼四周。

    生命之树好像是要在这里扎根一样;生命之泉好像是要把这个地方化作一个泉眼;生命洪炉似乎是要嵌入这个地方,它本身似乎好像是要化作一座火山;至于生命之柱,它直接插在那里,它就好像是要通天地一般。

    “开始的时候了。”李七夜目光跳动了一下,“轰”的一声,血气天冲而起,在瞬间,李七夜那恐怖的血气分为了四股,分别投入了生命之树、生命之柱、生命洪炉、生命之泉中。

    “哗啦、哗啦、哗啦……”一阵阵流水声音响起,随着李七夜的血气注入命宫四大象中,生命之泉汩汩地流出了泉水,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泉水把整个水池注得满满的。

    在这个时候,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在生命之泉中的那一滴水珠早就化开了,它已经成为了生命之泉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而此时,生命之泉把整个水池注满之后,生命之水中好像是有着细细如丝的水纹在波动一样,这就是命秘启源。

    如水纹一样的命秘启源似乎是润物无声,它与刚才水洼中那少得可怜的池水融为了一体。

    当命秘启源与它融为一体之后,这样的池水竟然悄然无声地钻入了地下,似乎池边的那株小小枯树在吸饮着池水一样,似乎,它已经是十分干渴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