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这样的一个内世界,是一个十分神奇的世界,在这里,不止有着壮观无比的山河,更是有着许多诡异无法想象的景象。

    在这里,能看到大地有着一个又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当一个个深坑在大地排开之时,不止是看起来十分的壮观,而且如此多的深坑排开,交生了可怕的吸引力,把四周的一切都撕得粉碎。

    在其他的地方,火焰是往上窜的,而在这里,有火焰竟然往下闪动,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有的地山天空上竟然下起了火雨。

    这从天空上落下的火雨如岩浆一样,当它滴在地上的时候,能把大地烧穿,天空上下起来倾盘一样的火雨,那种景象是可想而知了,大地被烧得满目疮痍。

    在这个世界,有的地方甚至是天空上垂落下一条条银色的瀑布,这样一条条的银色瀑布倾泻而下,这样银色的瀑布奔驰在大地之上,宛如是一地的白银,细小无比的银色光屑就像是跳跃飞舞的精灵,十分的壮观。

    不过,还有更加恐怖的地方。叶小小随着李七夜路过一个地方之时,听到了一阵阵沙沙的响声。

    叶小小随眼一看,看见一条流沙河在奔驰,河里大量的流沙奔流而去,速度极快,看起来是十分的欢愉。

    一开始,叶小小还没有在意,但,当她仔细看第二眼的时候,她不由毛骨悚然。

    那不是流沙,那是一颗颗细小的种子,这颗颗细小的种子如芝麻大小!在神树岭,正是这种种子钻入死尸的体内蜕变为树人的。

    眼前这一条种子河流,就像一条江河大小,滔滔不绝,数之不尽的种子在这样的河流奔腾而去,十分的欢快,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想到如此多的种子能奔流到神树岭,叶小小都不由毛骨悚然。

    “这,这,这太恐怖了吧。”叶小小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全身泛起了鸡皮疙瘩,说道:“若是所有的种子都奔了出去,只怕九界的所有生灵死光了,都不够被它们来附生!”

    想到九界的生灵都有可能变成了树人这样的半死人,叶小小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有着一股呕吐的冲动,这种恐怖,让人无法去想象。

    “世间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李七夜笑着说道:“能活下去的种子那是寥寥无几,可以说,最终能成为树人的种子,那是亿万分之几的机率。”

    “天地自有天地的规律,如果有什么事情打破了天地的规律,还有贼老天在看着呢。”李七夜笑着指了指天空,说道:“就算某种事情、某种存在打破了天地的规律,成为终极的逆天,那么,贼老天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物存在于世上。”

    “世间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吗?真的是苍天有眼?”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顿时为之好奇,忍不住说道。

    “是不是苍天有眼,我不知道。”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而且,我也不会相信苍天有眼,我只相信天地良心。”

    “这有区别吗?”叶小小不由说道:“天地也好,苍天也好,都是世间的一切,它们或者都是法则一样的存在。”

    “不,天地与苍天,那是两回事。”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苍天有眼,这话说得有点好笑,贼老天从不在乎万物生死。唯有天地良心,才能真正的传继下去,不论世界怎么变,唯有天地良心不变。”

    “那什么才是天地良心?”叶小小不由好奇,天地良心,在很多人印象中,那只不过是一种泛指而己。

    对于叶小小的问题,李七夜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望得很远,很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继续前行,最终,李七夜带着叶小小来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十分神奇的地方。

    似乎,这里是这个世界最高远的地方,似乎,它就像是在九天十地之上一样,这样一个高远无比的地方就像是伸手都可以摘到天空上的星辰一样。

    在这里,星空璀璨,星辰罗布,着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看起来十分的美丽,看起来十分的壮观,站在这样的星空之下,让人看得如痴如醉。

    就是在这样高远的天空之上,就在这伸手可摘星辰的地方,在这里,有着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

    十二座的宫殿巨大到让人无法想象,这样的十二座宫殿与其说是宫殿,不如说是巨城更准确。

    如果这样巨大无比的宫殿能打开的话,只怕一座宫殿能容纳几十万人,或者一个宫殿能容纳一个世界。

    如此巨大的十二个宫殿罗列在这星空世界,看起来十分的震撼,看起来十分的壮观,似乎,这样的宫殿乃是传说中的仙人所居住的地方。

    而且,这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纯金色,整座宫殿就像是黄金打造一样,看起来充满了诱惑,让人为之怦然心动。

    这样的十二座宫殿不止是殿门紧紧地关闭着,而且,这十二座宫殿是浑然一体,让人一看是根本无法进入这样的宫殿。

    这十二座宫殿以某一种阵势罗列,气势极为恢宏,不过,叶小小无法看出这种阵势的玄机。

    “这是仙人居住的地方吗?”看到这样宏大无比的十二座宫殿罗列在星空中,叶小小都为之震撼,她不由好奇地问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世界有没有仙人,我倒不清楚,不过,这里绝对不是仙人居住的地方。”

    李七夜说着,带着叶小小穿过了这罗布在星空中的十二座宫殿。

    这十二座宫殿以某一种让人看不透的阵势罗布着,李七夜事着叶小小穿过十二座宫殿之后,在这十二座宫殿之间,有着一个小小的空地。

    这样一个小小的空地,似乎没有什么起眼的,至少比起四周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来,眼前这样的一个小小空地,的确是让人忽略它的存在。

    在这样小小的空地上,有个浅浅的水池,这个水池将要干涸了,因为水池中的水勉强能淹过脚背而己,这样干涸的水池,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小的水洼。

    就在这小小的水洼旁边,有一株很小的枯树,这小小的枯树只能齐到李七夜的膝间,枯树也只有手指大小。

    这小小的枯树早就已经枯死,虽然枯枝上依然挂着树叶,但是,这株小小的树树绝对是死透了。

    看到眼前这小小的水洼,小小的枯树,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喃喃地说道:“无上之地,不愧是让我花费了无数的心血。”

    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叶小小立即明白,李七夜是冲着眼前这个地方来的。

    但是,叶小小不论是怎么样看,眼前这个地方都不值得一提,不论是浅浅的水洼,还是枯死的小小树苗,都是太普通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宝地。

    “这里有宝物吗?”不是叶小小不相信李七夜,而是眼前这个地方,实在是太不出奇了,太过于普通了,任何人来到这里,只怕都不会留意眼前这样的一个地方。

    “何止是宝物呀。”李七夜露出笑容,悠闲自在地说道。他此时的模样,就像是胜券在握一样,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宝物在哪里呀?”叶小小仔细观望了一番,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珍贵的东西,眼前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有些东西,不是凡胎肉眼能看得到的。这里面的玄妙,那怕是绝世天才,也是需要一个又一个时代才能琢磨透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事实上,这个地方他也曾经琢磨了很久很久,在漫长的岁月之中,他一直没有想明白,直到后来,他得到了古虚真文、天道始序之后,他才真正明悟了这里面的玄机。

    虽然,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李七夜知道,这样一个看起来平凡以不能再平凡的地方藏有着惊天之秘,这里面有着世间最为了不得的东西。

    但是,因为无从入手,李七夜搞不明白这里面真正的玄机,他只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极为珍贵而己。

    后来,他明悟之后,才让他知道其中的珍贵!眼前这样一个平凡的地方,也就是李七夜来天灵界的原因之一。

    当然,不论叶小小怎么样看都是无法看明白这里面的玄机,这并不是叶小小不够聪明,因为这里面的珍贵,就算是仙帝亲自驾临,也不可能看上几眼就能看得懂的。

    “你站到一边去看着。”李七夜吩咐叶小小说道。

    叶小小二话不说,站到一边,离眼前这个小水洼远远的。

    此时,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站在了水洼之中,水洼中的池水也刚好漫过李七夜的脚背而己。

    “嗡”的一声响起,在此时,李七夜打开了命宫,在这个时候,命宫四象都飞了出来,生命之树、生命洪炉、生命之柱、生命之泉,这命宫四象飞了出来之后,瞬间列布于这小小的水洼四周。

    生命之树好像是要在这里扎根一样;生命之泉好像是要把这个地方化作一个泉眼;生命洪炉似乎是要嵌入这个地方,它本身似乎好像是要化作一座火山;至于生命之柱,它直接插在那里,它就好像是要通天地一般。

    “开始的时候了。”李七夜目光跳动了一下,“轰”的一声,血气天冲而起,在瞬间,李七夜那恐怖的血气分为了四股,分别投入了生命之树、生命之柱、生命洪炉、生命之泉中。

    “哗啦、哗啦、哗啦……”一阵阵流水声音响起,随着李七夜的血气注入命宫四大象中,生命之泉汩汩地流出了泉水,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泉水把整个水池注得满满的。

    在这个时候,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在生命之泉中的那一滴水珠早就化开了,它已经成为了生命之泉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而此时,生命之泉把整个水池注满之后,生命之水中好像是有着细细如丝的水纹在波动一样,这就是命秘启源。

    如水纹一样的命秘启源似乎是润物无声,它与刚才水洼中那少得可怜的池水融为了一体。

    当命秘启源与它融为一体之后,这样的池水竟然悄然无声地钻入了地下,似乎池边的那株小小枯树在吸饮着池水一样,似乎,它已经是十分干渴了。

第1437章为新生命守护    道剑的道章扩张速度极快,它似乎要把整个世界都镇压,而且,道章的扩张是绝对的镇压,再强大的力量都难于抗拒!

    “沙、沙、沙”的声音响起,随着道章的镇压,本是从地上钻出来的一条条根须瞬间枯死,它们失去了强大的力量支撑,它们一下子粉碎,就像沙子一样散落在地上。

    “轰、轰、轰……”就在这一刻,整个世界开始摇晃起来,而且这样的摇晃越来越厉害,整个世界都要被颠倒一样,似乎世界末日要到来了。

    这样的摇晃似乎有强大无敌的力量要破土而出,欲撕裂道章对于这个世界的镇压。

    “哼——”李七夜冷冷一哼,血气狂涌而出,就在这瞬间,李七夜眉心打开,识海浮现,“轰”的一声巨响,识海中的一道道无敌的法则瞬间钉在了地下,要把大地钉穿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这个世间瞬间喷涌了无穷无尽的光芒,天空上的银环瞬间变得无比璀璨,无穷无尽的银色炽焰照亮了整个天空,照亮了整个世界!

    在这一刻,这个世界有着一股九天十地无敌的气息在弥漫着,这样的气息极为古老,似乎它是从亘古无比的时代就一直存在一样。

    “砰”的一声,李七夜取出了铜箱,铜箱一下子压在了道章之上,瞬间给了道章加码!

    接着,李七夜的黑火青灯也被摆在了道章之下,在这一刻,黑火跳跃着,似乎只要李七夜一催动,它就可以烧毁天地间的一切!

    “我不管你躲在哪里!我也不管将会不会轮回!”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既然,放弃了这个世界,就给我滚出去!既然,这个新生命由我把它带到这个世界上来,那么,从此之后,我就是它的无上监负人!谁都不得染指……”?“……从现在起,它的生命,由我负责,它未来的道路,由我说了算,由我掌接它的一切!如果想染指,那么,到时候,我就不止让这个道章永远镇压在这里!而且,我会刨地三尺!不管多么的强大,我都会钉杀!这就是我的话,我说得到,做得到!”

    李七夜霸道的话在整个天地间回荡着,李七夜这一席霸道的话是最强横的警告,最霸道的警告。

    李七夜既然决心留下了这个新生命,谁都无法带走它,谁敢带走它,就是与他誓不两立!他将会尽一切的手段、一切的力量,把这种敌人歼灭!

    只要李七夜下了决心,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九天十地之上的众神诸帝也好,万域之中的巨无霸也好,都不得不掂量一下,都不得不衡量一下。

    只要知道阴鸦这样的存在,不管是无上存在,不管是怎么样的巨头,都明白一旦他上了决心,他就会去完成它,神挡杀神,魔拦屠魔。

    幕后黑手,万古的屠夫,九界的守护者……这一个个霸道无匹的威名,那可不是被吹嘘出来的,而是用无数的枯骨堆彻出来的,是用无数的鲜血换来的!

    最终,在李七夜的警告之下,终于平静下来了,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都必须谨慎地面对李七夜的警告,只要知道阴鸦这样的存在,谁都不敢轻易言开战!

    “很好,今天起,我就是新生命的最高监负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叶小小呆呆地站在那里,此时此刻,她也被李七夜的霸道给震撼了,她是第一次看到李七夜如此霸道的一面,九天十地,唯我独尊,万古千载,唯我无上!

    霸道,无敌,俯视,镇压……在这个时候,叶小小只能用这些词语来形容刚才的李七夜了。

    “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青灯的黑火就像流水一样流了出来,它是沿着道章的每一条条道纹而流动的。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最后,黑火把道章烙印在了这个世界之中!

    此时,黑火回归到青灯之中,李七夜收回了青灯,接着“铮”的一声,本是钉在了地上的无敌法则重新回到了李七夜的识海之中。

    要知道,李七夜识海中的法则,那是仙帝的加持,明仁仙帝、鸿天女帝、千鲤仙帝、黑龙王……等等。这个个仙帝亲手加持的永恒法则,那是亘古不灭,它的可怕,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收回了铜箱,接着,一阵流动的声音响起,道剑所扩张的道章也流回了道剑之中,本是镇压在这个世界的道章消失了。

    虽然说道章没有再镇压在这个世界,但是,在黑火的烙印之下,道章在这个世界留下了永不可磨灭的痕迹,道章的烙印依然是留在了这里,依然是镇压在这里,就算它的威力比不上真正的道章,但是,依然可怕无比,而且是无法磨灭。

    道剑与青灯,本就是可怕无敌的东西,今天它却在这里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痕迹,这种威力可想而知。

    好不容易,叶小小回过神来,她对李七夜说道:“我们走吧。”

    “不,我们先把这个小生命安顿好,在这里给它安一个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在这里给它安家?”叶小小不由呆了一下,觉得不可思议,看着李七夜手中捧着的肉莲花蕾,说道:“我们,我们不把它带走?”

    “不,它在这里诞生,它必须在这里继续孕养,如果把它带到外面的世界去,未来它会变得先天不足。”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它必须这里继续孕养着,而且,直到它成长为止。”

    “这个地方,将会是它的起点,也将会是它的根源,未来,它将会在这个世界茁长。”李七夜看了看这个世界,最后缓缓地说道。

    “可是,它,它只是一个小生命呀,把它留在这里,万一有什么危险怎么办?”叶小小不由担心地说道。

    叶小小看着这肉莲花蕾,她都不由为之担心,万一这样的一个小生命一有危险,有什么能保护它?

    “放心吧,没有什么比这里安全多了。”李七夜说道:“这将会是它的家。”说完,李七夜开始动手起来。

    李七夜点地成泉,随手引来流水,眨眼之间,地涌金泉,流水潺潺,环绕着这个山谷。

    李七夜拿天移地,对这个地方作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他出手把整座山谷炼化,他不止是让这个山谷成为最适合新生命孕养生长的地方,而且他还要把这个地方炼化成固若金汤的堡垒。

    李七夜炼化这个地方之后,他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后手,这都是为新生命的到来而准备的。

    最终,李七夜召出了兵卫树、参祖它们。当兵卫树它们出来之后,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我明白了,这是一个源地,难怪神止洲磅礴无比的生机让人无法吸走。”参祖张望了一下四周,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看着兵卫树、参祖他们,缓缓地说道:“你们中留下两个来照顾新生命,以自愿为原则!当然,留下来的人,我是不会亏待他的。”

    听到李七夜的话,参祖它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兵卫树第一个站出来。

    “我天生就是守护,为守护而存在,那就由我来守护吧。”兵卫树站出来之后,郑重地说道。

    接着轮回天魂藤也站了出来,说道:“我也是到了极限了,想再突破,只怕是很难了,这个地方也自适合我养老。说不定,在这里我有机会作一个突破。”

    “很好,那你们就留下吧,未来总有一天,你们必会大放异彩,你们必会等来一个绝世无双的时代。”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

    最终,李七夜给轮回天魂藤和兵卫树留下了不少宝物,灭掉了那么多的门派传承,李七夜身上的宝物多得数不过来。

    一切都安顿好了,李七夜把肉莲花蕾放在了一朵如无上法则所衍化的莲花之中,当肉莲花蕾放入莲花之中后,莲花缓缓地合闭上了,接着,莲花缓缓地沉入了金泉之中,消失不见了。

    “我们走吧。”最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对叶小小他们说道。

    此时,参祖、仙伤芍药它们都是十分不舍,一一地跟兵卫树、轮回天魂藤它们两个话别。毕竟,它们自众仙遗失药园开始,就一直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别过,今天分别,只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了,说不定就此分别,从此再也无相见之日。

    “再见了,兄弟们。”就是兵卫树和轮回天魂藤都是十分的不舍,向参祖它们挥别,那怕它们是仙药这样的存在,在别离之时,都不由湿了眼睛,有些儿女情长。

    “保重,或者,我们有一天会相见的。”李七夜也与兵卫树、轮回天魂藤道别,说道:“真的到了那一天,你们必将是大放异彩。”

    兵卫树和轮回天魂藤跟随了李七夜这么久,终究是有感情,若不是为了守护新生命,李七夜也是舍不得把它们留下。

    最终,在不舍之中,参祖它们跳入了命宫。李七夜、叶小小与兵卫树它们挥别之后,终于踏上了征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