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酒席间,不死门主频频向李七夜敬酒,十分的恭敬,十分的客气。

    礼多人不怪,在今天,论身份,论地位, 不死门主不见得他有资格与李七夜共席,不过,不死门主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又是十分恭敬,这就是让人不介意的地方了。

    “门主若是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李七夜小小地啜了一口,淡淡地对不死门主说道。

    不死门主不由干笑了一声,搓了搓手掌,神态有些尴尬,最后,他干笑地说道:“也不怕李公子笑话,我若是说没有什么事,只怕就显得过于虚伪。不敢瞒公子,小的的确是有求于公子。”

    “说来听听。”李七夜也不见怪,只是随意地笑了笑。事实上,又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他的双眼呢。

    不死门主沉吟了一下,然后恭敬又不失谨慎地说道:“小的是想,是想,是想请教一下李公子,该怎么挽救我们不死门呢?”?说出了这句话,不死门主有着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为了这件事,他斟酌了好几天,心里面一直在琢磨着,睡都睡不着,但是,为了不死门,最后他还是豁出去了,决定试一试。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门主这话是问错人了吧,我只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己,这种事情,门主应该问门中的其他长老才对。”

    “小的知道此举唐突。”不死门主十分真诚地说道:“并非是小的奉承公子,事实公子在小的眼中,乃是伟才无双,有着天人之姿,公子乃是伟韬雄略之人,故此,小的不耻下问,向公子请教中兴之策。”

    “中兴之策?”李七夜含笑,摇了摇头,说道:“世间。智者无数,雄才辈出。我这个人虽然傲视万界,不过嘛,说实在话。对于宗门策略,我一向疏于去思量。世间智者甚多,门主若真的是想请教中兴之策,或者应该去寻找其他人。”

    “这只怕不止是智慧能解决的。”不死门主苦笑了一下,说道:“宗门的管教。策略的制定,或者可以向智者请教。但,我们不死门所遗失的东西,这不是智者能解决的,就算是智者再怎么卓见,只怕也是无力回天……”

    “……小的认为,李公子能为我不死门指一条明路。在此也没有外人,小的也明白,我不死门的辛秘,外人不能得知。李公子能得知,这说明李公子乃是上天赐于我们不死门的大恩之人。请李公子赐教,指点一条明路,我们不死门愿永世拥戴李公子。”

    说到这里,不死门主跪拜在地上,五体投地,虔诚无比,毫无疑问,不死门主是真诚向李七夜请教的。

    不死门主也一直想中兴不死门,但是。想中兴不死门,这谈何容易。事实上,不死门的历代掌门人,都想过中兴不死门。但,都是回天无力,根本就做不到。

    对于他们不死门来说,想中兴不死门,不止只是资源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死门失去了根源,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没有了与众不同的天地精气,他们不死门想中兴,那是痴人说梦。

    李七夜的到来,一口道破了他们不死门的秘而不宣的秘密,这让不死门主看到了希望,或者李七夜能知道中兴他们不死门的良策。

    正是因为如此,不死门主斟酌思量了好几次,最终决定向李七夜请教良策。

    看着五体投地跪拜在那里的不死门主,李七夜啜了一口美酒,淡淡地说道:“起来吧,或者,你们不死门还是有机会的。”

    “多谢公子的赐教。”不死门主听到这话,立即狂喜,郑重无比地向李七夜磕了九个响头,他是十分的真诚,没有丝毫的含糊。

    不死门主站起来之后,恭敬地坐在那里,聆听李七夜的金言玉语。

    “你们不死门想中兴,这也并非是无策。在这地下,不死仙帝为你们打下了无上的帝基,这也注定着你们不死门那怕是衰落了,也能源远流长,只要你们无上帝基还在,你们就难于绝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当年不死仙帝在这里可是下了大神通,把他把不死门的帝基炼在了地脉之上,甚至把与地脉炼为了一体,这里面花费了不死仙帝的无数心血,这也是不死仙帝作长远的打算,对于他而言,或者不死门将会迎来他的新生。

    也正是因为不死仙帝在帝基上花费了无数的心血,这也使得了后世的强敌想把不死门连根拔起,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问题是,我们没有以前的那种天地精气。”不死门主不由说道。

    “这种事情,不是能一挥而僦的。”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死仙帝曾经把整个传承烙印在了那里,你们后世坏了传承,很多东西要从头开始,并非是说,你现在想要与众不同的天地精气,现在就能拥有的。”

    “那该怎么去做?”不死门主不耻下问。

    李七夜说道:“基础这样的东西,需要一步一步夯实。你们想拥有当年的天地精气,你们必须是重新驳接整个地脉,在你们祖先的帝基之上,作一个全新的疏通和蕴养。”

    “这,这样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做的。”不死门主不由苦笑了一下,想重新驳接整个地脉,这是谈何容易。

    这是他们始祖当年留下的无敌手段,先不说他们还不够强大,就算他们足够强大了,当年他们始祖留下的玄妙,也不是他们这种晚辈所能参悟的。

    “这个,我倒还真的给你指一条明路。”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你去寻一匹骷髅马,一匹奔腾如飞的骷髅马,或者它能给你们不死门带来转机,真的是如此,你们不死门不止是中兴,而且还是腾飞九天,恢复当年的强盛,那也不在话下。”

    “真的?”听到这话,不死门主不由狂喜。说道:“这样的一匹骷髅马真的有着如此神奇的用处?”

    “算是吧。”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成不成功那就很难说了,这一切都看你们不死门的造化了。一切都看你们祖先不死仙帝的余荫能不能庇护你们了。”

    李七夜这一句话就像一盆冷水一样浇在了不死门主的头顶上,不死门主刚才还是十分的兴奋,一听到这样的话,不死门主都有些蔫了,不过。他心里面还是存有一点希望,至少,李七夜还是给他们指出了一条明路。

    “多谢公子指明道路,公子的大恩大德,我们不死门永世不忘。”不论如何,不死门主依然是心存希望,他回过神来之后,跪拜在地上,再一次拜了拜李七夜。

    看着虔诚的不死门主,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对他说道:“骷髅马能不能成功,这还很难说,不过,你们不死门还有一条道路可走。”

    “不知道何路?”听到这话,不死门主顾不上许多,立即跪着上前去,急切地问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有一个地方,值得你去冒险。在骨海之外,有一座白骨岛。你去了白骨岛,就说要去见他们的岛主。”

    “白骨岛?白骨岛的岛主?”不死门主不由喃喃地说道。关于白骨岛,他倒是听说过一些,但是。关于白骨岛主,他则是一无所知。

    “没错,你就找到那个叫侏老头的人,说要见他们的岛主。”李七夜笑了笑,指点不死门主,说道:“至于能不能见到他们的岛主。至于他们的岛主愿不愿意帮你,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白骨岛主真的能解决我们不死门主的问题吗?”不死门主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能。”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说,世间谁最适合让你们起死回生,一个就是你们的始祖不死仙帝,另一个则是白骨岛主。”

    白骨岛主和不死仙帝同出一源,他们两个人曾经是患难相处,如果说,世间曾经有谁最了解不死仙帝,那非白骨岛主莫属了。

    “不过,你可是要心理准备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或者能得到白骨岛主的青睐,给你们不死门带来中兴,甚至是重返当年的强盛。但,你也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若是白骨岛主不喜欢你,说不定他一只手把你捏死。”

    “到那时候,你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在去之前,你自己最好有赴死的心理准备,不然你死得不甘心,就怪我没提醒你。”李七夜喝了一口美酒,淡淡地笑着说道。

    “个人生死,何以足惜,只要能给不死门带来希望,能让不死门中兴,那怕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不死门主对李七夜磕了磕头,恭敬地说道:“多谢公子指点迷津,小的感激涕零。”

    李七夜只是含笑点了点头,受了不死门主的大礼,淡淡地说道:“去吧。”

    不死门主恭敬地再次拜了拜,默默地退下了,不敢再来打扰李七夜。

    “天灵界,多难之地呀,但,又有多少人热爱着这片土地呢,又有多少人舍不得离开,舍不得放弃,不论是多么的凶险。”不死门主退下之后,李七夜不无感慨地说道。

    推荐一本朋友的新书,书名《真武世界》,书号:3621897

    卷入了三十三天所有巅峰强者的一场浩劫,人皇与他的对手最终一战,打碎了深渊世界,曾经封镇深渊魔王的神器,一张神秘的紫色卡片,却消失在时空漩涡中,横穿无尽的时空。

    辽阔的蛮荒,武道文明还处于初始阶段,正在缓慢发展,很多蛮荒的绝世雄主,依旧在艰难的摸索着武道之路。

    一个名叫易云的少年,拿着这张不知哪里来的紫色卡片,踏上征程。

    这是一个瑰丽而又充满未知的真武世界,这是一个平凡少年成就绝世强者的传奇。

    大神出品,必是精品!(~^~)

第一百四十三章 神陨    紧接着,邪弥呼将手一举,便见到了一道光芒在他的手中慢慢的成型,然后,出现了一张古朴,简单的大弓!这大弓自动浮现在空中,就仿佛是嶙峋的岩石,枯萎的枝叶,看起来并不工整精美,却有一种萧瑟肃杀的魅力。

    这一张大弓出来,仿佛在极远的地方,都传来了一连串的悲戚声,

    幽幽的,深深的,若千年女妖在忍悲呜咽,若万年的幽魂在竭力的控诉!

    然后,邪弥呼在这一把看似简陋,其实有着一种无法形容威严的大弓上一拨!

    弓弦立即就颤响了一声。

    这声音有着雷霆一般的威严,却是还掺杂了难以形容的邪意,虽然出现在人间,却有着亡灵的狂乱,这便是邪弥呼为自己量身打造,结合了阴阳之力的神器:冥霆!

    这一张弓弦一发响,林封谨身边飘飞的朵朵莲花花瓣,居然就枯萎了一层下来,看起来就仿佛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他身上抹过似的,所枯萎飘落的花瓣可以说是尽数化为了灰烬!

    只是这弓弦一拨,看起来便是足足摧垮了林封谨足足三成的护身神通,而林封谨的护身神通一旦不要说是被破掉,哪怕是削弱到了一定的境界,周围那恶劣无比的环境也能要了他的命。

    可是林封谨这一次现身出来,也绝对不是要和邪弥呼叙旧或者打持久战,也不是要展示自己的防御力有多强的,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速战速决!!

    就在邪弥呼枯槁的大手再次拨动向了冥霆的弓弦的时候,林封谨的双眼之中也是闪耀过了一丝尖锐的光芒,他身前的奈非天,已经是在其意念的催动下,遽然直射了而出!!

    这时候的奈非天不过巴掌大小,除了表面上闪耀出来了一丝涟漪也似的清光之外,也似乎就看不出来什么特殊的地方了,只是,奈非天飚射出去的时候,居然可以见到其前端的锋芒所指之处,就连空气,海水等等这样毫无生命,感知的东西,都在自然的畏惧,退缩着

    这是什么情况?这分明是奈非天自身上蕴藏的杀机,完全就已经浓郁接近到了天地威严和意志的地步啊,才会令得整个世界都在畏缩,退避!!!等到奈非天射出去了十来丈以后,完全就已经看不到了本体,形成了一颗被拉长了的光球,准确的来说,就仿佛是茫茫天穹上的一颗彗星,对准了前方的邪弥呼呼啸直冲而去。

    这一击带给人的感觉和压迫力,那就是山崩,海啸,火山喷发,其中根本就不像是一刀砍过来,一枪捅过来那样包藏杀机,然而这其中隐藏的力量,却是足以令人粉身碎骨,在一瞬间就死无全尸。

    面对这样的一击,邪弥呼也是长啸了一声,在瞬间动容,拨向弓弦的手遽然加力,可以见到他的身上冒出来了一缕一缕的黑色烟雾,附带在了冥霆上,然后在瞬间将这一把巨弓拉成了满月的状态。

    冥霆这把恐怖的大弓,弓弦乃是用十四个国君的头发,皮肤,筋脉搅出来的,因此只是拨动弓弦的声音,就仿佛若冥界的雷霆那样,摄魂夺魄,甚至会直接将一个人的魂魄粉碎。

    然而一提到弓,总会令人想到箭。

    可是至始至终,就连东海邪神众,也从未见到过邪弥呼使用过冥霆这把妖异无比的强大巨弓,射出哪怕是半根箭矢,甚至有人在心中暗自嘀咕,或许冥霆这玩意儿根本就没有一根能配得上它的箭矢吧。

    不过,这时候邪弥呼忽然举起了左手,然后按向了冥霆这把巨弓,这把弓本来是不需要有人握持的,邪弥呼是以右手握住了弓弦,左手直接这么按向弓身以后,居然化成了一缕一缕的黑色烟雾,对准了整条弓臂上缠绕了过去。看起来这一把妖弓,居然是在吞噬邪弥呼的左臂!

    等到了邪弥呼的左臂彻底的被这一把噬主的妖弓吞噬了之后,这一把巨弓上面,已经燃烧起来了熊熊的黑色火焰,甚至可以感觉到,这一处小天地当中的整个空间的力量,都在迅速的朝着巨弓上面聚集着,然后这长弓赫然振翅高飞,化成了一只巨大的黑色凤凰,其嘴爪上闪耀着妖异的金属光芒,朝着前方直扑而下。

    原来,冥霆这一把妖弓,不是没有箭,而是弓本身就是箭!

    或者这么说吧,这一件神器,乃是弓箭一体,要露出箭的形态,就必须先反噬主人取得足够的精血再说,这才能露出黑色凤凰翱翔,焚魂炼魄的本来面目!

    巨大的黑色凤凰展翅翱翔,直冲而至,迎面而来的则是化成了一团灿烂彗星的奈非天,二者在这一瞬间的锋芒可以说都是被催发到了极致,轰然对撞!!!

    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都是被放缓了,这样的直面碰撞衍生出来的雏形,令人甚至无由的想到了位面的塌陷,世界的毁灭,可以清晰的见到,两把强大的武器表面笼罩的光芒被一层一层的兑掉,湮灭最后,邪弥呼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吼!!

    因为胜负已经是在瞬间分了出来,这两大武器在激烈的对抗当中,到了最后,还是褪去了光影的华丽,直接将附加在上面的无上威能,变成了最原始的武器与武器之间的比拼!!

    这实际上可以说奈非天的优势便是在瞬间体现了出来,冥霆这一把妖弓在空中划出来了一道抛物线,然后飞射了出去,在弓臂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上面甚至都流淌了鲜血出来,仿佛熔岩那样的飞洒而出,空中甚至充满了女人嘤嘤的哭声。

    奈非天则依然是光亮若斯,悬停在了空中,嗡嗡嗡的响着,有一种骄傲和欣喜的感觉从这声音当中传递了出来。

    林封谨看向了不远处悬浮在了空中的庞大邪弥呼,淡淡的道:

    “我来到这鬼地方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杀你的,所以若是你现在马上走的话,那么还有机会能活下去。”

    邪弥呼的双眼陡然仿佛若灯笼似的亮了起来,根本就不多和林封谨说什么,他猛然一指冥霆,立即就听到了这一把神器上,传来了噼里啪啦似爆豆子一般的炸响声,紧接着就见到冥霆上面被镌刻下来的一个个诡异的符文开始被点燃,弓身上,居然出现了大量龟裂的纹理,开始解体破碎!!

    一看到了邪弥呼的这个动作,林封谨的表情也是难得的严肃了起来。

    而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冥霆化成了无数的黑色烟雾,然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女人头颅的形象,完全是皮包骨头的形象,仿佛骷髅一般,双眼当中全部都是眼白,一头乱发仿佛像是蛇也似的扭曲着,这头颅看起来至少也是有着一两层楼高,便是猛然带着黑色的浓烟飞出,张开了森森白牙,一口就将奈非天吞了下去。

    紧接着,只有一只手臂的邪弥呼已经是扬起了手臂,对准林封谨当头猛恶无比的砸了下来,二人之间的体积本来就是相差悬殊,此时一动手,立即就看起来都有着压倒性的威势一般!!

    “原来,这就是你的底牌?”林封谨心中顿时恍然大悟。

    之前的冥霆与奈非天之战,其实早就在邪弥呼的规划当中了,如果冥霆胜出,那么不消说,他的目的便已经达到,可以吞掉林封谨大幅度增强自身的实力。

    同时,邪弥呼也是考虑到了输掉以后的情况,从冥霆之前被激活后情况来看,这显然不是一把普通的神器,而是一把邪恶无比的魔神器,甚至邪弥呼都没有办法是将其完全控制,为什么这么说,便是因为要动用冥霆的最强状态的话,甚至连邪弥呼这个主人都要付出一只手臂的代价。

    很显然,这样的一把不可完全控制邪兵,其价值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大,所以,当冥霆败给了奈非天之后,邪弥呼便是乘着这把自己亲手炼制的魔神器陷入低谷的时候,很干脆的将其直接牺牲掉了——这也非常符合邪弥呼的价值观,一切都以实际情况为主,没有用的东西就压榨干净一切剩余价值然后舍弃掉,冷酷无比的将所有的东西都直接价值最大化。

    冥霆被毁灭牺牲的时候,衍生出来的巨大威能使其器魂被具现化了出来,进而将奈非天暂时困住,这种毁灭衍生出来的力量是极其庞大的,因此只要在这个时间点当中邪弥呼能够成功击杀林封谨,那么他依然能够翻盘,因为这一场战斗最终的胜负结果,并不是在法器的强大与否,而是在双方操控者的生死上!

    操控者都死掉了,法器再强大,也是无主之物,只要杀了林封谨,邪弥呼认为自己还能炼化掉奈非天,那么这一战他依然是稳稳当当的赢家。

    当邪弥呼出手的时候,林封谨更是闷哼了一声,他胸口陡的血肉飞溅,可以清楚的见到,有三条丝线一般的光影高高扬起,扭曲蠕动,仿佛是两条嗜血的长蛇那样瞬间爆发,这三道光影的另外一段,则是连接在邪弥呼的身体上。

    这样沉积已久忽然爆发出来的杀手锏不是别的,正是邪弥呼炼制出来的恶毒魔器,三千烦恼丝!并且他为什么对击杀林封谨具有如此信心,便是因为这三千烦恼丝所用的材质不是别的,正是在这无底海渊当中寻找到的材料,来自于千万年之前,被分尸沉入大漩涡当中的魔王,妖王的毛发!!

    邪弥呼炼制这三千烦恼丝的时候,乃是足足献祭了万人,失败了六次,这才炼制出来了五根,这五根当中消耗掉的两根就用在了东海邪神众当中,敢于反抗他的人的身上,威力可以说是奇强,兼具了精神攻击和肉体攻击两大方面,中招的人无不是哀嚎了三天三夜才死去!

    在邪弥呼看来,林封谨也就是依靠着那一件估计是佛门遗留下来奇宝横行,这一件奇宝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可以说是威力大得惊人,只怕传说当中的几件神物也是不过如此,而林封谨自身的实力也就不过尔尔,所以他就精心设计了这么一个圈套,让林封谨与这一件奇宝暂时分开,那么自然就可以针对对方的弱点釜底抽薪。

    邪弥呼这全力一砸,带出了风云雷动之声,已经是完全不留余地,同时更是全力催发三千烦恼丝的威力,尽可能的破坏对方的身体,控制对方的血脉和意志,这双管齐下的攻击可以说集合了天时,地利,人和这三大因素,竭尽全力,毫无保留!!

    “你以为我离开了奈非天,就是一个软柿子?”

    在这样凶险的状况下,林封谨仰天长啸,他的身后,一头赤目巨蛇的形象赫然徐徐浮现,凶横狰狞,疯狂桀骜。

    林封谨本来就是妖星命格,具有烛九阴的血脉,尤其是此时烛九阴已经认可林封谨为它的继承人,将一切都传承了过去的时候,这一头赤目巨蛇更是鲜活灵动,其眼睛当中,越发闪耀着兴奋而残忍的光芒!

    林封谨胸口的三千烦恼丝上,生出来了点点的光芒,可以见到有着沙漏一般的幻象笼罩在了上面,然后这恶毒无比的魔器便是迅速的烟消云散,在时之力的侵蚀面前,魔器被直接回溯还原到了一千年之前的模样,自然就化为乌有。

    同时,邪弥呼这仿佛泰山压顶的一击,首先就受到了水娥的干扰,只见林封谨的头顶,立即就形成了一层又一层晶莹剔透的冰层,邪弥呼黑袍裹住的右手携着开天辟地之势狠狠的砸了下来,立即就是“咔嚓咔嚓”一连串冰尘飞溅,冰片四射的清脆破裂声,看起来根本就是势如破竹。

    然而水娥擅长的是水系神通,当然明白水性致柔,重在牵制的道理,因此根本也就没打算以自己的力量拦截下来邪弥呼的这一击,只是要将其这一击的锋芒挫掉,消解,延缓掉其最初的气势,便已经是足够。

    也只有邪弥呼知道,他看似这一击势如破竹,实际上则是仿佛一拳打进了暗流涌动的水中,里面不停搅动着的水流可以说是令他十分难受,丝丝缕缕的分流走了他大量的力量。

    接下来在邪弥呼的这一击之下,层层叠叠的巨石出现了,自然是三生石出来护主。

    邪弥呼这一击有移山填海之威,巨大的石块在他的面前,可以说是纷纷化为了齑粉,一个个轰然爆碎,但这样的拦截,至少也是消弭掉了邪弥呼的两层力道。

    接下来,林封谨的身后,闪耀出来了一头看起来形貌十分特殊的神兽,拥有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正是谛听,它一现身之后,邪弥呼的拳头上面,便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耳状图案,一闪而逝。

    这正是谛听定位的邪弥呼的弱点之处!

    紧接着,林封谨的身形便彻底消失在了半空当中,取而代之的是赤身独眼的巨蛇,凶横无比的翻过来腾身而起,一点烛光也似的火焰从之前谛听定位的那弱点处燃烧了起来。

    林封谨化身成的巨蛇张开了巨口,从中有点点璀璨晶莹的光芒飞射了出来,仔细看去的话,每一点晶莹的光芒都会发出诡异的“滴答”的声音,每一点晶莹的光芒当中,都隐隐的能看到似乎有着钟表的轮廓在旋转。

    紧接着,这些光芒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根苍茫,古朴,浑然,仿佛从久远的时光河流当中捞出来尖锐武器,似长矛,似匕首,似投枪,似时钟上面的秒针,这就是烛九阴当年横行人间界几千年,凶名昭著,甚至连天劫也是对他无可奈何,始终功亏一篑的武器!

    时间之矛!!

    而当年,这时之矛更是有大量的别称,弑神之矛,枯萎号角,绝望之力

    这一把强大无比的时之矛,便是对准了邪弥呼的那弱点直射而去,速度可以说是不快不慢,不疾不徐,然而邪弥呼在这一刻疯狂的施展出来了七种神通,三件法宝,依然根本就摆脱抵御不了这时之矛飞射而来,洞穿其胸口而过的结局!

    这就是时间之矛最为可怕的地方!!——

    一个人有办法可以让自己身上的时间停滞,不再流逝吗?当然没有!既然是这样,那么继承了这一特性的时之矛同样也就无法阻拦,或者说,唯一的阻拦方法,那就是在这神通凝聚成型之前就令其消散。

    一旦出手,绝不落空!!

    邪弥呼先是被谛听以天生的神通找寻到了最弱之处,然后这一点还被冷酷无比的时间之矛直接洞穿,在瞬间就发出来了一声咆哮,这咆哮声充满了不甘,难以置信,愤怒,惊异,绝望等等情绪,覆盖在他脸上那个锈迹斑斑的狰狞青铜面具轰然炸裂!!

    接下来整个邪弥呼的身体便开始崩溃,消散,湮灭,化成了大量白色的泡沫,在水中徐徐消散。

    等到泡沫消散干净了以后,林封谨的本体也是重新出现在了海水的中央,他单手伸出,却是高高举起着一个又黑又瘦的怪物,这怪物大概的模样像是个畸形侏儒,却已经满脸都是十分深刻的皱纹了,并且奇特的是下半身乃是鱼的尾巴,脸上有鳃,身上有鳞片,外表凶相毕露,背部佝偻得十分厉害,枯槁的双手上有着尖锐的指甲,双眼的眼窝深陷,没有眼珠,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这侏儒的脖子被林封谨掐住,看起来都已经是喘息不过来了,脖子上的青筋一根根冒出来,然而他双手和尾巴疯狂踢打,也完全碰不到林封谨的身体,就像是一只被拔干净了毛的鸡一样,疯狂的挣扎着。

    这就是邪弥呼的本体,也是他隐藏起来的最大秘密!

    那就是他并不像是其余的东海邪神一样,本体原型乃是一堆粘稠的混合物,而邪弥呼的本体,竟然是有生命的,因此他在一开始就占据了巨大的优势,当别人还在苦苦凝聚自己身躯的时候,邪弥呼却已经开始凝聚自己的神力了。

    那么为什么邪弥呼会与众不同拥有自己的身体呢?原因就是他的运气比其余的东海邪神要好很多,当年还是人族和妖族大战的时候,妖族当中的水妖中,有人鱼的存在,这种人鱼和西方的不同,就是实际上的儒艮成精。

    人族当中的风伯雨师打破水妖于东海,有一头雌性儒艮妖被重伤,便是施展出神通法术将自己冰冻了起来,希望族人将自己带走拯救,没料到带走她的族人也是中途死掉,于是这雌性儒艮妖就在冰块当中随着海流飘荡,来到了大漩涡这里。

    当然,这样的一具里面隐藏着肥美可口食物的冰块居然能远渡重洋,来到大漩涡当中,这看起来似乎是小概率事件,实际上则是因为这雌性儒艮妖乃是拥有天妖青龙血脉,散发出来的威严驱逐走了心怀不轨的猎食生物而已。

    至于为什么会飘到大漩涡这里,则只能用小概率事件来形容了。

    当这冰块被卷到了大漩涡这无底海渊之下的时候,几千年前被杀死以后镇压在这里的一缕妖魂生出了感应,这一缕妖魂便是八千年之前的一头孽龙,擅长的便是黑暗恶毒的死亡鬼道之术,之前就提过物极必反,正是因为这头孽龙妖擅长死亡鬼道之术,所以他反而能将自己的一缕生机保存下来,注入在了自己的精元当中。

    现代科学证明,只要在极低的温度下,哪怕是普通人的精子的活力甚至都可以保存几百年,上千年,因此这头孽龙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依然能够让自己的精元留有一丝活力并不是太离谱的事情。

    接下来因为雌性儒艮妖体内也有着天妖青龙的血脉,与这头孽龙遗留下来的残余意志产生了共鸣,这头孽龙便是耗费了最后的力量,将自己的精元注入到了这雌性儒艮妖的体内,邪弥呼的本体便是由此而诞生,也正是因为如此诡异离奇的身世,所以邪弥呼的本体才是如此的诡异邪恶,数千年来,从未在外人面前显露过自己的本尊。

    林封谨此时便是用怜悯而藐视的目光看着邪弥呼,淡淡的道:

    “原来东海诸国八百万神灵之王,竟然是你这么一个丑东西!偏偏还是如此的不识时务,顽固愚蠢!”

    听到了林封谨的话,邪弥呼一下子就停止了挣扎,尽管它没有眼珠,却是竭力的用一双黑洞洞的眼眶看向了林封谨,然后,用一种金属摩擦,甚至可以感觉到铁锈簌簌掉落的嘶哑声音,一字一句的对林封谨道:

    “我讨厌失败,所以失败了的东西的下场,那就注定应该毁灭!”

    邪弥呼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偏执狂,他对林封谨说的话都是真的,并且用非常典型的手段这么干——

    东海诸国的臣民在他的眼里是失败者,所以这几百年来至少被他以献祭的名义毁灭了不计其数的生命。

    祸明神在他眼里面是失败者,最后的下场是被邪弥呼杀死以后,脑袋被邪弥呼吞噬,身躯被献祭召唤出来了返魂海星魔。

    冥霆这把神器在与奈非天的对抗当中失败了,最后的下场就是被邪弥呼激发了上面的自毁祷文,然后自我毁灭,器魂具现化来拖住奈非天

    听到了邪弥呼的这句话,联想到了他这个人的行为,林封谨的心中顿时也是涌出来了一股非常不祥的预感,立即针锋相对的讥刺道:

    “是吗?现在你也是失败者了,那么你是不是该死呢?”

    面对林封谨的犀利甚至可以说是刻薄的话,邪弥呼的嘴角反而露出来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答非所问的道: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有一件事很不明白,那就是这里按理说是黑暗当中的净土,为什么会诞生出来我们这群以残忍,杀戮,献祭的邪灵?”

    林封谨之前确实有说过这句话,他正要说话,这时候,邪弥呼身上忽然焚烧出来了一股诡异的蓝色火焰,这股蓝色火焰给林封谨以极度危险的感觉,他立即松手,急退,邪弥呼仰天狂笑道:

    “所有的失败者,都应该死!我失败了的话,那么也是废物,也必须要被淘汰!”

    接着,他在蓝色的火焰当中再次用黑洞洞的眼眶望着林封谨,嘴角的笑容更加诡异:

    “很快的,你就知道之前那个问题的答案了,哈哈哈哈哈哈!”

    林封谨这时候已经厉喝道:

    “水娥,阻止他,熄灭他身上的这火焰!!”

    水娥立即传来了回馈:

    “主人,我做不到,因为水虽然能克火,但是他身上的这根本就不是火焰啊,应该是从另外的位面传递过来的强大意志具现化的产物!简单的来说,邪弥呼看起来早就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他正在献祭毁灭自己接受祭品的,乃是阿修罗界当中的顶级强大存在!”

    林封谨的脸色顿时变了,他当然知道,像是邪弥呼这样活了几千年,积累了几千年的怪物,身上凝聚了大量的业力,一旦用来献祭的话,那么得到的回报也是极其可怕的。

    更不难猜想得出来,邪弥呼疯狂的献祭自己时候所祈求的愿望,一定是和怎么让林封谨很不痛快有关的。

    这时候,空中已经出现了一种无比诡异的声音

    ***

    给大家说一下,很抱歉这么久才更新,不过已经是最后的收尾阶段,所以我写得尽量要完美一些。

    若没有意外的话,下一次更新就是结尾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和理解。

    最后,本章里面的冥霆变身状态可以在我的公众号:卷土里面查看图片,里面还有很多好东西哦!

    直接添加公众号,卷土,就可以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