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他们就在鹤嘴峰住了下来,住下来之后,李七夜吩咐司马玉剑留在这里修练。

    “我们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当住下来之后,叶小小对李七夜说道。

    “因为我们要找的地方就在这里,入口就在这里。”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真的?”听到李七夜的话,叶小小不由为之精神一振,十分兴奋地说道:“在哪里?我们现在就进去。”说着张望起来,想找到入口。

    叶小小十分想进入神树岭的另外一个世界看一看,她也从来不知道神树岭还有另外的一个世界。

    “你能肉眼都能找到,那就轮不到你了,早就有很多人想进去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想进去,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若是搁在以前,我也需要花费大量心血,需要大量的功夫才能进去。虽然现在不一样了,也不是一二天就能进去的。”

    在以前,李七夜也是进去过,不过,想进那个地方,没有那么容易,就算是在以前他掌执九界,拥有着大量的资源,想进去,也是需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

    到现在,对于李七夜来说,想进去是容易了不少,但是,他依然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作准备。

    “好吧,那我们就等一等吧。”叶小小有点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都坐享其成了,还想怎么样。”李七夜捏了一下她的粉脸,笑着摇头说道。

    第二天,李七夜开始动手了,他在鹤嘴峰挖下了一个又一个深坑,看起来是要种什么一样。

    “自大王,你这是种什么?”叶小小早早起来,看到李七夜在忙碌,就不由好奇地说道。

    李七夜挖着坑,笑着说道:“种美女呀,这是种美女的好季节,今天种下一个个美女,明天会收获一树树的美女。”

    “呸,死变态!”叶小小不屑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继续挖坑。不过,李七夜当然不是种美女了,他是在每一个坑都种下奇异无比的符文,而且,每个坑都经过李七夜的道法祭炼。

    叶小小在旁边看了很久,但,依然看不出什么来,出身黄金屿的她小小年纪就学识广博,从李七夜这些坑看来,她只能是看得出一些端倪而己,似乎这些坑像是形成一个大阵,具体是什么大阵,她无法看出其中的玄机。

    最后,叶小小看得百无聊赖,就打了一个哈欠地说道:“好了,你继续挖吧,我去不死门其他地方看看。”说完就跑了。

    接下来的日子,李七夜每天都在挖坑填坑,而且这件事他亲力亲为,不借假他人之手,十分的认真。

    事实上,就算有人想帮李七夜,那也帮不上忙。别看李七夜只是挖坑填坑,这里面可是大有玄机,这涉及了整个神树岭的大势。

    李七夜所挖的坑,每一个位置都是十分讲究的,不能有丝毫的差距。

    想进入神树岭的内世界,这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就算是仙帝、树祖、海神想进去都不一定能进去!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太多了。

    叶小小则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李七夜在忙碌的时候,她就是在不死门四周到处乱逛,她也想寻找宝物,她也想看一看自己能不能在不死门挖到惊天的宝物。

    比起好玩的叶小小来,司马玉剑就十分努力勤奋了,她在李七夜的指点之下,日夜不停地苦修,她对于修练不止是一丝不苟,而且对自己极为严格,甚至可以说得上刻苛。

    司马玉剑的天赋极高,虽然她是比不上她师弟速道天神,但是,比起很多天才来,她的天赋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尽管自己的天赋极高,但是,司马玉剑从来没有丝毫的松懈和怠慢,修练起来只怕是比任何人都要勤奋。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造就了司马玉剑今天的成就。

    李七夜在鹤嘴峰忙着指司马玉剑、指点司马玉剑的时候,神止洲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虽然说,一直以来都有修士来神止洲,因为神止洲盛产灵药丹草,很多修士、药师都来神止洲来采药。

    不过,最近神止洲变得有些不一样,有不少修士乃至是强大的传承莫明其妙地出现在神止洲。

    来神止洲的修士不少,最威慑人心当是要数梦镇天的到来!

    “梦镇天驾临神止洲,拜访古灵渊。”当梦镇天来到神止洲之后,消息传得很快,甚至天灵界其他的地方很多人都在最短的时间听到这样的消息。

    梦镇天亲自拜访古灵渊,这让很多人为之意外,大家都搞不明白梦镇天为什么要去拜访古灵渊,如果说,梦镇天想壮大自己,也应该去拉笼古纯四脉这一类的传承。

    古灵渊虽然是强大,但,也只能在神止洲横着走而己。

    “古灵渊的暗黑古王子出世亲迎,与梦镇天谈法论道。”当很多人在奇怪为什么梦镇天去古灵渊的时候,天灵界传出了这样的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是有人有意传出去的,所以消息传得很快,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传遍了天灵界。

    “暗黑古王子出世?”听到这样的消息,连老祖级别的人物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世间无常,岁月冉荏,多少漫长的岁月,暗黑古王子都沉睡不出,为什么这一世突然出世了。”

    “梦镇天好大的情面,竟然请动了暗黑古王子。”有大人物一下子明白了这里面的玄机,不由吃惊地说道。

    “终究是一家人呀,暗黑古子子出世这也不足为奇了。”知道神梦天历史的人认真地说道。

    古灵渊虽然一直号称自己是拥有着魅灵最古老的血统,但是,很多魅灵传承都不承认,原因很简单,很多魅灵传承都不是出自于古灵渊。

    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神梦天,传说神梦天的始祖,也就是神梦天本人,他就是出身于古灵渊,神梦天登临巅峰之后,脱离了古灵渊,自立门户,这就有了后来的神梦天。

    “暗黑古王子呀,很古老的存在了,传言说,他身上流淌着极为纯粹的始血。”有老祖知道黑暗古王子的来历,有些心惊肉跳地说道。

    现在有不少大人物明白,暗黑古王子出世,这已经不足为奇了。毕竟神梦天与古灵渊是一家人,今天梦镇天有野心成为仙帝了,暗黑古王子出世,只怕也是为了助他一臂之力。

    很多强者都明白,在以前,梦镇天并未求助于古灵渊,今天却亲自拜访古灵渊,暗黑古子也出世了,这就意味碰上,梦镇天把李七夜当作了最强大的劲敌。

    “李七夜未免太强大太逆天了吧,梦镇天这种能与仙帝称兄道弟的人都要援兵!”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

    梦镇天的到来,这只是神止洲热闹的刚刚开始,接着,有消息传出来,海螺号也来到了神止洲,海螺号的遮海天子亲自带着诸老去拜访古灵渊。

    “海螺号也要与梦镇天联手了吗?”有人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由说道。

    “也不一定。”另有他人猜测地说道:“任何去神止洲的人,都会去拜访古灵渊,只有古灵渊相助,在神止洲才不会受到压制。”

    随着梦镇天、海螺号出现在神止洲之后,神止洲变得更热闹了,不少传承门派都纷纷去了神止洲。

    甚至有消息传说,李七夜也在神止洲,这一时之间,让神止洲变得更加热闹了,有点风雨欲来的感觉。

    李七夜在鹤嘴峰连住了好几天,白天他在挖坑,晚上则是指点司马玉剑的修练,司马玉剑也的确是没有让李七夜失望,她不止修练快,而且领悟也极快,触类旁通,只要李七夜稍加指点,她就能明悟。

    对于司马玉剑的情况,李七夜也很满意,他也的确是没错看人,司马玉剑的确是一条好苗子,她的确是很适合修练杀神道。

    在修练同时,司马玉剑也十分的震惊,因为李七夜对于杀神道的领悟,竟然远在了她师尊之上,甚至一些秘术连她师尊都不会,李七夜竟然会,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若不是他们师门没有李七夜这一号人物,她都不由怀疑李七夜是不是他们师门的某一位绝世无敌的老祖。

    司马玉剑当然不知道,杀神道是李七夜创的,还有谁能比他更能了解杀神道呢?

    李七夜读过了司马玉剑的识海之后,就完全把“杀神道”的记忆找回来了。有了“杀神道”的记忆,对于指点司马玉剑这样的事情,那只不过是区区小事而己。

    当年李七夜连杀神夜团都能创建,更何况区区是指点司马玉剑的修行。

    这一天,李七夜刚刚挖完了坑,不死门主就来拜房了,而且,不死门主还带来了好酒好菜。

    “李公子来我不死门,小的未尽地主之谊,实在是抱歉。”不死门主亲手为李七夜满上美酒,赔罪地说道:“今日略备浊酒粗粮,以尽点心意。”

    对于不死门主的热情,李七夜也只是笑了笑,一饮而尽,没有多说什么。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追击    虽然寒泉狱主看起来已经是遭受了重创,毫无再战之力了,可是大量的金刚卫依然乘坐着战船,前仆后继的追杀向了返魂海星魔,此时的返魂海星魔虽然还有还手之力,可是遭受到了寒泉狱主的偷袭之后,也是真真切切的遭受到了重创啊这样的人海战术,便是摆明的要活生生的将它拖死,耗死的明计!!

    此时林封谨自然是对奈非天当中的一切了如指掌,他看到了这里以后,便知道大局已定,将关注力从返魂海星魔处挪开,与白起建立了精神连接道:

    “寒泉狱主现在怎么样?”

    白起冷酷的道:

    “很不妙,估计要进入涅槃池了。”

    林封谨沉吟道:

    “虽说寒泉狱主身在奈非天当中,能够涅槃轮回重生,但是这一战当中它也吸收到了足够的返魂海星魔的血肉精华,若是能挺过来,不进入涅槃池的话,彻底恢复以后,就能获得了返魂海星魔的一种特殊能力了,你有没有办法让它挺过来?”

    白起淡淡的道:

    “我试试。”

    此时地藏忽然也与林封谨建立了精神连接道:

    “这头返魂海星魔的魂魄不要炼化了,它能够操控劫晶的秘密,就蕴藏在了魂魄当中,掌握了这个秘密的话,那么就相当于也能达成操控劫晶的能力了,奈非天又可以多出一项攻击手段来。”

    林封谨捂住了胸口,轻微的咳嗽了两声,将体内的“三千烦恼丝”的暗伤压制了下去,然后点点头道:

    “好的,我知道了。”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金刚卫已经是在白起的调度下远远聚集在了一起,由大概四五艘艨艟,斗舰远远的缀着返魂海星魔,不停的加以袭扰,一旦其停下来,便是动用弓箭,火油罐来攻击,同时以精锐近身袭扰,根本就不给对方以喘息的机会。

    这样的经典战术源出于狼群捕猎,深得敌进我退,敌疲我扰的精髓,根本不与之正面交锋。

    面前的这恐怖巨兽受到了寒泉狱主的攻击后,可以清楚的见到,胸腹中央赫然出现了一个至少半米半径的巨大伤口,甚至隐隐能见到里面惨白色的骨骼,伤口被泥水冲洗得发白,伤势却是依然在不断溃烂,从里面不时冒出一股脓血之类的东西,还有残破的内脏从里面漏出来。

    金刚卫几乎所有的攻击都是朝着这个位置去的,可以说是十分恶毒,尽管返魂海星魔全力遮挡,但受创面积毕竟过大,也会不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号叫。同时,在面对这数量庞大无比的敌人的袭击,返魂海星魔的普通攻击手段显得相当的毫无效率,要想进行有效反击的话,就只能动用消耗极强的招牌异能:魔能切割。

    然而这种行为也是在饮鸩止渴,因为魔能切割的威力虽然大,耗费的体力和精力同样也是不轻,此时返魂海星魔本来就是强弩之末,这样的大招能发几次?

    并且金刚卫掌握到了魔能切割发射之前的一些征兆,返魂海星魔一发打出去能毁掉一艘船,杀几个人已经是不错了,然而看一看远处那黑压压一大片蓄势待发的船海,便已经是足以令人绝望。

    最后,成为压倒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则是一种很不起眼的小东西,这东西潜藏在了水中,无论谁都没有留意,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往往就是这种小事,细节,才是决定成败得失的关键啊。

    这小东西,就是在湖泊沼地芦苇荡当中十分常见的水蛭。

    这里乃是奈非天当中自成天地的世界,林封谨这一方肯定是占有地利优势的,当寒泉狱主成功给予了返魂海星魔以重创之后,整个区域当中的蚂蟥,水耙子,水蜱虫这样的细小吸血昆虫,就循着散发出来的血腥味道全部朝着这边汇聚来了,疯狂的涌向了返魂海星魔的伤口处,钻入到了它的体内,这样带来的可怕痛苦可想而知,偏偏返魂海星魔还没有什么办法来驱逐这些该死的恶毒虫子!

    在这样内忧外患的情况下,返魂海星魔居然还足足撑了半个小时,这才在金刚卫前仆后继,悍不畏死的攻击下彻底殒命,发出了一声不甘的痛苦号叫,然后徐徐的倒下,剧烈抽搐,再也没有力量站起来,在这样的地方进行战斗,它真的可以说是憋屈到了极处,堪称死不瞑目。

    此时也可以看出林封谨现在的实力强大到了什么程度,这返魂海星魔严格说起来的话,其实力绝对不比当时具现化了的窝津神差,能敌千军万马,可是,被摄入到了奈非天当中之后,连经历的第一狱都没能撑过去!严格的说起来,那就是林封谨的力量只是发挥出来了三四成而已。

    击杀了返魂海星魔以后,这家伙的魂魄被抽离,然后尸体放入到了治疗伤势的清净池塘当中,化为血肉本源精华成为了寒泉狱主的养分。

    本来已经即将进入涅槃池当中的寒泉狱主则是迅速转危为安,化成了一个黑色的血肉巨茧,隐约能见到里面的肋骨什么的都在迅速的生长,应该是进入了休眠期,其成长之后的实力必然再次提升,一跃成为七大狱主之首了。

    不过,分析返魂海星魔操控劫晶的奥秘则是需要一定时间,还不能立竿见影的发挥作用,林封谨也不以为意,重新将关注点聚集到了外面的漩涡之底世界,此时外面依然是先前的模样,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而一粒一粒璀璨的劫晶也是悬停在了空中,恍若天上的星辰一般。

    林封谨这时候便徐徐的出现在了外面,他此时的脸色有些苍白,那三千烦恼丝的威力确实是十分惊人,不过,还远远没有达到能要他命的程度,甚至连伤势都已经被初步控制住不再恶化了。

    他这一次现身出来,是要收取劫晶的,因为劫晶的性质可以说是格外的特殊,因此哪怕是收取也是需要使用地藏的独门秘术莲花真解,不能假手于他人。而这一次林封谨现身之后,则是提高了警惕,几乎不可能出现再被偷袭的情况了。

    莲花真解一施展出来了之后,便见到了朵朵莲花包裹住了劫晶,将之簇拥着飞入了奈非天当中,林封谨正要回归,忽然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发觉了地面上似乎有着什么闪亮的东西,他立即弯下了腰去,认真的查看着。

    此时林封谨所处的地方,便正是邪弥呼将祸明神的身躯献祭的上古祭坛中央,这里之前因为返魂海星魔操控劫晶攻击奈非天,所以已经被破坏得七七八八了,但是祭坛的大致轮廓都在。

    林封谨弯腰查看了一会儿,似乎毫无所得,但他接下来则是呼了一口气,低声念诵道:

    “呵莫嘻呼密!”

    随着他的这一声持咒声响起来,以他为中央,立即就被一道温煦无比的光柱所覆盖住了。

    大家应该都有在黑屋子里面呆着,忽然有一道阳光从墙上的破洞射进来的经历吧,那时候就能见到,本来仿佛是透明无物的空气里面,其实在这一束阳光的照耀下,有着大量的尘埃出现。

    这时候林封谨召唤出来的这一道藏密之光,便是类似于照耀在黑屋子里面的那一束阳光,在这光芒的照耀下,顿时从废墟当中徐徐的有好几点闪闪发光的金色颗粒浮现了出来,上面还氤氲着一丝几不可见的黑气。

    这是什么?便是之前林封谨反击之后,种在了祸明神身躯当中的金莲种子的碎粒!

    邪弥呼当时要吸收祸明神的头颅和神域,当然不能将祸明神身躯当中的金莲种子给吸收进去,于是便出手毁掉了它,但是也付出了自身轻微受创的代价,他本来以为已经是将这金莲种子彻底的湮灭了,却不知道佛门当中的神通素来都有“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这样的说法,哪怕只是剩余下来了一点尘埃,那么也能演化出来一个小千婆娑世界!

    林封谨伸手一指,那几颗带着黑气的金色颗粒就徐徐的聚集到了他的指尖上去,林封谨蹙眉沉思了一会儿,嘴角渐渐的露出了一抹冷笑:

    “邪弥呼,你这是作茧自缚啊,本来想要暗算我,可是却反过来被我捕捉到了你的气息,现在我看你往什么地方逃!”

    林封谨说完了这句话,轻轻的一弹手指,便见到了那一丝属于邪弥呼的黑气朝着空中飘散了开去,然后迅速的被点点金芒包裹住,形成了一颗金色的莲子,只是这颗莲子的上面有着一丝一丝黑色的纹理。

    紧接着在短短的几个呼吸内,这颗莲实迅速的发芽,成藕,长叶,开花,最后出现了一个莲台,莲台一收一放,便是从中出现了一个高大魁梧的黑影,看起来与邪弥呼的外形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是在林封谨的面前垂首而立,看起来就十分恭顺的模样。

    林封谨施展出来的神通叫做莲花生华,用简单的话来说,那就是神通版的克隆技术,面前的这一具莲花化身当中,便是有着邪弥呼遗留下来的一丝气息。双胞胎之间偶尔都会出现十分奇特的心灵感应现象,这莲华化身与邪弥呼之间的关系,甚至比双胞胎更紧密。

    因此林封谨可以从他的身上获得不少邪弥呼的基本信息,当然更重要的便是,他从此就可以通过莲花化身,成功的对来无影去无踪的邪弥呼进行追踪,对邪弥呼来说,这才是最致命的,想必他若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的话,应该说什么也不会去捏碎掉林封谨那一颗本来就即将枯萎的金莲种子了。

    等到莲花化身睁开了眼睛之后,其神识就已经与奈非天连接在了一起,根据他的感觉,奈非天在瞬间启动,然后对准了一个方向直冲了出去。

    这时候就能隐约见到,周围依然是那种复杂无比的海底洞穴的情况,周围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仿佛蜘蛛网一般的通道,可以说根本就是错综复杂,并且有的地方还是摇摇欲坠。

    不说别的,单是在这鬼地方活下来,也是需要精通水系神通和土系神通,并且这些地方随时都可以引发剧烈的垮塌,更是隐藏了许多恶毒诡异的阵法,机关,一旦触发目的也不仅仅是伤人,更可能将人传送到几万里外去,真的是步步凶险,处处杀机。

    然而这些苦心绸缪,设置出来的机关,或者说是天险,对林封谨来说都没有用。

    没有,半点,用!

    以力破巧这四个字,在此时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林封谨使用的是最笨最简单的法子,那就是无论前方有什么拦阻的,都是直接一冲而过,根本就对奈非天这样的神物无可奈何,奈非天此时仿佛是一头猎食的巨鲸一样,在水中迅速的游动着,根本就不管前方有什么,只是死死的咬住了猎物遁走的方向一直向前,向前!这样蛮横无比却又疯狂的气势,已经是令人有生出来一种挡者披靡的感觉。

    忽然之间,奈非天整个庞大的身躯都震荡了一下,然后就感觉周围的光线一下子暗淡了下来,似乎进入到了浓密无比的黑云当中似的,紧接着就见到,奈非天的表面闪耀出来了一层熹微的光芒,林封谨顿时皱了皱眉,顿时就知道此时外面的凶险恐怕远远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因为这一层熹微的光芒,便正是动用了龙气的标志。

    当年在与烛九阴一战的时候,林封谨从腾蛇泽龙舆当中带出来的龙气便是被消耗得七七八八,此时他身上的龙气,则主要是依靠吴作城占据的区域,还有身为东夏国君父亲的身份,一点一点的积攒起来的,乃是属于稀缺资源,因此若不是遇到了紧急情况的话,应该是不会动用的。

    很快的,地藏的声音就在林封谨的耳中响了起来:

    “看来前面就是东夏邪神的核心老巢所在之地了,外面的这一层死魔瘴气十分浓郁恶毒,我平生也只是见过一次而已,这玩意儿乃是魔族,妖族死后尸体的晦气,死气,怨气,腐气,最后加上这里沉积万年的阴气混合,发酵而成的,若不是有奈非天护体的话,哪怕在我全盛的时候,也不敢擅自闯入啊。”

    林封谨正要说话,忽然发觉前方眼前一亮,赫然已经是奈非天已经以高速穿透了这厚达三四里的死魔瘴气,来到了这核心部分。

    眼前出现的景物也是为之一变,因为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赫然是一个无比清澈透明的世界,这里也并不算太大,约莫就是一个小城镇的大小。

    大量的半透明珊瑚生长在海底,组成了一个个错综复杂,五光十色的海底洞穴,丘陵,密林,并且安静无比,仿佛最薄最脆的瓷器那样易碎,仿佛呼吸的力量重一些,也会将这里的清明,纯洁破坏掉,周围那翻涌的死魔瘴气看起来就仿佛是一道坚实无比的城墙,坚决的保护着这一处难以形容的盛景。

    “果然是这样啊”林封谨叹息了一声,就像是一个不忍心打碎珍贵艺术品的鉴赏家。“月盈必亏,物极必反,在黑暗污秽到了极致的地方,果然反而会孕育出最纯净的盛景出来,也只有这样的净土之域里面,才能够诞生出新的生命,不过”

    “不过什么?”旁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了似的,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桀骜之意。

    林封谨听了以后,淡淡的道:

    “若我没有记错的话,从这样的净土当中诞生出来的,应该是十分纯粹的生命才对,简单的说,就类似于水灵,火灵那样,原始,单纯,可是却十分强大,我在前世就曾经进入过地狱界的黑狱墓地当中,那里的净土当中孕育出来的就是一头强大的光灵,几乎要了我的命。”

    “可是,此时我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处净土,虽然规模根本没有办法与地狱界的黑狱墓地相比,但是纯净度也是差不多了,孕育出来的,却是你们这些以杀戮,疯狂,献祭,屠戮的邪恶生命,这其中必然有其中的蹊跷之处。”

    “哈哈哈,果然厉害,不愧是这几千年来第一次踏足到这神域当中来的人!”那个声音狂笑了起来:“没错,果然是身为地藏转世的人,你想要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吗?”

    说到这里,这个声音定了一定,然后尖锐的道:

    “哈哈哈,可惜,你注定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了,你居然敢踏入神域当中,那么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随着他的这句话,一个庞大的魁梧的黑色身影现身了,看起来竟是丝毫都不比奈非天带来的压迫感弱上半分!!这个庞大魁梧的黑色身影起码也是有两三层楼的高度,浑身上下也是笼罩在了一袭黑袍当中,甚至脸部都被笼罩在了一个锈迹斑斑的狰狞青铜面具上,表情居然是诡异的邪笑。

    东海邪神众之首,死之领域的掌控者,邪弥呼终于现身!

    而他一现身之后,林封谨的脸色立即就变了,因为邪弥呼一现身之后,在周围盘旋着的那死魔瘴气,竟是在瞬间浓缩,然后若有灵性的那样,疯狂的涌向了奈非天的表面,要竭力的腐蚀进去。

    奈非天虽然不怕这死魔瘴气的侵蚀,然而要知道,奈非天此时当中还有其余的人存在啊,无论是野猪,大巫凶,甚至就连烛九阴也不是以魂体的形式存在的,而是夺舍在了活人身上!!这些人对于林封谨来说,都是不能够舍弃的,自然要全力保住他们的性命。

    而双方一接触产生对抗了之后,林封谨的脸色立即再变,他此时与奈非天几乎是人器一体的,立即就感觉到这包围过来的死魔瘴气当中,竟是蕴藏着一股无法形容,沛莫能御的恐怖力量,并且这力量的辨识度极高,令林封谨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这一瞬间,林封谨顿时就想起来了一件事,那便是业魔王迦空,便是在这漩涡之底死去,慢慢腐朽,最后彻底消散的!难怪得在这深深的漩涡之底,混迹了无数凶恶强者尸骨的地方,依然可以出现这样风格鲜明,独树一帜的强大力量,若是这力量源自迦空,便也并不奇怪了。

    “我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还是要超度烛九阴啊,事实上这地方九曲连环,乃是在海下地中,几乎已经可以说是人间界的边缘,在这里超度烛九阴,必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那么在这里就不能耗费奈非天太多的力量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计划就要改变一下。”

    林封谨心念闪动之间,便见到了奈非天光芒闪耀,然后迅速的变化缩小,最后还原成了最初那锋芒毕露的战斗形态,而林封谨的本体则是从中脱离了出来奈非天的保护,直接站立在了这死魔瘴气当中,身体周围隐隐约约出现了洁白的莲花花瓣飘飞,保护着他的身躯,看起来竟丝毫都没有任何不适。

    这时候,邪弥呼顿时有一种不敢相信自己双眼的感觉。

    因为按理来说,这可怕的死魔瘴气与任何活着的血肉生命都是极不相容的,一旦接触到,立即就会发生剧烈无比的冲突,可是林封谨此时以本体暴露在了其中,死魔瘴气也就只是在他的身边徘徊而已,二者虽然并不相容,却也没有发生什么激烈的冲突,这真的是令邪弥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邪弥呼却不知道的是,这死魔瘴气当中最具有杀伤力的力量,还是业魔王迦空陨落以后留存下来的力量,可是这力量对林封谨来说并不陌生,相反,更是在好些年之前,就利用了魔舍利吸收的这力量来当做磨刀石,反复锻炼自己的精神,因此这死魔瘴气当中对精神层次的攻击林封谨是早就适应了,几乎是可以忽略掉的。

    同时,林封谨更是地藏转世,地藏乃是在黑暗和污秽当中求道,修炼,积累自己的功德,对于应付死魔瘴气一类的肉身层次攻击更是驾轻就熟,信手拈来,甚至修炼的神通也是偏向于克制这方面,这样双管齐下,在这死魔瘴气当中暂时停留并不奇怪了。

    林封谨的脸色平静,身上穿着一袭白袍,旁边的莲花花瓣纷飞,矗立在这海渊深处,身前就是庞若山峦一般的邪弥呼,身前悬浮着圣器奈非天,二者若单是以体积论,完全是邪弥呼可以在瞬间将其碾压成齑粉。

    只是,林封谨的眼中神情却是淡淡的,似乎已经彻底的穿透了这强大无比邪神的身躯,要探索他背后的秘密。这样的眼光,却真的可以说是胜似一千句,一万句的侮辱,一下子就将邪弥呼彻底激怒!!——

    大敌当前,一方是苦心积虑要对付的敌人,将其当成是恐怖的对手,层层布局,处处设防,可是一旦双方相见,对方却根本就没有将你放在眼里!!这样的情况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会觉得暗喜,觉得敌人轻敌是一件好事。

    但是,对于心高气傲的邪弥呼来说,对方这样目中无人,直将他当成了透明人一般这就是侮辱——

    这甚至是比指着鼻子大骂,一口唾沫吐在了你脸上那样的事情更加强烈的侮辱!!

    最大的轻蔑,来自于无言,来自于无视!!

    “你这个混蛋!”邪弥呼的黑袍都在微微的颤抖着,浑身上下似乎都膨胀了起来,他的怒气几乎已经要沸腾,他本来就是以化身的形式出现的,高达两三层楼,这么一发怒之后,其压迫感更可以说是达到了极致!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