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就走走吧,看一看你们不死门的风景也好。”听到不死门主这样说,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说道。

    不死门主也不敢怠慢,立即为李七夜引路,为李七夜做向导。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李七夜第一次来不死门了,就算没有不死门主引路,李七夜对于不死门的一山一水也是十分的熟悉。

    李七夜随着不死门主到处走走,他也只是随意看看而己,倒是叶小小,对于不死门处处好奇,特别是这些横挂于天空上的山脉,一座座跨越于一条条山脉之间的大桥,这都让叶小小倍感兴趣。

    在不死门,有很多高耸入云的山峰,也有很多深幽无比的深谷,不论是高耸入云的山峰,还是深幽无比的深谷,都建有许多的大殿神阁,虽然这些大殿神阁已经是荒废了,但,依然能看得出当年是规模磅大。

    “看来你们不死门有很多的洞天呀。”叶小小跟着游览,不由说道。

    “据记载,我们不死门最兴盛之时,弟子百万之众,遍布五湖四海,门下弟子抱揽了九界万族。在不死门中,有广厦八万,长居弟子十万之众。”不死门主不由说道。

    提起不死门的荣耀,不死门主也不由有些兴奋,毕竟,当年他们不死门在天灵界也是排得上名号的传承,威名赫赫。

    特别是不死仙帝的时代,九界朝拜,万族献贡,这是多么的强盛,这是何等的荣耀,可惜,到了今天,一切都是昨日黄花,所有的荣耀都就此灰飞烟灭。

    不死门主最后还是轻轻地叹息一声,虽然不死门曾经是强盛过,可惜。今天已经是一片的衰败。

    李七夜他们走走停停,看到不少山峰断裂,不少大殿神阁崩塌,一看这些就知道是人为的。当年不知道多少人为了寻找到传说中的宝物乃是挖地三尺。

    “传言说,当年你们不死门是被人挖地三尺,你们不死门能存活到现在,实在是一个奇迹。”叶小小口真心快,也没有多想。就直接说了。

    “这都是先祖们的庇护。”不死门主干笑了一声,说道。

    “帝统仙门就是帝统仙门,不死门自己不去招惹真正的强敌,想被灭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毕竟,不死门还是有几分底蕴的,一般的强者想灭掉不死门,没有那么容易。就算是真正强大的神皇,也不会闲着无事灭了不死门。”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

    听到这话,叶小小也觉得有道理,不死门毕竟是帝统仙门,它拥有着仙帝的庇护,那怕是不死门没落了,但是,这里依然是能得到仙帝眷顾的地方,一般强者根本就无法彻底铲平不死门。

    而真正有能力铲平不死门的神皇,没有深仇大恨,不会就随随便便去灭掉一个帝统仙门。

    毕竟。今天你能灭人全家,万一帝统仙门有一天真正崛起了,也一样能灭你全家,所以。不是深仇大恨,又有谁会去动不动灭掉一个已经没落的不死门,更何况,不死门远在神止洲,对于很多人来说,除了传说中的不死之术。其他的都没有什么价值。

    “说得也是,仙帝的帝基,一般神皇也不见得能撼动。”叶小小也不由点了点头说道。

    说到这里,叶小小好奇地盯着不死门主,娇笑地说道:“传言说,大家都来不死门寻找不死之物或者是不死之术,不知道这是真是假!”

    “绝对没有的事情,绝对没有的事情。”不死门主立即脸色大变,忙是说道:“这只是以讹传讹而己,我们不死门哪里有什么不死之物,更加是没有什么不死之术。”

    这话可把不死门主吓得不小,毕竟这是天大的事情,万一被人再提起这件事情,他们不死门就麻烦大了。

    “真的假的?”叶小小不是很相信地看着不死门地说道。

    “千真万确,千真万确。”不死门主立即发誓地说道:“千百万年以来,不止是有海神、树祖来过我们不死门,连仙帝都来过,如果我们不死门有不死之物,早就被取走了。”

    不死门主这样的话,叶小小听了之后也觉得是有道理,就算不死门藏有什么不死之物,能瞒得过一位又一位的海神、树祖乃至是仙帝吗?

    “那不死之术呢?”叶小小依然好奇地说道。

    不死门主苦笑了一下,说道:“这只是以讹传讹而己,绝对是没有。在当年,无垢仙帝的保证下,曾经阅过我们不死门的所有秘密,我们不死门,不存在着不死之术。”

    “这件事情听说过,无垢仙帝好像的确是保证过。”叶小小想了一下,不由拍手掌笑着说道。

    当年不死门衰落,有关于不死门拥有不死之术的消息传嚣于天灵界,很多人对于这传说中的不死之术垂涎三尺,为了不死术,甚至有人不惜要灭掉不死门。

    不过,在那个时代,正好乃是无垢仙帝掌执九界,主宰乾坤。在危急之时,不死门请来了无垢仙帝主持公道,并且公示天下。

    当年,不死门的所有功法秘密乃至所有古籍都任由无垢仙帝阅览,以证实他们不死门没有不死术。

    无垢仙帝阅览了所有宗卷之后,的确是没有发现不死之术,事实上,不死门也的确是没有隐瞒,不过,在仙帝面前,想隐瞒也隐瞒不了。

    正是因为有了无垢仙帝这样的保障,这才让关于不死门拥有不死之术的传言平息了好一段时间。

    尽管依然有人认为不死门有可能拥有不死之术,但是,没办法得到证实。

    “事实上,不止是无垢仙帝看过了,后来也有其他的仙帝看过,我们的确是没有不死之术。”不死门主忙是说道。

    事实上,一个帝统仙门把自己的功法秘笈给别人看,那是极为无奈的事情。不过,幸好的是,像仙帝这样无敌的存在,不至于会偷学不死门的功法,这样的事情,仙帝不屑去做。

    “那不一定哟。”叶小小笑着说道:“大家都说你们拥有不死之术,不过,要么是不死仙帝没有传下来,或者就是被你们弄丢了,从此失传了。”

    关于无垢仙帝的证实,没有人敢去怀疑,尽管大家私下依然认为不死门拥有不死之术,或者说曾经是拥有不死之术,但是,至少说世间应该存在着“不死之术”这样的无双秘术。

    大家这样认为,这也不是没有道理,不死仙帝是死了一次又一次,最后依然还能复活,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不过,不死仙帝之后,好像没听说过不死门有谁能死了一次又一次之后可以复活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后世有人猜测,很有可能不死仙帝没有把不死之术传下来,或者说,不死门把不死之术弄丢了,所以,不死门从此之后就没有了不死之术。

    “呵,呵,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死门主呵呵地笑着说道:“先祖他们是不是拥有过不死之术,我们后辈无从得知。”

    事实上,不死门主并不希望他们不死门依然拥有不死之术,这种东西虽然充满了诱惑,但,会给他们不死门招来灭门之灾。

    不管不死门主怎么说,叶小小依然对不死门充满兴趣,她看着那些横挂在天空上的山脉,说道:“就算你们不死门没有不死术,但是,你们不死门不受压制呀。”

    这是不死门第二件让人垂涎的事物,在整个天灵界,只有古灵渊和不死门在神止洲不受压制,古灵渊不受压制,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件了不起的宝物和拥有最古老的血统。

    但是,不死门不受压制,一直是一个谜,没有人能解开的谜,有人说,是因为不死之术的原因,但是,更多人猜测认为,不死门也有拥有一件像古灵渊这样的一件宝物,但是,一直以来,没有人找到这件宝物。

    “这个”不死门主干笑了一声,最后只好说道:“叶公主有所不知,现在已不比往昔了,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不死门的确是不受压制,但是,现在也是有局限了。如果说,在我们不死门之内,的确是不受压制,但是,出了不死门,我们不死门的弟子在神止洲的其他地方也一样受压制。”

    “真的是如此?”叶小小不由好奇地问道。

    “千真万确,事实上,这件事情很多人都试过,我们不死门也没有必要骗大家。”不死门主真诚地说道:“虽然说,在这不死门,我们是不受压制,我们的修道也不如往昔,我们现在的修道也是慢了不少了。”

    “我们不死门,真的没有什么宝物,否则,有的话早就被其他的仙帝取走了。”不死门主十分郑重地说道。

    事实上,不死门主也不希望大家误会,一般的小门小派也就罢了,若是庞然大物,认为他们不死门有这样的宝物,会给他们不死门招来灭顶之灾。

    “那你们不死门为什么会不受压制呢?至少以前是完全不受压制。”叶小小不由十分好奇,说道:“现在为什么又会慢慢变得受压制了?”(~^~)

第一百四十章 漩涡之底    (大家新年快乐,今天微信公众号会送400个红包哦!明天我女儿给大家拜年,再送200个红包!大吉大利,恭喜发财!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卷土哦)

    这大漩涡从上方看去的话,庞大无比,哪怕是在几千米的高空朝着下方俯瞰,也可以说是占据了观察者的绝大部分视野,端的是令人从身体到精神上都要接受一次震撼的洗礼,甚至令人诡异的觉得,这就是一个庞大无比的生命存在。

    正是因为其顶部漩涡涡体的庞大,所以从远处看去一对比,才显得其尾部乃是越发的细小伶仃,然而这只是错觉罢了,哪怕是接近地窍的大漩涡的尾部,其直径至少也是达到了惊人的三四里!

    此时林封谨就站在了奈非天的中央,张开了双手,同时双眼紧闭,他的精神实际上在此时已经是和奈非天彻底的链接在了一起,蔓延辐射到了周围几百米的海水当中,此时顿时就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海水里面完全就传来了一阵一阵疯狂的力量,这力量浩瀚磅礴,前仆后继,完全就只能用“天威”来形容,可以说是根本就是令人连抵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狠狠的将所有的一切都要席卷掠夺而去!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强悍若奈非天,在接近到了大漩涡根部的时候,也是显示出来了难以抗拒之势,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被吸向了下方深邃的地窍当中。

    这时候,奈非天当中的所有人也是感觉到了这种强大的冲击力,各自都是站立不稳,好在很快的奈非天就适应了这突如其来的庞大力量,立即就顺应着水势而行,开始尝试跟随着涡流来进行旋转,顿时就又重新变得平缓了起来。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奈非天已经是完完全全的被卷入到了大漩涡当中,被庞大的激流卷动着,朝着地窍奔涌而去。

    此时在林封谨的感知里面,最初就发现仿佛整个世界的一切都在疯狂的旋转!接踵而至的是难以形容的眩晕感和呕吐感。好在大漩涡的力量虽然看似狂猛,不过规律性却是很强,奈非天很快就适应并且驯服了这样有规律的力量,变得平稳了起来,更打算尝试在大漩涡当中穿行移动。

    只是就在这时候,空中忽然响起来了一连串“嗡嗡”“嗡嗡嗡嗡”的诡异声音,并且这声音穿透性极强,连奈非天内部都可以耳闻到!

    林封谨的眼神顿时为之一凝,立即回过了神来沉声道:

    “小心了,下方应该就是地窍了!”

    伴随着林封谨的话音落下,奈非天当中的地板上立即就出现了好几团仿佛是半融化的蜡油的物质,紧接着迅速被塑形凝结,变成了床或者椅子之类的东西,并且材质柔软,送到了奈非天内部的大巫凶,野猪等人的身下,方便他们坐下,然后再次塑形便直接将他们像是蛹那样的包裹了起来,任凭如何剧烈摇晃也是不会产生伤害。

    紧接着林封谨游离在外的神识就看到了那地窍入口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接近,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林封谨看这地窍的入口,居然总觉得不像是天然生成的,而是被什么鬼斧神工的庞大力量造就出来的一般,并且地窍虽然庞大无比,并且也经过了这不知道多少年的海水冲刷,边缘却居然并不光滑,那岩石的色泽就是一种冷酷无比的苍青色,还有大量嶙峋的石刺!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奈非天已经是和千万吨的海水一起,被瞬间吸入到了这深不见底的地窍当中,林封谨清晰的看到,同时被吸进来的一头巨鲨,在被吸入的刹那就与地窍壁上的嶙峋岩石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轰的一声就爆成了大团的血雾,完全被绞碎掉!!

    当然,奈非天此时的体积并不比巨鲨小多少,也在被吸入的这一瞬间同样产生了剧烈无比的碰撞,只是这样的碰撞对于奈非天来说毫无威胁之力,反而是地窍周围岩壁上的那些凸起嶙峋岩石被直接粉碎掉,在如此湍急的水流当中,奈非天的表面也是在与岩石的剧烈碰撞里发出了令人牙酸的摩擦声,所过之处可以说是刮擦出来了几百条刺眼无比的火光,至少也是长达百余丈,端的可以说是慰为奇观!

    在这样剧烈的高速旋转下,奈非天内部的人却显得格外的平稳,因为这样的高速碰撞和冲击造成的杀伤力,已经可以对其中的乘员造成致命无比的伤害,所以林封谨也是很干脆的启动了“自成天地”的神通,将奈非天内部的空间直接封闭掉了,独立于人间界之外,这样虽然每一秒都会耗费大量的元气,却也是无奈之举。

    同时,林封谨本来以为最凶险的时候乃是进入地窍的瞬间,之后就应该是适应了此时的状况,然后寻找到了其中的规律才对,便能转危为安,然而接下来他才发觉自己竟是错得十分厉害。

    原来这千万吨海水与奈非天一起被冲入到了地窍当中以后,这地窍当中的结构竟是变得十分复杂了起来,出现了大量的螺旋形分叉洞穴,这些分叉洞穴当中更是有各种诡异奇特的地形,嶙峋礁石,大量的石笋这样的东西,四处可见,稍微不注意就会撞得粉身碎骨,并且冲下来的海水的速度也是变得越来越快,倘若林封谨此时肉身出去,只怕在一瞬间当中就会被撞成肉泥。

    身在奈非天内部的人见到了外面这样狂猛而疯狂的冲击,可以说也是结结实实的捏了一把冷汗,大巫凶知道这时候林封谨乃是全神贯注的在应对外面的突发状况,不敢打扰,只能对烛九阴道:

    “烛神,这地窍当中竟是如此的凶险复杂,奈非天虽然可以说已经是跻身到了圣器这样的强横法器之列,但面对这样的天地之威,恐怕”

    烛九阴此时也是没有再保持灵魂的状态,而是附体在了活人身上,很干脆的道:

    “你想得太多了,这样的冲击虽然狂猛,其实不足为虑,要想对圣器造成伤害,那可以说更是痴人说梦,说得简单一点,你不要看这水流如何疯狂,丢个干葫芦进去就只能拿它干瞪眼了,一味的刚猛,是绝对不可能奈何得了圣器的。除非是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的弱水,那还有那么一丝可能。”

    听到了烛九阴的话,大巫凶知道此人的见识在自己百倍之上,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却依然见到了烛九阴有些眉头深锁的模样,顿时心中一紧道:

    “烛神莫非还有什么未说出来的?”

    烛九阴淡淡的道: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真正的凶险,应该是在前面,并且不应该是来自于天灾,而是人祸啊。”

    大巫凶愣了愣,他也是老谋深算的人,被烛九阴这么一点破,立即脑海里面就电光石火的想到了一件事,在那献祭岛上面,邪弥呼的神官一见到了他们,就立即说了一句话出来:“我神真是烛照万里,果然这几天会有人前来亵渎神祠!来得好,来得好啊!”

    接下来虽然这神官的示警被林封谨施展出强大的神通打断,但实际上也可以证明东海众神应该是对自己这群人的侵入是有预见的,再联系到了烛九阴说的“人祸”两个字,大巫凶立即就失声道:

    “莫非,邪弥呼还有什么阴谋?”

    烛九阴默然了一会儿道:

    “之前我们只是在漩涡的外围呆着,然而你们觉得,那地方像是可以孕育出来东海邪神众的八百万众神的地方吗?就算是能孕育一些出来,也顶多是那些底层的神灵了。”

    大巫凶愣了愣,烛九阴接着道:

    “千万年以来,那些穷凶极恶的敌人,甚至怎么杀也没有办法将其彻底杀掉的怪物,最后的归宿都是这大漩涡当中,他们当中任意一个家伙的尸骨所在地,邪气魔气只怕都远在先前漩涡外围之上!!只有这些家伙的埋骨之地,也才可能孕育出邪弥呼能承受出千万人业力的变态。所以,这地窍的尽头,应该才是东海邪神真正的老巢和聚居地从现在出现的一些蛛丝马迹看,我觉得情势不容乐观,只怕要小心提防才是。”

    林封谨此时虽然说是一刻不停的关注着外界的动静,却也是分心二用,听到了烛九阴和大巫凶的对答,这时候,他忽的留意到了旁边的岩壁,立即眼中精光一闪,紧接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左手猛握!顿时,奈非天也是感应到了他的心念,对准了旁边的岩壁就是狠狠的撞击了过去!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被奈非天撞击的那岩壁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七八丈宽度的巨大孔洞裂缝,大量的石头碎块簌簌而落,奈非天立即就打横一个漂移,旋转着冲入了进去,立即就发现撞出来的那地方乃是中空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岩石缝隙。

    奈非天进入了其中,上方冲击下来的海水压力也是为之消失,翻滚下落了近百丈,终于悬停在了空中,然后从两侧喷射出来了八条长长的白色蒸汽,四平八稳的徐徐缓慢下降,总算是获得了休息缓冲的时间。

    这时候,林封谨身形一闪,已经是徐徐出现在了奈非天的外面,毕竟依靠神识探测外面的话虽然安全,但也是有着一定的片面性,像是这时候林封谨现身了出来,顿时就闻到了空中蔓延着一股淡淡的腥臭气味,同时感觉气温也是明显的有上升的趋势,就像是在桑拿房当中,皮肤上面黏黏糊糊的都很是不舒服。

    在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之后,林封谨将手一招,石奴便是已经直接现身了,此时的石奴已经是成长到了和水娥同等的境界,其形象乃是一个穿着深黄色衣服的大汉,阔口隆鼻,肩膀非常的宽,头上也是扎着一根赭黄色的带子,一见到了林封谨之后便是拱拱手道:

    “主人有什么吩咐吗?”

    林封谨点点头,指着旁边的岩壁道:

    “你乃是土灵之身,帮我看看这里的地脉纹理究竟是通向什么地方的?我总觉得这地方有些诡异。”

    石奴点点头,一巴掌就拍到了这旁边的岩壁上,然后贴上耳朵去仔细倾听,隔了好一会儿,脸上才露出来了迟疑的神色道:

    “主人,我听不出来。”

    他的回答看起来并不在林封谨的意料之外,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道:

    “怎么,是这地方邪气太重干扰了你吗?要不要我输送一些龙气给你?”

    石奴摇摇头道:

    “主人,不是这样的,干扰不干扰我还是分得很清楚的,然而这鬼地方根本就对我没有半点要回应共鸣的意思,那就只能有一种可能!”

    林封谨眯缝起来了眼睛道:

    “那是什么可能呢?”

    石奴脸上露出来了一种诡秘困惑的表情,似乎自己根本都不敢相信即将出口的答案,最后还是一咬牙道:

    “唯一的可能,那就是我们周围的这些东西,根本不是岩壁!在五行当中根本就不属于土的范畴,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听了石奴的话,林封谨愣了愣,然后徐徐的走向了旁边的岩壁,伸手去砸了一拳,这一段的岩壁看起来也是有些薄弱,所以立即就有碎屑什么的簌簌而落下来,林封谨接住了碎屑,在两指之间仔细的摩挲了一会儿,甚至放到了嘴巴里面尝了尝,依然觉得和普通的岩石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林封谨也是确信石奴不会说谎,更不会在这样简单的问题上看走眼啊

    林封谨沉吟了一会儿,便是摇了摇头,只能将这个疑问暂时按到了心底去,重新操控着奈非天继续下行,毕竟这一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寻访揽胜,而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来超度烛九阴身上的罪孽,完成自己的承诺让他转世为人。

    而合适的地方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最完美的地方乃是要五行齐具,就是说方圆一丈内,最好要有金木水火土这五大天然形成的元素在里面,这样的地方就叫做五德圆满之地。

    这玩意儿本身是没有吉凶的,就类似于海绵一样,最能吸纳周围的天地之气,倘若附近乃是风水上佳之处,那么这里无论是住人还是做阴宅,就都是福禄寿圆满的聚宝盆,倘若附近乃是凶煞恶苦之地,那么凶煞之气也是会聚集在那地方,形成恶穴。

    林封谨也不求能在仓促当中找到这样的地方,但烛九阴一身的罪孽也是非同小可,那么为了尽量避免意外的发生,至少四福之地是要的,也就是说,被选中来进行超度的地方,至少也是要具备五行当中的四大元素。

    根据当前的环境来分析,天然生成的水和土是绝对不会缺的,倘若是继续往下走,搞不好会碰到岩浆,那么这就是天然生成的火了,而这里乃是地底,矿脉应该不会少,因此天然生成的金也是有了。

    但是,就在林封谨一路寻觅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眼前顿时就是一花,险些没直接摔倒在地,若不是站在奈非天这样的通灵圣器上,搞不好都已经是直接被甩下去了。

    紧接着,林封谨正要说话,顿时又觉得心窝剧痛,猛然捂胸,脸色顿时就变得蜡黄,双眉紧皱。奈非天立即就感应到了不对劲,立即就见到了有一点光芒出现在了百丈之外的一处岩壁上,紧接着,以那一点光芒为核心,迅速的出现了一名威风凛凛,身穿金色铠甲,三头八臂的执金刚神,怒目大喝,一拳就轰在了那岩壁上!

    这一拳轰出去之后,岩壁立即就爆碎垮塌了下来,乱石滚滚落下,居然可以见到其中居然有一个洞穴,洞穴当中生长了一只巨大的眼睛,这眼睛至少也是有一两丈的长度,瞳孔却是缩小得和针眼似的,看起来就十分诡异,并且瞳孔当中的纹理全部都是那种沸腾着的鲜血模样,给人的感觉就是血腥而疯狂。

    被执金刚神发觉了踪迹以后,这一只邪气森森的血眼要想逃走,对准了后方就是一缩,那坚硬的岩壁对它来说,看起来几乎都是毫无阻挡的能力,一缩而入,然而奈非天的威能也是何等强大,操控的这持金刚神双拳齐出,连续轰在了石壁上,硬生生的破出来了一条长达七八丈的通道,将这只血色邪眼一把抓住。

    这一把抓住之后,血色邪眼内部居然立即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这惨叫声比起林封谨之前的肺神炮有异曲同工之处,具备了极强的杀伤力,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见到周围三丈附近的岩石,都在这惨叫声当中轰然垮塌,竟是以血色邪眼为核心,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圆形大厅,可见其杀伤力之强横!!

    然而这凄厉的一声惨叫对持金刚神来说,并没有什么妨害,甚至连撼动一下的底气都没有。

    接下来持金刚神的右手捏出来了一记“大威德金刚”的法印,狠狠的就拍在了这一只邪眼上,顿时就听到了“啪啦”的一声脆响,然后血肉四溅,仿佛是来到了修罗屠场一样,那场面可以说是十分惨烈,紧接着四溅的血肉便是迅速的蒸发,消失,随着这干净利落的一击,似乎隐隐约约能从空中听到了一声微弱的痛苦**,然后迅速消弭不见。

    而持金刚神则是对准了虚空当中一抓,似乎抓出来了一个黑影,然后便也是拽着这黑影消失在了空中,返回了奈非天。

    ***

    虽然成功的反击了敌人,林封谨也是不敢再呆在了外面,立即进入到了奈非天当中,他半跪在地剧烈的喘息了几下,眼前顿时一黑,似乎视力都在瞬间丧失了,整个眼前出现了幻觉,仿佛完全就是黑茫茫的一片,在凝视着无尽的夜空。

    唯一能见到的,是有三根线从无穷无尽的浩渺虚空当中伸了过来,一根线绑在了自己的心脏上,一根线连接着自己的眉心,另外的一根线连接着自己的丹田!

    而绑住自己心脏的那一根线,已经是实体化了,上面有着淋漓的鲜血的颜色,看起来就是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这幻象只是在瞬间出现了一刹那,然后就消失了,不过已经是足够让林封谨将一切都深深的铭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面,他此时的见识也是丰富无比,立即就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口,在这一瞬间便是见到,一点金莲种子闪耀着光芒出现,顺着那一条绑住了自己心脏的那条线迅速反溯而去!!

    烛九阴的见识乃是何等广博,立即就沉声道:

    “小心,这是古魔族的秘术,已经炼制到了八成境界的三千烦恼丝,号称是可以洞穿时间与空间的阻隔,直接作用于人的魂魄上,此时既然你已经中招,就千万不要去切断,一旦切断了的话,断掉的三千烦恼丝就会直接融化掉,化成贪,痴,嗔三毒迅速侵入,绕是你乃是地藏转世,也是极其麻烦。”

    林封谨此时的双眼瞳孔当中,已经是出现了两朵惟妙惟肖的白莲花,徐徐的旋转若轮,紧接着就能见到,他的双眼瞳孔仿佛化成了一个小千世界,之前曾经化身出来的持金刚神正在里面狠狠的拷问着一个黑影,看起来正是先前的血色邪眼湮灭之前被抓到的那一个。

    隔了一会儿,林封谨的双眼才恢复正常,平息了下来,这才带着微微的喘息道:

    “是邪弥呼他在前面等着我。”

    大巫凶吃惊的道:

    “邪弥呼?他不是正在与巫神争斗吗?”

    林封谨捂住了胸口,轻微的咳嗽了几声道:

    “这几年东海诸国连番血祭,邪弥呼身为最强大的邪神,信徒自然是当仁不让损失得最多,因此神力也是下降得最厉害,相反的是,八百万邪神众当中,还有一派是主掌欺骗,蒙蔽,其带头的邪神叫做干支利,他的理念就比较温和,因此得以开始在中原当中流传了开来。”

    “因此,虽然现在干支利的神力还比不上邪弥呼,但是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邪弥呼要想对他动手突袭几乎是没可能成功的了,而邪弥呼不想东海邪神众分析崩溃,陷入内战的话,也没有办法直接明摆出来对付干支利,因此若不做出任何变化的话,那么可以预期的是,只要再过几十年或者百来年,邪弥呼的东海邪神之首这个位置,必然会被干支利超越。”

    “在这种情况下,毫无疑问邪弥呼一定要求变,否则的话,等待着他的就是被推翻然而成为旁人的养分。为了破开这个死局,邪弥呼也是煞费心机,很显然他拥有某种可以预测未来的邪术,在偷窥到了未来的某些片段之后,便是利用这一点来布置下了陷阱,首先则是驱虎吞狼,以大义传教的名义来推动与南海巫神之间的战争,倘若干支利这个派系不服从的话,那么就有了动手的借口!”

    “一旦与巫神之间的战争进入到了实质性的阶段,邪弥呼就相当于是利用了南海巫神来牵制住了干支利那一派,然后急速赶回来,倘若他可以成功将我劫杀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必然会实力骤增到十分惊人的程度,届时干支利便绝对不再是威胁了。”

    “而邪弥呼觉得自己在这漩涡之底当中,可以说天生就占据了地利的优势,更是可以掌握发难的时机,以逸待劳,预先布置,便是占据了天时,更是可以聚集手下的心腹邪神,以众凌寡,这便是人和,天时地利人和齐备,他当然要来赌上这么一次!”

    “不过,我不是直接顺着大漩涡的瀑流冲下来,居然是撞破旁边的洞壁进入裂隙当中,这样一来的话,就直接避开了邪弥呼布置下来的陷阱,阴差阳错的度过了这么一个大危机,邪弥呼应该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显得十分手忙脚乱,因此一等到捕捉到了我的行踪之后,便立即对我下了手,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林封谨一面向着旁边的人解释,一面已经是眼中闪耀着寒芒,同时捂住了胸口,与奈非天一起进行追击,此时林封谨与奈非天结合起来,实力已经高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他之前纵是骤遭突袭,也是在瞬间发起了反击!!!

    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林封谨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怎能不讨回些利息来?

    ***

    就在距离林封谨三十余里的一处洞穴当中,一个浑身上下都被包裹在了黑色长袍的高瘦男子正矗立在了洞室当中,这高瘦男子穿着宽大无比的黑色长袍,并且头部还用连身的罩帽盖上,看起来神秘无比,并且隐约可以从其身体轮廓当中看出来,这家伙的脖子至少都有半米长,完全不似人类!

    在他的双手手背上,居然都有着足足六个对称的椭圆形血洞,凹陷的血洞下方盘曲着大量的血管脉络之类的,仿佛是虫子那样的在蠕动着,看起来十分恶心。

    忽然之间,有着十余道血色的光芒从四面八方飘飞而入,看起来周围的岩石什么的都对这血色光芒构成不了任何的阻碍,十分诡异,而这血色的光芒则是一道道的对准了他手背上的血洞当中飞了进去,在里面渐渐的光芒消散,便是变成了一只一只诡异的眼睛!或睁或闭,看起来都令人觉得格外的瘆人。

    忽然之间,这高瘦男子浑身上下剧震了一下,他左手手背上的一个血洞忽然爆炸了开来,露出来了里面森森的白骨,甚至有好几条或紫或黑的断裂血管就像是喷水的胶管那样,疯狂的跳动弹射着,将里面浑浊的血液喷射得到处都是。

    这高瘦男子立即就踉跄倒退了几步,看起来仿佛被重创了一样,咬牙切齿的道:

    “好厉害,好厉害!!中了三千烦恼丝以后居然还能杀了我的眼奴!”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到从虚空当中凭空飞来了一点金芒,对准了这高瘦男子飞了过来,这一点金芒看起来飞行的速度并不快,可是这高瘦男子骇然闪避的时候才发觉,无论自己如何闪避,竟然都是摆脱不了这一点金芒的逼近,最后竟是一下子闪入到了他的眉心当中,然后消失不见。

    这高瘦男子大叫一声,正在张皇无措的时候,从旁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十分沉稳冷酷的声音:

    “祸明神,你动用了三千烦恼丝?难道是发现了目标吗?”

    一听到了这声音,这祸明神立即就仿佛捞到了救命稻草似的大叫了起来:

    “邪弥呼神!是啊,我发现了对方,便是动用了三千烦恼丝命中了他,可是那人竟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可以反击,现在我被不知道什么东西钻入了眉心,尊神快救救我!”

    邪弥呼呵呵一笑,笑声当中有欣慰之意:

    “果然气运在我一方,三千烦恼丝成功命中了对方,便是落地生根,我的胜算又多了三成”

    说到了这里,邪弥呼的声音忽转和蔼,安抚道:

    “祸明神,你应该是中了对方的金莲种子,对方乃是佛门转世的大能,一旦被烙印上,那么便是无解的局面,所以你好自为之吧,将来若是等我大成的时候,自然有办法让你复生。”

    祸明神呆了一下,忽然凄厉大叫道:

    “邪弥呼神?!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要过河拆桥啊!我对你忠心耿耿,你怎么能?”

    他的话还没说完,猛然之间就见到,旁边的岩壁轰然炸开,紧接着便是一艘似鱼非鱼,似梭非梭,银光闪闪的巨大法器携着不可一世之势冲了出来,直横在了他的面前!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