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林封谨重新来到了这极其靠近这大漩涡底部的地方之后,也可以算得上是故地重游了。

    不过,比起先前他的小心翼翼而言,此时在奈非天的保护之下,此时的行程可以说是轻松得仿佛是在闲庭漫之前林封谨要想呆在这地方,一方面要竭力的对抗四面八方传来的强力水压,另外一方面更是要小心那些潜伏在周围的可怕猎食生物。

    这些家伙的威胁力虽然对林封谨来说不算什么,一旦成群结队的出现,却也可以说会令人大费手脚一番,毕竟能够在这样的鬼地方还能存活下来的生物,必然有它的过人之处。

    一旦在这帮家伙的冲击下,搞得手忙脚乱顾此失彼导致被卷入到了大漩涡当中,那还真的可以说是麻烦大了。

    只是这些之前相当困扰林封谨的问题在奈非天的面前,可以说都不是问题…….

    林封谨等人此时卷土重来,呆在奈非天当中以后,虽然外面的湍流环绕,暗流涌动,那是完全感觉不到任何漩涡力量的冲击,同时奈非天在水下前行的速度绝对不慢,可是里面也是平稳无比,倘若是站在了原地端着一杯倒满了的酒水观赏外面风景,那么酒杯当中的酒液甚至都不会撒出来半点。

    奈非天化成了防护形态以后,从外面看去,就仿佛是一条从远古之河当中徐徐游出来的巨骨龙鱼,在水中安静的滑行着。同时,奈非天的周围隐隐约约出现了七八团黑色的气息,徐徐环绕防护在了四周,事实上若是不仔细看去的话,那么就很难确定这黑色的气息真的存在。

    此时奈非天前行的目的地。便正是一块林封谨之前感应到的残骸。

    这块残骸大概有一辆牛车大小,一旦靠近到其百丈范围内,那么哪怕是闭上眼睛。也能感觉到上面散发出来了一股一股的绝望,颤栗的黑暗气息。令人脑海当中不停的涌现出来曾经经历过的那些悲伤的往事,痛苦的记忆…

    根据林封谨的判断,这块残骸当中,必然是含有着罕见无比的“魔玛瑙”的成分,这东西在妖族统治人间界的时候就完全绝种了,烛九阴的实力全盛的时候,要对着上天血祭万人,才有可能换得指头大小的一块魔玛瑙啊。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林封谨才将这玩意儿当成了首要目标。

    只是,就在奈非天靠近到了这块残骸五十米内的时候,下方的海床上猛的就腾起来了大面积的沙雾,看起来下方有什么东西在剧烈的活动着,然后骤然飞扑弹射出来了一条亮黄色的影子,长达一两丈!

    这条亮黄色的影子看起来似乎有些柔软,却是在海水当中若离弦之箭似的,直扑了过来,仔细看时就会发觉,这玩意儿居然是一头有着长长吻部。长满了细密利齿的怪鱼,体表没有鳞片,却是有着一条一条诡异盘曲的黄色弧形条纹。在身上缠绕得十分明显。

    这倒也罢了,这样的险恶环境当中,出现任何稀奇古怪的生物都并不是什么会令人觉得稀奇的事情。

    关键是:这亮黄色怪鱼的体型与奈非天相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如的,因此,它在靠近到了距离奈非天两三丈距离的时候,这厮居然将嘴巴一张,啪啦的一声放出来了一道刺眼的蓝白色电弧,直似一把投掷而出的电枪。在海水当中蜿蜒飞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正中奈非天的表面!

    这突兀一击可以说连林封谨都没有想到。只见这电弧直击过来,打在了奈非天的外壳上面光芒四溢。极具杀伤力,好在奈非天本身就具有了天劫劫雷的威能,所以也是有惊无险而已。

    绕是如此,林封谨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为什么这么说呢?

    则是因为他之前来这里的时候,也是在远处观望了一会儿啊,距离此时遭受袭击的地方也不过是距离二三十米而已。

    一旦在没有奈非天的保护下,骤受这条怪物的雷电突袭…….林封谨说实话,是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的,那就意味着搞不好接下来就会在短时间内被大漩涡的激流拽走!

    这条黄色怪鱼也是格外的奸猾,一击不中之后,并没有死缠烂打,发觉自己的目标似乎没有遭受到任何的影响,立即就很干脆的一甩尾巴,以比来的时候更快的速度,朝着海床下方的沙土用力一钻。

    这样的战法,真的可以说是深得“一击不中,立即远扬”的八字精髓,根本就不过多的缠斗。

    只可惜它遇到的不是别人,而是奈非天这把独一无二的圣器!

    当它停留下来放出了那一道闪电的时候,奈非天周围盘旋着的一团黑雾便是已经粘了上去,这黑雾本来可以说是几乎半透明状,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但是一旦粘上去了之后,就立即显形,仿佛是狗皮膏药那样死死的贴中,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了。

    同时,尽管这条黄色怪鱼疯狂挣扎,使劲的摇摆,依然是于事无补,那黑雾浓稠到了一定程度之后,直接就变成了七大狱主之一,下泉狱主的形象!

    这位狱主头上戴着斗笠,将半个面孔都生生遮住,同时脖子上挂着一条白骨骷髅项链,身后的披风则是若乌云一般翻滚,用一只手死死的掐住了这黄色怪鱼的七寸位置,看起来居然还十分悠闲的模样。

    同时,下泉狱主的另外一只手掌掌心当中,闪耀跳动着一团阴惨惨的光芒,正是特有的阴雷,然后,他的嘴角露出来了一抹阴笑,狠狠的一掌就按向了这黄色怪鱼的腹部!!

    “啪啦”的一声巨响传来,就连旁边的奈非天也是在这样的爆炸中振荡了一下,立即就见到了附近的海水中冒出来了大量的白色烟雾和气泡,还有一股一股浓稠的鲜血咕嘟咕嘟的朝着四面八方蔓延,甚至还卷起来了水下漫天的泥水。

    好在这里乃是大漩涡的威力肆掠的地方,到处都是乱流暗涌的存在,这些遮蔽视线的浑浊迅速的就被冲走,便见到了这条黄色怪鱼已经是翻着白肚皮,仰面朝天,并且体侧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猩红色的内脏肠肚什么的都从里面飘飞了出来,十分凄惨,显然是已经彻底死透了。

    紧接着奈非天缓缓的靠了过去,一碰之下,便是将这倒霉的家伙收入了进来,接着环绕在奈非天周围的四团黑雾也是随之变化。

    这一次出现的乃是四头巨形骷髅魔怪,至少也是有四五丈高,骨骼化的双脚深深的踩在了海床的泥沙里面,足足陷下去了一米多深,紧接着便是弯下腰去将那残骸表面的泥沙石头扣掉,立即就露出来了里面的材质来,发觉这残骸呈现出了不规则的菱形,表面乃是一圈一圈仿佛是年轮也似的玩意儿,偏偏还闪耀着金属的光泽,看起来就令人觉得十分妖异。

    然后,四头巨型骷髅魔怪一发力,便是将这残骸抬了起来,它们的骨掌上出现了一道一道的闪耀光芒,彻底的将这残骸上面附带的污渍清除干净,然后便直接将这残骸传入到了奈非天的空间当中,十分干净利落,然后四头巨型骷髅魔怪重新化成了四团黑色的雾气,还原成先前的那若隐若现的模样,继续在奈非天周围环绕防护着。

    当这一块残骸被收入进来的时候,奈非天的内部立即就传来了一种“嗡嗡”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听起来似乎有些单调,落在了林封谨的耳朵里面,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感觉,这种感觉很是久违,但并不陌生,就仿佛是春天阳光下微风中白云间传来的一阵阵松涛,令人心情都舒畅了起来。

    此时林封谨心中就生出了一种明悟,那就是这一块残骸对奈非天的帮助应该非常的大,或者说是恰好填补上了重要的一块拼图出来,果然,在吞噬掉了这一块残骸之后不到盏茶功夫,奈非天此时的表面就开始出现了十分细密的纹理,看起来既仿佛是鱼的鳞片那样浑然天成,又给人以巧夺天工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外观的变化,实际上内部的变化也只有林封谨才清楚,那就是奈非天的自身恢复补充能力至少提高了两成!这已经是一个相当了不得的数字了,因为此时的奈非天可以说在锻造的工艺手法上趋近到了极致,要想提升本来就是极难的一件事,此时居然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真的是格外的难得了。

    此时林封谨看一看时间,发觉还颇为充裕,便干脆去将自己发现了好几处残骸碎片给吸收了再说,这期间也是遭受到了不少周围出现的诡异掠食者的攻击,可是依靠奈非天的强横防护能力,根本就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而这几处残骸碎片清理完毕以后,有两块是对奈非天没有什么用处的,其余的则都是被奈非天吸收,实力又一次得到了提升,其防御形态在这样的补充下就有了一项非常直观的转变,那便是脊背处居然生长出来了一排森然的锯齿,堪称攻防一体。

    能够在进入大漩涡之前获得如此大幅度的提升,这也是林封谨始料未及的,因此成功超度烛九阴的把握又平添上了两成,此时事不宜迟,林封谨发觉周围已经没有了可以供给奈非天进补的残骸或者碎片以后,便是很干脆的操控着奈非天,对准了大漩涡底部的那地窍直游了过去!!(未完待续。)

第1427章不死门    司马玉剑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不由久久回不过神来,在恍然之间,宛如李七夜给她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扇从来没有被打开的大门,一条全新的大道铺现在她的眼前。

    事实上,叶小小都听得津津有味,她托着下巴,听得是十分的入神,好像她都被这样的话迷住了。

    在司马玉剑失神细细体味李七夜的话之时,叶小小回过神来,用手捋撞了李七夜一下,瞪着李七夜说道:“自大王,以前你是不是干杀手勾当的?”?叶小小这样的话让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说道:“谁说我是做杀手勾当的!难道说,你没吃过猪肉就不能看过猪跑!”

    “切,我才不相信你这样的鬼话呢。”叶小小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一看你就说假话,哼,哼,哼,你以前一定是个大杀手,说不定是一个变态的杀手。”说着,她是娇笑起来。

    叶小小这样怀疑,也不无道理,连司马玉剑都不由为之怀疑,甚至司马玉剑都不由认为李七夜很有可能就是出身于他们杀神夜团,或者,说不定李七夜就是他们杀神夜团中秘密培养的至尊杀手。

    “想象力不要那么丰富。”李七夜一看司马玉剑的神态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摇了摇头说道:“我既不是你们杀神夜团的什么秘密培养的至尊杀手,我更不是什么杀手。我只是我,李七夜,仅此而己。”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司马玉剑不由粉脸一红,有些娇羞,但,她又立即冰冷起来。事实上,做了这么久杀手之后,她已经有点不适合如此小女儿姿态的情绪。

    “好了,我们走吧,去不死门。”李七夜站了起来,对叶小小说道。

    “出发了。”听到李七夜这话,叶小小大喜,她早就巴不得立即进入神树岭的内世界了。

    在李七夜和叶小小打算离开的时候,司马玉剑不由犹豫起来。

    对于她而言,根本就不应该跟着李七夜,先不说在此之前李七夜还是她刺杀的目标,更重要的是,她跟李七夜根本就不熟悉,李七夜也不是他们杀神夜团的人。

    如果她跟着李七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她不止是无处遁形,甚至她的一切都是呈现在了李七夜的面前,赤裸裸的。

    “怎么,是觉得我对你有所图谋吗?”在司马玉剑犹豫的时候,李七夜回过头来淡淡地说道。

    司马玉剑看着李七夜,张口欲言,但,不知道该如何说为好。

    “跟上。”李七夜也没有多费口舌,沉声地命令地说道。

    当李七夜一旦神态庄重严肃的时候,司马玉剑芳心一震,就像着了魔一样,忍不住跟着李七夜,跟在李七夜身边。

    作为杀手,她明知道不应该就这样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但是,她的双腿却不听自己的使唤,似乎李七夜有着无穷的魅力一样,让她无从抗拒,心甘情愿地跟着李七夜。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司马玉剑赶往不死门,在行走中,很多时候只能看到叶小小和李七夜,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行走着。

    事实上,司马玉剑一直都跟随着李七夜身边,只不过,作为杀神夜团的传人,她有着绝高的遁隐之术,那怕她跟随在李七夜身边,没有足够强大的境界,是无法发现她的存在的。

    很快,李七夜他们三人就抵达了不死门,远远看到不死门的时候,叶小小高兴地说道:“我们到了。”

    看着不死门,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己。

    不死门,创于不死仙帝之手,作为帝统仙门,它曾经是显赫一时,特别是在不死仙帝的时代,不死门更是威慑天下。

    在广袤无比的神止洲,只有两个传承,一个是古灵渊,一个是不死门!

    在今天,不死门已经没落了,远不如古灵渊显赫。但是,曾经有好几个时代,特别是不死仙帝时代,不死门的声威之盛,那是远远不是古灵渊所能相比的。

    在以前,不死门还没有没落之时,来神止洲的强者,首先拜访的不是古灵渊,而是不死门,可惜,不死门没落之后,当年的盛况从此一去不返。

    神止渊这样的一个地方,不论是谁来了,都会受到压制,而且,早就有传言说,如果你在神止洲修练的话,修练的速度会十分的缓慢。

    正是因为如此,神止洲虽然陆地广阔,一直没有人愿意定居,除了不死门和古灵渊之外。

    说来也奇怪,不死门和古灵渊却不受神止洲的压制所影响,不死门和古灵渊的弟子不止是不会受到制压,而且,他们的修练也与其他的地方一样,不会因为在神止洲而停否或缓慢。

    关于古灵渊为什么不受神止洲影响,有着比较靠谱的说法,有不少至尊认为,古灵渊的弟子不受神止洲影响,除了他们拥有了一件极为了不起的宝物之外,同时与他们的血统有关,因为他们号称是拥有魅灵一族最古老的血统,所以,他们不受神止洲的影响。

    至于不死门为什么不受影响,这个问题谁都说不清楚。

    不死门与古灵渊不一样,古灵渊在很古老的时代,他们都建立在神止洲了,所以,他们才敢号称自己是最古老的魅灵血统。

    不死门是后来者,它是不死仙帝手中创建的,不死门自从被不死仙帝创建之后,它就在神止洲创造了奇迹,不死门的弟子在神止洲不受任何影响,而且,外来的客人如果留在不死门作客,也不会受到神止洲的压制。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情况,很多人也认为不死门有一件宝物可以抵抗神止洲的压制。

    但是,至于为什么不死门的弟子在神止洲的任何地方都不受压制,这让世人搞不明白。

    如果说古灵渊的弟子不受神止洲的压制,那是因为他们有着古老的魅灵血统,那不死门却没有这样的条件。

    因为不死门的弟子是包罗万象,在不死门最鼎盛之时,门下弟子多如牛毛,而且这些弟子的出身形形色色,有人族,有海妖,有魅灵……

    所以,不死门的弟子不受压制,那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血统。

    最后,对于这个问题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很多人都认为,不死门的弟子在神止洲不受压制,很有可能是因为不死仙帝创下的功法,这甚至有可能是因为不死仙帝掌握了不死的奥秘。

    关于不死仙帝掌握了不死奥秘的传言,早就有传说,而不死门的奇迹也让人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这个传言。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不死门没落之后,曾经有无数个强者和大人物来过不死门寻找传说中的不死之术。

    在这样的浩劫之下,不死门差点被灭门,差点是灰飞烟灭,不过,最终不死门还是挺过来了,尽管不死门挺过了灰飞烟灭的浩劫,但是,从此之后,不死门一蹶不振,沦为了微不足道的门派,门下的弟子也是寥寥无几。

    当李七夜他们三个人站在不死门之外的时候,远眺不死门,叶小小和司马玉剑都不由惊叹不死门的壮观。

    不死门所在之地极为险峻,整个不死门乃是雾气萦绕,整片山河笼罩在云雾之中,让整个不死门看起来十分的不真切。

    不死门的山脉更神奇,似乎一条条巨大的山脉是生长在一面巨大到无法想象的绝壁之上,这样的一条条山脉横直悬在空中,甚至有不少山脉在空中是错综交织!

    看到如此的一幕,只怕很多人会被如此壮观的山河所震撼。在这不死门之中,能看得到大河乃是飞瀑三千尺,从天而降,一条条山脉挂于空中,十分的震撼人心。

    “好壮观、好奇特的地势。”叶小小看到眼前这样的山河,都不由为之惊叹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是有讲究的,不死门它不止是在神止洲之中,而且,它是最靠近神树岭,事实上,神树岭就从这里开始,这里才是神树岭的起根。”

    “这里是神树岭的起根?”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都不是很相信,说道:“大家去神树岭的时候,都不是从这里开始呀。”

    “并不是谁都能看得透的。”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就是神树岭的起根,不死仙门他当年把不死门建在这里,那是有着他的大玄机。事实上,如果在神止洲可以建立门派的话,神止洲有两个地方最好,一,就是古灵渊,二,就是眼前的不死门!这两个地方,绝对是无双的宝地!”?“这也是不死仙帝了不起的地方。”看着不死门,李七夜笑着说道:“不死仙帝他折腾了很久,他窥视到了神树岭的一些秘密,他折腾了很久之后,终于在这里建立了不死门。”

    当然,有一点李七夜没说,不死仙帝能得到这里面的一些秘密,这与不死仙帝的出身有着很大的关系。

    就在李七夜他们三个人站在不死门外之时,有一个老者带着二三个弟子出门相迎。

    “小老乃是不死门的门主,鄙姓黄,贱名能泉。”这个老者一见到李七夜和叶小小,立即抱拳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