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心口痛,王艳婚姻,第1427章不死门

已有 26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司马玉剑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不由久久回不过神来,在恍然之间,宛如李七夜给她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扇从来没有被打开的大门,一条全新的大道铺现在她的眼前。

    事实上,叶小小都听得津津有味,她托着下巴,听得是十分的入神,好像她都被这样的话迷住了。

    在司马玉剑失神细细体味李七夜的话之时,叶小小回过神来,用手捋撞了李七夜一下,瞪着李七夜说道:“自大王,以前你是不是干杀手勾当的?”?叶小小这样的话让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说道:“谁说我是做杀手勾当的!难道说,你没吃过猪肉就不能看过猪跑!”

    “切,我才不相信你这样的鬼话呢。”叶小小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一看你就说假话,哼,哼,哼,你以前一定是个大杀手,说不定是一个变态的杀手。”说着,她是娇笑起来。

    叶小小这样怀疑,也不无道理,连司马玉剑都不由为之怀疑,甚至司马玉剑都不由认为李七夜很有可能就是出身于他们杀神夜团,或者,说不定李七夜就是他们杀神夜团中秘密培养的至尊杀手。

    “想象力不要那么丰富。”李七夜一看司马玉剑的神态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摇了摇头说道:“我既不是你们杀神夜团的什么秘密培养的至尊杀手,我更不是什么杀手。我只是我,李七夜,仅此而己。”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司马玉剑不由粉脸一红,有些娇羞,但,她又立即冰冷起来。事实上,做了这么久杀手之后,她已经有点不适合如此小女儿姿态的情绪。

    “好了,我们走吧,去不死门。”李七夜站了起来,对叶小小说道。

    “出发了。”听到李七夜这话,叶小小大喜,她早就巴不得立即进入神树岭的内世界了。

    在李七夜和叶小小打算离开的时候,司马玉剑不由犹豫起来。

    对于她而言,根本就不应该跟着李七夜,先不说在此之前李七夜还是她刺杀的目标,更重要的是,她跟李七夜根本就不熟悉,李七夜也不是他们杀神夜团的人。

    如果她跟着李七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她不止是无处遁形,甚至她的一切都是呈现在了李七夜的面前,赤裸裸的。

    “怎么,是觉得我对你有所图谋吗?”在司马玉剑犹豫的时候,李七夜回过头来淡淡地说道。

    司马玉剑看着李七夜,张口欲言,但,不知道该如何说为好。

    “跟上。”李七夜也没有多费口舌,沉声地命令地说道。

    当李七夜一旦神态庄重严肃的时候,司马玉剑芳心一震,就像着了魔一样,忍不住跟着李七夜,跟在李七夜身边。

    作为杀手,她明知道不应该就这样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但是,她的双腿却不听自己的使唤,似乎李七夜有着无穷的魅力一样,让她无从抗拒,心甘情愿地跟着李七夜。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司马玉剑赶往不死门,在行走中,很多时候只能看到叶小小和李七夜,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行走着。

    事实上,司马玉剑一直都跟随着李七夜身边,只不过,作为杀神夜团的传人,她有着绝高的遁隐之术,那怕她跟随在李七夜身边,没有足够强大的境界,是无法发现她的存在的。

    很快,李七夜他们三人就抵达了不死门,远远看到不死门的时候,叶小小高兴地说道:“我们到了。”

    看着不死门,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己。

    不死门,创于不死仙帝之手,作为帝统仙门,它曾经是显赫一时,特别是在不死仙帝的时代,不死门更是威慑天下。

    在广袤无比的神止洲,只有两个传承,一个是古灵渊,一个是不死门!

    在今天,不死门已经没落了,远不如古灵渊显赫。但是,曾经有好几个时代,特别是不死仙帝时代,不死门的声威之盛,那是远远不是古灵渊所能相比的。

    在以前,不死门还没有没落之时,来神止洲的强者,首先拜访的不是古灵渊,而是不死门,可惜,不死门没落之后,当年的盛况从此一去不返。

    神止渊这样的一个地方,不论是谁来了,都会受到压制,而且,早就有传言说,如果你在神止洲修练的话,修练的速度会十分的缓慢。

    正是因为如此,神止洲虽然陆地广阔,一直没有人愿意定居,除了不死门和古灵渊之外。

    说来也奇怪,不死门和古灵渊却不受神止洲的压制所影响,不死门和古灵渊的弟子不止是不会受到制压,而且,他们的修练也与其他的地方一样,不会因为在神止洲而停否或缓慢。

    关于古灵渊为什么不受神止洲影响,有着比较靠谱的说法,有不少至尊认为,古灵渊的弟子不受神止洲影响,除了他们拥有了一件极为了不起的宝物之外,同时与他们的血统有关,因为他们号称是拥有魅灵一族最古老的血统,所以,他们不受神止洲的影响。

    至于不死门为什么不受影响,这个问题谁都说不清楚。

    不死门与古灵渊不一样,古灵渊在很古老的时代,他们都建立在神止洲了,所以,他们才敢号称自己是最古老的魅灵血统。

    不死门是后来者,它是不死仙帝手中创建的,不死门自从被不死仙帝创建之后,它就在神止洲创造了奇迹,不死门的弟子在神止洲不受任何影响,而且,外来的客人如果留在不死门作客,也不会受到神止洲的压制。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情况,很多人也认为不死门有一件宝物可以抵抗神止洲的压制。

    但是,至于为什么不死门的弟子在神止洲的任何地方都不受压制,这让世人搞不明白。

    如果说古灵渊的弟子不受神止洲的压制,那是因为他们有着古老的魅灵血统,那不死门却没有这样的条件。

    因为不死门的弟子是包罗万象,在不死门最鼎盛之时,门下弟子多如牛毛,而且这些弟子的出身形形色色,有人族,有海妖,有魅灵……

    所以,不死门的弟子不受压制,那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血统。

    最后,对于这个问题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很多人都认为,不死门的弟子在神止洲不受压制,很有可能是因为不死仙帝创下的功法,这甚至有可能是因为不死仙帝掌握了不死的奥秘。

    关于不死仙帝掌握了不死奥秘的传言,早就有传说,而不死门的奇迹也让人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这个传言。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不死门没落之后,曾经有无数个强者和大人物来过不死门寻找传说中的不死之术。

    在这样的浩劫之下,不死门差点被灭门,差点是灰飞烟灭,不过,最终不死门还是挺过来了,尽管不死门挺过了灰飞烟灭的浩劫,但是,从此之后,不死门一蹶不振,沦为了微不足道的门派,门下的弟子也是寥寥无几。

    当李七夜他们三个人站在不死门之外的时候,远眺不死门,叶小小和司马玉剑都不由惊叹不死门的壮观。

    不死门所在之地极为险峻,整个不死门乃是雾气萦绕,整片山河笼罩在云雾之中,让整个不死门看起来十分的不真切。

    不死门的山脉更神奇,似乎一条条巨大的山脉是生长在一面巨大到无法想象的绝壁之上,这样的一条条山脉横直悬在空中,甚至有不少山脉在空中是错综交织!

    看到如此的一幕,只怕很多人会被如此壮观的山河所震撼。在这不死门之中,能看得到大河乃是飞瀑三千尺,从天而降,一条条山脉挂于空中,十分的震撼人心。

    “好壮观、好奇特的地势。”叶小小看到眼前这样的山河,都不由为之惊叹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是有讲究的,不死门它不止是在神止洲之中,而且,它是最靠近神树岭,事实上,神树岭就从这里开始,这里才是神树岭的起根。”

    “这里是神树岭的起根?”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都不是很相信,说道:“大家去神树岭的时候,都不是从这里开始呀。”

    “并不是谁都能看得透的。”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就是神树岭的起根,不死仙门他当年把不死门建在这里,那是有着他的大玄机。事实上,如果在神止洲可以建立门派的话,神止洲有两个地方最好,一,就是古灵渊,二,就是眼前的不死门!这两个地方,绝对是无双的宝地!”?“这也是不死仙帝了不起的地方。”看着不死门,李七夜笑着说道:“不死仙帝他折腾了很久,他窥视到了神树岭的一些秘密,他折腾了很久之后,终于在这里建立了不死门。”

    当然,有一点李七夜没说,不死仙帝能得到这里面的一些秘密,这与不死仙帝的出身有着很大的关系。

    就在李七夜他们三个人站在不死门外之时,有一个老者带着二三个弟子出门相迎。

    “小老乃是不死门的门主,鄙姓黄,贱名能泉。”这个老者一见到李七夜和叶小小,立即抱拳说道。

第一百三十七章 巨蚌    东海诸邪神都是有原型的,不过他们的原型不像妖怪那样,乃是直接的动物,石头,植物成精,而是在这样的特殊环境下弄出来的大杂烩。

    当然,这种大杂烩能够聚集在一起,然后进一步衍生凝结出来东海诸邪神这样的怪物,肯定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达成的,必然有着特殊的形成条件在里面,这种特殊的形成条件,便是他们的发源地了。

    顺着大巫凶指点的方向,林封谨朝着远处眺望了过去,那里依然生长着茂密的水下丛林,与旁边的巨型海带丛林不同的是,那边生长的是一团一团的海绵海藻,还有头发丝一般细长的水下植物在徐徐的随水摆动。

    之前林封谨没有注意到那边的原因,是由于水下的光芒微弱,能见度不高,而现在却是有一群水母漂浮了过来,这些水母的身上,闪耀着点点的蓝色光芒,借助这蓝色光芒的照耀,就能看到那里居然有着一个巨大屋子的贝壳的轮廓,只是这贝壳上已经是破出来了一个大洞。

    同时,有一大团巨型水泡将这贝壳牢牢的裹住,隔绝了海水,而在贝壳的周围,则是有着六根看起来摇摇欲坠的石头柱子,仿佛顽童的手笔一样,可以说是堆砌得歪歪斜斜的。

    不过,这石头柱子的顶端都镌刻着奇特的石像,狰狞凶恶,全部都大张着嘴巴,朝着外面吐着长长的舌头,并且这石像的眼睛虽然是闭着的,却总是会发出一线凄厉的红光,仿佛是在警惕的窥探着四周。

    大巫凶指着那贝壳道:

    “这玩意儿当中不时会释放出来一股相当诡异的气息,可以说与东海诸邪神的气息格外的相似,并且公子你看那石像,其炼制的手法与吴作城当中的那种血锻之术是不是十分接近,并且精妙得多?”

    吴作城当中的“血锻”之术,相当残酷,便是从东海诸国的人那边流传过来的,这种方法不适合用来批量化打造武器,不过也要承认,其单独锻造的精品几率是十分可观的,据说这方法就是“神降”以后传授下来的。

    这时候,对大巫凶的说法,林封谨差不多已经是相信了七八成,因为东海诸神的原型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杂七杂八的东西混合在一起的,什么头发,眼睛,泥土,石块,却是产生了奇特的化合反应。

    这些东西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又怎么会混合到了一起呢?这其中必然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将他们聚合,熔炼起来。

    林封谨之前乃是百思不得其解,此时来到了这东海邪神的发源地才知道,原来这种“神秘的力量”说穿了一点儿也不稀奇,可以很轻易的就推理了出来,便是生活在这海底的巨蚌了。

    大概是在几千年前,有一只本来并不是生活在这里的巨蚌阴差阳错来到了这里定居,它的来到或许是被人带来放生的,或许是跟随着洋流而来,或许是被吞掉未消化后被排泄了出来总之,它出现在了这里,并且传宗接代,在这里成功繁衍出来了一个族群。

    这深海巨蚌体积庞大沉重,更是生活在了沙土里面,相当于是在海床上掘进行走一般,因此可以靠近到距离大漩涡底部非常近的地方,并且深海巨蚌乃是利用自己的“斧足”掘进,速度缓慢,因此消化力十分强大,在进食的时候会连沙土一起吞掉,然后混合在里面的细小螺类,贝壳什么的,甚至枯萎腐烂掉的海藻,鱼类尸体,都会被一一的被消化吸收,沙土则是被排了出来。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很显然,一些埋藏在了沙土里面的魔神的残骸之类的东西就会被深海巨蚌吸入体内去,这就是东海诸邪神成型的第一步,当被吸入体内的这些残骸还有活力或者说是残余阴气的时候,便会与深海巨蚌的血肉产生反应,这个过程有可能会直接令深海巨蚌死掉。

    不过,一旦深海巨蚌承受住了这个反应之后,便会出现一种只会在蚌类的身体上才会出现的特殊现象,那便是蕴珠。

    珍珠是怎么形成的?

    便是沙子之类的异物进入到了蚌壳的内部,蚌类为了保护自身,就分泌出来珍珠质,将异物死死包裹住,然后形成珍珠。结果这种特殊的现象,很可能就导致了被吸入巨蚌体内的那些法宝碎片,魔神残骸的复苏。

    而巨蚌的生活习性决定了它会持续不断的吸入海底的残渣,泥沙,那么,一旦最初被吸入的碎片复苏,很可能就会像磁铁一样,吸引与之相生相近的残骸或者物品,随着巨蚌的不断挪移,捕食,只要巨蚌不死,那么这些相性相同的上古残骸,碎片必然会越聚越多同时,它们还在被巨蚌的血肉精气,还有特殊的珍珠质包裹,产生着奇特的反应

    终于,有一日,量变终于形成了质变,持续不断的化学反应作用下,一个奇特的自我意志诞生了,这就是最初代的东海邪神。

    有一句话叫做观一叶而知秋,林封谨最近的实力突飞猛进,在精神修为上也是达到了大圆满的境界,思维仿佛水晶楼阁一样,虽然复杂,却是晶莹剔透,通过了一些线索,便是自动的在脑海里面补充出来了东海邪神诞生的场面,倘若他愿意,甚至可以将这个过程在奈非天当中还原了出来,

    这种衍生生命的轨迹和途径,实际上是对修炼很有帮助的,因为生命诞生时候的那一点光芒生机,实际上其中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佛门当中,甚至有专门叫做坦多罗派的分支来研究这一项,说起坦多罗大概不是很熟悉,但一说欢喜禅,肯定很多人就如雷灌耳了。

    必须要纠正的一点错误是,男女情爱的事情,其实只是欢喜禅涉及到的很边缘化的东西而已,其实质就和道家的炼精化气一样,在开发人体在生殖这方面衍生出来的潜能。

    林封谨此时领悟了东海邪神这种以蚌为母,以海为父的特殊生存方式,相当于是对天地之间的大道规则又多出来了新的领悟,体内的元气鼓荡澎湃,顿时在瞬间实力又有所精进,借着这个机会,林封谨一口气将浑身上下的元气聚集在了一点上,猛然对准了地心岩浆当中的奈非天灌注了进去,然后用力一收!

    顿时,一道流光闪耀而过,奈非天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其表面上光芒闪耀,仿佛是熔炼后的黄金那样璀璨夺目,有着鲜活灵动的感觉。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伸手一按,然后便见到了奈非天展现出来了防护形态,迅速变巨变大,将所有的人都运载了进去。

    这时候,大巫凶看了林封谨一眼,有些迟疑的道:

    “公子?”

    林封谨知道大巫凶的意思,东海邪神的发源地当中,也是有一种奇异的生机萌动着,而接下来奈非天想要进阶的话,非常重要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奈非天当中的小千世界里必须自我孕育出生命来。(像是林封谨弄进去的七大狱主,白起,都是外来的生物,并且还是阴灵一般的存在)

    因此,若是要未雨绸缪的话,那么是可以驱动奈非天,吞掉几处东海邪神的发源地,这样一来的话,对未来奈非天再次进阶很有帮助。

    不过,林封谨还是摇了摇头道:

    “他们的诞生过程已经是在我的心里面装着,就算是不吞掉它们的发源地,我也能将之推演出来,只是要多耗费些时间罢了。这一次咱们前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超度烛神,所以说没有必要节外生枝,不要因小失大。”

    听了林封谨的话,大巫凶点了点头,奈非天便是随着林封谨的心念开始前行,徐徐的朝着前方滑行而去,速度看似平缓,其实却是快得惊人,十来里的路程可以说是瞬息便到,几乎是眨眼功夫,便是来到了之前林封谨发觉海底残骸的位置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