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东海诸邪神都是有原型的,不过他们的原型不像妖怪那样,乃是直接的动物,石头,植物成精,而是在这样的特殊环境下弄出来的大杂烩。

    当然,这种大杂烩能够聚集在一起,然后进一步衍生凝结出来东海诸邪神这样的怪物,肯定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达成的,必然有着特殊的形成条件在里面,这种特殊的形成条件,便是他们的发源地了。

    顺着大巫凶指点的方向,林封谨朝着远处眺望了过去,那里依然生长着茂密的水下丛林,与旁边的巨型海带丛林不同的是,那边生长的是一团一团的海绵海藻,还有头发丝一般细长的水下植物在徐徐的随水摆动。

    之前林封谨没有注意到那边的原因,是由于水下的光芒微弱,能见度不高,而现在却是有一群水母漂浮了过来,这些水母的身上,闪耀着点点的蓝色光芒,借助这蓝色光芒的照耀,就能看到那里居然有着一个巨大屋子的贝壳的轮廓,只是这贝壳上已经是破出来了一个大洞。

    同时,有一大团巨型水泡将这贝壳牢牢的裹住,隔绝了海水,而在贝壳的周围,则是有着六根看起来摇摇欲坠的石头柱子,仿佛顽童的手笔一样,可以说是堆砌得歪歪斜斜的。

    不过,这石头柱子的顶端都镌刻着奇特的石像,狰狞凶恶,全部都大张着嘴巴,朝着外面吐着长长的舌头,并且这石像的眼睛虽然是闭着的,却总是会发出一线凄厉的红光,仿佛是在警惕的窥探着四周。

    大巫凶指着那贝壳道:

    “这玩意儿当中不时会释放出来一股相当诡异的气息,可以说与东海诸邪神的气息格外的相似,并且公子你看那石像,其炼制的手法与吴作城当中的那种血锻之术是不是十分接近,并且精妙得多?”

    吴作城当中的“血锻”之术,相当残酷,便是从东海诸国的人那边流传过来的,这种方法不适合用来批量化打造武器,不过也要承认,其单独锻造的精品几率是十分可观的,据说这方法就是“神降”以后传授下来的。

    这时候,对大巫凶的说法,林封谨差不多已经是相信了七八成,因为东海诸神的原型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杂七杂八的东西混合在一起的,什么头发,眼睛,泥土,石块,却是产生了奇特的化合反应。

    这些东西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又怎么会混合到了一起呢?这其中必然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将他们聚合,熔炼起来。

    林封谨之前乃是百思不得其解,此时来到了这东海邪神的发源地才知道,原来这种“神秘的力量”说穿了一点儿也不稀奇,可以很轻易的就推理了出来,便是生活在这海底的巨蚌了。

    大概是在几千年前,有一只本来并不是生活在这里的巨蚌阴差阳错来到了这里定居,它的来到或许是被人带来放生的,或许是跟随着洋流而来,或许是被吞掉未消化后被排泄了出来总之,它出现在了这里,并且传宗接代,在这里成功繁衍出来了一个族群。

    这深海巨蚌体积庞大沉重,更是生活在了沙土里面,相当于是在海床上掘进行走一般,因此可以靠近到距离大漩涡底部非常近的地方,并且深海巨蚌乃是利用自己的“斧足”掘进,速度缓慢,因此消化力十分强大,在进食的时候会连沙土一起吞掉,然后混合在里面的细小螺类,贝壳什么的,甚至枯萎腐烂掉的海藻,鱼类尸体,都会被一一的被消化吸收,沙土则是被排了出来。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很显然,一些埋藏在了沙土里面的魔神的残骸之类的东西就会被深海巨蚌吸入体内去,这就是东海诸邪神成型的第一步,当被吸入体内的这些残骸还有活力或者说是残余阴气的时候,便会与深海巨蚌的血肉产生反应,这个过程有可能会直接令深海巨蚌死掉。

    不过,一旦深海巨蚌承受住了这个反应之后,便会出现一种只会在蚌类的身体上才会出现的特殊现象,那便是蕴珠。

    珍珠是怎么形成的?

    便是沙子之类的异物进入到了蚌壳的内部,蚌类为了保护自身,就分泌出来珍珠质,将异物死死包裹住,然后形成珍珠。结果这种特殊的现象,很可能就导致了被吸入巨蚌体内的那些法宝碎片,魔神残骸的复苏。

    而巨蚌的生活习性决定了它会持续不断的吸入海底的残渣,泥沙,那么,一旦最初被吸入的碎片复苏,很可能就会像磁铁一样,吸引与之相生相近的残骸或者物品,随着巨蚌的不断挪移,捕食,只要巨蚌不死,那么这些相性相同的上古残骸,碎片必然会越聚越多同时,它们还在被巨蚌的血肉精气,还有特殊的珍珠质包裹,产生着奇特的反应

    终于,有一日,量变终于形成了质变,持续不断的化学反应作用下,一个奇特的自我意志诞生了,这就是最初代的东海邪神。

    有一句话叫做观一叶而知秋,林封谨最近的实力突飞猛进,在精神修为上也是达到了大圆满的境界,思维仿佛水晶楼阁一样,虽然复杂,却是晶莹剔透,通过了一些线索,便是自动的在脑海里面补充出来了东海邪神诞生的场面,倘若他愿意,甚至可以将这个过程在奈非天当中还原了出来,

    这种衍生生命的轨迹和途径,实际上是对修炼很有帮助的,因为生命诞生时候的那一点光芒生机,实际上其中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佛门当中,甚至有专门叫做坦多罗派的分支来研究这一项,说起坦多罗大概不是很熟悉,但一说欢喜禅,肯定很多人就如雷灌耳了。

    必须要纠正的一点错误是,男女情爱的事情,其实只是欢喜禅涉及到的很边缘化的东西而已,其实质就和道家的炼精化气一样,在开发人体在生殖这方面衍生出来的潜能。

    林封谨此时领悟了东海邪神这种以蚌为母,以海为父的特殊生存方式,相当于是对天地之间的大道规则又多出来了新的领悟,体内的元气鼓荡澎湃,顿时在瞬间实力又有所精进,借着这个机会,林封谨一口气将浑身上下的元气聚集在了一点上,猛然对准了地心岩浆当中的奈非天灌注了进去,然后用力一收!

    顿时,一道流光闪耀而过,奈非天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其表面上光芒闪耀,仿佛是熔炼后的黄金那样璀璨夺目,有着鲜活灵动的感觉。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伸手一按,然后便见到了奈非天展现出来了防护形态,迅速变巨变大,将所有的人都运载了进去。

    这时候,大巫凶看了林封谨一眼,有些迟疑的道:

    “公子?”

    林封谨知道大巫凶的意思,东海邪神的发源地当中,也是有一种奇异的生机萌动着,而接下来奈非天想要进阶的话,非常重要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奈非天当中的小千世界里必须自我孕育出生命来。(像是林封谨弄进去的七大狱主,白起,都是外来的生物,并且还是阴灵一般的存在)

    因此,若是要未雨绸缪的话,那么是可以驱动奈非天,吞掉几处东海邪神的发源地,这样一来的话,对未来奈非天再次进阶很有帮助。

    不过,林封谨还是摇了摇头道:

    “他们的诞生过程已经是在我的心里面装着,就算是不吞掉它们的发源地,我也能将之推演出来,只是要多耗费些时间罢了。这一次咱们前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超度烛神,所以说没有必要节外生枝,不要因小失大。”

    听了林封谨的话,大巫凶点了点头,奈非天便是随着林封谨的心念开始前行,徐徐的朝着前方滑行而去,速度看似平缓,其实却是快得惊人,十来里的路程可以说是瞬息便到,几乎是眨眼功夫,便是来到了之前林封谨发觉海底残骸的位置了。

第1426章杀神道的奥义    被李七夜照入识海,司马玉剑魂都飞了起来了,有着一种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感觉。

    她的识海封禁领域被李七夜解开,她有一种赤裸裸的感觉,甚至比赤裸裸还要彻底!似乎在这样的烛照之下,她一切都在李七夜眼中一样,让李七夜饱览无余。

    不要说是作为杀手,就算是作为一个修士,也十分清楚,识海是不能随意让人看的,那怕最亲近的人,都不能给他看。

    司马玉剑也想抗拒,但是,李七夜却有着无上的魅力,司马玉剑感觉自己就像着魔一样,有一种飞蛾扑火的感觉,心甘情愿,这样的感觉,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在李七夜打开她识海的封禁领域的时候,司马玉剑都不免有所羞怩,因为这比赤裸裸的站在李七夜面前还要彻底,她就有丝毫的遮挡。

    最终,李七夜放开了司马玉剑,司马玉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当她回过神来之后,骇然无比,立即连退了好几步,就像是看到鬼一样看着李七夜,十分的惊悚。

    “你,你会妖术!”司马玉剑震撼无比,芳心剧震,这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作为杀手,有着一套镇守心神、稳住道心的手段,像她这样的道行,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慑住了心神,好像一下子被李七夜吸引一样,一下子着魔一样,完全无从抗拒李七夜。

    更让司马玉剑感到恐怖的是,李七夜竟然能打开她识海中封禁领域,这样的事情根本是不可能的,要知道,被封禁的领域是不可能被打开的,否则,她的识海就会炸毁,她整个人都会灰飞烟灭!

    但是,这一次李七夜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她的识海封禁领域,宛如她的封禁领域对李七夜是不设防备一样,更让司马玉剑感到恐怖的是,她对于李七夜有着一种感觉,似乎在心底最深处是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因为李七夜打开她封禁领域的时候,就好像打开了她杀神道无上殿堂的大门,似乎,李七夜把一把可以通往杀神道无上殿堂最终奥妙的钥匙交给了她的手中一样。

    在这刹那之间,司马玉剑感觉自己是心甘情愿,完全是放弃了对李七夜的抗拒,似乎李七夜可以给她一切,李七夜就像是在她漫漫大道上的一盏明灯,可以照亮她的人生。

    似乎,在李七夜这样的烛照之下,她能看到自己的未来,似乎她整个人沐浴在李七夜熙和的温暖之中。

    “欢迎你归来。”李七夜只是平淡地说道:“这才是杀神道,你真以为杀手就是杀人机器吗?没有七情六欲,没有一切的感觉?看来,给你指点的人,对杀神道的理解有着很大的偏差,你对于杀神道的领悟,还是停留在比较浅的层次。”

    司马玉剑惊魂未定地看着李七夜,当李七夜这样说的时候,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宛如是捕捉到了什么,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有着一道光芒从她眼前掠过一样,在这刹那之间,她有着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似乎,就在这瞬间,她心里面有着百般的滋味,好像这种瞬间回到了当年,好像她那被包裹的心脏被一层层解开一样。

    司马玉剑与白剑真有所不同,白剑真自小就是走上了无情偏激的剑道,所以,她本身的冰冷,乃是剑道的杀意,一股浑然天成的冰冷。

    而司马玉剑,以前她并不是说是那种冰冷无情的人,她以前是很冷傲没错,但,还不至于冰冷无情。

    只不过,她与速道天神争夺掌门之位失败之后,因缘会际,走上了杀神道这一条道路。这让她从天之骄女转变为了一个女杀手,她把自己的一颗芳心包课尘封起来,在被训练成杀手之时,她冰冷起来,她成为了自己手中的一把剑,成为了一把利器,不论是什么利器都行,只要能杀人!

    但是,在这一刻,她感觉又有点回到了当年的模样,恍然间,她好像是感受到了自己的芳心在跳动一样,似乎,她不止是一个杀手!

    “这终究是要经历的。”李七夜看着司马玉剑这神态,他再熟悉不过了,他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杀神道,踏上这一条道路,很多人一开始认为一个黑暗中的杀手,就是属于一把杀人的利器,杀伐无情!”

    “事实上,作为一名杀手,行走于黑暗之中,行走于暗夜,这是没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甚至可以说,杀手,是一把杀人利器,十分锋利的那种。”

    “但,这并不代表着一把杀人利器,就注定着冰冷无情。”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杀手,他首先是个人,然后才是一把杀人利器,如果你连一个人都不是,你又怎么能成就一条大道呢?”

    司马玉剑张口欲说,但,她选择了沉默。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李七夜看着司马玉剑的神态,说道:“没错,杀手不要有情绪波动,特别是在猎杀的时候,无情无欲!但,很多人对于这个理解产生了很大的误差。”

    “知道问题在那里吗?”李七夜看着司马玉剑,认真地说道:“这里说的是不要有情绪波动,事实上与修道是一样的。难道说,你的道心很容易动摇吗?你的道心很容易被撼动吗?道心不动,你也可以视之为铁石心肠,但,你道心坚如铁,这并不代表你就是冰冷无情,这并不代表你就是一件无情的兵器!”

    听着李七夜这样说,司马玉剑不由仔细地聆听起来,听得入神。

    “杀神道,杀神夜团。”李七夜看着认真聆听的司马玉剑,缓缓地说道:“你作为一个杀手,你也可以把自己认为是行走在黑暗中的君王。但是,不要忘记,你行走在黑暗中,这并不代表你就是黑暗,你是在黑暗中寻找自己的光明,甚至是寻找世界的光明。”

    “什么是光明!”过了好一会儿,仔细聆听的司马玉剑都不由问了一句。

    “我们不说大道理,不说守护九界,或者拯救世界,这种道德仁义的大道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们只说自己,就只说你。作为杀神道的传人,你的光明是什么?只是仅仅杀人吗?”?李七夜的话让司马玉剑不由沉默起来,她一时之间回答不上来。

    “或者说,对于你来说,你的光明是在未来一天,能超越你的师弟速道天神?”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司马玉剑张口欲言,但,她又沉默起来。

    李七夜这话说到了她的心坎,直指她内心。在一开始,她走上了这一条道路,她的确是想有一天自己登临巅峰,超越她师弟速道天神,她只是想证明自己能比她师弟更强。

    但是,走得越远,她就越感到有些迷茫,因为杀神道给予她的,和她追求的,似乎又不一样,这是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只能说,荒谬!”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只是因为杀人,又或者是为了超越你师弟,这才选择杀神道,那就是大错特错。如果你没有想通,你永远迈不过那道坎,你永远都无法掌执盘龙剑!”

    “我——”司马玉剑张口欲言,但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冰冷的她,变得更加不擅于言辞。

    “看来,你师父虽然在指点你修练之上是尽心尽责,但,却未能开悟你的人生。”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他只是传授于你了功法、技巧而己,对于大道的领悟,却未能教导你,只能说,他是一个尽责的师父,不是一个好师父。”

    “不允许你这样说!”司马玉剑立即反击李七夜,冷冷地说道。她对于自己的师父十分的尊敬,因为在她人生最低谷的时候给了她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她很尊敬自己的师父!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杀神道,它不止是一门功法,也不止只有杀人技巧这些东西,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条大道,一条无上大道。否则的话,为什么要取名为’杀神道’呢?不如取名为’三千八百六十种杀人技巧’算了。”

    李七夜十分难得地为司马玉剑传授心得,说道:“大道,首先你有一颗道心,一颗求索的道心,所以,你有道心,才有大道。如果你把自己只是视为杀人的工具,冰冷无情的利剑,那么,你连心都没有,何来道?”

    “大道无情,这不是说让你变得无情,只不过是大道本身无情而己。”李七夜说道:“在杀神道上,杀人也了,猎狩也好,不管这里面有多少技巧或者布局等等的东西,这对于整个’杀神道’来说,都只是一种磨砺的手段,让自己在这一条大道上越走越远,最终登临巅峰。”

    “事实上,走上杀神道,成为杀手,这跟你修练没有什么区别,你强大了,可以杀更强大的人了,或者说,你可以通过刺杀暗杀来达到你的战略目的。”李七夜为司马玉剑传授说道:“这都只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己,走到最后,只不过是让你登临巅峰,成为至尊,而不是说,让你成为杀人工具那么的肤浅。”

    “这就好像你修练冰雪功法一样,你修练冰雪功法,你可以冰封八方,你可以冰镇万域。难道说,你修练冰雪功法,你的目的就是成为冰人吗?并不是这样,而是让你成为仙帝,或成为至强者。这才是一条大道,一条真正的大道。如果不是这样,那只不过是技巧而己,仅仅只是技巧,你永远无法登临巅峰!”李七夜十分难得如此苦口婆心地为一个人传授大道。

    李七夜根本就是没有收徒的念想,只不过,司马玉剑的确是有着这一方面的天赋,而对于杀神夜团,他心里面也是一直有个牵挂。

    今天他把司马玉剑留在身边,如此有耐心地把心得传授给司马玉剑,这只不过是因为他把一些东西还给杀神夜团而己,了却自己的一桩心愿。

    “所以,如果你想超越自己,登临杀神道的巅峰。首先,你不只是一个无情的杀人工具,其次,你走上这一条大道,并不是仅仅因为你想超越你师弟速道天神。”李七夜认真地说道:“它不只是一种技巧,你可把它当作一条无上的大道来参悟,就像修练一样,这样你才能登临巅峰!”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请大家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