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海水在林封谨的面颊之前徐徐流淌而过,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不知道多少年来都没有活人来过的世界了,常年在这里存在的,就只有东海邪神这种妖灵,还有那萦绕在海水当中,似乎根本都浓得化解不开的怨念。╪╪.?。

    此时的林封谨乃是悬浮在海水当中的,在水娥的帮助下,他的肌肤表面一寸处,便是有一层淡淡的水幕包裹着,借助这一层水幕,他就能在水下活动自如而不沾海水,有一句话叫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当林封谨靠近了那些惨烈无比的庞大肢体,碎块以后,反而就真的没有远处观看的那种震撼了,只觉得自己就仿佛是在海底的山脉当中行走着一般,而这些魔族和妖族的遗骸能够留存到现在依然不腐的,外面也是被覆盖上了大量的污泥,藻类,看起来和普通的山脉别无二致了。

    不过,生长在这些遗骸上面的各种水草,海带,藻类的表面,都有着一层淡淡的黑气氤氲着,林封谨就见到当有鱼儿尝试游过接近,想要张嘴去啃食水草猎食的身后,就会反过来被这些植物迅的缠绕住,然后吞掉!

    同时,在这些植物组成的水下森林当中,更是隐藏着莫大的凶险,最初林封谨没有防备之下,若不是水娥凝结了一层冰盾,那就会中了暗算!

    至于是什么暗算?那便是在这水下森林的阴暗之处,叶片遮蔽住的地方,居然还生活着一种诡异无比的甲虫,这玩意儿浑身上下都是光滑无比,坚硬若镔铁,背部还有一个看起来就十分诡异的笑脸花纹,与邪弥呼弄出来的那苏我使者与之颇为相似,搞不好苏我使者就是以这怨气所凝结的甲虫为蓝本山寨出来的。╪┠┢┠.<。

    这甲虫的口器当中,居然有一层细密无比的牙齿,一旦被咬到的话。必然就是一大块肉被狠狠的撕扯下来,然后被迅咀嚼吞入肚皮里面。林封谨当时在遭受到了袭击之后,都只能将其一指头弹晕而不敢将其弄死,原因就是这怨念甲虫的数量相当之多。

    林封谨仔细留意的话。就会觉这些东西几乎遍布各处,都是在安静的趴伏着养精蓄锐的模样,此时只被这一只甲虫攻击还好,一旦是开了杀戒,激怒了所有的甲虫导致被围攻的话。那么估计就要面对相当尴尬的局面了。

    同时,因为这里的环境十分特殊,所以生长的各种生物也是显得奇形怪状,比如说出了幽绿色光芒的伞状水母,又比如说头上长着两根大犄角的鮟鱇巨鱼,同时,林封谨还见到,这里有一种鱼类,有着梭子一般的体型,极其达的胸鳍。尖锐的嘴巴,锋利的牙齿。

    这种鱼类在水中游动的度可以说是十分惊人,略微一动就仿佛若离弦之箭也似的飚射了出去,这鱼类为什么会进化生长成这样的模样,便是由于在这深邃海渊当中,可以说是食物相当难以寻觅,并且往往都会出现想要猎食最后反而将自己赔进去了的情况,端的是凶险重重。┞╪═┝═╞.《。

    因此要想获得足够的食物的话,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靠近大漩涡了,这大漩涡产生的吸力可以说是无穷无尽。一旦不小心靠近,那么几乎就没可能摆脱掉,当这庞大的漩涡将上面充沛的食物给卷下来以后,就算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下来,因此这时候若能在旁边窥探下手,那么当然就可以轻易得手。

    不过,要想从大漩涡当中猎获食物的话,也同样要冒着巨大的风险,那就是必须与这庞大无比的天威之力抗衡。一旦被大漩涡的吸引力拉扯了进去,被拽入到了地窍当中,那么恐怕就要偷鸡不成,反而将自己搭上了。

    林封谨的见到的这种鱼类,就利用惊人的游来与这大漩涡之力进行抗衡,他在旁边观望了一会儿,便见到了有不少这种梭子鱼以惊人的度在大漩涡的外围穿插着,高度令它们在这样凶险的地方游刃有余,只是,危机素来都是与风险并存的,固然有不少的梭子鱼成功的猎取到了食物,林封谨也有见到,一条梭子鱼似乎太过贪心,选择了一块过重的食物,结果导致自身的度减缓了下来,被生生的扯进了大漩涡当中,再也没有出现过。

    随着林封谨的接近,大漩涡的底部漩尾已经看得十分清楚了,整个大漩涡的造型此时从下往上看,乃是十分清晰的漏斗形状,上大下小,然而就算是连接地窍的涡尾,也是足足占据了林封谨大半个视野。

    在这个地方,已经很难有大型的海底植物生长了,就算是那些普通的海藻,也是要努力的贴附在了岩石,海床上面,才能保持不被冲走,林封谨的耳朵鼓膜当中甚至传来了一阵一阵的闷痛,这是大漩涡产生的巨大吸力导致的必然结果,在这样的天地之威面前,哪怕是强横若林封谨,此时在失去了奈非天的保护下一样也是要隐隐受到伤害。

    不过,在这个地方,林封谨也是现了一些很可能具有非常具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说旁边海床上卧着的一块凸起,虽然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岩石一样,可是从这玩意儿身上,散出来了一种锋锐若刀锋也似的怨愤之气,不停的朝着四面八方蔓延着。

    林封谨从沙子里面挖掘出来了一个贝壳,将其对准那一块凸起的“岩石”给抛掷了过去,结果当这贝壳接近到了这“岩石”一丈之内的时候,忽然就四分五裂,看起来居然像是在瞬间被十七八把快刀同时斩过似的,完全裂成了碎块,徐徐的散落在了水中。

    见到了这模样,林封谨顿时心中一喜,知道自己应该是捡到宝了,这所谓的海底凸起,搞不好就是当年魔族或者妖族的大能的随身法宝的碎片啊,在当时来说,这些碎片残骸都不被放在眼里,可是这漫长的岁月过去了,各种资源差不多也是消耗开采殆尽,在这种情况下,当年的废品,搞不好就已经变成了珍贵无比的原料。

    何况这宝物的碎片历经了这万古岁月,居然依然桀骜不逊,锋芒锐利达到了外溢伤人的程度,若不是林封谨感知到了现在的奈非天已经炼化到了关键的时分,现在就直接将其召唤出来,看一看这下方的宝物残骸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了。

    林封谨接下来又在附近转悠了一下,觉越是靠近地窍的地方,这样的珍贵碎片就越多,粗略算起来的话,至少也有七八块,其中最小的一块只有拳头大小,最大的一块却是少说也是一幢房屋大小。

    而当林封谨接近到了漩涡尾部接近十里的时候,便是知道不能再前进了,在强大的水压冲击下,身体周围甚至都散出来了隐隐约约的光芒,乃是在用全力进行抵抗,虽然他此时觉得还有余力,靠近到七八里的地方都没有问题,但必须要考虑到,在这鬼地方,凶险的不仅仅只有天灾而已,还有在旁边潜伏着的**猎食者。

    这些怪物的实力,是绝对不能以等闲来计算的,一旦自己成为了它们的目标,就必须要留有余力来应付这样的敌人,同时,这里毕竟是东海邪神众的老巢,到底会出现什么意外的状况也绝不稀奇。

    就目前来说,林封谨还是要求稳,何况他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里的地心熔岩当中,蕴藏的元气非常的足,大概是当年陨落的神魔尸骨灵气散佚出来的原因,因此奈非天大概再过盏茶功夫就能炼化完毕,因此便干脆重新退回到了安全区域当中。

    林封谨一回去之后,大巫凶便是迎了上来道:

    “公子,我们应该是现了东海邪神众的源地!”(未完待续。)

第1425章臣伏    穿好衣裳之后,司马玉剑冷漠地站在那里,她沉默着,就算她想说一句谢谢,但,却说不出口来。

    她一直都是如此的冰冷,自从走下杀手这一条道路之后,更是冷漠无情,“谢谢”这样的词她更是难于说出口,更何况,她一直都是靠自己,自强自立。

    “过来。”李七夜向司马玉剑招了招手,吩咐地说道。

    司马玉剑不由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到了李七夜的面前。

    看了看司马玉剑,李七夜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伸出右手,放在了司马玉剑的胸前,压在司马玉剑的双峰之间。

    李七夜突然伸手压在自己胸前,这让司马玉剑不由后退一步,立即躲开了,毕竟她是个黄花闺女,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该看的都看了。”李七夜看了她一眼,平淡地说道:“如果我要占你的便宜,还要等到现在吗?”?司马玉剑一向来都是冰冷无情,她就像冰雕一样,作为杀手的她,很少有情绪波动,但是,被李七夜这样一说,她心里面有点被气得牙痒痒的,有着想揍李七夜一顿的想法,只能说,李七夜这样的话实在是太欠揍了。

    司马玉剑最后还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再一次站在李七夜面前。

    此时李七夜的右手压在了她的胸膛上,在这个时候,司马玉剑的芳心不由颤了一下。

    隔着薄薄的衣裳,她能清晰无比地感受到李七夜那强壮有力的手掌,手掌的老茧触及她的肌肤,有些粗糙,但是,却十分的有力量,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

    在大手压着她的酥胸之时,她芳心不由颤了一下,感觉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在周身蔓延,这样的感觉从胸膛蔓延到全身。如此怪的感觉她从来没有过。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的大手亮了起来,李七夜的大手就像是明灯一样,随着他的大手亮了起来之后。司马玉剑的身体也开始亮了起来,好像司马玉剑整个身体被点亮了一样。

    “铮、铮、铮……”的金属之声响起,此时,李七夜大手乃是一条条法则交织,接着。空间如同错位一样,司马玉剑所在的整个空间变得晶莹,在这样的空间之中,司马玉剑看到了一条条神秘的法则,这样的一条条神秘法则就好像是枷锁一样,锁住了司马玉剑的空间,压制了司马玉剑。

    但是,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大手上的法则钻入了司马玉剑的体内,点亮了司马玉剑体内的空间。随着光芒亮起,点亮的体内空间竟然缓缓地撑开被锁住的外空间。

    “铛、铛、铛……”此时一阵阵解锁的声音响起,当司马玉剑全身亮得如明灯一样之时,李七夜的法则竟然钻入了空间枷锁之中,在短短时间之内解开了一个个枷锁。

    当这些神秘的枷锁被解开之后,隐于这个空间的神秘法则竟然如灵蛇一样游走撤退了,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在这瞬间,司马玉剑全身一震,她顿时感觉压锁在她身上的巨锁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听到“轰”的一声响起。血气轰鸣,她磅礴的血气又回归到了她的体内,如同蛟龙一样。

    司马玉剑芳心一震,在这个时候。她才明白李七夜竟然解开了她身上的压制,让她不再受神止洲的力量压制,她的实力又恢复到了平日时的境界。

    “你竟然能解开神止洲的压制?”叶小小看到这样的一幕,瞅着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看了叶小小一眼,淡淡地说道:“这有什么奇怪,在神止洲。在神树岭,都是有秘密的,都是有规则可循的。为什么很多人来到神止洲会去求古灵渊?因为古灵渊能解开压制。不过,与我不同的是,古灵渊解开神止洲的压制,那是依靠一件宝物。”

    “那你呢?”就是冰冷如霜的司马玉剑都忍不住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奥秘。”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只要有规则可循,一切都可以解开。神止洲有着不为人知道的奥秘,只要你能参悟这里面的奥秘,你也能解开它的压制。”

    当然,想参悟神止洲的奥秘,这是谈何容易。单是这压制的奥秘,李七夜在作为阴鸦的时候,就花费了很漫长的时间,他曾经来过一次又一次,最终才参悟了这里面的奥秘。

    司马玉剑不说话,依然冰冷如霜,给人一种刺骨的感觉,她的冰冷,让人不愿意去靠近。

    “虽然我不收徒弟。”李七夜看了看冰冷如霜的司马玉剑,说道:“但是,从今天起,你就留在我身边,从今天起,由我来亲自指点你的杀神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司马玉剑盯着李七夜,她是一个寡言不爱说话的人,她此时都很想质疑李七夜,她真的是怀疑李七夜。

    她并不相信李七夜能指点她杀神道,毕竟,李七夜是一个外人,根本就不可能指点她杀神道。

    “我自会修行。”司马玉剑冷漠地说道,拒绝李七夜的话。

    “你自己修行?”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说道:“太慢了!你以为我喜欢带一个拖油瓶。你这样的杀神道也敢来古灵渊搞刺杀,别把’杀神夜团’的威名给糟踏了!你太弱了,让你去继承’杀神夜团’的衣钵,都有点糟踏杀神道的威名。”

    “你”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冰冷如霜的司马玉剑又气又怒,作为杀手的她,不应该有情绪波动,但是,她此时都不由为之怒视李七夜。

    “不用不满意,也不用怒盯着我。”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如果你真的掌握了杀神道的精髓,今天你也不会失败,而且,你也是盘龙剑在手。你们有你们的规纪,虽然你是被选定为衣钵传人,但是,没达到这样的层次,是不可以掌执盘龙剑的,这把剑代表着杀神道的无上荣耀!”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司马玉剑沉默起来,虽然她心里面是有些怒气,但是,李七夜这一席话的确是说出了她的不足。

    “过来,让我看一看你的识海。”李七夜对司马玉剑吩咐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司马玉剑立即后退了好几步,对于任何修士而言,识海是不可以随便给人看的,那怕是再亲近的人。

    李七夜看了看司马玉剑的防备,淡淡地说道:“你觉得对我防备有用吗?如果我铁了心要看你的识海,你怎么样躲都没有用!你是抵抗不了我的!再说了,如果我真的想要你们’杀神夜团’的功法和秘密,我不用找你!你知道的还很有限!只要我一句话,你们的当家会一十一五的告诉我。”

    司马玉剑冷漠地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依然对李七夜防备着,对李七夜充满了戒备。

    “快过来!”李七夜双目一张,不怒而威,当他神态一凝的时候,立即震慑人心,任何人都会为之心头一紧,此时的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施号发令!

    司马玉剑芳心一颤,当李七夜不怒而威之时,瞬间慑住了她的芳心,这并非是司马玉剑不够强大,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刹那之间,她拒绝不了李七夜,就像着了魔一样,向李七夜走去。

    李七夜就只有一句话,神态庄重,让人不可抗拒。此时,司马玉剑感觉李七夜就像是黑夜君王,似乎是他统治了黑暗的世界,他拥有了无上的魅力,让她无法抗拒。

    事实上,司马玉剑是很强大,就算是神皇也不可能一句话慑住她的心神。

    可惜,司马玉剑却遇到了李七夜,他可以说是杀神道的谛造者,他可以说是“杀神夜团”的无上君王,真正的主宰。

    在这样的一条道路上,有着李七夜不可磨灭的印记。当年李七夜能统治着整个“杀神夜团”,而今天的司马玉剑,又怎么可能抗拒得了他这个暗夜君王呢!

    事实上,被慑住心神的不止是司马玉剑,就算是叶小小都受到极大的影响,当李七夜不怒而威之时,当他庄重无上之时,叶小小都不由芳心一震,都感觉难于抗拒李七夜的神威,给人一种臣伏的感觉。

    似乎,李七夜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不管你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当他真的发怒之时,你都会全身簌簌地伏拜在地上。

    眨眼之间,司马玉剑已经站在李七夜面前,离李七夜咫尺。此时,李七夜捧着她冰肤雪肌的脸庞,一双眼睛深视着她。

    司马玉剑感觉自己如同着了魔一样,十分顺从地仰起脸庞,迎上李七夜的目光。

    “嗡”的一声,此时,李七夜的目光照亮了她的识海,一下子照入了她的心灵最深处!

    但是,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司马玉剑识海中那被封禁的领域随着“铛“的解锁声音响起,整个封禁的领域被打开了。

    要知道,每一个传承都有自己的手段,每个门派的弟子修练了某一门功法之后,他们的识海都会有封禁的领域,这个领域是外人无法强行打开的,一旦强行打开,整个识海就会被炸毁。

    这样的封禁领域,主要是以防止自己的弟子落入强人的手中之后被强行读取记忆。

    当有了这样的封禁领域的封禁之后,想强行读取识海中的功法记忆,那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它样会把整个识海炸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