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听了烛九阴的话,叹了口气,他当然看得出来地窍那里乃是人间界的薄弱处,只是在那个地方也是很明显有着极高的风险啊。

    这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了“啪啦”的一声轻响,林封谨顿时回头看了一眼背后之前进来的地方,那里乃是一块非常奇特的石头,大概有一人多高,表面光滑有若镜面一般——不过此时已经出现了大量的裂纹,诡异的是:从这石头的裂纹当中还冒出来了汩汩的鲜血,显然已经是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一块石头乃是被东海众邪神特地炼制出来的入口法器,叫做肉镜石魔,具有十分奇特的性质,在平时完全就仿佛像是一块石头那样,进入“冬眠”状态,根本就不会泄露出任何气息出来,中阴界那边也察觉不到任何情况。

    只有在被东海众邪神所催动的情况下,肉镜石魔才会从此时的石化冬眠状态当中彻底的醒转来,然后化成一扇大门,连同中阴界和人间界。

    不过,此时显然林封谨的进入已经暴露了这玩意儿的行踪,加上肉镜石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与另外那一端的巨型尸魔阴司使者建立了精神上的联系,而此时阴司使者也是被超度了,报复性的自毁,所以此时肉镜石魔便是彻底的被摧毁掉。

    林封谨顺手就将肉镜石魔收入到了奈非天当中,这玩意儿炼制的时候被添加了不少稀罕的材料,而这些材料对于奈非天来说,也都是能派得上用场的,毕竟奈非天这把圣器已经开始逐步的构筑自身的小千世界,可以说是什么都缺。

    肉镜石魔被收掉了以后,其背后则是出现了一团黑雾缭绕的神秘洞穴,不过很快的就渐渐的变得模糊,消失,最后完全和正常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区别了,见到了这一幕,大巫凶便沉吟道:

    “公子,时空的道标已经被湮灭同化,咱们身后的这条中阴界通道已经是被彻底的毁掉,来路已经断掉了。”

    林封谨点点头道:

    “是的,之后咱们想要回去的时候,就要多耗费一番手脚了,这里已经是非常接近无尽之海,哪怕是使用奈非天赶路,也是至少要十来天。”

    所谓的无尽之海,乃是一片浩瀚无尽的深邃存在,此时林封谨他们所处的大海虽然也是奇深,海渊达到了数万米,不过只要想办法总是能够探测到了海底,并且海水当中有着各种生物存在,可以形成完整的食物链。

    而无尽之海则是完全就无法探测到海底的存在,更是一片死寂,哪怕是强大的远古深海巨兽也是不敢涉足其中,因为一旦游入了无尽之海以后,便会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神秘力量徐徐开始侵蚀进入到了身体当中,会令生灵渐渐的虚弱。

    这种神秘力量根本就无法豁免,也是无法抵挡,唯一的好处就是,这种神秘力量的侵蚀速度是十分缓慢的,哪怕是普通人驾船进入无尽之海,都会在三四天之后才会感觉到自身的虚弱,就像是伤风咳嗽那样,依然不会危及性命,一直要到十天以后,才会严重到致命的地步。

    而个体能力越是强大的生灵,能够支撑的时间越久,像是远古深海巨兽,估计至少能撑一个月,并且只要你能活着从无尽之海当中回归,到达正常的海域,你身上的这股神秘力量就会迅速的消退,哪怕是病重得只剩余下来了一口气,也是同样可以重新恢复健康而不留后遗症。

    林封谨这一次前来,也没有要探索无尽之海的意思,因此只是看了无尽之海一眼,便重新回到了当下要面对的局面上来。

    他一深思之后便是发觉,中阴界的通道毁掉虽然有着种种弊端,但是也是有着非常明显的好处的,那就是东海众邪神就算是知道了老巢受到袭击,马上不顾一切中断了与巫神之间的决战赶回来,同样也是没有近路可以走了,所以至少也是要一天一夜的时间。

    这样一来的话,接下来的超度烛九阴的时间就充裕得多了,之前预期构想的是只有四个时辰来进行施法,很显然,这额外多出来的时间,就可以让林封谨准备得更充分,把握变得更大一些。

    同时,之前林封谨驾驭奈非天与中阴界的位面意志分身一战,奈非天的元气消耗也是不小,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回复,同时消化得到的好处,此时多了这一天一夜的缓冲期,也能让奈非天能以最强大最完美的状态出现。

    接下来林封谨便是将奈非天一掷,奈非天化成了一道流光,朝着下方钻了进去,这里本来就是极深的海渊当中,地壳比陆地上面更显薄弱,因此这一钻便是持续不停的贯入,飞入了不到两千米之后,便接触到了下方的火红色岩浆,这才浸泡在其中,停止了下贯之势。

    岩浆乃是由土而化,若水流淌,炽烈若火,兼具了五行当中土,水,火三大特性,奈非天进入其中之后,在其中徐徐转动,便是能借助外力淬炼自身,更快的将位面精华吸收,彻底的恢复元气。

    林封谨将奈非天在岩浆当中进行炼制的时候,他自身也是不需要守在旁边的,这等神物与他乃是心念相通,只要有需要的话,瞬间就能返回护主,因此干脆就不在原地浪费时间,将周围仔细的探索一番再说。

    在林封谨他们的周围,处于的是干燥的状态,原因就是水底出现了一个巨型水泡将这里包裹住,使得海水都透不进来,也正是因为没有海水的腐蚀,所以说这一处充满了魔族风格的原始神庙才能保持下来,没有坍塌。

    这个巨型水泡当然不是天然生成的,仔细看去就能发觉,这附近的地面上,都有生长着一种毛茸茸的若青苔一般的奇特植物,并且还是和岩石同样的棕色,仿佛是鬣狗,灰狼夏天身上的短毛似的。正是这种奇特的绒毛苔藓生产出来了大量的氧气,支撑制造出来了如此庞大的水泡,使得万丈海渊下的海底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奇观。

    此时林封谨极目望去,透过巨型海带林的目光就能隐约发现,远处依然是有着一个个类似的巨型水泡存在,想必都是东海众邪神要保护维系的神庙了,他此时便是举步朝着水泡外面踩踏了过去,林封谨虽然水性不好,但不要忘记,其身边还跟随着水娥这样本命就是水系神通的奴仆,所以哪怕是离开了这水泡,在这海底穿行的时候也是如履平地。

    此时林封谨自然是朝着制造出来大漩涡的那个地窍行去的,从这大漩涡的声势就知道,这地窍的规模势必非同小可,虽然还远离了至少三四十里,可是已经有一种狂猛无比的感觉从海水当中直透了出来。甚至可以见到周围巨型海带森林的叶片,也是一齐对准了那个方向微微的漂流,抖动着。

    “咦!那个竟然是?”在游出去了约莫两三百丈之后,依照林封谨的视力,已经隐隐约约可以将海底那些本来看不清楚东西辨识出来了。正是因为辨识出来的真相太过惊人,所以林封谨印证了自己的想法以后,就觉得越发的震惊。

    原来,此时在大漩涡的根部处,那些有着影影绰绰的山峦般的巨型黑影,居然看起来很像是断肢和残存下来的躯干碎块!倘若这是真的的话,一只断掉的安静躺卧在海床上的手臂,居然会令人联想到了蜿蜒的山脉,由此可见本体应该是何等庞然。

    不过仔细一想的话,又会觉得这其实乃是相当正常的事情了,当年大漩涡这里便是用来惩罚,处决,镇压魔族,妖族的大能的地方,押到这里之后,或杀戮,或封印,然后往大漩涡当中一推,一了百了。

    哪怕是你的神通再怎么强横,就像是业魔王迦空这样怎么杀也杀不死的变态,也只能被封印后在这恶劣的环境当中苟延残喘,任时间一点一点的蚕食自己的生机,最后生命之火在渡过漫长的时光以后,腐烂湮灭在了这海渊当中。

    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林封谨虽然距离这地窍还有好几十里,已经感觉到了那种无法形容的沉重桎梏,无法言喻,令人窒息的怨念!甚至眼前的一切看上去都是灰蒙蒙的,极其消磨人的心志。

    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诞生出来的东海众邪神,其行为乖戾,残酷,邪恶乃是再正常不过的,若是他们行事能够光明正大的话,那反而会令人啧啧称奇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野猪,大巫凶等人也是率先经受不住,因为奈非天还在淬炼,东海众邪神也是一时赶不回来,所以他们就与林封谨分开,不敢再前进了,唯恐自己的心境都受到影响,压抑自杀。

    好在林封谨的前世乃是地藏,习惯于在黑暗污秽的世界当中修炼,对这种地方的抵抗力可以说是奇强,所以只要定一定神,然后在心中默念真言,立即就出现了一朵金莲开放在了林封谨的头顶,金莲的光芒涓滴若雨水那样,徐徐的滴落了下来,在林封谨的体表形成了一层百邪不侵的护盾,金光流转,让他依然可以若闲庭漫步一般的行走着。

第1424章秋水出芙容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和司马玉剑离开之后,他并没有立即去不死门,而是为司马玉剑找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为司马玉剑疗伤。

    司马玉剑虽然伤势很重,但是,李七夜的补天膏,再重的伤势在补天膏之下一切都不成问题。

    司马玉剑服用了补天膏之后,立即精神一振,她立即感受到自己的伤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恢复,在短短时间之内,不论是外伤还是内伤,都痊愈了,甚至没有留下丝毫的伤痕。

    如此的神药,这让司马玉剑为之震撼,她明白李七夜给自己服用的乃是举世无双的神药。

    尽管司马玉剑的伤势恢复了,李七夜依然是取出了万炉神,开始掌御着炉火。在李七夜的御火之术下,炉火竟然液化,化作了如琥珀一般的火水,整炉的火水闪动着光芒,十分的美丽。

    由火化水,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此的御火之术,已经是纯火纯青了。

    当一炉水都散发出宝光的时候,李七夜吩咐司马玉剑说道:“把衣服脱光了,给我进去。”

    李七夜这话一出,司马玉剑顿时盯着李七夜,此时她的目光虽然没有杀意,但十分的冰冷,冷冰冰地看着李七夜。

    “喂,你什么时候从自大狂变成了大色狼了!”叶小小立即为司马玉剑抱不平,瞪着李七夜,忿忿不平,说道:“你这是借疗伤的机会占女孩子的便宜!死色狼,看我收不收拾你!”说着就去踩李七夜的脚尖。

    李七夜只是屈指一弹,就把叶小小轻轻地弹开了,只是淡淡地说道:“我要占她便宜,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什么借口都不用。”

    “我伤势好了。”司马玉剑冰冷地说道,她依然是冷漠,依然是冰冷无情。

    “我知道。”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这不是给你疗伤,我是给你驱逐!否则的话,你永远都别想去古灵渊。你一旦踏入了古灵渊,你就无处遁形!”

    司马玉剑沉默了一下。她都不明白李七夜这话具体的意思。

    “哼,你太弱了,连盘龙剑都还没有掌握,还敢踏入古灵渊。”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还不知道古灵渊这深渊之下有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司马玉剑虽然冰冷,但,依然忍不住问了一句。事实上,在刺杀之时。她对古灵渊进行深入的研究,她对于古灵渊的事情算是在道很多。

    “这不是你能惹的东西。”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道:“你一旦踏入了古灵渊,就会受到烛照。就你现在的实力,在古灵渊你还想遁形吗?在古灵渊的光芒之下,你就是无处遁形,就像镜中的人,古灵渊能把你看得一清二楚!”

    冰冷无情的司马玉剑不由沉默起来,这一次她刺杀的确是失败了,事实上。她也有点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样失败的。

    以实力而言,那怕她受到压制了,凭着她的杀神道和暗杀的手段以及种种陷阱和宝物。她自信都能把目标杀死。

    事实上,说来也奇怪。当她刺杀目标的时候,对方好像是知道她要来一样,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她了。

    这就让司马玉剑不明白,刺杀的行动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何目标对她的行踪一清二楚。

    “快进去!”李七夜也不与司马玉剑多哆嗦,吩咐地说道。

    当李七夜真的板起脸来的时候,就算是一直敢在李七夜放肆、受李七夜宠着的叶小小都不敢说什么。

    司马玉剑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地脱下自己的衣裳,她动作十分僵硬。十分的不自然,那怕她这样冰冷无情的杀手。也不免有羞娇的时候。

    要知道,她乃是冰清玉洁,不要说是在男人面前脱衣服,她与男人连普通亲昵的行为都没有。让她这样一个黄花大闺女当着李七夜的面前脱衣服,那是多么的尴尬,多么的羞怩。

    尽管司马玉剑心里面适应不了,有着说不出来尴尬和羞怩,但是,她依然是把衣服脱了。

    当她脱光之后,整个隐秘空间都一亮,就像是蓬荜生辉一样,能看到眼前这一幕的人,都不由为之双眼一亮。

    当赤裸的司马玉剑站在面前之时,让人都不由为之惊叹,眼前的美人实在是太美丽了。

    雪白的肌肤宛如是白玉一般,不论是盈盈一握的柳腰,还是浑然硕大的酥胸,又或者是翘挺圆润的香臀,都难于让人挑剔。

    特别是在那浑然硕乳之前,嫣红的点辍更是宛如两朵花蕊在怒放一般,无比的娇嫩,甚至是带着七分的娇羞,这样的尤物,让人难于形容。

    眼前的美景,实在是美不胜收,让人不由为之惊叹,让人不由为之怦然心动。

    冰肌玉肤,这个字用来形容眼前司马玉剑的美丽那一点都不为过,她那如凝脂一般的肤肌给人一种清凉冰冷的感觉,似乎她的肌肤是冰雪白玉所雕刻而成一般。

    看到眼前的胴体,这让人不由觉得,司马玉剑这个名字取得真好,她整个人就像是白玉一般,美不胜收。

    “真好看,真硕大。”叶小小看到司马玉剑的胴体,都不由赞叹了一声,娇笑地说道:“让我摸一下。”说着,伸手去要去摸司马玉剑。

    不过,司马玉剑立即躲来了,动作间不由是羞怩娇涩,作为一个女杀手,一直冰冷无情的她,也有女人味的时候。

    “进去吧,不要耽搁了太久。”李七夜看了看司马玉剑那美妙无比的玉体,只是平淡地说道。

    对于李七夜而言,司马玉剑的娇躯虽然美妙,但是,绝世无双的胴体他见多了,比司马玉剑的更美丽、更诱人的都不知道有多少,所以,在李七夜眼中看来,司马玉剑这样的美妙,那是算不了什么。

    司马玉剑冰冷无言,她默默地沉入了炉中,被由烈火所化的池水所淹没。

    对于司马玉剑而言,心里面有些怪怪的,她作为一个杀手,从不在乎自己的皮囊,但是,当李七夜只是随着看了胴体一眼之时,她心里面就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者这是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虽然司马玉剑不在乎自己的美貌,但是,她好歹也是绝世美人,以她的姿色而言,在天灵界绝对能进前十。

    现在她全身赤裸地站在李七夜面前了,李七夜也只不过是平淡地看了她一眼而己,似乎她与万物没有什么区别,就像是路边的草芥一样,十分的平常。

    不论怎么说,这让司马玉剑多多少少都有些挫败感,这种感觉比刺杀失败还要难于忘怀。

    此时,李七夜掌着万炉神,已经化作了液体的炉火像是在流动着一样,似乎是在洗涤着司马玉剑一样,好像是为司马玉剑驱逐什么东西一般。

    过了一会儿,池水之是竟然浮出了丝丝缕缕的光芒,更准确说是光屑,似乎这是一缕缕的光芒碎裂一样。

    这些光屑似乎一直隐藏在了司马玉剑的体内,在炉火之下,终于把它给驱逐出来了。

    “准备好了,守住道心,稳住血气,不为所动。”此时李七夜对司马玉剑沉声喝道。

    司马玉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立即守住了道心,稳住了血气。

    “噗”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本是化作水的炉火竟然是宛如一条条细如丝的长线一样,这一条条细如丝的长线瞬间射入了司马玉剑的体内,好像一下子把司马玉剑的身体射穿一样。

    接着,司马玉剑身体不由颤了一下,一阵剧痛传来,在这个时候,细细的长线竟然从她的体内拖出了一物来。

    这是一条小小的道纹而己,这样的一条小小的道纹被一条条细如丝的火线锁住,它虽然想动,但,却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东西?”叶小小看到这条从司马玉剑拖出来的道纹,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司马玉剑更是芳心一震,她中了别人的道纹竟然一无所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你踏和古灵渊的时候,古灵渊的圣光已经笼罩着你了,如果你没有得到古灵渊的允许,古灵渊的圣光就会在你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所以,你踏入了古灵渊之后,就是无可遁形,不管你怎么样躲避,不管你是怎么样的隐遁,都是被古灵渊看得一清二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司马玉剑心里面一凛,她没有想到古灵渊还有这样的玄机。在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为何自己的刺杀会失败,原来是这样一回事。

    “出来吧。”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司马玉剑站了起来,宛如芙蓉出水,春光满堂,当水珠从雪白饱满的酥胸流淌着的时候,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真是好看。”叶小小看得津津有味,李七夜倒是平淡自在,反而她一个女孩子却看得十分的入神。

    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出水,这让司马玉剑都难免羞涩,急匆匆地穿上了衣裳。

    “蓬”的一声响起,瞬间炉火瞬间爆发,就像是火山喷发一样,瞬间把光屑和道纹烧得灰飞烟灭,不留下丝毫的痕迹。

    新的一年,祝大家新年快乐。(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