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和司马玉剑离开之后,他并没有立即去不死门,而是为司马玉剑找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为司马玉剑疗伤。

    司马玉剑虽然伤势很重,但是,李七夜的补天膏,再重的伤势在补天膏之下一切都不成问题。

    司马玉剑服用了补天膏之后,立即精神一振,她立即感受到自己的伤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恢复,在短短时间之内,不论是外伤还是内伤,都痊愈了,甚至没有留下丝毫的伤痕。

    如此的神药,这让司马玉剑为之震撼,她明白李七夜给自己服用的乃是举世无双的神药。

    尽管司马玉剑的伤势恢复了,李七夜依然是取出了万炉神,开始掌御着炉火。在李七夜的御火之术下,炉火竟然液化,化作了如琥珀一般的火水,整炉的火水闪动着光芒,十分的美丽。

    由火化水,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此的御火之术,已经是纯火纯青了。

    当一炉水都散发出宝光的时候,李七夜吩咐司马玉剑说道:“把衣服脱光了,给我进去。”

    李七夜这话一出,司马玉剑顿时盯着李七夜,此时她的目光虽然没有杀意,但十分的冰冷,冷冰冰地看着李七夜。

    “喂,你什么时候从自大狂变成了大色狼了!”叶小小立即为司马玉剑抱不平,瞪着李七夜,忿忿不平,说道:“你这是借疗伤的机会占女孩子的便宜!死色狼,看我收不收拾你!”说着就去踩李七夜的脚尖。

    李七夜只是屈指一弹,就把叶小小轻轻地弹开了,只是淡淡地说道:“我要占她便宜,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什么借口都不用。”

    “我伤势好了。”司马玉剑冰冷地说道,她依然是冷漠,依然是冰冷无情。

    “我知道。”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这不是给你疗伤,我是给你驱逐!否则的话,你永远都别想去古灵渊。你一旦踏入了古灵渊,你就无处遁形!”

    司马玉剑沉默了一下。她都不明白李七夜这话具体的意思。

    “哼,你太弱了,连盘龙剑都还没有掌握,还敢踏入古灵渊。”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还不知道古灵渊这深渊之下有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司马玉剑虽然冰冷,但,依然忍不住问了一句。事实上,在刺杀之时。她对古灵渊进行深入的研究,她对于古灵渊的事情算是在道很多。

    “这不是你能惹的东西。”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道:“你一旦踏入了古灵渊,就会受到烛照。就你现在的实力,在古灵渊你还想遁形吗?在古灵渊的光芒之下,你就是无处遁形,就像镜中的人,古灵渊能把你看得一清二楚!”

    冰冷无情的司马玉剑不由沉默起来,这一次她刺杀的确是失败了,事实上。她也有点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样失败的。

    以实力而言,那怕她受到压制了,凭着她的杀神道和暗杀的手段以及种种陷阱和宝物。她自信都能把目标杀死。

    事实上,说来也奇怪。当她刺杀目标的时候,对方好像是知道她要来一样,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她了。

    这就让司马玉剑不明白,刺杀的行动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何目标对她的行踪一清二楚。

    “快进去!”李七夜也不与司马玉剑多哆嗦,吩咐地说道。

    当李七夜真的板起脸来的时候,就算是一直敢在李七夜放肆、受李七夜宠着的叶小小都不敢说什么。

    司马玉剑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地脱下自己的衣裳,她动作十分僵硬。十分的不自然,那怕她这样冰冷无情的杀手。也不免有羞娇的时候。

    要知道,她乃是冰清玉洁,不要说是在男人面前脱衣服,她与男人连普通亲昵的行为都没有。让她这样一个黄花大闺女当着李七夜的面前脱衣服,那是多么的尴尬,多么的羞怩。

    尽管司马玉剑心里面适应不了,有着说不出来尴尬和羞怩,但是,她依然是把衣服脱了。

    当她脱光之后,整个隐秘空间都一亮,就像是蓬荜生辉一样,能看到眼前这一幕的人,都不由为之双眼一亮。

    当赤裸的司马玉剑站在面前之时,让人都不由为之惊叹,眼前的美人实在是太美丽了。

    雪白的肌肤宛如是白玉一般,不论是盈盈一握的柳腰,还是浑然硕大的酥胸,又或者是翘挺圆润的香臀,都难于让人挑剔。

    特别是在那浑然硕乳之前,嫣红的点辍更是宛如两朵花蕊在怒放一般,无比的娇嫩,甚至是带着七分的娇羞,这样的尤物,让人难于形容。

    眼前的美景,实在是美不胜收,让人不由为之惊叹,让人不由为之怦然心动。

    冰肌玉肤,这个字用来形容眼前司马玉剑的美丽那一点都不为过,她那如凝脂一般的肤肌给人一种清凉冰冷的感觉,似乎她的肌肤是冰雪白玉所雕刻而成一般。

    看到眼前的胴体,这让人不由觉得,司马玉剑这个名字取得真好,她整个人就像是白玉一般,美不胜收。

    “真好看,真硕大。”叶小小看到司马玉剑的胴体,都不由赞叹了一声,娇笑地说道:“让我摸一下。”说着,伸手去要去摸司马玉剑。

    不过,司马玉剑立即躲来了,动作间不由是羞怩娇涩,作为一个女杀手,一直冰冷无情的她,也有女人味的时候。

    “进去吧,不要耽搁了太久。”李七夜看了看司马玉剑那美妙无比的玉体,只是平淡地说道。

    对于李七夜而言,司马玉剑的娇躯虽然美妙,但是,绝世无双的胴体他见多了,比司马玉剑的更美丽、更诱人的都不知道有多少,所以,在李七夜眼中看来,司马玉剑这样的美妙,那是算不了什么。

    司马玉剑冰冷无言,她默默地沉入了炉中,被由烈火所化的池水所淹没。

    对于司马玉剑而言,心里面有些怪怪的,她作为一个杀手,从不在乎自己的皮囊,但是,当李七夜只是随着看了胴体一眼之时,她心里面就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者这是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虽然司马玉剑不在乎自己的美貌,但是,她好歹也是绝世美人,以她的姿色而言,在天灵界绝对能进前十。

    现在她全身赤裸地站在李七夜面前了,李七夜也只不过是平淡地看了她一眼而己,似乎她与万物没有什么区别,就像是路边的草芥一样,十分的平常。

    不论怎么说,这让司马玉剑多多少少都有些挫败感,这种感觉比刺杀失败还要难于忘怀。

    此时,李七夜掌着万炉神,已经化作了液体的炉火像是在流动着一样,似乎是在洗涤着司马玉剑一样,好像是为司马玉剑驱逐什么东西一般。

    过了一会儿,池水之是竟然浮出了丝丝缕缕的光芒,更准确说是光屑,似乎这是一缕缕的光芒碎裂一样。

    这些光屑似乎一直隐藏在了司马玉剑的体内,在炉火之下,终于把它给驱逐出来了。

    “准备好了,守住道心,稳住血气,不为所动。”此时李七夜对司马玉剑沉声喝道。

    司马玉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立即守住了道心,稳住了血气。

    “噗”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本是化作水的炉火竟然是宛如一条条细如丝的长线一样,这一条条细如丝的长线瞬间射入了司马玉剑的体内,好像一下子把司马玉剑的身体射穿一样。

    接着,司马玉剑身体不由颤了一下,一阵剧痛传来,在这个时候,细细的长线竟然从她的体内拖出了一物来。

    这是一条小小的道纹而己,这样的一条小小的道纹被一条条细如丝的火线锁住,它虽然想动,但,却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东西?”叶小小看到这条从司马玉剑拖出来的道纹,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司马玉剑更是芳心一震,她中了别人的道纹竟然一无所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你踏和古灵渊的时候,古灵渊的圣光已经笼罩着你了,如果你没有得到古灵渊的允许,古灵渊的圣光就会在你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所以,你踏入了古灵渊之后,就是无可遁形,不管你怎么样躲避,不管你是怎么样的隐遁,都是被古灵渊看得一清二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司马玉剑心里面一凛,她没有想到古灵渊还有这样的玄机。在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为何自己的刺杀会失败,原来是这样一回事。

    “出来吧。”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司马玉剑站了起来,宛如芙蓉出水,春光满堂,当水珠从雪白饱满的酥胸流淌着的时候,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真是好看。”叶小小看得津津有味,李七夜倒是平淡自在,反而她一个女孩子却看得十分的入神。

    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出水,这让司马玉剑都难免羞涩,急匆匆地穿上了衣裳。

    “蓬”的一声响起,瞬间炉火瞬间爆发,就像是火山喷发一样,瞬间把光屑和道纹烧得灰飞烟灭,不留下丝毫的痕迹。

    新的一年,祝大家新年快乐。(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漩涡之底    前仆后继!

    悍不畏死!

    训练有素!

    令行禁止!

    这一十六个字,四句成语,都是用来形容军队的。

    只要是任何一支军队能够配得上其中的一句成语,那么就可以算得上拥有不错的战力了,而当任何一支军队拥有这其中的两种特质的话,那么就可以拿出去做先锋军也不会逊色。

    同时兼具了这三种特质的军队,那就堪称是精锐无匹,用来拱卫京畿做帝王的御林军也是足以配得上。

    至于四大特质全部具备的,古往今来也就只有那么几支著名的强军能做到而已,都可以在史书上浓墨重彩的狠狠写下一笔来。

    此时白起乃是千古名将,麾下调教训练出来的这一支强横的战兵,便是以排山倒海之势汹涌而来,围剿面前这个强大无比的敌人:中阴界的化身!他们配合默契无比,深得分进合击之道。

    白起与七大狱主平时都是策骑在旁,并不出手,只有当中阴界的化身忿然施展出具备大范围强力伤害神通的时候,才会迅速联袂出手,将之威力抵消大半,避免自己手下的战兵被一次性杀伤太多。

    有道是蚁多咬死象,这中阴界的化身此时被摄入到了奈非天当中之后,便是被彻底阻隔了与中阴界之间的联系,无法抽吸其中的元气,因此每承受对面的这些战兵的一次攻击,甚至每杀死一名战兵,实际上都是在消耗着自身的元气的。

    得不到补充的元气,那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迟早都有被耗尽的一天!

    因此,在激战了一小会儿之后,这中阴界化身也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干脆的长啸一声,不再停留于原地被动挨打。而是幻化出来了一条淡淡的灰色影子,瞬间就消失而去,根本就不给人以追逐的机会。

    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白起与七大狱主并不慌乱。反而脸上露出来的是淡淡的胸有成竹的表情,甚至还带着几分讥刺。

    这里可不是人间界,而是圣器奈非天当中,中阴界的化身无论逃到什么地方,白起也是能感应得到。并且只要中阴界的化身还停留在这奈非天当中,身上的元气就必然会被奈非天一点一点的蚕食,然后涓滴流逝,只可能被越拖越弱,倘若再拖延得久一些的话,甚至之前被它击杀的那些战兵,战将都能重生出来了。

    因此实际上这一战拖延得越久,中阴界的化身就越是没有胜算,它要想出去的话,唯一的途径。就是按照林封谨设定的规则来,那就是击败七大狱主和地狱道的道主白起,自然就能顺利的脱出奈非天当中。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认为奈非天实际上也已经是自成一界,而林封谨则相当于是奈非天的天道意志。

    当中阴界的化身到处逃走,尝试探索离开的途径的时候,林封谨便是知道它注定要被炼化在这里了,果然,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中阴界的化身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竟然已经又流逝了一成左右,这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这其中的奥秘,发狂也似的冲过来邀战。

    可是这时候,精通兵法的白起却是没可能遂了他的愿了。当中阴界的化身尝试停下来继续同化周围环境,侵蚀奈非天本源的时候,白起便是会派人前去骚扰,让它没有办法安心施术,当中阴界的化身前来追杀的时候,白起却是分进合击。所有人分头逃走,中阴界化身顶多也就找到一小股敌人消灭掉而已。

    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中阴界的化身也是表现出来了惊人的战力,最后七大狱主整整战死了四名,连白起也是遭受到了断臂的重创,麾下的战魂精锐也是被消灭了一大半,这才将中阴界的化身彻底击溃,一剑穿心,紧接着便是万千铁骑轰然践踏而过,彻底让其毫无翻盘的机会。

    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之后,中阴界化身之前所呆的地方则是出现了一团雾蒙蒙的光芒,看起来虚无缥缈的样子,不过还是很浓烈的,那种形态就像是虚幻版本的棉花糖似的,更奇特的是,这雾蒙蒙的光芒还仿佛有着自己的心跳那样,会不时的抽动一下。

    林封谨见到了这东西以后,心中顿时一喜,急忙现身出来走上去仔细端详,最后嘘出了一口长气道:

    “不错,不错,看来没有白费力气,竟然是位面精华呢。”

    位面精华这东西十分罕见,在典籍当中也出现过那么寥寥几次记忆,便是那些惊才艳艳的大能在渡天劫的时候,煊赫降临下来的天劫竟是压制不住他,这些大能尚有余力,便悍然反击,就有一定几率令天意受到轻微的伤害,掉落下来位面精华。

    但是,根据记载,位面精华小的大概只有芝麻大小,大的顶天也只有花生大小,哪里像是林封谨此时面前的这团位面精华庞大若澡盆的?

    那么这东西有什么作用呢?

    对林封谨来说用处不大,典籍上记载的,也只是炼制法宝的神品材料而已,并且只适用于炼制空间类的法宝。

    但是,这东西对奈非天来说,却是十分难得的大补之物啊,林封谨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一旦奈非天将这玩意儿彻底吸收了之后,内部的空间至少也是能膨胀一倍以上。

    更直观的提升是,倘若之前白起只能控制七大狱主,两千名战兵的话,那么接下来他手下掌控的力量上限则是提升翻倍,这就可以说是十分了不得了,并且他身为地狱道的道主,可以将这多余出来的力量自由分配。

    比如他可以选择将这力量加持在了七大狱主身上,使其战力飙升,又可以选择用来强化两千名战兵,使其单兵素质更加凶猛。

    或者白起觉得自己运筹帷幄的能力还没有发挥到极致,就可以用这额外多出来的力量再打造七名狱主战将出来,或者说额外再打造两千名战兵。

    当然,这些问题林封谨就不愿意插手了,直接做了甩手掌柜,一切交给白起来发挥吧,既然事实证明了白起依然是那天下第一杀神,能够发挥出惊人的战力,那就最好不过,秉持着用人不疑的原则就好。

    此时内忧已经解除,林封谨也是有些担忧外面的局面,便将神识从奈非天当中撤了出来,徐徐的睁开了眼睛,等到看清楚了周围的状况以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林封谨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但此时眼前的奇观景象,也真的是令他震撼不已。

    这里乃是深邃无尽的海底,却并不算黑暗,水中有着一种鞭毛藻类存在,发出了幽幽的蓝光,这光芒十分柔和,却令这海底世界的氛围格外的幽深,林封谨他们此时乃是置身于一座古老无比的神庙当中,这神庙乃是用大量的碎石堆砌而成的,一看就格外的粗糙简陋,却有着浓烈的魔族风格,流露出明显的沧桑原始味道,令人浑然穿越了那无尽的时间河流,来到了昔日魔族统治大地的日子里面。

    这海底的地势并不平坦,若丘陵一样的起伏着,上面生长着大量的巨型海带类植物,在水中徐徐的蠕动,至少都在百丈长度左右,仿佛若浩渺的海底森林,并且比陆地上要壮观得多,在海底居然也是有着一个个覆盖着地面的透明巨型水泡存在,林封谨他们这群人此时就呆在了一个巨型的透明水泡当中。

    虽然这海底有着光线的存在,但能见度终究没有办法与海面上相提并论,所以也只能看到在极远处的,有着影影绰绰的山峦般的巨型黑影存在,不过看黑影的形状又与海底的山脉有所区别,真相具体是怎样的,则是要靠近了才能见到了。

    当然,最壮观的,还是抬头看去几乎占据了大半个视野的奇观了,那便是大漩涡的存在,从下方仰头看去,能见到天空当中有一团椭圆状巨物占据着,正下方则是伸出来了一条长长的“尾巴”,呈现出来了螺旋状态,由大到小,那“尾巴”最后深入海底的地方,则是在距离这里三四十里处。

    安静,凄凉,这就是林封谨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心中浮现出来的最直观的感觉。

    然而他环顾了一下,发觉野猪和大巫凶,付道士等人也都是被眼前的模样震撼得不轻,只有烛九阴很平淡的站在了旁边,显然依他的见识,这景象对他来说已经构成不了什么冲击了,林封谨便是对烛九阴道:

    “烛神,你觉得咱们去什么地方超度你比较合适?”

    烛九阴此时乃是附体在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身上,他看来早就胸有成竹,很干脆的道:

    “这大漩涡什么会形成?便是这里的海底当中,应该有一处地窍存在,并且这一处地窍应该对人间界非常重要,毫无疑问,那里就是最好的超度地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