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前仆后继!

    悍不畏死!

    训练有素!

    令行禁止!

    这一十六个字,四句成语,都是用来形容军队的。

    只要是任何一支军队能够配得上其中的一句成语,那么就可以算得上拥有不错的战力了,而当任何一支军队拥有这其中的两种特质的话,那么就可以拿出去做先锋军也不会逊色。

    同时兼具了这三种特质的军队,那就堪称是精锐无匹,用来拱卫京畿做帝王的御林军也是足以配得上。

    至于四大特质全部具备的,古往今来也就只有那么几支著名的强军能做到而已,都可以在史书上浓墨重彩的狠狠写下一笔来。

    此时白起乃是千古名将,麾下调教训练出来的这一支强横的战兵,便是以排山倒海之势汹涌而来,围剿面前这个强大无比的敌人:中阴界的化身!他们配合默契无比,深得分进合击之道。

    白起与七大狱主平时都是策骑在旁,并不出手,只有当中阴界的化身忿然施展出具备大范围强力伤害神通的时候,才会迅速联袂出手,将之威力抵消大半,避免自己手下的战兵被一次性杀伤太多。

    有道是蚁多咬死象,这中阴界的化身此时被摄入到了奈非天当中之后,便是被彻底阻隔了与中阴界之间的联系,无法抽吸其中的元气,因此每承受对面的这些战兵的一次攻击,甚至每杀死一名战兵,实际上都是在消耗着自身的元气的。

    得不到补充的元气,那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迟早都有被耗尽的一天!

    因此,在激战了一小会儿之后,这中阴界化身也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干脆的长啸一声,不再停留于原地被动挨打。而是幻化出来了一条淡淡的灰色影子,瞬间就消失而去,根本就不给人以追逐的机会。

    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白起与七大狱主并不慌乱。反而脸上露出来的是淡淡的胸有成竹的表情,甚至还带着几分讥刺。

    这里可不是人间界,而是圣器奈非天当中,中阴界的化身无论逃到什么地方,白起也是能感应得到。并且只要中阴界的化身还停留在这奈非天当中,身上的元气就必然会被奈非天一点一点的蚕食,然后涓滴流逝,只可能被越拖越弱,倘若再拖延得久一些的话,甚至之前被它击杀的那些战兵,战将都能重生出来了。

    因此实际上这一战拖延得越久,中阴界的化身就越是没有胜算,它要想出去的话,唯一的途径。就是按照林封谨设定的规则来,那就是击败七大狱主和地狱道的道主白起,自然就能顺利的脱出奈非天当中。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认为奈非天实际上也已经是自成一界,而林封谨则相当于是奈非天的天道意志。

    当中阴界的化身到处逃走,尝试探索离开的途径的时候,林封谨便是知道它注定要被炼化在这里了,果然,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中阴界的化身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竟然已经又流逝了一成左右,这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这其中的奥秘,发狂也似的冲过来邀战。

    可是这时候,精通兵法的白起却是没可能遂了他的愿了。当中阴界的化身尝试停下来继续同化周围环境,侵蚀奈非天本源的时候,白起便是会派人前去骚扰,让它没有办法安心施术,当中阴界的化身前来追杀的时候,白起却是分进合击。所有人分头逃走,中阴界化身顶多也就找到一小股敌人消灭掉而已。

    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中阴界的化身也是表现出来了惊人的战力,最后七大狱主整整战死了四名,连白起也是遭受到了断臂的重创,麾下的战魂精锐也是被消灭了一大半,这才将中阴界的化身彻底击溃,一剑穿心,紧接着便是万千铁骑轰然践踏而过,彻底让其毫无翻盘的机会。

    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之后,中阴界化身之前所呆的地方则是出现了一团雾蒙蒙的光芒,看起来虚无缥缈的样子,不过还是很浓烈的,那种形态就像是虚幻版本的棉花糖似的,更奇特的是,这雾蒙蒙的光芒还仿佛有着自己的心跳那样,会不时的抽动一下。

    林封谨见到了这东西以后,心中顿时一喜,急忙现身出来走上去仔细端详,最后嘘出了一口长气道:

    “不错,不错,看来没有白费力气,竟然是位面精华呢。”

    位面精华这东西十分罕见,在典籍当中也出现过那么寥寥几次记忆,便是那些惊才艳艳的大能在渡天劫的时候,煊赫降临下来的天劫竟是压制不住他,这些大能尚有余力,便悍然反击,就有一定几率令天意受到轻微的伤害,掉落下来位面精华。

    但是,根据记载,位面精华小的大概只有芝麻大小,大的顶天也只有花生大小,哪里像是林封谨此时面前的这团位面精华庞大若澡盆的?

    那么这东西有什么作用呢?

    对林封谨来说用处不大,典籍上记载的,也只是炼制法宝的神品材料而已,并且只适用于炼制空间类的法宝。

    但是,这东西对奈非天来说,却是十分难得的大补之物啊,林封谨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一旦奈非天将这玩意儿彻底吸收了之后,内部的空间至少也是能膨胀一倍以上。

    更直观的提升是,倘若之前白起只能控制七大狱主,两千名战兵的话,那么接下来他手下掌控的力量上限则是提升翻倍,这就可以说是十分了不得了,并且他身为地狱道的道主,可以将这多余出来的力量自由分配。

    比如他可以选择将这力量加持在了七大狱主身上,使其战力飙升,又可以选择用来强化两千名战兵,使其单兵素质更加凶猛。

    或者白起觉得自己运筹帷幄的能力还没有发挥到极致,就可以用这额外多出来的力量再打造七名狱主战将出来,或者说额外再打造两千名战兵。

    当然,这些问题林封谨就不愿意插手了,直接做了甩手掌柜,一切交给白起来发挥吧,既然事实证明了白起依然是那天下第一杀神,能够发挥出惊人的战力,那就最好不过,秉持着用人不疑的原则就好。

    此时内忧已经解除,林封谨也是有些担忧外面的局面,便将神识从奈非天当中撤了出来,徐徐的睁开了眼睛,等到看清楚了周围的状况以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林封谨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但此时眼前的奇观景象,也真的是令他震撼不已。

    这里乃是深邃无尽的海底,却并不算黑暗,水中有着一种鞭毛藻类存在,发出了幽幽的蓝光,这光芒十分柔和,却令这海底世界的氛围格外的幽深,林封谨他们此时乃是置身于一座古老无比的神庙当中,这神庙乃是用大量的碎石堆砌而成的,一看就格外的粗糙简陋,却有着浓烈的魔族风格,流露出明显的沧桑原始味道,令人浑然穿越了那无尽的时间河流,来到了昔日魔族统治大地的日子里面。

    这海底的地势并不平坦,若丘陵一样的起伏着,上面生长着大量的巨型海带类植物,在水中徐徐的蠕动,至少都在百丈长度左右,仿佛若浩渺的海底森林,并且比陆地上要壮观得多,在海底居然也是有着一个个覆盖着地面的透明巨型水泡存在,林封谨他们这群人此时就呆在了一个巨型的透明水泡当中。

    虽然这海底有着光线的存在,但能见度终究没有办法与海面上相提并论,所以也只能看到在极远处的,有着影影绰绰的山峦般的巨型黑影存在,不过看黑影的形状又与海底的山脉有所区别,真相具体是怎样的,则是要靠近了才能见到了。

    当然,最壮观的,还是抬头看去几乎占据了大半个视野的奇观了,那便是大漩涡的存在,从下方仰头看去,能见到天空当中有一团椭圆状巨物占据着,正下方则是伸出来了一条长长的“尾巴”,呈现出来了螺旋状态,由大到小,那“尾巴”最后深入海底的地方,则是在距离这里三四十里处。

    安静,凄凉,这就是林封谨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心中浮现出来的最直观的感觉。

    然而他环顾了一下,发觉野猪和大巫凶,付道士等人也都是被眼前的模样震撼得不轻,只有烛九阴很平淡的站在了旁边,显然依他的见识,这景象对他来说已经构成不了什么冲击了,林封谨便是对烛九阴道:

    “烛神,你觉得咱们去什么地方超度你比较合适?”

    烛九阴此时乃是附体在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身上,他看来早就胸有成竹,很干脆的道:

    “这大漩涡什么会形成?便是这里的海底当中,应该有一处地窍存在,并且这一处地窍应该对人间界非常重要,毫无疑问,那里就是最好的超度地点。”(~^~)

第1423章脚下的蚁蝼    看到古灵渊长老那姿态,叶小小就觉得有意思,她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古灵渊长老,然后娇笑地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赫赫有名的大凶人李七夜!”

    “李七夜?”听到叶小小这话,古灵渊长老笑了起来,说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古灵渊长老这样的神态,不论怎么样看起来,那都不像是久仰,反而是一种嘲笑,是一种嘲弄,根本就不在乎。

    “但,这里是神止洲!”古灵渊长老又立即收起笑容,姿态依然高傲,冷冷地说道:“在这神止洲,不管你是李七夜也好,李八夜也罢,都最好给我们古灵渊乖乖地夹着尾巴!就算你再强大,那怕是你猛龙过江,敢在神止洲与我们古灵渊为敌,猛龙也一样抽它的筋,敲断它的脊骨,让它跪在那里!”

    在当今天灵界,知道李七夜事迹的人,只怕没有几个人敢摆出如此高傲的姿态,敢说出如此嚣张的话吧。

    但是,古灵渊长老却敢,在古灵渊长老看来,不管是什么天王老子来神止洲了,都必须给他们古灵渊夹着尾巴,不管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来神止洲了,都必须给他们古灵渊守着规纪。

    甚至连梦镇天这样的存在来古灵渊的时候,都要向他们古灵渊拜码头,都要给他们古灵渊客客气气的,所以,古灵渊长老也丝毫不怕李七夜。

    在神止洲,他们古灵渊就是无冕之王,他们古灵渊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除非是仙帝来了,否则,他们古灵渊不怕任何人!

    “口气真不小。”听到古灵渊长老说这样的话,叶小小都为之意外,说道:“小心招来灭门之祸!”

    叶小小这话并不是说她吹捧李七夜,只不过她认为李七夜的确是足够强大而己。

    “灭门之祸!”这话一出。古灵渊长老顿时脸色冷冰起来,冷冷地说道:“再了不起的天才,还没成为仙帝之前,来到神止洲。都给我古灵渊夹着尾巴做人,李七夜又怎么样,他算得了什么东西……”

    古灵渊长老这话够嚣张,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就是指着李七夜的鼻子大骂。

    “凭这话。我都可以考虑一下灭了你们古灵渊。”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瞬间大手向古灵渊的长老抓去。

    “来得好,看你还有几分功力!”见大手抓来,古灵渊长老大喝一声,毫不畏惧,血气滚滚,出手就巨岳压顶,向李七夜镇杀而去。

    在古灵渊长老看来,李七夜就算再强大,来到了神止洲之后。没得到他们神止洲的帮助,都会受到绝对的压制,被压制的修士,在神止洲强大不到哪里去,所以,他自认为出手就能斩杀李七夜。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大手只是轻轻一震,镇杀而来的巨岳就瞬间崩碎,在镇狱神拳之下,古灵渊长老的攻伐根本不值得一提。

    “啪”的一声响起。古灵渊长老瞬间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被李七夜轻而易举地扣住了脖子。

    “你”突然被李七夜扣住了脖子,古灵渊长老顿时脸色大变。

    “小辈,休得放肆。速速放人!”在场的古灵渊弟子厉喝一声,虽然他们口上这样说,手上一点都不留情,轰、轰、轰的一阵阵巨响,这些弟子立即出手击杀向李七夜。

    “蚁蝼而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一指横天。听到“噗、噗、噗”的一声响起,所有的攻伐都瞬间被洞穿,在场的古灵渊一个个弟子都仰面栽倒在地上,他们眉心处留下了一个可怕的血洞。

    “你没有被压制!”看到这样的一幕,古灵渊长老顿时脸色大变,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才意识到了什么。

    “猜对了,可惜,没奖。”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古灵渊长老的脸色一时难看到了极点,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是不受压制。

    这对于他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在神止洲,如果没有他们的古灵渊帮助,不管是谁,都会受到神止洲的压制,除非你是仙帝了。

    李七夜绝对不可能是他们古灵渊帮助,但,他却偏偏没有受到压制,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受到压制又怎么样?”古灵渊长老回过神来,他依然冷冷地说道:“在神止洲,我们古灵渊没怕过谁,如果你识相的,现在乖乖地交出这个女杀手还来得及,否则,你迟早都会后悔。到了那一天,你再向我古灵渊求饶,都已经来不及了。”

    尽管古灵渊长老落入李七夜手中了,他依然是十分的蛮横,依然是无所畏惧,他对自己的古灵渊有着绝对的信心,对于他而言,李七夜敢与他们古灵渊为敌,迟早会被他们古灵渊击杀,只要还在神止洲!

    “你知道吗?”李七夜看着依然高傲的古灵渊长老,不由露出笑容,说道:“你自以为傲的古灵渊,在我眼中看来,跟一群蚂蚁窝差不了多少。就算你们古灵渊最深渊之下的老祖宗爬起来。他跪在我脚下,给我擦擦鞋,舔舔脚什么的,我都觉得你们古灵渊这样的杂种,连舔我脚底的资格都没有。”

    “你”李七夜这样的话把古灵渊长老气得吐血,一时间气背过去,脸色胀红。

    古灵渊长老自认为高傲,但是,李七夜都不把他们当作蚁蝼,可以说,他们连蚁蝼都不是。就像李七夜的话那样,古灵渊的老祖给他擦鞋,他都觉得恶心,没这个资格!

    “好,好,好,姓李的,你能狂到什么时候,我们古灵渊绝对会让你后悔……”古灵渊的长老怒极而笑,狂笑地说道。

    “喀嚓”的一声响起,古灵渊长老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就已经一手捏碎了他的道基。

    道基被捏碎,古灵渊长老血气顿时消散,他一下子变得苍老无比,白发苍苍,满脸都是皱纹。古灵渊的长老一下子从高高在上的强者跌落成为了一个如风中残烛的老朽。

    “你干了什么”道基被捏碎,古灵渊长老不由尖叫一声,他惊骇无比,一时之间被吓得回不过神来。

    对于修士来说,他们不怕死亡,但是,如果道基被毁,那就是生不如死!

    特别对于古灵渊长老这样的人物来说,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平日里他都是高高在上的,不管是什么人物来了神止洲,在他面前都要夹着尾巴做人,都要低声下气。

    可以说,古灵渊长老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生活,习惯了被人奉承的日子,现在他的道基一下子被捏碎,他一下子成为了一个废人,连普通的凡人都不如,手无缚鸡之力!

    从神坛上一下子跌落下来,这里面的反差是让人无法想象的,这样的反差,也是让古灵渊长老接受不了的。

    李七夜就像扔垃圾一样把古灵渊长老扔在地上,淡淡地说道:“我只不过是留你一条狗命,让你给古灵渊带个话。我来到神止洲,你们古灵渊最好给我乖乖地夹着尾巴做人!不然,我就灭了你们古灵渊!一群杂种而己,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蹦跶!”

    “姓李的,你有本事杀了我,你不敢杀了我,就是孬种!”好不容易,古灵渊长老从绝望中回过神来,对李七夜尖叫地说道。

    “我不会杀你的。”李七夜看着绝望的古灵渊长老,淡淡地笑着说道:“你有勇气,就找个地方上吊自杀。”

    “姓李的,有种的就来呀,杀了我呀。”古灵渊的长老尖叫地说道:“你这个杂碎,无胆小儿,快动手杀了我呀!”

    对于古灵渊长老来说,这样的结果太无法接受了,他尖叫着,去抓李七夜的双腿,完全是求死的心态。

    李七夜只是随意把他踢开,淡淡地说道:“你们古灵渊不是很高傲吗?我还是刚才的那句话,不要说是你,就算你们古灵渊最深渊的老祖爬起来,他给我舔鞋底,我都嫌弃他,那是什么东西!”

    说完,李七夜不再理会古灵渊长老,扶着司马玉剑就走,叶小小也跟上。

    “小杂种,小畜生,怎么,没敢杀了你爷爷吗?我就是你爷爷,有本来过来杀了你爷爷”看着李七夜离开,古灵渊长老不由绝望地尖叫。

    此时,他更渴望李七夜给他一个痛快,一下子把他杀死,这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会他,他就是这样轻而易举地踩碎古灵渊长老的高傲!

    “要不要杀了他?”叶小小都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她年纪还小,都有些不忍心。

    “蚁蝼而己,不足去关心。”李七夜轻轻地抚了抚她的秀发,说道:“世界一直都是那样残酷,古灵渊一直都是高高在上,自认为谁都不放在眼中。那就让他们尝一尝绝望的滋味吧, 一群刚从地下爬起来的东西而己,还真以为自己是魅灵的始祖呀,还真以为自己是苍天的宠儿。

    李七夜这样说,叶小小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当然知道世界的残酷了,敌人从来都是不仁慈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