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古灵渊长老那姿态,叶小小就觉得有意思,她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古灵渊长老,然后娇笑地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赫赫有名的大凶人李七夜!”

    “李七夜?”听到叶小小这话,古灵渊长老笑了起来,说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古灵渊长老这样的神态,不论怎么样看起来,那都不像是久仰,反而是一种嘲笑,是一种嘲弄,根本就不在乎。

    “但,这里是神止洲!”古灵渊长老又立即收起笑容,姿态依然高傲,冷冷地说道:“在这神止洲,不管你是李七夜也好,李八夜也罢,都最好给我们古灵渊乖乖地夹着尾巴!就算你再强大,那怕是你猛龙过江,敢在神止洲与我们古灵渊为敌,猛龙也一样抽它的筋,敲断它的脊骨,让它跪在那里!”

    在当今天灵界,知道李七夜事迹的人,只怕没有几个人敢摆出如此高傲的姿态,敢说出如此嚣张的话吧。

    但是,古灵渊长老却敢,在古灵渊长老看来,不管是什么天王老子来神止洲了,都必须给他们古灵渊夹着尾巴,不管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来神止洲了,都必须给他们古灵渊守着规纪。

    甚至连梦镇天这样的存在来古灵渊的时候,都要向他们古灵渊拜码头,都要给他们古灵渊客客气气的,所以,古灵渊长老也丝毫不怕李七夜。

    在神止洲,他们古灵渊就是无冕之王,他们古灵渊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除非是仙帝来了,否则,他们古灵渊不怕任何人!

    “口气真不小。”听到古灵渊长老说这样的话,叶小小都为之意外,说道:“小心招来灭门之祸!”

    叶小小这话并不是说她吹捧李七夜,只不过她认为李七夜的确是足够强大而己。

    “灭门之祸!”这话一出。古灵渊长老顿时脸色冷冰起来,冷冷地说道:“再了不起的天才,还没成为仙帝之前,来到神止洲。都给我古灵渊夹着尾巴做人,李七夜又怎么样,他算得了什么东西……”

    古灵渊长老这话够嚣张,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就是指着李七夜的鼻子大骂。

    “凭这话。我都可以考虑一下灭了你们古灵渊。”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瞬间大手向古灵渊的长老抓去。

    “来得好,看你还有几分功力!”见大手抓来,古灵渊长老大喝一声,毫不畏惧,血气滚滚,出手就巨岳压顶,向李七夜镇杀而去。

    在古灵渊长老看来,李七夜就算再强大,来到了神止洲之后。没得到他们神止洲的帮助,都会受到绝对的压制,被压制的修士,在神止洲强大不到哪里去,所以,他自认为出手就能斩杀李七夜。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大手只是轻轻一震,镇杀而来的巨岳就瞬间崩碎,在镇狱神拳之下,古灵渊长老的攻伐根本不值得一提。

    “啪”的一声响起。古灵渊长老瞬间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被李七夜轻而易举地扣住了脖子。

    “你”突然被李七夜扣住了脖子,古灵渊长老顿时脸色大变。

    “小辈,休得放肆。速速放人!”在场的古灵渊弟子厉喝一声,虽然他们口上这样说,手上一点都不留情,轰、轰、轰的一阵阵巨响,这些弟子立即出手击杀向李七夜。

    “蚁蝼而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一指横天。听到“噗、噗、噗”的一声响起,所有的攻伐都瞬间被洞穿,在场的古灵渊一个个弟子都仰面栽倒在地上,他们眉心处留下了一个可怕的血洞。

    “你没有被压制!”看到这样的一幕,古灵渊长老顿时脸色大变,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才意识到了什么。

    “猜对了,可惜,没奖。”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古灵渊长老的脸色一时难看到了极点,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是不受压制。

    这对于他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在神止洲,如果没有他们的古灵渊帮助,不管是谁,都会受到神止洲的压制,除非你是仙帝了。

    李七夜绝对不可能是他们古灵渊帮助,但,他却偏偏没有受到压制,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受到压制又怎么样?”古灵渊长老回过神来,他依然冷冷地说道:“在神止洲,我们古灵渊没怕过谁,如果你识相的,现在乖乖地交出这个女杀手还来得及,否则,你迟早都会后悔。到了那一天,你再向我古灵渊求饶,都已经来不及了。”

    尽管古灵渊长老落入李七夜手中了,他依然是十分的蛮横,依然是无所畏惧,他对自己的古灵渊有着绝对的信心,对于他而言,李七夜敢与他们古灵渊为敌,迟早会被他们古灵渊击杀,只要还在神止洲!

    “你知道吗?”李七夜看着依然高傲的古灵渊长老,不由露出笑容,说道:“你自以为傲的古灵渊,在我眼中看来,跟一群蚂蚁窝差不了多少。就算你们古灵渊最深渊之下的老祖宗爬起来。他跪在我脚下,给我擦擦鞋,舔舔脚什么的,我都觉得你们古灵渊这样的杂种,连舔我脚底的资格都没有。”

    “你”李七夜这样的话把古灵渊长老气得吐血,一时间气背过去,脸色胀红。

    古灵渊长老自认为高傲,但是,李七夜都不把他们当作蚁蝼,可以说,他们连蚁蝼都不是。就像李七夜的话那样,古灵渊的老祖给他擦鞋,他都觉得恶心,没这个资格!

    “好,好,好,姓李的,你能狂到什么时候,我们古灵渊绝对会让你后悔……”古灵渊的长老怒极而笑,狂笑地说道。

    “喀嚓”的一声响起,古灵渊长老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就已经一手捏碎了他的道基。

    道基被捏碎,古灵渊长老血气顿时消散,他一下子变得苍老无比,白发苍苍,满脸都是皱纹。古灵渊的长老一下子从高高在上的强者跌落成为了一个如风中残烛的老朽。

    “你干了什么”道基被捏碎,古灵渊长老不由尖叫一声,他惊骇无比,一时之间被吓得回不过神来。

    对于修士来说,他们不怕死亡,但是,如果道基被毁,那就是生不如死!

    特别对于古灵渊长老这样的人物来说,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平日里他都是高高在上的,不管是什么人物来了神止洲,在他面前都要夹着尾巴做人,都要低声下气。

    可以说,古灵渊长老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生活,习惯了被人奉承的日子,现在他的道基一下子被捏碎,他一下子成为了一个废人,连普通的凡人都不如,手无缚鸡之力!

    从神坛上一下子跌落下来,这里面的反差是让人无法想象的,这样的反差,也是让古灵渊长老接受不了的。

    李七夜就像扔垃圾一样把古灵渊长老扔在地上,淡淡地说道:“我只不过是留你一条狗命,让你给古灵渊带个话。我来到神止洲,你们古灵渊最好给我乖乖地夹着尾巴做人!不然,我就灭了你们古灵渊!一群杂种而己,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蹦跶!”

    “姓李的,你有本事杀了我,你不敢杀了我,就是孬种!”好不容易,古灵渊长老从绝望中回过神来,对李七夜尖叫地说道。

    “我不会杀你的。”李七夜看着绝望的古灵渊长老,淡淡地笑着说道:“你有勇气,就找个地方上吊自杀。”

    “姓李的,有种的就来呀,杀了我呀。”古灵渊的长老尖叫地说道:“你这个杂碎,无胆小儿,快动手杀了我呀!”

    对于古灵渊长老来说,这样的结果太无法接受了,他尖叫着,去抓李七夜的双腿,完全是求死的心态。

    李七夜只是随意把他踢开,淡淡地说道:“你们古灵渊不是很高傲吗?我还是刚才的那句话,不要说是你,就算你们古灵渊最深渊的老祖爬起来,他给我舔鞋底,我都嫌弃他,那是什么东西!”

    说完,李七夜不再理会古灵渊长老,扶着司马玉剑就走,叶小小也跟上。

    “小杂种,小畜生,怎么,没敢杀了你爷爷吗?我就是你爷爷,有本来过来杀了你爷爷”看着李七夜离开,古灵渊长老不由绝望地尖叫。

    此时,他更渴望李七夜给他一个痛快,一下子把他杀死,这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会他,他就是这样轻而易举地踩碎古灵渊长老的高傲!

    “要不要杀了他?”叶小小都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她年纪还小,都有些不忍心。

    “蚁蝼而己,不足去关心。”李七夜轻轻地抚了抚她的秀发,说道:“世界一直都是那样残酷,古灵渊一直都是高高在上,自认为谁都不放在眼中。那就让他们尝一尝绝望的滋味吧, 一群刚从地下爬起来的东西而己,还真以为自己是魅灵的始祖呀,还真以为自己是苍天的宠儿。

    李七夜这样说,叶小小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当然知道世界的残酷了,敌人从来都是不仁慈的。(~^~)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位面意志分身    接下来,这一座祭祀之岛开始微微的晃动了起来,并且这晃动一旦出现,便是再也没有要停止下来的意思,由轻微到剧烈,最后直接演绎成恐怖的地震岛屿上的岩山出现了大量的裂纹,岩石可以说是轰然滚落而下,大量的石头狠狠的砸入到了海水当中,紧接着,一座火山冉冉升起,轰然喷!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毁灭性精神力也是爆炸似的扩散了开来,正是阴尸使者自毁时候爆出来的力量,瞬间就扫遍全岛。?〔??(

    这力量所过之处,留守的狂信徒和神官立即就感觉到了浑身上下都被禁锢了,力量混乱成一团,虽然没有造成什么永久性的伤害,可是行动难免就要暂时受到限制了,一个个仿佛是喝醉了那样东倒西歪,勉强踉跄而行。

    偏偏这时候又遇到了火山喷的天灾,立即便是措手不及,毁灭在了这咆哮怒吼的岩浆当中,连挣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火山喷射之后,那赤红色的光芒可以说是连百里之外也是清晰可见!!

    这就是阴尸使者被林封谨度以后带给东海诸邪神的报复,你毁灭了我的人生,我就毁掉你的这根基之地!正是应了一报还一报的这句谚语。

    ***

    林封谨此时却是不知道这边生的事情,他一踏出了通道大门,确定了自己已经重新归了人间界之后,便是感应到了体内传来了一阵一阵激烈无比的波动之力,立即的跌坐了下去,放出了大巫凶,野猪,付道士等人来守护自己,然后自身立即就盘膝跌坐了下去,将心神沉入到了奈非天当中,要全力制服炼化被收入奈非天当中的那可怕的灰色人影!

    这灰色人影的实力之强横,恐怕是林封谨自从炼成了奈非天之后所仅见的!

    不过当它被摄入了奈非天当中之后。其来历也是被地藏判断了出来,便是中阴界这个位面意志的化身,因此若是实力弱小那才是怪事了。

    六道便是六界,每一界都是自有意志。或者说是自身的规律和法则。

    不要以为这说法是虚构的,事实上,甚至哪怕是太阳系当中的行星也是如此,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来说,地球这一界的某一项基本法则。?〔﹝﹝就是正常的人类在不借助工具的情况下,跳高很难过两米,落下高度不能过七米。

    这样的基本法则是很难被打破过七米落下高度)打破了以后,就要被天意惩罚,付出受伤甚至死亡的代价。(这里说的是普通人的情况,经过训练的跑酷专业运动员的记录是十五米落下不受伤)。

    但是,就在距离地球三十八万公里的月球上面,这一界的法则就不同了,跳高可以达到六七米。落下的高度可以过二十米而不受伤。

    这就是典型的位面法则,而大量的位面法则组合在了一起,那么就相当于是位面的意志了。

    因为每个位面的寿命太漫长,就像是地球已经存在了四十八亿年,因此其意志也和人类一样,分为活跃期和休眠期,现在地球和月亮的位面意志就处于休眠期,所以只有被动的法则在束缚人类,因此位面意志的存在只是以物理学的方式体现,并不彰显。

    同理。林封谨此时所处的人间界和中阴界,也是都有自身的位面意志存在的,然而还处于活跃期,因此天意的存在感就越强烈。

    不过。中阴界严格的说起来,乃是属于依附于人间界一个子位面,其意义就是临时承载亡者所用的,就仿佛是用来临时盛放脏盘子的洗手池,相当的狭小单一,所以。中阴界位面意志的力量可以说也是远逊色于人间界的位面意志了。

    同时,前来袭击林封谨的这家伙,也只是中阴界位面意志的一个分身而已,其实力可以说是再次被大幅度削弱了。

    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林封谨所走的这条中阴界通道,乃是被东海众邪神强行开拓出来的毫无疑问,东海众邪神这种行为可以说是十分恶劣了,你想想看,倘若有人要在你家里面强行开一道门出来,你能答应吗?

    因此,在开辟这条通道的时候,东海邪神众这样的做法,其实是不可能不引起中阴界位面意志的重视的,只是东海众邪神也都是拥有不少远古流传来的奇特秘术,很干脆的对其采用游击战的方法,而中阴界位面的意志则是有些束手无策,所以就被他们得手了。(

    而这一次林封谨经过了这条通道的时候,闹出来了这样大的动静之后,那么顺理成章的,中阴界的位面意志就将其当成了东海众邪神再次路过前来搞事,这种惯性思维也是很正常的,至少这几百年来都只有东海众邪神会从这里经过。

    中阴界的位面意志虽然强大,但是它实际上也是要维护整整一界的秩序,那么当然不可能将所有的实力都加持在了一个分身上,就像是一个国家除非是遇到了亡国的灾难,才会将所有的军队调动到一起抵抗敌人是一个道理。

    与东海诸邪神打交道了这么多年,中阴界的位面意志也是非常清楚他们的实力,因此倘若是将东海诸邪神此时的力量量化成一千点的话,那么中阴界位面意志就只需要让自己的分身拥有一千一百点力量就能稳稳当当的收拾对方。

    同时,中阴界的位面意志还知道,东海诸邪神的很多神通都是源自魔族的,擅长幻术,诅咒,度,所以,他这一次派遣出来的分身也是在力量方面与之针锋相对,力求进行克制

    这样的做法本来是无可厚非的,然而偏偏来的敌人不是东海诸邪神啊,而是实力此时已经比东海诸邪神强得多的林封谨!!并且林封谨的实力,实际上是与东海众邪神的实力有着很大区别的!

    倘若东海诸邪神的真正力量量化成一千点的话,那么林封谨此时的力量量化以后,就至少都要过一千五百点。

    并且此时这分身的能力是侧重于克制东海诸邪神的,然而林封谨与东海诸邪神的力量特点则是截然不同,拥有圣器奈非天的他,更是具有时光之力。因此并不介意正面与敌人进行战斗。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仿佛是两军交战,一方主将以为对面来的是一千弓箭手,所以就干脆派了一千一百个刀盾兵过去。便以为稳操胜券,然而等到了战场上才觉,敌人竟然是足足一千五百人,而且他娘的还是骑兵!!这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啊,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凶多吉少。

    因此。这就是林封谨哪怕面对强大无比的位面意志的分身,居然都可以将其收入奈非天当中的根本原因。

    饶是如此,这毕竟也是位面意志,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被收拾掉的,所以林封谨一脱出危险的地方,立即就要全神贯注,与奈非天合二为一,全力镇压这恐怖的强敌!

    ***

    林封谨的心神一沉入了奈非天之后,便拥有总揽其中一切的能力,简单的来说。那就是上帝视角,可以洞察奈非天当中一切玄机。因此顿时就清晰的见到,这中阴界的位面意志一进入之后,便被拉入了地狱道当中的七狱当中,此时正在一处原始密林当中盘膝而坐。

    这个区域便是摄山林毒恶,阴险毒辣的幽泉狱主的领地,而中阴界的位面意志进入到了奈非天以后,便是具现化了,从之前的那一团人型雾气变成了一个披着灰色斗篷,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的男子。

    并且这男子的双眼冰冷无情。甚至双眼望向了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直接被覆盖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色泽,再久些之后甚至会被石化!连树木,昆虫什么的都不例外。这样的强大实力,也不愧是天意的化身!

    此时中阴界的这化身被收入了奈非天当中之后,更是没有乱走乱动,而是直接坐在了地上,盘膝坐了下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便见到了天空当中黑云压城,狂风暴雨,引了天象变化。

    非但如此,更是从他的身上似乎散出来了一圈一圈的光华,将周围的一切都映照得模糊而不真实了起来,看起来都是要渐渐的将周围的一切雾化,变成中阴界那样的存在,受到了这样根本性的伤害,奈非天这把圣器感觉到了威胁,才会不停的剧烈震荡,对林封谨连续出警告!

    也是多亏了林封谨乃是将奈非天重新整合,炼制了一番才前来这里,倘若换成是前往古战场长平之前的奈非天,那这一次搞不好奈非天都要大伤元气。而此时有了幽泉狱主来进行主持,就要聪明得多,巧妙的压制了力量,没有白白的前去送死,而是默默的等待时机。

    此时林封谨的意识进入到了奈非天以后,也并没有接管操控权,而是在看此时主持这地狱道的道主,武安君白起如何应付。

    总之对于白起和七大狱主来说,在奈非天当中哪怕是被击败,击溃,击杀,也是没有生命危险,假以时日,便能重新将本体凝聚出来,这样的代价林封谨也是付得起的,并且就算是被这中阴界化身破关逃走,外面却已经是人间界,也不会导致什么大的后患。

    见到了林封谨在旁边默默观战,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以后,白起也是很干脆的一挥手中的血色战旗,骑上了胯下的骷髅巨马,拉下了头盔上面的血色面甲,策马凌空奔驰而去。

    在他手中的血色战旗感召之下,七大狱主同时齐聚在了一起,浑身上下也是沐浴了一层凄厉的血色光芒,这七大狱主被炼化之后,重塑成型也是很大程度的征求了白起的意见,因此虽然神通各异,在平时的外形却都是区别不大,全部都是身上披挂着一层暗沉沉的全身重铠,边角锐利,锋芒毕露,造型面容也是隐藏在了重盔的后面,煞气逼人!

    为什么七大狱主乃是这样的造型?便是因为白起在昔日杀神之名威震天下的时候,手下也是七大悍将陪伴他一起征战,此时这七大狱主,便是随白起心意塑造出来的,此时白起扬起了手中的血色战旗,七大狱主便纷纷召唤出来了坐骑,或骑火狼,或乘石虎,或坐狂犀,对准了中阴身化身所在的地方奔袭而去。

    接下来便是七大狱主率领自己的手下,在白起的指挥下结阵狂攻,依照七大狱主麾下战兵的不同性质,摆出来的阵法也是各不相同圆阵、疏阵、数阵、锥形阵、雁形阵、钩形阵、玄襄阵等等轮番上前,若海浪那样前仆后继而来,根本就不给人以喘息的机会,因此可以说是挥出来了极其惊人的力量!

    众所周知的是,倘若一百个普通人能挥出来的力量是一百的话,那么将这一百个普通人进行军事化训练以后,其个人的素质可能不会有太大的提升,但是其战力的提升就可能会至少翻倍,甚至翻三倍四倍的都有历史上正规军击溃消灭四五倍的农民起义军的战例可以说是比比皆是。

    同时,七大狱主连同自身麾下的战兵还有一个无法比拟的优势,那就是悍不畏死,只要奈非天不灭,它们就同样也是不灭。

    在这种种因素之下,虽然中阴界的化身实力十分强悍,也是在这潮水一般的攻势面前露出了颓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