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接下来,这一座祭祀之岛开始微微的晃动了起来,并且这晃动一旦出现,便是再也没有要停止下来的意思,由轻微到剧烈,最后直接演绎成恐怖的地震岛屿上的岩山出现了大量的裂纹,岩石可以说是轰然滚落而下,大量的石头狠狠的砸入到了海水当中,紧接着,一座火山冉冉升起,轰然喷!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毁灭性精神力也是爆炸似的扩散了开来,正是阴尸使者自毁时候爆出来的力量,瞬间就扫遍全岛。?〔??(

    这力量所过之处,留守的狂信徒和神官立即就感觉到了浑身上下都被禁锢了,力量混乱成一团,虽然没有造成什么永久性的伤害,可是行动难免就要暂时受到限制了,一个个仿佛是喝醉了那样东倒西歪,勉强踉跄而行。

    偏偏这时候又遇到了火山喷的天灾,立即便是措手不及,毁灭在了这咆哮怒吼的岩浆当中,连挣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火山喷射之后,那赤红色的光芒可以说是连百里之外也是清晰可见!!

    这就是阴尸使者被林封谨度以后带给东海诸邪神的报复,你毁灭了我的人生,我就毁掉你的这根基之地!正是应了一报还一报的这句谚语。

    ***

    林封谨此时却是不知道这边生的事情,他一踏出了通道大门,确定了自己已经重新归了人间界之后,便是感应到了体内传来了一阵一阵激烈无比的波动之力,立即的跌坐了下去,放出了大巫凶,野猪,付道士等人来守护自己,然后自身立即就盘膝跌坐了下去,将心神沉入到了奈非天当中,要全力制服炼化被收入奈非天当中的那可怕的灰色人影!

    这灰色人影的实力之强横,恐怕是林封谨自从炼成了奈非天之后所仅见的!

    不过当它被摄入了奈非天当中之后。其来历也是被地藏判断了出来,便是中阴界这个位面意志的化身,因此若是实力弱小那才是怪事了。

    六道便是六界,每一界都是自有意志。或者说是自身的规律和法则。

    不要以为这说法是虚构的,事实上,甚至哪怕是太阳系当中的行星也是如此,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来说,地球这一界的某一项基本法则。?〔﹝﹝就是正常的人类在不借助工具的情况下,跳高很难过两米,落下高度不能过七米。

    这样的基本法则是很难被打破过七米落下高度)打破了以后,就要被天意惩罚,付出受伤甚至死亡的代价。(这里说的是普通人的情况,经过训练的跑酷专业运动员的记录是十五米落下不受伤)。

    但是,就在距离地球三十八万公里的月球上面,这一界的法则就不同了,跳高可以达到六七米。落下的高度可以过二十米而不受伤。

    这就是典型的位面法则,而大量的位面法则组合在了一起,那么就相当于是位面的意志了。

    因为每个位面的寿命太漫长,就像是地球已经存在了四十八亿年,因此其意志也和人类一样,分为活跃期和休眠期,现在地球和月亮的位面意志就处于休眠期,所以只有被动的法则在束缚人类,因此位面意志的存在只是以物理学的方式体现,并不彰显。

    同理。林封谨此时所处的人间界和中阴界,也是都有自身的位面意志存在的,然而还处于活跃期,因此天意的存在感就越强烈。

    不过。中阴界严格的说起来,乃是属于依附于人间界一个子位面,其意义就是临时承载亡者所用的,就仿佛是用来临时盛放脏盘子的洗手池,相当的狭小单一,所以。中阴界位面意志的力量可以说也是远逊色于人间界的位面意志了。

    同时,前来袭击林封谨的这家伙,也只是中阴界位面意志的一个分身而已,其实力可以说是再次被大幅度削弱了。

    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林封谨所走的这条中阴界通道,乃是被东海众邪神强行开拓出来的毫无疑问,东海众邪神这种行为可以说是十分恶劣了,你想想看,倘若有人要在你家里面强行开一道门出来,你能答应吗?

    因此,在开辟这条通道的时候,东海邪神众这样的做法,其实是不可能不引起中阴界位面意志的重视的,只是东海众邪神也都是拥有不少远古流传来的奇特秘术,很干脆的对其采用游击战的方法,而中阴界位面的意志则是有些束手无策,所以就被他们得手了。(

    而这一次林封谨经过了这条通道的时候,闹出来了这样大的动静之后,那么顺理成章的,中阴界的位面意志就将其当成了东海众邪神再次路过前来搞事,这种惯性思维也是很正常的,至少这几百年来都只有东海众邪神会从这里经过。

    中阴界的位面意志虽然强大,但是它实际上也是要维护整整一界的秩序,那么当然不可能将所有的实力都加持在了一个分身上,就像是一个国家除非是遇到了亡国的灾难,才会将所有的军队调动到一起抵抗敌人是一个道理。

    与东海诸邪神打交道了这么多年,中阴界的位面意志也是非常清楚他们的实力,因此倘若是将东海诸邪神此时的力量量化成一千点的话,那么中阴界位面意志就只需要让自己的分身拥有一千一百点力量就能稳稳当当的收拾对方。

    同时,中阴界的位面意志还知道,东海诸邪神的很多神通都是源自魔族的,擅长幻术,诅咒,度,所以,他这一次派遣出来的分身也是在力量方面与之针锋相对,力求进行克制

    这样的做法本来是无可厚非的,然而偏偏来的敌人不是东海诸邪神啊,而是实力此时已经比东海诸邪神强得多的林封谨!!并且林封谨的实力,实际上是与东海众邪神的实力有着很大区别的!

    倘若东海诸邪神的真正力量量化成一千点的话,那么林封谨此时的力量量化以后,就至少都要过一千五百点。

    并且此时这分身的能力是侧重于克制东海诸邪神的,然而林封谨与东海诸邪神的力量特点则是截然不同,拥有圣器奈非天的他,更是具有时光之力。因此并不介意正面与敌人进行战斗。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仿佛是两军交战,一方主将以为对面来的是一千弓箭手,所以就干脆派了一千一百个刀盾兵过去。便以为稳操胜券,然而等到了战场上才觉,敌人竟然是足足一千五百人,而且他娘的还是骑兵!!这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啊,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凶多吉少。

    因此。这就是林封谨哪怕面对强大无比的位面意志的分身,居然都可以将其收入奈非天当中的根本原因。

    饶是如此,这毕竟也是位面意志,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被收拾掉的,所以林封谨一脱出危险的地方,立即就要全神贯注,与奈非天合二为一,全力镇压这恐怖的强敌!

    ***

    林封谨的心神一沉入了奈非天之后,便拥有总揽其中一切的能力,简单的来说。那就是上帝视角,可以洞察奈非天当中一切玄机。因此顿时就清晰的见到,这中阴界的位面意志一进入之后,便被拉入了地狱道当中的七狱当中,此时正在一处原始密林当中盘膝而坐。

    这个区域便是摄山林毒恶,阴险毒辣的幽泉狱主的领地,而中阴界的位面意志进入到了奈非天以后,便是具现化了,从之前的那一团人型雾气变成了一个披着灰色斗篷,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的男子。

    并且这男子的双眼冰冷无情。甚至双眼望向了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直接被覆盖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色泽,再久些之后甚至会被石化!连树木,昆虫什么的都不例外。这样的强大实力,也不愧是天意的化身!

    此时中阴界的这化身被收入了奈非天当中之后,更是没有乱走乱动,而是直接坐在了地上,盘膝坐了下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便见到了天空当中黑云压城,狂风暴雨,引了天象变化。

    非但如此,更是从他的身上似乎散出来了一圈一圈的光华,将周围的一切都映照得模糊而不真实了起来,看起来都是要渐渐的将周围的一切雾化,变成中阴界那样的存在,受到了这样根本性的伤害,奈非天这把圣器感觉到了威胁,才会不停的剧烈震荡,对林封谨连续出警告!

    也是多亏了林封谨乃是将奈非天重新整合,炼制了一番才前来这里,倘若换成是前往古战场长平之前的奈非天,那这一次搞不好奈非天都要大伤元气。而此时有了幽泉狱主来进行主持,就要聪明得多,巧妙的压制了力量,没有白白的前去送死,而是默默的等待时机。

    此时林封谨的意识进入到了奈非天以后,也并没有接管操控权,而是在看此时主持这地狱道的道主,武安君白起如何应付。

    总之对于白起和七大狱主来说,在奈非天当中哪怕是被击败,击溃,击杀,也是没有生命危险,假以时日,便能重新将本体凝聚出来,这样的代价林封谨也是付得起的,并且就算是被这中阴界化身破关逃走,外面却已经是人间界,也不会导致什么大的后患。

    见到了林封谨在旁边默默观战,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以后,白起也是很干脆的一挥手中的血色战旗,骑上了胯下的骷髅巨马,拉下了头盔上面的血色面甲,策马凌空奔驰而去。

    在他手中的血色战旗感召之下,七大狱主同时齐聚在了一起,浑身上下也是沐浴了一层凄厉的血色光芒,这七大狱主被炼化之后,重塑成型也是很大程度的征求了白起的意见,因此虽然神通各异,在平时的外形却都是区别不大,全部都是身上披挂着一层暗沉沉的全身重铠,边角锐利,锋芒毕露,造型面容也是隐藏在了重盔的后面,煞气逼人!

    为什么七大狱主乃是这样的造型?便是因为白起在昔日杀神之名威震天下的时候,手下也是七大悍将陪伴他一起征战,此时这七大狱主,便是随白起心意塑造出来的,此时白起扬起了手中的血色战旗,七大狱主便纷纷召唤出来了坐骑,或骑火狼,或乘石虎,或坐狂犀,对准了中阴身化身所在的地方奔袭而去。

    接下来便是七大狱主率领自己的手下,在白起的指挥下结阵狂攻,依照七大狱主麾下战兵的不同性质,摆出来的阵法也是各不相同圆阵、疏阵、数阵、锥形阵、雁形阵、钩形阵、玄襄阵等等轮番上前,若海浪那样前仆后继而来,根本就不给人以喘息的机会,因此可以说是挥出来了极其惊人的力量!

    众所周知的是,倘若一百个普通人能挥出来的力量是一百的话,那么将这一百个普通人进行军事化训练以后,其个人的素质可能不会有太大的提升,但是其战力的提升就可能会至少翻倍,甚至翻三倍四倍的都有历史上正规军击溃消灭四五倍的农民起义军的战例可以说是比比皆是。

    同时,七大狱主连同自身麾下的战兵还有一个无法比拟的优势,那就是悍不畏死,只要奈非天不灭,它们就同样也是不灭。

    在这种种因素之下,虽然中阴界的化身实力十分强悍,也是在这潮水一般的攻势面前露出了颓势!!(未完待续。)

第1422章古灵渊的霸道    “内世界?”叶小小不由问道:“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这就是神树岭玄妙的地方,甚至可以说,这才是真正的神树岭。”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只有在那里,才是神树岭真正精髓所在。”

    “我们可以进去吗?”看着那个石壁,叶小小不由跃跃欲试,想跟着进去。

    李七夜笑着说道:“只要你跟着我,就绝对可以进去,而且,我还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只有你才能懂其中玄妙的地方。”

    “与我血统有关吗?”叶小小也不笨,十分敏锐,一下子捕捉到什么,瞅着李七夜说道。

    “没错,与你血统有关。”李七夜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这也该溯源的时候了,到了那里,你会明白你自己血统的奥妙,或者,当你真正领悟了之后,你也应该明白你们树祖的起源。”

    “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进去。”叶小小顿时为之兴奋起来,迫不及待地对李七夜说道。

    “不是这里。”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里我们是进不去的,我们必须要去一个地方,只有那样的一个地方我们才能进去,甚至可以说,那个地方暂时是外人唯一能通往内世界的入口。”

    “为什么树尸都能进去,我们就不能进去?”叶小小看着树尸消失的地方,不由问道。

    “因为它们是树尸,它们是死人。”李七夜说道:“更重要的是,它们在神树岭是宠儿,得到神树岭的庇护。正是因为如此,树尸在神树岭的不少地方都能进接进去。然而,我们是不行,内世界是拒绝外来之客进去,除非能找到真正的入口了。”

    “那好吧,我们就去那个地方吧。”叶小小只好说道:“现在我们该去哪里呢?”

    “不死门。”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不死门?”叶小小怔了一下,说道:“不死门已经没落了,他们还有那个实力吗?”?李七夜目光望得很远,最后,他露出笑容,淡淡地笑着说道:“这就是不死门玄妙的地方,只有不死门,如果你都能理解不死门的玄妙的话,那么,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当年的不死仙帝会把不死门建在了神止洲了。”

    “哼,你就知道卖关子。”叶小小对于李七夜这样的态度是十分的不满,狠狠地跺了李七夜一眼,气得牙痒痒的。

    李七夜只是莞尔一笑,说道:“有些东西你不必要去知道,对于你来说,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你自己血统的奥妙,只要你知道一点,就完全足够了,这也将会让你一辈子受益无穷。”

    “哼,好了,那我们启程吧。”叶小小牙痒痒的,瞪了李七夜一眼,又无可奈何。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启程离开了神树岭,前往不死门。

    不死门,可以说是神止洲中唯一两个门派之一,像神止洲这样广袤的大地上,却只有两个人门派,一个是古灵渊,另一个则是不死门。换作是其他地方,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不可思议,但是,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唯有神止洲才会出现。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前往不死门,然而,他们还没有抵达不死门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人。

    在途中,突然之间,一个人从天而降,落在了李七夜的面前。

    “谁——”突然一个人落在面前,这把叶小小都吓了一跳,立即大喝道。

    突然从天而降的乃是司马玉剑,此时的司马玉剑脸色煞白。虽然说,平日里司马玉剑的脸色也是冰冷无情,有着一种冰雪一样的冷白。

    但是,此时司马玉剑脸色的煞白,那是因为受了重伤,失血过多。一看司马玉剑的脸色就知道她的情况不妙,她肯定是祭了寿血。

    司马玉剑身上是鲜血点点,这也不知道是她的鲜血,还是敌人的鲜血。

    司马玉剑依然冰冷,神态十分的冷漠,双目无情,她一见到李七夜,张口欲说,但是,说不出口,想举步,站都站不稳,打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李七夜立即扶住了她,大手按着她的天灵,血气滔滔不绝地注入了她的体内,这才让司马玉剑喘了一口气。

    “哪里逃!”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一群人追上来了,从天而降,瞬间把李七夜三个人团团围住,把李七夜他们三个人围得水泄不通。

    眼前把李七夜三个人围得水泄不通的人全部都是穿着统一的服饰,他们血气滚滚,神威极强,而且,他们没有丝毫收敛自己血气和声威之意,放任自己的血气冲天而起,姿态十分的肆意,十分的霸道,有着为所欲为的姿态,他们这样的姿态,完全是目中无人。

    把李七夜他们团团围住的所有修士中,为首的是一位老者,这位老者血气惊人,他不止是身上散发出圣光,而且他的周身响起雷鸣之声,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强大的大贤。

    此时,这些强者把李七夜他们团团围住之后,目光极为不友善,甚至有着随时都会扑杀上来的姿态,他们似乎完全不在乎李七夜他们是什么人,只要敢有丝毫的忤逆他们,不管是谁,他们都会立即扑杀。

    “看你还往哪里逃!”这位为作首领的老者盯着司马玉剑,冷笑一声。

    司马玉剑此时神态冷漠无情,只是冷冷地被李七夜扶着,一句话都不说。

    “你们两个识相的,就不要多管闲事,立即交出她。”此时这位老者目光扫了一下李七夜和叶小小,冷傲地命令地说道。

    对于老者这样的傲慢的姿态,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不要说他是不会让司马玉剑出事,就算是司马玉剑与他不相识,凭着这老者的态度,这样的闲事他都管定了。

    “他们是古灵渊的人。”叶小小一看他们的衣着就知道他们的来历,对李七夜说道。

    “不错,本座乃是古灵渊的长老。”为首的老者姿态十分踞傲,冷傲地说道:“这个女人乃是恶名昭著的杀手。你们就莫要在此多管闲事,立即离开这里,我们也不为难你们!”

    这一次司马玉剑的行刺失败,她未能杀死目标,行踪暴露,被古灵渊的强者围困。

    司马玉剑并不是不强大,以她的实力,暗杀一尊神王都不是什么难事。这一次刺杀她可以说是准备充分,就算在神止洲她的道行受到压制,但是,她自认为都有把握刺杀成功。

    但是,她最终还是低估了古灵渊,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在古灵渊,让她无处遁形,她最为之自傲的遁隐之术,在古灵渊竟然是失效了。

    在被古灵渊围困之时,司马玉剑可谓是九死一生,尽管如此,她也的确是凶狠无比的杀手,在种种的手段和陷阱、杀伐之下,最终还是被她杀出了重围。

    受了重伤的她,已经是无力逃出神止洲,在无助的情况下,她不由想到了李七夜,通过李七夜留下的那一滴鲜血找到了李七夜!

    对于古灵渊长老傲慢的姿态,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悠闲地说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别人让我不要多管闲事,但是,我就是偏偏喜欢多管闲事。”

    “是吗?”古灵渊长老一听到李七夜这话,顿时双目一张,他笑了起来,冷冷地说道:“那今天你就应管改一改这个毛病了!在神止洲,那就由不得你。到时候,打断了你的双腿,让你跪在地上,然后你再想一想是不是应该多管闲事!”

    “打断我的双腿?”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能打断我双腿的人,你们古灵渊还没出生,就是这九界,都还没有出生。”

    “不知死活的东西,与我古灵渊为敌,杀无赦!”围住李七夜他们三个人的古灵渊弟子中,就有弟子忍不住了,立即厉喝道。

    在神止洲,他们古灵渊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古灵渊所说的话就是法令,谁人敢忤逆他们古灵渊,就杀无赦,不管是谁!

    “胆子不小。”古灵渊长老冷笑一声,说道:“猜你在天灵界也是一个大人物是吧,可惜,这里不是天灵界的其他地方,这里是神止洲!来管你是什么东西,来到神止洲,是龙,给我们古灵渊盘着,是虎,给我们古灵渊趴着,否则,龙也好,虎也罢,我们古灵渊必抽其筋,敲其髓!”

    古灵渊的长老霸气无比,也是蛮横无比。事实上,古灵渊的确是有蛮横的资本,不管是什么样的传承,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才,来到神止洲都会受到压制,都会有求于他们古灵渊的时候。

    在神止洲,他们古灵渊有着绝对的优势!他们古灵渊不止是强大,而且,在神止洲受到压制的外来修士,往往是他们古灵渊砧板上的鱼肉!

    有着这样绝对的优势,有着强大的实力,作为神止洲的主人,古灵渊能不蛮横吗?难不咄咄逼人吗?

    可以说,在神止洲,古灵渊是绝对不讲道理的,对于古灵渊来说,他们的话就是道理,他们的话就是王法!

    2015年最后一天,祝大家元旦快乐,最后一天请大家把剩下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