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内世界?”叶小小不由问道:“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这就是神树岭玄妙的地方,甚至可以说,这才是真正的神树岭。”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只有在那里,才是神树岭真正精髓所在。”

    “我们可以进去吗?”看着那个石壁,叶小小不由跃跃欲试,想跟着进去。

    李七夜笑着说道:“只要你跟着我,就绝对可以进去,而且,我还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只有你才能懂其中玄妙的地方。”

    “与我血统有关吗?”叶小小也不笨,十分敏锐,一下子捕捉到什么,瞅着李七夜说道。

    “没错,与你血统有关。”李七夜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这也该溯源的时候了,到了那里,你会明白你自己血统的奥妙,或者,当你真正领悟了之后,你也应该明白你们树祖的起源。”

    “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进去。”叶小小顿时为之兴奋起来,迫不及待地对李七夜说道。

    “不是这里。”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里我们是进不去的,我们必须要去一个地方,只有那样的一个地方我们才能进去,甚至可以说,那个地方暂时是外人唯一能通往内世界的入口。”

    “为什么树尸都能进去,我们就不能进去?”叶小小看着树尸消失的地方,不由问道。

    “因为它们是树尸,它们是死人。”李七夜说道:“更重要的是,它们在神树岭是宠儿,得到神树岭的庇护。正是因为如此,树尸在神树岭的不少地方都能进接进去。然而,我们是不行,内世界是拒绝外来之客进去,除非能找到真正的入口了。”

    “那好吧,我们就去那个地方吧。”叶小小只好说道:“现在我们该去哪里呢?”

    “不死门。”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不死门?”叶小小怔了一下,说道:“不死门已经没落了,他们还有那个实力吗?”?李七夜目光望得很远,最后,他露出笑容,淡淡地笑着说道:“这就是不死门玄妙的地方,只有不死门,如果你都能理解不死门的玄妙的话,那么,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当年的不死仙帝会把不死门建在了神止洲了。”

    “哼,你就知道卖关子。”叶小小对于李七夜这样的态度是十分的不满,狠狠地跺了李七夜一眼,气得牙痒痒的。

    李七夜只是莞尔一笑,说道:“有些东西你不必要去知道,对于你来说,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你自己血统的奥妙,只要你知道一点,就完全足够了,这也将会让你一辈子受益无穷。”

    “哼,好了,那我们启程吧。”叶小小牙痒痒的,瞪了李七夜一眼,又无可奈何。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启程离开了神树岭,前往不死门。

    不死门,可以说是神止洲中唯一两个门派之一,像神止洲这样广袤的大地上,却只有两个人门派,一个是古灵渊,另一个则是不死门。换作是其他地方,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不可思议,但是,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唯有神止洲才会出现。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前往不死门,然而,他们还没有抵达不死门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人。

    在途中,突然之间,一个人从天而降,落在了李七夜的面前。

    “谁——”突然一个人落在面前,这把叶小小都吓了一跳,立即大喝道。

    突然从天而降的乃是司马玉剑,此时的司马玉剑脸色煞白。虽然说,平日里司马玉剑的脸色也是冰冷无情,有着一种冰雪一样的冷白。

    但是,此时司马玉剑脸色的煞白,那是因为受了重伤,失血过多。一看司马玉剑的脸色就知道她的情况不妙,她肯定是祭了寿血。

    司马玉剑身上是鲜血点点,这也不知道是她的鲜血,还是敌人的鲜血。

    司马玉剑依然冰冷,神态十分的冷漠,双目无情,她一见到李七夜,张口欲说,但是,说不出口,想举步,站都站不稳,打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李七夜立即扶住了她,大手按着她的天灵,血气滔滔不绝地注入了她的体内,这才让司马玉剑喘了一口气。

    “哪里逃!”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一群人追上来了,从天而降,瞬间把李七夜三个人团团围住,把李七夜他们三个人围得水泄不通。

    眼前把李七夜三个人围得水泄不通的人全部都是穿着统一的服饰,他们血气滚滚,神威极强,而且,他们没有丝毫收敛自己血气和声威之意,放任自己的血气冲天而起,姿态十分的肆意,十分的霸道,有着为所欲为的姿态,他们这样的姿态,完全是目中无人。

    把李七夜他们团团围住的所有修士中,为首的是一位老者,这位老者血气惊人,他不止是身上散发出圣光,而且他的周身响起雷鸣之声,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强大的大贤。

    此时,这些强者把李七夜他们团团围住之后,目光极为不友善,甚至有着随时都会扑杀上来的姿态,他们似乎完全不在乎李七夜他们是什么人,只要敢有丝毫的忤逆他们,不管是谁,他们都会立即扑杀。

    “看你还往哪里逃!”这位为作首领的老者盯着司马玉剑,冷笑一声。

    司马玉剑此时神态冷漠无情,只是冷冷地被李七夜扶着,一句话都不说。

    “你们两个识相的,就不要多管闲事,立即交出她。”此时这位老者目光扫了一下李七夜和叶小小,冷傲地命令地说道。

    对于老者这样的傲慢的姿态,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不要说他是不会让司马玉剑出事,就算是司马玉剑与他不相识,凭着这老者的态度,这样的闲事他都管定了。

    “他们是古灵渊的人。”叶小小一看他们的衣着就知道他们的来历,对李七夜说道。

    “不错,本座乃是古灵渊的长老。”为首的老者姿态十分踞傲,冷傲地说道:“这个女人乃是恶名昭著的杀手。你们就莫要在此多管闲事,立即离开这里,我们也不为难你们!”

    这一次司马玉剑的行刺失败,她未能杀死目标,行踪暴露,被古灵渊的强者围困。

    司马玉剑并不是不强大,以她的实力,暗杀一尊神王都不是什么难事。这一次刺杀她可以说是准备充分,就算在神止洲她的道行受到压制,但是,她自认为都有把握刺杀成功。

    但是,她最终还是低估了古灵渊,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在古灵渊,让她无处遁形,她最为之自傲的遁隐之术,在古灵渊竟然是失效了。

    在被古灵渊围困之时,司马玉剑可谓是九死一生,尽管如此,她也的确是凶狠无比的杀手,在种种的手段和陷阱、杀伐之下,最终还是被她杀出了重围。

    受了重伤的她,已经是无力逃出神止洲,在无助的情况下,她不由想到了李七夜,通过李七夜留下的那一滴鲜血找到了李七夜!

    对于古灵渊长老傲慢的姿态,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悠闲地说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别人让我不要多管闲事,但是,我就是偏偏喜欢多管闲事。”

    “是吗?”古灵渊长老一听到李七夜这话,顿时双目一张,他笑了起来,冷冷地说道:“那今天你就应管改一改这个毛病了!在神止洲,那就由不得你。到时候,打断了你的双腿,让你跪在地上,然后你再想一想是不是应该多管闲事!”

    “打断我的双腿?”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能打断我双腿的人,你们古灵渊还没出生,就是这九界,都还没有出生。”

    “不知死活的东西,与我古灵渊为敌,杀无赦!”围住李七夜他们三个人的古灵渊弟子中,就有弟子忍不住了,立即厉喝道。

    在神止洲,他们古灵渊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古灵渊所说的话就是法令,谁人敢忤逆他们古灵渊,就杀无赦,不管是谁!

    “胆子不小。”古灵渊长老冷笑一声,说道:“猜你在天灵界也是一个大人物是吧,可惜,这里不是天灵界的其他地方,这里是神止洲!来管你是什么东西,来到神止洲,是龙,给我们古灵渊盘着,是虎,给我们古灵渊趴着,否则,龙也好,虎也罢,我们古灵渊必抽其筋,敲其髓!”

    古灵渊的长老霸气无比,也是蛮横无比。事实上,古灵渊的确是有蛮横的资本,不管是什么样的传承,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才,来到神止洲都会受到压制,都会有求于他们古灵渊的时候。

    在神止洲,他们古灵渊有着绝对的优势!他们古灵渊不止是强大,而且,在神止洲受到压制的外来修士,往往是他们古灵渊砧板上的鱼肉!

    有着这样绝对的优势,有着强大的实力,作为神止洲的主人,古灵渊能不蛮横吗?难不咄咄逼人吗?

    可以说,在神止洲,古灵渊是绝对不讲道理的,对于古灵渊来说,他们的话就是道理,他们的话就是王法!

    2015年最后一天,祝大家元旦快乐,最后一天请大家把剩下的

第一百三十二章 通道    此时的阴尸使者的内魂已经被林封谨超度,若不是要为林封谨打开维系这门户,那么早就进入轮回投胎去了,当然就更是对林封谨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当林封谨徐徐走入到了阴尸使者的大嘴当中之后,顿时就感觉到了浑身上下自动浮现出来了一层淡淡的微光,这是加持在身上的佛光,同时脚下生出来的白莲则是由亦幻亦真变得格外的清楚,还吐出了丝丝芳香,这一切都说明,他此时已经是以活人之身,进入到了中阴界当中,所以神通自行运转护体,抵抗住各种阴森死气的侵蚀。

    林封谨也不是第一次前来中阴界了,不过上一次乃是自身的魂识被娲蛇神带着进入,而这一次则是肉身亲临,若非他的前世乃是地藏,做起这件事来可以说是驾轻就熟,那么还真的是要惹出大乱子来。

    毕竟这里乃是中阴界,已经是属于冥界的归宿了,活人进入以后就仿佛是一滴水落入了油锅当中,甚至都会引发整个天道意志的反扑。

    好在这里乃是东海众神灵特地切割空间开辟出来的通道,本身就是相当隐秘的区域,就像是在一个帝国当中造反,你在首都当中起事肯定是分分钟被扑灭,相反若是去到偏远山区的话,搞不好就能撑很久了。

    林封谨当然也是深知这个道理,一进入到了这中阴界的通道当中,便是全力疾奔,他此时依然保持着步步生莲的神通,但是脚上的白莲花只要一离开他的双脚脚尖,立即就会被狠狠的揉碎搓烂,然后变成点点花瓣残屑,瞬间消失不见,所受到的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深入到了这条通道以后,林封谨周围的景物便是切换成了一条雾气缭绕的宽大通道,这条通道少说也是相当于火车隧道那样,周围全部都是翻滚涌动着的灰蒙蒙雾气,不过每隔一段距离,都能见到一个骨骼堆。

    这骨骼堆乃是用一种青黑色的骨骼堆砌而成的,看得出来都是类似于肋骨一般的东西,末端十分锋锐,闪耀着金属也似的寒光,同时,在骨骼堆的顶部,则是有一个同样材质的骷髅,骷髅的眼中射出青幽幽的磷火,所到之处,那翻涌的雾气便是十分畏惧,然后退去。

    这骨骼堆就是东海诸神灵搭建出来的强大法物,叫做幽冥灯,便是用来维系这条来之不易的通道的,正是因为有了它们,这条通道才能够长期的存在,否则的话,早就彻底的被中阴界重新吞并了回去。

    尽管林封谨的脚程极快,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在半盏茶功夫之后也是感觉到了不大对劲,因为这通道似乎是开始缩小了些,更是有着大量翻涌的烟雾一团一团的簇拥着,似乎要形成一张一张扭曲哭喊的脸。

    很快的,最初这通道的高度是足足有三人高,现在就直接缩到了一人半,林封谨对这一切完全是充耳不闻,继续疾奔,但又奔出来了百来丈之后,通道的烟雾墙壁上,开始凝聚形成了手臂,一条,两条,三条疯狂的抠抓着,就连那堆砌起来的骨堆幽冥灯,也是被抠抓得磷火不停的摇曳摆动,幽深欲熄。

    终于,有幽冥灯经受不住这样的力量折磨,哗啦的一声就坍塌了下来,骨头散落一地,然后这一大块区域就被浓雾迅速的包裹,里面甚至传来了瘆人的啃噬声,拿贴切一点的比喻来说,这就像是隧道哗啦的一声塌方,将大半个隧道给堵住了,只要对面的幽冥灯一被毁掉,那么这隧道就被彻底截断了。

    林封谨当然不怕这雾气当中的怨灵,然而他也同样有担忧的地方,便是前方的这中阴界通道一旦被弄垮之后,自己就很难找到正确的方向行进了,虽然有着圣器奈非天的存在,自己要返回阳间并不难,但是从这里出去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确定是在人间界的什么地方了,那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相当于是自己这一路前来的努力都做了无用功。

    好在这时候,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丝青幽幽的光芒,林封谨隐约能看到,前方就多了一个正在不断蠕动的出口,乃是由惨绿色的腐烂血肉构成的,类似于一张嘴巴,见到了这玩意儿,林封谨终于嘘出了一口长气——出口就在面前,看起来即将胜利。

    因为东海众邪神严格说起来的话,也都是属于鬼物,阴魂之类的,所以它们虽然身上也是有沾染人间世的气息,但是在通过这条道路的时候,引起的反弹也是十分有限的,所以,哪怕是东海众所有的邪神一起从这里经过,也是比不上林封谨此时经过所激荡起来的波澜之万一。

    此时林封谨身后的通道,已经是全面崩塌了下来,大团大团的烟雾形成了一个个诡异模糊的人型,在疯狂的呐喊,扑腾着想要追赶上来,林封谨依然看似从容的走着,但每一步迈出去,至少都是十丈开外,这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缩地成寸的神通。

    忽然之间,就在出口处,林封谨顿时站住了。

    他这一停,竟是有一种急刹的感觉,甚至哪怕是站住了之后,头发依然是在随着疾风飘动,而林封谨的双眼则是变得无悲无喜,无嗔无怒,一下子望向了半空当中,那里依然是云雾弥散,完全可以说是混沌一片。

    可是,林封谨却是十分清晰的知道,倘若自己依然要踏入到那通道入口的话,恐怕就麻烦大了,因为倘若这一击的威力足够大的话,那么毁掉的就不仅仅是这条空间通道,更是会引发人间界与中阴界之间的剧烈摩擦波动,因此而衍生出来的恐怖威力,林封谨都不一定确定奈非天能扛下来!

    因为三千年之前佛尊为什么会被重创,便是遭受到了类似的攻击!!

    所以,林封谨此时已经是被逼停留了下来,然后,必须要迎接这一击,并且接下来!否则的话,最好的结果都是当场被赶出中阴界流落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

    蔓延在半空当中的云雾,在瞬间被粗暴无比的撕扯开,紧接着就见到了一个灰色的人影扑了下来,这人影的身体周围裹着浓密的雾气,看起来就仿佛像是木乃伊一样诡异,同时他冲撞下来的这股强横无比的气势,竟是仿佛山崩海啸一般的宏大炽烈,简单的来说,那就是蕴藏着凛冽无比的天威在其中。

    见到了这个人影,林封谨的神情反而一松,伸手一指,顿时见到了前方凭空闪耀出来了一朵金光璀璨的莲花,从蓓蕾状一下子就居然开放,最后猛的一收,居然将这条人影困住,化成了一只金色的莲蓬。

    只是,这金色莲蓬上立即就传来了瓷器碎裂的“卡勒”声,上面瞬间就已经是裂纹密布,林封谨双眉一扬,

    深吸了一口气,伸出左手再次一按,他的身后立即就徐徐浮现出来了一张狰狞凶残的火红色蛇首,一只独眼当中看起来居然都蕴藏着浩瀚星河,紧接着巨蛇张口,凶狠一咬,已经是将这金黄色莲蓬直接吞了下去!!!!

    目睹了这一幕,周围的那些诡异模糊的,奔跑冲杀的人型,疯狂摇曳的手臂都在同时僵硬住,仿佛时间都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显然刚刚发生的事情完全颠覆了他们心中的认知,林封谨淡淡一笑,便是举步朝着那仿佛是血肉模糊的通道入口迈了进去,瞬间消失其中。

    直到林封谨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这入口后,这中阴界当中才一下子仿佛开水沸腾那样,一下子就轰然爆碎了开来,噼里啪啦的可以说是汹涌若潮汐,猛然席卷,那入口通道处本来堆放着整整一十六盏幽冥灯,可以说是在这中阴界的力量反扑下,瞬间消亡,湮灭,哗啦的一声被彻底的覆盖住。

    然而这样的举动也只能用泄愤来形容,因为此时的林封谨已经是彻底的穿越了这一条中阴界的通道,重新回到了人间界。

    中阴界的力量纵是再怎么疯狂激烈,也是没有办法跨越位面的界限之后,还能保持如此强大的杀伤力以后给人以重创!!

    同时,在祭祀之岛的下方,阴尸使者本来是在原地一动不动,昂着头仿佛是一尊雕塑似的,就在林封谨成功脱出了通道以后,忽然一下子就浑身一震,丑怪无比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然后,它本来乃是无数尸体凝聚在一起的怪物,顿时便是迅速的分析崩溃,大量的尸体从它身上雨点也似的跌落了下来,然后迅速的在下方的黑色粘液里面溶解,紧接着,半空当中出现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幻象,咧着嘴巴笑着慢慢的变淡,消失,它的身后还有着几十个沉默着的中年人幻象,仿佛是护卫那样默默的拱卫着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然后随之也是消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