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浓烈的黑暗并不能阻挡林封谨的脚步,漫长的台阶非常难迈,并且崎岖难行,因为这根本就不是给活人预备的道路,从潮湿无比的空气当中传来了一阵一阵难以形容的恶臭味道,中人欲呕,不过林封谨此时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无垢之体”,体表有一层淡淡的莲花清香浮现了出来,将这些污秽气息给隔绝了开去。

    大概往下走出去了两三百丈以后,根据地理位置的推算,已经是来到了岛屿的最下方,海平面之下了,前方那仿佛是无穷无尽的石头台阶终于到了尽头,然后换成了平坦的地面,只是这地面上还有一层发黑粘稠的液体,若沥青一样看起来格外的恶心,林封谨也是有白莲护体,踏足其上也是不受污秽,否则的话,行动势必要遭受到限制了。

    这里看起来却是一个巨大的石窟,并不像是人工打造的产物,而应该是大自然生成的,端的可以说是鬼斧神工,十分犀利,石壁的附近有着大量的石笋之类的,还有被破坏的痕迹,林封谨眼角微微一动,就听到了拐角处有着铁链撞击的响动声,然后,一个庞大的身影从黑暗当中走了出来。

    这赫然是一个巨人!!

    并且还是用腐烂的尸体拼凑组合起来的巨人!!

    这家伙叫做“阴尸使者”,高度至少都在十丈以上,瘪着嘴,嘴唇很厚,在行动当中都能看到满口的烂牙,这巨人浑身上下都挂着粗大的铁链,相互撞击着发出了恐怖的声音,并且这些铁链在相互撞击的时候,居然还会自行挪移扭动,看起来就十分诡异邪恶,它走动的时候,脚掌飞溅起来的这些粘稠黑液更是到处飚射,恶臭更甚。

    这家伙的一个拳头至少就是用接近三十具腐尸组合起来的,一看就令人觉得十分瘆人,其眼眶当中却是黑洞洞的,仿佛是瞎子一样,不过从它不停的做出侧着耳朵倾听的动作就能看出来,这家伙的感知乃是相当厉害的。

    而对于普通的人类来说,在这样的鬼地方视力几乎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因此这巨大尸怪没有视力并不影响什么,可是嗅觉和听觉却是必然格外的灵敏,若不是林封谨自有神通隐匿护体,想必早就被发现了。

    这一头巨大尸怪便是东海邪神豢养的类似于看门犬的怪物,当信徒前来献祭之后,剩余下来的尸体便是会被抛入到了这个地方,来补充这巨大尸怪身上腐烂掉的部分,因此才能长久的存活下去。

    这巨大尸怪虽然身上散发出来了强烈的邪气,并且根据潮神具彦的记忆,实力也是非常强大的,甚至是半神之体,否则也不可能在人世间以这样的尸妖身份存活下来,但对于拥有地藏记忆,在污秽黑暗当中修炼丰富经验的林封谨来说,也只能用不堪一击来形容。

    不过,这巨大尸怪却是不能杀的,因为想要开启前往大漩涡底部的通道,就得着落在了它的身上了,之前就说过,这里前往大漩涡底部的有一段通道并非是在人间世,而是在中阴界当中,绝对不是活人能去的地方。

    事实上这一段中阴界的通道开口的地方,若不是获得了潮神具彦的记忆的话,那么真的可以说是匪夷所思,万万想不到进入这鬼地方的流程了。

    这时候,林封谨看到了这巨大尸怪出现了之后,便是仔细的打量着它,研究着这家伙的行动规律,甚至还见到了几次这怪物弯腰下来,捧起来地上的粘液污水喝下去的行为,真的是一阵阵的反胃。

    隔了一会儿,林封谨安静的在黑暗当中呆着,摸清楚了这巨大尸怪的行动规律之后,忽然将脸色一敛,并指一点,顿时就见到了他的指尖之上,光芒大盛,有一朵白莲花一开一收,旋即结出了一只小小的金色莲蓬,十分华美,白莲花则是枯萎消散,只留下来了金色莲蓬悬浮在了空中,十分华贵珍美。

    紧接着,这金色莲蓬便是迅速的幻化成了一只造型独特的杯子,十分飘逸,线条优美,

    这就是佛门很有名的七供杯,是用来供养诸佛的器具。

    林封谨伸出了自己的指尖,咬破后挤出了一滴鲜血,滴落在了这七供杯当中,口中念诵着“嗡玛尼呗美吽”六字真言。

    在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巨大尸怪忽然感应到了什么,焦躁无比的在周围转来转去,狂怒大吼着,更是用锁链狠狠的抽打着旁边的山壁,搞得山石乱溅,大块大块的崩塌了下来,轰然滚落,仿佛是地震一般。

    只是林封谨有奈非天这样的神物来隔绝自己的气息,这巨大尸怪虽然强大,可是却并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发现他,不过,等到林封谨持咒完毕了之后,便是轻轻一点,将这七供杯推送了出去。

    七供杯一出现,这巨大尸怪立即就浑身上下一震,然后难以置信的回头,迅速的冲了过来,伸出了一双巨大的手掌捧向了这杯子,就像是在捧着什么易碎的珍宝似的,似乎力气稍微用得大了一些,就会将其毁坏掉。

    然后,这巨大尸怪便是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舔向了这杯子当中,那神情竟是无比的贪婪,却又有着难以形容的虔诚。为什么会这样呢?便是因为林封谨之前往里面滴入了一点血的原因。

    林封谨乃是地藏转世,他的鲜血当中自然就加持有佛力,一滴真佛之血,能够供养冥界的八万四千众生!

    当这巨大尸怪的细长猩红舌头碰触到了七供杯当中的佛血的时候,林封谨的眉头微皱,因为在这一瞬间,这巨大尸怪身上的痛苦,曾经遭受到的创伤摧残都是爆发了出来,在瞬间加持在了林封谨的身上,让他感同身受!!!

    这就是地藏的修炼方式,也是超度众生的最基础的一步,这也是很正常的,若是不能切身体验众生的苦痛,又怎么能够拯救度化他们,脱离这茫茫的苦海呢?

    这巨大尸怪的痛苦被林封谨分担以后,它自然就感觉到了十分轻松,林封谨这时候便是现身出来,徐徐的走向了这头巨大的怪物,顿时就见到了它轰然跪倒在地,虽然二者之间的体型差距几乎是几乎百倍,可是这巨大尸怪完全是趴伏在了地上,将头顶对准了林封谨,看起来已经是完全皈依驯服了。

    渐渐的,从这巨大尸怪的躯体上面,开始浮现出来了一团庞大的黑气,若烟雾一般的缭绕着,十分狰狞,还不停的龇牙咧嘴,林封谨伸手虚按了过去,立即就见到这庞大的黑气不断的飘散湮灭,这就是怨念的结合体。

    对其余的人来说,要想超度这样程度的怨念可以说是十分艰难,稍微不注意还要污秽自身的道心,极是考验精神上的修为,但林封谨却是再简单不过了,很干脆的将这些怨念吸入体内丢给地藏的真魂就好了,这方面他老人家最为拿手,处理起来那就是驾轻就熟不要太简单。

    等到了将黑气全部都吸收殆尽之后,从中便是露出来了一个肥肥白白的婴孩的魂魄,咬着手指看着林封谨,十分可爱,还在咯咯咯的笑。

    这就是邪弥呼炼制出来的这一尊“阴尸使者”的本尊核心,乃是用一个阴年阴月阴时生的孩童魂魄来作为基础,加上九十九名狂信徒的执念缠绕。为什么要用孩童,因为孩童的心智没有萌发,最是易于操控。

    林封谨看着这小孩含笑点头,也不用说什么,用目光将自己的意念输送了过去,这小孩子点了点头,开开心心的就消失在了空中。

    紧接着,就见到了这匍匐在地的阴尸使者半跪在地,浑身颤抖着,然后猛然张开了自己的大嘴!

    本来这阴尸使者还是个人型,但是这一半跪张嘴之后,顿时就呈现出来了极其恐怖的一幕,原来这家伙的嘴巴竟是能像蛇那样,可以说是张开到了极限,就像是整个头部的位置都一下子变成了一张大嘴,甚至还有大量交错的烂黄牙,大量浓水四溅的腐烂肉丘,十分震怖!

    林封谨点了点头,便是举步朝着阴尸使者的嘴巴里面走了进去,是的,没错!东海诸神也确确实实是有独到的大神通,那一条通过中阴界连接大漩涡的密道入口,根本就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入口,而是活动着的,就在这阴尸使者的嘴巴里面!!!!

    阴尸使者活着,这入口才是开启着的,一旦死掉,那么就永远没可能进入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变相的保证了这条密道的安全性,试问倘若有外敌入侵来到这里,肯定就会以为阴尸使者乃是把守门户的强敌,然后全力施展斩妖除魔将之打了个稀巴烂,谁会想到这家伙根本就不能杀?

    林封谨也是先获得了潮神具彦的记忆,然后刚好又有收复超度这阴尸使者的办法,才能巧妙的将这个必死之局给破去。

第1420章树尸的进化    “那我的血统是什么?”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不由望着李七夜说道:“你一定是知道,快告诉我。”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不是我不告诉你,只不过是时机未成熟,过些日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到时候,不用我去说,你就知道你的血统是什么。有些东西,不需要用言语去表达,只需要心去体会。”说着,指了指心脏。

    “只有用心去体会,你才知道自己血统是什么,它的真正奥义是什么,你无法体会到你血统中承载着的东西,就算是我说一千句,一万句,那都是没有用的。”李七夜这话说得很认真,并没有丝毫欺骗叶小小的意思。

    “哼,不告诉我就算了。”叶小小瞪了李七夜一眼,她踩了一下李七夜的脚。

    李七夜笑了笑,然后说道:“好了,小丫头,准备好了,我们要进去了。”话一落下,牵着叶小小的小手,瞬间一闪,冲入了山谷。

    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飞仙体一出,快到无与伦比,连叶小小都反应不过来。

    “嗖、嗖、嗖……滋、滋、滋……呼、呼、呼……”就在李七夜冲和山谷的时候,山谷中的所有树尸都出手,有长藤如怒箭一样射出,有树尸张口喷出烈火,也有树尸一出手就是冰封八方……

    但是,它们刚刚出手,李七夜就已经冲入了山谷了,李七夜的速度远远比它们要快上无数倍,所以,所有树尸的攻击都在这刹那之间落空,不要说是伤到李七夜,连李七夜的衣角都没有沾到。

    在刚才,叶小小看到自己还站在山谷之外,但是,在刹那之间,眼前的景象一变。他们已经站在山谷之内了,从山谷之外到山谷之内那也只不过瞬间而己,速度之快,超越了时光。一切都无法跨越。

    在山谷深处,有一个小平地,在这小平地中有着一块石头,此时,这里面围坐着一个个树尸。能围坐在这里的树尸明显其外面的所有树尸都要老,它们的年纪明显比其他树尸要大,而且,能围坐在这里的树尸,这明显是比其他的树尸要强大。

    这十几个树尸围坐在这里,并不是这块石头怎么样珍贵,平地中的这块石头,看起来更像是一张桌子。

    或者,树尸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桌子,它们就是随便找一块石头当作桌子吧。

    这十几个树尸围坐在这里。十分的奇怪,它们并不是守护什么灵药丹草,从它们的神态来看,它们更像是在商议着什么事情。

    这样的一幕看起来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树尸是没有灵魂的,它们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智慧,很多时候它们做事情只不过是依靠本能而己。

    现在这些树尸聚集在一起,看起来像是举行一个高层次的会议一样,这样的一幕,就算是一直对树尸有着研究的李七夜都有些为之吃惊。

    “它们是在干什么?”叶小小看到这十几个树尸围坐在那里。都不由十分好奇。

    李七夜看着这十几个树尸围坐在一起,他都不由意外,喃喃地说道:“一直以来,我都是在研究树人。把注意力留在了树人身上,却忽略了树尸,看来,在漫长的岁月中,树尸也发生了演变,它们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智慧。”

    眼前这一幕再明显不过了。能如此聚集,看起来像是举行一场会议,不管这一场会议是在讨论什么,从这样的情景就能看得出来,树尸不再是以前的行尸走肉,它们也开始有了进化。

    一直以来,李七夜都在关注着树人的演变,对于李七夜而言,他认为树人有机会演变成为一个种族。

    但是,对于树尸而言,李七夜却比较少去研究,最多也就是关注一下而己。

    因为相比起树人来,树尸相差得太远了,因为树尸连灵魂都没有,它们根本上就是行尸走肉,这种没有灵魂的东西,它更加不可能拥有智慧,所以说,想演化为一个种族,树人比树尸的机率不知道是大了多少多少倍。

    从李七夜的研究看来,如果说,第二代树人都没机会传承到第三代,都没机会繁衍为一个种族,那么,树尸那就更不可能成为一个全新的种族了。死人绝对是不可能成为一个种族的。

    现在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真正的出于李七夜的意料,他也没有想到,树尸竟然也有了一些智慧。虽然说,从现在的种种来看,树人的智慧依然还是有限,但,至少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头。

    李七夜和叶小小冲入了山谷之后,围坐在十几个的树尸也同时站了起来,它们都一下子盯着李七夜和叶小小。

    “有点意思,想要动手吗?”李七夜见这十几个树尸站了起来,笑吟吟地说道。

    眼前这十几个树尸远比山谷中的其他树尸要强大,而且,此时山谷中的所有树尸都把山谷围得水泄不通,似乎,随时都会攻击李七夜和叶小小。

    换作其他的人,被如此多的树尸团团包围住了,那一定会被吓破胆子,但是,李七夜依然从容不迫,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一时之间,无数双眼睛都盯着李七夜和叶小小,被无数双眼睛盯着,叶小小都有些怵然。

    这并不是叶小小胆小,而是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诡异,太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了。

    如果说被无数双活人的眼睛盯着,叶小小只怕是完全无所谓,但是,被无数双的死人眼睛盯着,那就感觉不一样了,一双双树尸的眼睛带着死气,双眼空洞无物,在这眼睛之中,好像是只有死亡一样。

    “嗖、嗖、嗖……”一阵阵声音响起,就在叶小小以为所有树尸会对他们发动攻击的时候,山谷中的所有树尸突然钻入了泥土之中,眨眼之间消失不见了。

    “它们怎么了?”见到所有树尸突然钻入泥土之中消失不见了,这让叶小小都十分的意外,觉得不可思议地说道,她搞不明白树尸为什么没有攻击他们。

    “它们逃走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往平地上的石头走去。

    “逃走了?”叶小小也为之意外,说道:“它们为什么会逃走?难道怕了我们不成?”但,她又觉得不可能呀,刚才所有的树尸都攻击进入山谷的修士呢。

    “虽然树尸没有灵魂,但是,它们拥有着敏锐无比的本能,它们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惹。”李七夜知道叶小小心里面想的是什么,笑了笑。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一下子被石头上的东西吸引住了,看得津津有味,好像石头上有什么绝世之物一样。

    “是什么东西呀?”见李七夜一下子被吸引了,叶小小也为之奇怪,忙是探过头去看。

    叶小小一看,事实上石头上没有什么东西,有的也就是几个浅浅的痕迹。这几个浅浅的痕迹看起来是临时用小石子在石头上刻划上去的,而且痕迹很新,一看就知道是刚才那些树尸留下的。

    这几个浅浅的痕迹完全让人看不明白,它看起来既然不是道纹,也不是符文,它看起来十分的抽象,这样寥寥无几的几个浅浅痕迹,看起来像是随意间划下的一样。

    就这样的浅浅痕迹,叶小小完全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反而李七夜却看得津津有味,好像是有着惊天的玄机一样。李七夜围着这块石头围了一圈又一圈,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叶小小的话。

    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叶小小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几个浅浅痕迹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嘛,连小孩子的随意涂鸡都要比这几个浅浅的痕迹要有意思。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依然是看得津津有味,叶小小忍不住再次追问道。

    片刻之后,李七夜这才回过神来,不过,他连头都没有抬,目光依然是聚集在这几个浅浅的痕迹之上,淡淡地说道:“是文字。”

    “文字?什么文字?树尸的文字吗?”叶小小听到为之一怔,说道。

    “可以这样说吧。”李七夜认真研究着这几个浅浅的痕迹,说道:“事实上,到现在为止,说它是文字为时还尚早,不过,至少树尸除了用本能的表达之外,它们至少还有了另外一种方法。它们这样的文字还十分的幼稚,而且还只是刚刚开始,还没有真正形成,但,说不定会有真正的文字诞生。”

    这也是这几个浅浅文字吸引李七夜的地方,树人也有文字,不过,树人的文字是从其他种族传过来的,它们是继承了九界通用的文字,它们是学习会了九界通用的语言。

    但是,树尸不一样,它们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就像文字一样也是。就是这石头上的几个浅浅痕迹,却是树尸想表达出一件事情。

    “这文字中记载着什么呢?”叶小小也不由好奇,当然,从这样的几个浅浅痕迹之中,她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信息。

    “不知道。”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文字只是刚刚才开始而己,连雏形都还没有完成,除了它们自己之外,只怕外人都难于明白它们要表达真正的意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