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我的血统是什么?”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不由望着李七夜说道:“你一定是知道,快告诉我。”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不是我不告诉你,只不过是时机未成熟,过些日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到时候,不用我去说,你就知道你的血统是什么。有些东西,不需要用言语去表达,只需要心去体会。”说着,指了指心脏。

    “只有用心去体会,你才知道自己血统是什么,它的真正奥义是什么,你无法体会到你血统中承载着的东西,就算是我说一千句,一万句,那都是没有用的。”李七夜这话说得很认真,并没有丝毫欺骗叶小小的意思。

    “哼,不告诉我就算了。”叶小小瞪了李七夜一眼,她踩了一下李七夜的脚。

    李七夜笑了笑,然后说道:“好了,小丫头,准备好了,我们要进去了。”话一落下,牵着叶小小的小手,瞬间一闪,冲入了山谷。

    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飞仙体一出,快到无与伦比,连叶小小都反应不过来。

    “嗖、嗖、嗖……滋、滋、滋……呼、呼、呼……”就在李七夜冲和山谷的时候,山谷中的所有树尸都出手,有长藤如怒箭一样射出,有树尸张口喷出烈火,也有树尸一出手就是冰封八方……

    但是,它们刚刚出手,李七夜就已经冲入了山谷了,李七夜的速度远远比它们要快上无数倍,所以,所有树尸的攻击都在这刹那之间落空,不要说是伤到李七夜,连李七夜的衣角都没有沾到。

    在刚才,叶小小看到自己还站在山谷之外,但是,在刹那之间,眼前的景象一变。他们已经站在山谷之内了,从山谷之外到山谷之内那也只不过瞬间而己,速度之快,超越了时光。一切都无法跨越。

    在山谷深处,有一个小平地,在这小平地中有着一块石头,此时,这里面围坐着一个个树尸。能围坐在这里的树尸明显其外面的所有树尸都要老,它们的年纪明显比其他树尸要大,而且,能围坐在这里的树尸,这明显是比其他的树尸要强大。

    这十几个树尸围坐在这里,并不是这块石头怎么样珍贵,平地中的这块石头,看起来更像是一张桌子。

    或者,树尸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桌子,它们就是随便找一块石头当作桌子吧。

    这十几个树尸围坐在这里。十分的奇怪,它们并不是守护什么灵药丹草,从它们的神态来看,它们更像是在商议着什么事情。

    这样的一幕看起来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树尸是没有灵魂的,它们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智慧,很多时候它们做事情只不过是依靠本能而己。

    现在这些树尸聚集在一起,看起来像是举行一个高层次的会议一样,这样的一幕,就算是一直对树尸有着研究的李七夜都有些为之吃惊。

    “它们是在干什么?”叶小小看到这十几个树尸围坐在那里。都不由十分好奇。

    李七夜看着这十几个树尸围坐在一起,他都不由意外,喃喃地说道:“一直以来,我都是在研究树人。把注意力留在了树人身上,却忽略了树尸,看来,在漫长的岁月中,树尸也发生了演变,它们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智慧。”

    眼前这一幕再明显不过了。能如此聚集,看起来像是举行一场会议,不管这一场会议是在讨论什么,从这样的情景就能看得出来,树尸不再是以前的行尸走肉,它们也开始有了进化。

    一直以来,李七夜都在关注着树人的演变,对于李七夜而言,他认为树人有机会演变成为一个种族。

    但是,对于树尸而言,李七夜却比较少去研究,最多也就是关注一下而己。

    因为相比起树人来,树尸相差得太远了,因为树尸连灵魂都没有,它们根本上就是行尸走肉,这种没有灵魂的东西,它更加不可能拥有智慧,所以说,想演化为一个种族,树人比树尸的机率不知道是大了多少多少倍。

    从李七夜的研究看来,如果说,第二代树人都没机会传承到第三代,都没机会繁衍为一个种族,那么,树尸那就更不可能成为一个全新的种族了。死人绝对是不可能成为一个种族的。

    现在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真正的出于李七夜的意料,他也没有想到,树尸竟然也有了一些智慧。虽然说,从现在的种种来看,树人的智慧依然还是有限,但,至少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头。

    李七夜和叶小小冲入了山谷之后,围坐在十几个的树尸也同时站了起来,它们都一下子盯着李七夜和叶小小。

    “有点意思,想要动手吗?”李七夜见这十几个树尸站了起来,笑吟吟地说道。

    眼前这十几个树尸远比山谷中的其他树尸要强大,而且,此时山谷中的所有树尸都把山谷围得水泄不通,似乎,随时都会攻击李七夜和叶小小。

    换作其他的人,被如此多的树尸团团包围住了,那一定会被吓破胆子,但是,李七夜依然从容不迫,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一时之间,无数双眼睛都盯着李七夜和叶小小,被无数双眼睛盯着,叶小小都有些怵然。

    这并不是叶小小胆小,而是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诡异,太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了。

    如果说被无数双活人的眼睛盯着,叶小小只怕是完全无所谓,但是,被无数双的死人眼睛盯着,那就感觉不一样了,一双双树尸的眼睛带着死气,双眼空洞无物,在这眼睛之中,好像是只有死亡一样。

    “嗖、嗖、嗖……”一阵阵声音响起,就在叶小小以为所有树尸会对他们发动攻击的时候,山谷中的所有树尸突然钻入了泥土之中,眨眼之间消失不见了。

    “它们怎么了?”见到所有树尸突然钻入泥土之中消失不见了,这让叶小小都十分的意外,觉得不可思议地说道,她搞不明白树尸为什么没有攻击他们。

    “它们逃走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往平地上的石头走去。

    “逃走了?”叶小小也为之意外,说道:“它们为什么会逃走?难道怕了我们不成?”但,她又觉得不可能呀,刚才所有的树尸都攻击进入山谷的修士呢。

    “虽然树尸没有灵魂,但是,它们拥有着敏锐无比的本能,它们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惹。”李七夜知道叶小小心里面想的是什么,笑了笑。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一下子被石头上的东西吸引住了,看得津津有味,好像石头上有什么绝世之物一样。

    “是什么东西呀?”见李七夜一下子被吸引了,叶小小也为之奇怪,忙是探过头去看。

    叶小小一看,事实上石头上没有什么东西,有的也就是几个浅浅的痕迹。这几个浅浅的痕迹看起来是临时用小石子在石头上刻划上去的,而且痕迹很新,一看就知道是刚才那些树尸留下的。

    这几个浅浅的痕迹完全让人看不明白,它看起来既然不是道纹,也不是符文,它看起来十分的抽象,这样寥寥无几的几个浅浅痕迹,看起来像是随意间划下的一样。

    就这样的浅浅痕迹,叶小小完全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反而李七夜却看得津津有味,好像是有着惊天的玄机一样。李七夜围着这块石头围了一圈又一圈,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叶小小的话。

    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叶小小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几个浅浅痕迹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嘛,连小孩子的随意涂鸡都要比这几个浅浅的痕迹要有意思。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依然是看得津津有味,叶小小忍不住再次追问道。

    片刻之后,李七夜这才回过神来,不过,他连头都没有抬,目光依然是聚集在这几个浅浅的痕迹之上,淡淡地说道:“是文字。”

    “文字?什么文字?树尸的文字吗?”叶小小听到为之一怔,说道。

    “可以这样说吧。”李七夜认真研究着这几个浅浅的痕迹,说道:“事实上,到现在为止,说它是文字为时还尚早,不过,至少树尸除了用本能的表达之外,它们至少还有了另外一种方法。它们这样的文字还十分的幼稚,而且还只是刚刚开始,还没有真正形成,但,说不定会有真正的文字诞生。”

    这也是这几个浅浅文字吸引李七夜的地方,树人也有文字,不过,树人的文字是从其他种族传过来的,它们是继承了九界通用的文字,它们是学习会了九界通用的语言。

    但是,树尸不一样,它们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就像文字一样也是。就是这石头上的几个浅浅痕迹,却是树尸想表达出一件事情。

    “这文字中记载着什么呢?”叶小小也不由好奇,当然,从这样的几个浅浅痕迹之中,她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信息。

    “不知道。”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文字只是刚刚才开始而己,连雏形都还没有完成,除了它们自己之外,只怕外人都难于明白它们要表达真正的意思。”(~^~)

第一百三十章 入密道    这红面大汉不是别人,应该正是邪弥呼的神官了,他手中握持着一把形状奇特的制式武器,其前端乃是武士刀,但是末端看起来柄则是很长,需要用双手驾御,这大汉的身上穿着的是素色的和服,和服上面绘画着是青面獠牙的鬼首,随着他的动作,衣服上的鬼首不停的波动摇摆,看起来栩栩如生。

    从这大神官的身上,散发出来了一股浓烈的杀意和邪意!

    这红面大汉从旁边提起来了一个朱红色的酒葫芦,一仰头就咕嘟咕嘟的痛饮,有不少酒液从口角须髯旁边飞溅了出来,隐约能见到酒液里面都混合着猩红色,应该是有鲜血混合其中。

    林封谨见到了这场景,顿时心中生出来了一股明悟,那就是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东海邪神之首邪弥呼的神力,他应该是在出发之前心血来潮,所以预先就布置下来了这个伏笔,自己也是大意了一些呢。

    “不过”林封谨忽然深深的看了一眼里面正在崩塌的邪弥呼神像,一晒,然后举步向前。“邪弥呼似乎也低估了我呢!”

    大神官见到了林封谨徐步而来,直将他视为无物,怪叫一声,已经是抡起来了手中的杆刀当头就劈,这一刀斩出的时候,大神官握紧手中杆刀的十根手指上,一齐弹射出来了仿佛猫,虎那样的爪子,死死的扣住了杆刀的刀柄。

    这一斩劈下来了以后,空中立即就多出来了一条平滑顺畅的刀痕,仿佛是有一汪流水趟过似的,看起来居然有一种行云流水的美感。

    这一刀劈下,从林封谨的左肩劈到了右胯,刀气更是肆意,在下方的石板上面狠狠的斩出来了一条深深的沟壑,边缘仿佛是切豆腐一样的光滑笔直,甚至连十余丈外的一块卧牛状的巨大悬石,也是自中斜斜的裂开,轰然翻滚落下,在下方漆黑的山谷当中撞出来了一连串沉闷的声音。

    可是,大神官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就仿佛是在走路的时候防不胜防,一脚踩空向着前方摔出去似的,因为这一刀看起来斩出得十分完美,可是根本就没有那种斩入肉体,斩开肌骨,血管的迟滞快感。

    他此时正要重新抽刀再次斩出,却是觉得这一把神物“岩顽”居然仿佛是被固定住了似的,连续发力都根本使用不动!这时候大神官才发现,自己要斩杀的这个“渎神者”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边,甚至伸出了他的左手,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自己神物杆刀“岩顽”!

    这大神官瞠目怒喝,马上非常果断的弃刀,一拳击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之前饮下的血酒顿时从口中“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化成了大团鲜红色的雾气,与他和服上面的那狰狞鬼面结合在了一起,立即就出现了恐怖的效果,仿佛整座献祭之岛的精气神都同时在朝着这里凝聚。

    可是,在这时候,林封谨的左手忽然一松,夹住了神物杆刀“岩顽”的食指中指分开,下一秒,他的食指就点在了大神官的眉心,一触即收。

    大神官顿时身体就僵硬了!!

    正在施展的秘术也是在一瞬间就随之被打断,彻底消散,他的额头中央,出现了一个十分清晰的凹陷,至少也有两指深,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点,实际上就将大神官的脑子搅得一塌糊涂,摧垮了大神官的生机。

    绕是如此,这大神官依然还可以保留一口气不死,强自支撑狞笑着道:

    “你算你厉害!但是,我神烛照万里,早就预期到了你这样的贼人的入侵,我神很快就会赶回来为我复仇,到时候,你的魂魄会成为我的玩物,在业火当中焚烧哀号万年!”

    林封谨看了旁边的那一尊即将彻底崩溃的邪弥呼神像,忽的笑了笑,淡淡的道:

    “哦,你说的就是这东西吧?恩,里面隐藏了一缕邪弥呼的神念,一旦神像彻底崩溃的话,这缕神念就会燃烧爆发。不过,因为这一缕神念哪怕对于邪弥呼来说,也是十分珍贵,分出一缕来也是会大伤元气,所以实际上有一个缓冲的机制,那就是在神像彻底崩塌之前是不会爆发的。就类似于导火索,只要在导火索燃烧殆尽之前将其切断,就不会将炸药引爆。”

    大神官哈哈狂笑道:

    “那又怎样?没错,这示警的确是可以终止的,可是你又不是我神的信徒,根本就没有办法用业力来修复我神的圣像!”

    林封谨意味深长的一笑道:

    “那可未必哦,我本来可以一指头点爆掉你的脑袋,为什么要留你这一口气?便是要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在林封谨说话的时候,右手手指上,已经有点点的光芒闪耀,若钻石冰晶磨出来的粉尘一样,璀璨夺目,紧接着就见到了这些粉尘徐徐的飘飞向了那几乎已经是彻底崩塌完毕的神像。

    这正是林封谨动用了烛九阴的能力施展出来的时之沙!

    只见被时之沙笼罩的破碎神像之上,赫然多出来了一个小小的沙漏,并且还在不停的旋转,随着这沙漏的旋转,这神像诡异的开始终止了崩溃的进程,然后就在大神官惊恐的注视之下,迅速的重新复原,并且还不是简单的拼凑,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复原,上面严丝合缝连半点的裂痕都看不出来!!

    当时之沙的光芒停止闪耀的时候,这一尊邪弥呼的神像已经是完好如初,根本就看不出来曾经破碎过似的,大神官的喉咙里格格作响,在喷着鲜血,同时却是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多说些什么好,只能听到他失神的喃喃道: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林封谨淡淡的道:

    “这一尊神像只是回到了它一个时辰之前的状态而已,现在,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这名大神官此时依然不甘心,狂吼一声,勉强支撑了起来扑向林封谨,想要从虚空当中汲取神力进行爆发同归于尽,然而林封谨既然敢于前来,早就利用奈非天的神力将周围都彻底的封锁,眼见得大神官垂死挣扎,林封谨也不与他多说什么废话,一闪之后便是将其让了过去。

    大神官被让开了以后,歪歪斜斜的似醉汉那样踉跄走了七八步,最后扑倒在地,抽搐了几下,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哪怕是一直到死,他的双眼依然是没有闭上,喉咙当中发出的微弱声音便是为什么。

    林封谨来到了完好的神像前,伸出手指抚摩了一下,他的手指与神像表面还没有接触到,就闪耀出来了一串幽幽的火光。

    这神像被千万信众膜拜过,其中有着大量的业力,并且还有邪弥呼的一缕魂魄在,对其余的人来说乃是十分危险,不过对林封谨来说,却是可以利用的好东西,林封谨此时无暇将其炼化,却是袖子一挥,将之收入到了奈非天当中。

    接下来,林封谨就在这神祠当中,以脚为笔,以岩为纸,书写了九个大字: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这是著名的九字真言,又名六甲秘祝,典出《抱朴子.内篇卷十七.登涉》第五段。乃是道门的大神通,不过地藏当年在道门中人身上吃的亏太多,后来又有杀人逼问,因此也掌握了一些其中的精髓奥义。

    这九字真言一刻,便是彻底的将这岛屿封闭了起来,让留守的神官,狂信徒没有办法与出征的邪神联系,依照林封谨现在的实力,这些邪神信徒要想破开这封印,至少也是要三天的功夫,这样长的时间,已经是足够林封谨深入大漩涡底部探秘与超度烛九阴了。

    九字真言一旦形成,整座岛屿上面立即就有神官觉察到了异样,立即就仿佛是捅了马蜂窝也似的乱哄哄起来,林封谨也是懒得理会这些事情,重新走到了邪弥呼的神祠门口,然后根据潮神具彦的记忆,让自己面向着神像的方向,后退十丈,忽然沉喝一声:

    “开!”

    林封谨这一喝已经是动用了可以克制一切神通的龙气,顿时就见到,这周围本来乃是一片空地的,却是忽然闪耀了一下,然后就在前方出现了一处向下的阶梯,颇为宽阔,看起来就仿佛是一头巨兽黑洞洞的张开大嘴,似要择人而噬。

    很显然,这就是东海诸邪神修筑出来通往大漩涡的近路了,邪弥呼也是无时不刻都要彰显自己领袖的地位,东海诸邪神每次出入这地方,都相当于是要从他的神像脚下经过,并且还需要叩拜。

    林封谨也是艺高人胆大,立即便是顺着这石阶徐徐的走了下去,每一脚踏出以后,脚下都会隐隐有白色的莲花出现,垫在了他的脚下,那浓烈的黑暗对拥有夜视能力的林封谨来说,完全就没有任何阻挡的用处,甚至一些隐藏起来的恶毒机关也是根本就没有触发的机会,甚至在林封谨经过以后被奈非天的神力反震,化成了点点的齑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