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难道是其他地方的尸巢被毁了,幸存下来的树尸都转移到这里?”叶小小听到李七夜这样说,不由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树尸的巢穴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更加不可能说一下子有大量的尸巢被发现,甚至是被攻破。除非是仙帝军团这样强大的存在了,否则,就是一般的帝统仙门,在神树岭也无法一举破攻大量的尸巢。”

    “难道说,这山谷中有了不起的宝物,所以,有很多树尸从其他的地方赶到这里来。”叶小小想到另外的一种可能,双眼不由为之一亮,兴奋地说道:“你不是说树尸一般是围着灵药丹草而居吗?现在这么多树尸赶到这里来,说不定这山谷里面有仙药呢。”

    “你想多了。”李七夜笑着弹了一下叶小小的瑶鼻,说道:“就算神树岭有仙药,这也不见得仙药愿意与树尸同居,就算是仙药愿意与树尸同居了,只怕早就被强大无比的树尸抢先一步了,其他的树尸根本不可能去染指。”

    “那是因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树尸赶到这个山谷中。”被李七夜泼了一桶冷水,这让叶小小不由为之失望。

    “等一下进去就知道了,看,不是有人要进攻了吗?看着他们是怎么样死的吧。”李七夜看着山谷,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

    事实上,此时埋伏在山谷之外的修士也十分好奇,他们看到这么多树尸走入了山谷,他们也觉得奇怪,有些丈三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说,这山谷中有着仙药吸引着大量的树尸前来?”也有修士有了与叶小小一样的想法,不由为之兴奋地说道。

    “仙药——”一听到这样的一种可能,在场的所有修士都不由为之精神一振,接着是不由为之兴奋,双眼发亮,甚至是变得贪婪起来,只差没有垂涎得口水直流了。

    “的确是有这个可能,如果不是仙药的话,为什么那么多的树尸来这里。”有一位修士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说道:“如果真的是仙药,那么我们发大财了。”

    “我们杀进去。”另一批人反应更快,立即沉喝道,他们抢先其他人一步,从谷口冲了进去。

    “杀——”其他的修士一见有人抢先一步杀进去,立即大吼一声,也不甘示弱,也跟着冲杀进去。

    “杀呀——”一时之间,本是埋伏在谷外的所人修士都不再埋伏了,都大吼着,冲入了山谷,所有人都争先恐后,不甘心落后人一步。

    对于任何修士而言,仙药那实在是太过于诱惑了,不论是谁,如果真的是得到了仙药,那就真的发大财了,从此平步青云。

    “嗖、嗖、嗖……”就在修士们对这座山谷发动了攻击的时候,突然间,地下射出了一条条长藤,这一条条长藤有的如灵蛇一样向这些修士卷去,也有的长藤如同怒箭一样向这些修士射去。

    此时,山谷中的树尸也对这些修士出手,而且,树尸一出手,威力不容小觑。

    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树尸虽然是没有灵魂,虽然它们是行尸走肉,但是,在这神树岭,树尸是宠儿,它们是受到神树岭庇护的,那怕是它们没有修练过,但是,它们的本能是十分强大的。

    “啊——”一时之间,有惨叫声响起,有修士被从地下射出来的长藤刺穿了身体,当他们的尸体落地的时候,立即有芝麻大小的种子钻入它们的眉心。

    “杀——”也有一些人见到同伴的尸体被种子钻入眉子,要蜕变为树人,又惊又妈,大吼一声,立即把同伴的尸体毁了。

    “啊——”惨叫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地上冒出了不少如芝麻大小的种子,有修士的鲜血沾在了种子之上,这立即让种子射向修士的眉心,有的修士一时未能躲开,被种子一下子钻入了眉心。

    被种子钻入眉心的修士顿时倒地抽搐,全身“喀嚓、喀嚓”的骨关节声音响起,同时,这修死的惨叫声响彻山谷,让人听得不寒而栗。

    “这太恐怖了吧。”看到有修士还活着的时候被种子钻入体内,叶小小不由打了一个激灵,毫无疑问,种子是钻入体内之后才把修士杀死的。

    “树尸越多的地方,种子就越多,它也是越强大,也是越凶猛。反而,树人居住的地方,种子是不会主动攻击活人,只有等你死了之后,它才会钻入你的眉心。”李七夜对于这样的事情是见怪不怪,淡淡地说道。

    “呼、呼、呼……”一阵阵烈火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竟然有树尸张口吐出烈火,滚滚的烈火冲向修士。

    不止有树尸会吐出烈火,有树尸竟然出手就是冰封八方,听到一阵阵“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有修士被冰封住了。

    看到有修士会吐出烈火,有修士会冰封八方,叶小小都看得有些傻眼,对李七夜说道:“你不是说树尸不会修练吗?现在它们这不是功法是什么?”

    “不,这是本能。”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它们吐出烈火,或者冰封八方,这并非是它们自己修练过什么功法,而是它们一生下来就有这样的本能。”

    “这,这怎么可能?”叶小小都呆住了,如果有修士一生出来就有这样的本能,那未来岂不是十分强大。

    “这就要归根于它们的父母了。”李七夜说道:“因为第一代树人在蜕变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留下有修士生前的印记。比如说,有修士生前修练了某一门的玄冰秘术,那么,当第一代树人用了它的尸体蜕变的时候……”

    “……当它们生下第二代树人的时候,它们有可能把这个修士的印记传到了第二代树人,这也导致了第二代树人一生下来就拥有冰封八方的本能。”

    “原来是这样。”叶小小不由喃喃地说道:“若真的是第二代树人成功的话,他们若是能修练,岂不是十分强大。”

    “这是算好事,但,也是坏事,总体来说,弊大于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像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好羡慕的,天生的本能,不一定会是好事。”

    “为什么这样说?”叶小小不由为之一怔,说道。

    “正是因为第一代树人带着宿主生前的印记,这也是第二代树人不能成功的原因之一。”李七夜说道:“就算是第二代树人成功了,他拥有了灵魂,甚至是拥有了像冰封这样的本能。但,这并不意味着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是属于其他种族的烙印,不属于它们树人的烙印,这从某种程度上降低了第二代树人的智慧。”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同时,因为第二代树人生下来有宿主的烙印,就算是第二代能修练了……”

    “……然而,它们有着不属于自己种族的烙印,这将会让它们对于大道的亲近会变得疏远很多,所以,他们修练起来会让自己本身道基变得驳杂,甚至很容易走火入魔。”

    李七夜可以说是对树人研究了一个又一个时代,在这个领域中他可以说是绝对的权威,在九界的修士中,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树人了。

    “但是,天灵界各族也是有通婚呀。”叶小小不由说道:“各族通婚,没见得会发生什么问题,甚至会让血统更强大。就像人族与魅灵通婚一样,这反而能让魅灵的血统更容易繁衍。”

    “这通婚是两回事。”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两族通婚,那是两个种族的血统融合,而第一代树人,那是靠的借尸体蜕变,它们是无法融合除了它们本身种族之外的烙印,所以,宿主留下的烙印,是不属于它们本身,第一代树人无法让这样的烙印融合在自己的血统之中。”

    “原来是这样。”李七夜这一席话,让叶小小对树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让她对树人有了更多的了解。

    “啊——”惨叫声在山谷中回荡,此时山谷中的战争已经进入了尾声,这批修士太过于高估自己的实力,他们还未能攻入山谷,就全军覆没,全部被树人杀死,而被杀死之后,所有的尸体蜕变成了第一代树人。

    “该我们进去了。”李七夜看到这样的一幕,他不由淡淡一笑,说道:“我们进去看一看,它们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眨眼之间,李七夜牵着叶小小来到了山谷之外,当他们站在山谷之外的时候,山谷中的树尸立即对他们充满了敌意。

    “我,我是不是要做一些准备。”叶小小看到山谷中有着这么多的树尸,不由说道:“万一,万一有种子钻入我的眉心,那就惨了。”

    想到活人都能蜕变成第一代树人的景象,叶小小都不由觉得毛骨悚然,甚至是恶心。

    “放心吧,就算再强大的种子,都不敢动你丝毫。”李七夜笑着说道:“你拥有着至高无上的血统,在这神树岭,没有什么种子敢动你!你的血统会绝对的把它们碾碎!”

第一百二十九章 预兆    此时林封谨还是第一次来到东海诸国的国土上面,这一处叫做“徐贺”的港口能够容纳下来六桅大船,应该是相当繁华的地方了。

    在船头就可以见到,这里的街头上面到处都是拥挤着人,一个个都是身材矮小,面黄饥瘦的,完全比吴作城里面的居民都要小上一号,仿佛是来到了矮人国,一旦与人对视,便是立即面露谦卑的笑容,点头哈腰。

    这里的街道上面很是肮脏,到处都是松动的石板和泥浆,还有混合而破烂的草席,两边的房屋呈现出有棱角状态的方形状态,四四方方的,虽然低矮,但是显得整齐有序,看得出来这里经常会下雨,因此房屋下方都是留着至少两尺高的空隙,让潮气不至于蔓延上来。

    同时,林封谨也注意到,这里貌似肮脏混乱,可是暗中却是有着一种力量在维系着秩序,大概走上街头才五六分钟,林封谨就亲眼见到,一名引发混乱的挑夫被旁边的人一刀剁下了脑袋,汩汩流淌出来的鲜血混合在了旁边的淤泥里面,而旁边的行人冷漠得连避开的念头都没有,完全就仿佛像是看到了屠狗宰羊那样的简单。

    林封谨早就听说,这里的刑罚种类大概就只得两种,一种是关押——直到有人拿钱将你赎出去,另外一种是死,现在看起来,真的是名不虚传。

    在旁边的一群信徒的簇拥下,周围的这些普通人被迅速的驱赶散开了,他们离开了码头,然后乘坐马车来到了旁边街道的一处院落当中,在门口的草垫子上面换鞋,然后换上了干净厚实的白布袜子,穿上了木屐,走入到了其中。

    不能不说,在经历了长途的海上旅行以后,一个装着滚烫热水的风吕大浴桶,还有温热的美酒,五彩斑斓的生鱼片,都是令人相当渴望的,林封谨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争分夺秒的去赶时间,尽管大漩涡下面必然充满了凶险。

    ***

    接下来林封谨便在这里休憩了两天,好好的恢复了一下自己的精力,在深入了解了这个国家以后,他就发觉,当年中原王朝将这里作为放逐之地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里气候经常出现诡异的突变,同时土壤十分贫瘠,野草什么的却能够疯长。

    至于地震这样的天灾更是家常便饭,林封谨在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亲身体验了一下这种感觉,虽然地震的震级大概只有很轻微的两三级,但是那种源自大地深处的悸动,真的是连此时的林封谨也是要为之敬畏!

    等到林封谨觉得休憩好了以后,他收复的这些信徒早就安排好了前往祭祀岛的船只——当然,在这边这个岛屿的名字是宇临岛,在土语当中的意思就是“神降之地”。

    同时,林封谨还获得了消息,尽管绝大多数的神官,狂信徒,神使什么的,都是坐船前往南郑,不过在宇临岛这神圣之地附近,依然是有着护卫力量的存在,若是要想登上岛屿前往密道的话,那么就一定避开不了他们的耳目。

    对于林封谨来说,这些留守的人当然构成不了什么太大的威胁,不过他也是必须要考虑到一件事,那就是一旦这帮人在死前发出示警信号,东海邪神这帮人会做出什么反应很难说,毕竟这是他们的老巢,根基之地,掉头杀回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虽然有着圣器奈非天,林封谨也不怎么怕他们回归,但这一次林封谨来的目的不是毁坏大漩涡下面的魔巢,而是要借助这地方的隐蔽隔绝之力,完成自己的诺言,成功的超度烛九阴,否则的话,这件事在关键的时候就会成为林封谨的心魔,令他的修炼功亏一篑。

    同时,林封谨总觉得大漩涡这地方相当神秘,除了乃是神魔的坟墓之外,与佛尊所说的“隐藏巨大秘密”的地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是要好好的探查一下。

    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林封谨当然不希望在做事的时候有人来打扰,所以这一次林封谨上岛之后,便有了下狠手的心态,根本就不让这些留守者有发出警讯的机会。

    在大海上面航行了三天之后,正是深夜时分,林封谨便是听到了有人前来轻叩门扉,然后惶恐通传,说是前方三十里外就已经是宇临岛了,再往前走的话,那么就要遭遇在岛屿外面巡逻游荡的船只,这船只上面的神官和信徒都是十分残暴横蛮,动辄都是杀人毁船,在这附近打鱼的渔民不知道已经冤死了多少。

    林封谨也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便微微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下令继续行驶。

    大概只是前进航行了小半个时辰,便是见到了前方有一艘漆得红红绿绿的方头船航行了过来,方头船的船首上绘了一个巨大的鬼头,龇牙咧嘴,而船帆上则是一个赤裸上身的面具男人在跳舞的场景。

    紧接着,从方头船上面传来了尖锐无比的哨子声,这声音就仿佛是针一样,深深的刺入到了人的耳孔当中,负责操帆的水手顿时惨叫倒地乱滚,痛苦**着,很快的,就见到了方头船靠了过来,然后七八条挠钩搭住,接舷,十几名面带红色恶鬼面具的狂信者就跳了过来,浑身赤裸,只有下身有兜裆布,嘴巴里面衔着匕首,荷荷大呼,便是要挥舞兵器,大开杀戒。

    不过在这时候,周围却忽然起了一阵雾,

    在海上出现雾气本来就是一件十分普通的事情,旁边的人也是没有留意,不过这雾气起得蹊跷,来得也是十分的神秘,一下子就笼罩在了方圆几里的海域上,有一句话叫做见识决定命运,倘若有人之前去过西北草原上的腾蛇泽龙舆的话就能知道,这雾气和雾隐山河阵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片刻之后,浓雾消退,一切都变得安静了,只有海水静悄悄荡漾的声音,船只上面除了林封谨的这些手下之外,已经是空无一人,那一艘巡逻的方头船已经是仿佛幽灵船一样,完全没有任何人呆的样子,留下来的只有摇曳的烛火,阑珊的残杯,半开的被褥,不停摇晃的座椅

    然后,便有人跃上了这艘船,正是野猪,他走到了舱底去,挥起来了自己的斧头就狠狠的砸在了船底,顿时轰然巨响,船底就仿佛是触礁那样出现了一个大洞!野猪连续挥斧,船底的破洞接连不断的出现,整艘船顿时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朝着海底沉没了下去。

    若是在一年之前,搞不好这种情况还会被海水当中巡游的苏我使者给发现示警,然而苏我使者这样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人间界的怪物,其生命力也是有限的,在半年前就将体内的生命力彻底的耗费殆尽,彻底死光光了。

    接下来不消说,林封谨的这艘座舰便继续朝着宇临岛航行了过去,无声无息,仿佛有着幽灵推动一般,所过之处,又出现了淡淡的雾气,风吹不散,徐徐的朝着各处蔓延。

    大概在盏茶功夫以后,这艘座舰便是徐徐的停靠在了雾气弥漫的码头上,而码头上只有两盏微黄光芒的灯火在摇曳晃动着,林封谨徐徐的走下了甲板,所过之处一片死寂,野猪,大巫凶,付道士等人已经是进入了奈非天,他看起来独身一人行走在了这恐怖陌生的岛屿上,每一步却是踏出得格外的平实坚定。

    这里林封谨虽然还是第一次前来,不过地藏因为有着潮神具彦的部分记忆,因此乃是一个非常好的向导,在他的指点下,林封谨并没有走半点弯路,直接循着旁边的栈道,朝着山顶上走去,那里的巅峰之处,便是邪弥呼的神祠,在这个地方有一个仿佛信标也似的东西,就是邪弥呼的神像,能够总览整个岛上的大小事务,也是权利和身份的象征。

    其余的东海诸邪神是有能力在岛上留下类似的东西,但只要他们还承认邪弥呼的地位一天,就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这就意味着挑战,当然,这样的习惯也是令林封谨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轻松了许多。

    山道十分狭窄难行,若是普通人在这样的地方行走的话,那么就得小心跌入下方的深渊当中了,据说这也是神灵考察人的心态是否虔诚而额外设置的难度。林封谨行走的速度似缓实速,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是来到了山顶处。

    出现在林封谨眼前的,是一座看起来颇为粗糙的神祠,全部都是用巨大的石头拼合搭建而成的,却是流露出来了一股强盛,蛮荒,原始,邪恶的气息,有着惊人的压迫力,若是正眼看这神祠的话,甚至会觉得有惊人的压力直逼而来,每一秒之后都会骤增!

    就在这时候,神祠的大门一下子打开了,从中走出来了一名相当魁梧的红面大汉,这大汉的眼神却像是毒蛇!死死的盯住林封谨,然后长笑道:

    “我神真是烛照万里,果然这几天会有人前来亵渎神祠!来得好,来得好啊!”

    就在他的长笑声当中,隐约可以见到神祠大门后面,赫然就有一尊庞大狰狞的神像,正在布满裂纹迅速崩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