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叶小小的话,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对于我来说,活捉一个树人归来,那也是没有多少的研究价值,树人它们是群居的种族,必须研究整个种族。”

    “你为什么对树人这么感兴趣呢?”叶小小也不由好奇地问道:“你又不能去创造一个种族,再说了,就算给你一个创造种族的机会,一个种族从开始到繁衍,只怕是需要漫长的时间吧,就像树人一样,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纪元,你根本就等不到那一天嘛。”

    很多修士来神树岭,根本不会去研究树人,对于修士来说,他们更多是冲着神树岭的灵药丹草而来。

    对于叶小小这样的一个问题,李七夜含笑不语,这里面的玄机,当然不是叶小小这样的年纪所能领悟的,这也不是叶小小需要面对的。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在神树城停留了好几天,这几天中,李七夜不为了灵药丹草,也不为了宝物,他留在神树城纯粹是为了观察树人。

    这一天,李七夜带着叶小小继续在神树岭闲逛,他们在城中一家由树人所开的酒家中休憩。

    而在这酒家中休憩的人不止只有李七夜和叶小小,还有一些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这些修士坐在店内,三五成群,天南地北闲聊起来。

    李七夜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津津有味地看着酒家中的酒保、掌柜、伙计们的忙碌。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好看的,这样普通的酒家在天灵界到处都是,而且,这样的酒家也没有什么特色可言。

    尽管是如此,李七夜却看得津津有味,似乎这里面藏着有什么玄机一样。

    “快走,快走,大师兄他们发现了一个尸巢。”就在李七夜与叶小小在这一个酒家中休憩的时候,有一个修士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对一桌的修士急匆匆地说道。

    这桌的修士一听到这样的话,顿时结帐离开。而在酒家中的其他修士也都听到了这个修士的话,顿时为之精神一振。

    “发现了尸巢?”有修士顿时为之兴奋,立即站了起来说道:“那一定是有珍贵的灵药丹草。我们走。”说着也带着同伙结帐离开了。

    一时之间,酒家中的其他修士都纷纷起身结帐离开,对于许多来神树城的修士来说,他们本就是为了神树岭的灵药丹草而来。现在有人发现了尸巢,那就意味着在这尸巢之中有了不得的灵药丹草。

    “我们去看看好不好?”见其他的修士都纷纷结帐离开。叶小小也不由为之兴奋,立即对李七夜说道。

    叶小小还没有看过树尸,更加没有遇到过尸巢,现在一听到有人发现了尸巢,一向都是好奇宝宝的她,能不兴奋吗?

    “好,那就去看看吧。”李七夜笑了笑,起身结帐。

    发现尸巢的地方,乃是离神树城并不是很远的一个山谷中,这个山谷十分的幽深。老藤蔓生,古树参天,整个山谷翠绿,深谷被古树老藤遮挡,让人无法一览整个山谷的情景。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站在山谷外的一座山峰之上,他们远远地眺望这座山谷,尽管是如此,山谷被古树老藤遮挡,无法把山谷内的情景看得清楚。

    当李七夜和叶小小到来之时,山谷之外已经有不少修士到来了。这些修士是埋伏在山谷之外,他们都紧盯着山谷。

    此时,有不少的树尸从外面走入了山谷,也不知道这些树尸是从哪里来的。它们三五成群地走入了山谷,看这些树尸的模样,好像就像是赶赴宴会一样,因为从这些三五成群的树尸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树尸并不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

    树尸看起来与第一代树人没有太多的区别,它们也是跟树人一样。多数是保持人形,身上也有木化的情况,尽管是如此,树尸和树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树尸的木化一看上去就是天生的,它们的木化自然,不像第一代树人,它们的木化是由死尸的肌肉筋骨进行转化。

    而树尸的木化一看上去,就是一生下来就是这样的。就比如说,同样是手臂木化的话,树人的木化看起来很呆板,好像是镶上去一样,似乎,这是不属于它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但是,树尸不一样,它的手臂木化,它就好像是生长着的树枝,不止是充满生机,而且十分自然。

    看到这三五成群的树尸走入这座山谷,叶小小不由好奇,问李七夜,说道:“树尸和第二代树人有什么区别呢?”

    “从外形来看,没有什么区别。”李七夜看着三五成群的树尸,说道:“树尸虽然说是死人,那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的,事实上它们不是尸体,它们的身体也一样有着生机的。但,如果要把树尸和第二代树人区分开来,那也是很容易的。看它们的眼睛,没有生机的就是树尸。”

    得到李七夜的提醒,叶小小仔细去观察,仔细一看,果然发现树尸的一双眼睛不一样,树尸的眼睛十分空洞,好像空无一物一样,这一双眼睛充满了死亡,更可怕的是,它们的眼睛闪动着死气,按道理来说,这种死气是尸体才具有的。

    “它们没有灵魂!”叶小小看着这些树尸,喃喃地说道。

    在此之前,叶小小也没有见过第二代树人,毕竟,第二代树人的成功率极低极低,在这样的一个广袤神树岭中想见到第二代树人极为困难,更何况,有传言说,就算有第二代树人成功诞生了,也会被树人保护起来,外人根本看不到。

    “是的,它们没有灵魂。”李七夜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大家都说眼睛是心灵之窗,有没有灵魂,从眼睛就能看得出来。这就好像骷髅一样,为什么有骷髅复活的时候,会双眼冒出红光,因为那是灵魂之火!”

    “树尸,虽然它们拥有了肉体,它们的肉体事实上与其他种族没多大的区别,问题在于,它们没有灵魂,没有灵魂,何来谈血统,何来谈继承,它们只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己。”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为什么它们生下来拥有肉体,却没有灵魂呢?”叶小小不由问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成也第一代树人,败也第一代树人。第一代树人的蜕变,它们是从尸体中诞生的。种子在尸体的大脑扎根,种子的蜕变,让它成为了第一代树人的灵魂。那怕第一代树人有灵魂,但是,第一代树人依然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它们依然是半死人。这样的半死人,在诞生第二代的时候,想让第二代一生下来就拥有灵魂,这样的机率低到可以忽略。”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叶小小不由为之沉默起来,完全了解了树人的蜕变和诞生,这让叶小小懂得了很多,也让她明白了一个种族的诞生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创造生命,这是苍天的事情。并不是说,你能创造出肉身,就能创造生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就好像修士一样,为什么修士的肉身毁灭了,可以重塑肉身,但是,如果说,你的真命毁灭了,那你就是真正死亡了,没有了真命,你就没有了一切……”

    “……肉身可以重塑,但是,真命不可以重塑。因为你不是苍天,你是不能重塑真命,因为这是创造生命的范畴!”谈论到这个问题,李七夜的神态难得庄重。

    叶小小认真聆听,听到了李七夜这一席话,她都不由默默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叶小小接触这样的话题的确是有些早,毕竟她年纪还小,更重要的是,这个范畴的问题,一般只有仙帝才能接触到,只有仙帝这级别的存在才会去思考和探索这个问题。

    “奇怪了。”就在叶小小难得如此认真聆听的时候,李七夜看着三五成群进入山谷的树尸,不由喃喃地说道。

    “怎么了?”叶小小回过神来,不由好奇地说道。

    “这里只怕不是尸巢。”李七夜盯着山谷,缓缓地说道。

    “为什么?”叶小小也不由好奇,说道:“不是说树尸喜欢聚集在一起吗?现在那么多的树尸从外面赶来这里,只怕这里是它们的巢穴吧。”

    “不”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树尸它们与树人不一样,它们是神树岭的宠儿,那怕它们没有灵魂,但是,它们可以扎根于这大地。树尸它与神树岭十分的亲近,所以说,树尸它们呆在尸巢之中,可以永远不出来,除非是有人攻击它们了。否则,树尸一旦成巢,它们就可以一直呆在巢中直到死亡……”

    “这也是为什么尸巢不容易被发现的原因之一。在一般情况之下,树尸是不会离开尸巢的,除非它们的尸巢被人毁了,或者受到强大的攻击。现在却有那么多的树尸来这山谷之中,这的确是有些奇怪。”说到这里,他也不由沉吟起来。(~^~)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吸收    这一斧斩实了之后,顿时就发出了一声“噗嗤”恶心声音,就像是斧头砍在了腐烂的死猪上似的,浅红色的恶心血水四处飞溅。

    野猪的怪力何等强悍,这一斧立即深深的斩入了核心深处,抽出来的时候顿时就听到这核心深处传来了一声惨笑也似的惨叫声。

    紧接着就见到,血肉魔巢被剖开的核心深处,乃是有着足足三个仿佛是血肉胚芽一样的东西,将之仔细的剥开了以后,就可以发觉,这玩意儿内部还包裹上了一层半透明的皮,仿佛是水母一样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里面都呈现出不同的奇怪东西来。

    左边的那血肉胚芽当中,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仔细一看,便是大量缠绕在一起的头发丝之类的东西,不过仔细一看,这玩意儿若说是头发丝的话,那么就真的可以说是粗了些,准确的说,有些类似于马尾,从这玩意儿上面可以感应到一股难以形容的混沌气息,怎么说呢,就像是大海上面台风即将来临时候产生的压抑感觉,沉甸甸的砸在了人的心胸上,令人真的是呼吸不畅。

    水娥这时候已经是有些激动的道:

    “这应该是上古水魔神的魔须,这潮神具彦的控潮能力应该就是继承自此啊!”

    林封谨听了之后,眼前一亮,便一下子消失在了空中,进入到了奈非天的内部。

    在这奈非天的小千世界当中,此时赫然已经出现了一座庞大巍峨的殿堂,金碧辉煌,更是具有十分神圣的气息,足足二十四根仿佛坚不可摧的巨大金柱支撑在了殿堂的周围,然后中央便是一尊巨大的地藏鎏金雕像,正是林封谨之前呈现出来的三头八臂的法相,地藏本人复生的魂识便是盘膝坐在了巨像前面,若是用佛门的慧眼观看的话,就能看到有无数道细密的线条从远处延伸而来,连接在了地藏巨像上。

    佛门讲究因果机缘,这无数条有形无实的细线,便是平时所说的缘分,此时林封谨拓展出来的这百万信众的愿力,便是源源不断的从虚空当中输送而来,地藏的魂识此时便是在履行自己身外身的职责,处理这百万愿力当中的因缘祈愿。

    地藏此时见到了林封谨进来,看了林封谨一眼之后,二人关系特殊,意念交错而过,便是知道了对方心中的念头,盘坐的地藏魂识闭上了双眼,然后便是见到了地藏鎏金巨像居然动了,张开的八臂当中,手掌指头掐算若莲花缤纷,最后结出来了八大法印,分别是:

    吉祥印、金刚大惠印、大轮坛印、摧伏诸魔印、宝冠持宝印、光焰火界印、缚思等仙印、准九头龙印。

    这八大法印结出之后,在地藏鎏金巨像的双眼前方,就出现了一团旋转着的火球,正是奈非天的核心!林封谨将这上古水魔神的魔须直接投入了进去,顿时就听到了一个愤怒的咆哮声传了出来,只是那咆哮声就仿佛是跳崖的人发出的惨叫声那样,由大声到小声,由近而远,迅速的变得微弱,直至消失。

    在吸收了这上古水魔神的魔须之后,奈非天的表面和内部,就多出来了一些淡蓝色的奇特纹理,林封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奈非天在水系方面的防护力和攻击力上都有全面的提升。

    接下来剥开的是第二个血肉胚芽,里面乃是一尊潮神具彦的神像,东海诸邪神修的是业力,以强权和恐惧来对待信徒,因此这神像上面的力量是需要炼化了才能使用,恰好佛门在超度这方面乃是一把好手,大概只需要地藏进行一次法会就能成功将这些业力化成愿力,这样一来的话,不仅仅可以补完之前奈非天的消耗,更是能提升一些林封谨施展地藏法相的时间。

    不过第三个血肉胚芽当中的东西,则是一张奇特的鳞片了,这鳞片上面有着蓝幽幽的水光,不停的敛衽波动着,同时显得十分易碎,似乎碰一碰就要完全划掉,这是潮神具彦已经开始进阶的标志,他已经开始将自己内核尝试混为一体进行炼制,这东西就是他的修炼成果,事实上,当它将另外两个血肉胚芽当中的神像和水魔神头发炼制,融为一体的时候,就是其升格成邪弥呼这样的主神之日。

    这东西林封谨派不上用场,对奈非天也没什么帮助,只是地藏此时处于魂识初聚的时期,这玩意儿给他吸收了的话,便算得上是大补的东西了,可以令其强度变大,并且魂力增长得十分迅速。

    同时,地藏的魂识吸收了这潮神具彦之后,也是获得了它部分的记忆,获得了两大重要的消息,最重要的消息当然是对大漩涡当中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了,不至于一无所知。

    其次,获得了这潮神具彦的记忆之后,则是知道了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要知道,按照常规情况来说,明明都是东海诸神联合,前往讨伐南方的巫神啊?其根本原因则是这潮神具彦已经是被明显的孤立,排挤了,东海诸神灵当中,派系排挤也是相当严重,海神棉津见,潮神具彦这两人乃是死对头,此时海神棉津见得势,潮神甚至被要求打头阵,过去做炮灰!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干脆一怒之下走掉,拿时髦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咱不和你玩儿总可以了吧!

    既然下定决心要闪人,那么潮神具彦觉得自己目前的当务之急,当然是强大自身,便是在此地拦路劫杀过往海船,提升自己的实力了。同时也是为了泄愤,多屠戮一些海神棉津见的信徒。

    ***

    等到林封谨回到了船只上之后,上面的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差不多已经是直接用看“神灵”一样来看待了,对于林封谨来说,也并不介意自己会多出几个信徒来更好的为自己效力。

    接下来林封谨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被这些船员诚惶诚恐的当成了圣旨一样来执行,甚至林封谨出门之前,都会有足足十来个人为他将路过的甲板擦干净——虽然这玩意儿已经是十分清洁了。

    在之后的航程当中,便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了,一干人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的到达了目的地,在最初的时候,林封谨本来还打算找人问一问相关的一些情况,不过现在既然拥有了潮神具彦的记忆,那么这个流程基本上就可以省略掉了。

    说实话,潮神具彦的记忆也真是帮了林封谨他们大忙,因为他们最初的计划有些变态,便是雇一艘船只,直接航向那浩瀚无尽的大洋深处,靠近大漩涡,然后任船只被深深的卷下去。

    这么干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是自寻死路了,可是对于林封谨等人来说,连大漩涡这地方都闯不过的话,还谈什么去完成佛尊遗留下来的心愿呢?当然,这其中必然也是有着大量的风险,行程也是格外的艰难。

    而现在获得潮神具彦的记忆之后,林封谨等人便是可以成功的从另外一条路前往大漩涡的深处!

    这条路实际上是东海诸神灵开辟出来的,他们应该也是感觉到从大漩涡深处进进出出的很不方便,并且从东海诸邪神的这些残暴行为来看,他们也是非常渴望享受诸如人牲,血祭之类行为,可是,很显然要指望东海诸国的臣民跑到大漩涡当中来做这些事情也是不大现实的。

    因此,在这种种因素下,东海诸邪神便是修筑了一条密道,可以从大漩涡的底部直通向“黑齿国”西面三十五海里的地方,那里有一处岛屿,乱石嶙峋,可以说是寸草不生,这岛屿上面,密密麻麻的修筑着各种祭坛,信徒们平日里的大小祭祀行为,便都在这岛上进行。

    毫无疑问,林封谨他们此时的目标,便是这一处祭祀之岛!虽然根据潮神具彦的记忆,这条密道实际上不是活人能够通过的,因为密道当中的一段,实际上并没有修筑在阳间,而是邪弥呼用他的神力在中阴界当中开辟了一段通道出来,乃是生人勿近的区域,但对于林封谨等人来说,这样的限制也仅仅是小意思了。

    等到顺利上岸了之后,林封谨也就将两艘船都交给了那个险死还生的船主,这船主虽然说冒了巨大的风险,却是白白的拿到了一艘五桅大船,还有上面运载的货物。同时,港口当中更是因为之前潮神具彦的劫夺船只的恶劣行为,各种货物的价格飙升到了一个惊人的高价,使这船主一次性就捞到了惊人的财富,自然对着林封谨顶礼膜拜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