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斧斩实了之后,顿时就发出了一声“噗嗤”恶心声音,就像是斧头砍在了腐烂的死猪上似的,浅红色的恶心血水四处飞溅。

    野猪的怪力何等强悍,这一斧立即深深的斩入了核心深处,抽出来的时候顿时就听到这核心深处传来了一声惨笑也似的惨叫声。

    紧接着就见到,血肉魔巢被剖开的核心深处,乃是有着足足三个仿佛是血肉胚芽一样的东西,将之仔细的剥开了以后,就可以发觉,这玩意儿内部还包裹上了一层半透明的皮,仿佛是水母一样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里面都呈现出不同的奇怪东西来。

    左边的那血肉胚芽当中,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仔细一看,便是大量缠绕在一起的头发丝之类的东西,不过仔细一看,这玩意儿若说是头发丝的话,那么就真的可以说是粗了些,准确的说,有些类似于马尾,从这玩意儿上面可以感应到一股难以形容的混沌气息,怎么说呢,就像是大海上面台风即将来临时候产生的压抑感觉,沉甸甸的砸在了人的心胸上,令人真的是呼吸不畅。

    水娥这时候已经是有些激动的道:

    “这应该是上古水魔神的魔须,这潮神具彦的控潮能力应该就是继承自此啊!”

    林封谨听了之后,眼前一亮,便一下子消失在了空中,进入到了奈非天的内部。

    在这奈非天的小千世界当中,此时赫然已经出现了一座庞大巍峨的殿堂,金碧辉煌,更是具有十分神圣的气息,足足二十四根仿佛坚不可摧的巨大金柱支撑在了殿堂的周围,然后中央便是一尊巨大的地藏鎏金雕像,正是林封谨之前呈现出来的三头八臂的法相,地藏本人复生的魂识便是盘膝坐在了巨像前面,若是用佛门的慧眼观看的话,就能看到有无数道细密的线条从远处延伸而来,连接在了地藏巨像上。

    佛门讲究因果机缘,这无数条有形无实的细线,便是平时所说的缘分,此时林封谨拓展出来的这百万信众的愿力,便是源源不断的从虚空当中输送而来,地藏的魂识此时便是在履行自己身外身的职责,处理这百万愿力当中的因缘祈愿。

    地藏此时见到了林封谨进来,看了林封谨一眼之后,二人关系特殊,意念交错而过,便是知道了对方心中的念头,盘坐的地藏魂识闭上了双眼,然后便是见到了地藏鎏金巨像居然动了,张开的八臂当中,手掌指头掐算若莲花缤纷,最后结出来了八大法印,分别是:

    吉祥印、金刚大惠印、大轮坛印、摧伏诸魔印、宝冠持宝印、光焰火界印、缚思等仙印、准九头龙印。

    这八大法印结出之后,在地藏鎏金巨像的双眼前方,就出现了一团旋转着的火球,正是奈非天的核心!林封谨将这上古水魔神的魔须直接投入了进去,顿时就听到了一个愤怒的咆哮声传了出来,只是那咆哮声就仿佛是跳崖的人发出的惨叫声那样,由大声到小声,由近而远,迅速的变得微弱,直至消失。

    在吸收了这上古水魔神的魔须之后,奈非天的表面和内部,就多出来了一些淡蓝色的奇特纹理,林封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奈非天在水系方面的防护力和攻击力上都有全面的提升。

    接下来剥开的是第二个血肉胚芽,里面乃是一尊潮神具彦的神像,东海诸邪神修的是业力,以强权和恐惧来对待信徒,因此这神像上面的力量是需要炼化了才能使用,恰好佛门在超度这方面乃是一把好手,大概只需要地藏进行一次法会就能成功将这些业力化成愿力,这样一来的话,不仅仅可以补完之前奈非天的消耗,更是能提升一些林封谨施展地藏法相的时间。

    不过第三个血肉胚芽当中的东西,则是一张奇特的鳞片了,这鳞片上面有着蓝幽幽的水光,不停的敛衽波动着,同时显得十分易碎,似乎碰一碰就要完全划掉,这是潮神具彦已经开始进阶的标志,他已经开始将自己内核尝试混为一体进行炼制,这东西就是他的修炼成果,事实上,当它将另外两个血肉胚芽当中的神像和水魔神头发炼制,融为一体的时候,就是其升格成邪弥呼这样的主神之日。

    这东西林封谨派不上用场,对奈非天也没什么帮助,只是地藏此时处于魂识初聚的时期,这玩意儿给他吸收了的话,便算得上是大补的东西了,可以令其强度变大,并且魂力增长得十分迅速。

    同时,地藏的魂识吸收了这潮神具彦之后,也是获得了它部分的记忆,获得了两大重要的消息,最重要的消息当然是对大漩涡当中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了,不至于一无所知。

    其次,获得了这潮神具彦的记忆之后,则是知道了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要知道,按照常规情况来说,明明都是东海诸神联合,前往讨伐南方的巫神啊?其根本原因则是这潮神具彦已经是被明显的孤立,排挤了,东海诸神灵当中,派系排挤也是相当严重,海神棉津见,潮神具彦这两人乃是死对头,此时海神棉津见得势,潮神甚至被要求打头阵,过去做炮灰!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干脆一怒之下走掉,拿时髦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咱不和你玩儿总可以了吧!

    既然下定决心要闪人,那么潮神具彦觉得自己目前的当务之急,当然是强大自身,便是在此地拦路劫杀过往海船,提升自己的实力了。同时也是为了泄愤,多屠戮一些海神棉津见的信徒。

    ***

    等到林封谨回到了船只上之后,上面的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差不多已经是直接用看“神灵”一样来看待了,对于林封谨来说,也并不介意自己会多出几个信徒来更好的为自己效力。

    接下来林封谨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被这些船员诚惶诚恐的当成了圣旨一样来执行,甚至林封谨出门之前,都会有足足十来个人为他将路过的甲板擦干净——虽然这玩意儿已经是十分清洁了。

    在之后的航程当中,便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了,一干人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的到达了目的地,在最初的时候,林封谨本来还打算找人问一问相关的一些情况,不过现在既然拥有了潮神具彦的记忆,那么这个流程基本上就可以省略掉了。

    说实话,潮神具彦的记忆也真是帮了林封谨他们大忙,因为他们最初的计划有些变态,便是雇一艘船只,直接航向那浩瀚无尽的大洋深处,靠近大漩涡,然后任船只被深深的卷下去。

    这么干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是自寻死路了,可是对于林封谨等人来说,连大漩涡这地方都闯不过的话,还谈什么去完成佛尊遗留下来的心愿呢?当然,这其中必然也是有着大量的风险,行程也是格外的艰难。

    而现在获得潮神具彦的记忆之后,林封谨等人便是可以成功的从另外一条路前往大漩涡的深处!

    这条路实际上是东海诸神灵开辟出来的,他们应该也是感觉到从大漩涡深处进进出出的很不方便,并且从东海诸邪神的这些残暴行为来看,他们也是非常渴望享受诸如人牲,血祭之类行为,可是,很显然要指望东海诸国的臣民跑到大漩涡当中来做这些事情也是不大现实的。

    因此,在这种种因素下,东海诸邪神便是修筑了一条密道,可以从大漩涡的底部直通向“黑齿国”西面三十五海里的地方,那里有一处岛屿,乱石嶙峋,可以说是寸草不生,这岛屿上面,密密麻麻的修筑着各种祭坛,信徒们平日里的大小祭祀行为,便都在这岛上进行。

    毫无疑问,林封谨他们此时的目标,便是这一处祭祀之岛!虽然根据潮神具彦的记忆,这条密道实际上不是活人能够通过的,因为密道当中的一段,实际上并没有修筑在阳间,而是邪弥呼用他的神力在中阴界当中开辟了一段通道出来,乃是生人勿近的区域,但对于林封谨等人来说,这样的限制也仅仅是小意思了。

    等到顺利上岸了之后,林封谨也就将两艘船都交给了那个险死还生的船主,这船主虽然说冒了巨大的风险,却是白白的拿到了一艘五桅大船,还有上面运载的货物。同时,港口当中更是因为之前潮神具彦的劫夺船只的恶劣行为,各种货物的价格飙升到了一个惊人的高价,使这船主一次性就捞到了惊人的财富,自然对着林封谨顶礼膜拜了。

第1417章一个种族的进化过程    九终神祖虽然不敢完全肯定叶小小血统的来历,不过,他知道这血统绝对了不得。

    对于九终祖神来说,换作平时,他绝对会指点叶小小一番,但是,今天他不敢去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九终神祖已经明白,叶小小已经是被人选中了。不管怎么说,他都不敢跟人抢叶小小,那怕他再强大!

    甚至对于九终神祖来说,就算仙帝来了,他奈何不了他,毕竟,他扎根于神树岭,在这里,仙帝也一样杀不死他!

    但是,九终神祖却知道,在世间,有时候最可怕的不是仙帝,有时候,最让人颤抖的不是仙帝的震怒。

    关于一些黑暗的事情,九终神祖也知道一些,一些可怕的隐秘只有到了他这种级别才能接触到的。

    越是接触到这种秘密,越是知道,世间的禁忌是什么,同时也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逆鳞!

    也正是因为如此,九终神祖明知道叶小小的血统了不得,但是,他不敢抢人!

    “希望天灵界多一些安宁,多一些平静。”九终神祖不由喃喃地说道:“一些人,自求多福吧,谁人不长眼睛,就会被灭族!”

    说到这里,九终祖神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事实上,他都希望有些事情快点结束,快点过去。

    虽然说,神树岭乃是十二葬地之一,但是,葬地并不意味对于任何人都能构成威胁,对于一些人,葬地是用来抢宝物的地方,比如说,黑暗中传说中的那只手!

    叶小小跟着李七夜走入了神树城,第一次来神树城,她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不由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走入神树城,让人看起来这座高高挂在天空上的神树城天灵界其他地方的城池没有太多的区别。

    在这城中,一座座府邸、楼宇被建起来,虽然这些府邸楼宇不是十分的精致,但是,比起那些村庄中的粗糙建筑来不知道是好了多少。

    而且,这神树城的树人很多,看起来和其他的各族没有太多的区别,他们都是张罗着生活,过着属于他们的小日子。

    与其他城池一样的是,在这神树城的树人竟然也是做起买卖来,甚至有树人已经对此道十分的娴熟,与其他的种族相比,这根本看不出他们还是一个新生的种族!

    “比起村庄镇城的那些树人来,神树城的树人好像更聪明,他们什么都会。”叶小小仔细观察着神树城的这些树人。

    神树岭的这些树人能做买卖,甚至是开口便是能言善道,一点都不亚于任何种族的生意人。

    叶小小随李七夜来神树岭,他们看过不少树人的城镇村庄,但是,很多城镇村庄,特别是村庄的树人,他们基本上是不会开口说话,就算是开口说话,都是很简单的交流而己。

    但是,神树岭的树人却不一样,他们甚至能开口便是娓娓道来,一点交流障碍都没有。

    “这是正常的事情,树人蜕变重生之后,他们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在这适应的过程之中,就要看他们各自的天赋了。就好像我们一样,一生下来,大家都不会说话,在后来是怎么样发展,就看各人的天赋了,天赋不一样,结果也会是不一样的。”

    叶小小跟着李七夜在神树城中随便逛,在神树城不少店铺,很多店铺都是由树人经营,而树人所做的买卖有很多,形形色色皆有,但是,买卖得更多的是灵药丹草。

    “这里买卖的灵药丹草最多,是因为神树岭盛产灵药丹草吗?”叶小小也发现了这里面的门道,不由问道。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对于叶小小的问题,李七夜笑着说道:“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树人比任何人都精通于寻找灵药丹草所生长的地方,他们在这一方面有着不一样的天赋,更何况,在神树岭还有很多很多的树尸。”

    “这跟树尸有什么关系呢?”叶小小奇怪地问道。

    “树尸是成群结队的,它们也是群居,而且,树尸喜欢跟随着灵药丹草居住,越是生长珍贵灵药丹草的地方,就居住有越多的树尸,正是因为如此,在神树岭才有了尸巢、尸窟这样的说法。”

    说到这里,李七夜沉默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而树尸乃是树人的后代,那怕它们是失败的后代,但,树人是它们的父母!正是因为这样,树人比任何人都容易找到树尸,这也意味着,在神树岭,树人比任何人都容易找到灵药丹草。”

    “原来是这样。”听到李七夜如此的解说,叶小小这才恍然大悟。

    当然,神树城的树人不止是做灵药丹草的买卖,甚至有树人竟然做起了兵器的买卖,不过,做兵器买卖的树人终究是少数。

    “树人会修练吗?”这让叶小小很奇怪,因为在这神树城中竟然有一间专门买卖功法秘笈的店铺,这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这不好说。”李七夜明白叶小小的疑问,说道:“事实上,每一代新蜕变的树人都在变化着,它们在每一个时代都在完善着,它们能不能修练,这还不能下定论。不过,它们是借尸蜕变而来,所以,它们身上能留下前主人的一些印记和痕迹。比如说它们能记起一些功法,或依然会一些招式。”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带叶小小逛了一下这样的店铺,随便看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些功法是从其他树人那里收集过来的,一些树人残留有前主人的记忆,所以,它们知道不少的功法,不过,很多都是残缺不全。这种残缺不全的功法,对于树人这样的半死人来说或者有用,对于我们修士来说,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逛着整个神树城,神树城很大很大,这也让叶小小看得眼花缭乱。对于叶小小来说,在神树城,比其他的任何地方都要有意思多了。

    事实上,在神树城中也不止只有叶小小和李七夜这样的两个修士。在神树城中还有一些修士在,这些修士有的古灵渊的弟子,也有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在这其中不乏强者。

    这些来神树城的修士,除了一些是为猎奇而来的,有不少是为神树城的灵药丹草而来的。

    大家都知道,神止洲盛产灵药丹草,至于作为葬地的神树岭,更是盛产灵药丹草,甚至有很多人说,在神树岭生长有仙药。

    毫无疑问,在整个天灵界,没有什么地方比神树岭能买到更多的灵药丹草了。

    虽然说,树人并不见得特别的强大,它们没有像海神传承、帝统仙门这样的底蕴,但是,在神树城没有人敢乱来,大家都是以神树岭的规纪来做买卖。

    毕竟,神树城有着九终神祖这样的守护神,谁敢在神树城乱来,那是自寻死路。

    如果在神树岭做出强买强卖的事情,那是特别不明智。那怕是在神止洲可以横着走的古灵渊,他们来到了神树岭,也一样是安份守己,不敢胡来。

    李七夜有意观察神树城,所以,他不止是带着叶小小在神树城各地方闲逛,而且,他还在神树城住了下来,对神树城的树人进行了观察。

    事实上,在漫长的岁月中,只要李七夜来了天灵界,他都会来神树岭,他会对树人作一次全面的记录和分析。

    对于修士来说,树人并没有借鉴的价值,但是,对于李七夜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本来,造物乃是苍天的事情,但,神树岭却因为种种的原因,却让一个全新的种族诞生了,虽然这样的一个种族有着各种的缺陷,它们甚至不像人族、魅灵这些种族一样能得到天地的庇护。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缺陷的种族,却是生存下来了,而且生存了一个又一个时代。

    虽然说,到目前为止,树人还没有完全培养出第三代,还没有树人能摆脱血统的钳制,依然还无法离开神树岭!

    但是,在李七夜每次的记录对比,都会发现,树人的改变很大,它们也是慢慢地趋向于完善,如果它们有着足够的时间,总有一天,它们会诞生出第三代来。

    如果那么一天到来,这就将意味着一个全新的种族诞生了,这样的一个种族,就不再是树人了,这样一个全新的种族,只怕他们将会与人族、魅灵、海妖这些种族相差无几。

    要知道,创造生命是苍天的事情,若是神树岭真的诞生了一个全新的种族,那就让人无法想象了。

    所以,这对于李七夜来说,记录树人的变化,对于有着很大的启发,这是涉及了生命的奥秘!

    而且,李七夜还知道一件事情,如果树人的第三代真的是成功了,那将意味着一场革变到来了,神树岭甚至会打破天灵界的平衡,比骨海、大漩涡领先一步占有优势!

    “你不会是想抓一个树人来研究研究吧。”叶小小见李七夜留在树城这么几天,都在研究着树人,就笑着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