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九终神祖虽然不敢完全肯定叶小小血统的来历,不过,他知道这血统绝对了不得。

    对于九终祖神来说,换作平时,他绝对会指点叶小小一番,但是,今天他不敢去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九终神祖已经明白,叶小小已经是被人选中了。不管怎么说,他都不敢跟人抢叶小小,那怕他再强大!

    甚至对于九终神祖来说,就算仙帝来了,他奈何不了他,毕竟,他扎根于神树岭,在这里,仙帝也一样杀不死他!

    但是,九终神祖却知道,在世间,有时候最可怕的不是仙帝,有时候,最让人颤抖的不是仙帝的震怒。

    关于一些黑暗的事情,九终神祖也知道一些,一些可怕的隐秘只有到了他这种级别才能接触到的。

    越是接触到这种秘密,越是知道,世间的禁忌是什么,同时也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逆鳞!

    也正是因为如此,九终神祖明知道叶小小的血统了不得,但是,他不敢抢人!

    “希望天灵界多一些安宁,多一些平静。”九终神祖不由喃喃地说道:“一些人,自求多福吧,谁人不长眼睛,就会被灭族!”

    说到这里,九终祖神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事实上,他都希望有些事情快点结束,快点过去。

    虽然说,神树岭乃是十二葬地之一,但是,葬地并不意味对于任何人都能构成威胁,对于一些人,葬地是用来抢宝物的地方,比如说,黑暗中传说中的那只手!

    叶小小跟着李七夜走入了神树城,第一次来神树城,她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不由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走入神树城,让人看起来这座高高挂在天空上的神树城天灵界其他地方的城池没有太多的区别。

    在这城中,一座座府邸、楼宇被建起来,虽然这些府邸楼宇不是十分的精致,但是,比起那些村庄中的粗糙建筑来不知道是好了多少。

    而且,这神树城的树人很多,看起来和其他的各族没有太多的区别,他们都是张罗着生活,过着属于他们的小日子。

    与其他城池一样的是,在这神树城的树人竟然也是做起买卖来,甚至有树人已经对此道十分的娴熟,与其他的种族相比,这根本看不出他们还是一个新生的种族!

    “比起村庄镇城的那些树人来,神树城的树人好像更聪明,他们什么都会。”叶小小仔细观察着神树城的这些树人。

    神树岭的这些树人能做买卖,甚至是开口便是能言善道,一点都不亚于任何种族的生意人。

    叶小小随李七夜来神树岭,他们看过不少树人的城镇村庄,但是,很多城镇村庄,特别是村庄的树人,他们基本上是不会开口说话,就算是开口说话,都是很简单的交流而己。

    但是,神树岭的树人却不一样,他们甚至能开口便是娓娓道来,一点交流障碍都没有。

    “这是正常的事情,树人蜕变重生之后,他们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在这适应的过程之中,就要看他们各自的天赋了。就好像我们一样,一生下来,大家都不会说话,在后来是怎么样发展,就看各人的天赋了,天赋不一样,结果也会是不一样的。”

    叶小小跟着李七夜在神树城中随便逛,在神树城不少店铺,很多店铺都是由树人经营,而树人所做的买卖有很多,形形色色皆有,但是,买卖得更多的是灵药丹草。

    “这里买卖的灵药丹草最多,是因为神树岭盛产灵药丹草吗?”叶小小也发现了这里面的门道,不由问道。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对于叶小小的问题,李七夜笑着说道:“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树人比任何人都精通于寻找灵药丹草所生长的地方,他们在这一方面有着不一样的天赋,更何况,在神树岭还有很多很多的树尸。”

    “这跟树尸有什么关系呢?”叶小小奇怪地问道。

    “树尸是成群结队的,它们也是群居,而且,树尸喜欢跟随着灵药丹草居住,越是生长珍贵灵药丹草的地方,就居住有越多的树尸,正是因为如此,在神树岭才有了尸巢、尸窟这样的说法。”

    说到这里,李七夜沉默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而树尸乃是树人的后代,那怕它们是失败的后代,但,树人是它们的父母!正是因为这样,树人比任何人都容易找到树尸,这也意味着,在神树岭,树人比任何人都容易找到灵药丹草。”

    “原来是这样。”听到李七夜如此的解说,叶小小这才恍然大悟。

    当然,神树城的树人不止是做灵药丹草的买卖,甚至有树人竟然做起了兵器的买卖,不过,做兵器买卖的树人终究是少数。

    “树人会修练吗?”这让叶小小很奇怪,因为在这神树城中竟然有一间专门买卖功法秘笈的店铺,这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这不好说。”李七夜明白叶小小的疑问,说道:“事实上,每一代新蜕变的树人都在变化着,它们在每一个时代都在完善着,它们能不能修练,这还不能下定论。不过,它们是借尸蜕变而来,所以,它们身上能留下前主人的一些印记和痕迹。比如说它们能记起一些功法,或依然会一些招式。”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带叶小小逛了一下这样的店铺,随便看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些功法是从其他树人那里收集过来的,一些树人残留有前主人的记忆,所以,它们知道不少的功法,不过,很多都是残缺不全。这种残缺不全的功法,对于树人这样的半死人来说或者有用,对于我们修士来说,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逛着整个神树城,神树城很大很大,这也让叶小小看得眼花缭乱。对于叶小小来说,在神树城,比其他的任何地方都要有意思多了。

    事实上,在神树城中也不止只有叶小小和李七夜这样的两个修士。在神树城中还有一些修士在,这些修士有的古灵渊的弟子,也有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在这其中不乏强者。

    这些来神树城的修士,除了一些是为猎奇而来的,有不少是为神树城的灵药丹草而来的。

    大家都知道,神止洲盛产灵药丹草,至于作为葬地的神树岭,更是盛产灵药丹草,甚至有很多人说,在神树岭生长有仙药。

    毫无疑问,在整个天灵界,没有什么地方比神树岭能买到更多的灵药丹草了。

    虽然说,树人并不见得特别的强大,它们没有像海神传承、帝统仙门这样的底蕴,但是,在神树城没有人敢乱来,大家都是以神树岭的规纪来做买卖。

    毕竟,神树城有着九终神祖这样的守护神,谁敢在神树城乱来,那是自寻死路。

    如果在神树岭做出强买强卖的事情,那是特别不明智。那怕是在神止洲可以横着走的古灵渊,他们来到了神树岭,也一样是安份守己,不敢胡来。

    李七夜有意观察神树城,所以,他不止是带着叶小小在神树城各地方闲逛,而且,他还在神树城住了下来,对神树城的树人进行了观察。

    事实上,在漫长的岁月中,只要李七夜来了天灵界,他都会来神树岭,他会对树人作一次全面的记录和分析。

    对于修士来说,树人并没有借鉴的价值,但是,对于李七夜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本来,造物乃是苍天的事情,但,神树岭却因为种种的原因,却让一个全新的种族诞生了,虽然这样的一个种族有着各种的缺陷,它们甚至不像人族、魅灵这些种族一样能得到天地的庇护。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缺陷的种族,却是生存下来了,而且生存了一个又一个时代。

    虽然说,到目前为止,树人还没有完全培养出第三代,还没有树人能摆脱血统的钳制,依然还无法离开神树岭!

    但是,在李七夜每次的记录对比,都会发现,树人的改变很大,它们也是慢慢地趋向于完善,如果它们有着足够的时间,总有一天,它们会诞生出第三代来。

    如果那么一天到来,这就将意味着一个全新的种族诞生了,这样的一个种族,就不再是树人了,这样一个全新的种族,只怕他们将会与人族、魅灵、海妖这些种族相差无几。

    要知道,创造生命是苍天的事情,若是神树岭真的诞生了一个全新的种族,那就让人无法想象了。

    所以,这对于李七夜来说,记录树人的变化,对于有着很大的启发,这是涉及了生命的奥秘!

    而且,李七夜还知道一件事情,如果树人的第三代真的是成功了,那将意味着一场革变到来了,神树岭甚至会打破天灵界的平衡,比骨海、大漩涡领先一步占有优势!

    “你不会是想抓一个树人来研究研究吧。”叶小小见李七夜留在树城这么几天,都在研究着树人,就笑着说道。

第一百二十七章 地藏法相    这一击之下,潮神具彦也是受创不浅,发出了一声怒吼,这怒吼声传扬了出去之后,立即就见到了水面下方生出来了点点的惨绿色光芒,一如点点的惨绿色眼睛,令普通人看了之后就有摄魂夺魄的感觉。

    紧接着,就见到了从水下陡的飚射出来了千万头飞鱼,努力的拍打着胸鳍,对准了林封谨飞射而来,看起来就仿佛是千万支箭簇一样,这些从海水当中飞跃出来的鱼儿种类都是各不相同,有大有小,却无一例外全部都被那惨绿色的光芒控制住了,胸鳍拍打得是如此的剧烈,甚至有着被撕裂的感觉。

    林封谨虚立在了空中,伸手朝着前方虚按而出,立即就绽放出来了一朵朴实无华的白莲花,迅速的旋转变大,挡在了他的身前,首当其冲的飞鱼撞上了白莲花之后,立即就诡异的爆炸了开来,立即就在空中形成了大团大团的惨绿色雾气不断扩散。

    紧接着大量的飞鱼直飞而过,悍不畏死的的源源不断而来,林封谨点化出来的这一朵白莲花居然被迅速的污染,然后枯萎!!!

    然后这些惨绿色的雾气便是若有活物那样,蠕动着朝着林封谨包围了过去,最后看起来完全是无数条惨绿色的雾气人影,疯狂的挥舞着双手,对准了核心当中的林封谨狠狠的扑上去,然后用嘴巴狠咬,爪子撕扯。

    这些惨绿色的雾气人影,便是被溺死在了海水当中的亡者,死后被这潮神具彦奴役,十分可怜,

    可是,就在得意的感觉刚刚从潮神具彦的心中涌现出来的时候,从林封谨背后的虚空当中,忽的涌现出来了“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这十四个大字,顿时大放光明,这十四个字一出现,天地之间就仿佛有了主心骨似的,顿时就凝聚出来了一种强大无比的感觉,浑然一体,巍然不动!

    紧接着,林封谨的背后升腾出来的光芒迅速覆盖,以他本体为核心,凝聚出来了一尊三头八臂的地藏法相,这法相的双眸当中可以说是无悲无喜,仿佛是浩瀚无比的深邃星海那样,有着冷冰的宁静和无垠的残酷。

    其八臂当中,分别握持的是火舍、阏伽镜、涂香器、华鬘杆、灯明罩,八辐大轮,独钴铃,金刚杵这八大法器,光芒闪耀,灼灼逼人!

    这地藏法相一出现,立即可以说是气象万千,威仪无穷,潮神具彦的法相与之相比起来的话,那真的就仿佛是天上地下一般,完全都是瓦砾与珠玉的区别,而为什么地藏法相握持的法器当中没有奈非天这件圣器?

    则是因为林封谨此时能够幻化出来地藏法相,完全就是依赖奈非天本体的圣力,还有依附于奈非天当中的地藏魂识的运筹帷幄,林封谨想要达到既幻化成地藏的法相,又握持奈非天这件圣器的程度,那就至少要在没有借助奈非天实力的情况下,达到当年地藏全盛时期一半实力才行。

    显然,这还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

    地藏法相一现,潮神具彦也是有眼光的,立即就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畏惧,本来熊熊燃烧的战意也是顿时为之低迷,这就像是野狗遇到了猛虎,就算是猛虎未成年,野狗正凶恶,依然会有天生的畏惧会直接夹着尾巴吓尿逃走!

    只是这时候,地藏法相已动,那双无悲无喜,无嗔无怒的眼睛,已经落在了潮神具彦具现化出来的这一具庞大无比的身躯上面,同时,八臂上握持的法器,已是同时激射出来了一道道若烈日灼目也似的光芒,潮神具彦所勉强凝聚起来的具现化身体,一接触到了这地藏发出来的“赎罪之芒”,立即就仿佛是如汤沃雪,发出了吱吱的响声,融化似蜡烛油一样,然后被还原成了船只残骸,礁石,淤泥,水藻,纷纷落入水中。

    而那点点幽绿色的光芒接触到了地藏的这“赎罪之芒”后,则是纷纷的被还原成了正常的人型魂魄,有的痛哭流涕,有的面露感激,有的欢欣鼓舞,有的如释重负,最后纷纷对准了地藏叩拜,然后消失在了半空当中

    此时只见“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这十四个大字在空中明灭不断,已经有七个字暗淡了下来,一旦十四个字彻底暗淡,林封谨就被打回原形,维系不住地藏法相,可是,潮神具彦也只能坚持到了七个字暗下去而已。

    半空当中,被吸附的外物已经是脱落殆尽,赫然已经出现了一具庞大的骨骸,这骨骸看起来应该是由海底巨兽,巨鲸等等的骨骼拼凑成的,看起来十分狰狞,却是依然在地藏的“赎罪之芒”下熊熊燃烧,被一股一股的幽蓝火焰所死死的包裹!

    “你你是谁?你是地藏!!你是佛门的地藏,你在三千年之前就应该陨落的,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个世上,为什么还如此的强大!!”

    潮神具彦疯狂的朝天号叫,惨白色的巨大颌骨大张着,喉咙深处似乎有黑暗涌动,但是,旋即就有光芒一闪,一朵莲花从这最深邃的黑色当中生长而出。众所周知的是,莲花的特质就是出污泥而不染,越是污秽黑暗,莲花就生长得越是娇艳茁壮。

    骤的,潮神具彦的头骨猛的炸开,从中激射出来了千万道黑光,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这看起来显然是潮神具彦要断尾求生,保住自己的一缕真念了。

    可是,林封谨的嘴角却是露出来了一抹冷笑,徐徐的道:

    “若不是之前曾经亲眼目睹过窝津神是怎么死的,那这时候还真的会被你骗了过去呢。”

    林封谨话声响起之后,地藏法相双手忽然合十,对准了下方一指,立即就见到了谛听神兽现身了出来,然后对准了旁边的海水当中优雅奔行了下去,谛听神兽所过之处,海水就在瞬间诡异的分开,完全像是被巨大的力量彻底排斥开去似的。

    之前就说过,这里乃是暗礁,岛屿星罗棋布,因此很快就见到,谛听神兽前往的地方,赫然是一处孔洞密布的暗礁,可以见到,它前往的暗礁深处地形十分复杂,甚至有珊瑚礁的存在,当海水被排开了之后,隐约能见到里面有一艘破烂的小舢板。

    当这艘小舢板被发现了以后,整个大海当中似乎都传来了疯狂号叫的声音,可是没有任何用处,在地藏那仿佛能普照众生的光芒照耀下,那声音只维系了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就痛苦无比的消失了。

    这时候,虽然林封谨身后的那十四个字还有三个字依然闪耀着光芒,表示地藏法相还至少能存在十来个呼吸的时间,可是林封谨却是主动结束了这法相的存在,毕竟这样的消耗也是十分惊人的,奈非天虽然是圣器,也不是万能的,汲取元气和念力也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此时这潮神具彦已经是强弩之末,自然是能省则省了。

    林封谨靠近了那一艘貌似沉没的破烂舢板之后,猛然拂袖,顿时就见到舢板表面的船板哗啦的一声破碎了开来,而舢板的内部,居然充斥着大量的肉红色血管组成的茧状物,结构十分复杂,类似于血肉组成的蜂巢一样,层层叠叠,仿佛有着无穷的褶皱。

    这玩意儿,就是潮神具彦的本体了,类似于白娘子的本体就是一条白蛇,烛九阴的本体是一头独眼赤红巨蛇一样,潮神具彦的本体,就是这舢板船舱当中的血肉魔巢。

    之前那营造出来的满天黑光飞射的形式,完全就是潮神具彦的障眼法,调虎离山之计,若是林封谨真的上当去追那逃走的“满天黑光”,那么最后必然也是一无所获,反而会被潮神具彦逃走了。

    奈何之前在斩杀窝津神的时候,林封谨就在旁边目睹了全过程,有了这样的经验,加上此时林封谨的眼力和见识,当然就不可能被潮神具彦蒙蔽了。

    野猪此时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林封谨的身边,他之前在圣器奈非天当中,已经是亲眼目睹了一切的经过,此时一现身之后,便是毫不犹豫的挥起开天斧,对准了这血肉魔巢狠狠的斩了下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