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击之下,潮神具彦也是受创不浅,发出了一声怒吼,这怒吼声传扬了出去之后,立即就见到了水面下方生出来了点点的惨绿色光芒,一如点点的惨绿色眼睛,令普通人看了之后就有摄魂夺魄的感觉。

    紧接着,就见到了从水下陡的飚射出来了千万头飞鱼,努力的拍打着胸鳍,对准了林封谨飞射而来,看起来就仿佛是千万支箭簇一样,这些从海水当中飞跃出来的鱼儿种类都是各不相同,有大有小,却无一例外全部都被那惨绿色的光芒控制住了,胸鳍拍打得是如此的剧烈,甚至有着被撕裂的感觉。

    林封谨虚立在了空中,伸手朝着前方虚按而出,立即就绽放出来了一朵朴实无华的白莲花,迅速的旋转变大,挡在了他的身前,首当其冲的飞鱼撞上了白莲花之后,立即就诡异的爆炸了开来,立即就在空中形成了大团大团的惨绿色雾气不断扩散。

    紧接着大量的飞鱼直飞而过,悍不畏死的的源源不断而来,林封谨点化出来的这一朵白莲花居然被迅速的污染,然后枯萎!!!

    然后这些惨绿色的雾气便是若有活物那样,蠕动着朝着林封谨包围了过去,最后看起来完全是无数条惨绿色的雾气人影,疯狂的挥舞着双手,对准了核心当中的林封谨狠狠的扑上去,然后用嘴巴狠咬,爪子撕扯。

    这些惨绿色的雾气人影,便是被溺死在了海水当中的亡者,死后被这潮神具彦奴役,十分可怜,

    可是,就在得意的感觉刚刚从潮神具彦的心中涌现出来的时候,从林封谨背后的虚空当中,忽的涌现出来了“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这十四个大字,顿时大放光明,这十四个字一出现,天地之间就仿佛有了主心骨似的,顿时就凝聚出来了一种强大无比的感觉,浑然一体,巍然不动!

    紧接着,林封谨的背后升腾出来的光芒迅速覆盖,以他本体为核心,凝聚出来了一尊三头八臂的地藏法相,这法相的双眸当中可以说是无悲无喜,仿佛是浩瀚无比的深邃星海那样,有着冷冰的宁静和无垠的残酷。

    其八臂当中,分别握持的是火舍、阏伽镜、涂香器、华鬘杆、灯明罩,八辐大轮,独钴铃,金刚杵这八大法器,光芒闪耀,灼灼逼人!

    这地藏法相一出现,立即可以说是气象万千,威仪无穷,潮神具彦的法相与之相比起来的话,那真的就仿佛是天上地下一般,完全都是瓦砾与珠玉的区别,而为什么地藏法相握持的法器当中没有奈非天这件圣器?

    则是因为林封谨此时能够幻化出来地藏法相,完全就是依赖奈非天本体的圣力,还有依附于奈非天当中的地藏魂识的运筹帷幄,林封谨想要达到既幻化成地藏的法相,又握持奈非天这件圣器的程度,那就至少要在没有借助奈非天实力的情况下,达到当年地藏全盛时期一半实力才行。

    显然,这还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

    地藏法相一现,潮神具彦也是有眼光的,立即就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畏惧,本来熊熊燃烧的战意也是顿时为之低迷,这就像是野狗遇到了猛虎,就算是猛虎未成年,野狗正凶恶,依然会有天生的畏惧会直接夹着尾巴吓尿逃走!

    只是这时候,地藏法相已动,那双无悲无喜,无嗔无怒的眼睛,已经落在了潮神具彦具现化出来的这一具庞大无比的身躯上面,同时,八臂上握持的法器,已是同时激射出来了一道道若烈日灼目也似的光芒,潮神具彦所勉强凝聚起来的具现化身体,一接触到了这地藏发出来的“赎罪之芒”,立即就仿佛是如汤沃雪,发出了吱吱的响声,融化似蜡烛油一样,然后被还原成了船只残骸,礁石,淤泥,水藻,纷纷落入水中。

    而那点点幽绿色的光芒接触到了地藏的这“赎罪之芒”后,则是纷纷的被还原成了正常的人型魂魄,有的痛哭流涕,有的面露感激,有的欢欣鼓舞,有的如释重负,最后纷纷对准了地藏叩拜,然后消失在了半空当中

    此时只见“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这十四个大字在空中明灭不断,已经有七个字暗淡了下来,一旦十四个字彻底暗淡,林封谨就被打回原形,维系不住地藏法相,可是,潮神具彦也只能坚持到了七个字暗下去而已。

    半空当中,被吸附的外物已经是脱落殆尽,赫然已经出现了一具庞大的骨骸,这骨骸看起来应该是由海底巨兽,巨鲸等等的骨骼拼凑成的,看起来十分狰狞,却是依然在地藏的“赎罪之芒”下熊熊燃烧,被一股一股的幽蓝火焰所死死的包裹!

    “你你是谁?你是地藏!!你是佛门的地藏,你在三千年之前就应该陨落的,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个世上,为什么还如此的强大!!”

    潮神具彦疯狂的朝天号叫,惨白色的巨大颌骨大张着,喉咙深处似乎有黑暗涌动,但是,旋即就有光芒一闪,一朵莲花从这最深邃的黑色当中生长而出。众所周知的是,莲花的特质就是出污泥而不染,越是污秽黑暗,莲花就生长得越是娇艳茁壮。

    骤的,潮神具彦的头骨猛的炸开,从中激射出来了千万道黑光,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这看起来显然是潮神具彦要断尾求生,保住自己的一缕真念了。

    可是,林封谨的嘴角却是露出来了一抹冷笑,徐徐的道:

    “若不是之前曾经亲眼目睹过窝津神是怎么死的,那这时候还真的会被你骗了过去呢。”

    林封谨话声响起之后,地藏法相双手忽然合十,对准了下方一指,立即就见到了谛听神兽现身了出来,然后对准了旁边的海水当中优雅奔行了下去,谛听神兽所过之处,海水就在瞬间诡异的分开,完全像是被巨大的力量彻底排斥开去似的。

    之前就说过,这里乃是暗礁,岛屿星罗棋布,因此很快就见到,谛听神兽前往的地方,赫然是一处孔洞密布的暗礁,可以见到,它前往的暗礁深处地形十分复杂,甚至有珊瑚礁的存在,当海水被排开了之后,隐约能见到里面有一艘破烂的小舢板。

    当这艘小舢板被发现了以后,整个大海当中似乎都传来了疯狂号叫的声音,可是没有任何用处,在地藏那仿佛能普照众生的光芒照耀下,那声音只维系了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就痛苦无比的消失了。

    这时候,虽然林封谨身后的那十四个字还有三个字依然闪耀着光芒,表示地藏法相还至少能存在十来个呼吸的时间,可是林封谨却是主动结束了这法相的存在,毕竟这样的消耗也是十分惊人的,奈非天虽然是圣器,也不是万能的,汲取元气和念力也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此时这潮神具彦已经是强弩之末,自然是能省则省了。

    林封谨靠近了那一艘貌似沉没的破烂舢板之后,猛然拂袖,顿时就见到舢板表面的船板哗啦的一声破碎了开来,而舢板的内部,居然充斥着大量的肉红色血管组成的茧状物,结构十分复杂,类似于血肉组成的蜂巢一样,层层叠叠,仿佛有着无穷的褶皱。

    这玩意儿,就是潮神具彦的本体了,类似于白娘子的本体就是一条白蛇,烛九阴的本体是一头独眼赤红巨蛇一样,潮神具彦的本体,就是这舢板船舱当中的血肉魔巢。

    之前那营造出来的满天黑光飞射的形式,完全就是潮神具彦的障眼法,调虎离山之计,若是林封谨真的上当去追那逃走的“满天黑光”,那么最后必然也是一无所获,反而会被潮神具彦逃走了。

    奈何之前在斩杀窝津神的时候,林封谨就在旁边目睹了全过程,有了这样的经验,加上此时林封谨的眼力和见识,当然就不可能被潮神具彦蒙蔽了。

    野猪此时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林封谨的身边,他之前在圣器奈非天当中,已经是亲眼目睹了一切的经过,此时一现身之后,便是毫不犹豫的挥起开天斧,对准了这血肉魔巢狠狠的斩了下去。

第1416章九终神祖    “很久没有人提到过这个名字了。”李七夜的话刚落上,巨树上那张老脸睁开了双眼,露出笑容说道。

    叶小小看着巨大的神树,看着这生长在树上却一点都不突兀的老脸,就不由好奇地说道:“被种子扎根,那是怎么样的感觉,会不会有成为傀儡的感觉呢?”

    “不,我并不是傀儡。”九终神祖露出和蔼的笑容,宛如邻居的老爷爷,说道:“我只是作了另外一个尝试而己。至于是什么感觉嘛,感觉很好,就像是落叶归根一样。人,终是要一死的,至于是死在哪里,死后又归往于哪里,这就是每一个人不同的选择。”

    “所以你选择了在这里。”叶小小好奇地打量着九终神祖,对于树族而言,只有成为树祖之后,才能扎根于大地,但是,九终神祖此时的状态十分的奇怪,他不是树祖,却又扎根于大地,十分的奇妙。

    “是呀。”九终神祖虽然是威名赫赫的人物,甚至是黄金竹祖的劲敌,但,他似乎是十分健谈,就像邻居老爷爷一样,笑着说道:“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在这神树岭,给我一种回家的感觉,人老了,终不免会念旧的。”

    对于九终神祖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当然,这里面的情况并不像九终神祖所说的那么简单,九终神祖作出这样的选择,那是有着种种的原因。

    “女娃娃你乃是黄金竹祖的后人呀,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之后,还能见到故人之后。”九终神祖仔细打量了叶小小一番,笑着说道。

    “故人之后?”叶小小眨了一下眼睛,说道:“或者说是劲敌之后,你不会因为我们黄金竹祖的原因向我这样的一个晚辈下手吧。”

    对于叶小小这样的话,九终神祖不由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很哄亮,他笑着说道:“女娃娃,有些事并非是后辈所想象的那样。没错,我跟你们的祖先的确劲敌,我也的确是与他争过树祖之位,只不过,你们这些晚辈并不知道,我与你们祖先也是好友,我与他乃是惺惺相惜……”

    说到这里,九终神祖不由感慨起来,多少年之后,他都不由想起了那已经远逝的峥嵘岁月了,很多东西,他都快忘记了。今天提起,他不免回想起了当年那年少时的激情,年少时那飞扬激气的英姿。

    “真的假的?”叶小小娇笑一声,好奇地说道。

    “我也没骗你的必要。”九终神祖笑着说道。说到这里,他又不由再打量了叶小小一番,过了好一会儿,他都不由吃惊地说道:“小娃娃,你这血统……”

    “我这血统怎么样?”听到九终神祖的话,叶小小不由为之一喜,看出一些端倪,忙是说道:“你知道我这血统的来历吗?”

    因为他们黄金屿的老祖们一直都搞不懂她血统的玄妙,虽然,他们老祖也知道她的血统十分珍贵,但是,真正珍贵在什么地方,他们的老祖也说不清楚。

    现在九终神祖能看出一些端倪,这怎么不让叶小小为之一喜呢,说不定九终神祖能帮她解开她血统之谜。

    “你这血统。”九终神祖看着叶小小一会儿,缓缓地说道:“你这血统实在是古老,若是你们祖先还在世的话,一定是很高兴。”

    “那我这血统是什么血统呢?它有什么样的玄妙呢?”九终神祖看出她血统的一些玄机,这让叶小小大喜,忙是问道。

    九终神祖看着叶小小,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这血统,我也不敢肯定,因为我也没见过这么古老的血统。但是,我知道有一个地方……”

    “是有着那么样的一个地方。”九终神祖还没有把话说完,李七夜笑了笑,悠闲地说道:“这个地方也的确是存在,不过嘛,这个地方也要看谁带着她去。”

    李七夜一下子打断九终神祖的话,这让九终神祖不由看着李七夜,他看着李七夜,是目光跳动了一下。

    换作其他人,知道九终神祖真正来历的话,被九终神祖如此盯着,只怕会心惊肉跳。

    但是,李七夜是悠闲自在,一点都不在意,他只是淡淡地一笑。

    看了李七夜一会儿之后,九终神祖的目光突然一变,他急忙收回了目光,然后什么话都不说了,立即沉默起来。

    “有一个什么地方?”叶小小却兴趣盎然,忙是问九终神祖说道。

    “呵,呵,呵……”九终神祖呵呵地笑着说道:“这个地方呀,我也听说过,这是一个传说,不过,我扎根于这里,是无法离开,更是没办法带你去。你身边的这位公子,我相信,他是一定能带你去的。”

    叶小小听到九终神祖这样的话,她不由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九终神祖,然后虎着秀目,一叉小蛮腰,凶巴巴地说道:“自大王,你又是不是在使坏了,哼,哼,哼,一定是你在我背后搞小动作。”

    对于叶小小这凶巴巴的姿态,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悠闲地说道:“我使什么坏了?我在搞什么小动作了?”

    “哼,还说没有!”叶小小瞪着李七夜,说道:“他刚才明明要告诉我一个地方的,现在他突然不说了,不是你在使坏还有谁在使坏?快快从实招来,你在搞什么小动作!”

    叶小小虽然年纪小,但,她可不笨,九终神祖突然改口,她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原因的。

    “你觉得我使坏,就是我使坏吧。”李七夜闲然从容,笑着说道:“不过,你这是在冤枉好人。九终神祖是何许人也?他扎根在这里,谁来了都不怕,难道他会因为我一个晚辈而改口吗?像我这么心地善良的好男人都要被人枉冤,那实在是太没天理了。”

    叶小小虽然觉得有可能是李七夜在使坏,但是,听到李七夜这话,仔细一想,又觉得不无可能,九终神祖是何许人也?他可是他们祖先黄金竹祖的劲敌,他根本不可能怕李七夜这样的一位小小的晚辈。

    李七夜看着有些犹预的叶小小,不由笑了起来,拍了拍叶小小的肩膀,说道:“好了,小丫头,我这是好心被人当作驴肝肺。既然你都觉得是我在使坏,那你可以留下来好好跟九终神祖谈谈,唉,这太伤人心了。”说着,转身就走。

    “好了,好了,自大王。”叶小小也觉得自己有可能是冤枉李七夜了,忙是追上李七夜,说道:“现在是我错了行不,你那么急着走干嘛!”

    李七夜停住了脚步,看着叶小小,不由莞尔一笑,捏了捏她的小瑶鼻,悠闲地说道:“知错能改,良莫大焉。”

    “呸,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坊来!”叶小小一虎秀目,踩了李七夜一脚,又是叉着小蛮腰,说道:“自大王,本小姐跟着你混也行,但是,你要带我去你所说的那个地方!”

    叶小小所说的那个地方,就是九终神祖所说的一个地方,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直觉告诉她,这个地方对她十分重要。

    “会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不然我带你来神树岭干什么?不过,暂时我们不急着去,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带你去。”

    “哼,哼,哼,这才差不多。”叶小小赢了一局,心满意足,小小骄傲,一抬精致的下巴,有点向李七夜扬威耀武。

    看着叶小小那小骄傲的神态,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然后说道:“我们也该进城了。”

    “老爷爷,再见了。”叶小小准备跟着李七夜进城,向九终神祖挥了挥手,一向火辣辣的她,也有可爱的一面。

    九终神祖也不由露出和蔼的笑容,从身上取下一条绿枝,递给了叶小小,和蔼地说道:“随时都欢迎你来神树岭来玩,在神树岭,你若是遇到任何麻烦,随时都可以告诉我。”

    “好的。”叶小小也没有多想,随意地收下了这条绿枝。

    叶小小当然不知道这一条绿枝的重要性了,九终神祖是树人的守护神,也是神树城的守护神,在这神树岭,叶小小拥有了这样的一条绿枝,那将是意味着叶小小是通行无阻,在这神树岭的很多地方,这都可以保证叶小小的绝对安全。

    对于这样的事情,李七夜也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带着叶小小进城。

    “不知道这位公子来神树岭多久呢?”在李七夜带叶小小进城的时候,九终神祖不由问道。

    “这个嘛,我倒还没有想好。”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不过,我倒是想见一个人,不知道还在不在世间,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请你帮我作个局,大家见个面什么的,如果我拿到了东西,我就立即离开。”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九终神祖立即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叶小小走入了神树城。

    九终神祖目送叶小小和李七作进入神树城,他都不由喃喃地说道:“了不起的血统呀,黄金老头这是后继有人呀。”说到这里,他不由感慨叹息一声。

Comments are closed.